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王者娱乐APP|中国有限公司----凤还朝(1/35)

王者娱乐APP|中国有限公司 !

突然,凤还朝凤还朝罗素的眼睛亮了。

小崽有一个小小的玄武世界。其实她也有。她的便携空房间其实是个小世界,凤还朝凤还朝但还没人住...

只是不知道她空会不会成为玄武小世界的存在,于是罗素哄着她的幼崽:“来,告诉我妹妹你的玄武世界当初是什么样子的。一开始有那么大吗?人能活在最初吗?起初……”

小狮子向罗素翻了个白眼。“你是白痴吗?”怎么能一开始就那么大,能活在一开始?我妈说这都是快速渐进的。"

“哦,那你继续说,玄武小世界建在30万米空高度的时候你达到了什么程度?”

“好像是……”小崽歪着头想了半天,就不耐烦了:“反正是婴儿期!”

小时候吃饭睡觉谁管那么多?!

罗素:“…”婴儿?你这个坏孩子,能不能别再这样打人了!!!

小崽儿看了一眼罗素,默默地嘟哝道:“妈妈说,在我们主上帝的血液里,你还处于婴儿期。”

但是小崽说得太快太低,所以罗素一时没听清楚。

于是她好奇地问:“什么?”

别把脸转开,小崽很苦恼:“你应该叫我哥哥!”

罗素笑了笑:“你还想吃吗?”

小崽:“…”

罗素不知道真相,很快就忽略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句话。她轻咳了一声,决定把歪楼退了。

因为罗素觉得在玄武小世界的混沌之前,好像和她在空的气场差不多。

所以,罗素从幼崽身上学到了东西。

然后,小崽给罗素讲了他自己的经历。

罗素想了想,像是有些理解。

而且当时龙脊山的山崖下,除了几个辅助房间内门的弟子,没有其他人。

此刻,这些内在的门徒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罗素和幼崽。

要知道,小崽的名字响彻整个天道。

因此,无数人都在期待他的行动。

现在很多人爬到2万米高空,他们两个站着不动,发愣?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将弃权?

这时,只从半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空:“啊!!!"

声波在风中传播,传播千里。

罗素抬起头,看到天空中的一个小点随着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大...

这是男人!

是新来的学生!

虽然这个人叫罗素,但他见过一次。

他是怎么摔倒的?

按说,龙脊山虽然四周悬崖峭壁,但是凭借这群人的实力,你可以离开自己的气息,走下来。你怎么能...

正在这时,另一个悲伤的声音从上面掉了下来空。

就在他们快要落到地面的时候,一连串的阴影闪过,他们连到了地上。

这些影子来来去去,似乎看不到罗素和幼崽的存在。

不用说,这些影子都是天道宗强大的影子。!!

...

冷丝雨不敢相信这一点,凤还朝他们是一大群人,凤还朝难道还害怕这个女孩。

其实冷丝雨是不肯承认的。看到这个女孩的那一刻,她的心因为嫉妒而疯狂。因为她一直自称是绝代佳人,但比起眼前的女孩...太生气了,她很快就昏过去了。

罗素仍然笑着,但微钩的尾巴带来死亡的嘲笑。

她没有说话,只是平平地摊开右手。

洁白如玉的手指淡淡的荧光,很美。

他们看得入了迷,差点流口水。

冷丝雨被嫉妒冲红了脸,眼中闪过恶毒的寒芒。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用剑把这只华丽的手砍成碎片。

清军握住盛英剑的手,浑身微微颤抖。不知怎么的,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手中的剑就要飞走了。他越紧张,握得越紧。

抓着手柄的手指,根部发白,血管鼓鼓的,可见此时的他有多努力。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光闪过。

神圣如王清泉,那把影剑突然出现在罗素的手掌中。

“这个......”刚才所有屏住呼吸的人都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这把用灵性知识修炼出来的剑,的确是绝世之剑!

整张自洁脸变得煞白,冷汗快速顺着脸颊流下。消失了,但完全消失了。凭他的实力,他不知道剑是怎么消失的。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清楚地看到剑顺从地躺在罗素的手心里。

罗素反手握着程英剑,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下四周,笑着勾勾嘴唇:“我相信这个?”

什么都不用做,只有影剑摊开会自动回归,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这一点上,即使他们不愿意,他们也必须承认事实。

但是,总有一些人贪得无厌,比如天冷下雨。

冷的微笑着站起来,冷冷的盯着:“你是谁?为什么要拿我哥哥的剑?快把剑还回去?”

那是一项顺利的工作。罗素心里呕吐,嘴角还挂着冷漠的冷笑。她伸出手,把冰冷的丝雨推到一边。

他们都呆呆地看着罗素的动作,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是跟着冷雨走,还是让她自由活动?

大家都不帮忙的时候,她就着急了。她匆匆跺了跺脚,指着大家喊道:“你,唉,你真笨!你不想要十翼天使的分吗?”

