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网球金满贯赛事(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超级破坏神(1/15)

网球金满贯赛事(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莫兰被他的外表吓了一跳,超级超级但她很快恢复了镇静。

“醒醒?”齐瑞刚冷声一声。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超级超级冷笑道:“你打算怎么激怒我?”

莫兰眨了眨眼。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没有激怒你。你小心眼,无情,不确定。如果我不激怒你,你还是会莫名其妙地生气。”

非常好。原来在她眼里,他心胸狭隘,冷酷无情,性格不确定。

“在你看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轻声问道。

莫兰毫不客气地说:“傲慢、怀疑疾病、冷血、残忍、凶残、无法无天、冷酷无情、肆无忌惮……”

每次她说一句话,齐瑞刚的脸色就很难看。

一口气说了十几遍之后,莫兰放慢了语速,继续说:“而你还是残忍、虚伪、阴险、卑鄙、霸道、依仗强者而无视弱者、有钱而无情……”

“够了!”齐瑞刚突然站了起来。他咬着牙说:“你是语言专业的吗?!"

莫兰淡淡地笑了笑:“其实我的中文很烂,只能想到这些词来形容你。”

她的意思是这些描述相对较少?!

齐瑞刚气得转身脱下鞭子在空怒火中狠狠抽了一顿!

“该死的女人,你就是欠抽虐!”

当他举起鞭子时,他会朝她抽——

莫兰眼神冰冷,一点也不躲闪。

祁瑞刚拿着鞭子,却迟迟没有开始。

“为什么不打?”莫兰讽刺地问道。

齐瑞刚冷笑道:“你又在故意激怒我,让我伤害你。”

“你知道祁瑞森会去法院,你想弄一身伤,打算咬我回去吗?!"

"..."莫兰眼神色微,她的心思被他看出来了。

是的,她做到了。

他不是说她还在妄想吗?

然后她让他去做,看她是不是有妄想症,或者他是不是真的在伤害她。

只要她受伤了,她就会想方设法让伤口恶化。过几天她就去法院看看她不咬死他!

不管怎么说,能对付他,她这点命大可不行!

“呵呵,我猜到了吗?”祁瑞刚得意地笑,“蓝蓝,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在去法院之前,我不会伤害你。我赢了这个案子后...我再慢慢折磨你!”

“混蛋!”莫兰不屑一顾。

祁瑞刚的脸刷地变得铁青,“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软骨头。你就这么怕输?这不是你的风格。你不杀人,从不关心后果。齐瑞刚,你是舍不得杀我,还是真的是懦夫?”莫兰极其讽刺。

祁瑞刚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他是个小心眼儿的人,受不了什么气,拿不住什么沙。

莫兰对他说过这话,他能忍受这种语气,所以他不是男人!

“啪——”

“哐当——”

他用锋利的鞭子抽打着,伴随着打碎玻璃的声音。

他的鞭子打在床头柜的玻璃上——

杯子碎了,碎片飞溅!

一块碎片溅到了莫兰的耳朵里,她伸手把碎片拧起来,毫不犹豫地在脸上划了一道口子...

齐瑞刚看着莫兰勾着嘴唇笑着说:“你饿吗?我有点饿了,破坏先吃点东西。”

莫兰什么也没说。她真的很饿。

平时吃饭的时候,破坏她也不太敢吃。她一般不饿的时候不吃东西,所以会饿的更快,每天吃几顿饭。

仆人很快拿来了新鲜的零食、一杯热果汁和一杯热气腾腾的大吉岭红茶。

自然,果汁是给莫兰的。

莫兰喝了口果汁,加热的时候感觉不好,但是现在不能吃冷食,只能喝热食。

齐瑞刚马上对仆人说:“拿一壶开水来。”

“是的。”

然后瑞奇就把果汁拿到莫兰面前:“如果味道不好就不要喝。”

他要了开水,是给她的?

莫兰没想到祁瑞刚的观察会这么仔细。她没有表现出不喜欢热果汁,但他看得出她不喜欢。

“吃这个,你不喜欢。”瑞奇刚刚把一块厄尔蛋糕放进了莫兰的盘子里。

莫兰知道祁瑞刚不喜欢零食,零食都是她喜欢的,应该给她准备。

她拿着叉子吃了两个蛋糕,然后犹豫了一下说:“你想个办法,能告诉我吗?”

齐瑞刚眼神深邃:“你是说,你要怎么和我离婚?”

莫兰点点头...

祁瑞刚拿起精致的茶杯,垂着眼睛浅浅啜了一口,“这个我不能保证我什么时候能想好,就算我想好了,也不能保证我会成功。和...有了孩子不能马上和我离婚。你知道,当一个女人生孩子的时候,她必须坐在月亮上。最起码等你身体好了我就放你走。”

“坐上月球只要一个月,我不管。”莫兰说。

齐瑞刚勾着嘴唇:“又不是一个月,最好坐40天,对身体最重要。”

莫兰惊呆了。她从未听说过要坐月子40天。她觉得一个月足够了。

但是只多十天。她已经忍了十年了。十天算什么。

“这个没问题。”

“你打算在哪里定居?”祁瑞刚突然问道。

莫兰有点落后于他的思维,“离婚后?我还没想好,但是我想去A市。”

因为她所有的朋友都在A市,远离伦敦,可以远离齐家的一切。

齐瑞刚点点头:“如果你去A市,阮会照顾你,你不会寂寞。到时候我给你在A市买个房子,离家里近一点,让他们照顾你更方便。”

“不要……”

“一定要,不然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带孩子。”

莫兰不得不接受他的安排,只要她能离开,她对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意见。

“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祁瑞刚催促她。

莫兰又开始吃了,等他吃完零食,他们就回去了。

祁瑞刚去书房的时候,莫兰想起她问祁瑞刚的时候他没有给她确切的答案。

是他忘了,还是他故意转移话题?

