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环球平台|中国有限公司----上古战神(1/75)

环球平台|中国有限公司 !

邓恩的目光转向他们,上古战神上古战神然后他走过来对刘易斯微笑:“我没想到你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快,上古战神上古战神恭喜你。”

刘易斯也笑了:“听说那天你也去山上找我了,谢谢。”

“我们是朋友,应该的。”

艾君站起来惊讶地问道:“邓恩,你刚来伦敦吗?”

唐恩转过身,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带着一些思念和深情。

刘易斯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背转向刘易斯。

他压低声音:“对,刚到。下飞机就来了。”

你的爱有点内疚。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刘易斯刚才说的话。

“你来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邓恩笑了。

你爱思考,真够惊喜的。

她很高兴见到他,但她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

“吃饭了吗?”你的爱关切地问。

邓恩摇摇头。“还没有。以后吃同样的东西。”

“不吃怎么行,正好刘易斯也该吃饭了,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你们两个先谈了,我走了,我爷爷一会儿就走。我得送他走。”

唐恩道:“我陪你去,给你爷爷送行。”

“不,你休息吧……”

“没关系,我们走吧。送你爷爷,我陪你去医院。”邓恩坚持。

“但是……”你喜欢看刘易斯。都没了。他一个人该怎么办?

刘易斯笑着说,“说吧。我父母预计很快会回来。如果他们照顾我,你不用担心。还有,替我谢谢你爷爷。我不能亲自送他。我觉得很遗憾。”

“没关系,我替你送他。”艾君笑了,然后她对多恩说,“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

“好。”邓恩回头看着刘易斯。“去吧,回头见。”

“好,你去吧。”刘易斯在微笑。

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他的笑容再也无法持续。

他总觉得很多事情的变化超出了他的想象。

希望他想多了...

艾君和唐恩一走出病房,她的手就被他握住了。

艾君停顿了一下,害羞地挣扎着。

邓恩捏了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你想我了吗?”

“这是医院!”你的爱抛弃了他,大步走向前方。

唐笑了笑,追上了她。“但是我很想你。我每天都在想这件事。”

你心爱的人的脸又变红了。

听他这么说,她心里很甜,其实她也很想他。

唐恩看到她这个样子,眼睛里荡漾着温柔的光芒。他知道艾君实际上非常害羞,他不再逗她了。

这时,刘易斯的父母回来了。

你爱过他们却没有遇见他们。

艾君带邓恩去了小泽新的公寓。小泽新收拾好行李,正坐着喝茶。

看到他们两个进来,小泽新有点惊讶:“唐在吗?”

“爷爷,好久不见。”邓恩热情地迎接他。

萧泽欣笑着说:“我这就回去,你来了我就放心了。我走后,你帮我照顾俊爱。"

萧泽新不是傻子。他会看穿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

丁暗暗觉得好笑。

然而,上古战神被排除在外的照片是军齐家留下的,上古战神他计划私下里看。

选好照片后,他们离开了。

丁建议出去吃饭,君点头同意。

巧合的是,小君齐家的车经过了徐梦瑶的“绝威宅”。

看到‘绝味斋’,他们的神色就复杂了。

琦君转过头问她:“你想开一家餐馆吗?”

丁摇摇头。“我暂时不这么认为。我们以后再谈。你现在不忙着结婚吗?而且,我想休息一下。”

“好吧。”琦君非常同意。“你得开车告诉我。”

“好。”丁微微一笑。

君齐家瞥见她的笑容,顿时大吃一惊。

丁也化了妆,这是设计师精心制作的,花了一个小时。

如果说丁是一个不化妆的小美人,她是一个完整的大美人,有着妩媚的风情,真正的美丽。

君齐家有点恼火。她为什么不卸妆再出来?

“去那里吃怎么样?”丁突然指了指路边的一家餐馆。“上次我来艾君吃饭,这里的川菜和凉菜味道很好。”

君齐家停下车。

丁夏楠解开安全带,推门下了车。

“等等——”君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在丁疑惑的目光中,他把墨镜拿了出来,戴在她的脸上。

本来想用墨镜遮住她的样子,但是她戴墨镜看起来更神秘,更漂亮。

人们不禁想一次又一次地偷看她的脸。

琦君更加沮丧。“我们回去吃饭吧。”

“怎么,过来。”丁不明白。

琦君想了一会儿,问她:“你有湿巾吗?”

“是的。”丁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他。

小君齐家取下一只,然后抱住她的头,用湿毛巾擦了擦口红。

丁::“…”

擦掉口红后,她的样子就不那么明显了。

琦君有点满意。“走吧。”

当丁下车的时候,她从后视镜里照了一张照片,脸色很难说。

这个男人,让她说怎么办。

我没想到他也会小心眼...

