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明升在线网址|中国有限公司----婚前成长日记(1/30)

明升在线网址|中国有限公司 !

江予菲非常听话地闭上眼睛,婚前婚前适当地躺下。

但她担心阮田零会给她拍照,婚前婚前所以她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睛。

“睡觉!”男人一声呵斥,江予菲吓得赶紧关门。

在药物的作用下,江予菲很快就睡着了。

阮天玲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眼里闪着寒光。

什么都不问,不管,不追究,就是让她好好休息。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这样放手了!

江予菲,等你准备好了,我再和你算账!

*********

江予菲睡了很长时间,睡得很舒服。

当她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空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味道。

这不是医院。她不在医院。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医院吗?

江予菲撑起身体,发现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房间里堆满了男人的东西,却没有女人的东西。

这就是阮住的地方?

她猜到了。这是阮住的地方。床头柜上有一个相框。

相框里的主要人物是她和他。

这是他们第二次结婚时拍的结婚照...

江予菲拿起相框看了看。她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甜蜜的微笑。

点击-

当门被推开的时候,阮走了进来。

江予菲放下相框,看着他。

阮,走到她身旁坐下,举起手来,摸摸她的脸:“肿起来了。”

真的吗?!

江予菲看着他的手掌。确实消肿很多,但是没那么严重。

“医生说明天就基本恢复了。你先起来洗洗,然后我们下去吃饭。”

说着,他掀开被子,弯腰捡起拖鞋,一把套在她的脚上。

他是不是怕她不能弯腰?

江予菲记得她以前怀孕的时候,肚子太大,弯不下腰来。他给她洗脚,穿袜子和鞋子。

这样一个英俊高贵的男人总是为她做这些事。她还能指望什么?

阮带她去卫生间洗漱。江予菲面对着镜子,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她忍不住说:“好丑!”

阮,的眼睛瞥了她一眼。“你会说话吗?”

“可以!”江予菲也很惊讶。“我会说话!我以为好几天都不能说话了!”

阮田零宽容地笑了笑。“赶紧洗脸,饭会凉一会儿。”

“好。”

愉快地洗完之后,他们下楼了。

“这是你家吗?”江予菲好奇地环顾四周。

“暂时的。”

“什么意思,暂时?”

阮,为她拉开椅子,依着她坐下:“我不会长生不老的。”

她瞥了他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的,他们家会回一个城市,那里的房子是他们一辈子的家。

餐桌上有很多菜。

江予菲的肚子已经饿了。她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放了一块鸡肉吃。

“好吃……”她吃了鸡肉和牛肉,每一道菜都吃了一遍。

“真好吃。你成功了吗?”过了一口瘾,她跟阮通了话。

燕给了她一碗白饭。“好吃就多吃点。”

而且,成长她捅他的时候也没有犹豫。如果他反应不够快,成长刀子会扎得更深。

齐瑞刚一直都知道莫兰是一个非常善良软弱的女人。

她不敢杀鱼,更不敢杀人。

但是她下手了,没有任何同情,甚至没有丝毫犹豫。

可见她有多恨他,想让他死。

想到这些,齐瑞刚的心情很烦躁,很难受。

“该死的女人,你敢杀我!”他冰冷的牙齿,尹稚的眼睛。

莫兰毫不畏惧:“你活该杀了你!”

“你……”祁瑞刚胸口起伏不定,除了生气,他更难受。

这个女人对他的影响越来越深,他必须尽快戒掉她的“毒瘾”。

“莫兰,你要是跟我回去,我就帮阮田零他们对付南宫旭,不然别怪我不配合你!”他冷冷地威胁道。

莫兰不吃这一套:“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告诉阮先生,我相信他听完不会再放过你。”

“他要是知道,就放我走!”

“祁瑞刚,我对你比对狗好,你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在你身边,我失去了尊严和人格,我卑微的像垃圾。你要折磨死我才甘心?”

齐瑞刚捏了捏嘴唇。“以后不折磨你了。”

“为什么?”莫兰追问。

齐瑞刚没有隐瞒:“因为我发现我对你有意思,我要你和我在一起,我答应你,我不会再折磨你了。”

莫兰冷笑着问:“我能理解你爱上我了吗?”

“你可以说喜欢。”齐瑞刚缺德的掀唇。

爱情,不可能。

“你认为我应该为被你喜欢而感到荣幸,以感激之情回报你,接受你的青睐吗?”

“没错!”祁瑞刚自负的说道。

莫兰眼中闪过厌恶:“可惜你对我的爱让我觉得比毒蛇还危险。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接受你的喜欢!我讨厌你喜欢的东西,也无法回避!”

“该死的女人——”齐瑞刚又生气了。“你以为你是谁?我觉得你很荣幸!”

“我不稀罕!”

“莫兰,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应该说,你就是那个恶心的男人。它那样伤害我,并要求我接受你的恩惠。太可笑了。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你怎么不变成孔雀!”

