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彩天下用户注册|中国有限公司----鬼王宠妻纨绔废柴妃(1/28)

彩天下用户注册|中国有限公司 !

“但我还是得去医院检查。你待会去医院看看。”

君和丁都同意了。

君是不去公司的,鬼王鬼王所以他要陪丁去医院检查。

一路上,鬼王鬼王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好。

丁也打电话告诉了顾晨曦和他的父母这件事。他们也很开心。

在医院,医生给丁做了全面检查。

在等待结果的同时,两人坐在休息室里轻松的聊着天。

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考试结果。

没多久,医生进来了。

“阮先生和阮夫人,检查结果显示阮夫人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这句话在丁他们的意料之中,依然很开心,依然感谢医生。

“但是……”医生话一转,看了看一张检验单,说:“我们发现阮夫人血液里的hcg有一点升高。”

君和丁都糊涂了。

“那是什么?”君齐家低低问道,同时心里有点紧张。

医生笑着说:“这是我们判断一个女人是否怀孕的激素。精制一周后,血液中可检测到hcg。初步确定颜太太估计怀孕了,但怀孕时间太早。”

丁和君都惊呆了——

两人久久没有反应。

丁首先回过神来。“你是说...我怀孕了?”

“应该是怀孕了,不过需要进一步检查。”

琦君急忙说:“现在检查!”

医生自然是要给丁检查一遍。

这一次,在等待结果后,他们两个都没有那么放松,都很紧张。

“你真的怀孕了?”丁看着。“你不是每次都采取措施吗?”

琦君一直握着她的手,突然回答她:“也许有一条鱼不见了。”

丁::“…”

这种描述有多奇怪?

顿时,俊浩又开始担心了。“医生不是说两年内最好不要孩子吗?”

说到这,也是紧张的丁。“但是我身体很好,我很好。”

“不行,以后再检查!”

丁夏楠并没有放弃:“我感觉我真的很好,而且伤口早就无痛了……”

“我还是要查一下。”

“嗯……”

医生很快给他们做了一次很好的检查。丁怀孕一周左右。也就是说,她肚子里的胎儿不是胎儿,而是精卵!

但是这个接受精子的卵子足以让他们两个兴奋。

君连脑子都自动编了,丁怀了个女儿。

为什么是女儿?

如果家里有男生,那就只剩下一个女生了。

而且他喜欢女生,女儿像妈妈。

然而,还是要求医生给丁做个体检,看看她现在是否适合怀孕。

医生哭笑不得,他一开始说的话,他们都没当回事。

“我已经先检查过了。颜太太身体很健康,适合怀孕。”

琦君仍然有些怀疑:“真的吗?”

“真的。阮夫人恢复得很好,目前的身体状况适合怀孕。如果不放心,回去后注意营养。”

丁夏楠猛点头:“我也觉得我的身体很好!”

!!

安若无论如何也不会和他举行婚礼,宠妻他强迫她举行婚礼。

这个反差太大了!宠妻

但是,男方自动认为是因为他为婚礼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如果她不举办,那就是在浪费他的努力。

这就是他想做的。她怎么能不做呢?没有人能阻止他想做的事。

但我心里还是很为难,因为别人一直求他做事,那他哪里能逼别人做事?

男人再次压下安若的挣扎,愤怒地对她喊道:“安若,如果你不同意,信不信由你,我马上在这里做你!”

安若动了一下,盯着镜子里那个蓝脸男人。她也很生气:“如你所愿,我会死,不会和你举行婚礼!”

她的固执也不允许她向他低头。

她也不会嫁给他。她想和他离婚。婚礼后,她怎么能和他离婚?

唐雨晨眯起危险的眼睛。下一秒,他用力转动安若的头,吻了她的嘴。安若的脖子几乎被他扭断了,她的眼泪痛苦地流了出来。

这个粗鲁的人没有激情。他把手按在她的胸前,用力揉捏。安若疼得一直哭。

唐雨晨猛烈地掠夺她,直到她快要窒息,他转过她的身体,把她举到梳妆台上,把她的身体夹在两腿之间,抱住她的后脑勺,再一次让她窒息。

两个人的身体贴合得很紧,安若能感觉到他的热度,随时准备出发,充满危险。

裤子被他撕了好几下,她想反抗,狠狠的扇他一巴掌,但是现在被他压制住了,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突然,他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强势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安若忍不住叫出一个声音。下一秒,他已经在她的身体里,开始暴跳如雷。

她忍住羞愧和愤怒的尖叫,把他的身体打得失去控制,他全身一片混乱。

“敲......”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突兀而刺耳。

安若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她惊恐地盯着门,害怕被突然推开。

“嘿...唐先生,婚纱来了。”一个女人站在门外说。

然后另一个声音响起。

“唐先生,婚礼时间快到了。是时候准备出场了吗?”

安若推了推那个人的尸体,默默地告诉他:外面有人,请停下来!

但是男人根本不在乎外面的人。他收紧她的腰,一个人站起来,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没有留下任何空隙。

“嗯……”他给了她一声闷哼。

唐雨晨欣赏她脸上复杂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个不好的弧度:“宝贝,如果你不同意举行婚礼,我们会继续这样做。也许他们迫不及待地推门进来。你说,他们看到我们在做什么会是什么样子?”