太浅了,看到美女脚都动不了!寒丝雨在心里怒骂。

但是,如果是寒冷多雨的天气,真的会提醒大家。

她说的是对的。这时,罗素正站在长着十只翅膀的天使面前。很明显,她现在要拿走积分了。

“等等!”全出自清手柱。

“有什么建议吗?”罗素笑眯眯地看着他,声音冷漠,心里却在想,是拿金牌好,还是拿钻卡好。如果把钻卡拿出来,如果消息传出去,似乎他也不能低调。罗素摸了摸下巴,一时拿不定主意。

“姑娘,你可以拿剑,但这个十翼天使必须属于我们。”清军面色紧绷,双眼死死地盯着罗素。

如果他不爱剑,凤还朝那就是假的。事实上,凤还朝他的心因爱而流血。

“哦?”罗素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笑了。“一定是你的?”

她的声音很轻,笑容很淡,有一种说不出却让人感觉明显的轻蔑。

是的,是居高临下的蔑视。

冷丝雨心头的怒火蹭蹭向上,她快步走到倾城自清身边,伸出手掌,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自清浑身微微一变,他下意识地看着罗素。

“大师兄!就算不想要剑,也要为弟弟妹妹着想。真的要放弃这么多分吗?破了就破了,兄弟!”冷丝雨终于提高了声音,她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听到她!

果然,一说到自己的利益,人们的反应马上就激烈起来。

“兄弟,积分不能让!”

“积分明明是我们的,为什么要给别人?坚决不行!”

“我觉得这个女孩在撒谎。以她的年纪,孤身一人,真的能杀死变种人十翼天使吗?”

“这个女孩显然在撒谎,她一定对我们撒谎了。我们杀了十翼天使!”

“对,我们杀了它!”

“就是我们杀死的十翼天使!”

然后,一群人大吵大闹,却一致表明他们杀了这个十翼突变天使!分,坚决不让!

罗素双臂环抱,扫视着这群口吐白沫的年轻男女。他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眼里的讥诮和讽刺越来越明显。

剪糊?敢剪她糊?罗素说他非常不开心。

但是她越不开心,她的笑容就越灿烂。

“让开。”罗素的声音微弱,不含任何感情。

“别让!”他们不仅不会让它异口同声,还会自发地自动包围中间变异的十翼天使,保护它。

当罗素看到它时,他忍不住笑了:“你认为你能这样阻止它吗?”

他们保持沉默,但都盯着罗素以防她。

“变异十翼天使,我可以杀死,更何况你们几个。不怕死,就继续站着。如果你绝望了,你可以离开球队,站到一边去。”虽然罗素看上去面带微笑,但他所说的一点也不容易。

他们面面相觑。

罗素的话提醒了他们。

其实自从程英剑飞回来了,他们心里就信了八分,相信那个女孩就是那个打了十翼天使的人,但是他们的贪婪让他们下定决心不承认,还颠倒黑白。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黑白根本不颠倒,会让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结果,人心一下子就散在了之前一致的队伍里。

罗素冷冷一笑。“你一共十个人。就算十翼天使多分,你手里能有多少分?为什么要为这些点浪费生命?还不如干掉其他几十只魔兽。”

有道理。反正大头都是隔着冷雨的,何必为别的姑娘穿上婚纱呢?

然后,慢慢地,几步开始向外移动。

但是还没等他们出来,一条鞭子就在冰冷的雨里直直地抽向地面,愤怒地喊道:“站住!不准任何人离开!”

突然周围一片寂静。

凤还朝

只见她怪笑一声:“你们这些蠢货!凤还朝既然她能杀死十翼天使,凤还朝你觉得她的点数会少吗?你觉得她的腰牌会是一枚普通的铜牌吗?难道你一直这么肤浅,就盯着变种人十翼天使?”

这真的是一颗完整的心。

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很有煽动性。

然而一,人们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看着罗素的眼睛,全都亮晶晶的!

说天冷下雨是有道理的。目前这个女生,无论长相还是气度,都是最好的选择,腰牌可能是银牌。既然她有实力杀死十翼天使,她的点数绝对不会少。

杀了她,抓住她的腰牌,拿走她的积分...想想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于是,刚迈出准备自保的那一步,他们都被心中邪恶的贪欲回馈了。

罗素微笑着看着冰冷的雨。反而称赞它:“脑子转得快,嘴巴挺利索。”

"谢谢你的赞美。"冷丝雨又得意又得意,冷哼一声。

“你真的想死吗?真的不要再想了?”罗素慢慢摸着下巴,微微扬起眉毛,用一种滑稽的方式看着这群没有被杀死的人。

“自己想办法!”冷丝雨和自洁对视一眼,冷笑一声,然后!

所有人都冲到了罗素的身边,除了整个自我清洗!

因为此时他正在利用这个空文件,拿出手中的银色令牌,试图吸收十翼天使积分的变异!

他们计算得很好。

只要你延迟呼吸的瞬间,你就能从整个自我清理中赚取积分,罗素再生气也没用。

罗素自然也看出了这其实有猫腻。

只见她的身体快如闪电,在重重包围下瞬间冲出包围圈。下一秒,她的手已经抓了她所有的头发,捡起来转身,然后直接扔了出去!

整个自洁都傻眼了。

被冰冷的雨吓到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怎么可能?!全哥是前十。怎么能把他捡回来扔出去?真可惜。是真的吗?

他们看起来不一样,有的是绿的,有的是红的,但是都不敢看那边,怕被他记住,因为现在他太尴尬了。

权子卿的脸就像一个调色板,变幻莫测,变幻莫测。他愤愤不平地瞪了罗素一眼,然后命令道:“杀了他!!!"