“你...你不怕我不帮阮田零?”祁瑞刚继续威胁。

莫兰的眼睛微微动了动。“阮先生好心放你走。如果你不领情,你就得食言,我们也无能为力。

如果你真的要食言,即使我和你一起回去,你还是要食言。齐瑞刚,你不认识我吗?强迫我,伤害我,只会让我更恨你。

如果你做了几件好事,也许我会改变对你的看法,试着重新认识你。当然,也许我对你的看法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莫兰淡淡说完,就开门离开。

她还是不理解齐瑞刚的性格?

在他面前,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她很清楚。

他一定是听了他刚才说的话。

其实就算他做了一万件好事,日记她也不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我不会试图接受他,日记喜欢他...

而利用他,她一点也不觉得愧疚。

**************

齐瑞刚走了,回伦敦了。

阮、也迅速转移阵地,前往附近的一个国家——丹麦。

安塞尔的健康没有问题,除了嗜睡。

阮、并没有选择住院。他在这个童话王国里找到了一座童话般的房子。

如果正常的话,江予菲一定会好好的访问这个国家。

但现在她不在乎做什么。她每天只看安塞尔。

半个月过去了,期间安塞尔醒了几次,每次不到半小时后,他又昏过去了。

他每次都睡得越来越久。

这次,他睡了五天-

江予菲用吊针轻轻地举起他的小手,因为针扎了很长时间,他的背上有淤青。

而在他白皙的手背上,有很多针孔。

江予菲小心翼翼地握着他的手,但他不会爱上它。

她的孩子从小就遭受苦难。他长大后她没有陪他去关心他。现在她还让他受这种罪。她迫不及待地给了自己几巴掌。

她为什么要连累孩子?为什么她什么都做不了?

江予菲的眼泪滑落下来,滴在安塞尔的背上。

她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小手,心里很不舒服。

而此时,安塞尔的睫毛微微颤抖。

他幽幽地睁开眼睛,原本粉嫩的包子脸,瘦了下来。

“妈妈……”

听到他虚弱的声音,江予菲浑身一震。

她抬头欣喜地俯下身子:“宝贝,你醒了,有什么不对吗?”

每次醒来,江予菲都会花时间问一些问题。

她想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和他的感受。

“妈咪,我又睡着了?”安塞尔委屈地问道。

虽然他很强壮,但他总是一个四岁以上的孩子。当他生病时,他会感到不舒服和脆弱。

江予菲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能微笑着安慰他:“安森,别害怕。医生很快就会治好你的病。妈妈会一直陪着你。什么都不要怕。”

安塞尔乌黑如玉的眼睛眨了眨:“妈咪,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

“那是因为你睡得太久,缺乏锻炼。问题不大。”江予菲违心地说道。

“妈妈……”安塞尔抿着嘴。“他们什么时候能治好我的病?我不想躺下,我难受,我不想生病。”

江予菲的眼睛升起一层薄雾。“很快,他们很快就会治好你的……”

“你骗了我。”

"...我没有。安森,妈妈不会骗你的,你的病会好的,但这需要一段时间,真的。”

安塞尔微微垂下眼睛,悲伤地说:“妈妈,告诉我真相,我会死吗?”

“没什么!”江予菲坚定地反驳道:“妈妈发誓你会没事的!”

安塞尔看了她一会儿,选择相信她:“妈妈,我相信你。”

婚前成长日记

“妈妈不会辜负你的信任。”江予菲吻了吻他的眼睛。

安塞尔问:“妈妈,婚前我想出去走走。”

他一直躺在床上,婚前他受不了了。

“好吧,我带你出去玩。”

江予菲轻轻地撕下手背上的针,然后为他穿好衣服和鞋子,抱着他去开门。

我在楼下看着几个保镖,等她下来,保镖疑惑地问:“嫂子,你去哪儿?”

“帮我准备车,我想带安森逛逛。”

“好的。”

阮、暂时不在城堡里。他去处理一些事情了。

江予菲抱着安塞尔上了车,车开得很慢,一点也不快,相当于慢跑的速度,只是为了让安塞尔更好地欣赏沿途的风景。

阮,选择的地址是在郊区一个美丽的地方。

一栋红砖白墙的别墅,只能远远的看到。沿途有一个湖,水中偶尔有几只白天鹅。

这个国家充满了童话。安塞尔非常喜欢它。孩子们喜欢童话。

“妈妈,我想去散步。”安塞尔轻声问道。

江予菲立即拦住了保镖——

她牵着他的手,向不远处的湖边走去。

走了几步后,安塞尔莫觉得很累,她情不自禁地靠在江予菲的腿上。

“累?”江予菲停下来问他。

“有一点,但我还是可以坚持。”

自从生病以来,他从来没有哭过,也没有表现出难过的心情。江予菲看到他如此坚强,但她感到更加苦恼。

“别走,我们坐在这里休息。”江予菲提议。

“不,我想去,我还能去。”安塞尔坚持要采取措施,他想证明自己还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他可以做得更多。

江予菲默默地跟着他,几个保镖也默默地跟着他们。

安塞尔总共走了不到50米,双腿变得虚弱,气喘吁吁。

江予菲连忙抱住了他的身体。

他靠在她身上,悲伤地说:“妈妈,我太没用了,走不了这么远的路。”

江予菲拥抱了他,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不,在妈妈眼里,你是最好的孩子。”

安塞尔垂下眼睑:“妈妈,我再也不能成为最强大的男人了吗?”

