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QY88国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景少宠妻请适度(1/82)

QY88国际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所以,景少景少当江予菲吃早餐的时候,景少景少安塞尔踮起脚,她的小拳头不停地敲打着她的肩膀。

“妈咪,实力如何?”

江予菲忍着笑:“还不错。”

“舒服?”

“嗯,勉强。”

安塞尔更加努力地工作,命令琦君:“琦君,去厨房拿果汁来。”

六月齐家转向厨房。

安塞尔命令厨房里的仆人准备牛奶和果汁。

“琦君,少爷,这是果汁。拿去。”

小君齐家点点头,端着满满的果汁走了出去。

安塞尔在向江予菲吹嘘:“妈妈,我告诉我的仆人给你做果汁。饮酒可美颜,青春永存,笑口常开,寿比南山。”

“噗”江予菲差点喷出一口水。

“妈咪,是我太狠了吗?”

"...没有。”

小家伙继续微笑着拍打按摩她的肩膀。

小君齐家走进餐厅,把他的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安塞尔看着它,突然无言以对:“琦君,果汁在哪里?”

“(⊙ _ ⊙)嗯?”

“你给妈妈带的果汁呢?”

琦君拍了拍肚子:“喝……”

安塞尔:”...我知道我不应该让你得到它。”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

“妈妈,你开心吗?”安塞尔立刻微笑着问道。

江予菲揉了揉脑袋:“故意的?”

故意让君齐家拿果汁,明知君齐家会喝。

“这不全是为了让妈妈开心。”安塞尔侧身问琦君,“是不是?”

“嗯!”无条件承认。

“妈咪,你现在开心了。你同意带我们去游乐园吗?”安塞尔的眼睛闪闪发光,充满渴望。

这两个孩子很少出去玩。

生活曾经很无聊。

所以安塞尔一有机会出去玩就很兴奋。

江予菲也没有为难他们:“好,我带你去。”

“妈咪万岁!”安塞尔扑到她的怀里,亲了亲她的脸。

小君齐家赶紧绕到另一边,吧唧一声吻了他一下。

江予菲真的被这两个可爱的婴儿征服了。

在他们面前,她不忍心拒绝他们任何事。

游乐园早上九点开门。

安塞尔害怕去得太晚,敦促江予菲快点。

这个小家伙直到上了公共汽车才高兴起来。

“那么喜欢去游乐园?”江予菲抚摸着他的头,笑着问道。

安塞尔点点头,认真地回答:“我平时没有什么朋友。唯一可以玩的地方是游乐园。况且马上五岁就不孝顺了,不能再幼稚了。”

当我听到前面的时候,江予菲很难过。

结果她听到下面这句话差点没笑出来。

“六岁就不能幼稚一点吗?”她好奇地问。

安塞尔点点头:“六岁以后,他就不是一个孝子了。”

“谁告诉你的?”

“的确是。”在他的认知里,五岁之前,他还算是孝顺的。

五岁以后,就不是了。

江予菲说:“但在我母亲看来,你必须满18岁才能尽孝。”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请进。”莫兰提高嗓门回应。

保镖推开门,宠妻一本正经地说:“莫小姐,宠妻我们老板打电话让你准备。我会派你去见他们。”

莫兰有些疑惑:“遇见,为什么?”

他们不是一家三口玩的吗?你为什么打电话给她?

"老板有他的意图,所以要马上做好准备。"

莫兰点点头。“好的。”

保镖退休后,莫兰迅速换了衣服。

带走的东西不多,就齐瑞森给她的一张银行卡。对了,有东西寄到江予菲。

莫兰把盒子放在袋子里,用袋子打开门。

车停在门口,她上了车,车很快就开走了。

而守在车不远处,一个叫祁瑞刚的人。

“大少爷,少奶奶出来了……”

莫兰的车在路上行驶,方向是朝着大海。

莫兰疑惑地问开车的保镖:“阮先生没告诉你带我去做什么吗?”

保镖笑笑:“还不能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变得这么神秘?

车子开了一会儿,前面突然出现一辆巡逻交警车。

一名交通警察挥手让他们停下来。交警上前礼貌的伸出手:“你好。”

保镖握着他的手:“你好...嗯……”

保镖突然闷哼一声,脸色微微变了变,另一只手想拔出枪,但人很快就晕倒了。

莫兰呆住了,盯着现场,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交警笑着抽出手,莫兰看到他手指上有一枚戒指。

手掌这边的戒指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针尖。

针尖上一定有迷药——

莫兰转身想推开门,但不想。窗外突然出现一张脸。

那就是——祁瑞刚的脸!

祁瑞刚趴在窗户上,对她冷冷一笑。

“啊,”莫兰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

阮,带着去了一家高档餐厅,要了一盒。

“我已经点了菜。先喝点果汁吧。”他拿起玻璃罐,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果汁。

江予菲闷闷不乐地说:“所有的菜都点了吗?”

我根本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

阮,把果汁推给他们:“喝。”

江予菲和安塞尔没有伸手去拿。

阮,勾唇笑道:“还生气?”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我敬你一杯,然后我们就可以和好,好好吃饭了。”

江予菲笑了。“好吧,我们喝一杯。”

安塞尔跟着她走向杯子,三个人碰了碰,各自喝下了杯子里的东西。

江予菲笑了:“吃完饭,我们去游乐园玩好吗?”