齐瑞刚在家呆了三天。这三天,他要么陪着莫兰,要么设计婴儿房。

莫兰也参与了设计,设计房子的感觉很好。莫兰不知不觉投入了很多感情。

三天之内,超级设计方案已经敲定,超级设计师马上安排人开工。

同时,在这三天里,齐瑞刚对莫兰很好。

再加上两人经常讨论设计图纸,关系变得更加默契。

莫兰渐渐觉得和祁瑞刚的相处变得自然了。

如果只是几年前,如果他们的关系能改善这么多,她一定会很开心。

只是现在,她的心情很平静,就像一股死水,再也激起不了什么涟漪。

三天后,莫兰认为是祁瑞刚上班的时候了,但他没有去。

“我约好明天上课,你和我一起去。”晚上睡觉的时候,祁瑞刚对莫兰说。

“什么班?”莫兰疑惑地问。

“准爸爸准妈妈教育班。”

瑞奇掀开被子上床睡觉,双手自然地搂住她的身体:“这个班有十节课,一周两节课,我和你一起去。”

他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就为她报名了。

“你不用上这门课……”

“为什么不呢?以后要自己带孩子,学点基础知识。你不学习我就不信任你。”

莫兰不得不妥协。“我可以一个人去。你最好去工作。不要因为我耽误你的工作。”

齐瑞刚笑着说:“我说了,这是准爸爸准妈妈的教育课。一个人去,哪儿也去不了。所有情侣一起去。”

“但你必须工作……”

“工作不忙,但是最近有时间,我先陪你做这些事情。”

莫兰的眼睛微微动了动。“你想到办法了吗?”

“还没有,只是在想。去睡吧。”祁瑞刚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抬手关掉壁灯。

莫兰想问更多的问题,但他不能问。

她不必知道他的计划,只要结局是她想要的。

*****

第二天,齐瑞刚和莫兰吃了早饭,去上课了。

如果莫兰没有和齐瑞刚离婚,她就不用上这个课了。

但是齐瑞刚是对的。以后她要多学习育儿知识。

他们在一栋大楼的第十层学习。

自习室很大,有很多准爸爸妈妈。

没有人是单身。莫兰很高兴齐瑞刚来了,否则她一个人坐在这里一定很尴尬。

班上的老师是一个中年妇女,有三个孩子。

她人很好,先向大家做了自我介绍,然后讲了育儿知识的重要性,然后开始给他们讲解。

每对夫妇手上都有一个婴儿大小的洋娃娃、一片尿布、一套小衣服和一条毯子。

“首先,家长要学会给宝宝换尿布。先看我示范一下。”老师拿了一块纸尿裤,按照正确的步骤熟练地穿在娃娃身上。

“大家都看清楚了吗?可以试试。”

莫兰正要伸手去拿纸尿裤,祁瑞刚打了她。

他模仿老师的样子,笨拙地给娃娃穿尿布。虽然他不熟练,但他没有正确佩戴它们。

老师下来检查,表扬他做得好。

瑞奇只是勾了勾嘴唇。他脱下尿布递给莫兰:“你试试。”

超级破坏神

莫兰的心情突然奇怪了。

感觉有点酸,破坏但是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没有?”祁瑞刚不解的问道。

莫兰拿走了尿布。“没有。”

她也正确地给娃娃穿尿布。

穿纸尿裤不难,破坏他们只是提前练习。

“大家都懂纸尿裤,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示范一下怎么给宝宝穿衣服……”

舞台上的老师拿了一套小衣服,小心翼翼地帮娃娃穿上。

轮到他们练习的时候,还是祁瑞刚第一次示范,然后轮到莫兰。

学会给孩子穿衣服,然后学会给孩子裹毯子,最后,父母学会如何抱孩子。

抱孩子的姿势有很多,最重要的是抱孩子的头。

祁瑞刚抱着娃娃,动作很僵硬。

老师看到后笑了。她对莫兰说:“夫人,请帮助你的丈夫,让他的手更低,身体更柔软……”

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俩。

祁瑞刚也盯着她,等着她帮他纠正姿势。

莫兰尴尬的伸手帮祁瑞刚调整手势。

“把手放低。”老师笑了。

莫兰又帮祁瑞刚调整了一下,这次老师终于满意了。

“你也试试。”祁瑞刚把娃娃递给她。

莫兰接了,她觉得自己会做得很好。我没觉得她太拘谨,不比祁瑞刚好。

“手臂是不是有点高?”祁瑞刚俯下身帮她调整姿势。

他离她那么近,莫兰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

齐瑞刚的手从后面伸到她面前。他帮她把洋娃娃抱在一起,就好像她在把婴儿抱在一起一样。

“咔嚓——”台上的老师突然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

她把相机拿下来递给他们:“刚才的照片好温暖,我都忍不住拍了。”

莫兰把祁瑞刚推到一边,看了一眼相机里的照片。

照片中,齐瑞刚靠在她的背上,和她一起抱着娃娃。他的眼睛温柔地看着她,而她的脸颊红红的,眼睛低垂着,好像她很害羞。

不管是谁看这张图,都会觉得很温暖。

莫兰惊呆了。她害羞吗?