“不,疾病只是暂时的,安森。你不应该否认你的未来。”

“妈咪,我不想睡觉……”

江予菲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咪,我怕我睡着了醒不过来...但是我太困了,我没办法……”安塞尔紧紧地抓着她的衣服,眼睛里流露出痛苦的挣扎。

他不想睡,但他不得不睡。

他是不是每次睡着都充满恐惧?

每次昏迷对他来说都是死亡体验吗?

她的孩子这么小,她怎么能承受这样的精神折磨?

如果是她,她早就崩溃了,因为她不知道哪个昏迷变成了永久...

“宝贝,别怕,你没事的,相信我,你会没事的。”江予菲不停地亲吻他的额头,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滑落在他的脸上。

***

安塞尔睡着了,成长他的身体瘫在她的怀里,成长不省人事。

江予菲把他抱回来,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在这段时间里,她身心疲惫,突然感到困倦,想睡觉。

躺在安塞尔身边,江予菲轻轻地拥抱着孩子,睡着了。

阮天玲回来了,推门看了看。

看到他们的母亲和儿子睡着了,他向前低声说了一句,给江予菲盖好被子,然后离开了房间。

门一关上,江予菲就迷惑了,睁开了眼睛。

阮天灵回来了?

江予菲起身想和他说话。

楼下客厅-

阮天玲坐在沙发上,慵懒。

十几个医生站在他面前。他们都是最近从世界各地找到的著名医生阮。今天,是他们回报阮、的时候了。

江予菲会一起听,但她睡着了。

所以阮田零没有给她打电话。

一位中国医生的代表拿出他们最近的数据报告,小心翼翼地说:“阮先生,这是我们做的病毒数据。你想看吗?”

阮,脸上毫无表情:“你直接告诉我结果。”

他想要的只是结果。

医生很遗憾:“结果我们找不到病毒的成分,也无法研制出解药……”

阮,的眼神变得锐利而阴沉:“不会吧?”

“是的...阮先生,可惜,我们实在克服不了。”

阮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盯着这些自称是天才的著名医生。他的嘴角勾起嘲笑的弧度。

“你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连一个小病毒都克服不了?”他嘲笑这个危险的问题。

作为代表,中国医生低头心虚地说:“说实话,我们以前从没见过这种病毒结构。我们的学术水平有限,找不到克服的方法。但是我们知道这种病毒有潜伏期,会吃空人。睡久了身体会逐渐报废,寿命会大大缩短……”

什么?!

偷听楼上谈话的江予菲很温柔,她靠在墙上不会头晕。

阮天玲瞳孔微缩,脸色变得很尹稚。

“会缩短寿命吗?!"他怀疑地问,认为他的耳朵有问题。

“是的,时间长了,人体功能会下降。儿子不会一直睡觉。他在睡觉的同时,也在浪费自己的身体。”

“给你时间,多久能研制出解药?”阮天玲沉声问道。

中国医生摇摇头。“我不能保证,但似乎我们无法在一两年内征服它。但令公子年龄太小,身体正处于发育阶段,昏睡一两年,足以毁了他的一生……”

安森...

江予菲突然咬着手背大哭起来。

她知道安森最大的梦想。他想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

他不止一次说过这个梦。

如果他的身体报废了,他会痛苦一辈子。

江予菲滑下来,紧紧地抱着她的腿,感觉好像她是绞痛。

阮也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他厉声冷冷地说:“你们不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医生。征服一个病毒怎么可能需要几年?!"

“阮先生,日记真的很抱歉,日记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毒……”

阮、想生气,所以想了想也算了。生气没用。

“下去吧,你继续学习,不能停下来。如果考证,每人奖励1亿元!你要是插科打诨,后果你自己清楚!”

“是的,我们会全力以赴!”

医生自然有善良和力量更努力。

阮人都走了,扯开几个扣子,才感觉到呼吸顺畅了许多。

他抬起头,看着楼上,不知道如何告诉江予菲这件事。

“这件事是保密的,不能让他们母子知道!”他冷冷地命令几名保镖到场。

“可以!”保镖的坚定承诺。

江予菲擦去眼泪,起身回到安塞尔的房间。

她躺了下来,抱着孩子继续睡觉。

莫兰一大早就去医院康复了,所以她不知道安塞尔的病情。

下午,江予菲起床去洗手间洗脸。

她有严重的黑眼圈,面容憔悴,说明她这段时间很努力。

洗完脸,她看见阮·站在床边,盯着睡着的安塞尔。

看到她出来,他很快就把呆滞的颜色藏在眼睛里。

“睡得好吗?”他搂住她,笑着问。

江予菲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段时间了。”

“今天不是结果吗?医生怎么说?”

阮,淡淡地说:“他们没有结果,说再研究几天。”

江予菲盯着他。“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为什么他们的效率这么低?”