“好。”阮天玲温柔地看着她,嘴角挂着微笑。

“那我们……”江予菲的头突然昏了过去。她拿着桌面走着就被甩了。

“奇怪,我好晕……”

他身边的安塞尔突然伏在她身上,小手抓住她的衣服,眼皮沉甸甸的:“爸爸地下吃药了……”

什么?

江予菲霍地看着阮天灵——

阮天玲起身抓住他们的身体,把他们紧紧地抱在怀里。

“没事,请适只是有点狂喜。睡觉也没事。”他轻轻地吻了吻他们的额头,请适他的眼睛闪着黑暗和未知的光。

江予菲的眼睛模糊了。“为什么……”

她问完就晕了,安塞尔说了那句话就晕了。

“老板!”桑璃和阿伟推门进来了。

阿伟走上前去,把安塞尔莫从阮身边带走。

阮、又把交给了。“先把他们带走,我晚点到。”

“可以!”两人点头。

“莫小姐到了没有?”

“应该还没到。当我到达符晓时,我会打电话给我。”桑格拉斯回答道。

“嗯,去吧。”阮天灵淡淡的挥挥手。

看着他们离开,阮,心里说:不要怪我,我这样做是为了我们家好。

江予菲被带走了,爱荷华州带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进来。

女人和孩子穿和江予菲和安塞尔一样的衣服,他们也改变他们的脸,看起来和他们相似。

阮,上前笑道:“不吃了,咱们去游乐园玩。”

他带着假母子走了。不久,桑鲤和他们秘密地带着真正的江予菲和安塞尔离开了。

被抓的莫兰很快被祁瑞刚带去了酒店。

推开房间的门,莫兰被他拖了进来!

“祁瑞刚,你在干什么?!"莫兰生气地问。

男人用力把她推到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莫兰撑起身体。他弯下腰,又把她压了下去。

莫兰抬头看着他阴沉的表情,心虚地眨了眨眼睛:“你打算怎么办?你想杀什么就杀什么!”

齐瑞刚冷冷冷笑道:“蓝蓝,没想到你胆子变大了。你竟敢这样对我!你不想活了?!"

“我只恨那天没杀你!”莫兰愤怒地说道。

“哈哈......”祁瑞刚像听到笑话一样,大笑起来,“杀了我?你敢吗?”

“我有什么不敢的。不杀你我也不想弄脏手!”

“我天天祈祷有人能把你杀了,把人杀了!”

齐瑞刚的表情阴沉到了极点。“别忘了你现在在我手里,这让我很恼火。我会找几个人伺候你!”

莫兰的勇气回来了。她无畏地笑了笑:“他们伺候我的时候,记得先跟我离婚。不然他们给你几顶绿帽子,你自己戴!”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祁瑞刚没想到她会回答。

她根本不排斥让别的男人碰她!

祁瑞刚气得抱着她的肩膀,他的瘦猛压过来。

莫兰的嘴唇被他紧紧抓住。他像野兽一样咬着她的嘴唇。他粗大的舌头用力撬开她的牙关,缠着她使劲吸啊吸,差点把她的舌头弄断...

莫兰哀嚎着,挣扎着,身体却虚弱得无法反抗。

背部伤口又疼了,莫兰恨恨地蹙眉,祁瑞刚突然抱着她转了一圈,他按下她的后脑勺,她趴在他身上,继续被动地承受着他的侵犯。

现在很明显,她占据了一个强大的位置,但她仍然无法对抗他。

景少宠妻请适度

他就像一只危险的野兽,景少而在他面前,景少她就是一只没有任何伤害的兔子。

他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齐瑞刚,你够了!”莫兰试图避开他的吻,厌恶地皱着眉头。

“不给你点惩罚?!"祁瑞刚邪恶地笑着,他的手撩起她的裙子,手指在——

莫兰睁大眼睛,脸色变得苍白。“混蛋,别碰我!”

祁瑞刚扯下她的底裤,他抱着她又翻身。他跨坐在她身上,莫兰的后背被他的手挡住,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我告诉过你别碰我,你这个恶心的混蛋!”

“我是你丈夫。我摸你谁敢说恶心?”

祁瑞刚赶紧拉开拉链,放开自己,突然进入了她的身体!

莫兰闷哼一声,她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祁瑞刚托住她的下巴,他不停地亲吻她的嘴唇,下面也快速进出着...

莫兰握紧拳头,她没有力气反抗。

在他的反复撞击中,她觉得自己每次都会晕过去。

这是最痛苦的屈辱!

她不是怕他折磨她,而是怕他这样伤害她。

心不能接受他,身体会做出最大的排斥。

祁瑞刚的凶法动了,莫兰终于忍不住晕倒了...

她的头垂下来,祁瑞刚抬起脸。

s . hit --

你可以这样晕倒。

但是他在退出之前就完成了。

手放开了她的身体,莫兰歪倒在床上,凌乱的衣服腐烂了。

祁瑞刚皱眉看着她,还是抱着她一起去浴室洗澡。

他给她送去衣服,自己穿上。

做完一切后,他打开门,对门外的保镖说:“拿点东西来。”

保镖递给他一个大方盒。

“先生,这东西是大主妇的。”保镖又递给他一个包。

祁瑞刚接过来,他打开一看,包里是个快递箱。

这是什么?

