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亚洲现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似曾相识妻归来(1/80)

亚洲现金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陈俊打断了她的话:“我是为了你好。房价会涨。现在买对你来说很划算。我会把钱借给你,相识相识不包括利息。只要你在公司努力,相识相识三年就能升职,最多六年就能还清房款。我保证,如果六年后没有还清,我不要剩下的钱。你怎么看?”

赵嵘瞪大了眼睛。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吗?

他能不能慷慨一点?

“我们是朋友,我对朋友一直很大方。”陈俊又解释了一句。

“但是我没有买房的打算……”赵嵘说。

“你为什么不买?我觉得你应该买。”

蒋媛媛端着一个水果盘出来了。她疑惑地问:“我该买什么,房子?”

陈俊重复了他刚才对赵嵘说的话。

蒋媛媛对此感到震惊。总经理太大方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她真的明白了。

总经理被赵嵘吸引,不要怀疑,100%被吸引!

蒋媛媛不确定地问陈俊:“总经理,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认真的吗?”

她问的没有意义。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我是认真的!”

赵嵘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蒋媛媛又问道。

陈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赵嵘人很好,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朋友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既然总经理对我们如此真诚,你应该考虑一下。”

赵嵘听到了。

她让她考虑一下总经理...

安森在追她吗?但她只是个替身。

也许他只是想为死去的叶笑言做点什么...

赵嵘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也不想去想。

“好,我考虑一下。”她只能说这么多。

陈俊喝了茶,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他一离开,蒋媛媛就开始折磨赵嵘。“蓉儿,总经理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明明感觉总经理喜欢你,别跟我说你没感觉!”

赵嵘很无奈。“我真的没感觉。”

蒋媛媛盯着她:“你有那么慢吗?”

“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也不会多愁善感。”赵嵘直接说道。

蒋媛媛问:“如果他说了,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蒋媛媛想了一下说:“总经理是个好人,公司里的人对他评价很高。如果他喜欢你,你可以试着接受他……”

“渊源,我跟他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怕什么,你不是没有能力。其实我觉得如果他真的娶了你,那就是他的福气了。你多好,多能干。娶回你绝对是个好妻子。”

赵嵘笑着说:“你想得太多了。你连一个角色都没有。况且我跟他不会有结果,我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自己想想,仔细想想,别错过一个好人。”

“我知道……”

她知道安森是个好人,嫁给他是她的福气。

然而,她并不幸福...

第二天下班时,陈俊又来到了赵嵘。

他告诉她他会邀请她吃饭。

部门里的每个人都还没有离开,当听到总经理说他们想请赵嵘吃饭时,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真相。

!!

陈俊打断了她的话:“我是为了你好。房价会涨。现在买对你来说很划算。我会把钱借给你,妻归不包括利息。只要你在公司努力,妻归三年就能升职,最多六年就能还清房款。我保证,如果六年后没有还清,我不要剩下的钱。你怎么看?”

赵嵘瞪大了眼睛。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吗?

他能不能慷慨一点?

“我们是朋友,我对朋友一直很大方。”陈俊又解释了一句。

“但是我没有买房的打算……”赵嵘说。

“你为什么不买?我觉得你应该买。”

蒋媛媛端着一个水果盘出来了。她疑惑地问:“我该买什么,房子?”

陈俊重复了他刚才对赵嵘说的话。

蒋媛媛对此感到震惊。总经理太大方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她真的明白了。

总经理被赵嵘吸引,不要怀疑,100%被吸引!

蒋媛媛不确定地问陈俊:“总经理,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认真的吗?”

她问的没有意义。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我是认真的!”

赵嵘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蒋媛媛又问道。

陈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赵嵘人很好,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朋友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既然总经理对我们如此真诚,你应该考虑一下。”

赵嵘听到了。

她让她考虑一下总经理...

安森在追她吗?但她只是个替身。

也许他只是想为死去的叶笑言做点什么...

赵嵘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也不想去想。

“好,我考虑一下。”她只能说这么多。

陈俊喝了茶,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他一离开,蒋媛媛就开始折磨赵嵘。“蓉儿,总经理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明明感觉总经理喜欢你,别跟我说你没感觉!”

赵嵘很无奈。“我真的没感觉。”

蒋媛媛盯着她:“你有那么慢吗?”

“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也不会多愁善感。”赵嵘直接说道。

蒋媛媛问:“如果他说了,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蒋媛媛想了一下说:“总经理是个好人,公司里的人对他评价很高。如果他喜欢你,你可以试着接受他……”

“渊源,我跟他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怕什么,你不是没有能力。其实我觉得如果他真的娶了你,那就是他的福气了。你多好,多能干。娶回你绝对是个好妻子。”

赵嵘笑着说:“你想得太多了。你连一个角色都没有。况且我跟他不会有结果,我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自己想想,仔细想想,别错过一个好人。”

“我知道……”

她知道安森是个好人,嫁给他是她的福气。

然而,她并不幸福...