齐瑞刚的眼睛又黑又亮。“我要这张照片。”

“好吧,下课我给你。”老师开心地笑了。

“老师,我们也想照张相。”一对夫妇伸出手要求。

其他夫妇也要求一张照片作为纪念品。

所以剩下的时间,都用来拍照了。

祁瑞刚没有带莫兰拍照,他有那一张就够了。再说现在故意拉着莫兰拍照,效果肯定很差。

下课后,齐瑞刚拍了照片,和莫兰一起走了。

三楼楼下是美食区。又到中午了。该吃午饭了。齐瑞刚带着莫兰在三楼吃饭。

点了一顿饭,祁瑞刚拿了一张餐巾纸,亲自给莫兰铺在膝盖上。

“过两天还有课,你还想来吗?”祁瑞刚问她。

莫兰觉得这种课很有意思。虽然她讲了这些基础知识,但她确实学到了很多。

莫兰点点头。“我可以自己来。”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

祁瑞刚弯唇,超级“我是说,超级如果你太无聊,我就自己来。等我学会了,我再回去教你。”

莫兰阿尔法男性,他自己?

“我可以让仆人去学习,然后回去教我们。但我不放心,仆人不小心漏了东西怎么办?”

莫兰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心情又变得复杂起来。

她能感觉到齐瑞刚是真心忏悔,真心对她和孩子好。

但是已经太晚了...

莫兰垂下眼睛,端起杯子喝水。

然后他们的菜上来了,莫兰要了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埋头吃饭。

瑞奇刚刚要了馄饨。

因为莫兰比较喜欢中国菜,他们找了一家中餐馆吃。

“吃个饺子。”祁瑞刚舀了一个馄饨送到莫兰嘴里。

莫兰微微摇头。“不,你可以吃。”

“你得多吃点肉,张嘴。”祁瑞刚倔强的伸出双手。

“真的没有,我不吃……”

“你不是很喜欢这个吗?”齐瑞刚扬起眉毛,不相信她的话。“快吃,吃完回家。”

莫兰别无选择,只能张嘴把它吃掉。就在这一幕,他被意外发现祁瑞刚的狗仔队抓了。

莫兰吃了一个,祁瑞刚舀了一个喂她。

“再吃一个,最后一个。”祁瑞刚笑道:

莫兰又无奈地吃起来。

“你的面条好吃吗?”齐瑞刚突然把勺子放进碗里,拿了一勺汤喝。“味道还不错,就是感觉像放了味精。”

齐瑞刚皱了皱眉头。他不悦地叫服务员:“你不是说不要味精吗?为什么会有味精的味道?”

服务员笑着解释,“先生,我们没有放味精。至于为什么会有味精的味道,是因为汤是专门做的骨头汤,所以味道鲜美。”

“你确定你没有放手?”

“真的,先生,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向我们投诉。”

祁瑞刚这才相信。

莫兰觉得祁瑞刚太挑剔了,但她也知道他疑心很重。

即使他告诉服务员不要在他们的食物中添加味精,他仍然会怀疑。

等等......

为什么齐瑞刚一开始就说不允许他们放味精,却不允许她单独放味精?

他一直想把他的食物给她吗?

莫兰看了一眼齐瑞刚,齐瑞刚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莫兰低下头,继续吃面条。

第二天,祁瑞刚终于去上班了。

莫兰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

我吃了早饭,出去散步,然后回来休息,看书,看杂志。

莫兰正坐在客厅里看今天的杂志,突然在杂志上看到了她和祁瑞刚的照片。

昨天他们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拍到齐瑞刚喂她馄饨的照片。

这篇报道的标题是——齐的先生疑似带着他神秘的妻子一起吃午饭。

齐瑞刚带了个孕妇去中餐厅吃饭,孕妇长得像他老婆。他还说他们相亲相爱,吃饭的时候互相喂饭,打破了齐先生婚姻不和谐的谣言。

甚至有专业的轮胎观察者根据莫兰肿胀的小腹侧面推断她怀了一个男孩。

他还说齐家这么多年没进口了。如果莫兰生下一个男孩,破坏齐未来的接班人一定是齐瑞刚。

他们给出了齐瑞刚要继承齐家的几个理由。

1.齐瑞刚是齐大师唯一的妻子所生的孩子,破坏他继承齐国是理所当然的。

2.齐大师目前只有两个儿子,齐瑞刚和齐瑞森。齐瑞刚结婚了,齐瑞森还没结婚。如果祁瑞刚生了儿子,继承了祁石,大股东就可以服气了。

3.齐瑞刚在齐大师身边长大,齐瑞森在外面长大才回到齐家。所以他必须更加关注祁瑞刚。

分析完祁瑞刚会继承祁氏,以下内容是八卦莫兰的。

因为莫兰之前从来没有和祁瑞刚一起去过什么地方,外面的人基本都不认识莫兰。

八卦的内容无非是先说莫兰的长相,说她虽然不是什么大美女,也不是真正的美女,但是五官清秀,也是个美女。

然后八卦莫兰的身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莫兰走出来的。

他们发现了莫兰的生平。

上面说莫兰无父无母,家境一般,但有幸嫁给齐瑞刚,可以说是飞在枝头,成为凤凰。

只是祁瑞刚这么多年没带她去任何地方,她肯定对她不满。

但是现在她怀孕了,可能有儿子了,齐瑞刚又开始重视她了。

从祁瑞刚喂她的照片,我知道祁瑞刚现在对她的关注。

总之,媒体上最八卦的就是她的绯闻,把她的过去都扯了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她的存在。

莫兰越来越生气了。

她合上杂志,掏出手机,拨通了祁瑞刚的号码。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喂,什么事?”祁瑞刚低沉的问道。

“齐瑞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莫兰简直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你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不能和你离婚吗?!"