“是的,这是一堆没用的东西。我去找几个名医回来。”

“又去了?什么时候?”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

在此期间,为了带回这些名医,他游历了很多地方,几乎每天都在天上飞。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她总是看着她的眼睛。

阮,抱紧身子,额头抵着她:“还有两个小时,估计要几天才能回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江予菲有点不安。

“你找这么多名医就够了。多找也没用。”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听说美国有个很有名的医生,最擅长治疗病毒。我打算请他回来。”

听到他说的话,江予菲松了口气。

她也希望早点治好孩子的病。

“那我给你做饭,吃完你就可以走了。”这就是她能为他做的一切。

阮田零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就让仆人去做吧。你最近累坏了。”

他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心疼。“虽然孩子很重要,但你这么着急不是一个选项。答应我,好好休息,别让自己累了。”

“你也答应我不要太辛苦。”

“好。”

江予菲笑了笑,“那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是想给你做饭。我想给你做饭。”

阮天玲黑眼睛一闪,他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她的嘴唇——

最近都在为孩子的事情努力,几乎没有温柔过。

接吻很少...

婚前成长日记

尤其是深吻,婚前更是不在少数。

所以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婚前每次他们都用心投入,争分夺秒的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江予菲为阮田零做了一桌好菜。她陪他吃饭,亲自送他上车,看着他离开。

她总是有不好的预感。她很惊慌,但她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你不相信阮先生吗?”莫兰站在她身边,轻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有点担心。”

“齐老师刚去看医生,不会有问题的。”

江予菲笑着说:“你说得对,这是我的担心。”

“安塞尔的情况如何?你不是说今天成绩出来了吗?”莫兰关切地问道。

江予菲窒息在他的胸口,但他的脸平静无波。“他们还没有得到结果,说要几天。”

莫兰拉着她的手说:“放心吧,安塞尔自有他的本性,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江予菲笑了。

她的孩子会好的,因为她不让他好。

阮、走后,觉得日子很不好过。

她每天照顾安塞尔,给他放音乐,给他读故事书。

她相信即使他睡着了,他也会听到她的声音。

还好有莫兰的陪伴,她不会那么孤独。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过去了,阮没有电话,也没有消息。

通常他最多三天就会回来,但是这次,三天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她试图给他打电话,但他的电话关机了。

江予菲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问阿伟是否能联系到阮。

阿伟说,阮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上面有特别的联系方式,说他几天内不会回来,所以她应该不会担心。

怎么没几天就回来了?

阿伟说他没解释,也没说别的。

最怕的就是不顾一切的去找南宫旭。我真希望他没有做那件蠢事。

知道阮对很好,也就放心了。

但如果有一天她见不到他,她也不会停止担心。

转眼三天过去了。

安塞尔莫没有醒来,阮也没有回来。

江予菲觉得她已经达到了极限。

他们两个“联合”在一起折磨她,她有多难受他们知道吗?

她什么也没问,只说他们都会安全。

“雨菲,你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做了皮蛋瘦肉粥。你想吃一碗吗?”莫兰把热气腾腾的粥放在茶几上,走过来鼓励她。

江予菲看着她的手指:“你不能随便动你的手。以后不要亲自下厨了。”

莫兰笑着说:“然后我终于煮了一次。你想吃吗?”

“我当然想吃。”江予菲笑着站了起来。她怎么能不辜负别人的愿望呢?

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莫兰给安塞尔盖好被子,深情地看着他的小脸。

“你很喜欢孩子吗?”江予菲突然问她。

莫兰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孩子就喜欢。我的眼睛动不了。安塞尔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孩子,我被他迷住了。”

莫兰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是的,成长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孩子就喜欢。我的眼睛动不了。安塞尔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孩子,成长我被他迷住了。”

她的幽默让江予菲发笑。“你这么喜欢孩子。如果你将来有自己的孩子,你会非常爱他们的。”

莫兰神情恍惚。她能有自己的孩子吗?

江予菲知道她在想什么。她鼓励她说:“莫兰,你会有的。”

“希望如此。”莫兰又看了看安塞尔,她想,也许在未来,她真的可以有一个孩子,开始新的生活。

江予菲刚吃完粥,就听到外面汽车引擎的声音。

阮回来了——

江予菲高兴地放下勺子跑了出去。

阮天玲刚走进客厅,就看见江予菲从楼上冲了下来。

看到他,江予菲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你现在为什么回来?”她疑惑地问道。

阮没有热情地拥抱她。他微微笑了笑:“我没找到人,就耽误了一点时间。我已经两天没休息了。我上楼睡觉,不然就晕了。”

他的脸色真的很苍白,人们看着也有些恍惚。

江予菲忙抱着他:“我帮你上去休息。你为什么不休息两天?你不是答应我你走的时候不会太辛苦吗?”

“找不到人,所以连夜寻找。安塞尔怎么样了?你醒了吗?”

“还没有。”

阮天玲抿唇不语,江予菲怕他更担心孩子,也不敢说什么。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阮,进了卧室,便脱了衣服,迳自去睡了。他拉了拉被子盖住身体,疲倦地说:“照顾好安塞尔,我就睡一天。”

“换衣服睡觉,不然睡着了会不舒服。”江予菲翻出他的睡衣。

阮天玲已经累得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他真的累坏了...