快递箱上写的收件人是齐瑞森(转于飞南宫),地址是齐家城堡。

这是寄到于飞南宫的东西...

莫兰必须去见他们,这样他才能把东西交给南宫于飞。

祁瑞刚勾了勾嘴唇,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快递箱。

东西包的很紧,最后还有一个小首饰盒。

打开首饰盒,里面有一个黑色的u盘...

祁瑞刚拿出u盘,立即插入电脑。

你需要密码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这个小密码根本打不过他。

齐瑞刚迅速破解了密码,在u盘里找到了一段视频。

他神色凝重地打开了视频-

莫兰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就晕了。

“醒醒?”祁瑞刚坐在床上低低问道。

看到他,莫兰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撑起身体,举起手扇了他一巴掌-

他手腕被他抓住,冷笑道:“你的爪子越来越锋利了!”

“齐瑞刚,你绝对会自然死亡!”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笑:“我死的时候也会拉着你,让你去地下跟我做鬼夫妻。”

“你这种人只会下地狱!”

“你会去天堂吗?”祁瑞刚问。

莫兰用力抽回手,宠妻她的视线突然定格在她胸前的什么东西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齐瑞刚给她戴上了银项圈。

衣领就像古代孩子戴的花环。

中间是一个很大的立体桃心,宠妻也是银金属的,镀了一张图。

莫兰抓住衣领,愤怒地盯着照片。

照片里的男女是齐瑞刚和她。

他们都是裸体的~ * *拥抱,画面很淫荡~。

问题是,她从来没拍过这样的照片!

这一定是他的ps-

莫兰气得想把衣领扯下来,却扯不下来。

衣领太小,无法从她头上取下。

衣领上没有扣,银心底部只有一个小锁眼。

“齐瑞刚,你给我拿下来,把这恶心的东西拿下来!”

莫兰一把抓住他,愤怒地大叫。

他的神经有问题吗?为什么要给她穿这个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要把那张难看的照片放在上面?

莫兰觉得齐瑞刚是个疯子,是个神经病。

齐瑞刚举手捏了一下桃心。他眼睛一黑,说:“你放心,时机成熟了,我替你拿下。”

“现在给我脱下来!”

"蓝蓝,你说人死后会有灵魂吗?"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她。

莫兰不忍心回应他。“我叫你现在给我脱下来,你听见了吗!”

祁瑞刚幽幽地抬起眼睛,他的眼睛闪着未知的黑暗之光。

“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我真的舍不得你。”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你现在就给我脱下来!”

“咚咚——”突然有人敲门。

祁瑞刚笑着,他推开莫兰的手,起身去开门。

“主公,阮田零来电。”保镖把手机递给他。

齐瑞刚接过电话,冷笑道:“阮先生这么快,这么快就找到我了。”

阮声音冰冷,毫无温度:“轮到我佩服祁大少了。你这么快就找到莫小姐了。”

齐瑞刚回头看着莫兰,笑道:“是她自己的傻把我手机拿走了。我手机上有定位器。”

他的遗言是给莫兰的。

莫兰的神色颓然。原来他就是这样找到她的。

祁瑞刚转过头继续打电话,“阮天玲,你打电话来做什么?你不是要我把妻子还给你吧?别忘了她是我老婆,所以别错过别人老婆。”

其实,阮田零此时真的不想照顾莫兰。

但是不管她做不到什么,江予菲醒来后知道了一切,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我在海边码头等你。如果你20分钟内到不了这里,我就把芯片扔进海里。我是认真的!”

齐瑞刚脸色阴沉:“你是在威胁我吗?”

“对,我在威胁你,你不可以来!”

说完,阮田零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祁瑞刚微微眯起眼睛,他转过身,突然发现莫兰不见了。

有人吗?

当他大步走进卧室,转过门廊时,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旁边掉了下来——

他用力一挥手,把它扔在地上,砰的一声打碎了它。

原来是个花瓶。

没有打中他,请适莫兰愤怒地冲上去拼命跟他,请适他迅速抓住他的胳膊,制服了他。

“要杀我,你的力量太小了。”

莫兰咬了一口他的脖子,祁瑞刚痛苦地皱起眉头。

他捏了捏她的下巴,打破了她的头。莫兰觉得下巴脱臼了。

齐瑞刚抬起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牙印。他冷冷一笑:“这是爱情的见证吗?”

“呸!”莫兰满脸厌恶。

齐瑞刚又捏了捏下巴,眼神冰冷:“你给我听话,我带你去换筹码,不然我杀了你!”

“你杀了我,我就死,我不让你换筹码!”莫兰不会让他这样的人成功的。

她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差点撞到墙上——

“靠!”祁瑞刚脸色微变,急忙抓住她的手臂。

莫兰的头还撞到墙上,但被他缓冲了。冲击并不重,但足以让她头晕。

她的身体歪倒在祁瑞刚身上。

男人抱起她:“傻!”

海浪和海鸥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边。

江予菲幽幽地睁开眼睛,她闻到了大海的味道。

撑起身体,她的脸上满是疑惑,这是哪里?