安若脸色变得苍白,眼里充满了愤怒。“你换!”

“是的,我在改变。第一天认识我吗?”

“唐雨晨,不要残忍!”

“宝贝,我只喜欢欺负你。”他继续走得很糟糕,每次都很邪恶。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抓住他的肩膀,纨绔妃愤怒地闭上眼睛,纨绔妃不想再见到他。

门外的人得不到回应,有点焦虑。

“唐先生,你在吗?我们进来了。”

“它不应该在那里。要不要推门进去?”

“但它一直都在。”

“我们推门进去看看吧。”

安若觉得她快疯了。如果有人抓住她,她想活下去吗?

“混蛋,住手,住手!”她疯狂地拍打着他的身体,唐雨晨抓住她的手,贴住她薄薄的嘴唇。

“嫁给我!”

“没门!”

“那你别以为我会停下来。”

“唐雨晨,你不是人!”

安若的声音刚落,她就听到了门锁的咔嗒声。

她的全身瞬间僵硬,脑子里有一根弦。如果开门,绳子肯定会断!

看着门被推开一点点,千钧一发之际,她猛地把身子紧紧挡在他面前,大喊:“我同意,我同意!”

“唐……”

“滚!”男的及时发出声音,没把门推开的女的听到了他的咆哮,吓得拉不开门。

安若松了一口气。唐雨晨抬起下巴,苦涩地笑了笑:“宝贝,如果你早点答应,你会没事的。”

“滚出去!我已经同意了,离我远点!”她愤怒地用力推他。

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腰,表情紧绷,努力结束自己的激情。

安若的手抓住梳妆台的边缘,十根手指全部伸出,变成了白色。

当他离开她时,她迅速举起手打了他一巴掌。

男人疯了,靠,这是她打他多少次了!

他用力握住她的手腕,脸色黯然:“安若,你打我上瘾了吗?”

“你活该!”那个女人怨恨地盯着他。

男人一声不吭,紧紧抱住她的后脑勺,给了她一个令人窒息的霸道而凶狠的吻。

不是日本人,他拉下她的衣领,在她柔软的胸膛上狠狠咬了一口,在放弃前留下了牙印。

医学博士安若·齐杰,他是一只狗吗?!

唐雨晨抬起头,笑得很开心:“如果你敢再打我,我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看到他眼中的邪恶,她突然想起了他最后一次给她拍的照片。

这个变态再给她拍照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内疚地闪过。

看到威胁有效,男子收拾好衣服,横抱起她,向卫生间走去。

“给你五分钟收拾收拾,快点。”他把她放在地上,转身拉开门就走了。

安若站着不动,她看着对面的镜子。镜中女子脸颊酡红,头发凌乱。在她的大眼睛里,有一种迷蒙的* *刚刚结束。

嘴唇湿润,红肿,让人无限思考。

她就像一个放荡的女人,看着自己就觉得恶心。

尤其是,还有唐雨晨的味道...

安若闻起来像呕吐。

她很快打开淋浴,没有脱衣服,就站在水下洗。她深深闭上眼睛,心在痛。

两个月前,她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他。

两个月后,她得知自己还是他的妻子。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鬼王宠妻纨绔废柴妃

两个月后,废柴她得知自己还是他的妻子。

而今天,废柴我要和他举行婚礼。

你为什么不让她走?

安若的心很容易被堵塞,这很不舒服。她真的疯了,想杀人!

————

唐雨晨看了看时间。安热已经洗了十分钟了,但她还没有出来。

他二话没说,推门进去,看着她穿着衣服站在花洒下,顿时沉下脸来。

以前关水的时候,那男的把她衣服脱了几下,然后抓起浴巾,裹住她的身体,抱了出去。

把她放在沙发上,他转向化妆师、造型师和伴娘,说:“你有半个小时给她打扮。快点。”

一群女人惊讶地看着安若,心里有上百个理由。

为什么这个新娘突然变了一个人?

“你还磨蹭什么,不干活了?”男人沉声开口,眼神很犀利。

几个人惊魂未定,忙连连点头,前途无量。然后太多的厨师去吹安若的头发,化妆和换衣服...

穿着镶有钻石的婚纱,安若突然从灰姑娘变成了白雪公主。

站在全身镜前,她恍惚地看着镜中的女子,几乎不认识自己。

穿着白色西装的唐雨晨走在她身后,他高着头看着镜子里的她。

一个男人的眼睛有点惊讶。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女人漂亮。

安若原本是一个精致的小美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江南画卷的味道。精心打扮之后,她更加妩媚了一点。

纯洁与美丽的结合,充满禁欲,给人视觉上的碰撞,让人无法被她吸引,只能深深的看着她。

再加上婚纱上反射的强光,她变得更加耀眼梦幻。

唐雨晨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体,她深邃的眼睛漆黑无边。

他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轻声说道:“这场婚礼属于你,安若。这是我对你的补偿。”

补偿她一场婚礼和失去孩子时的痛苦。

并进行补偿...

他不知道该补偿什么,反正就是想给她点补偿。

安若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在补偿我。如果你很想补偿我,那就和我离婚,让我走吧。”

唐雨晨的眼睛清澈,脸色有点阴沉。“做我老婆不好吗?”作为我的妻子,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荣耀和财富,多少人向往,却还是得不到。"

但是她就是不需要!

