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jxb吉祥博(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时光不及你薄凉(1/60)

jxb吉祥博(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如果你喜欢,时光时光那么这些都是你的。”南宫云烟根本没和其余人商量,时光时光只看到他的手像云一样飞舞。很快,在一百米之内,那只幽眼紫蛛的尸体化为尘土被风吹走了,那些可爱的圆圆的石头都堆在了罗素的面前。

许多...有几千个。罗素心满意足地挥挥手,把这些小石头都放进了空。

“嘿,垃圾,真的是个宝宝。”东方玄讥讽地挑衅道。

“既然你瞧不起这些石头,那么后来杀死的所有紫蜘蛛都属于我。别抢我。”罗素嘲弄地冷笑道。

“这些破东西还是太占地方了。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东方玄嫌弃的撇嘴。

“你就是这么说的。那就别抢我。”罗素似笑非笑地勾着嘴唇。

“哼!”东方玄不置可否地冷哼。

的目光扫过罗和李。

“你要什么就拿什么,又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全部拿去。”此时的罗开始成为一个好人。

事实上,他们三个都没有空包。这块破碎的石头没有精神力量。携带有多不方便?因此,借此机会帮南宫刘芸一个忙不是一件好事。所以罗和李两人都点头同意。

罗素黑白相间的大眼睛闪烁着狡猾和骄傲,但它们转瞬即逝。

他们还没来得及多说,罗素的袖子就被掀起来了,然后这些石头都被收进了空。

看着干净的地面,罗素对南宫刘芸展颜笑了笑:“没了。”

“嗯,那就继续打。”南宫刘芸沉迷于捏罗素粉白的脸颊,微笑和欺骗。

然后他下令对慢慢潜伏过来的有着幽眼的紫蛛发动新一轮空。

深眼紫蜘蛛不傻。这一次,他们联合了更多的同伴,去罗素围攻他们。

这一次,南宫刘芸率先发难。

无数的精神力量散发出来,一群幽眼紫蜘蛛向后坠落,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噼里啪啦——”南宫云手里拿着一个球,无数道闪电在球的周围闪过,闪着幽龙和雷鸣。

“轰——”一道闪电斩断了成群的幽眼紫蜘蛛。

突然,近百只幽眼紫蛛化为尘埃。然后,无数的小白石从他们的脑袋里爆出来,最后堆成一个大圆球。

“好多石头!”罗素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嗯。”南宫刘芸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这些都是你的。你还喜欢他们吗?”

“喜欢!”罗素笑起来像朵花。

“那就继续吧。”南宫云烟笑得很满意,然后,又顺手一勾罗素白皙如玉的鼻子。

随后,南宫刘芸又迈出了一大步。

“哗啦——”又是一声,满意的南宫云气劲被充分发挥出来。幽眼紫蛛成群结队地落下,白色的小石头成堆地出现在罗素面前。

“好!”罗素很兴奋。

她开枪自杀了。

PS:点名:花易见难寻。夕阳颜夕只爱魂灵,轮回只为温暖。你们三个真的很有趣。昨天的事好像还没完。玩得开心~ ~ yaya ~ ~

如果是一个普通男人,不及谁能抗拒她的软弱?

这时,不及七子淡淡地笑了。他随意看了南宫云一眼,淡淡地说:“如果有人能帮忙回答,没问题,但是不管答案是对是错,这个帮忙回答问题的人一定要受到惩罚。”

七公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云烟。

南宫云烟漆黑如墨的眼睛深深的盯着七公子。

目光冰冷如千年寒冰,杀气逼人,令人不寒而栗。就连实力深厚的七公子,心中也不禁微微一怔。

是个伟人。他对南宫云的评价很高,但现在他进步了很多。

世俗的人,却能让他内心恐惧,等这个人长大了,那该有多可怕?

七公子微笑着走向南宫云烟,目光一转,注意力又回到了他手中的鱼竿上。

突然,他手中的浮标微微下沉。

这意味着鱼上钩了。

七个儿子看着李,淡淡地笑了笑,提醒他:“这一次来了。”

不是吗?只要他拿起鱼竿,就意味着时间结束了。

“三师兄……”李真的哭了!

讥讽地看着她,冷冷地回想起她嘴里的话:“李,如果南宫回答你的问题,不管他回答不回答,到时候都要受到惩罚。你怎么这么自私?”

冷漠的话语,冷酷而残忍,使李从奢望中清醒过来。

就算南宫云烟没有受到惩罚,他也不能出言提醒,更何况现在还有这样的限制?

七公子的目光在和李身上来回游移。突然,他诡异地笑了笑,动了动手,一条蓝色的鱼出现在他的鱼竿上。

蓝色的鱼活蹦乱跳,像往常一样新鲜,水滴不断从它身上滚下来。

“你输了。”七公子手指微动,那条蓝色的鱼脱钩,落入暗金色的鱼篮中。

李突然面如死灰地僵在当场。

她张开嘴,但是当她被七个孩子盯着看时,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输了……”李虚弱地低下了眼睛。

她觉得只要自己表现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就算对方想受罚,她也不会去上坟。

“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办吗?”七公子有些不耐烦地皱眉。

“我...我知道。”李咬紧牙关,虚弱地从右手腕上的手镯上走下来,向前递了过去。

七公子面色。

“什么意思?”这句话,隐隐中已经有几分愤怒。

李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鼓起勇气说:“这暖心镯可以吸收周围的灵力,供自己使用,是修炼的唯一法宝。这已经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了,我现在就把它留给你……”

七公子刚才已经说了,输了就在身上留一样东西。现在她把自己当成了心灵手环的宝贝。应该够了吧?