他们走进餐馆,要求一个安静的地方。

丁在外面吃饭,喜欢点很多菜,轮流品尝,然后总结烹饪方法。

君齐家是个吃货,喜欢多吃。

他们点了一张桌子。

最后一道凉菜上来的时候,女服务员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太紧张,菜差点打翻。

“对不起,”她道歉道。

丁夏楠笑着说:“没关系,饭菜没问题,你不用紧张。”

女服务员仍然非常紧张。“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小心翼翼地离开了。

丁以为一定是初来乍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何必如此紧张。

她拿起筷子,先咬了一口凉菜。

“味道不错,你也尝尝。”她对小君齐家说。

小君齐家拿了一块吃了。他觉得味道就是那样。反正他现在吃的不好吃。

好吃的是丁做的菜。

小君齐家对凉菜不感兴趣。他喜欢吃大鱼大肉。

丁主要吃凉菜。

吃了一会儿,丁忽然觉得肚子疼。

她放下筷子,微微皱起眉头。

“怎么了?”君齐家问。

丁夏楠勉强笑了笑:“没事,上古战神我去趟洗手间,上古战神你慢慢吃。”

“真的没事吗?”君齐家不放心。

“真的没什么。”我就是想拉肚子。

丁起身去了洗手间。她确实拉肚子了。

餐馆里的食物不干净吗?她怎么会突然拉肚子?

丁从浴室出来,感觉肚子有些痛。

“小姐,你没事吧?你脸色不太好。”一个服务员走过来,关切地问。

丁夏楠问她:“附近有药店吗?”

“对,看那儿。”服务员指了指后门对面的一家小药店。

卫生间在后门,不大,但是可以随意通过。

丁有些疼痛,所以她想先买药。

当她走出去的时候,她拿出手机,打算在她走进药店的时候给君齐家打电话。

谁知道她不在药店附近,突然一辆车停在她面前。

两个蒙面人从车里出来,把她拉进车里。

他们的速度很快,几乎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丁拉了进来。

丁夏楠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试图大声呼救,她的嘴很快被捂住了。然后脖子一疼就晕倒了。

丁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耀眼的蓝天空。

我的耳朵里有海浪和海鸥。

“醒醒?”一个声音隐约响起,然后一张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丁夏楠的瞳孔放大,“徐梦瑶!”

徐梦瑶戴着草帽和太阳镜。

她摘下墨镜,冷冷一笑:“对,是我。丁夏楠,你现在在我手里了。”

丁撑起她的身体,发现她躺在沙滩上。

有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周围,包括徐梦瑶。

她把手放在背后,防卫地盯着他们。“你想干什么?”

徐梦瑶哈着阿哈笑,“你说我们想做什么?丁,我告诉你实话。如果你落入我的手中,你将永远不能活着回去!”

她眼里闪过仇恨的光芒,“丁,我早就想这样对你了!拖到今天都是你的运气!”

丁一点也不害怕。

“你要杀我吗?”

“没错。”徐梦瑶笑了,笑得怎么看怎么恶毒。

“你的胆子真大。你杀了我,就不怕阮家来报复你?”

“谁知道是我干的?”徐梦瑶非常无畏。

丁冷笑,“谁会怀疑你。你是唯一对我怀恨在心的人。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我之间的恩怨了。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他们会先怀疑你。”

徐梦瑶完全不怕,“什么?谁有证据证明是我干的?没有证据,我是无辜的。”

“只要你做到了,你就会留下证据,杀了我。你一定不能逃跑。”丁肯定地说。

认为丁真是太天真了。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悬案。

她的计划如此完美,没有人会知道是她做的。

另外,她现在应该在另一个城市,她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总之,她的头上永远找不到东西。

至于这三个人,工作完成后,她会给他们一笔钱,他们马上出国,再也不回来。

上古战神

反正别人永远找不到证据。

没有证据,上古战神她会没事的。

再等一会儿,上古战神她会再次接近阮军·齐家。

只要她嫁到阮家,谁敢动她……

自信只要没有丁,她就能嫁给。

徐梦瑶也不想和她废话,“没有你的担心我不会被抓的。但是,今天一定是你的死期!丁,你知道我会怎么让你死吗?!"

丁夏楠扬起眉毛:“你怎么死的?但是在我死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是不是偷了古家的秘籍?”

“我要死了,你好歹让我死了。徐梦瑶,我只有这个要求。”

徐梦瑶笑了笑,“好吧,那么,我就让你死了。是的,我偷了骗子。你现在满意了吗?”

丁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徐梦瑶冷冷地哼了一声。“怪古天明,管闲事!”

“什么意思?”

“我不需要告诉你!总之,古晓活该!我刚刚偷了他的秘籍。如果不是从他开始,我就很善良了!”

丁对恨之入骨,说:“古家的机密,比他的性命还重要。如果你偷了秘籍,它会杀了他。徐梦瑶,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啪——”徐梦瑶突然愤怒地给了她一巴掌。

她的眼睛冒着恶毒的光,仿佛她恨不得把丁碎尸万段。

真的很讨厌丁。

“我现在没有好下场!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今天不会在这里——”

她辛辛苦苦干了十几年,她的名声就这样被丁毁了。

现在整个A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听说过她。

即使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她的所作所为,她的名誉也会毁了。

不仅如此,过去不容易的杀戮再次出现。

所有人都在说她毁了两个人的生活。

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男人就不会误杀别人,酿成悲剧。

都说她是狐狸精,谁娶了她就倒霉。

像她现在这样,在A市根本混不下去。

她怎么能接受她想成为一个人的事实呢?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杀了丁来发泄她的怒火,然后尽她所能嫁给!

越想越恨,“丁,我会让你后悔陷害我的!你现在给我!”