她不爱金钱名利,她只爱自由宁静。

但是当她告诉他这些的时候,他当然不明白。她最好停止对牛弹琴。

“走吧,时间到了。”当一个男人握着她的手时,他会带她出去。

“等等。”安若抓住他,淡淡地说:“给我一个面纱,我想遮住我的脸。”

她不想一出现就引起骚动。

唐雨晨扬起眉毛,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安若皱着眉头强调道:“如果你不给我,不要怪我做了你以后受不了的事!”

例如,当牧师问她是否愿意嫁给唐雨晨时,她回答说:不!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什么意思,鬼王做一件我受不了的事?”男人扬起眉毛,鬼王危险地眯起眼睛问她。

安若没有回答,他心里应该很清楚。

唐雨晨看了一眼她精致的外表和若隐若现的胸部,忍不住笑着点头:“真的是时候用面纱把你盖住了。”

————

天空空湛蓝,绿草如茵,宾客盈门。

九千九百九十九朵香槟玫瑰散发出迷人的花香。

红地毯的尽头站着今天的新娘和新郎。

当牧师念出新娘的名字时,所有的客人都惊呆了。当他们恢复理智时,新娘和新郎已经说了我会的,并且正在交换戒指。

牧师微笑着看着这对夫妇,和蔼地说:“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唐雨晨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英俊的脸上洋溢着节日的色彩。他试探性地走近安若,慢慢撩起她的面纱。

如此之近,他可以看到安若眼中的紧张和不安以及她的警告。

揭开面纱,她的脸就露出来了!

“宝贝,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老婆。”唐雨晨低声说道。

安若咬紧牙关。“不,我不想炫耀!唐雨晨,如果你敢揭开它,我不会和你结束。”

男人勾勾嘴唇,笑道:“那今晚就在洞房里主动吧。”

“你……”安若又惊又怒。“混蛋,我已经答应和你举行婚礼了。别得寸进尺!”

唐雨晨扬起眉毛,眼里闪着邪恶的光:“我可以说不,反正我更愿意让J市的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新娘今天是什么样子。”

如果她的外貌暴露了,她以后在J市会怎么生活?

她去哪里都会被记者认出来,完全没有私生活。

安若垂下眼睛,反复权衡,淡淡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一个男人的眼睛瞬间亮了,眼神中有一种微妙的期待。

在他的脑海中,安若主动出击的场景立刻浮现出来。光是想想就让人小腹发紧。

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唐雨晨停止掀开面纱,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透过厚厚的面纱亲吻她的嘴唇。

嘉宾席上,惊魂未定的徐慧文突然站起来指着新娘喊道:“她是安若,不是云飞雪,她是安若!”

云父云母看不清新娘的脸,认出那是安若。

他们都以为牧师念错了新娘的名字,其实并没有念错。新娘真的是安。

“唐雨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女儿在哪里,薛飞现在在哪里?”云父惊魂未定地起身,重重低吼。

“上帝,这是怎么回事?新娘不是在我家飞吗?”云母差点晕倒。

所有的客人都恢复了过来,然后低声说着,整个场面一片混乱。

安若抓住唐雨晨的袖子,收紧了他的身体。

她知道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大,无法控制。

唐雨晨混蛋,为什么做事这么莽撞!

感受到安若的紧张,唐雨晨似乎并不着急。

他突然横抱起她,淡淡地面对着人群,声音宏亮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新娘在飞雪?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女士们先生们,宠妻安若一直是我的合法妻子。我们没有离婚。今天只是一场婚礼。造成误会和不便,宠妻请见谅。"

说完,他也不屑于解释什么,抱着安若转身离开。

“唐雨晨,你给我站住,雪在哪里!你对她做了什么!”

云父云母想冲上去,立即被训练有素的保镖拦截。

安心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奇怪地、扭曲地笑了。

所以这就是最终结果!

真的很让人吃惊,难以想象。

安若坐在加长版的林肯车里,揭开面纱,起初不想看窗外。

唐雨晨捏了捏她的下巴,转过头来。“怎么,你生气了?没什么好生气的。”

他语气轻松冷漠,完全无视今天的混乱。

安若冷冷地看着他。“你不怕明天的报纸上全是关于你的消息吗?你这样对待云飞雪家,就没有负罪感了?”

唐雨晨弯着嘴傲慢地说:“你放心,没有报纸敢随便写。至于云飞雪一家,他们拿我做什么?”

这种话,他可以说,是否有良心。

安若挥挥手,又把目光移开了。“唐雨晨,你这次太过分了。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云和雪……”

“哦,你同情她吗?”那人忍不住笑了。“还是真的在乎云飞的感受?”

“嘴里真的吐不出象牙吗?”安若不禁脱口而出。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他掐了,疼得皱起了眉头。

唐雨晨靠近她的脸,她的嘴唇几乎粘在一起。他那双又黑又锐利的眼睛映出了她倔强的表情。

“你叫我狗?”那人眯眼冷冷地说。

“我没说出来。你这么认为。”安若故意说道。

唐雨晨勾着嘴唇,冷笑着,带着一丝悲伤的微笑。“女人,我劝你还是克制一点,不要越来越嚣张。虽然我现在对你有些包容,但不代表你在我面前可以为所欲为。给你一句忠告,只有听话的女人才是聪明的女人。”

安若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她不会听他的,她不会完全被他控制。

男人放开她的下巴,温柔地笑了笑:“对,就是这样。不说话是明智的。”

安若冷哼一声,转过头来背对着他。

唐雨晨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忍不住笑了。

这个女人总是有脾气,他的生活暂时不会无聊。

车子停在别墅前,兜了一圈,她回来了!

