第6章 u搏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她和她的迷藏(1/69)

u搏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罗素拍拍他的肩膀:“好,迷藏好,迷藏别生气。输给我不丢人。看,你气得血管像蚯蚓一样冒泡。输给东华大学有那么丢人吗?”

“呵呵!”赵又冷笑,“第一?你知道云云有多厉害吗?我告诉你,云云不仅厉害,还有一个天赋,叫领域。你知道这个领域有多可怕吗?我告诉你...而云云的来历也不简单。她可以进中国国子监,但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一开始没有进去。”

赵家巴拉巴拉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发现等他清醒过来...

目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小盘瓜子。罗素和小老板一边吃着瓜子,一边聚精会神地听他说话。

好像他在讲故事。

赵佳生气了!老子是精英阶层第二人,给你讲故事?!赵佳非常生气。他愤怒地盯着罗素!

罗素笑着拍了拍手:“故事很好听,押韵也很精彩。不过,赵佳似乎很了解押韵学生~”

赵佳的脸变得更红,掐着她的脖子。“谁认识她?”我,我只是随口说说!"

说完,赵佳甩了甩袖子,想走,但想起自己欠了很多分,于是他愤怒地盯着罗素。

罗素认为这个同学赵佳也很可爱。

于是她问小老板:“你手里有多少分?”

“三万五千三百二十五……”小老板很难过。

想了想,罗素说:“那就先还3万分吧。反正你老板是我们班的,跑的和尚跑不了庙。”

赵佳仇恨而凶狠地瞪着罗素:“我不跑!”

罗素笑着说:“你可以赌5000多点。接下来的比赛是我和云云的PK ~ ~”

赵佳冷笑道:“我一定会赢回来,然后把所有分数都砸在你脸上。”

“那就期待这样的一天。”罗素得到了30,000分,朝门口的方向走去,在后面挥手。

这种轻松潇洒的态度与赵佳的愤慨和尊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老板看着赵佳,虚弱地说:“事实上,这个罗素女孩...并没有那么糟糕……”

“你懂什么!”赵佳冷冷一笑。“下一局,继续赌!”

“啊?!"小老板傻乎乎地看着赵佳。“我们都破产了,还开着?”

“除了罗素,谁知道我们破产了?打开!云云的赌注是1:1。1、罗素的赌注,一输十!!!"赵佳激动了,激动的握紧了拳头!

“一赔十?!"小老板快疯了,抖着嗓子喊:“老板,这个要输了...这就要输了……”

不仅仅是讨债,而是被帝国理工开除!开火!

赵佳冷笑道:“罗素怎么会赢韵?”输了十个,就会吸引别人的赌注。到时候,你就稳定盈利了!"

小老板一听,有道理,于是握紧拳头:“好!听老板的!”

罗素不知道她身后发生了什么。她考了3万分,很开心。她在想怎么花这么多分。57->;

无忧仙子此时心情郁闷的看着自己,迷藏之前也买过,迷藏吸收了大师级别的魔法。要不是这个丹药,她也不会先发1200万积分,现在也不会缺了。

自从罗素报出3000万积分后,无忧仙的三号VIP翼瞬间沉寂。

不仅无忧仙子,所有人都沉默了,张大嘴巴看着罗素。

奶牛!

这尼玛真棒!

一个小女孩,似乎并不是特别坚强。就算是炼药师也要有低等级,但她有勇气喊到3000万!

这个女孩到底是谁?你的后台多棒啊?

要知道,这里的引用不是随便引用的,但是引用的时候一定要交分。

例如,罗素现在提供3000万积分,所以她必须交3000万积分。

还有无忧仙子...她手里只有3000万分,不超过1万分...

当李看到无忧无虑的仙女像被雷击中一样坐在那里时,她不禁焦急起来,急忙推开她:“无忧无虑的仙女!赶紧出价!”

不出价,首席评估师砸锤子。

无忧仙子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磨着她的后插座。“我想出价,但你应该拿出你的点!”我妈连个点都没有!"

李目瞪口呆。

他手里的点都是用来买龙草的,现在真的一贫如洗。

然后,他们俩齐刷刷地看着摩西。

莫瑟着急了,对无忧仙子说:“我的积分不是都交给你了吗?”

这是事实。

无忧仙子只能叹了口气,摊开手摇摇头看着李:“最低加价10万分。你有吗?”

李自然没有。

在不远处的第六个包厢里,苏正惬意地享受着上好的香茗。

有了3000万积分,她肯定能拿到九阴九阳,因为,很明显,她手里没有积分。

“第一次三千万。”

“第二次三千万。”

“第三次三千万。”首席评估师终于击倒了最后一个锤音。“很好,九阴九阳云正式售价3000万。恭喜6号包厢的姑娘。”

首席评估师带头鼓掌。

有了他的领导,很快,一片雷鸣般的掌声出现在整个大厅。

如果要问这次拍卖中谁最吃亏,那一定是李。

如果要问谁最受欢迎,自然是苏落后了。

九阴九阳坠入云端,最终被首席鉴定师送到罗素的房间。罗素付了钱后,他悄悄地提到罗素应该小心。

罗素明白他的意思。

金钱感人。

这九阴九阳,值3000万积分,会触动多少人的心灵?而她看起来还是那么好欺负?