一声令下,他们全都冲向罗素!

正在这时,北辰影已经到了。

“哎,练练这双手吧。”北辰影笑着说。

“嗯,就是别弄坏了。”罗素微笑。刚进入炼狱城,最好不要树敌。

形势很激烈,一时半会儿还没结束。

权紫青不得不加入战圈,和北辰影战斗。

当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战场上的时候,罗素微笑着从怀里拿出了她的训练卡。

她心情好的在钻卡上摩擦图腾,真的是好事。可以转五次。

罗素在图腾的位置上扫过变种人十翼天使的额头,就像现代扫描二维码的情况一样。

很快,凤还朝罗素在训练卡上得了150分。

看着这150点,凤还朝罗素的心情突然好转。

“钻...钻……”权子庆意外地抬起头,眼睛盯着罗素,眼里布满血丝,嘴里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一定是失去视力了,对吗?这个女生手里怎么会有传说中的钻卡?不可能的好吗?

但是盲光真的好像是打卡!

因此,权子卿在激动之下,奋不顾身地冲向罗素身边。

此时,罗素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是因为她完全自我意识,而是因为她有神奇的第六感。

她觉得地面有问题。

权紫青冲的时候,苏自觉的倒在一边躲避。

而这个时候!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地面剧烈摇晃,让人头晕目眩,几乎站不起来。

那个白色的身影摔在了地上。

罗素的眼睛是直的-

“十翼天使……”

都是十翼天使!

一,二,三...十,二十,三十...

许多罗素人根本看不清楚!

来不及细想,罗素身形飞快地向前冲去,左手和右手分别抓住了蓝影和暗夜鬼,呷了一口正在如火如荼战斗的北辰影和晏子:“快跑!”

北辰影业和晏子最大的优势就是听罗素的。

闻言来不及多想,转身跳出了战圈,后面跟着罗素,逃跑的速度简直惊人。

和北辰影、晏子一起战斗的几个人都傻眼了。

但是在他们回来之前,有一场强烈的飓风。

所有人回头看-

首先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然后。

一只眼睛突然缩回,瞳孔里就剩下恐慌二字。

很多很多十翼天使,全部!如果这个换算成积分,你不享受吗?但这就是问题所在!

是因为十翼天使太多,所以问题大...

“快跑!”众人自清一声令下,还没等大家反映,他便迈开脚步,快步跑开了。

结果,受惊的队伍很快变得一片混乱,每个人都疯狂地朝罗素失踪的方向跑去。

但是十翼天使有多快呢?怎么才能让他们逃脱?

他们出来是因为变种人十翼天使的仇恨和召唤,也因为他们杀死了变种人十翼天使,仇恨的价值观都在他们身上。

一场激烈的战斗响起-

可怜的权紫青,没跑几步就被十个十翼天使围住了。

十个天使长着十只翅膀,那有多厉害?我只是无法想象。

由于清朝还没有反应过来,尸体就变成了一堆肉泥,瘫倒在地上...

剩下的人实力更差,怎么可能是这些十翼天使的对手?虽然有跑出去的,但是很快就被十翼天使带回来碾压。

整个队伍中,只有一个人逃脱了...

那个人又冷又多雨。

寒冷多雨是好运气。

因为她从来没有加入过战争圈,所以她对各方面都很有眼光。事实上,她是第一个看到十翼天使的人,甚至在罗素发现它之前。

她看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打。她不停的后退,退到角落,逃跑,最后用手里的令牌,终于以惊心动魄的方式逃离了这个疯狂的战场。

冷丝雨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凤还朝心里一震。

还好她跑得快,凤还朝不然连怎么死都不知道。这么多十翼天使一巴掌就能打死她,太可怕了。

冷丝雨一边摸着胸口一阵一阵心跳,一边在心里暗自庆幸。

前墙上有轻微的响声。

冷丝雨心里一动,她下意识地藏在树丛中。

接着,罗素的声音出现了。

她用蓝帘和暗夜鬼分别左、右手,然后把它们放下。

“终于出来了,运气还不错。”罗素慢慢吐了口气。

"这么多十翼天使被兑换成积分,太棒了."北辰影舔舔下巴,一脸垂涎。

“还是保命吧,在外面说这些事,也分分。你怎么和这么多十翼天使战斗?”罗素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那支队伍应该全军覆没?”晏子在旁边轻声问道。

“他们永远逃不掉。”北辰英笑着说:“要不是反应快,我们逃不掉。”

北辰影清楚的记得,当传送门打开的时候,一个十翼天使的身影飞快的朝他的后背冲来,不过也是幸运的。嗖的一声,他被送了出去,但背上的衣服却被扯掉了一大半。

北辰影换了新的,看起来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罗素回过头来,用深思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身后的天使城堡。

她记得那个人以前好像认识这张钻石卡...但幸运的是,他被埋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师父叫她低调,她一定要低调。

“走吧。”罗素慢慢呼出一口气,迅速随队离开。

刚出鬼门关,他们根本没想到。这时,一双毒眼正盯着他们的背影!