话音一落,那三个已经蠢蠢欲动了许久的男人立刻扑向丁。

丁被吓得后退,但她的一只脚被抓住了。

“滚——”她踢过去,另一只脚被抓住了。

一个男人又抓住了她的手,另一个撕了她的衣服...

他们要坚强,要暴力!

丁夏楠尖叫着挣扎着,但她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很快,她的衣服都被撕破了。

徐梦瑶看到她的样子,开怀大笑:“你想对这个女人做什么就做什么,杀了她!”

丁瞥了她一眼,眼底是一股暴风雨般的恨意。

“救命,救命——”丁不停的挣扎着寻求帮助。

徐梦瑶冷笑道:“别尖叫,这里没人,你只要尖叫到喉咙里,就没人会来救你了。”

丁没有听进去,上古战神但还是喊道:

她的手表有定位功能。如果六月齐家发现她走了,上古战神她会找到的。

她的哭泣是为了他。

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她觉得恶心,他的那个反抗了她。

丁狂乱地挣扎着,“你还不错!害我,阮家不让你去!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当她这样大喊大叫时,那个男人犹豫了。

他们都听说过阮的名声。

其实他们都怀疑即使逃到国外也会被抓。

但是徐梦瑶给了太多的钱,这太诱人了,太令人困惑了...

丁趁机继续叫嚣,“只要你放过我,我就给你一亿!我说去做,你就把我带走,等我给钱你就放了!”

一亿...

徐梦瑶给了他们每人1500万英镑,如果有1亿英镑,他们每人可以分享3000多万英镑。

“我说的是真的。我比徐梦瑶还富有!”丁夏楠继续引诱和迷惑。

徐梦瑶气得脸色铁青。“别傻了。既然同舟共济,你以为阮家会放过你?”

“不管怎样,你得罪了阮家。你为什么不让我走?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就算出国也能活一辈子!”丁夏楠可以多说。

看到这三个人真的犹豫了,徐梦瑶正要掏出手枪威胁他们,突然瞥见远处有一辆车快速驶来。

她很熟悉那辆车,是阮俊佳琪的!

徐梦瑶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是怎么找到的?

现在,她完了。

徐梦瑶的眼里闪过疯狂的绝望。她猛地拔出手枪,朝丁的尸体开了一枪。

“啊——”丁尖叫起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也愣住了。

徐梦瑶不顾他们的反应,她转身朝汽车跑去,迅速上车,然后发动汽车迅速离开。

三个人看到有人来了,对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迅速开车走了。

他们一离开,六月齐家的车突然来了,然后紧急刹车。

他跳下车,向丁跑去。

丁一丝不挂,一丝不挂。她蜷缩在地上,鲜血在她身体下蔓延-

君齐家望着耀眼的红色,突然有一种摧毁一切的冲动。

丁,不要死!

阮的家人在急诊室外面。

丁已经被送进去三个小时了。

阮军·齐家站在急诊室门口,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塑。

他脸上没有悲伤或喜悦,也没有任何情绪。

但他就是这样,让人更担心。

“菩萨保佑,夏天一定要白白保佑我们,平安无事。”丁目双手合十,苦苦祈祷。

江予菲安慰她。“夏楠是一个受祝福的孩子。你放心,她不会有事的。”

丁燕摇摇头说:“不一定,也许命运无法改变。”

所有人都不相信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除了丁目。

丁燕难过地说:“有一件事我们不想隐瞒。我以前为夏楠占卜过,占卜显示她活不过25岁……”

君齐家终于回应道。

他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看着丁燕,上古战神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怎么会呢?”你喜欢尖叫。

丁延继续道:“卜卦是这么说的。为了改变她的命运,上古战神她会来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阮天玲皱眉问道。

丁燕说:“我小时候只有南侠。自然,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去。我推测出她的死因,最初与徐梦瑶有关。如果你想改变她的命运,君齐家是关键。所以她才会来到A市,打算接近君,谁知道她第一次见到……”

丁燕告诉了丁来到这里之后发生的事情。

“后来她的命运确实变了,但我看不到结局,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以为她不会死,但我不想……”

说到这里,丁燕很痛苦。

丁目正捂着脸抽泣哭泣。

江予菲非常难过和震惊。

我没想到夏楠有这么多秘密。

艾君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没有夏楠,徐梦瑶会嫁给她的二哥...太过分了,她怎么能和她二哥结婚呢!”

即使没有发生,她也无法接受。

萧奎赶紧说:“既然南夏末不明朗,那可能是好事。也许她能活下来,改变命运。不是说俊浩可以改变命运吗?现在她要嫁给俊浩了,肯定能改。”

她刚说完,六月齐家突然抓住了一个准备进手术室的护士。

“换衣服,我要进去!”他冷冷惊恐地说。

护士没有勇气拒绝...

小君·齐家走进手术室。他没有看医生,只是上前握住丁的手,用力地握着。

“楠霞,你还没嫁给我,你一定不能死,你不能死!”

他双眼赤红,“你听到了吗,你不能死!永不死亡!”

他在她耳边读了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命令她不要死。

可能是他太强了,颜怕他。也许是丁听到了的声音,她的心跳渐渐稳定下来。

丁得救了,她复活了。医生不得不放弃她,但她真的复活了!