以无忧仙子为例。她输了以后,必然会恼羞成怒,然后会眼睁睁看着九阴九阳之花自己落回。

罗素钩住他的嘴,对首席评估师微笑。

“如果你公布你的准大师级炼药师身份,没人敢打你的主意。”首席评估师建议的。

准大师级炼药师,迷藏足以和五长老六长老相比,迷藏会被整个天才训练营保护。79阅读。读书。网

罗素笑了:“如果有必要的话。”

首席鉴定师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这时候,罗素眼底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你不用猜无忧仙子这次肯定会抢她,但她不是吃素的,所以等着她抢。

罗素勾着嘴唇,然后用一个技巧瞬间移动,瞬间消失在6号包厢。

然而,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罗素已经消失了。

三号包厢,无忧仙子散发着千年寒气。

但是很快,她的嘴被钩住了,她的眼睛滑过一个邪恶的狡黠的微笑。

是的,罗素的确花了3000万积分,但那又怎么样呢?她有能力从这里带走九阴九阳吗?

无忧仙子冷冷一笑,厉声道:“去!”

然后她优雅地起身,骄傲地离开了。

Moser和无忧小仙女在一起很久了,他很了解她做事的方式,所以笑着跟上。

看到李傻乎乎的样子,他真的很想放过他,但是想到无忧还需要李去追到五长老,于是莫瑟拉着他:“走吧!”

李不甘心地瞪了一眼,恨恨地说:“九阴九阳的云都没了,你去哪里?”

“说你傻,你真的傻。”莫瑟双手环抱,得意洋洋地笑了。“不能投标就不能抢吗?”

天才训练营的营地虽然被禁了,但只要算好时间和角度,不找巡逻队,还是有机会的。

李一听就明白了。他暗暗称赞无忧仙子有个好主意,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得到九阴九阳花。多好?

李匆匆忙忙地把留在了身后。

在经过六号翼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闪过一抹诡异,然后他们都去罗素面前埋伏了。

但是他们怎么会想到罗素已经领先他们一步了。

但是无忧小仙女呢?

他们在前面的路上埋伏了三天三夜,但是他们没有找到罗素,最后他们痛苦地离开了。

当然,这是后话。

罗素说。

罗素带着李满,一路眨眼,很快就回到了城堡。

罗素知道这种植物非常令人羡慕,她也想早点把它提炼出来,但现在她手里只有一种植物,还有两种药材找不到,所以她只能先搁置。

但罗素搁置了,但别人可能不会放过她。

这几天,罗素正在空炼制丹药,因为罗素发现,丹药是获得金钱的最佳途径,简单快捷。

虽然后来她没有成功炼制出大师级丹药,但是炼制出的大师级丹药已经是巅峰状态了,而且药效很好,每一颗都能卖个好价钱。

但罗素知道,大师级炼药师的晋升不能在空进行,只能在外面进行。

为了提高推广的成功率,罗素不得不去丹塔的药店炼药。

她和她的迷藏

看到,迷藏李跳了起来。

自从与无忧仙子在山林中埋伏但未果后,迷藏他对罗素的仇恨日益加深,深得不可复得。

但是他记得当他告诉师父罗素手里有九阴九阳的时候,师父的眼睛在一瞬间爆了出来!

那是决心要赢的光!

李记得当时师父虽然没有自责,但是冰冷的眼神让他脊背发颤,三天三夜睡不着。

所以,这时李看见,二话没说就跑到丹塔去了!

因为师父在丹田十八楼!

当看见李飞走的时候,他默默地困惑地转过头。这个人怎么了?平时不是看到她不嘲讽几句就会死吗?你现在为什么跑得这么快?

很快就把李扔到了一边。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罗素来到三楼,仔细挑选了一枚淬炼丹。

特级大师她并不期待,她只是想炼制一枚大师级巅峰淬体丹。

当罗素付完积分,拿着药材走进丹在一楼的房间时,她被拦住了。

那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中年人。

他身材高挑,身材瘦削,长袍有些宽大,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但实际上他全身散发着一种孤独而倨傲的冰冷感觉。

李跟在他后面,此刻正得意地朝做鬼脸。

看着李得意的样子,很容易就能猜出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罗素一点也没有猜错。这李真是的五长老。

当五位长老看到罗素时,他们发现罗素对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尊敬,他们首先得到三分不喜欢。

再见罗素视而不见,转身就走,五长老脸上的三分不悦立刻变成了七分不满。

“站住!”五长老冷冷地拦住了罗素。他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这个臭姑娘冒犯了,心里很不爽。

罗素接过篮子,慢慢转过身来。他看着面前的老人,假装犹豫:“你是……”

即使罗素真的猜到了,她也必须假装不认识她,否则,只需要几分钟就能以不尊重罪对待她。

为了炫耀自己,李忍了很久。现在,当罗素终于开口时,他立刻抬起下巴,傲慢地看着罗素。“这是我的主人,五位长老,也是丹塔的负责人!罗素,你见到五长老,不但不打招呼,还敢转身走?谁给你的勇气?!"