齐瑞刚皱起眉头:“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莫兰冷笑道:“你不用装了,我什么都知道,我不是傻子!”

说完,莫兰挂断电话。

她气得头疼。她没想到祁瑞刚这么阴险。

说让她走,会想办法和她离婚,结果是他拖延的借口,对吗?

他根本不想和她离婚,他在骗她。

最好的证据就是这份报告。

这份报告彻底暴露了她,她的过去被查出来,她被公之于众。她敢和齐瑞刚离婚吗?

如果她离婚了,齐瑞刚会站在舆论的最前沿,他不会继承齐国。

毕竟,男人和刚出生的妻子离婚被认为是不负责任的。

莫兰并不认为这份报告是意外。

昨天齐瑞刚故意喂她馄饨。他这样做是为了让记者们能拍下他们的爱情。

如果两人很相爱,在她生完孩子后不久就离婚,齐瑞刚绝对会被称为心碎者。

别说离婚后,他根本不允许他们离婚。

超级破坏神

如果他们敢离婚,超级她肯定齐大师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她,超级让她无法离婚。

虽然齐瑞刚说他有办法和她离婚,但是现在的情况和之前想的不一样。

现在她和祁瑞刚的事情已经暴露了,而祁老头不允许他们离婚。

也许他们离婚不了,但要等到几年后,时间冲淡一切,他们才能离婚。

但当时一切都晚了。

莫兰越想越生气。祁瑞刚真的太过分了,所以被算计了!

祁瑞刚赶回家,却没有看到客厅里的莫兰。

“大太太们呢?”他问仆人。

“奶奶说她出去散步了,还没回来。”

“谁跟踪了?!"

仆人摇摇头:“没人跟着……”

齐瑞刚非常害怕莫兰出事。他犀利地瞪着眼:“出门,不跟。你吃什么?”!"

仆人被他的外表吓坏了。

祁瑞刚转身去找莫兰。

齐的城堡很大。他找到了很多地方,却没有看到莫兰。

莫兰喜欢在花园里散步,但花园是空的。

一个仆人说,他好像看到莫兰去了城堡西侧最偏僻的红房子。

齐瑞刚很好奇莫兰要去哪里,在做什么。

堆放杂物的红房子很大,里面堆着一般丢弃的家具和东西。

有用的会拿出来重复使用,没用的会定期清理。

很少有人去那里,即使是几个月。

祁瑞刚匆匆赶到红房子,森那冰冷破旧的房子周围却没有人影。

祁瑞刚试图叫莫兰的名字,但没有人回应。

房子的门开着,很明显有人进来了。

齐瑞刚进屋,一楼堆满了丢弃的家具,上面盖着白布,已经变成了灰布。

“莫兰,你在里面吗?”

“莫兰……”

祁瑞刚一眼就看到了通往二楼的台阶上的脚印。灰尘太多,台阶上的脚印很明显。

他沿着脚印向上走...

脚印最终通向一个房间。

祁瑞刚走进来,里面有一股陈旧的,满是灰尘的味道。

环顾四周,他没有看到莫兰的人。然后,他敏锐地意识到身后有人。

祁瑞刚转过身,看见莫兰站在门口。

她的眼睛盯着他,但她的手关上门。

齐瑞刚眼神深邃:“你在这里干什么?”

莫兰靠在门上,板着脸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齐瑞刚不确定她说了什么:“你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昨天做了什么。”

“我昨天什么也没做。”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这么做?”

祁瑞刚本能地觉得莫兰错了。

“我昨天什么也没做。但是今天看到一本杂志,我和你一起吃饭的照片被拍了下来。你是说去杂志社吗?这不是我做的,这是意外。”

莫兰冷笑道:“真的是意外吗?”

其实莫兰能想到的问题,祁瑞刚也能想到。

他知道莫兰为什么怀疑他,但他只能怪事故太巧合。

“在我找到杂志后,我让人们买下了所有的杂志。

也毁了网上的新闻,破坏我们的报道目前很多人都不知道。"

莫兰冷冷地看着他。“我能看见一切。你觉得有多少人看过?”你不需要太多人看,破坏只要有人看!"

齐瑞刚皱了皱眉头:“我没有这样做,你不相信我?”

“我只是太相信你了,所以我才会被你算计!我以为你真的变了,其实我错了。你一点都没变!我不该相信你!”

莫兰的心情有点激动,眼里满是怨恨和MoMo。

最近,经过他的努力,莫兰不再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偶尔面对他的亲密,她也会害羞。

齐瑞刚以为胜利在望,没想到因为意外而功亏一篑。

祁瑞刚双手叉腰,气得只想杀了偷拍照片的记者。

“这不是我做的!你不信,我现在就找人对质!”