冷丝雨看见罗素等人离开,过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回头一看,是一扇关着的墙门。

兄弟,他们是...寒冷中皱着眉头,带着悲伤的眼神和忧虑。

在那个团队里,别人只是别人,他却不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弟子。其实他的背景说起来很吓人。

回国后,怎么跟全家人说?你如何解释她活着而其他人都死了的事实?冷雨抚着额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但很快,她的眼睛变得越来越亮,最后几乎像星星一样明亮。

如果她回去了,告诉全家人,哥哥被杀了,她为了带回消息而活了下来,逃了出来——对,就是这样!

这样,她就可以洗脱独自逃跑的罪名。那么问题又来了。谁杀了权子卿?

自然是...望着那群在前方道路上留下小黑点的人,冷丝雨嘴角都噙着一抹诡异的冷笑。

敢得罪她?哈哈!

还有,姑娘的积分,她要结算!

心中打定主意后,冷迅速沿着另一条捷径逃往炼狱城。

罗素等人不知道这一点。他们还没有踏入炼狱,但早就被人记住了。

此时,他们已经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炼狱城的大门已经站在他们面前。

凤还朝

炼狱城巨大,凤还朝城墙漆黑如墨,凤还朝给人一种深深的压迫感。站在城门下,有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强烈的胁迫让人挣扎。

炼狱城,三个大字,气势恢宏,几乎飞出牌匾。

大门高耸,长度无穷,气势雄伟。

一群人呆在城门下。

晏子从小在炼狱城长大,感情没有那么深,但罗素的几个人却深深感受到了炼狱城的可怕力量。

晏子有权自由进入炼狱城,但她无权带人进来。

所以这里,有些问题。

守卫大门的人不让他们进去。

“师姐可以进去,但没有三长老的指示,其他人不能带任何人进去。希望师姐见谅。”

今天值班的是三长老的弟子,他们嚣张跋扈,抬下巴,拒人于千里之外。

晏子冷梅道:“这不是别人。没有三长老的指示,但这是公爵的命令。你敢阻止吗?”

三长老大姑的名字被晏子抢了,所以三长老的徒弟总是看着不顺眼的晏子,无理取闹的话连三分都挑唆,何况现在还有三分?

所以蓝衣一次又一次的冰冷:“姐姐,没有三长老的指示,谁也不能让陌生人进来!”

后来,她冷冷地看了一眼罗素的几个人,傲慢而冷冷地冷笑道:“炼狱城很重要,你想进来外面就进来了吗?”

至于晏子嘴里说的话,是公爵大人亲自点的,蓝根本不信。

别说城主大人龙少了尾巴,就算他老人家真的世俗,他又怎么能为外人开口呢。根本不可能。

在蓝色的背后,她带领的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晏子脸色铁青。

当初她年纪小,武功又弱,师父常年不在,所以虽然有圣人之名,却没有圣人之实。更何况她已经在外面好几年了,现在看来这些人还真没注意过她!

但是.....晏子的眼中微微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

别人不知道,她却清楚的知道。没有人能比得上师父对罗素放纵的态度。她敢说只要罗素告诉师父她想要整个炼狱城,我怕师父会问,一个炼狱城够不够?

所以,这些穿蓝色衣服的人...哈哈哈...晏子心里冷笑。

当然有公爵撑腰,现在公爵大人根本不在,这些琐事只能自己处理。

晏子说话之前,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拿出一个牌子递给晏子:“给他们看看这个。”

那是一个...钻石卡。

罗素一点也没隐瞒,掏出了她的名片!

“还有……”晏子有些拿不定主意。

师傅没解释。应该低调吗?这样拿出来,很高调...

罗素笑了:“高调还是低调,只在我心里。”

换句话说,不管外界如何,只要她守住自己的心,勤于修行,师父和义父的初衷就达到了。

更何况,在来到炼狱城之前,罗素就已经感受到了炼狱城的隐患。

如果罗素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凤还朝她就一次又一次地露营,凤还朝所以以她现在的实力,别人想欺负她就欺负她,到时候真的有可能杀了她。因为积分制,伤害同龄人也不是不可原谅的。

因此,罗素现在想公开她的身份。

只要她的身份暴露,至少,没有人敢露出她的黑手。

“既然已经决定了,自然可以。”晏子心里也高兴。

回到炼狱城,如果她还这么憋屈,她就没法习惯了。

于是,晏子冷着脸,拿着钻卡在蓝衣面前晃了晃,冷声说道:“你明白吗?”你为什么不开门?!"

打卡是炼狱城的至尊存在,地位堪比三长老。

蓝自然是知道有钻卡的,看过一两次,但是不确定这个钻卡是不是真的...

不管是真是假,如果她说是假的,那一定是假的!

于是,蓝眉毛冷冷地看了晏子一眼:“大胆的晏子,为了让陌生人进城,敢拿假钻卡糊弄人,来,全部拿走!”

推,推,推!

一群人在蓝色背后闪过。

还有少年少女,一个个看起来凶悍逼人!

一群人迅速把罗素等人围成一个圈。

只要蓝套一声令下,他们就敢将罗素他们当场击毙!

气氛,此刻僵硬了。

晏子几乎气疯了!

蓝脑烟?居然敢拼命杀她?她至少是个圣人,好吗?此外,罗素...如果对罗素有一点点伤害,蓝衣和蓝衣背后的那群人都会被埋!

“蓝,你在找死!”晏子说的是实话。

但是,很明显,蓝衣不能听真话。我看见她冷笑着举起了手。她立即下令:“如果你伪造了一张训练卡,犯罪就可以受到惩罚。圣母和普通人共同犯罪。加油,不杀任何人!”