江予菲上前给他盖好被子。看着他苍白的脸,她突然感到很苦恼。

安塞尔病了。如果他病了,她该怎么办?

看了他一会儿后,江予菲离开了房间,打算为他做点好吃的。

莫兰无事可做,所以他在安塞尔的房间里照顾他。

安塞尔每天靠营养液生活,所以任何时候都要有人守护着他。

营养液一旦丢失,必须更换新的。

江予菲熬了几个小时的骨汤。

她关了火,然后做了一桌美味的饭菜。

所有的菜都很清淡,但很美味,营养丰富。

等她做晚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她上楼叫莫兰下楼吃饭,然后叫阮。

阮天玲还在睡觉。他似乎睡得不踏实,眉头微皱,额头渗出很多汗珠。

江予菲连忙摸了摸额头,有点低烧。

她轻轻推了推他:“阮,,醒醒。”

男人迷茫的睁开眼睛,眼神迷离,有点迷茫的状态。

“身体很不舒服?”江予菲坐在他旁边,问他。

阮,的眼神渐渐明朗了。“没有...叫我什么?”

婚前成长日记

“我准备吃饭了,日记该吃饭了。但是,日记你好像低烧了。回头叫医生给你看看。”

阮,掀开被子,撑起身子:“我没事,我身体很好。我们去吃饭吧。”

他穿上鞋子,站起来时轻轻地摇了摇自己。

江予菲急忙抱住他:“真的没事吗?我认为你病得很重。快躺下,我把食物端上来。”

阮,笑得很平淡:“我真的很好,只是休息得不够。我不信等我睡够了,我给你做一百个俯卧撑。”

江予菲瞪着眼:“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哪怕是小感冒也不能马虎。”

“嗯,我知道。以后可以吃点药吗?”阮天玲搂住她,低头亲了亲嘴。

江予菲对此很满意。

“走吧,去吃饭,吃完再睡。”

“好。”阮天玲在楼下搂着她,莫兰已经在楼下等他们了。

吃饭的时候,江予菲问他这几天的情况,他的回答很简单。

就是找人,一直找。

江予菲疑惑地问:“为什么我找不到人?”

“听说此人性格古怪,经常飞往各个国家。我们去的时候,他出国了。当我们出国时,他去了其他国家。所以找了几天也没找到人。”阮天玲淡淡道。

江予菲觉得很奇怪:“他的行踪这么复杂,怎么能到处飞呢?”

“因为他喜欢到处飞。”阮天玲浅浅一笑。

莫兰抬起头。“这个人真的很古怪。就是找不到他,怎么救安塞尔?”

阮,从善如流地回答:“我让几个下属继续找他,估计过几天他们就会找到他的。”

江予菲他们点点头,不再问什么。

阮、吃了半碗饭,喝了一碗汤,就不吃了。

“你慢用,我上楼去处理点事情。”

“吃这一点?”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他通常至少吃两三碗米饭。

阮、笑着说:“我今天不饿,也没什么胃口。慢慢来。”

说完,他转身离开。

走出餐厅,他猛地用拳头抵住嘴唇,低声咳嗽。

“老板,你没事吧?”阿伟冲上前去,关切地问。

阮,淡淡的挥了挥手:“我没事。带上药箱,和我一起去书房。”

“是的。”

阮两人走进书房,让他锁上门,然后他虚弱地靠在沙发上。

阿伟连忙打开药箱,阮田零解开衬衣,露出包扎好的胸膛。

在他的胸口,一点血从绷带中渗出。

阿伟迅速解开绷带,然后解开沾着他胸口血迹的纱布,然后一个血洞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老板,你离得几厘米,就打中心脏了。”阿伟沉声道。

阮天玲握紧拳头,汗水从额头渗出。

“赶紧包起来,别让嫂子看见。”

"...是的。”

江予菲和莫兰打算吃完饭后上楼。莫兰对她说,“,我觉得阮先生的身体有点不好。今晚我会照顾安塞尔。你照顾好阮先生。”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道:“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莫兰笑了。

其实他们可以把安塞尔交给佣人照顾,婚前只是他们不放心,婚前不如自己照顾。

莫兰也照顾过她几次。

她非常小心,把孩子给了她。江予菲松了口气。

先去见了安塞尔莫,亲自帮他洗脸、擦身,然后她离开房间去找阮。

阮天岭人在浴室洗漱,江予菲打开浴室门,却没有打开。

奇怪,他平时连洗澡都不关门。今天为什么关门?

水声里面哗啦一声,以为他在洗澡,于是他去翻出自己的睡衣,先穿上。

阮天玲知道她进来了。

他站在洗脸台前,双手放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拿着毛巾用力擦拭身体。

他刚换了药,有一股很浓的药味。他必须清洗身体,然后喷上古龙水。

其实他很少用香水,现在每天都要用。

用它直到他的伤口愈合。

阮穿着睡衣,在开门前让她的呼吸平静下来,让她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难看。

江予菲见他出来,随口一笑,问道:“你为什么锁门?我也很惊讶。”

阮、走到床边坐下,懒洋洋地躺着。“我先去了趟厕所,然后洗了个澡。锁门是怕你突然闯进来。多尴尬。”

江予菲笑了笑,没说话。

每个人都结过婚,但没什么好看的。

他洗完了,她就进去洗了。

等她洗漱完毕,发现阮田零已经侧着身子睡着了。

他背对着她,这几乎从未发生过。

只有以前不爱她的时候才会背对着她睡觉。

江予菲的情绪有点低落,她认为自己太敏感了。

我想问他有没有吃药,但又舍不得打扰他休息,她只好放弃。

江予菲轻轻地躺下,靠在他的背上,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道。她微微皱起眉头。

他晚上睡觉会喷香水?