莫兰不再相信他了,自然也就不那么轻易相信他了。

“你的本事那么大,很容易颠倒是非。你不用找人对抗,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相信你。”

齐瑞刚又觉得胸口疼。“你怎么能相信我?”

莫兰握紧手掌:“现在就和我离婚!”

"...这是不可能的!”

“那你就不信我信任你!”

如果之前是齐瑞刚,他肯定会破罐子破摔。

他会对她说,我不需要你的信任,我只要你的人。

但是最近他和莫兰相处的很好,他已经尝到了甜头,他不想让她走。

同时也不想和她继续恶劣的关系。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不会因为他不同意而和你离婚。强行离婚对你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借过!”莫兰吼他,“我现在不能走,有了孩子也不能离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阴谋。到时候你要继承家族事业,大家都不允许你离婚!”

更何况孩子都从她肚子里出来了,她就失去了主动权。

趁孩子还在肚子里,谁也带不走。她现在自然想离婚。

齐瑞刚黑眼睛一闪:“我再说一遍,这是意外,不是我安排的,更不是我的阴谋!”

莫兰轻笑,他不相信。

祁瑞刚第一次这么委屈,深感无力。

“你不会相信吧?”他走上前去,双手放在门上,低下头靠近她。

莫兰没有闪也没有躲,直视着他的眼睛。

齐瑞刚低声说:“你以为我是在耍这个阴谋和你离婚吗?如果我不跟你离婚,我可以直接说不。你现在怀孕了,我不会用这种东西刺激你,让你出事。如果我要这么做,你生孩子那天我就可以,不用等到现在!”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他的话似乎有些道理。

齐瑞刚淡淡地勾着嘴唇:“在你生孩子的那天,我会再一次向你示爱。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也许你这是在倒退。只是为了防止我怀疑你,你现在正在这样做。”

超级破坏神

莫兰还是不会相信他。

毕竟昨天发生的事情是巧合。

齐瑞刚笑笑:“我这样做,超级不怕你不信任我,超级也不怕你提前出事。”如果是我做的,我会留在家里,尽快向你解释,而不是现在回来。"

“说,你这是倒退着滑……”

“即使我向后滑,至少我会安排人看着你。不然我也不会搜遍整个城堡才发现这里!”

“也许你是在演戏……”

“这么久了,让你一个人在这里,难道我不怕你出事吗?”

莫兰极力辩解道:“别在意我,你要是真的在意我,就不会算计我!”

“我不在乎你,我算你什么?!我不在乎你,我已经和你离婚了!”祁瑞刚低吼。

莫兰被卡住了-

她没有理由反驳祁瑞刚。

说他不在乎她,那他就不需要撮合她。

如果他很在乎她,真的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呆那么久。

她很清楚,在等待祁瑞刚到来的过程中,她确实有很多不好的想法。

如果她真的想不通,也许她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瑞奇只是按了按她的鼻尖,她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看着她:“你相信我吗?”

“我说我没做。那是意外。”

“昨天你打算喂我……”

“是的,我是故意的。我只是喜欢喂你。你只点了素面,我就点了馄饨。”

莫兰的睫毛在颤抖。

为什么她忘了齐瑞刚不喜欢吃馄饨...

所以,他喂她只是为了让她吃点肉?

那真的是巧合吗?

莫兰的想法已经动摇了。也许她真的冤枉了他。

祁瑞刚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相信了他。

“你冤枉我了,你觉得我该怎么惩罚你?”

“我,呃……”

莫兰刚张嘴就把嘴唇堵住了。

祁瑞刚的手压着她的肩膀,猛烈地掠夺着她的气息。

莫兰想挣扎,却突然失去了力气,浑身发软,无法产生任何反抗。

齐瑞刚就这样吻着她,用力,火辣,霸道,无限深情的吻着...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光影缓缓移动,一只鸽子振翅落在窗边,发出咕咕的声音。然而,他们没有看到或听到这一切。

世间万物似乎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在天地间。

莫兰被祁瑞刚拖住了。

一路上,很多人看着他们。

莫兰动了动身子:“让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齐瑞刚低头看着她,暧昧地勾着嘴唇。“你确定你能去吗?你的腿强壮吗?”

莫兰很羞愤。

在红房子里,齐瑞刚亲了她很久,最后她因为缺氧走不动了。

她不能走路。都是他的错!

“我能走!”

“但是你的嘴唇……”

莫兰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发泄了一下,用力咬了一口。

是的,她的嘴唇变成了香肠嘴...

她真的不能自己走路。她不想让所有人看到她的嘴唇。

祁瑞刚低笑着,破坏他紧了紧她的身体,破坏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遇到祁瑞森才回来。

看到祁瑞刚抱着肚子走的莫兰,祁瑞森下意识地皱眉。

“莫兰怎么了?”他认为莫兰不舒服。

莫兰吓得不敢回头。他的脸靠在祁瑞刚的胸前,闭上眼睛装睡。

瑞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你嫂子累了不肯走,我只好抱着她。”

莫兰气得差点跳起来。她暗暗咬紧牙关,恨不得再咬他一口。

齐瑞森眼神深邃:“睡觉?”