立刻,她应该奔向晏子!

她讨厌晏子。

她知道只有除掉晏子,大姑子的名字才能回到三长老手中。

还有嫂子,这个应该是属于三长老的!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还像这几年一样软弱!”蓝色套装像老鹰一样冲向晏子,然后致命一击。

“蓝,你该死!”晏子破口痛斥!

晏子从未想到蓝色会如此残忍!她只是想自杀,即使事情向那里的长老报告,那也会是死无对证!

好算盘,但我晏子绝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晏子冷笑一声,然后也提出要杀。

她刚出炼狱城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七阶,但是蓝的实力比她当时高很多,所以蓝敢在她面前这么嚣张!

然而,当两个人真的手牵手时,蔚蓝惊呆了。

两个人见面后,就跨过去面对面站着!

“你!!!"蓝眼睛瞪得圆圆的,难以置信地看着晏子,“你的力量怎么会上升得这么快!我不信!”

“呵呵。”晏子冷冷一笑,没有回答。

“三天不看对方,难怪你敢这么嚣张,原来是无所畏惧!”蓝衣狰狞,眼中的嫉妒难以掩饰。“如果是这样的话,看看手边真正的章节吧!”

凤还朝

曾经比她弱很多的晏子,凤还朝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成长的如此之快,凤还朝让蔚蓝心里有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仿佛她一直看不起的那个人已经和她平起平坐了,这让她非常警惕,摆脱了晏子的思维。

两人反反复复,但因为实力相当,所以战争一时粘连。

除了这两个人,其余的人都没有闲着。

因为曾经围住他们的三位长老门下的弟子此时都已经集合起来,想要当场斩杀他们。

“是可忍孰不可忍!战斗!”北辰的影子生气了,眼睛里有点血丝!

他不能相信这个。有了罗素这样炼狱城之主的保护,他们一群人真的可以被欺负了。

北辰影带领蓝影和夜鬼与那些人战斗。

目前情况难以区分。

罗素站在原地,目光呆滞,高深莫测。

她暗暗叹了口气,炼狱城之旅从未停止过。

先是血雾森林,然后是天使城堡,最后去了炼狱城,最后被封杀,还打了个你死我活?这真的很激烈。

罗素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炼狱城似乎比她想象的更危险。但是越危险,她的力量提升的越快。

罗素观察了一会儿形势,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蓝在战斗的时候做了一个蓝色的烟火!

蓝色的焰火一出来,晏子的攻击就变得越来越猛烈。显然,她想尽快做出决定。罗素由此推断,布鲁正在寻求帮助。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身影闪了出来。

黄色的衣服很快,罗素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力量高于晏子和蓝色。

黄衣站在墙上,冷着脸冷傲地看着下面。

“黄易姐姐,快帮着拿下晏子。她竟然敢伪造钻卡,还想把间谍带进城!”

蓝色套装说话很快。

“胡说!打卡是真的!”晏子冷冷的嗤了一声。

黄易冰冷的目光扫过罗素和其他人,然后射向晏子:“你是从外面带人进来的吗?”

“这是主人的命令。”晏子冷笑。

“大胆的晏子,敢撒谎!”黄衣人的身体从墙上猛扑下来,然后被推向晏子!

她不完全相信布鲁说的话,但对晏子来说...这是三长老手下所有弟子的敌人,必然会有共同的敌人。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向晏子开枪!

“该死!”晏子心里憋屈。

她勉强能应付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如果她来一件黄色的连衣裙,她应该哭。

黄衣是杀。

冰冷的剑从剑鞘中拔出。

他像毒蛇一样从背后捅了晏子一刀。

黄衣的手法并不犀利,她是在直线上,但是因为速度太快,以晏子的实力还是能够抵挡的住的。

在这个紧要关头。

我只听到砰的一声。

两盏白光交叉。

这是剑芒发出的光芒。

再一看,黄衣手中的冷剑只剩下一柄,上面晃晃悠悠的尖刺。至于冰冷凶残的刀锋...它静静地躺在地上。

当时四周静悄悄的,寂静得有些苍白。

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来,凤还朝死死盯着地面。

谁也不敢去看黄脸婆。

此时为黄色...

在精致的脸上,凤还朝她的眼神变幻莫测。她盯着罗素,咬着下唇。她的声音里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愤怒:“是你干的吗?”

师父给她的琥珀剑被砍了,真是太可惜了!这辈子最大的侮辱!

黄衣是三长老的三个徒弟。他们一向孤傲、冷漠、高傲,实力也很强。没有人敢低下她的脸,但是现在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被人践踏过的东西了!

“你的眼睛长当摆设了?看清楚了还要再问一遍?”罗素没好气地回答道。

就在刚才,黄衣是一个绝招。

如果晏子被她刺伤,她真的会死。

这叫罗素怎么不生气。

所以她直接用影剑毁了黄衣之剑。还没进城,还没站稳脚跟,还是她的顾忌。否则,她会当场夺走黄衣的生命。

“好,好!”

看到罗素这副平静随意的表情,黄衣灵额角青筋突突直跳,手指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几乎要跳出来了。

“去死!”黄衣怒极,然后招数重复!

所有的招数都是致命的!