这个消息让每个人都很开心。

然而,她太虚弱了,在医院昏迷了一周才醒来。

这个星期,小君齐家一直陪着她。

他什么都不说,只是每天坐在病房里画画,很安静。

当丁醒来时,他看见他在他旁边的椅子上画画。

她几乎一醒来,君齐家就注意到了她的情况。

他突然抬头看着她,两人的目光相撞,心里同时一震。

这一眼,似乎几千几百万年过去了。

终于,又见面了...

我不知道我看了对方多久,但琦君突然低声说:“你答应给我做一辈子饭,以后记得你说过的话!”

丁::“…”

她为什么不明白?

君齐家不顾她的反应,起身出去叫医生。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并说她的生命不再有危险。剩下的就是慢慢恢复了。

丁想起她是被枪杀的。

上古战神

原来她没有死,上古战神她活了下来,上古战神心里很高兴。

直到现在,她觉得这就像一场梦。

丁很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医生一离开,她就问琦君:“徐梦瑶在哪里?她是不是绑架了我,开枪把我抓住了?”

这次死了,和丁都很激动。

琦君在床边坐下:“她逃走了。”

“逃跑?还没抓到?”

“嗯。”

丁夏楠并不担心:“没关系,这次我们有证据逮捕她,她逃不了多久了。”

说着,她垂下眼睛寻找手表。

“我的手表呢?”

琦君说,“我会把它交给警察。”

“那好。”里面有录音,是最好的证据。

她的手突然被抓住,丁疑惑地看着。

琦君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你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

丁眨了眨眼睛。她轻声说:“吓到你了,别担心,我没事。”

“你当时差点死掉。”君齐家仍是沉声说道。

丁的心快要死了。如果她就这样死了,不划算。

“我不是没事吗?”她设法挤出一丝微笑。

“爸爸说,我可以改变你的命运。他说你以后会好的。”

丁大吃一惊。“这都是我爸告诉你的?”

“嗯。”

“你什么意思,我以后就好了?”

琦君缓和了他的神色。“你会长寿的。”

丁怔了怔,她的命运是不是彻底改变了?不激动是假的,毕竟谁都不想英年早逝。

丁拉着的手。“君齐家,虽然你可以改变我的命运,我也想过接近你。但是后面全是意外。我没有故意接近你和你结婚……”

“我知道。”她同意嫁给他,还是他自己要求的。

丁松了一口气,她怕他误会。

“还有,爸爸说没有我,徐梦瑶会娶你……”

“我不喜欢她。”俊浩直接否认,“我恨她。”

丁夏楠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我也讨厌她!我很高兴你没有娶她。我是你想嫁的人。”

这是丁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

君齐家感到一种奇怪的甜蜜感觉。

他低头吻她的嘴:“我也很开心。”

开心什么?

不嫁给徐梦瑶,还是娶她,幸福吗?

君一劳永逸地吻着她的唇,像个孩子一样轻柔地移动着,却柔软到了丁的心底。

丁忍不住张开嘴唇,和君的舌头迅速伸了进去。

两人忘我地吻了一下,但不一会儿,丁就不能呼吸了。

她现在很虚弱,呼吸困难。

君齐家意识到她有点不对劲,正准备放开她。几个人冲进病房。

“哇——”你爱在前面叫。

君和丁立即分开了——

艾君捂着嘴笑了。“二哥,你太饿了。你看二嫂这么弱,就不怕她晕倒。”

立刻关切地看着丁。“怎么?”

丁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没事……”

我看她的眼睛都不敢看他们。丁目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南侠,你现在没事吧?”

丁不敢面对他们。

“妈妈,上古战神我很好,上古战神这让你很担心。”

江予菲也走上前去。“没事。我们都很害怕,但现在很开心。”

“是这样。二嫂,最担心你的是我二哥。这几天他天天看着你,一直没走。”艾君说。

丁夏楠看了一眼君齐家,面对他深邃的目光,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真的那么担心她吗?

丁醒了,大家都很高兴。

过了一会儿,其他人也来了。

病房里人很多,很热闹。

然而,丁刚刚醒来,非常虚弱,需要休息。他们没有呆太久就离开了,留下小君齐家一个人照顾她。

他们离开的时候,丁再也撑不住了,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君·齐家坐在床上,举起她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和脸颊,如此安静,她甚至听不到呼吸。

丁舒服地睡了一觉,直到深夜才醒来。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君齐家,这让她的心很满足,很稳定。

在她的视线里,小君·齐家的眼睛闪了一下。

“要喝水吗?”他问。

丁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是的。”

君齐家倒了一杯温水,抬起头喂她喝。

喝完水,丁感觉好多了。

她试图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琦君按住了她。“不许动。”

“我很好,但我很虚弱。我想坐下。”

躺着总是不舒服。

“别动,我来。”你爱按她的身体,然后他按下床下的一个按钮,床头就会自动升起,然后到了合适的位置就停止了。

“想吃吗?有粥。”小君齐家帮她整理被子。

丁的伤现在好多了。她能吃,但她很虚弱。

只要她不省人事,就没吃过东西。

“好。”她点头表示同意。

小君齐家把保温杯拿在一边,倒出一碗粥,又拿勺子亲自喂她。

丁张嘴想吃,却突然被卡住了。

“怎么了?很热?”君齐家咬了一口。温度刚刚好。不热。

丁夏楠继续看:“谁做的,你做了什么粥?”