瑞奇只是低头看着她,看到莫兰咬牙切齿。他的嘴被钩住了:“嗯,他睡着了。”

莫兰松了一口气。如果他一直撒谎,她真的会跳起来。

齐瑞森淡淡一笑:“我先走了。”

见他走了回来,祁瑞刚得意地笑了。

莫兰立刻挣扎道:“让我失望!”

齐瑞刚收紧手臂:“别动,一会就到了。况且三哥也没走远。”

莫兰羞愤不开视线,却不再挣扎。

我刚回到客厅,莫兰就挣扎着下来了。这次祁瑞刚没有阻止她。

莫兰的脚一落地,就开始不看祁瑞刚就往楼上走。

祁瑞刚跟着她,和她一起进了卧室。

“你不说点什么?”祁瑞刚问他身后的她。

莫兰转过身说:“什么?”

齐瑞刚扬起眉毛:“你冤枉我了。你还没说你不再怀疑我了。”

莫兰的脸微红。她知道她误解了他,这使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她无法挽回面子。

“你相信我吗?还怀疑我?”祁瑞刚盯着她,问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你了,也许我根本没有误会你!”莫兰走完走到阳台坐下,拿起画笔准备画画。

祁瑞刚跟着,坐在她身边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是说,你还怀疑我?我解释了这么多,你还不相信我?”

“是的……”

“你为什么不信任我?我解释错了吗?”

“还是有什么疑惑?”祁瑞刚盯着她,问道。

莫兰觉得这个人无聊死了。他是故意的。

“谁知道是不是你干的?虽然你的解释没问题,但谁知道你是不是早就设计好了!”

“我说,如果是我设计的,我不会让你在杂物房待那么久的。”齐瑞刚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在那里干什么?”

“独处。”莫兰垂下眼睛,手里的刷子掉不下来。

“你要安静,去哪里都不好,去这么偏僻的地方。”祁瑞刚眼睛颜色犀利。

“我喜欢,我开心!”莫兰烦躁地瞥了他一眼,“你不打扰我吗?你在的时候我不能画画。”

齐瑞刚固执地说:“你还没说你是否信任我。如果你相信我,我就离开。”

“我相信你好不好!”

祁瑞刚满意了,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起身离开了。

卧室门关上时,莫兰松了一口气。

即使齐瑞刚走了,她也无法静下心来画画...

“离婚了要不要告诉他?”

李明熙摇摇头。“我不能马上说出来。龙九天没那么傻。他会怀疑我们在演戏。除非现实一点,超级否则他不会相信。我想等...过了很久才告诉他。”

“你说的也有道理。”阮点点头。“你要我做什么?”

李明熙不好意思地说:“希望你能把龙九天手里的证据都拿过来销毁,超级这样他就不能威胁我了。”

“这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我也知道,所以我要先稳住他,然后再找机会拿到。”

阮田零摇了摇头。“谁知道他手里还有没有别的备份?”

“我也担心这个...万一他备份了很多,惹恼了他,他交出一份就够了。”

阮、想了一想,道:“这件事你不要冲动。我回去想想怎么办。”

“拜托。”李明熙感激地说道。

阮,瞅了她一眼,劝道:“你跟我到医院去。你不能这么做。另外,你不打算演戏吗?为什么不更现实一点呢?”

李明胜xi愣了一下,同意了。

让龙九天知道她三天没吃东西了,他会更相信她。

阮、把李明熙送到了医院。医生证实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才变得这么虚弱。

打完点滴,找到自己的女秘书阮照顾她,然后离开了。

有个女秘书照顾会更方便更贴心。

李明熙太虚弱了,打点滴的时候都忍不住睡着了。

她从睡梦中醒来,突然看见萧郎坐在床边。

看到他的样子,李明熙震惊了,她差点没认出他来。

萧郎留着胡子拉碴的胡子,他的衬衫和西装皱得像梅干菜一样。

他眼睛充血,黑眼圈很严重。

他有没有像她一样颓废了三天?

李明熙感到心里一痛,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他手动移动,她迅速反抗。

“你怎么来了?”她轻声问道。

萧郎淡淡地说:“听说你住院了。你几天没吃饭了?”

“我吃了,但是没吃多少。”李明熙撒谎了。

萧抿唇,没再多问。

李明熙已经打完点滴了。她撑起身体,感觉好多了。

萧郎条件反射地抱着她:“别动,躺下休息一会儿。”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事。”

她瞥了他一眼,说:“你现在想回去吗?”

萧帖沉默,缓缓点头。

回到家,萧郎帮李明熙躺下休息,然后收拾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澡。

他三天没换衣服了,身上有股味道。

而且他胡子拉碴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李明熙接到了龙久田的电话。

李明熙看了一眼卫生间,起身去了阳台。

“喂,有什么事吗?”她低声问他。

“明溪,听说你病了?”龙九天关切的问道。

“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吗?赶紧说点什么。”

龙九天笑着说:“我想说的是,你的离婚拖得太久了。即使你想和萧郎多呆几天,我也等不及了。不如早点治好我的身体,你说呢?”

李明熙板着脸说:“我已经尽可能快地做到了。你等不及,破坏我也没办法。”

“那么你是要取消我们的协议吗?”龙九天轻威胁。

“我会尽快做。”李明熙说完挂了电话。

小帖洗完澡出来,破坏看见李明熙站在阳台上,凝视着远方。

他舔了舔嘴唇,向她走去。

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李明格拉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她想问他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但这一次,她问不出来。

他们两个静静地靠在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郎问她:“明溪,你爱过我吗?”