罗素也不是普通人。面对黄衣绝招,她每次都能避开。

两个人的实力不相等,所以当时是分不开的。

最后两人各用各的绝活,手印碰撞的时候互相交叉。

这时,因为两个人的碰撞,天地之间发生了巨大的震动!

“没想到你还有点实力。看来你没有绝招是杀不死你的!”黄衣冷笑了几声,然后,手上,一条鞭子出现在她的手中。

鞭子是淡蓝色的,材质不明,但蓝色给人一种心悸的感觉。

罗素的视线停留在鞭子上,他的心突然感到一种不好的感觉,仿佛鞭子可以吸取人的灵魂。罗素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半个月前,主人给了我一条鞭子,你将是第一个死在鞭子下的人。能让我的鞭子喝血是你的荣幸。”

黄衣的声音是漠漠而平淡的,没有一丝情感,仿佛罗素死在了她的灵魂鞭下,这是理所当然的。

灵魂鞭?这对灵魂是一种威慑。

这时,罗素的心已经恢复了平静。面对黄衣的鄙视,她的神色依然是那么的淡定从容。她大胆地笑了笑:“真的?我怎么感觉那个可怜的人会是你自己呢?”

“那就试试!”

话音未落,黄衣的身影已经闪电般向罗素跑去!

那速度,快得肉眼无法察觉。

蓝色的鞭子正向罗素飞去。它的目标是罗素的眼睛。

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即将被摧毁,周围所有的人瞬间都盯着罗素,眼神紧张到甚至窒息。

罗素能强烈地感觉到灵魂深处的压迫和恐惧来自于鞭子。

但就在这时,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没事空!

紧紧地包围着罗素。

但是黑幕位置没了,凤还朝三个人别无选择只能在这个位置。

就在这时,凤还朝罗素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罗素不用回头,就知道那个人是古昕阳。

因为古昕杨此刻正在和她的那群兄弟姐妹们谈话,占据了很大的面积,甚至可以说整艘船上最好的位置都被他们占据了。

罗素有些怀疑。

谷心阳门派这么厉害?全船都怕他们?

后来我问唐雅兰,知道谷心阳所在的门派不是超级厉害,但是西华虞大哥是圣龙新生中最厉害的。

唐雅兰说:“魏西华的小团体有九个人,每个人都有突出的实力,足以独立,魏西华在队里只排第四。他们九个人组成了一个叫九一堂的团队,这九个人几乎是我们一千个新生中最优秀的。”

罗素:“…”没想到这两个月她都没出来,就这样了。

唐雅贞很认真地对罗素说:“古信阳被凶险的华西所覆盖,凶险的华西背后有九义堂。所以,最好尽量不要和顾新阳发生直接冲突。”

罗素点点头:“不过,如果她敢惹我,冲突就会冲突。”

而这时候,谷欣阳居然还真的朝着罗素走来。

“喂,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你真的很擅长。难道你不知道在这阳光明媚的一面是抓不到海洋动物和鱼类的吗?”古昕双手抱胸,绕着罗素他们走,傲慢的眯着眼。

苏下手拿鱼竿和钓鱼线,没理她空。

顾新阳以为罗素害怕了,突然得意起来:“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原来满嘴牙齿的罗素会无语,哈哈哈——真可笑。”

顾新阳在罗素说个没完,罗素突然生气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去钓海洋动物和鱼吗?”为什么和她有那么多空的争吵?

顾新阳自豪地说:“我有很多师兄。我需要自己去哪里钓鱼?像你这样一个人,努力了也抓不到一个。听说这里的鱼很密,但是老师只给我们一天,唉,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不管给你一天还是一个月,你都抓不到一条海鱼,哈哈哈——”

罗素觉得顾新阳很吵,正要叫她的幼崽把她赶出去。这时,顾新阳突然想出了一招:“罗素,你一点自尊都没有吗?我看不起你,嘲笑你,你不生气吗?”

罗素虚弱地看着这个傻乎乎的顾新阳,一本正经地看着她:“顾新阳的童鞋,你知道你最擅长什么吗?”

顾新阳对罗素的严肃很好奇,于是他问:“我最擅长什么?”

“你最擅长把别人的智商拉到和你一样的脑残水平,然后用你巨大的力量打败她。”罗素一边上菜一边看了顾新阳一眼,缓缓说道:“那么,你以为我会在乎一个傻逼傻逼吗?”

...

古昕阳先是一愣,凤还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罗素在骂她,凤还朝顿时勃然大怒!

不过,唐雅兰哼了一声,开心地笑了。她捂着肚子,差点抽筋,对罗素竖起大拇指:“太棒了,这张嘴太棒了,我看还有谁敢跟你吵架,哈哈哈——”

顾新阳瞪了唐雅兰一眼,转头盯着罗素:“我们打赌!”

“我凭什么跟你赌?”罗素似笑非笑。

“罗素,你不想要我的魔兽吗?告诉你,我还有四只魔兽,你不想赢吗?”顾新阳勾引罗素。

小崽的眼睛亮了。

但是罗素生气地说:“不要赌博。”

“那...还有我兄弟今天抓到的所有海兽晶核,全部拿出来下注!”古昕杨怕罗素不下注,筹码那是一层一层加的。

罗素看了一眼师兄顾新阳住的地方。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已经抓到了十几条鱼,每条都只有一只手掌那么大。此刻,天已经黑了,扔进了一个超大的木桶里。

“赌什么?”罗素放下鱼竿,慢慢问道。

“只是打赌...你今天能钓到一百条海鱼吗?”顾新阳幸灾乐祸。“赌博怎么样?”