门的两边,许多仆人整齐地站着。

当他们看到这两个人下车时,他们恭敬地向他们敬礼:“祝贺少爷和富裕的家庭!欢迎主妇回家!”

安若感到很难过,她的爵位又一次成为了唐家的一个豪门。

走进客厅,她突然转身问唐雨晨:“我现在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

那人点了点头,邪魅一笑:“养精蓄锐还不错,不然晚上怕你没时间睡觉。”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鬼王宠妻纨绔废柴妃

安若在心里咬紧牙关。他以为一切都会按照他设计的轨迹发生。

她扬起眉毛冷笑道:“那我晚上想吃新鲜龙虾大闸蟹,纨绔妃还有燕窝鱼翅满汉全席。这些是最贵的,纨绔妃不好吃我也不吃。”

唐雨晨看着陶大爷,笑着说:“都写下来了吗?”

陶澍笑着点点头:“我都写下来了,一定会符合要求的。”

真是个孩子,就这样跟少爷赌气。师傅最不缺钱。就算是有钱人家想吃天鹅肉,师傅也可以给她弄。

安若见他们一点也不尴尬,立刻沉下脸,转身就走。

唐雨晨的声音在后面隐约响起:“你以前的卧室不能再用了,不要走错房间。”

总之,他让她睡他的卧室。

安若没有停下来,平静地走上楼去。进了主卧,她去衣帽间,打开衣柜。果然,有衣服给她穿,一切都完成了。

找了件睡袍,她脱下价值连城的婚纱,毫不客气地丢在床上,去卫生间洗澡。

洗了个舒服的澡,吹了吹头发,就睡了。

别的就不要想了,不过她现在要好好休息,保存体力,不然晚上睡不着。

晚上睡觉,仆人叫她下楼吃饭。

桌子上有很多食物,很好吃,都是按照她的要求准备的。

陶叔叔也恭敬地问她:“奶奶,你先尝尝。不满意可以让厨子再做一个。”

别墅里有几个特别的厨师,都是唐雨晨高薪聘请的,饭菜很好吃。

安若不好意思让他们今天做这么多。

她尝了尝食物,满意地点了点头。“真好吃。”

唐雨晨坐在她对面,拿起筷子,把一些菜放进她的碗里:“吃得好就多吃,多吃才有体力。”

他说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安若刷的时候脸变红了。她知道今晚必须主动出击。

采取主动,这是一项非常费力的工作...

“我知道要多吃点。你给我剥虾,把蟹壳切开。”安若愤怒地命令他。

男人没有生气,用湿毛巾擦了擦手,屈尊用自己又长又漂亮但又有力的手指为她服务。

安若一直埋头吃饭。她吃了很多,最后,她再也吃不下了。

唐雨晨吃得不多,基本上是招待她。

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为别人做,还是女人。根据他的脾气,他不会做这种事。

然而,想到安若今晚会主动出击,他决定迁就她一次。

吃完后,安若上楼去躺在床上,他的胃太饱了,动弹不得。

唐雨晨去浴室洗澡。半个小时后,她出来发现床上的女人已经裹着被子呼呼大睡了。

她雪白的脚伸到被子外面,露出半条修长白皙的腿,难以言喻。那人的眼睛瞪了几秒钟,不忍移开视线。

慢慢走到床边,他俯下身,用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谁让你睡的,快醒醒。”

安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别烦我。”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唐雨晨捏了捏她精致光滑的脸颊,废柴勾住她的嘴唇,废柴开玩笑说:“别忘了你今天答应我的事,安若,你是想通过假装睡觉来愚弄过去吗?”

安若仍然皱起眉头:“我觉得不舒服,想睡觉……”

“睡了一天,你是猪吗?”他把她强拉起来,坚持要她今晚主动。

安若有点恼火。她推开他的手,生气地说:“我真的不舒服。”

男人突然沉下脸,以为她是故意捉弄人。

“好吧,如果你不舒服,让我主动一点,反正有效果!”

他很快制服了她,粗暴地吻了她的嘴唇,用大手揉捏她,发誓要严惩她。

安若痛苦的皱眉让她全身非常不舒服。

男人的吻让她觉得窒息,胸口恶心。

受不了!

她把他推开,翻到了地上,嗖的一声扔了出去。

唐雨晨被卡住了。突然,他看到她白皙的脖子、手腕和脸,都有小红疹。

他眯起眼睛,疑惑地问她:“你对海鲜过敏吗?”

安若转过头,天真而疑惑地眨着眼睛:“我过敏吗?”

那个男人突然跳起来,愤怒地吼道:“安若,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的叫声响彻整个别墅,所有的仆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的,安若过敏,而且很严重。全身出现小红疙瘩,拉稀呕吐。

去医院的路上,她一直在呻吟,很不舒服。

唐雨晨握紧方向盘,脸色铁青,眼里充满阴霾。如果她现在没有这么虚弱,他会扭断她的脖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这么戏弄他!