李站得笔直,信心满满地问道!

“五长老?原来你就是五长老?侮辱!侮辱!都怪我。我一直在练武力。我没有空跑去丹塔,也没有见过五长老。这次差点想你了。”罗素故意表现出热情。

罗素解释说,如果五位长老仍然顽固地指责罗素的不尊重,那他就错了。

于是五位长老被罗素一口气堵住了。

当时因为五长老的出现,这边已经渐渐有围观者聚集,人也越来越多。

五长老看了罗素一眼:“老太太,迷藏你跟我来!迷藏”

五长老转身离开。79阅读

但是罗素会和他一起离开吗?

罗素想来,五长老找她,他们要的是九阴九阳,但是她想把这药材留给自己,那么她会把它交给他哪里呢?

要知道,还是有很多人看的。就算五长老想威胁她,他也不能明目张胆。毕竟他要面对。

但如果离开这里,就不好说了。

于是,罗素勾着嘴唇,声音里带着一丝暧昧的笑意:“五长老若有话,请说。我还在忙着进丹药房。”

虽然罗素笑着说了这些话,但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这丫头怎么敢!敢对五长老说这句话!

五位长老显然不知道,在丹塔内部,有人敢于拒绝自己。他高大的身材停顿了一下,他对罗素的印象变得更差了。

李之前说过,这个女孩桀骜不驯,任性傲慢。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五长老要走了。

但想到九阴九阳坠云花,想到自己成为大师级炼药师的梦想,他慢慢转过身,却盯着罗素的眼睛,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寒芒。

罗素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看着他。他谦逊随和。

五长老莫莫盯着罗素。

罗素毫无畏惧地迎接他。

这是一场光环大赛。谁先开始谁就输了,然后只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

五长老原本以为罗素是个少女,但当他低头看着她时,他意识到这个女孩会产生很多,甚至他忍不住盯着她看。

没那么简单。是一个可以花3000万积分得到九阴九阳的男人。

罗素嘴角微微勾起,她提着一个医药篮,转身离开。

她明确表示不想听五长老的话。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竟敢丢下五长老不管!

旁观者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看着罗素,眼里充满了震惊、钦佩、好奇和怀疑。

随着罗素走出七步,五长老眼中的寒芒越积越多,几乎要喷薄而出!

“站住!”最后在气势的较量下,五长老率先开口。

五长老这么一开口,其他人看到罗素的眼神,多了几分震惊。

五长老一直阴沉着脸,不苟言笑,表情严肃。当他瞥了他们一眼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但现在他显然是第一个认识到种植姿势的人...

那个女生太神奇了!!!

不要说围观者是怎么想的,但罗素的心里此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希望五长老放她走,因为那样的话,她可以用五长老的爱面子气质来处理情况,但是现在五长老有韧性,所以她不擅长出招。

但既然五长老开口了-

罗素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微笑着。“五长老身边不是有弟子吗?还需要我小姑娘帮忙吗?”

罗素一句话堵住了五长老的话。

不过既然五长老已经豁出去了,迷藏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了。79阅读

五长老冷冷的看着罗素,迷藏字字句句,莫莫的声音如冰:“九阴九阳坠云,卖给老太太。”

五长老一句废话都没有。

他只是冷冷地盯着罗素,眼神冰冷,让人不寒而栗,后背发凉。

周围的人都有一种马上开始疾走的冲动!

这时,尽管罗素也感到后背有一丝凉意,但她的神色依然平静,嘴角微微弯曲。停了很久,她发出轻微的声音:“卖?”

五长老双手背在身后,颔首。

但罗素摇摇头:“不卖。”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态度坚定。

五长老闻言,瞬间爆发出一股千年寒冰沉积之意,并迅速向罗素射去!

那眼神,让人心寒。

但罗素仍然平静地笑着摇摇头:“不要卖。”

五长老有一种要掐死罗素的冲动!

他在整个炼狱之城都名列前茅,他在丹塔信守诺言。只有他受宠若惊的时候,没有人敢拒绝,或者他连续拒绝了两次!

罗素看着五位长老气喘吁吁的样子,他们的怒火直线上升,很快他们就爆发了,她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时候,李忍不住了。

他厉声说道,指着罗素的鼻子诅咒道,“你知道我的主人是谁吗?这个丹塔,我主人说一个,没人敢说两个!他老人家亲自来找你谈话,你还敢拒绝!寻找死亡!”

走到一边,李却把的手指移到了的身上。

无聊之下,用右手两指捏了一下李的手指,扭向右边。

“喂!”

用手指的力量,砰的一声将李摔倒在地!

这个变化太快了,不仅李没反应过来,几乎整个观众都没反应过来。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时,李那四肢着地的屁股开花了。

罗素这一枪,又快又狠,准!

五位长老突然生气了,冷冷地瞪了罗素一眼:“你在干什么?”

他一只手抓住罗素的肩膀!