罗素生气地看了她一眼:“如果我输了呢?”

“输了就要当众说一句话,很简单!”顾新阳一步步哄着。“你只要当众说:我不喜欢宁靖宇哥哥。这个赌怎么样,你赌吗?”

罗素:“…”她不喜欢宁靖宇哥哥好吗?

罗素还没有答应,其他所有在了望的女孩都大声喊道:“打赌!打赌!赌博!”

“罗素在赌博!”

“罗素,你敢打赌吗?!"

“罗素,你必须赌博!”

罗素:“…”

说到底,三个“从来”害的是宁九。

罗素还在思考,他发现那群女孩说:

“这不是打赌吗?我这里有一只四星玉面紫蝎,顾欣必胜!”

“我的四星闪电鹰飞骑也和顾新阳一起赢了!”

“还有我的!我的卷毛狮子也在雪道上!带着顾欣去赢!”

“我的……”

“我的……”

……

罗素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30多个女孩勇敢地站起来,拿出她们的灵兽作为赌注。

罗素还没有回应,但是幼崽的反应很大!

这三十多只宠物灵都是好东西。这样一来,最近这段时间,小熊们真的不用担心吃东西了。

罗素想了一会儿,说道:“但是我没有那么多财宝可以赌。”

女孩们骄傲地挥挥手:“没什么!输了就说:宁靖宇哥,我不喜欢你。这句话就行了!”

这时,有几个女生怕罗素不同意,大声说:“这三十五只精神宠物不算,我们今天抓到的海鱼的晶核都是你的!”

罗素嘴角微微一抽。

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她赢了,就白赢了海兽晶核和魔兽?如果她输了,说话说一句话就是功夫。

这不是稳定盈利吗?谁不赌谁傻!

...

这是因为不喜欢宁,凤还朝如果他把宁换成南宫,凤还朝即使知道他会赢,他也不会拿南宫打赌。

这就是在乎和不在乎的区别。

可怜的宁靖宇哥哥远远地站着,听着从他耳朵里传来的各种声音,但眼睛却盯着罗素。

罗素...你会答应吗?

罗素很快同意了。她说:“既然如此,那就赌吧!”

“好!”现场顿时欢呼起来。

徐老师看着宁靖宇略带黯然的神色,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了进去:“你是要去打个赌?很好,这个也能启发大家。如果是这样,就让你的老师徐当裁判。”

“可以!”

徐先生很有威望,所有的新生都相信他。

所以,就这么定了。

罗素没有准备诱饵。

所以唐雅贞并没有自己钓鱼。她专门为罗素服务。罗素还没说话,唐雅贞就用粉色的鱼饵帮罗素的鱼钩,然后拍着手:“鱼饵没问题。”

苏点点头,把一条一百米长的钓鱼线扔向大海,浮标东扭西扭。最后因为重力的原因,垂直下降了好半天。

所有的女人都看到了罗素扔鱼竿的姿势,突然她们的眼睛兴奋起来,兴奋得要攥紧拳头!

嘿嘿,看看罗素扔鱼线的技术。我只能说……太弱了!

这样,她能抓到海洋动物和鱼吗?简直是笑话!

但在这群人中,唐雅兰双手捧着脸颊,一副得意的样子。

因为她很清楚小姑做的鱼饵是专门针对这个海域星系的海洋动物和鱼类的。

虽然是在阳光充足的方向,但是星系里总有一些愚蠢的海洋动物和鱼类会上钩。

于是,大家都等啊等啊,看着罗素的钩子不出声,所有的女人都开心了,但是宁玖的脸就没那么好看了。

罗素仍然是那么无忧无虑,从容不迫,从容不迫。

其实她真的不着急。反正就是输一个字,可以帮她澄清。多好的事情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素的鱼竿轻轻地移动了。

“啊!”

“上帝!”

“没门!”

“有鱼上钩了吗?”

在所有人的眼里,罗素漫不经心地举起了鱼竿...

一条长臂银河鱼飞向甲板。

大家:“…”

这种钓鱼技巧确实不成熟,但是运气真的很好不是吗?这样就能钓到银河里的海鱼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

唐雅兰兴奋的哇哇叫,自觉的冲上去,帮罗素解开星系中的水鱼,然后熟练的用匕首扣上,一粒米大小的晶核出现在唐雅兰的手中。

唐雅兰对罗素说:“苏姐姐,我先给你收着,等收了再给你。”

苏点点头。

唐雅兰高兴地继续喂罗素,于是鱼线又被扔进了海里。

不久,又是另一种从银河系分离出来的海洋动物鱼。

然而,很快,它就成了银河系中的另一种海鱼...

不到一个小时,罗素已经抓了十五个!

如果我们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前进,罗素将会抓到一百只,这不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

女儿们都急了!凤还朝

他们正忙着把古新阳推出去。

顾新阳冲着罗素吼道:“不行,凤还朝不行,你不能用别人的诱饵。这是不允许的。每个人都要用自己的诱饵!”