看起来她在游轮上。

向窗外望去,蓝色的大海在外面...

安塞尔躺在她身边,小脸粉红,长长的卷睫毛紧闭,睡得很香。

江予菲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

阮、给他们下药...

他为什么给他们下药?

江予菲心里很不舒服。她伸出手推开身边的小家伙:“安森,醒醒,醒醒。”

安塞尔睁开模糊的眼睛:“妈妈……”

“安森,你没事吧?”不知道摇头丸对孩子有没有副作用。

安塞尔起身。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人清醒了很多。

“妈妈,我们在哪里?”他平静地问。

“不知道,我们下去看看吧。”江予菲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推开门。

这是游轮的第二层。他们走下楼梯,看见一些黑衣男子站在下面的大厅里。

其中一个,她知道,是阿伟。

“阿伟?”

“嫂子,少爷,你醒了。”阿伟看到他们,高兴地向前走。“我以为你要等几个小时才能醒来。看来老板手下的分量很轻。”

江予菲胸口微微一沉:“阮田零为什么要给我们下药?他在哪里?”

阿伟想:“老板让我们先走,他晚点到。”

“什么意思?!"

“妹子,老板让我们送你回中国。”

“什么?!"江予菲脸色微变,她快步向小屋跑去。

她跑到外面,抓着栏杆四下张望。她看到的只是大海。

伦敦离他们很远...

海风吹拂着江予菲的身体,她的心异常寒冷。

阮、为什么二话不说就把他们带走了?

他问过她什么意思吗?!

江予菲不舒服的抓着栏杆,眼睛有点湿润。

“妈咪,我们真的要回中国吗?”安森走到她身边,抬起头问道。

景少宠妻请适度

江予菲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把他带回小屋。“我要和阮说话!景少”

“嫂子,景少老板说,我们不能联系他,以免暴露我们的行踪。”

“有人跟踪我们?”

阿伟点点头:“伦敦是南宫家的地盘。这次,为了偷偷带你走,老板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忽然,怪不得阮最近很奇怪。

他告诉她,又有一个孩子死了,这样她就可以放弃,无忧无虑地离开这里。

另外,他说他有她就够了。

难道他只是想把她带走,剩下的就要被无视了?

他可以无视,她不行!

她妈妈,她爷爷,还有另一个下落不明的孩子,她能忍心丢下她吗?

江予菲觉得很生气:“回去送我回去吧!”

“嫂子……”

“你把安森带走,给我一条船,我要回去!”

阿伟想:“嫂子,我们的船要尽快离开这里,现在离伦敦很远。”

“我不管,我要回去!”她不能自私地抛弃家人。

“妈咪,你要回去,我就回去!”安塞尔坚定地抬起头。

江予菲面色冰冷:“不,你回中国去!”

“妈咪,我不想和你分开!”安塞尔抱住了她的大腿。“你一个人回去会很危险。我可以保护你。”

“安森,听话。”

“我没有!”安塞尔死死抱着她的大腿,打算再也不放手。

江予菲拉了拉他的手,拉不开。

“安森,你还是个孩子,你拿什么来保护我?”

“我是南宫世家的少爷,我的身份可以保护你!”

江予菲无奈地说:“坏人不在乎你的身份。”

“妈妈呢?”

“妈妈对坏人有什么看法?”安塞尔抬起头问她。

江予菲有些吃惊。“就算我打不过坏人,也不能丢下我妈不管。”

“我也是,我不能离开妈妈。”

江予菲的眼睛突然变红了,“安森……”

“不管妈妈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安塞尔第一次在她面前脸红了。他绷着脸说:“我终于得到我妈了。我不想和妈妈分开。”

江予菲的眼泪突然掉在地板上。

她也是。她设法找到了母亲,她不想和母亲分开。

然而,她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嫂子,老板说了,其他一切交给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和少爷的安全。”

“莫兰在哪里?”江予菲突然想到问一句。

他们刚刚离开。莫兰呢?

阿伟眼睛一亮。“莫小姐稍后会来。老板让我们分开走,也是为了安全。”

江予菲点点头,低下头:“我知道。”

海边码头。

几辆黑色汽车傲慢地停下来。

门开了,祁瑞刚把莫兰拉了出来。

莫兰的脖子上缠着一条丝巾,盖住了丑东西!

阮天岭站在码头边上,很多下属站在他身边。

“老板,他们来了。”身边的一个下属提醒了他。

“老板,宠妻他们来了。”身边的一个下属提醒了他。

阮天玲转过身,宠妻冷冷的目光看向祁瑞刚。

“阮,,我带的人,芯片在哪里?”祁瑞刚开门见山地问。

阮天玲微扯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利用自己的妻子与他谈判。

“祁瑞刚,我看你不在乎莫小姐。这个怎么样?你顺便签离婚协议,我给你芯片。”

齐瑞刚眯起眼睛,“离婚协议?”

阮天玲伸出一只手,一个下属把准备好的协议递给了他。

他接过协议,走上前去。“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协议。内容很简单。莫小姐走出了家门。你怎么看?”

“你管那么多事!”祁瑞刚冷笑。

阮田零笑道:“莫姑娘是这个意思吧?”