李想起来是那么的自信。

她抬起眼睛,看着七个孩子。

七子愣了一会儿,然后反应过来后,用傻逼的眼神看着她,笑着指着通讯手镯:“这是你身上最珍贵的东西吗?”

“嗯!”李郑重的点点头。她这次真的没有说谎。

然而,时光七公子的神色突然变了!时光

“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七公子觉得挺好奇的。

“啊?”李对充满了疑问。

七个儿子只好把她当傻逼看待,详细解释:“我儿子指的是你,比如——”

他洁白如玉的手指点向李的手腕。

“比如——”然后指了指李的腿。

李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他忍不住大声惊呼:“不!没有!没有!!!"

她终于明白了!!!

七子所谓的“留她东西”指的不是别的,而是她的手或者脚!

这怎么可能!

李觉得她快要被吓疯了。

她转身朝斯图亚特·斯泰尔斯的方向跑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唯一能救她的人就是二哥!

“两兄弟帮忙!”李伸开双腿,飞快地跑着。

斯图尔特·斯泰尔斯的反应并不晚。他转过手,把它打印出来,直接走到了七公子的旁边!

他的宝贝尧尧怎么能断手断脚呢?即使杀了他,他也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偏偏斯图亚特·斯泰尔斯吐血了。

他射出的手印被固定在一半空,一动不动,无法前后移动。

斯图尔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早就知道七子很厉害,实力比他高。但是到了这种程度,真的是不可思议...一股寒意从斯图亚特·斯泰尔斯的脚底慢慢爬向他们的后背。

他有不好的预感。

七公子负手而立,眉目含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司徒风格,目光闪过,仿佛在看一个傻瓜。

突然,原本被禁锢的掌纹动了。

我看它好像有灵性,赶紧翻了个身,转了个方向,径直朝李走去!

李躲在司徒震天的怀里,双手紧紧环住司徒震天的脖子。

那个手印好像有眼睛,嗖的一下就像一道光!

“啊!!!"

就在这时候,李的嘴角爆发出一声痛苦的苦涩叫声。

只见她右手腕齐根骨折!

原来是司徒风格的手印住分开了。

此时,李手腕上的鲜血涌出,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她的脸,仙女的裙子,地上,鲜血斑驳,浓烈的血腥弥漫在空空气中。

四周静悄悄的。

静的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的心跳。

没人想到笑啊笑啊的七个儿子这么无情,手腕都断了,断成碎片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七公子。

此时的他,看上去静如玉璧,温润圣洁,仿佛以神的身份降落在人间,高贵得没有一丝尘埃。

李一直听到的惊呼声,但是七公子却若无其事的笑了起来。

“你,第二个问题。”七公子瞟了一眼司徒风格。

此时的司徒震天双眼猩红!生气了,好像随时会爆炸!

然而,他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冲上去会发生什么。

人家七公子挥挥衣袖,将自己直接化为灰烬!

“二师兄...为我做吧...不要冲动……”李小声的抽泣着,哭了起来。

时光不及你薄凉

现在她断了一只手腕。如果斯图尔特·斯泰尔斯一时冲动跑到七个孩子那里去送死,不及她回去的路上该怎么办?

虽然李很恨七子,不及很想吃他的肉,吸他的血,但她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知道时势的人都是,所以她才会去说服斯图亚特·斯泰尔斯。

司徒震天这边拳头捏得咯嘣直响,声音不绝于耳。

可见他是多么的吃苦!

七公子神色不动,不为所动。

“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我答不上来,我就废了右臂。”七公子冷漠的说了一句,注意力就转移到了鱼竿上,专心钓鱼。

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斯图亚特·斯泰尔斯突然变傻了。

他不知道刚才的问题!如果他知道被处罚的危险,他会告诉李,而不是让她那样痛苦。

时光流逝。

四周一片死寂。

“小白和他哥哥很像……”斯图亚特·斯泰尔斯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刚才他一心担心李,所以没多想,现在他把空自己放了,他的神识传开了,他就赶紧跑。

能在千千万万人中脱颖而出的斯图亚特·斯泰尔斯,不可能是个傻子。

“很像...小白...大白...很像大白……”司徒娥喃喃自语。

就在斯图亚特·斯泰尔斯读《喜欢大白鲨》的时候,北辰影业的眼睛突然射出一道亮光!

电光火石间,他已经猜到了真相!

此时的北辰影和司徒风格一样急迫。

斯图尔特急于猜测答案。

北辰影祈祷自己猜不到,这样下一个回合可能就是他们四个中的一个...

“猜不到,猜不到,猜不到……”北辰影差点有节奏的抖拳头。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鱼竿线上的浮标突然下沉了!

这是诱饵咬的!