“你妈妈煮了米粥。”

米粥是什么都没有的粥。

“有问题吗?”君齐家疑惑地问道。

丁微微一笑。“不,怪不得味道这么熟悉……”

“你喜欢吃吗?”

“嗯。”

“多吃点。”

“好。”

丁直到她吃了一碗粥才放弃,但吃完后,她的精神真的好了很多。

“你还想吃什么?”小君·齐家认为她吃得太少,粥对他来说不够。

丁看了看桌上的水果。

琦君知道,“你想吃什么?”

“苹果。”

小君齐家高兴地削苹果皮,然后切一小块喂给她。

丁垂着眼睛吃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吃了两片,她就不吃了。“我还是想吃葡萄。”

君又去洗葡萄了,丁吃了两口,却也不吃了。

她的精神突然下降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好久没休息了,回去休息吧,找个人照顾我。”

琦君帮她放下床。“我没事。”

“你回去休息吧。艾君说你已经在这里一个星期了。看看你,黑眼圈很严重。回去休息吧?”丁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上古战神

琦君真的不想离开。“我明天就回去。”

“现在回去,上古战神我真的没事。去吧,上古战神今晚好好休息,明早再来。”丁夏楠非常坚持。

琦君真的不想离开。丁夏楠最后说:“你再不回去休息,我晚上就睡不好了。”

小君齐家要走了。

然而,他在离开之前又呆了几个小时。

临走前,他请求照顾,“好好照顾她。”

这个护士很有经验。她笑着点点头:“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丁老师的。”

君齐家终于不舍地离开了。

他一走,就对护士丁说:“你去看看我的主治医生还在不在。我有事找他。”

“好的。”

护士很快给她的主治医生打了电话。

这几天为了治疗她,主治医生到晚上十二点才准回去。

“丁小姐,有什么事吗?”医生来了,疑惑地问。

丁看着护士。“先出去,有人来了通知我。”

护士不理解她的行为,但她只是个护士,无权过问雇主的事情。

顺便护理一下,关上门。

丁看了看医生。“医生,我希望今晚我们的谈话不会泄露出去。你能答应我吗?”

医生犹豫了。“丁小姐,你打算告诉我什么?如果事情严重,我不能答应你。”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说了。如果我身体有问题,我想责任在你。”

"..."医生脸色苍白。

丁夏楠继续威胁他。“如果我的身体没有完全治愈,也会对你的未来产生影响。”

不仅仅是影响力,更是毁了他的未来!

“只要你答应我,我就配合你,不然我就隐瞒病情,你等最后责任。”

“丁小姐,为什么要打扰我……”

“对不起,我不想为难你。我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怎么了?你说出来,我替你保密。”

丁难过地说,“我发现我没有品味……”

医生很惊讶,“没味道?”

“是的,我什么也没吃。苦中带甜的时候没感觉。”

“怎么会这样?子弹只是打中了你的肩膀,没有伤到任何器官。”

丁的心里很是郁闷。“我不知道,我就是没有品味。请帮我查一下,但不要让别人知道。”

“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这没什么……”

“你不明白!总之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答应过我的!”丁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

医生不得不安抚她。“好吧,我就不说了。没有你的允许我可以不说吗?”

“谢谢。”丁捂着脸,他不想太尴尬。

医生又给她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

她的舌头没毛病。至于她的神经有没有问题,还需要更多的测试。

最后医生安慰她,“也许这是暂时的,别紧张,也许明天就好了。”

丁点点头,她希望如此。

好在丁不是一个悲观的人。

她没多想,晚上睡得很好。

第二天早上,上古战神黎明前,上古战神六月齐家来了。

丁睁开眼睛,醒来看到他。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我习惯早起。”琦君简单地回答,“我带了粥。要不要吃?”

“好。”她不拒绝吃饭。她需要尽快康复。

小君齐家在她洗澡的时候照顾她,保姆已经把粥热好了。

丁夏楠今天感觉好多了。她想自己吃,君齐家坚持要喂她。

“我没那么弱。”

“医生说你至少要休息一个月,这就开始。”

丁夏楠笑笑:“不用了,估计再过一周我就要出院了。”

“到时候再说吧。”小君齐家把勺子放到嘴边。

丁只好吃了它,但它还是没有味道...

就算米粥里面没放东西,也有味道。

但是当她嘴里吃的时候,她没有任何感觉。她尝不出米饭的味道。

这种吃东西没味道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不好?”琼·齐家非常小心地察觉到她的拒绝。

“不,很好吃。”丁微微一笑。“我只是不太饿。”

“不饿就多吃点。”

“好。”吃完一碗粥,她就不吃了。

君齐家吃剩下的,米粥吃甜食。

丁看着他吃东西,眼神中闪过一抹黯然。“你真的很爱吃……”

“食物是最好的东西,但我最喜欢你做的东西。”

琦君满怀期待地看着她。“当你准备好了,为我做很多事。”

"...好的。”

希望那时候她的品味能恢复,不然…

接下来的日子里,丁不仅积极配合光明面的治疗,还在暗中配合主治医生。

她的身体已经检查了一遍,但什么也没找到。

为什么她的品味消失了,成了世界性的问题。

医生说有可能突然消失,就像失忆一样,说不定哪天就好了。

一年后,五年后,还是几十年后的今天...