莫兰急忙点头。“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委托齐先生帮我。”

祁瑞刚握住莫兰手腕的手,收紧。

莫兰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是你的妻子!现在你利用我做交易,齐瑞刚。如果你是个男人,你会和我离婚。你不跟我离婚,我就死,不让你拿芯片!”

齐瑞刚的脸很阴:“你闭嘴,现在你在我手里,你的生死只能由我掌控!”

莫兰立刻对阮田零说:“阮先生,我宁死也不愿意你给我换筹码。如果非要那样做,我会自杀。我是认真的!”

“莫兰——”祁瑞刚咬牙切齿,他真的是个杀人犯。

莫兰继续说道,“阮先生,我说的是真的。你给了他芯片,就算你救了我,我也要跳海立马自杀!”

祁瑞刚脸色铁青。他真的很想撕碎这个女人。

她宁愿死也不让他拿到芯片吗?

她的残忍让他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

“莫兰,你tmd别忘了,你偷了芯片,你有责任还给我!”

“啊,”莫兰冷笑道,“想回来吗?回来后会不会继续折磨我?如果我一天不跟你离婚,我一天都不会安心。你不会因为打算拿到芯片然后用法律把我找回来就和我离婚吧?不可能,没门!今天你要么离婚,要么不想拿芯片!”

阮天玲微微挑眉,他没想到莫兰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这个样子,让他看到了以前的江予菲。

如此固执,无情,不怕死...

阮田零淡淡一笑:“莫小姐,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就按你的要求去做。”

莫兰笑笑:“谢谢。”

齐瑞刚的眼神很恐怖。

他冷冷地说:“我不离婚,就得拿芯片?”

莫兰拒绝:“你不能!”

阮的声音也很冷:“齐瑞刚,你以为我会让你同时成功吗?”

他那边人不少,也埋伏着。

真要动起手来,谁只会是祁瑞刚。

齐瑞刚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冷冷一笑:“好吧,离婚是吗?是的,我同意签字。”

似乎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快,莫兰惊愕了。

景少宠妻请适度

然后她欣喜道:“那你先签字吧!请适”

祁瑞刚尹稚瞥她一眼,请适眼神吓人。

莫兰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怕他,冷冷的看着他。

阮、也对齐瑞刚的妥协感到惊讶,但无论他有什么阴谋,他都没有时间和他浪费。

签了字,他会立即带莫兰去找江予菲和他们见面。

“为了公平,我们同时交换东西怎么样?”阮天灵开口提议。

齐瑞刚冷冷勾着嘴唇:“没问题。”

然后,两边相隔二十米,隔着五米摆了一张桌子。

阮天灵把芯片拿到那边祁瑞刚的桌子上,祁瑞刚的一个心腹鉴定了芯片的真假。

祁瑞刚把莫兰带到阮天玲的桌前,莫兰看着他签离婚协议。

他们都同时做这些动作。

签订离婚协议后,阮也把筹码放在了桌子上,两人同时向对方走去。

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两边的人都在等着,怕对方突然袭击。

只有阮天玲和祁瑞刚神色平静,两人走到对方面前,同时停了下来。

“阮,,其实我很看好你,但很不幸,我们只能是注定的敌人。”祁瑞刚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阮邪恶的嘴唇:“我也很看好你。你是个凶悍的人,但我们只能注定为敌。”

因为祁瑞刚是站在南宫旭这边的。

阮、和南宫旭总是不和。

两个人又笑了笑,然后走开了。

阮、平安归来,莫兰松了一口气。她拿着离婚协议来找他。

“谢谢你,阮先生。”

“不客气,这是对你帮助于飞的奖励。”

“无论如何,非常感谢。”莫兰又微微蹙眉。“芯片掉在他手里没关系吧?”

阮天玲看了看祁瑞刚,勾唇不语。

他自然不会让他这么轻易拿到芯片。

祁瑞刚也看着他们,他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成功的。

“我们去上船吧。”阮天玲转身大步走向停靠的游轮。

两名保镖护送莫兰跟随。

“先生,要不要动手?”一个人问祁瑞刚。

齐瑞刚摇摇头。“没有。”

阮天岭他们上了游轮,游轮开动了。

但他的大部分双手仍在岸上,守护着祁瑞刚。

见他们走远了,祁瑞刚也上车,下令离开。

游轮越来越远,汽车越来越远...

事情好像结束了,没问题。

然而-

埋伏在远处的桑格拉斯,等待祁瑞刚靠近他们,然后一举消灭他们。

祁瑞刚在车里转动红色宝石戒指,眼睛闪着暗红色的光。

蓝蓝,就像我说的,你是我的人,但你只有死了才能成为我的鬼魂。

当你死的时候,我会给你建一个大坟墓...

你先背叛了我,我只好一起毁了你!

你死后,你在地狱等我,一百年后我会来找你...

祁瑞刚眼里闪过一抹决绝。

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移动,戒指上的机械装置启动了,红宝石盖子突然打开,露出里面一个红色的小按钮。

祁瑞刚面无表情,动作缓慢,按下按钮——

与此同时,景少莫兰脖子上的炸弹装置被激活,景少开始了15分钟的倒计时-

登上游轮后,莫兰坐在船舱里,手里拿着离婚协议。

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她和祁瑞刚很快就可以离婚了。

只要她签了协议,就有法律效力,他们就判离婚。

莫兰非常兴奋,她终于自由了。

这时,阮田零跨进船舱,莫兰笑着站了起来:“阮先生,我们要去哪里?于飞和安塞尔在哪里?”