她故意吃海鲜,就是为了不让他碰她!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女人!

唐雨晨非常生气。不知道是贪得无厌的愤怒,还是她对他用了小手段。

或者说,是她不死的样子影响了他的好心情。

过敏症状可能看起来很严重,但很快就能控制住。

注射和服药后,安若的情况好多了。但由于她特殊的皮肤和敏感性,还是需要住院观察。

安若躺在vip病房里,打着点滴,虚弱地躺着。

真的很难受,全身发痒,所以她知道今晚睡不好。

自从被送到医院后,唐雨晨一直没有说话。

他像一座黑色的塔一样站在床边,眼睛冷冷地盯着她,安若很不舒服,所以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男人刷刷她的下巴,她吃痛后睁开眼睛。

他锐利而冰冷的眼睛看着她的脸,带着邪恶的微笑勾着嘴唇。“女人,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很丑吗?真的很丑!”

“这是你自找的。今晚你一个人呆在医院。不想有人陪你!”

男人松手,转身大步离去,全然不顾她的死活。

安若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想对他说:你没事就回去吧。

虽然她病了,但她能自己坚持住。

————

‘经典’一如既往的浮华活泼。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鬼王宠妻纨绔废柴妃

在暧昧的梦幻灯光下,鬼王唐雨晨双手插在裤兜里,鬼王悠闲地走在进口的高档地板上。

当一个女人走到她面前,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她的眼睛就盯在他雕塑般的脸上。

“小,真巧。”安心带着优雅的微笑,轻声问候他。

男人冷漠的目光瞟着她,仿佛不认识她,从她身边走过。

安心被他忽略了,感到尴尬和惭愧,一张漂亮的小脸,涨得通红。

推开至尊贵宾包厢的门,里面的吵闹声涌了出来。

看到他的样子,梁潇成功地一击入洞,然后起身扬起眉毛笑了:“我以为你今晚要过新婚之夜,你没打算来。”

唐雨晨邪恶地扬起嘴唇:“我本不想来,但是当我想到你会为我庆祝的时候,我怎么会不忍心来呢?”

“虚伪!我想你是被新娘赶出洞房的。”

这里的人和唐雨晨有点交情。梁潇的取笑引起了他们的低笑声。

唐雨晨并不生气。这种场合,幸福是最重要的。

“今晚来点刺激的怎么样?”他提了建议。

梁潇靠了过去,一口气跳进了洞里。动作优美简单。“你今天很开心,想玩什么?”

“赛车怎么样?好久没玩了。”

当他的声音落下时,许多人兴奋地附和着。男人爱车,更爱赛车的刺激,所以赛车,基本上大家都喜欢。

在特殊的竞速山路上,十几辆豪车开得飞快。

虽然外观豪华,但性能绝对不比高端赛车差。唐雨晨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加迪领先,第二辆车是梁潇的黑色兰博基尼。

两辆车,将远远落后的车甩开,不断偷偷较劲。

唐雨晨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身后的车,微微勾着嘴,眼里闪过一丝争强好胜的兴奋。

前面是一个角落,也是领带破的地方。

他熟练地转动方向盘,车子瞬间飘移,越过一条美丽而平滑的弯道,成功地过了弯道。然而,梁潇的驾驶技术并不差,而且他还会漂移。两辆车几乎同时到达终点。

打开车门,唐雨晨迈步下车,双臂抱胸倚在车门上,姿势悠闲。

梁潇也下了车,迷人的桃花眼弯起,勾着嘴唇笑了:“车不专注,你心里有别的想法。”

不然肯定是他先,他追不上。

唐雨晨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直起身来,把手放在门上:“走,你继续玩。”

“就这么走了?今晚才开始。”

“你不知道* *有多短吗?”男人轻挑眉,弯下腰钻进车里。

在门关上之前,梁潇突然问他:“我听老人说你的东西有能力吗?”

唐雨晨猛地关上门,目光瞬间掠过一丝阴霾。

他笑着看着他,一边是否定的测试,语气平静而令人毛骨悚然:“如果你没有学好语言学,我不介意让你转世,再学一遍。”

梁潇笑了,完全无视他的威胁。

唐雨晨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汽车像离弦的箭,从梁潇身边飞过,吓得他尖叫起来:“该死,你要杀人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唐雨晨决定去医院看安若,宠妻那个该死的女人,宠妻她今晚对他做了这些,他迟早会还她的。

当他的车沿着山路开上高速公路时,他没有注意到一辆鲜红色的车在他身后很远的地方。

一路上,如果唐雨晨以为是安。

他想着怎么惩罚她,怎么嘲讽她。但一想到她的软弱,他决定暂时不惩罚她。

汽车停在医院门口。他打开门,下了公共汽车。突然,一道刺眼的光线射了过来。那个人警惕地回头看,看到一辆鲜红色的汽车,疯狂地向他跑来...

————

安若美美地睡了一夜,感觉好多了。

一大早,只有护士进来给她换药,所以没人来看她。

她知道她真的惹恼了唐雨晨,否则他不会派一个仆人来照顾她。

但是她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反正她不缺胳膊少腿。她能照顾好自己。

上完厕所后,安若走出来,无意中看到陶叔站在她的病房里。

“小奶奶。”陶叔叔低声说话,心情好像很压抑。

安若不解,笑着问他:“陶叔叔,你在这里做什么?”