然而,罗素和他一道闪过,逃过了五长老的魔爪。然后把李塞进五长老的怀里,笑着说:“你徒弟啊,捡回来!”

五位长老一直在研究药物炼制,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修复它,所以当他真正战斗的时候,他可能不是罗素的对手。

于是,李一伸手,就被送去了,并且立刻被送到了五长老的怀里...

公主抱的姿势真是...

大家的下巴都掉到地上了!

那五名长老下意识的松手,可怜的李被重重的一巴掌摔在了地上。

但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缓冲,才缓解了之前的紧张气氛,让五长老平静下来。

“你真的不卖?”五位长老一直盯着罗素,“4000万积分”

五长老真是土豪!

炼药师果然是最赚钱的职业。看五长老的招式,直接飙升到4000万点。

但是罗素还是平静地摇了摇头。

“五千万积分!”五长老一离开袖子,就骄傲地扬起下巴,盯着空一切。

(cqs!)

她和她的迷藏

说话的一瞬间,迷藏价格又飙升了1000万。79阅读

他们彻底傻眼了!迷藏

五千万积分????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分好吗?苏落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动心?

苏真的冷漠吗?不一定。

此刻,虽然罗素的脸很平静,小心脏却在狂跳。

这是5000万积分。5000万积分!不是五千!

她拍了三千万张照片,两者相差两千万。我真想心花怒放,但是...

罗素以为她要晋升为大师级炼药师,然后拯救南宫刘芸的病。就算五长老出一亿,她也卖不出去!

所以,当五长老以为罗素被自己积分砸晕了,晕了,罗素给了否定的回答。

“不卖。”罗素说了这两个字,小心脏疼得抽泣起来。

“不卖,你敢不卖???"李挣扎着爬起来,捂着自己的屁股。他只是指着罗素,但他的手指下意识地向后拉了拉,他带着挥之不去的恐惧盯着罗素。

“哦?是不是还是强买强卖?”罗素笑眯眯地看着五长老,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

如果五长老敢说是,那么在下一秒,这一笑就会变成嘲讽和讥笑,殷红的薄唇所说的话就会毒人。

五长老现在不会鄙视罗素了。

虽然他很惊讶罗素没有被分数吓到,但他在公众的目光下做不了任何买卖。

于是,他把手放在身后,神情冷漠,语气冰冷:“怎么能卖?”

罗素一边握拳。

“五长老一定要买,我坚决不卖。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罗素摸了摸干净的尖细的下巴,假装在思考。

看来五长老都是这个时候了。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堵住五长老的嘴。否则这件事会有很多麻烦。

罗素脑瓜子飞快的运转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没多久,她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有!

罗素突然抬头对五长老笑了笑:“既然这样,我们何不打个赌?”

“赌?”五长老浓黑的眉头微微皱起。

“好吧,赌一把,如果我输了,我保证以5000万积分卖给你九阴九阳花。当然,如果输了,以后不要贪图我的九阴九阳花。”罗素骄傲地抬着下巴。

如此不卑不亢,如此从容大方,又如此美丽,罗素此时看起来非常骄傲。

“敢赌?”罗素扬起眉毛,挑衅地看着五位长老。

嗖嗖-

所有人的眼睛被整齐地割了一地,扔向五长老。

年轻一代的罗素非常具有煽动性。五长老会拒绝吗?拒绝了,就没面子,没威信。

五长老忽然冷笑道,目光凌厉如鹰:“赌?你想和老人竞争吗?你知道不自量力是什么意思吗?”

谁知道,罗素的反应完全出乎他老人家的意料。

“是,是我姑娘我不自量力,但这不是你家人逼的吗?如果你放我走,我就把它藏起来,再也不去丹塔了。”罗素嬉皮笑脸地,立刻将五长老差点握了拳头。

Ps:求推荐票~ ~这周忘记求票了。让我们放下第二个。

(cqs!)

“赌,迷藏但游戏规则是由老人决定的。79免费阅读”五长老用冰冷的目光斜睨着罗素。

秋大方的答应了。

五长老摸了摸山羊胡子,迷藏犹豫了半分钟。当他的目光落在罗素手里的药篮时,罗素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把药篮藏在身后。

她刚才这个欲盖弥彰的动作,却让五长老看在眼里。

五长老眼底划过一抹诡异的冷笑。

“淬丹?”五长老冷冷一笑。

“呃……”罗素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恐慌,她的眼睛低垂着,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似乎遮住了她的眼睛。

五长老笑着说:“还是炼制淬药丸吧。我不想让你难堪。如果你能炼制出大师级的淬丹,那你就赢了。”

罗素:“…”

此刻,罗素心中的小人儿向五位长老竖起了大拇指,他并没有冲上去给五位长老一个大大的掌声!太棒了。有树!炼制主人淬体丹!

但是罗素的脸不是这样。

只见她脸色瞬间变白,疑惑地盯着五长老,结结巴巴地说:“大,大,师父淬,淬,淬体丹?”

不仅如此,围观的人也睁开眼睛,盯着五长老!