斯图亚特·斯泰尔斯额头上冒出了一滴冷汗。

毕竟我也猜不到,就是要断手断脚。完全不可能。

在呼吸的最后一刻,斯图亚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大声喊道:“真相大白了!答案就是真相!!!"

小白和他哥哥非常相似。如果打一个成语,难道不是真的吗?!!!

当斯图尔特·斯泰尔斯的答案出来时,其余的人突然意识到了!

没人想到答案会这么简单。稍微改变一下想法就能得到答案。

其实脑筋急转弯就是这样,看着厉害的招式空,但只要给出答案,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北辰影恨恨地瞪了司徒震天一眼,恨得牙根痒痒。

此时,李也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司徒震天。

这么小的话题,她的右手腕没了,二哥却接了...

李看着司徒剑南的胳膊,心里很复杂。

她想笑着恭喜二师兄,但张张家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咬着下唇:是二哥一开始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不告诉她?如果他早点告诉自己,他的右手腕就不会...

看着那条流着血的手臂,那只手掌完全不见了的手臂...李的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

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它们就会自己生根...

“第三个问题。你,时光上来。”七公子随手一指,时光便指向北辰的影子。

罗素心中一紧。

李被砍断了手腕,她并不在乎,但如果北辰影子出事了...

不过北辰影一直很聪明,不一定回答不了。罗素心道安。

北辰影上前几步,来到七公子面前。

他看上去平静而自信。他看不到一丝紧张的眼神,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没错,他也是继家后受宠的智者,只是被高估了。罗素心里笑着说,如果他在乎,他会很混乱。

七公子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鱼竿上,他抬眸瞥了一眼,目光扫过罗素,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罗素眉头一皱。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但她总觉得七个孩子都认识她……这个人是谁?

就在罗素感到困惑的时候,七个孩子已经提出了一个问题。

“为了那个女生,给你一个简单的。”七公子声音微弱,似乎有些大意。

为了那个女孩?哪个女生?

不只是北辰影疑惑,所有人都疑惑...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女生,向七子求情,问简单的问题,不就很容易过第一关了吗?

但是,对于七子高深莫测的深邃目光,谁也不敢问这个女孩是谁。

南宫云烟拉着罗素的手紧了紧。

刚才,七公子似乎已经用几只眼睛看了罗素一眼。其他人可能不清楚,但一直关注罗素的南宫云会不知道吗?

七个男生口中的女生,除了跌跌撞撞,没有人。

南宫云强伸出手臂,霸道的将罗素囚禁在他的怀中。

七公子似笑非笑地挑眉,不置可否。

南宫云烟眉头微蹙,但既然对方不动,他也不会傻到先开口。

如果换成别人,七公子一向都是大大咧咧的,但对于南宫云烟来说,以他的修为,还是没有多几分谨慎。君子有大人之美,打鸳鸯是她父母可以锻炼的权利,不会白白当小人。

七公子收回了发散的思绪,缓缓给了北辰一个称号:“有一座桥,只能重80斤,不然就塌了。现在有一个人,体重75公斤。他要带着两个2.6公斤重的球过桥,一次把两个球从桥上拿下来,不需要借用任何工具。那么,他是怎么通过的呢?”

“啊?”北辰影听后,额头闪烁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如何一次带两个超重的球?北辰影摸摸脑袋。根本拍不出来。如果你拿走其中的两个,这座桥就会倒塌。

时光流逝,一分一秒。

北辰影额头冒出了冷汗。

他下意识地看着罗素。

罗素偷偷做了一个上下抛球的动作。

瞬间!

北辰影眼睛一亮!

他不傻。他只一眼就看出了罗素给出的暗示。

好简单的问题!他怎么会被固定思维束缚?北辰英在自己头上拍了一下,大声汇报道:“答案是丢一个球,在球快要落下的时候再丢一个,这样桥就不会塌了。答案结束了!”

北辰影的这个回答,不及他们突然恍然大悟。

刚才他们的想法都是关于如何减肥,不及没想到会这样。

“小影子,太厉害了!”晏子兴奋得大声鼓掌。

在他们四个人当中,南宫和罗素不需要担心。唯一拖累他们的是他们两个。现在北辰影都过去了,真的很棒!

然而,当团队中有一个最好的产品时,往往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复杂性。

“你作弊!”瑶池仙子捂着手腕,手腕好不容易才止住血,大声喊道。

“你在说什么!”晏子双手叉腰,非常不客气的瞪回去。

“哼!刚才看清楚了。很明显是罗素提醒了北辰影,不然北辰影也猜不到!”李对嘲讽了一遍又一遍。“难道七子不是公平无私,不会被这样忽悠吗?”

李带了七公子和一军。

手腕骨折后,她清楚地记得规则。

如果别人帮助回答,那么帮助回答的人就会受到惩罚。李恨,此时便把拖下水。一旦罗素被判有罪,她要么断手,要么断脚。

李算的不错,但她最没算的是七子的气质。

七公子看起来是个温柔的公子,但骨子里却是一种离经叛道,为所欲为,不受规则约束的性情中人。

“你说罗素那个女孩出轨了?”七公子眼睛半眯,眉开眼笑,笑看着李。

“我看清楚了!我以我的生命发誓!如果我有半句假话,希望天打五雷!”李对的誓言并不恶毒。

她真的冒着风险。

既然她断了胳膊,罗素能逃脱惩罚是说不通的。

七个儿子苦笑着看着她:“那你告诉我,姑娘是怎么提醒她的?”为什么别人看不到?"