如果她一辈子都无法恢复味觉,食物对她来说就不再美味了。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吃饭。

吃饭没意思。活着有什么意义?

更重要的是,她如何为君齐家做饭...

她失去了做饭的能力,又有什么资格和他呆在一起。

她不爱他也没关系。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爱上了他...

丁夏楠不想离开阮军齐家。

像个赌徒,她期待有一天能翻身。如果她坚持下去,她有一天可能会康复。

离开了,就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经过几天的治疗,丁恢复了不少。

这一天,君又送来粥,丁几乎天天喝粥,容易消化。

丁埋头认真吃着。

琦君盯着她看了一会。“味道怎么样?”

丁夏楠抬起头,习惯性地笑了笑:“真好吃。”

琦君很惊讶。“真的?”

丁夏楠的眼睛微微动了动。“你为什么这么惊讶?怎么,里面有我不知道的东西?”

“没有,就是有点难吃。”君齐家是诚实的。

丁闻不出这种特殊的味道,但他也尝不出。

只是粥是谁煮的,但是很难吃。

出租车在前面行驶,上古战神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一辆车。

富裕地区通常是在非常安静的地方。

安静意味着人少...

汽车行驶在一条宽阔、上古战神荒凉、黑暗的路上,有点吓人。

司机专心开车,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前面的观景植物里。

“啊——”

“吱——”

司机尖叫着紧急刹车!

我前面的那个人倒在地上,不是被车,是自己。

“怎么了?”安塞尔绷紧他的小身体,站直了。

“好像有人晕倒了,我下去看看。”

“别走!”安塞尔停了下来。“绕过他,继续走。”

“啊?”司机惊讶地回头一看,于是...无情,一个五岁的孩子说?

安塞尔的表情很严肃:“就算你想救他,也要先报警。如果这是个陷阱呢?”

是的,这里没人。如果是陷阱呢?

司机很惭愧:“小朋友,你说得对。”

与其让孩子活得长,不如小心谨慎。

司机正要掏出手机报警。晕倒在地上的人突然醒悟过来,朝他们摇了摇手:“救我……”

当司机的手颤抖时,他就会下车。

突然十几个黑影冲了出来,有的去踹地上的人,其余的则恶毒的向他们扑来。

司机吓得跑开了,可惜来不及了,窗户突然破了。

“出来,给我出来!”外面的人恶狠狠地喊道。

司机吓得求饶,美言几句。

安塞尔摸了摸口袋里的枪,顺便按住了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的齐家。

他用英语对他说:“先别做,以后听我的指示。”

君齐家歪头看了他一眼,勉强安静下来。

门被打开,司机被拖了出来,很快就消失了。

但是他们对他们的两个孩子并不那么粗鲁。

“你们两个快出来!”

安塞尔莫顺从地跳了出来,小君齐家紧随其后。

“你打算怎么办?”安塞尔抬起头,无辜地问他们。

一个男人冷冷一笑:“你看到我们杀人了,你不能留下来!”

杀人?!

安塞尔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刚才那个人。

他已经倒在地上,没有呼吸,地上有一大滩血。

司机也是刚死的吗?

“还不错,看到死人不变色。”一个男人发出赞赏的声音。

另一个人说:“跟他们废话什么,马上带走,处理掉!”

说着,他朝他们伸出了手。

“君齐家,快跑——”

安塞尔灵活地避开了那个人,拖着君齐家逃走了。

然而,跑了几步后,他们包围了他们。

“想跑吗?看你跑哪去了!”

安塞尔放开小君齐家,平静地脱下书包离开了他。

“琦君,拿出你的狗棍。”

小君齐家也想扔掉书包,但是书包里有些零食,他舍不得。

安塞尔瞥了他一眼:“好好照顾他们,我再给你买好吃的。”

君齐家果断丢了书包,只留下他的狗棍。

听到安塞尔的话,其他人都笑了。

“你听到了吗?他说他会摆脱我们。”

“我没听错,上古战神他居然说要把我们赶走。”

“小哥哥,上古战神你最近看阿童木看多了吗?”

“人家明明是海尔兄弟。”

海尔兄弟的话更激起了安塞尔的热血。

六月齐家已经伸出了打狗棒。金属棒顶端细,末端粗,也是一圈防滑橡胶。

不用的时候缩回去,需要的时候拧开,拉伸。

安塞尔也掏出了他的玩具枪。

他弯着嘴唇笑了笑:“对,我们是海尔兄弟。”

“哈哈——”那些人哈哈大笑。

在他们眼里,显然只是两个喜欢当英雄的孩子。

安塞尔的眼神很冷:“琦君,去吧,别客气!”

说完,他迅速拍了拍最近一个男人的额头——

他枪法很准,想打哪就打哪!

那人痛得大叫,眼泪都出来了。

君齐家就像一辆火车头,举着棍子冲上去!

“啊——”

“快点抓住他们,啊……”

刚刚笑过的人已经看起来凝重了。

这两个孩子真的是人吗?!