阮田零笑着说,“我让他们先走。莫小姐,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去中国吗?”

莫兰愣住了。“中国?我们现在要去中国吗?”

“没错。如果莫小姐不放弃,她到中国就和我们住在一起。如果你有喜欢去的地方,我会安排你去。”

“不,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你不在伦敦。而且我很向往中国,那是我父母的故乡。”

“莫小姐在伦敦长大?”

莫兰点点头。“嗯,我父母移民到伦敦,我出生在伦敦。”

阮,微微蹙眉:“你父母呢?齐瑞刚会对付他们的。”

“他们死了,死于车祸。我没有亲人。”

“所以你不介意和我们一起回中国?”

莫兰兴奋地摇摇头:“我当然不介意!”

阮点点头。“你好好休息。估计晚上能追到于飞。”

“好。”

阮、叫了一个部下,叫他安排莫兰休息。

莫兰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

“阮先生!”

阮,转过头来。“是什么?”

莫兰抬起手,把桃心抱在脖子上。她犹豫了一下:“瑞奇刚才在我脖子上放了什么东西。恐怕他在里面装了定位器。”

原来她没有想到这一点。

齐瑞刚说他手机里有定位器,他是通过手机找到她的。

那他特意放在她身上的这个东西肯定有问题。

“是什么?”阮天玲凝重的上前。

莫兰脸红了,打开丝巾。“上图是假的……”

阮天玲的手拿起了心脏,注意力不在上面的图片上。

“这个东西能脱吗?”莫兰疑惑地问。

阮,淡淡的吩咐属下:“把工具拿来。”

“可以!”他的下属很快就找到了工具。阮,手里拿着一个夹子之类的东西,想把领子给剪下来,可是他一直拿着。

“下面有个锁眼。”莫兰提醒他。

阮、早已看见了,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锁,还是打不开。

他试了好几种方法,但都没有成功。

莫兰很焦虑。“只能用钥匙打开吗?”

滴滴滴-

忽然,阮田零似乎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嘘!”他示意他们不要出声。他的侧脸贴近心脏,他敏锐的耳朵在动,他听到了里面滴水的声音。

这个声音是...

颜突然变了脸色。“里面装了炸弹!”

“什么?!"莫兰目瞪口呆的睁大了眼睛,脸色苍白。

瑞奇刚刚启动了炸弹装置,并开始感到不安。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感觉空窒息,无法呼吸。

萧泽新心里很矛盾。

一方面,宠妻他放不下南宫,宠妻另一方面,他放不下江予菲。

于是他建议道:“这个孩子暂时没毛病。我希望南宫先生能让我去于飞治疗。如果这个孩子有问题,你可以再打电话给我。”

南宫旭冷笑道:“江予菲的病根本治不好。你去就是白费力气。”

“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华医生,我想你没了解情况吧?你现在只能听我的安排,你别无选择。”

“南宫旭!”萧泽欣生气了,“你不要侮辱人!如果你拖延于飞的治疗,你不能让我再治疗你的孩子!”

南宫徐危险地眯起眼睛。“你这么关心江予菲。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她叫我干爸,我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以为你和她是父女关系。毕竟你太在乎她了。”

月如心中咯噔了一下。南宫旭看到什么了吗?

萧泽欣的心里也有点忐忑。

他不是怕南宫旭,主要是怕他做出什么卑鄙的事情。

“我关心她,自然是喜欢这个孩子。就算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也和你没有关系!”

南宫旭犀利的眼神盯着他,他冷冷一笑。

“中国重生了,你真以为我不知道?”

萧泽欣不解。

南宫徐突然起身掐住他的喉咙!

南宫如月吓坏了——

萧泽欣皱眉,脸上没有恐惧。

南宫旭冷冷地眯起眼睛说:“你还能偷看我女人?不要以为只要你取悦江予菲,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要不是你有用,我早把你碎尸万段了!”

他觉得自己像月亮一样喜欢南宫。

觉得他对江予菲好,是间接在巴结南宫月喜欢吗?

萧泽新心里冷笑,他只猜对了一半。

是的,他喜欢像月亮一样的南宫。

但是他对江予菲很好,因为江予菲是他的女儿。

现在被曝光了,小泽新并不掩饰自己的担忧。

尽管喉咙被掐了一下,他还是平静地笑了,很平静。

“你说的对,我很欣赏月如,你根本配不上她,你给她带来的只是痛苦!”