“家庭主妇,我给你带了吃的,对不起,你病了,我现在没来看你。周阿姨以后会照顾你的。有什么需要就告诉她。”

陶叔叔的心情真的很不对。

每次和她说话,他都很和蔼,面带微笑。这是他第一次出现。

“陶叔叔,你怎么了?”安若坐在床上,疑惑地问他。

陶大爷答非所问:“少爷,不要怪少爷没有照顾你,他现在不方便来。”

“哦,没关系。”安若漫不经心地说道。

陶澍又道:“真是少爷...真的很不方便。”

安若仍然不在乎:“陶叔叔,我知道他很不方便,我不介意,真的。”

如果他不来就更好了。如果他来了,会影响她的恢复。

陶叔叔郁闷。为什么不问问少爷为什么不方便来?

他也知道安若不可能问自己。

陶叔叔只好实话实说:“小姐,你还不知道,师傅。他昨晚出了车祸。”

安若微愣,第一个念头就是唐雨晨死了。

她正要问,陶叔道:“有人要杀少爷。这种行为真的不好!”

“他真的死了吗?”

陶大爷惊呆了:“少爷没死。”

"...伤得严重吗?”

“差不多...是小腿骨折,预计要长期培养。你也知道,疼一百天。”

"..."安若郁闷,为什么只是骨折!

一点都不重伤好不好!

为唐雨晨祈祷的希望破灭了,毫无兴趣地问陶澍:“怎么回事?”

陶澍很有尊严地说:“云小姐做到了。她昨晚喝了很多酒,最后心情不好。她打算开着她的车去杀她的少爷,想和他一起死。”

安若完全被卡住了。

这是唐雨晨的报应吗?

————

当警察从唐雨晨的病房出来时,陶澍告诉他们,他已经很努力地走进了病房。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有两个仆人守卫着南宫文祥的入口。

贝贝低声说:“我是来看望南宫爷爷的。南宫大师已经同意了……”

一个仆人说:“老人睡着了。安静。”

“好……”

贝贝走进卧室,纨绔妃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卧室里,纨绔妃窗帘拉着,光线昏暗。

现在是大白天。为什么要拉上窗帘?贝贝觉得窗帘不应该拉上。

南宫文祥躺在床上,眼睛微微闭着。

贝贝看着他,感觉南宫爷爷真的老了。

恐怕这真的是她最后一次见他了。

其实她想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

她想当面向他道歉。她毁了他孙子的婚礼。他一定很生气。

但是现在他睡着了,她不能和他说话。

贝贝轻轻地走着,打算放下买来的花离开。

然而,南宫文祥根本没有睡着。他突然睁开眼睛,吓了贝贝一跳。

贝贝非常紧张。“南宫爷爷,我吵醒你了吗?不好意思,我马上出去。”

“是吗...贝贝?”南宫文祥突然出声了,他对这个女孩的记忆模糊了。

贝贝更紧张,怕他骂她。

“对,我是贝贝...南宫爷爷,我来看你了,不好意思,不小心把你吵醒了。”

南宫文祥的长相没有变化。“你出去了?”

“是的……”贝贝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南宫爷爷,对不起...那几天我什么都错了。我不该那样毁了南宫哥哥的婚礼。对不起。”

南宫文祥淡淡地说:“毁了就毁了。我对那个女孩并不乐观。”

贝贝惊愕地抬起头。他在说什么?

他不喜欢冷心?

冷心是公认的好女人。

南宫文祥在空的空气中闻到了栀子花的味道。“你拿着什么?”

贝贝忙着笑。她笑起来很可爱,圆脸,嘴巴周围有两个梨涡。

南宫文祥记得她是因为她看起来很特别。

不然,人那么多,他哪里能记得住。

贝贝走上前去,把栀子花放在床头柜上。“我给你买的。其实早上还很新鲜,现在不好看了。”

贝贝又放下含羞草。“还有这个,卖花的老板送给我的。我一起给你。”

“这是什么?”南宫文祥疑惑了。

“是含羞草。”

南宫文祥淡淡地说:“我忘了含羞草长什么样了。”

“是的,含羞草长这样。你一碰它的叶子,它就会害羞地合上。”

南宫文祥盯着含羞草,而贝贝正忙着给他示范。

她摸了摸叶子,两边的叶子立刻合上了。

南宫文祥说:“这草很有趣。”

贝贝点点头,“我也觉得很有意思。南宫爷爷,累不累?你累了,我先出去。”

她害怕再打扰他。

南宫文祥没有回答,问道:“你一个人来的,你家里还有谁?”

“……我妈妈改嫁了,现在住在爱丁堡,我想联系她来看望你,可是联系不上。不过我会一直联系她,她会赶回来见你最后一面的。”

她说这样的话真是太不对了。

“南宫爷爷,废柴对不起,废柴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南宫文祥一点也不介意。“没关系,我要死了。”

贝贝的眼睛突然暗了下来。“南宫爷爷,我们舍不得你。不能多活几年吗?”

“人老了就会死,谁也无法避免。”

“但是...但是我舍不得你的死……”

南宫文祥大吃一惊。“为什么?”