小君齐家手里的棍子一次又一次的打中要害,力道还是很大的。

安塞尔的枪打中了每一枪,他又小又灵活,所以他们几次都抓不到他。

十几个人,就那么一会儿,就被他们甩掉了七七八八。

主要原因是这些人没有拳头...

然后接下来的几个,也快被解决了。

地上散落着一堆人,都在受伤的地方尖叫。

君齐家仍意犹未尽。他只是举起棍子,挥了挥。那人连忙求饶。

“我投降,我投降,不要打,小祖宗,请不要打!”

“(⊙ o ⊙).”君齐家歪着头,不知道该不该开始。

和他一起战斗的人或狼从不乞求怜悯。

他应该让他们走吗?

安塞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自豪地笑了笑,“琦君,过来。不要打。”

“——”突然响起了掌声。

安塞尔警惕地回头。

我看见一个又高又直的男人在夜里慢慢地走着。

他的身体散发出一种熟悉的气味。

他对这种气息很熟悉,因为阮、、徐南宫、祁瑞森都充满了这种气息。

安塞尔脸色凝重,她立刻判断对方不好对付。

“牛逼,精彩,惊艳!”

人们的脸慢慢变得清晰。

那是一张三十多岁的脸,五官冰冷而深邃。

尤其是他的眼睛,即使光线暗淡,也掩饰不了他眼中的锋芒。

那人勾着嘴唇盯着他,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你枪法高超,头脑清醒冷静,反应灵敏,有很强的领导和组织能力。年纪轻轻就这么不平凡,真的很神奇。”

之后,男人又看了看琦君:“你虽然头脑简单,但做事认真执着。更重要的是,你头脑简单,心无旁骛,所以你的功夫才能进步到这种地步。你们这对双胞胎真了不起。”

这个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安塞尔扬了扬细小的眉毛:“叔叔,你是谁?”

那人勾唇一笑,指着地上的人:“不才,我是这些废物的老板。”

地上的一群垃圾赶紧起身跟在他后面跑。

“对不起,上古战神老板,上古战神我们太没用了。”

男人点点头:“两个孩子打不过,你真没用。”

废物低头画圈——

那人又看了看安塞尔。“孩子,我尊重你的技能,不想对你怎么样。跟我来。”

安塞尔不屑地哼道:“你的失败者都被我们打败了,你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废物的老板也是废物!”

被人骂了,那人一点也不生气:“可是我一定要请你跟我们走吗?”

安塞尔掏出一包子弹,慢慢地把手枪装满子弹。

“这个怎么样?让我们打个赌。你打了我哥,我们就跟你走,不然你就放我们走。”

“这个建议很好。加油。”那人欣然点头。

安塞尔迅速后退了几步:“琦君,去教训教训他,使劲打,别客气!”

六月齐家握紧他的棍子,看起来很警觉,但他没有冲动。

因为他嗅觉灵敏,这个人很难对付。

那人脱下西装,扔给他的手下。

他慢慢卷起袖子,嘴角挂着一丝有趣的微笑。

安塞尔的手悄悄地伸进口袋,熟练地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然后他喊道:“妈妈,救命!俊浩,快跑!”

“砰——”

与此同时,他射中了那个人的眼睛!

无论命中还是失手,抓住君齐家,逃命。

那人猛地躲开子弹,子弹打在后面的前额上。

“哎呀,好痛!”

眨眼间,两个男孩跑了几十米。

那人笑了笑,却没有追,只是拔出手枪向空中开了一枪空。

“砰——”

这是真枪的声音。

安塞尔莫和小君齐家身子一抖,再也不敢跑了。

没有哪个孩子比他们更熟悉枪声。

**************

我不知道我被带到哪里了。

最后两个人被锁在一个小房间里。

白炽灯昏暗,室内光线很浅。

安塞尔皱起眉头,看着周围的环境——

一张床,床单看起来很干净,然后其他的都没了。

墙上有个一米八左右高的窗户,可惜有铁条。

安塞尔叹了口气,坐在床上,感到有些沮丧。

如果他们被抓住了,他们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会被搜走。

包括他的玩具枪和琦君的狗棒。

我不知道妈妈此时是否担心他们。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偷偷溜出去了。

我以为就算遇到坏人也是一些软脚虾,但是我不想遇到**oss。

他们多倒霉啊!

安塞尔莫很沮丧,为心中的土地哭泣。

君齐家正在到处寻找出口。

看到他这样,安塞尔莫叹了口气,但君齐家很开心,头脑简单,所以没有麻烦。

君齐家几次爬上窗户。他抓起铁棒,看着外面的景象。

安塞尔跳下床,抬头问他,“琦君,外面是什么?”

君齐家茫然地摇摇头。

“没什么?”

他仍然摇着头。

“你下来我看看。”

君齐家跳了下来,安塞尔莫从他的外表上了解到,在爬上去之前试了几次。

他期待着向外看——

外面很黑,上古战神你什么也看不见。

安塞尔折断了肩膀,上古战神跳了起来。

“该死,这该死的地方!”他生气地踢门,使劲踢。

“开门,让我们出去,开门!”

“混蛋,你知道这位少爷是谁吗?!"

“别让我走,否则我杀了你爸爸!”

“一群废物,你拿枪打不过大小爷和二小爷,你赢不了的!”

“欺负两个五岁小孩,你们不是男人!”