南宫徐的眼中突然产生强烈的杀气——

“你想死!”他猛地一拳打在萧泽新的胸口。

萧泽新的身体猛地撞到墙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南宫月如惊慌失措,睁大了眼睛。她迅速下床,冲过去帮助他。

南宫旭急忙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上前。

南宫月如突然扇了他一耳光——

南宫旭被吓坏了,竟然打了他。

南宫月如张开手,愤怒地看着他:【如果华胜生有什么恶,你就等着收你孩子的尸体吧!我告诉你,在我心里,于飞是我的孩子。如果你想要这个孩子,我也答应给你。但代价不是杀了我的孩子!南宫旭,你这样就够了。这让我很担心。不要后悔!】

徐不确定南宫。她担心的是中国的重生,还是江予菲这么着急。

应该担心江予菲。

他知道南宫月如的心里只有小泽新,请适她不可能在乎其他男人。

况且这段时间她在国内投胎的时候也不好看。

他观察的很仔细,请适只有华重生对她有意思,而她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南宫旭多少有些不那么生气了。

他关心的人,除了孩子,就只有她...

南宫旭笑着说:“我没逼你,也没说不让华投胎治疗,现在不行。”

【你什么时候等?于飞的身体等不及了!】南宫一月焦急的比划着。

“自然,在我们的孩子健康出生之后。”

【不可能!那时候,于飞已经没有希望了,所以我们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南宫旭微微笑了笑:“月如,其实我手里有一种解药,可以延长江予菲两年的寿命。等我们的孩子健康出生,我给她解药。”

南宫如月错愕了一下,萧泽欣愣住了。

他手里有解药。

虽然它只能延长江予菲两年的寿命,但已经足够了。

额外的两年足以让他们找到治愈江予菲的方法。

南宫像月心里一喜,【把解药给我,现在就给我!】

中风后,她向他伸出一只手。

南宫徐却是握住了她的手,“现在给你,可能吗?你应该知道我需要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不会给江予菲解药,直到孩子出生。”

南宫月如想挣开他的手,南宫徐紧紧地握着它。

他突然拉过她的身体,搂住了她。

“像一个月,事情到了这一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别逼我。”

南宫如月瞬间安静下来。

她知道南宫旭心狠手辣。

当年她杀了弟弟,毫不留情。

背后是狠心烧萧泽新。

所以这世上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他可以肆无忌惮,但她不能无视别人的安全。

南宫见她软了下来,许满意的勾唇。

他抱起她的身体,看也不看萧泽新就往外走。

转瞬间,南宫如月抬眸和萧泽欣对视。

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丝痛苦...

南宫旭那么厉害,他们不是他的对手。

难道这辈子,对付不了他,摆脱不了他?

萧泽欣握紧拳头,只恨自己没用。

很多次他都想和南宫旭一起死,但是当他想到的病还没有治好,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此外,他和月如很难在一起。

他不愿再和她分开...

想到这些,萧泽新的眼睛黯然了,整个人靠在墙上一动不动。

“华先生。”有两个保镖走了进来,“跟我们走。老板下令,让我们把你关起来,你哪儿也不想去。”

萧泽新站直身子,冷笑。

“拜托。”一个保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萧泽新别无选择。他冷冷地迈出了一步。

他们把他锁在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在城堡的一个偏僻角落。

萧泽新坐在床上,心里很清楚,在岳跃的孩子出生之前,南宫旭是不会放他走的。

也许月如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

他不怕死,景少但他不能死,景少也不想死...

他的孩子和妻子都在受苦,他必须保护他们,拯救他们。

但是他能做些什么来拯救他们呢?

萧泽新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废人,除了治病什么都不会。

幸好阮田零有本事,不然全家只能被南宫旭玩死。

目前,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等阮想办法救他们。

萧泽新被关了起来,而南宫月如直到第二天才知道。

她派人去打听他,一打听就知道了。

南宫徐也没躲她。她自然能得到最真实的消息。

南宫走出卧室去找南宫旭。

我一出来就听到隔壁房间有动静。

她走过去,看见几个仆人在装饰房间。

南宫旭早就说这个房间要改成婴儿房。

只是什么都没发生。

然而现在,房间里堆满了婴儿用品,甚至墙壁上都贴满了卡通图片。

一个仆人看见她,笑了笑,“夫人,先生叫我们布置房间。你觉得你有什么建议吗?”

她能给什么建议?

南宫如月面无表情:【南宫旭呢?】

“先生好像在楼下。”

南宫月如转身去找他,但他正站在她身后。

南宫旭笑着说:“这是我们的儿童房。要不要进去看看?”

南宫月如没有回答,问道:“你把华胜生关起来了?】

“我也是第一次装修我孩子的房间。有很多地方我不明白。进去看看,然后给点建议。”

【中国重生无罪,你放过他。我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南宫徐好像没听见她的话,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你们都出去。”

“是的。”

仆人集体退下。

南宫旭走到婴儿床前,指了指床。“你喜欢这种风格吗?”我不喜欢我们换一个。"

“我想好了,让你在孩子出生时服用。你是孩子的妈妈,你照顾他他应该更聪明。当然,我也会照顾他。我不想让他在三岁之前学到任何东西。”南宫旭的视野很美。

南宫月如从来没有想过未来。

她明白他多么想要孩子。

但是他能理解她不想和他生孩子吗?

【南宫旭,让中国重生!】她直接有力地说。

南宫旭再也忍不住笑了。他冷冷地说:“我不杀他是礼貌!至于其他要求,门都没有!”

南宫月如怒不可遏:“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他帮了你,但你帮了。你的血真的很冷吗?】

南宫旭尹稚说:“我能杀了他只是因为他喜欢你!要不是他有用,你说他会活到今天吗?!"