这个问题太难了!这不是故意尴尬吗?就这么一个小姑娘,就算从母亲的子宫开始学习炼丹,在这个年纪也永远达不到大师的水平好吗?绝对绝对不行!

“五长老,开什么玩笑?”罗素虚弱地问道。

然而,李此刻却是异常的得意,而且他还嚣张的嚣张起来:“开什么玩笑?我师父会为你开,玩,笑?哈哈!罗素,你敢赌这个吗?”

丹药大师,这丫头绝对不行。如果你答应了,你就输了...

每个人都热切地看着罗素,不知道罗素会做出什么选择...

罗素虚弱的看了五长老一眼,然后杀价道:“丹药大师这么难,谁能做到?”你为什么不超级淬丹?"

“没有!”五长老不假思索的拒绝了。

这个问题当然难。如果很容易,五长老还会想出来吗?要知道,五长老已经故意为难她了。

罗素咬着下唇,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妻子:“但是...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我会输的……”

输了,对,输了不卖吗?五长老不屑的抬着下巴冷笑道。

“在这个条件下,你愿意做吗?”李对他的主人说了些什么。

“我真的改变不了?”罗素撅着嘴,可怜地问道。

“哼!”五长老冷哼了她一声,转身离去。

罗素似乎很不安,挠着头犹豫不决。最后,她猛踩一脚,说话砸地板:“好!赌博就是赌博!如果我真的炼制出大师淬丹,你就不能再打我了!”

罗素梗着脖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五长老。

五长老冷笑着点了点头:“好吧,如果你真的炼制出了一个大师级的炼药师,老夫人会立马收你为弟子。”

谁知道,罗素淡淡地笑了笑:“五长老还没有达到宗师级别?”

她和她的迷藏

罗素,迷藏这是一张专业的脸。79免费读五的长老如果晋升到大师级别,迷藏会不会抢她九阴九阳?

那么,她那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如果我能炼制出大师级丹药,我能和你平起平坐吗?你怎么敢做我的主人?

罗素总是大胆地说话。

五长老被这句话挡住,脸色变红。他恶狠狠地瞪着罗素,然后把袖子转开。

观众此刻真的很想为罗素鼓掌。

这种骄傲自豪的神情,再加上精致美丽的外表,真是...女神!

谈完条件后,罗素拿着药筐,轻轻地走着,走进炼金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关上门后,罗素捂着肚子,靠着墙轻声笑着。

酷!

好玩极了!

她对师父丹药没有把握,但师父淬丹,唉,这不是她的强项吗?五长老拿这个考验她?

如果不是五长老跟她赌钱,罗素还以为是五长老故意给她使诈。

她最擅长的是,人们依赖她。太酷了!

罗素淡淡地接过药筐,一路唱着歌,慢悠悠地来到药鼎前。

她第一次进入爆炸室。

罗素对这里的设施很熟悉。

她先取出十三种药材,分门别类,然后打开药罐,放入辅助药材。

罗素嘴角带着微笑,嘴里唱着歌,他的动作像蝴蝶一样美丽。

她甚至觉得这是她炼金史上最幸福的时光。

此时,外面的人都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五长老没有离开。他双手放在原地站着,眼神幽深,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寒意。

他举起手来招李,低声说了几句。

李一听,顿时有些傻眼。

师傅,要不要再做防范?但是你不需要。只要你用脑子想想,罗素是绝对不可能炼制出大师级丹药的。

“走!”五只长老虎用脸盯着李。

罗明非常听师父的话,尽管张耳和尚很困惑。他听到这里,脚下发麻,悄悄地走了出去。

五长老双手背后,目光望着丹室,眼底不经意闪过一抹邪恶。

他做任何事情都必须有十足的把握。虽然他断定罗素不会炼制大师级丹药,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加了手。

这里的丹室与大地矿脉直接相连,有一团火焰喷涌而出,这是炼制淬丹不可或缺的条件!

然而,地面火灾是由专门人员管理和供应的。

平时管理者自然不敢限制炼药师,所以不找打架吗?

不过现在李已经有了五个长辈,已经通过了自己,而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减少地面火力的供应。

五长老非常清楚,淬丹需要百分之百的地火供应,但他只供应百分之三十的地火。到时候...

五长老一边摸着山羊胡子,一边得意地笑了。

此时,罗素的炼金术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一。

起初并不需要太多的地火,但是随着药性的扩散,需要的地火会越来越多。

“咦”

罗素终于发现不对劲了。读79。

无论她如何加快头发,迷藏火实际上并没有增加...

再次,迷藏没有增加。

天天没事,这会儿火就掉链子了?罗素太聪明了,她不需要考虑它。她会明白,这一定是五长老的鬼魂。目的是阻止她炼丹。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炼丹师真的不行。

因为没有地火。

但是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罗素嘴角勾起,眼底闪过一丝神秘的微笑。

她当场收集了药材,将它们全部转移到空之间的药鼎中。如果放在外面,这些药材肯定会浪费掉。

在罗素的空房间里,她自己建造了一个炼金术室。

炼金术室里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有许多玉瓶,包括白玉瓶、黄玉瓶和紫玉瓶...数量无法统计。

罗素在里面翻找,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瓶子。

这是师父当初给她的古鲁级淬药丸。

在此之前,她一直在服用师父给的御丹药,所以把大师父的丹药留下了,一直没用。

现在她已经用光了御丹药,只能把宗师丹药挖出来。

“上天不给我报酬,幸好还有一个。”罗素看着那颗白白胖胖的丹药,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你有张,我有桥梯,看谁能打得过谁!