他们之间应该没有感情。

贝贝天真地说:“因为你伟大,所以伟大的人不应该死。你的死是社会的巨大损失。对于南宫家来说,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损失。”

这是南宫文祥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别人不想他死,唯一的原因就是舍不得他,喜欢他。

但是没有人说他不想他死,因为他很伟大。

南宫文祥淡淡一笑:“人老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然。你的存在是一种伟大,每次想起你,我都充满敬畏。我觉得别人肯定也有这种想法。”

“我的存在不就是个没用的老头吗?”

“你不是一个无用的老人。很多人做不到你这辈子做的事。因为你,我们很多人都有饭吃,有钱赚。要不是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找不到工作。总之我妈能挣钱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们很多人都赚不到钱。南宫爷爷,你真的很棒。我从小就崇拜你。你不是一个没用的人。在我眼里,你是最有用的人。”

看到贝贝眼里那种纯粹的崇拜,南宫文祥叹了口气:“小姑娘,我老了,现在什么都不会了,没用的。”

贝贝很单纯,但直觉很准。

她蹲在床边,迷惑地看着他。“南宫爷爷,你以为你没用,你就要死了吗?”

南宫文祥愣住了。

他深深地看着贝贝。“为什么这么说?”

“感觉……”贝贝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还有什么感觉?”

贝贝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请便。”南宫文祥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能看不出她的心思。

贝贝犹豫了一下:“我感觉你很孤独。”

“为什么?”

贝贝孤独地低下头,“因为我也很孤独。”

南宫文祥惊讶地看着她。

贝贝似乎找到了发泄的方法,找到了愿意听她倾诉的人。她敞开心扉说:“因为我做错了,现在大家都不理我了。连我妈都不要我了。保姆还在撸我的钱。逃跑...我突然发现,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

说到这里,贝贝忍不住哭了。

“南宫爷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与你无关,但我把你当成我的家人。别死,你死了,我也失去了一个亲人。”

南宫文祥更加惊讶了。他没想到贝贝对他有这么深的感情。

他不知道贝贝太爱南宫了,爱我,爱我的狗,从小爱他,尊重他。

贝贝哭的伤心,一点都没有任何伪装。

南宫文祥打断了她的哭声;“别哭,鬼王我听着太吵了。”

贝贝突然不哭了。“对不起,鬼王我不哭了……”

她抬起胳膊,用袖子不小心擦了擦眼泪。

南宫文祥看到她可怜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说保姆把你的钱拿走了?你拿走了多少?”

“不多,就500磅。你放心吧,我还有点钱。”

“还要多少?”

“还有...大约一千。”

1000英镑够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找你妈妈?”南宫文祥问道。

贝贝黯然摇头:“我不去,”

她没有解释她为什么不去,但南宫文祥能感觉到她不去是有原因的。

也许她不能去。

她刚出狱,已经成年,对方肯定不会收她。

总之贝贝和孤儿没什么区别。

“贝贝,我问你一件事。说实话。”

“爷爷,你想问什么?”贝贝的大眼睛闪烁不定。

南宫文祥其实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无辜。

也许她会任性傲慢,但她绝对是一个很纯洁没有经验的女孩。

“当年的硫酸真的是你准备的?”

贝贝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她摇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刚准备了辣椒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硫酸……”

“在这一点上,你不必对我撒谎。就算你承认了,也没人会对你怎么样。”南宫文祥严肃地说道。

贝贝还是摇摇头。“我发誓我没有那样做!我不是那样做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承认。”

南宫文祥若有所思,选择了相信她。

他没有看出她在说谎,除非她的演技很出色。

但这是不可能的。以她的年龄,她不会有高超的演技。

有时候,南宫乐山骗不了他,更别说贝贝了。

“爷爷,请相信我,真的不是我……”贝贝急切地看着他。

这件事从来没有人相信过她。

她真的很渴望有人相信她。

南宫文祥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贝贝大吃一惊,立刻高兴起来。“你真的相信我吗?你真的相信我吗?”

“你没有勇气做这种事。”

贝贝突然高兴得泪流满面。“南宫爷爷,谢谢你相信我,谢谢你……”

贝贝笑得很开心,就像一个得到了洋娃娃的小女孩。

只是...突然,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咕——”

“咕咕——”

刚才还很开心的贝贝脸红了。

因为哭是她肚子发出来的!

她饿了,哭得像打雷一样!

从早上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连一口水都没喝。

南宫文祥有一颗心:“饿吗?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早上就开始了……”

但是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没东西吃?”

贝贝摇摇头。“爷爷,休息一下。我先来。”

她已经打扰他够久了。

就在这时,南宫乐山突然走了进来。

看到贝贝还在,他微微蹙眉:“你还没走吗?”

贝贝立刻非常紧张:“我马上就走!”

南宫文祥突然说:“等等,先别走。”

贝贝很不解:“南宫爷爷,宠妻你还有别的事吗?”

南宫文祥说:“我也饿了。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吃饭?”

贝贝很惊讶。

南宫乐山更是骇异。

自从老人几个月前失去生命后,宠妻就再也没有主动吃过东西。

他甚至经常失去食欲,绝食抗议。

请他吃顿好饭比上天堂还难。

所以南宫乐山听到突然提出要和贝贝一起吃或者一起吃,非常惊讶。

他忍不住看着贝贝。他不知道她对老人说了什么。

让他现在突然有了食欲。

贝贝回过神来,挥了挥手。“不,我会回去吃同样的食物。我也该走了。”

老人很少主动吃饭。南宫乐山不会让他失望的。

他淡淡地对贝贝说:“你留下来吃饭再走,我让人送你。”

贝贝又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他。

他在说什么?