南宫月如脸色变得苍白:[孩子出生后你会杀了他吗?】

他现在关着萧泽新,以防万一。

但是孩子真的很健康,他再也不会容忍自己的存在了。

南宫徐真的这么认为。

然而他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这要看他的表现。如果他表现好了,宠妻不再想你,宠妻我就不用杀他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为我着想。但我知道你总是这样对他,只会让我对他更加愧疚!】

南宫徐微微眯起眼睛。

南宫月如继续劝说他。

【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同意给你。为什么你就是不想让于飞和他们走?南宫旭,你只会让我恨你一辈子。雨菲,他们根本不在乎南宫家的一切。你让他们走,让你自己走。你不知道吗?!】

“放开我?”南宫徐似笑非笑。

【可以!你一直对萧泽新怀恨在心,你不让雨过他们,是因为你太恨萧泽新了。但他已经死了,你还讨厌他做的事。一直讨厌他不难受吗?】

南宫旭的脸不好看,因为她对他的心没错。

没有人能理解他对萧泽新的恨有多深。

他不能扳倒那个人的骨头,不能等他永远不翻身!

因为他非常讨厌它,所以他没有错过江予菲。

他没有孩子。为什么小泽新的孩子活得这么好?

连他的后代都可以继承南宫世家。

他几乎一无所有。

南宫月如的爱情没有了,没有了孩子,连家族的传承都没有了正当性。

他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得到了什么?

所以,他要杀了他,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萧泽新当初赢了。谁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越是这样想,南宫旭的报复就越重。

他浅笑着说,“月如,既然你知道我的心思,就不要再让我生气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江予菲现在都不会活着。但我能让他们走,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说着,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他用深邃的目光盯着她:“其实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接受我爱上我有那么难吗?如果当年你选择了我,我们也不会这样这么多年,你说呢?”

南宫目光闪烁如月,没有说话。

南宫旭又补充了一句,“,你总是抱怨我太冷血。你就没想过真正冷血的人是你吗?如果你真的想为大家好,就应该接受我。其实问题都在你身上。你想过这些吗?”

南宫像月亮一样握紧拳头,心里冷笑着。

是他的野心害死了她的哥哥,她对他心灰意冷。

她和小泽新谈恋爱。他们在一起有错吗?

她不接受他向他屈服是她的错?

是他谋杀了于飞和他们。他想冷血地杀死他们,这也是她的错?

他真的可以颠倒黑白,什么都怪她。

而他的心思,她不会懂。

他试图让她妥协,为了大局,彻底妥协。

她已经妥协过一次了。

为了于飞和他们,她同意给他生个孩子。

结果呢?

他偷偷毒死了于飞来杀她!请适

他的话一点也不可靠。

他会尽一切努力来实现他的目标。

是的,请适他不会伤害她,喜欢她。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别人残忍。

总之,他的血是凉的,反正影响不了。

她不能再妥协了。

南宫月如脸色阴沉,说道:“出去让我想想。】

南宫旭脸上露出了几分喜色:“别想了,只要你接受我,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想了20多年,时间还不够长吗?”

【我叫你出去,我现在不想见你!】南宫不耐烦的推开他。

南宫旭也没有生气。他轻笑一声说:“好,我出去。仔细想想。”

他看着她,转身向门口走去。

他一走到门口,就注意到身后有些不对劲。

南宫徐突然转身——

只见南宫月如已经爬上了窗户!

她坐在窗户上,腿在外面,只用一只手抓着窗户边,看起来很危险!

“好像一个月了,你在做什么?!"南宫徐大惊,就要上前。

【别过来!】南宫冷如月。

你要是过来,我就跳。我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你将如何处理于飞和他们。你不能威胁我。】

因为手语需要两只手,如果南宫月如想说话,它什么也抓不到,看着它更危险。

南宫徐脚步顿住,脸色很不好。

“你下来!”

【让中国重生,让他治疗于飞,否则我不会下去!】

南宫徐握紧了拳头,怒不可遏。

“你这样威胁我,难道不怕我事后处理他们吗?!"他问尹稚。

南宫月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我怕什么?你的孩子在我肚子里,我会怕你吗?】

南宫旭很受伤:“他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总是用他威胁我?!"

我不敢相信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太讽刺了...

[于飞是我的孩子,你为什么总是用她来威胁我?我会做你对我做的事。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孩子,我自然会好好利用。我是跟你学的!】

“他是你的孩子。你关心江予菲,为什么不能关心他!”

【因为我讨厌你!】

南宫徐神色微微有些呆滞。

南宫月如的脸毫不掩饰她对他的仇恨。

【你伤害了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就算你再爱我,不管你对我多好,我都恨你!南宫旭,你的爱太狭隘太自私了。我不稀罕!】

【这孩子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来了就可怜了。你太自私了,为了你的野心把他逼到这个世界上,差点害了他。你配说你爱他吗?!】

南宫旭的表情越来越阴沉。

[既然你决心不让于飞活着,我为什么要让你的孩子活着?现在,你必须听我的话,让华重生,否则我就跳下去!】

“你敢!”南宫徐怒吼。

南宫笑得像月亮。“我们试试好吗?”】

说着,她就作势要扑上去...

南宫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