安塞尔从小养尊处优,即使在训练的时候,受苦也是少爷的辛苦。

虽然他坚强、勇敢、足智多谋,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

但是他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

因此,他的骄傲和自尊无法接受他是囚犯的事实。

与他的易怒相比,君齐家很平静。

因为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塞尔发泄了他的愤怒,迷惑地看着尚军·齐家。

他的眼神似乎在说,兄弟,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这是什么意思?

双胞胎有相同的心脏-

安塞尔自然明白他的想法。

他靠着墙蹲下来说:“琦君,你被关起来的时候不生气吗?”

君齐家蹲下身子。

“你似乎真的不生气。你比我强。我一直觉得我比你强。我想保护你。但是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比我强多了。”

“(⊙o⊙)……”君齐家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

安塞尔又安慰自己:“可是我在别的地方比你强,所以我还是我哥哥,你说呢?”

“嗯。”君齐家点点头。

他是他的兄弟。

安塞尔如释重负地拍拍他的小肩膀:“别担心,我哥哥一定会把你弄出来的。你有信心吗?”

“我饿了……”君齐家正热切地看着他。

"..."安塞尔,“你今天不是吃了很多零食吗?”

“又饿了。”

“我刚吃了两袋面包,不饿!”

“咕——”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就唱反调地叫了一声。

安塞尔苍白的小脸变红了,他不舒服地咳嗽着。

我想,幸运的是,君齐家不明白他是害羞的。

“我弟弟也饿了。”君齐家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安塞尔的脸更红了:”...这不饿,你听错了。”

“(⊙o⊙)哦……”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晚饭准备好了!”门外突然响起大自然的声音。

君齐家嗖地一下扑到门口,但门没开,下面一扇小门被打开了,然后一个盘子被放了进去。

盘子里有两个白色的馒头。

君齐家抓起馒头,一手一个。

关门-

他转身递给安塞尔一个馒头。

安塞尔刚才说不饿,现在也不好意思吃了。

另外,君齐家一天没吃多少东西,他一定比现在饿。

他爬起来,跳到床上坐下。

不舒服的开个头:“你吃吧,我不饿。”

小君齐家立刻高兴地咬起馒头来。

安塞尔想,永远不要对琦君客气,因为他会认为你真的不吃东西。

看到他吃得多开心,他似乎更饿了。

“咕——”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安塞尔试图抓住她的肚子。

"咕-咕-"

不受欢迎的肚皮叫声更欢快。

他这个年龄的孩子饿得很快。

再加上今天的大活儿,上古战神只有两袋面包,上古战神他饿得胸口贴在背上。

但是他说他不饿。如果他说他现在饿了,他会丢面子的。

“哥哥,吃吧。”一个只吃了一半的馒头递到他嘴边。

安塞尔被困住了-

君齐家舔了舔自己的嘴。他已经吃了一个半了,只剩下这一半了。

“吃。”君齐家把馒头塞到嘴里。

其实他一点也不傻。他知道谁对他好,他应该对谁好。

所以他愿意给哥哥半个馒头。

安塞尔张嘴想说什么,却被馒头堵住了。

他觉得嗓子堵了,但也不难受,抓起馒头就吃。

君齐家急切地看着馒头。他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想法。

安塞尔喂了他。他摇摇头,拒绝吃饭。他把馒头推回去。

安塞尔的大眼睛突然变红了:“琦君,对不起,我哥哥伤害了你。”

“(⊙ _ ⊙)嗯?”

“我不应该未经允许就带你出去。我一直替你做主,现在却害了你,不然你在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说到这里,安塞尔不禁流下了眼泪。

他举起手,马上擦掉!

“哥哥?”君齐家不明白他发生了什么事。

安塞尔笑了笑,想多说点什么。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两兄弟立刻神色警惕的盯着门口。

门被打开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安森,君齐家——”

看清楚了那个人,两个男孩像找到妈妈的蝌蚪一样跳了起来。

“妈咪!”

“妈妈!”

江予菲蹲下身子,用一只手拥抱了一只。

“妈咪,呜呜……”几乎没有哭过的安塞尔紧紧地抱住母亲的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很久没见我妈了,我刚才也很委屈,所以一开始他哭个不停。

小君齐家也拥抱了江予菲,当他听到哥哥的哭声时,他被感染了,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仍然不省人事。

“妈妈的两个宝宝,别哭了,你委屈了。”江予菲笑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妈妈,我好想你。”安塞尔马上不哭了,然后她就没面子了。

“我想妈妈了。”君齐家抬头说道。

江予菲吻了一个人:“妈妈也想你。”

“妈妈,我真的很想你。”安塞尔不禁被宠坏了。

“妈妈知道妈妈很想你。”

终于拥抱了她的两个儿子,江予菲感到非常高兴。

安塞尔擦去眼泪,疑惑地问:“妈妈,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走吧。”

她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只手出去了。

结果我出去看到抓住他们的**oss。

安塞尔和琼·齐家猛地拔起他们的刺。

江予菲笑着说:“那是你的叔叔楚,爸爸妈妈的好朋友。叫他楚叔叔。”

安塞尔惊讶地抬起头:“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他就是抓我们的大坏蛋!”

“哈哈,我不是坏人,坏人是你爸爸。”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