阮天岭今天到处都有一股怪味。江予菲伸手关掉台灯,仰面躺着,但他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阮、翻身躺平了。

江予菲看着他的侧脸,清澈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

他对她隐瞒了什么?

不是她敏感多疑,而是他给她的感觉有问题。

江予菲盯着他看了很久,终于睡着了。

但这一次,阮天灵睁开了眼睛。

他屏住呼吸,生怕她会注意到他的受伤。

这一枪差点要了他的命。他在医院住了三天,然后不顾医生的劝阻回来了,怕她担心,怀疑。

只是他的伤太严重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治好。

阮天灵轻轻抬起手抵住胸口,忍着伤口的疼痛,啃着牙齿不让自己出声。

经过长途跋涉回来,又强撑了一天,他的伤口越来越痛。

到深夜,他痛得呼吸困难。

但是他一直在忍,觉得忍过去就好。结果,他越来越不舒服,头脑越来越混乱...

江予菲听到他轻微的呻吟,她困惑地睁开眼睛。

意识到阮、的不对,她打开了台灯。

李明熙也想,成长但龙家势力太强,成长不同意对待男方会得罪龙家。设计手册

再说了,让她治龙九天也比让别人治好。

至少她可以保证他不能康复...

如果别人给他治疗,万一龙九天就突然醒了。

所以,不如让她掌握九天龙的情况。

当然,你不能告诉萧郎李明熙的想法。

她挽着他的胳膊,无辜地笑了笑:“我已经答应他们,签了协议。现在戒掉不好。而且,待人接物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一名医生,我不能免于毁灭。”

萧郎知道李明熙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

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治疗他。

他很民主,不限制李明熙发展事业。

当李明熙坚持的时候,除了尊重她的决定,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吧,那么,如果你受了委屈,你一定要告诉我。”

李明熙扬起眉毛笑了笑:“谁敢给我委屈?”

萧郎知道李明熙的强硬,几乎不肯吃亏。

他可以放心她的人品。

萧郎捏捏她的鼻子,拥抱她,走向社区:“我们回家吧。对了,吃饭了没有?”

“还没有,我想吃你做的菜。”

“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两人高高兴兴的回家,继续过着各自平淡快乐的每一天。

第二天,他去给龙久天治病,李明熙自己开车。

以后她自己开车,相当于上班。

好在龙家没那么霸道。并不要求她每天都去。他们需要的只是她的奉献。

李明熙每天都很‘敬业’,绝对无懈可击!

但是,她必须每天准时下班,绝不多待一分钟。而且每周都要休息两天。

龙族病了九天,十几年没有进步,所以龙族短期内对李明熙没有希望。

再过两三年,他们就可以等了。

李明熙要消费了。也许两三年后,龙已经死了九天了...

只要他死了,她应该没有后顾之忧。

时光飞逝。一会儿,到了阮小公主的月圆酒。

李明熙和萧郎亲自去商场为他们的孩子挑选礼物。

阮的小公主的名字也被选出来,叫做哀。

阮,取了这个名字。他说小公主是全家人的最爱,所以取名君爱。

外号,自然叫小爱。

给满月宝宝的礼物无非就是衣服鞋子奶粉纸尿裤什么的。

还是银饰,玉坠,金子对孩子来说太重了。

李明熙和萧郎还没有决定送什么。

李明熙和他挽着萧郎的胳膊在商场里走来走去,不知道送什么好。

“送什么好?”李明熙再次问萧郎。

萧郎也不知道。“第一次选满月礼物,不知道送什么好。”

李明熙笑道:“我也是第一次。”

阮家什么都不缺。他们送礼物,是新奇,不是珍贵。

只是这种新鲜感,真的很难想象。

“不如送个玉坠。”肖帖建议。

李明熙想了想,日记摇摇头:“不,日记太普通了,没什么特别的。”

“那送银饰?”

李明熙依然摇头:“没什么意思。”

萧郎摊开手:“我真的想不起来。老婆,还是你决定吧。你说什么就送什么。”

“我还等你做决定呢!”

“你是老婆,应该由你决定。”

李明熙笑着说:“你还是老公……”

萧郎一本正经地说:“在我们家,一家之主是妻子,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很明显,你想偷懒。”李明熙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我觉得还是送银器比较好。”

“你不是说送银饰没意思吗?”

“我说的是银器。”

萧郎感兴趣地问道:“什么银器?”