罗素收起丹药,在空练了很久。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把白玉瓶从空房间里拿了出来。

丹的房间门吱的一声开了。

然后是罗素颓然沮丧的脸。

当李看到这一幕时,他的眼睛里几乎掩饰不住自己的骄傲。

嘿嘿,没有真火,看你怎么炼制淬丹!罗素,你只是在等着卖九阴九阳。

如果李此时有尾巴,他一定会动摇的。

罗素叹了口气,一边三步并作两步撤退一边慢慢移到了五长老面前。

五长老看她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她永远完不了。

其他人的心态和五长老一样。

罗素的年龄太小,第一眼看上去并没有下降。他怎么能炼制出大师级的淬丹?你不会伪造是不是很奇怪?如果真的精炼了,那岂不是优步?

五位长老都挺着胸,挺着下巴,非常自豪。

李在他身边幸灾乐祸地说:“最近怎么样?现在你知道你做不到了?你不是快交出丹药了吗?”

罗素长叹了一口气。

但是李在他面前的已经伸出了手。

他想要的,自然是九阴九阳。

然而,他手里出现了一个白玉瓷瓶,李玉明顿时傻眼了:“这是?”

罗素抬头瞥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打开看看吗?”

李心里突然一跳。他有不好的预感。理智让他赶紧毁掉手里的东西,但好奇心驱使他打开白玉瓶。

当他倒出手中的丹药时,

他傻眼了!

“这,这,怎么可能!!!"李记得差点把他手里的丹药扔出去!

罗素离陈一三米远,迷藏陈一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这时候,迷藏罗素开枪了。

一根金针,准确的飞向易尘。

头尾点!

田童点!

百会穴!

风池洞!

……

眨眼间,罗素就在陈熠的头上,他的胸部和背部刺入了十八根金针。

当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素的黄金穴位已经完成了。因为速度快,识别准确,前所未闻。

罗素的歌杀死了所有人。

甚至那些以前不相信罗素实力的人,看到这根金针,都信了。

而罗素神色凝结,怒火中烧,一刻不瞬的盯着易尘。

这时候,易尘不像以前那么痛苦了。

我看到他,挣扎着爬起来盘腿而坐,闭着眼睛,头上还在大汗淋漓。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我看到苏洛凌空在弹钢琴,十指舞。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我看见金色的针扎在陈熠身上的十八个穴位上,忽高忽低地跳动着,就像风中的麦浪一样,起伏不定。

他们都被罗素的技术惊呆了。

用金针很难得,而且玩的这么熟练。这说明罗素在炼药师方面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陈熠身上的金针忽起忽落。

随着每一次的起伏,额头上的汗水减少了,脸上的疼痛也减轻了。

十几个回合后,罗素爆炸了,十八根金针全部飞向她。

罗素把18根金针放回了装金针的金盒子里。

她的动作流畅如流水,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罗素转移到了陈熠。

当时,陈熠的脸上已经褪去了痛苦的颜色,脸色苍白如纸,渐渐恢复了红润。

太神奇了!

这时候一座城市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睛渐渐恢复到清明。

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激看着罗素的眼睛。

他一言不发,单膝跪在罗素面前,郑重地感谢她:“谢谢你,苏小姐,救了她的命。”

罗素淡淡一笑:“我没有救你的命。”

“啊?”易尘一脸茫然。

“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怎么才能保命?”

陈熠还没有要求,他身后的所有喽啰都跪在罗素面前。

“叫那个女孩去救我们的兄弟陈一!”

“苏小姐这么美丽善良,就像仙女一样,她不会自毁了吧?”

“苏姑娘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漂亮、善良、美丽、大方的女孩!肯定不会拒绝?”

罗素喜欢拍每个人的马屁和微笑,但他离开了整个城市,对此他很恼火。

你是什么意思,罗素是他们一生中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美丽、善良、美丽和慷慨的女孩?!她离开了整个城市?!

而被所有人高高举起的叶青城,此时此刻就像一个无人关注的过客,所有人都忘记了她。

“救你不是不可能,但是”罗素的目光扫过他。“你确定能救你一命?”

“啊?”每个人都惊讶地看着罗素。

罗素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陈熠。“最近修行的时候,迷藏有没有感觉到灵力没有增加,迷藏反而退步了?”

“可以!”陈熠的眼睛瞬间闪闪发光!

最近不仅炼药师埋了炸弹,就连练武的时候也发现,每天体力都开始衰退,越练越落后…

“求苏姑娘救我!”陈熠这次跪下了!

“我为什么要救你?”罗素斜睨了陈熠一眼。

“不知道姑娘要什么?”陈熠有着前所未有的好脾气。

“帮我找个人。”罗素是五个简单的词。

找对象?很好处理!