“对,我们没看见!”晏子大声重复着七个儿子的话。

罗蝶衣本想说话,却被罗拉住。他对罗蝶衣摇摇头。

虽然七个儿子一直笑个不停,但他们刚才没听到他给罗素的地址吗?他显然有偏见。

因此,和一样了解时代的罗也说:“我们也没看到。”

李为此而生气!

她恶狠狠地瞪了罗一眼,双手不停地扔着球:“这是干的!这样上下抛球不是暗示吗?!"

李得意洋洋。证据确凿,七公子就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偏袒吗?

七个儿子笑了笑,把注意力转向罗素:“有人指控你作弊,你怎么说?”

他的声音温柔,柔和,暧昧。

“我抗议!我抗议瑶池仙子的恶意中伤和污蔑!”罗素愤怒地挥舞着拳头。

七公子被罗素这夸张的外表逗得哑然失笑。

李心中的怒火。

作为管事的人,七公子怎么能这么偏心!

她想提醒几句,但想起七公子那令人惊骇的眼神,又不敢说话。

时光不及你薄凉

七个儿子笑着对罗素说:“然后你做了那个动作。告诉我,时光别人是怎么诋毁你的?”

嗯,时光做就是做!看来七公子并没有那么古怪!李不禁又得意起来。

谁知道,罗素委屈地说:“七儿,我受委屈了!刚才太热了。我只是扇了扇自己。怎么会被污蔑为出轨?”

樊凡?

七公子怪笑一声。

李完全呆愣了。

晏子和其他人都很兴奋。

因为双手扇自己和上下抛球出奇的一致。只有罗素聪明的脑袋才能反应这么快。

但是,李还是不甘心。她大声叫道:“不可能!你明显在作弊!作弊!”

七子板着脸,眼神冰冷如冰:“怪别人,罪会加重。为了你断了的手腕,我先饶了你!哎!”

不得不说,七公子板着脸,相当吓人。

反正李被吓得瞬间就站在了当场,并且被灭口了。

李转过身,狠狠地盯着,握紧了拳头,恨得咬牙切齿。

罗素目光炯炯,得意洋洋,挑衅地瞥了她一眼。

“你!”李气得吐血。她没想到罗素出轨后会如此嚣张!

罗素抬起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里含着深意。

“罗素,我记得你!”气呼呼地,李丢下一幕,转身大步走了。

从她走路的力气来看,她真的很生罗素的气。

“李,我还记得你。”当李经过北辰阴影时,他撤退了。

可怜的瑶池仙子,如何杀死罗素还在她的脑海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脚,所以——

突然一声-

不吃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子,摔倒吃屎。

“北辰影子!!!"李气得跟个娘们似的!

虎落平阳,被狗骗!

就算打不过罗素,现在连北辰影院都会欺负她!

北辰英笑着看着她:“瑶池仙子,看我激动的样子,我这么帅吗?”

李的脸涨得通红!

然而她打不过北辰影,打不过他。最后她只能看着司徒明求救:“二哥……”

没等司徒震天出声,北辰影讥讽的看着司徒震天,眼神中充满了讥讽。

司徒脱的话到了嘴边,但最后只剩下一声叹息:“尧尧……”

七个儿子淡然的看了他们一眼,把抓来的鱼放进鱼筐,伸了个懒腰:“好了,这就过去了,下一个。”

这一次,他没有指明下一个是谁,全靠他自己。

晏子看着罗素,苏点点头。

于是,晏子走上前去:“我会来的。”

七个儿子的目光从晏子转向罗素,然后点点头:“这个漂亮的小女孩手腕骨折了不好看。所以,这个儿子会给你一个简单的。”

此话一出,杀了李七公子的心都有了!什么叫漂亮的女孩子手腕断了不好看?她难道不比晏子漂亮吗?

不公平,有黑幕!李气疯了。

“谢启功子!不及”晏子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该感谢的人不是儿子。”七个儿子笑着看了罗素一眼,不及然后直接问了一个问题:“鱼篮子里有6条鱼,6个孩子每人分到一条,但是盆子里还有一条。为什么?”

这个问题可以用极其简单来形容,稍微动动脑筋就很容易想出来。

但是...罗素关切地看着晏子。

只要她不慌张,慢慢想,肯定能想出答案。

刚才,李指出作弊。虽然七个孩子没有责备她,但罗素暂时不能再坐立不安了。

七公子从容钓鱼。

晏子低头沉思着。

“六条鱼,六个人...还剩一个?怎么会多一个?”晏子歪着头仔细思考。

李看的目光如刀,紧紧盯着。

如果再敢提示一个字,李一定会拆穿。

似笑非笑地抬起眉毛看着李。李的举动纯属意外。她坚信罗素能猜到,这说明她心中对罗素的评价很高。

李重重的哼了一声,明知调侃,但还是没有将目光移开。

“我想到了!”晏子拍了拍额头,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没有多余的鱼,但是那条鱼是用一盆带鱼递给最后一个孩子的!咯咯咯,我说得对吗!”