南宫哥哥请她留下来吃饭...

*****

餐桌上有很多食物。

贝贝僵硬地坐在椅子上,现在感觉像在做梦。

南宫文祥,江予菲,他们三个,南宫乐山和贝贝坐在餐桌旁。

冷心早走了,其他人都走了。

这里除了贝贝没有外人。

这是南宫文祥来了之后第一次和江予菲吃饭。

感谢贝贝...

南宫月如很开心,她看贝贝的眼神也更加亲切了。

南宫文祥拿起筷子。“我们吃饭吧。”

在大家开始吃之前,他吃了一口。

贝贝不能从筷子开始。

江予菲笑着问:“你为什么不吃?这些菜不合你的口味吗?”

贝贝赶紧摇头:“不,我很喜欢这些!”

坐了两年牢,她学会了不挑食。

对她来说,外面的饭菜再差,也比监狱里的好吃。

对面的南宫月如笑了:“喜欢就多吃点,别客气。”

“好的,谢谢阿姨。”

按辈分,贝贝应该叫月经,但血缘关系不是很近。她不敢尖叫。

南宫月如笑着说:“你应该叫我月经,但以后你应该叫我月经。叫阿姨太好了。”

贝贝又惊呆了。

她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她毁了她儿子的婚礼。她不应该恨她吗?

他们应该都讨厌她。他们为什么不讨厌她?

贝贝无言以对。

文祥瞥了她一眼。“你姑娘,你不饿。你怎么不吃?”

贝贝低下头,遮住了眼里的泪水。

“我会吃的……”

她吃得很快,每一口食物在她嘴里都很美味。

贝贝发现,她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爷爷,你吃这个,这个好吃。”江予菲突然给了南宫文祥一块里脊。

南宫文祥愣了一下,但没说话。

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上菜。

毕竟他们的用餐礼仪很讲究。他们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也不能随便给人夹菜。

当你自己拿食物时,你应该使用备用筷子。

江雨菲却打破了这个规矩,但是他发现他并不是很讨厌。

南宫文祥拿起里脊,纨绔妃慢慢放进嘴里。

他吃饭的时候,纨绔妃大家都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南宫月如也不甘示弱,他也有一道菜。

南宫文祥又被卡住了。

“爸爸,这条鱼很好吃,你尝尝。”萧泽新突然也给了他一道菜。

南宫文祥突然瞪了他一眼!

南宫乐山便给他上了一道菜。“爷爷,青菜都清了,你多吃点。”

南宫文祥气得吹胡子瞪眼。

大家这样看着他都忍不住笑了。

江予菲是第一个笑的人。她笑了,其他人都笑了。

贝贝也觉得好笑。她眯着眼睛笑了,露出两排像玉米粒一样的白牙。

加上她嘴里有两个很深的梨涡,笑起来很美。

当南宫月如看到她的笑容时,她觉得自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贝贝笑起来真好看。”她温柔地说。

所有人都看着她,包括南宫乐山。

贝贝立刻不笑了。她很尴尬,脸都红了。

江予菲笑着说:“贝贝长得像个洋娃娃,让人一看就喜欢。”

南宫乐山面无表情,但他不这么认为。

贝贝以前很可爱。她虽然任性,但至少很单纯。

但事情发生后,他对她彻底失望了。

在他看来,贝贝是一个太有魅力又超重的女孩。

还是一个自私残忍的女孩。

贝贝对他们的吹嘘更加尴尬。

江予菲看出他喜欢她,否则他不会突然约她吃饭。

她故意逗她:“贝贝,我们都给老人送饭了,你给了他什么饭?”

贝贝喊了一声,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大家都在向南宫爷爷致敬,她也应该。

贝贝看不出他们都是故意的。她拿起备用筷子,但不知道拿什么。

南宫爷爷牙齿不好。它们对他来说太难吃了。

太软了。他们抓住它了。

贝贝选了一圈筷子,还是不知道拿什么。

突然,她的眼睛动了,抓起一个南瓜派,起身走到南宫文祥面前,把它放进了他的碗里。

“南宫爷爷,吃南瓜派吧。这个很甜很好吃。”

南宫文祥变黑了。“我觉得你喜欢?”

贝贝错了。“你不爱吃吗?”

江予菲笑着说:“老人不爱吃甜食,但是贝贝的心很好。”

贝贝突然好像做错了什么。“南宫爷爷,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夹一个。”

“没必要。”南宫文祥淡淡地拒绝了。“回去吃饭吧。”

“哦。”贝贝坐了回去,江予菲把一盘南瓜饼放在她面前。“如果你喜欢甜食,就多吃点。这些是你的,我们不喜欢。”

他们真的不喜欢吃。以前桌子上有一些糖果,几乎都是装饰品。

有时候会吃,但是真的没胃口。

贝贝受宠若惊,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我不喜欢。”但是..."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南宫乐山。

后者不看她,淡然一笑吃东西。

江雨菲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她故意的说:“我以为我们都不爱吃,谁爱吃甜食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