“不知道苏小姐找谁?”

罗素把南宫云和长老主的样子说了一遍。

虽然说只有酋长才能很快找到人,但是部落里不缺人,人散了还是很有机会找到的。

还是那句话,这群人出去了,被南宫或者领主的长辈抓住了,被迫带路什么的。

而且,没有必要欠易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好!我们立刻打电话找人,希望那个女孩能治好我们的弟弟陈熠!”他们说完就跑回去叫人。

易莫苦笑着看着罗素。

她只是不想欠自己?

这时候,叶青城愤怒地喊道:“站住!都给我站住!”

“为什么?”所有人都忍住怒火,停下来盯着部落的小公主。

“谁叫你找人的?你今天还没开始练习!都给我练,谁也不许找人!”整片树叶怎么能让罗素的愿望实现呢?

以前她说什么大家都听。

但是现在,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所有人都集体沉默了,然后用一种奇怪而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叶倾城被这奇怪的眼神看得心头发慌,头皮发麻。

“叶青城,如果你想让陈一兄弟死,我不介意先杀了你!”陈熠最衷心的爪牙赖十三坏了一句狠话!

叶子全身的血都冲到了额头!

然而这时,赖石三已经把人带回部落,并准备叫他们所有人出去找人。

“二师兄......”树叶整个转起来,落下一坨看着容易的灰尘。

易尘看她的眼神也变了。

本来是小心宠坏的,现在呢...我病得很重,不治疗会死,但她竟然阻止大家做事。她想死。

陈熠第一次发现她一直深爱的妹妹原来是一个如此自私的人

当时整个叶子都惊呆了。

虽然没人骂她,但她有一种叛逆和孤独的感觉…

“我恨你!”叶青城冲着罗素吼了一声,然后盯着陈熠和易墨。“我恨你们所有人!”

吼声过后,叶青城向部落冲去!

罗素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她对陈熠说:“我有一种预感,这个叶青城的女孩会做坏事。”

陈熠笑着说:“有什么不好?她不会烧药库,也不会让你吃药帮我治病?”

药库,迷藏那都是道火部落无尽岁月以来积累的。

罗素微微挑眉,迷藏她期待着整个女孩能有所作为。

现在让风尘仆仆的人出去找人。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加入南宫了。罗素在心里想。

除了跟随,他们还进入了刀火部落内部。

道霍部落,如伊莫所说,疆域辽阔,疆域辽阔。

而他们的居住地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

整个部落的住所都是圆顶形的。

中间是供长者居住的祭祀塔。尖顶高耸入云,没人知道有多高。

酋长府位于祭祀塔旁,是整个部落第二高的建筑。

罗素和其他人一路往回走,却发现部落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他们几乎窝在一起。

陈熠向罗素解释说:“我一定是出去找对象了。你放心,你朋友很快就会找到的。”

罗素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南宫云烟和欧阳云呆在一起,她怎么能放心?这两个人随时都会掐起来。

易墨本来想带罗素下去休息,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匆匆跑了过来。

他说:“局长已经通关了,找不到人。他生气了。”

易墨和无尘对视一眼,知道一定是全叶告诉的。

我们必须赶快消除首长心中的误会,否则,罗素肯定会有危险。

所以他们立刻决定。直接去酋长的宫殿。

阿航的宅邸离村子并不近,但他们都是主人,这个距离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

七个人被变异金合欢浓密的金藤包裹着。除了罗素,没人知道包裹里装的是蚕蛹一样的人。

头儿,大人。

叶青城正哭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趴在父亲的大腿上,一边哭一边抱怨。

局长好无奈。

部落的样子反转了,说明有高手闯入。现在长老又在闭关了。他脑子大,来找叶青城,哭着,拿小女儿的破事来烦他。

但是,正因为如此,他对叶青城感到愧疚,所以不忍心批评女儿。

无形之中,竟然会留下整个现在形成的这副桀骜不驯的任性气质。

现在,我管不好,也骂不好。局长特别无奈。

正当酋长大人哭得头都大了的时候,伊墨和陈熠带着罗素来到门口。

头领见了易莫,赶忙招他:“你们两兄弟来得正是时候。帮助师父快速征服全城。快来。”

易墨和易尘对视一眼,没有过去。

这时,叶青城抬头看见了罗素。她立刻像兔子一样跳起来,指着罗素咒骂:“你在这里干什么?这是我的家!我不欢迎你!滚出去。滚出去!!!"

酋长的眼睛看着罗素。

叶青城急忙抱住父亲的胳膊:“爸爸!让她死!是她欺负我!帮我报仇!”

看到罗素的那一瞬间,谁也没有发现,酋长大人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古老的沉思...

易莫连忙上去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当然,迷藏他说的是支持罗素的,迷藏所以话外之意,就是叶青城有多桀骜不驯。

叶青城不肯收下,大叫道:“这妖女太厉害了!大哥被她蛊惑了,爸爸!帮我报仇!”