激动之下,晏子转头问罗素他是对还是错。

罗素微笑着点头表示祝贺。

七公子摸摸鼻子:“好,下去。”

“好的!”一路趾高气扬地站到了的边上,她挑衅地朝李哼哼道,“李,你为什么盯着摔来摔去?难道你心里不知道,咯咯咯一定能回答吗?哦,原来你承认罗罗比你聪明多了?”

话一出,立刻将李噎住。

“该死!”李挥了挥拳头,恨不得冲一巴掌。

不幸的是,不要说她打不过晏子,她甚至没有手掌也打不过。

现在一行八人,任务已经过了一半。在这四个人中,只有李被砍断了手腕,这使得李的心理严重失衡。

“好吧,下一个。”七公子轻哼了一声。他的时间很宝贵。

“哥哥,你去吧。”罗蝶衣推着罗。

罗的身体没有动。显然,他现在不愿意站出来。

他的眼神复杂地瞥了罗蝶衣一眼,眼神的阴影很重,藏着一丝愤怒。

七个儿子用细长的手指着罗:“只有你,出来。”

罗心里很生气,推开罗蝶衣,冷着脸站了起来。

他不能理解洛蝶衣心中的计划吗?她无非是要求自己先回答问题。如果她不能回答,她可以相应地思考更多的时间...如果把这些方法用在别人身上,只会被他弟弟用!

不管罗陈豪有多生气,他还是要回答他的问题。

七子似乎不自觉地哼道:“刚才两个问题都回答了。真的很尴尬。这次还是深入一点比较好。”

罗闻言,面色顿时一片苍白。

时光不及你薄凉

“什么是好?”七子犹豫了半分钟,时光才缓缓开口道:“有一个直径只有1厘米的小圆孔,时光但是一个100立方米体积的物体却可以顺利通过这个小孔。那么是什么对象呢?”

罗顿时愣住了。

这么小的洞怎么穿过去?

七公子笑吟吟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一尾蓝色的鱼。

看到这里,他不禁为罗叹息:“你运气真不好,说明你平日里人品不好。”

罗此时整个大脑都晕了。

他还没有开始考虑这件事。蓝鱼是怎么钓上来的?这不公平!

他想大叫,但一想到七个孩子的霸权和残忍,他就不寒而栗。

“断手还是断脚?自己做的话,还是可以选择的。”七公子语气一片悲悯。

罗陈豪的脸变得通红。他真的看不出来。

最后他咬紧牙关,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然后一刀砍断了自己的左手腕!

左腕带上带着触目惊心的血迹,在地上打滚,最后倒在七公子脚下。

罗的右手甚至在左臂上点了点,撒上了白色的粉末,鲜血像弹簧一样立刻被止住了。

正如七个孩子所说,他自己做到了,但他仍然有选择。

如果七公子下手,如果他摔断了腿,或者右手腕,那么接下来的几关他就会自杀。

再说,已经证明了冷药师有盛,他可以再长手腕。以罗瑜寺的实力,至少可以获得一个。

罗浩早上下去后,七个儿子指着罗蝶衣:“该你了。”

“啊?”洛蝶衣不知所措,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她还没开始思考这个话题呢!

罗蝶衣低下了头,赶紧想道...

但是,也不知道是他们兄妹特别倒霉,还是七公子故意针对的。

我没等罗蝶衣思考几秒钟。

哗啦啦一阵水声。

七公子又拉过一条活泼的蓝鱼。

看到蓝色的鱼在空里挣扎,罗蝶衣的眼睛圆圆的,脸上的表情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她还没有开始考虑这件事。她怎么能再钓到一条鱼呢?

“七公子...这,这是错误的...不能这样……”洛蝶衣吓得差点哭了...

七子微微扬起眉毛:“这有错吗?”

“你钓鱼太快了,根本不可能思考!谁的脑子会转这么快?”洛蝶衣带着哭腔。

“我让你看看为什么别人的脑子转得这么快,现在……”七公子挥挥手,“你是自己来的还是本公子来的?”

这个东西一定要留着。

“我……”洛蝶衣服颤抖着,不停地后退。

她能不砍掉她的手吗...她真的很害怕...

七公子懒得跟她废话,大手一挥,咔嚓一声,洛蝶衣的右腕被直接斩断。

然后,七个儿子转身向罗素挥手:“姑娘,你来了。”

罗素的名字,七公子已经不自觉地称她为姑娘了。

与此同时,南宫刘芸也推了罗素一把,“你先上去。”

这个问题不难。以罗素的聪明,这是一定会通过的。

“好,不及我去。”罗素知道没有什么话题能把南宫云烟扯下来,不及所以他二话没说就上去了。

七个儿子一把鱼竿扔进去,罗素就提高声音回答:“水。”

好简单的题目。事实上,不仅水,像油这样的液体也可以通过。

这个问题几乎是白问。可惜前两个人没接,就没了手腕。

水,是水!知道这个答案,罗蝶衣都快气炸了!

她没想到答案这么简单!