我当然有。我一直爱着...

李明熙开了口:“可能是我喜欢吧。”

这个答案,让萧郎既失落,又开心。

但还是失去了一点点。

也许我爱过,那我现在一定不爱了...

萧郎嘴角卷起苦涩的弧度。

“还有机会和我谈恋爱吗?”他又问。

李明熙垂下眼睛,掩饰眼中的痛苦。

“萧郎,如果我九天没有遇到龙,我想我会和你一起变老,全心全意地爱你,为你生很多孩子。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萧郎的眼睛模糊了。

她说的是他非常期待的。

但这一切注定是奢望。

“你不能见见他吗?”他喃喃问道。

“你已经看了九天龙的样子了。我要治好他,为我负责。”

“其实,是我让他变成那样的。现在,是我补偿他的时候了。”李明熙违心的说。

萧郎紧紧地抱着李明熙的身体:“你是更爱他,还是有更多的责任?!"

“有区别吗?”

萧郎期待着说,“如果你只对他负责,那么我会用你来补偿他。你不用跟我离婚,也不用跟他结婚。”

“如果他们都有呢?”

萧郎无言以对,他获胜的机会几乎没有了。

李明熙真的不想说她爱龙九天。每次她说出来,就恶心。

她拉着萧郎的手说,“萧郎,我们离婚吧。我知道你不想,但我很自私。现在我要一心一意治龙九天。”

“你不跟我离婚,就能治好他!”萧突然愤怒地说道。

李明熙的眼睛空洞:“我不仅要还债,还要偿还我的感情……”

她说了这一切,他还能说什么?

如果李明希因为生他的气而要和他离婚,他一定会改正错误,请求她原谅。

如果你不够爱他,没有和他离婚,那就努力让她爱上他。

但现在,她爱上了别人。他还能改变什么?

想让她爱上他?

她爱上别人,他会成功吗?

萧郎真的很困惑。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留住她。

“明溪,如果我瘫痪了,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他突然问道。

李明熙的瞳孔是微缩的——

“我不会!”她残忍地拒绝了。

萧郎笑得很厉害:“你对我这么残忍吗?”

“我不能承担这么多债务,如果你瘫痪了,我会选择死亡!我是认真的!”

李明熙转身面对他。她很认真地说:“听着,超级你得好好活着,超级健康地活着。你得活得比我幸福。这是你应该做的!”

萧郎脸色阴沉:“没有你,我哪里会快乐?!"

李明熙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萧郎捧着她的脸说:“你能给我一年时间吗?我会让你爱上我。如果一年后你还想离婚,我就帮你。”

她还有一年时间。

就一个星期,龙等九天都等腻了。

李明熙摇摇头:“不,我不想耽误你。”

“你怎么知道是我耽搁了?没有你,我不会娶任何女人。”

“我有什么好?!"李明熙问。

萧郎苦笑着问她:“龙九天有什么好的?”

"..."他哪里都不好!

“你不给我一年?”

李明熙声音哽咽:“你为什么要这样?所有的结局都一样。萧郎,离婚吧,我能求你吗?”

我真的不能再等了。龙九天不离婚是不会放过的。

他想毁灭她,同时也绝不允许她属于任何一个男人。

如果她不与萧郎离婚,龙将在九天内亲自动手。

萧摇摇头,“我不离婚,你要给龙九天治疗,你可以去给他治疗。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但我不会和你离婚。”

“这有什么意义?!"李明熙气愤地问。

萧郎的眼睛是黑色的:“我不能保留你的心,我必须保留你的人。让我放弃你,不可能!”

李明熙没想到他这么固执。

“我不爱你,你不离婚?!"

“可以!”

“就算我永远不会爱上你,如果我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你不会离婚吧?”

“可以!”

“我明天就要死了,你不离婚吗?!"

萧郎吓了一跳,确信她没有说实话,所以他松了一口气。

“那我不能和你离婚。如果你死了,那是我的。”

李明熙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也没告诉他什么。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去和龙算账九天,但他绝不会和她离婚。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劝他。

她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说完,她绕过他,进了卧室。

萧郎跟着她,看着她躺下,他也躺下了。

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萧郎完全清醒了。

李明熙突然撑起身子:“我去喝点水。”

她去了客厅,但萧郎这次没有跟着她。

李明熙倒了一大杯水,进了卧室。她坐在床上,慢慢喝着。

萧郎在旁边盯着她。

喝了三分之一后,她不解地看着他,把杯子递了过去:“你也要喝吗?”

她喝了水,或者她给了他,萧郎不想拒绝。

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李明熙放下杯子,又躺下,闭上眼睛,直接睡着了。

萧郎躺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

他握着她的手,眼里充满了悲伤,然后又充满了睡意...

李明熙在水里加了镇静剂。现在,她和萧郎都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能面对明天的事件。

明天,她会想办法和他离婚...

之后,破坏他淡淡地看着萧郎和他们:“住手,破坏住手。”

保镖们立刻停下来包围了萧郎,不让他有机会伤害巨龙九天。

萧郎的背是直的,他抬起手擦去嘴上的血。

龙九天笑了:“你干嘛这样?明溪和我不会有任何问题。你真的不用担心她。”

萧郎没有看他。他只看着李明熙。

“过来,跟我回家。”

李明熙眼中微微一闪,没有过去。

萧郎眯起眼睛:“过来——”

龙捏了李明熙的手九天。

李明熙微微张开嘴,低声说道,“萧郎,回去。我在这里很好。”

“我叫你过来的!”