女人们疯狂地点点头:“对,对!我们都用自己的诱饵!”

“有了别人的诱饵,还有什么乐趣?”

“我们绝对不会随便用别人的诱饵!”

唐雅兰很不服气,倔强地盯着他们:“你们怎么能这样?以前可以要求赌,现在已经开始赌了。怎么能在中间加条件?你这是欺负人!”

顾新阳:“我们下注那么多,她只说了一句话。赌博本身是不公平的。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条件?”

“是吗!如果不用自己的诱饵,就算赢了,我们也不会认!”

正在这时,不知是谁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唐雅兰的团饵。

唐雅兰见鱼饵不见了,气得差点哭出来:“你怎么能这样?”太多了!"

小姑娘被哥哥嫂子保护的很好,平时也没机会吵架,就一直说“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等等。

罗素见唐雅兰气哭了,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没事,我准备了饵,用我自己的就行了。”

这个诱饵,罗素还是有信心的。想到紫鱼寺,她就用空房里的天水把南宫给硬坑了,让太子差点破产。

当时罗素空的田零水只是一般,现在随着罗素空的不断升级,田零的水质越来越好,罗素认为在银河系捕捞这些海洋动物的问题应该不大。

想起紫鱼寺,罗素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南宫云烟。当时,她和南宫刘芸还是第一次见面。晋王殿下,邪恶冷酷,追杀她...

想到南宫,罗素不由得陷入了甜蜜的情绪中。

这时,唐雅兰推了推罗素:“苏姐姐,你的鱼饵里是不是掺了飞虎仙翼?你加入火狐仙丝了吗?是用彩虹和秘泪组合而成的吗?”

罗素眼睛一片空白:“什么是飞虎仙翼?听说过火狐仙丝和秘泪,不过这不是药材吗?用来钓鱼?”

当罗素说这些的时候,突然,所有的女人都激动得要疯了!

哇哈哈哈哈!

罗素实际上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飞虎仙翼。她诱饵里没有加火狐仙丝,所以抓不到。

这时,顾新阳问罗素:“你的鱼饵是什么做的?”

罗素生气地说:“我还能做什么?”当然,用面粉和水来揉。揉成一团就行了。"

罗素说着,拿起一团用天上的水揉成的鱼饵。

他们听罗素说,看到她手里的诱饵,立刻集体抽搐!

他们用一种神奇的眼神看着罗素:“你是吗...你是否...你的大脑没事吧?”

"这个罗素,这么高的智商,是怎么考上帝国理工的?"

...

“嗯,凤还朝你听说了吗?这个罗素来自下界,凤还朝下界,自然知识浅薄,连海云的鱼饵都需要加纳。”

“哦,这么说,上帝是公平的,给了她这样一张让众生颠倒的绝世面孔,却给了她一个笨得像猪一样的草包脑子。”

“呵呵,她才敢谷心阳脑残,我觉得最脑残的是她自己?”

看到罗素倒霉,最开心的是古昕杨,捂着肚子,笑得快抽搐了!

唐雅兰看到罗素被人议论,没有一句好话,比罗素还着急。她脸红了,跟那些人讲道理:“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走这么远!我恨你!”

众女没有理会唐雅兰。

罗素拍了拍唐雅兰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动:“你能在银河里抓到海鱼吗,你必须在知道之前尝试一下。”

唐雅兰怒曰:“是!也许我的诱饵是全船最好的!当时他们求饵,没给!”

女人们听到唐雅兰的话,都捂着肚子,说肚子笑得快,抽筋得快。“天啊,我敢说他们的面粉鱼饵是全船最好的鱼饵,哈哈哈哈,怎么会有这么厚的脸皮?”哦,我的胃,我要被笑死了,哈哈哈——”

当所有的女人都在大笑和炫耀的时候,罗素仍然用她简单的投掷技术把浮标扔进了海里。

而这时候,所有的女人都还在说话。

“哈哈哈,我还是想用面粉钓鱼。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搞笑的笑话了。”

“我认为这将是我们帝国理工学院历史上最有趣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所有的女人哄堂大笑。

但是

下一秒,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

笑容僵硬在嘴角。

他们几乎面部抽搐,因为他们的表情长得太快了。

因为罗素这次扔下的是一根三钩的钓鱼线。

然而,当罗素举起鱼竿时,三个鱼钩上竟然挂着三只银河水海兽!!!

这怎么可能?!

即使杀了他们,他们也不愿相信这一幕是事实!

“是我眼睛花了吗?怎么才能看到银河中的三种海洋动物和鱼类在我眼前摇曳?”

“我也看到了,真的是三枪!”

“这,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诱饵不是面粉吗?”

“我已经检查过了,它是一种白面粉。除此之外,没有药材混入!”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投向罗素!

唐雅兰看到这三条鱼的时候,很激动。她一边兴奋地挑着鱼,一边笑道:“我们的鱼饵,哈哈哈,真的不是全船最好的吗?哈哈哈!”

“这一定是运气!”古新阳不服气!

“是不是运气,我以后就知道了。”唐雅兰对着顾新阳做了个鬼脸,帮罗素捞好鱼饵,然后笑着说:“苏姐姐,你来吧。”

“嗯。”罗素对唐雅兰点点头。

在大家都在你对面的时候,有一个阳光小小姐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这边,不仅仅是一点点感动。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