罗也低垂着头,眼里满是懊恼。

七子笑着看着罗素:“你快,我的鱼竿刚放下,就这样吧,你过了关,站一边去。”

如果你仔细观察,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七个儿子对待罗素的方式不同。

南宫云烟深邃的眼睛暗了暗。

罗素优雅地笑了笑,转身回到南宫刘芸。

“你要小心。”罗素低声说道。

她总觉得七公子对南宫云有一种审视和探查的感觉,仿佛是公公的精致女婿。

南宫刘芸捋了捋罗素额头上的刘海,平静地笑了笑:“担心我?”

“我不要缺胳膊少腿的男人。”罗素假装受到威胁,但她的眼睛里有一丝担忧。

“傻姑娘。”南宫云烟揉了揉她的头。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这条鱼已经开始捕鱼了。”七公子的声音四处播放。

罗素急忙推开南宫刘芸:“去吧,我相信你。”

七个儿子磨牙。“姑娘,你割了他的手腕不要哭。”

罗素微笑着迎接他的到来:“你没有这样的机会。”

“哼,等着瞧吧。”七个儿子戏谑地看了罗素一眼,目光落在南宫刘芸的右臂上。他们慢慢地说:“这个题目简单明了,真的不好说。”

“请便。”南宫云烟静静地站着。

这时,他的脸像一顶皇冠,他的眼睛是马太星,他的眼睛像墨水一样黑,闪着自信。

南宫云烟,就连一向惹眼的七公子心中也忍不住暗赞一声。

“甲乙双方是丁卯,但甲乙双方不是丁卯。你把A、B、C、D换成五个汉字,这样两句话就合乎语法和逻辑了。”七个儿子自信地继续说:“注意,如果句子含糊不清或有争议,你就不要右臂了。”

七公子得意洋洋地扬着下巴。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很难解决。前面问题的总和比不上这个。

哼,跟女生在一起,他虽然打不过鸳鸯,但是调查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如果他连这个问题都回答不出来,怎么配得上一个女生?

南宫的眼睛,黑如曜云,微微低垂,似乎在专心思考。

七公子见此,嘿嘿笑了两声。当初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苦苦思索了三天。他想在蓝鱼捕鱼的空街区找到答案。很难!

其实除了七公子那张沾沾自喜的脸,其他的都不怎么好看。

晏子恨恨地盯着罗蝶衣,时光但她别无选择,时光只能看着她用手握住橘黄色的影子剑。

洛蝶衣的灵力不断注入。

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告诉洛蝶衣的那只手上,盯着的瞬间并不瞬时。

此时的罗蝶衣,神情凛然内敛,严肃凝重。

她发现这个程英剑真的怀孕了,她吃不饱。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点点,罗蝶衣的精神力量都只被泵出了三分之一...

洛蝶衣此时的内心已经渐渐开始有些慌乱。

因为她发现,这把透明的影子剑是一个无底洞,她的精神力量注入其中,就像雨水滴落到海里,没有一丝涟漪。

怎么办?她最后一定要像李和那样吗?不,她永远都不应该变得像晏子一样,失去所有的精神力量。

就在罗蝶衣正在考虑是否放弃的时候,突然...

她感觉到这把透明影子剑的刀刃微微抖动,然后它开始消耗更少的精神力量。

洛蝶衣眼睛瞬间一亮!

程英剑吸收的精神力量越来越少...

这是否意味着程英剑已经开始吃了?

天哪,她选择在晏子之后打球,这是她一生中做出的最好的决定!现在,这把透明影剑处理得当,属于她。

想到这,洛蝶衣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她的手不慢,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慢慢注入其中。

如果说一开始的灵力像小溪,那么罗蝶衣注入的灵力就像一股小泉水。

稍微,慢慢地...

正在这时,突然!

周围有一阵剧烈的地震。

“不行,这个禁令就要被打了!”罗面露恐惧,焦急地喊道。

就那一撞,因为离得近,撞的气血暴涨,差点吐了一口血。

洛蝶衣神色一凛,更加专注地盯着橘黄色的影剑。

很快,很快,清晰的影子就会被她拉出来...只要拔出清影剑,黑色气流就会自动消退!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罗蝶衣的精神力量是不断注入的,她的内心是不断催促的,而程英剑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慢慢地吮吸着精神力量,不多,但却是不断的...

这让罗蝶衣感到疯狂和崩溃。

因为,她的精神力量连1%都没剩下...

“砰!”

黑色的空气凝结成圆柱体,猛烈撞击。

洛蝶的衣服此时已经处于精神疲惫的边缘,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她的身体立刻被掀飞,狠狠撞在棺材上。

“没有!”洛蝶衣爆发出凄厉的叫声!

她的透明影剑!

那把橘影剑快满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她是怎么被打飞的?!

她不愿意。比杀了她还痛苦。

罗蝶衣被打飞在地,但她顶住了身体的剧痛,一条鲤鱼翻滚着爬了起来,身体像炮弹一样向着澄影剑射去。

“程英剑,我的程英剑!”洛蝶衣的左手掌向着澄影剑的剑柄飞了出去...

但是发生了一些事让她崩溃了。

她忘了,透明影剑的外围,可是有一道禁制,没有精神力量不是想伸就能伸进去的!