"...我让你回去,你去!”

萧郎的眼睛很受伤。“李明熙,别忘了,你还是我老婆!”

李明熙不敢直视他。“走,别来了。我在这里真的很好。”

萧郎冷笑道:“你不跟我走,别以为我会走!”

李明熙眼皮一跳。

龙久天看着萧郎,淡淡地说:“明溪想和我在一起,你为什么要站出来?如果你姓肖,能不能有趣一点,早点和明溪离婚,成全我们的幸福?”

萧郎冰冷的目光射向他

“我是李明熙的丈夫,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些话?!"

“我当然有资格,因为明溪爱我,不爱你。”龙九天得意地说道。

萧抿唇,胸口微微起伏。

他盯着龙看了九天,真想杀了他!

龙九天若有所思地勾唇:“明溪留在你身边只会痛苦。若姓萧,你若为她好,早放了她。”

“闭嘴!”萧郎怒吼道。

龙九天笑着说:“怎么,你不喜欢我说的话?是的,毕竟我说的不代表明溪说的。明溪,告诉他你的想法。”

他又捏了捏她的手。

李明熙真想扇龙九天。

她努力忍住怒火,抬头看着萧郎:“龙久天说的就是我想说的,萧郎,回去,我暂时不想回去。”

“咳咳……”萧郎猛地捂住嘴唇,低声咳嗽了一声。

虽然天黑了,但这里有灯。

所以,李明熙眼尖,看到血从嘴里喷出来。

他咳血了吗?

李明熙的脸色就更苍白了。她想冲过去被龙拉九天。

李明熙焦急地说,“萧郎,你听说我让你回去了吗?以后别来找我!”

萧郎慢慢放下手掌,眼神黯淡:“如果你跟我回来,我就回去。”

“我不想回去!”

“你不走,我也不走。”

九天后,龙突然说:“把他扔出去!”

十几个保镖再次袭击了萧郎

李明熙急于看到他们再次打架。

她咬着牙,压低声音,暗暗恨道:“龙九天,别太过分!”

“我把他踢出我的地盘了,是不是?”龙问九天。

李明希看到保镖们正在把萧郎玩得死去活来,她的心被撕裂了。

继续打,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误杀他。

如果萧郎被杀了,会有很多人背上黑锅,在九天半的时间里与龙族毫无瓜葛。

萧郎死了,龙九可能会想别的办法威胁她。

不,超级你不能让萧郎出事...

即使他们不杀他,超级她也不会冒险。

李明熙甩开龙九天的手,冲了上去。

“走开,给我走开——”她疯狂地拉开保镖。

大家都担心不小心弄伤了她,就赶紧不打了,让路。

李明熙向萧郎走了几步,盯着他喊道:“我叫你离开,你难道不明白吗?!我要你和我离婚。如果你不跟我离婚,你就不会允许我留下来。你想要什么?!"

萧琅怔怔的看着她,晃了晃身子。

李明熙眼里满是泪水:“去吧,别再为难我了……”

“你哭什么?”萧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她哭了吗?

李明熙抬起手,擦擦脸。的确,他的手充满了泪水。

“你哭什么?”萧固执地问。

李明熙淡淡地说:“你这样逼我,我能不委屈吗?”

萧郎的脸是白色的。

他惨笑:“委屈?你觉得委屈吗?”

受委屈的是他好吗?!

李明熙微微垂下眼睛,不敢直视他。

“夹在你中间,我当然委屈……”

“你怪我没有成全你吗?”

“我比不上他!”萧郎指着龙看了九天,生气地问:“你喜欢这样一个男人什么?!"

“不用担心!”李明熙残忍道。

萧郎只觉得他的心再也受不了了。

他已经适应了这么久,她根本没有改变主意。

他认为只要他对她足够好,她就能看到他的好。

他认为她对他有感觉...

他认为自己错了吗?

萧郎像雕塑一样站着:“李明熙,我再问你一次,你想和我一起回去吗?”

李明熙心跳很快,心跳很大声,几乎让她耳鸣。

要是她真的聋了就好了,这样她就不用听任何东西了。

萧贴也不催促她,等着她的回答。

李明熙有一种感觉,如果她答错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张开嘴,发不出声音。

“明溪当然不会跟你回去,除非你同意跟她离婚。”龙九天的声音突兀的插入。

李明熙痊愈了。她应该怎么回答?

萧郎看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心稍稍提了起来。

“你要跟我回去吗?”他轻声问道。

在龙族面前呆了九天,李明熙真的无法点头。她无法点头!

李明溪不禁回头看了龙九天,面对着他冰冷浑浊的眼睛。

他的眼睛在警告她,他看上去很平静。

似乎不管她的回答是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如果她点头,龙会在九天内立即处理他们。

如果萧郎摇摇头,她会怎么做?

一瞬间,李明熙已经做出了决定。

她回头看着萧郎。

“你会和我离婚吗?”她没有回答反问。

萧郎的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再也无法完全拼凑起来。

李明熙的回答,他已经很清楚了。

萧郎的眼睛很冷。他机械地说:“既然这是你的愿望,我就成全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

李明熙现在握着她的手掌,感觉她的世界崩塌了。

原来他的妥协会害死她…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