陈熠冰冷的声音响起:“复仇?苏小姐什么时候欺负你的?我们看到的一直是你欺负苏小姐,但是因为你不够强势,欺负别人的时候,你就被别人打回去了!”

易尘耐受很久了,现在会直接爆炸。

“爸爸!!!"叶青城见兄弟俩都叛变了。现在唯一能帮助她的是她的父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局长快步上前两步,声音嘶哑:“你,你是……”

“我是罗素。”罗素的身体笔直如松柏,声音温柔,显示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力量。

罗素知道那时她不得不装腔作势。

“你...你……”阿航大人顿时无语。

这张脸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不管他怎么想,他就是想不起来,阿航都很焦虑。

罗素疑惑地看着在大厅里焦急地走来走去的酋长...

很快,我很快就记住了!

正在这时,叶青城跳起来,抱住了父亲的腰:“爸爸!说好给我报仇?”

这令人印象深刻的吼声立刻闪现出酋长的灵感。

阿航大人想再次捕捉,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叶子,倾斜,城市!!!"酋长大人生气了,眼睛猩红!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整片叶子,而是其他任何人,他早就被酋长大人掐死了。

阿航大人愤怒狰狞的表情把整个叶子吓了一跳,她看了脖子一眼。

“是吗!我得想一想。你这样叫,都没了!”酋长大人气呼呼的一把将叶倾城推开。

酋长大人看着这张脸,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我不记得了...我不记得了...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首领大人抱着头,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自语。

无辜而迷茫地看着易陈两兄弟。看到他们已经习惯了,他不禁纳闷:“首长,这是……”

你怎么能把客人留在大厅里,自己走开?

这个酋长看起来有点...傻。

易莫摊手:“其他都好,但都是真的。如果事情记不住,他们就会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

陈熠点点头,表示同意:“就等师傅记住了,放心吧,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师傅不会帮叶青城的。”

罗素狐疑地看着首长离去的背影,点点头:“先去药库,我得给你开点药。”

医学图书馆?

在罗素看不到的角度,叶子整个眼睛寒光闪闪,反复暴露出恶毒的光芒。

但此刻,罗素正跟着陈熠去药库,并没有发现她眼中的恶意。

叶倾城从小到大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连受气,作为一个小公主,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他们离开罗素后,叶青城转身就跑。她抄近路,先跑到医药库。

陈熠带着罗素一路走到部落医药图书馆。

药库分为外库和内库。

仓库里的药材种类繁多,迷藏琳琅满目。超级炼药师以下的药都可以在这里吃,迷藏因为够了。

如果你是超级炼药师以上,应该去专门的图书馆。

陈熠是一名超级炼药师,所以他可以直接进入内库。

要进入内库,必须经过外库。

带着轻松的灰尘,罗素一路从外间仓库走了进来。

外文图书馆很大,药材很多。陈熠笑着对罗素说:“鬼谷四季如春,芳草萋萋,功效很好,不会让你失望。”

罗素用手拿起一根紫藤,看了看,然后点点头:“加工和保存也很好。”

陈熠笑着说:“药材放的时间越长,质量越好。应该是这样吧?”

罗素眯起眼睛,笑着摇摇头。

我一来到罗素,就觉得医学图书馆有问题。

一股淡淡的灵气萦绕着整个药材库,让所有药材都有一种生机。

“走这里,进去这里就是内库。”陈熠对罗素说。

然而,此时罗素的视线停留在附近的一个角落里。

小龙在罗素空房间里的兴奋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他一直在哭。

“宝贝,宝贝,宝贝!”小龙的眼睛冒着红光。

罗素这样激动小龙是罕见的。

“什么宝贝?”罗素问道。

“不知道,但肯定很厉害。”小龙做出了承诺。

罗素转身问陈熠:“你能把外国图书馆的药材带走吗?”

“当然。”易尘理所当然,却摇了摇头,“不过外库的药材比内库的要弱得多,药效也不如内库。我们去里间图书馆吧。”

陈熠说着,打开内堤上的封条,把罗素带了进去。

内库药材罗素还没来得及看。

正在这时,保险库的门被华用力推开了。

一个白胡子老人匆匆走进来。

“你是谁,怎么进图书馆的!”老人径直走向罗素,愤怒地盯着罗素!

“师傅!”罗素还没说话,陈熠就迅速站起来,站在罗素面前,对白胡子老人说:“主人,我把她带进来的。”

白胡子族长是部落中的三长老。

三长老怒视着陈熠:“你怎么了?大脑活的越多,回去的越多?医药图书馆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去的地方。东西丢了怎么办?!要不是整个姑娘都跟老头说这件事,早就出事了!”

陈熠无奈:“我就知道一定是叶青城的鬼魂。”

三长老怒拍陈熠头:“你小子真是见色忘友!”

陈熠很无奈:“师父,她只告诉你,我们来到了药材库。她告诉你我们为什么来药材了吗?”

提起这个,冷冷三长老恍然。这叶姑娘没说。

“师傅,你徒弟要死了,你还有长姑娘和短姑娘?”易尘叹了口气,又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

陈熠说的时候提到了黄金穴位,但是老人的注意力都被红豆果吸引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