罗蝶衣伸出手,不及不停地想伸手进去拿橘影剑。

但让她崩溃的是,不及城城影剑外围的禁锢强大到她根本够不着进去...这件事只能她自己管,别人管不了。

“不,不,我的橘影剑……”罗蝶衣哭得很匆忙,仿佛眼前的不是橘影剑,而是父母双亡,哭得很惨。

罗素无言以对。

但是,罗蝶衣再怎么激动要打禁酒令,也无济于事。

洛蝶衣服的气场只有一点点,经过现在,再加上巨大的落差,她的精神再也承受不住,身体一歪,完全摔倒在地上。

一时间,四周一片奇怪的寂静。

一行八人,其中七人最后都被审判了,唯一没动的是苏。

"隆隆声"

外面,黑色的气流柱不断与禁令相撞,让人感到气血翻涌,头晕目眩。

“来吧,不要拿出程英剑,我们都完了!”罗不耐烦地怒吼。

罗听了的话并不夸张。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色的气流柱越来越粗,冲击力越来越强。保护令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了。

“啊!不好!”刚睡醒的李睁开眼,看见一点黑色的东西在蔓延。

当她看向视线时,他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来吧!黑色气流进来了,快拔出影剑!”

现在你能进来一点,后面的人就会越来越多,直到这个干净的地方充满了黑色的气流。

但是

谁来拔出程英剑?

男人肯定不行。这四个人都曾被排除在外。

在这些女性中,李、罗蝶衣、都尝试过,但都做不到。

现在-

所有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盯着罗素。

那双像饿狼一样发光的眼睛让罗素毛骨悚然。

罗素沮丧地挠了挠头:“你确定要我试试吗?”

“试试也没事。”罗拿一匹死马当活马医。“你还在磨蹭什么?快点。我们所有人的生命都掌握在你手中。”

罗素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责任。

“那好,我尽力。”说实话,罗素对自己没有信心。

当然,别人对她一点信心都没有,只是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姑娘,不要勉强。”南宫刘芸拉着罗素的手,把她带到了程英涧。他斩钉截铁地说:“试试看,如果不行,我们就另寻出路。”

就连南宫云烟,此时也没有对罗素抱有一丝希望,他赌上了罗素的奇运。

因为罗素的身体像这样虚弱,他走几步就呼吸。他怎么能拔出清影剑?

罗素叹了口气,伸出手...

果然,成城影剑外围有强大的禁制。稍一接触,波纹状的振动就会反弹回罗素的手。

本来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罗素,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手还没有伸进去的时候,手很容易被弹了回来,她的身体因为震动倒在了南宫云的怀里...

当时,时光有几个人鄙夷地盯着罗素。

“噗——”原本心碎的罗蝶衣放声冷笑道。“罗素,时光你应该快下去。被彻底羞辱还不够?”

李笑着说:“我连剑柄都握不住。唉,真是要命。你怎么敢出来拔剑?”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直接放弃。"

罗素扫了她一眼,眼里带着冰冷。

李见到的情景,顿时心里僵住了。没有精神力量显然是一种浪费,但那双眼睛是那么的明亮,让人忍不住害怕。

李冷冷地哼了一声,尴尬地扭过头去!

罗素微微皱起眉头。持有澄澄影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这对她的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

当罗素还没有下定决心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向她的前额走来。

那是非常快的!

快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东西已经拍到罗素头上了。

南宫云流得多快,但连他也阻止不了它落下。

听“啪”的一声,它会把罗素的头撞晕,几乎受不了。

“是什么?”罗素沮丧地记下了她差点脑震荡的经历。

“这是什么?”晏子好奇地问道。

“就像手套一样……”罗素感到无语。她抬起头环顾四周,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她额头上怎么突然多了一副手套?在这一点上,罗素很困惑。

他们也觉得很奇怪。

这手套到底是从哪里飞出来的?还凑巧去了罗素的额头?

那么,她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

“姑娘,我刚才忘记给你奖励了。现在我特意发给你。我怎么样?”七公子平静的声音让人吓了一跳。

谁也没想到,第七级的七公子会跑到第八级。

要知道,这虽然是九冲堂,一个七层,一个八层,但每一层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只有传输阵才能进入。

罗素抚摸着手套的材料,微微挑了挑额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谢谢。”

她真的很想感谢七个儿子。

这只手套可以帮她省下很多东西。

七公子得到了罗素的一句感谢,喜Xi笑了,当罗素试图阻止他时,他转身消失了。

“这是什么手套...?"晏子充满了好奇心。

“试试就知道了。”罗素浅浅笑吟吟的,慢慢戴上了蓝色手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只手套会给她很大的惊喜。

看到越来越多的黑色空气进来,罗素深吸一口气,戴着手套的手慢慢伸向剑柄...

“喂!”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的时候,就看到罗素已经牢牢抓住了剑柄!

站住。竟然好拿!

李被的下颌震得差点摔倒在地!

这怎么可能?

他们每一个人,要想接触到剑柄,都需要花费无数的精神力量来对抗禁令。握柄很难,但是罗素...

她戴上那只莫名其妙的手套后,就能直接握住剑柄了?那禁止对她没有任何排斥?