李明格拉低下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萧郎好笑地说:“这真的很适合你的风格。嗯,照你说的做。”

决定送什么后,他们立即去准备。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太特殊,时间太短,银器制造商专门安排了一些工人日夜工作。

加班费是五倍,当然是由萧郎他们出的。

阮小公主的满月酒宴在饭店举行。

大规模的邀请,A市上层几乎所有人都被邀请了,甚至还有很多外省人被邀请。

宴会当天,李明熙和萧郎早早地就到了酒店。

江予菲刚从坐月子里出来,她的身体看上去很丰满,但却给她增添了几分韵味。

他们到达时,李明熙直接去了休息室。

江予菲他们在休息室,而李木他们在这里,看着小公主。

看到李明熙来了,江予菲起身迎接他们。

李牧笑了笑,带着一点爱意对李明熙说:“来看看,多可爱的孩子。”

李明熙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如果不是,李牧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你看这孩子多可爱,还不赶紧生一个。”

她知道她妈妈会这么说。

李明熙怕妈妈催她再要个孩子。她忙笑着说:“我看见很多朋友都出来了。我会带萧郎去见他们,顺便帮着接待客人。”

说完,她拉着萧郎走了。

李妈妈摇摇头,因为没有外人,但都是自家人,就骂了李明熙。

“每次我让她生孩子,她都会找各种借口逃避。”

阮目笑着说:“明溪刚结婚。生孩子不急。慢慢来。”

“她都三十多岁了,不抓紧生一个,等到什么时候。此外,她已经和肖骁结婚好几个月了。”

阮牧安慰她说:“估计明溪也想生孩子。你这么经常说她,会给她太大的压力。”

母亲李叹了口气,她不想给李明熙施加压力。但一想到年龄,就很焦虑,恨不得马上生一个。

如果李明熙生了孩子,她绝对不会说自己重生了。

问题是没有。她能不担心吗...

李明熙和萧郎一起逃走后,她向萧郎抱怨说:“我妈妈曾经提起过我,我不敢见她。”

萧郎笑着说:“妈妈对我们也很好。”

李明熙不敢继续这个话题,怕萧郎伤心。

她拉着他笑了笑:“走,婚前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题目,婚前被李明熙轻易改了。

来参加宴会的人会先给主人的家人送礼。

江予菲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在外面迎接客人的是阮福和阮天灵。

后来加入了李明熙和萧郎,不久阮目出来接待客人。

招呼着几个新来的客人,阮抽着烟空看着李明熙和他们。

“没带礼物?”

他们两个,但是空是手动来的。

李明熙笑了:“你这么有钱,我们送礼物你当然不在乎。”

“谁的钱太多了?再说你们两个又不缺钱,送个礼物不好意思吧?”阮天玲直接盯着萧说道。

萧郎笑着说:“礼物还在路上。很快就到了。”

“我可以说这是我大女儿的满月酒,你送的礼物不够。”

这个阮剥皮总喜欢压榨别人,好在她准备充分。

李明熙得意地扬起眉毛:“放心吧,绝对够分量!”

正在这时,他们的礼物来了。

两个工人扛着一个大家伙进来了,身上盖着红布,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但这是个大问题。

李明熙开心地说:“我们的礼物来了。”

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送的礼物上。

是什么礼物?它那么大,和七八岁的孩子一样高。

“就留在这里吧。”李明熙指示工人放下礼物。

工人们费力地放下礼物,举起双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你辛苦了,下去吃点东西吧。”李明熙一说完,一个服务员就上前把工人领走了。

阮,勾唇道:“这是什么?”

“打开就知道了。”李明熙期待的说。

阮天玲走上前去,掀开盖着的红布

一匹银色的小马露出来了!

小马驹身上有马鞍和踏板。

阮,的眼睛被可爱的小马点亮了,天真烂漫,栩栩如生。

客人们也发出惊讶的声音。

小爱恰好属于一匹马。这匹小马非常适合她。

阮,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哈哈,我觉得我女儿以后会很喜欢的。”

“爸爸,让我试试!”安塞尔兴奋地跑过来,干净利落地翻了个身,骑上了小马。

小马下面,做了一个活动托盘。如果你移动它,小马就会摇晃,就像你真的在骑马一样。

阮,对这份礼物比较满意。

阮木很开心地摸着小马。“明溪,这都是银做的吗?”

“有,大妈,不过不是纯银。”

纯银太软,不够硬。

但即使不是纯银,做这么大的马也要花很多银子。

阮穆低声压住她:“太贵了。”

阮,挑了挑眉,道:“妈,他们没受苦。现在他们送我这么贵的礼物,等他们孩子满月了,我自然会送更贵的礼物,你说呢?”

阮穆也想了想,轻松地收下了礼物。

李明熙和萧郎面面相觑。

李明熙低声道:“我是不是太失败了?”

这个礼物发出去了,却收不到...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生孩子的打算。

萧郎抱住她的身体,成长浅浅的勾唇。

“没关系,成长反正我们的钱不是给他们孩子的,给谁的。”

李明熙想哭。他是在责怪她没有孩子吗?

但是萧郎看起来很严肃,没有别的意思。也许她想得更多。

满月酒举办的很顺利。

这份来自李明熙的礼物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宴会结束后,李明熙和萧郎去休息室与家人聊天。

江予菲非常喜欢李明熙和他们送的小马。

大家都在说他们送的小马。

阮安国笑着说:“明溪,你还是赶紧生孩子吧。明年是羊年。让田零送你一只金羊。”

阮扬起了眉毛。“爷爷,我不是死了吗?”

“你可以再来一个。明溪下次他们送礼会还回来。”阮安国刚说完,大家都笑了。

李明扬笑得有些心虚。

金羊,她完了。

也许吧,但不是金羊。

李明熙算了一下黄道十二宫。

马、羊、猴子、鸡、狗、猪、老鼠、牛...

嗯,后面的动物都挺大的,除了老鼠。

别给她金老鼠。

不,我想她甚至不会得到金老鼠...

李明熙越想越觉得失去了家人。

但是萧郎是对的。如果他们不想要孩子,他们的钱只能用在别人身上。

一想到孩子,李明熙就有些黯然。

她正要把目光移开,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的母亲。

李明熙心里愧疚。

妈妈,恐怕你的愿望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天黑了,李明熙和妻子离开酒店,打算回家。

李明希和萧郎上车前,李木抓住李明希问她:“你明天忙吗?”

明天是周末,所以李明熙九天不用见龙。

“我明天很好,妈妈。有什么事吗?”

“明天跟我去逛街。”

“去购物?!"她很少和妈妈一起去购物,所以李明熙感到很惊讶。

李妈妈点点头,“我明天去找你。嗯,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萧郎笑着说:“妈妈,你也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快回去。”母亲李笑着挥挥手。她对萧郎非常满意。

当他们的父母开车离开时,李明熙和萧郎上了公共汽车,发动汽车离开了。

李明熙靠在窗户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累吗?”萧郎侧头问她。

她不累,她莫名的郁闷。

阮、有三个孩子。她不羡慕她是假的。

但是龙还活着九天,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醒来。

如果他醒了,她会为他付出生命...

即使她不死,她的未来也会很难过。

所以她不敢生孩子,怕惹麻烦。

李明熙点点头:“嗯,有一点。”

萧郎放慢了速度:“去睡觉吧,我到了那里会给你打电话的。”

李明熙坐直了身子:“我没事。早点回去。我今天没吃多少。我想回去吃点东西。”

“要不你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回去?”

李明熙摇摇头:“不,回去吃饭。”

马年随便写,不用跟今年坐~

为了喝满月酒,日记他们今天穿着正式的晚礼服和手工制作的西装。

他们这样去吃饭,日记除非去高档餐厅,去哪里吃饭都怪怪的。

萧郎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不得不加快车速回家。

回到家,他去煮了点面条,每人吃了半碗才罢休。

李明熙吃完饭准备去洗澡。

萧郎拉着她的手:“只是吃了点东西,不要洗澡。”

“没什么,我身体很好。”

萧郎发现,虽然李明希是个好医生,但她对自己的身体总是很随意。

比如经常睡前吃东西。

吃点东西洗澡,或者吃点辣的...

虽然她认为自己的身体很健康,但这个习惯总是不好的。

“先运动消化,再洗澡。”萧郎建议道。

“运动什么?吃完就不适合运动了?”

萧郎笑了:“你不必做剧烈运动,只要跳舞就行了。”

然后他打开音乐,放了一首舒缓的歌。

然后他走到李明熙面前,向她伸出手:“交谊舞好不好?”

李明熙笑得很灿烂:“是的。”

她把手放在他的手里,随着音乐和他跳舞。

他们慢悠悠地跳舞。

李明熙没有穿高跟鞋,只到了萧郎的下巴。她抬起头,和他一起抬头看了一会儿,觉得脖子酸酸的。

“你的头有多长?”李明-xi突然问道。

萧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李明熙目测了一下:“有25 cm吗?”

萧郎笑了:“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因为感觉脖子好酸。”

李明熙的回答让萧郎哭笑不得。“你在看我的头吗?”

“但我的眼睛不在头顶上。”

还有,她的头顶刚好到他的下巴,所以她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应该差不多和他的头一样长。

萧郎一本正经地说:“我还没量呢,你要不要改天再量?”

李明熙配合地点点头:“好的。”

她扭着脖子,眨着酸溜溜的眼睛。

“别跳了,去休息吧。”萧沉吟着说道。

但是李明熙很喜欢现在的氛围,不想早睡。

“要不,你可以带我去散散步。”她期待的提议。

萧郎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他转身蹲在她面前:“起来。”

李明-xi高兴地仰面躺着,萧郎轻松地把她背了起来。

这是萧郎第一次背诵她的作品。

李明熙躺在他宽厚的背上,感觉很安全。

小时候爸爸经常背她,但我大一点就不背了。

她忘记了被带走是什么感觉。

“我背过你,现在轮到你背我了。”李明熙突然说道。

萧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是他和阮、两个人又喝又醉,被她抱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抱走。

不,那是第一次有人背他。

萧郎笑着说:“你背我一次,我就背你一辈子。”

“那我没赚到?”李明熙甜甜一笑。

“不,我做到了。”

因为她愿意让他背一辈子,他已经赚到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