怎么会这么不公平?

李和罗蝶衣恨得咬牙切齿,眼睛死死盯着的背影,恨不得瞪出两个血洞。

然而,不管他们有多嫉妒,罗素握着剑柄是真的。

现在,罗素唯一要做的就是拔出这把剑。

但是这把剑这么好画吗?

但是在那把橘黄色的影子剑里,不及它会吞噬精神力量!不及

你甚至不能站在罗素,你从哪里得到了吞噬它的精神力量?

每个人都遗憾地看着罗素...白瞎七公子亲自送来金手套,最后罗素还是拔不出来。

罗素此时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的确,她的精神力量不足以拔出这把透明的影子剑,但就在刚才,当七个孩子离开时,他们给了她一个声音,告诉了她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

罗素从袖子里拿出一瓶田零水,把上师级别的凌源丹拿了进去。他拿起一个小瓷瓶晃了晃。

“她在干什么?”洛蝶衣犹自不解。

“也许吧...喝吧?”罗说他不自信。

以罗素目前的身体状况,她能承受这样的精神冲击吗?罗对此表示怀疑。

然而,他只说对了一半。

只见罗素左手举起已经完全溶解的灵水,像清泉一样慢慢将这混合药水倒到刀刃上。

“难道她认为,这样你就可以补上澄澄影剑的魂力了?哈哈哈,这简直可笑!”洛蝶衣双手叉腰,嘲讽冷笑。

她很清楚透明影剑吞噬精神力量的需求有多恐怖。

然而,洛蝶衣这才咧开嘴笑,很快,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她竟然看着罗素拔出了橘黄色的影子剑!

怎么可能!

洛蝶衣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后睁开眼睛看——

她没有眼花缭乱!

罗素竟然拔出了透明的影子剑!

她用的方法那么简单,但是直接有效!

洛蝶衣睁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如果我知道...如果我知道...

不仅是罗蝶衣,在场的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罗素。

这尼玛简直是奇迹,有木头吗?所有被训练成高强度的人都尝试过,但是都没有用,也不可能,但是在最后一刻,一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女孩罗素被抓住了。

那不是另一把剑,是一把透明的影子剑!

想到这,李和罗蝶衣捂着胸口,差点闭着眼睛晕倒。

随着罗素拔出橘黄色的影剑,空空中的黑色气流开始被那具陌生的尸体慢慢吸回!

“咯咯咯,恭喜你!”晏子的微笑来自她的内心。她真的为罗素感到高兴。

池晓和程英,这是一对绝世宝剑。现在分别掌握在南宫和罗素手中。这不是最合适的吗?

罗素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笑着说:“运气,运气。”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比实力更重要。”南宫云烟揉了揉罗素的头。

虽然他的女孩实力不好,但最大的好处总是能降临到她身上。是什么,是运气吗?

“运气是虚幻的,还是实力最靠谱。”罗素笑着说道。

刚才如果七公子在关键时刻没来,她早就瞎了。

黑雾散去的时候,我们应该已经花时间找到通往第九层的入口了。但是此时大家都受伤了,昏迷不醒,战斗力低下。因此,南宫刘芸宣布将在第八层休息一晚,明天再上去。

趁着这七天,时光人的伤多多少少已经好了。

通过传送阵,时光一群人来到了九楼。

罗素一走出发射阵列,就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

南宫云决定拉起她的手,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从她的手掌传入她的身体。在南宫云烟的精神力量的支持下,苏晴才勉强好转。

这里,是一个冰雪的世界。

乍一看,它周围都是白色的,天上地下都是雪。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雪域高原。

两步后,罗蝶衣放声大叫:“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的精神威压这么强?”

不仅罗蝶衣感觉到了,在场的人也都感觉到了。

的确,九楼的精神极度压抑,就像一股浓稠的液体凝聚在空的空气中,似乎要把人牢牢地粘在地上,很难再往前迈一步。

“哈哈哈——”

天空,突然爆发出一声大笑。

这笑声大家都很熟悉,因为它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好几次了。

九重寺之主?

消失了这么久,他老人家终于出现了。

在白色的天空中空,一张巨大的脸缓缓浮现,覆盖了几乎半天的时间空。

“没想到你们这些小家伙竟然能活着走到九楼。哈哈哈,好,好,虽然有人作弊,但是……”九重寺主想到对方送他一瓶九香琼浆,视而不见。“感觉到精神上的胁迫了吗?你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战斗。”

“不公平!”李尖叫一声,。

现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窒息,无法行走,更不用说在这种情况下战斗了。

即使再讨厌李,此时她也完全赞同自己的观点。这就是死亡的节奏。

谁知道,九冲寺的主人哈哈大笑:“所谓的死亡班就这么好过吗?”告诉你!这第九关是真正死亡关的开始!从现在开始,你的队友会一个个死去!最后只能两个人活!哈哈哈——”

九冲寺主笑声如雷阵阵,耳膜痛晕。

只有两个人能活?

听到这话,他们顿时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淘汰率会这么高。

一行八个人只能撑过两个人?

“现在,你只有三天时间。”九重寺主的声音带着某种诱惑。“这三天,只要只剩下两个人,那么这第九关就过了,奖励就很丰厚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