第二天下班时,陈俊又来到了赵嵘。

他告诉她他会邀请她吃饭。

部门里的每个人都还没有离开,当听到总经理说他们想请赵嵘吃饭时,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真相。

总经理和赵嵘真的有什么!相识

赵嵘有点惊讶。她没有傻到问他为什么要当场请她吃饭。

“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吗?”陈俊看了看手表,相识问她。

赵嵘整理了文件。"我已经完成了工作,可以下班了."

陈俊笑了:“我们走吧。”

陈俊开车送她去朗明。赵嵘喜欢这里的食物和气氛。没想到他又带她来了。

要了一盒,点了菜,俊臣又问她:“你想喝点什么?”

“不,我什么都不想喝。”

陈俊告诉服务员,“不要喝。如果需要再给你打电话,就下去吧。”

“好的,请慢用。”服务员笑着走了。

陈俊拿起筷子,把一个盘子放进赵嵘的碗里。“吃。”

不是赵嵘干的。她抬头看着他。“总经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请我吃饭?”

陈俊眨着眼睛,微笑着。

“我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

陈俊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她。“嗯,其实,我在追求你。现在你明白了。”

赵嵘睁大眼睛,非常惊讶。

陈俊笑着说:“别怀疑你的耳朵,我是认真的。”

赵嵘很快恢复了他的好脸色:“为什么?”

“这种事情没有理由,来了就感觉对了。”

“但是我...我必须喜欢什么?”

现在,她看起来平凡又平凡。他喜欢她什么?

赵嵘仍然认为他把她视为叶笑言的影子。

陈俊看着她,“我说,感觉到了就对了。也许你没有很多优点,但我就是对你有感觉。”

“总经理……”赵嵘鼓起勇气说,“我总觉得你看我就像看别人一样。你以为我是身双吗?我不做身双!”

陈俊看起来也一样。“你看起来真的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我确定我喜欢你,所以想追求你。我没有把你当成某人的身体替身。”

赵嵘不相信:“真的吗?”

“真的。”

“我还是不相信。我没什么特别的。我们认识不久。你怎么会喜欢我?”

陈俊无奈地说,“喜欢就是喜欢。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真的说不出来。也许这就是上帝给我的补偿吧。”

“赔偿?”

陈俊点点头。他垂下眼睛,低声说:“有一次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很难过,很痛苦。但我妈告诉我,只要我过得好,总有一天上帝会把我想要的还给我。它不会残忍地对待我,它一定会找机会补偿我。所以,我现在已经在等我的补偿了。”

赵嵘听到这些话时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也垂下了眼睛。“你把我当成补偿了吗?我说,我不做身双……”

“你是上帝给我的补偿,不是身体加倍。我找到了新的感情,我决定走出过去的痛苦。你不觉得我不该这样吗?”

“不……”她当然希望他幸福。

然而,她害怕她没有机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既然你觉得我做的对,那你接受我的追求吗?”陈俊轻声问她。

似曾相识妻归来

赵嵘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陈俊低声说:“赵嵘,妻归对我来说,妻归找到一个我喜欢的人并不容易。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接受我。”

“总经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的身份……”

“如果你关心这个,绝对没有必要!我家不会在意这个,没有人会嫌弃你的出身。”

“但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陈俊笑了。“每个人都来自地球。为什么不是人世间?你是另一个星球的人吗?”

"..."赵嵘对他的冷笑话无言以对。

“你我都是人,谁也有缺点和优点。我们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谁也不比谁高贵,我们是平等的,你我都没有错,是不是?”

赵嵘对他的反驳无言以对。

陈俊突然握住她的手,赵嵘吓了一跳。

她挣扎着,没有崩溃。

“赵嵘,我是认真的。我给你一个晚上,让你考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总经理,你太狠了。”

“是吗?”陈俊不以为意。“其实我更希望你现在给我一个答案。不过,我尊重你,所以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记住,我不想否定答案。”

"..."赵嵘无言以对。“你是说我只能接受你?”

陈俊的眼睛突然暗淡下来,“我不是有意强迫你,我只是不想让你拒绝我。如果你拿不定主意,可以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

“试用期?”

“是的,我们的关系并不公开,你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看我的表现,确定我对你是认真的。如果一个月后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赵嵘突然有点心动了...

陈俊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除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非常讨厌我,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这句话,陈俊说得几乎有点卑微。

赵嵘的心在颤抖。

安森显然是一个如此骄傲的人,他不需要在她面前如此谦卑。

“赵嵘,你恨我吗?”陈俊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轻声问她。

赵嵘不能点头,她一点也不恨他,她甚至不能假装恨他。

陈俊笑了。“你不恨我,是吗?既然你不恨我,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赵嵘实在受不了。

他为什么问她...

他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陈俊很沮丧。“这只是一个机会。你不给我?”

赵嵘看到了他眼中的痛苦。

当她选择诈死离开时,他一定很难过。

他年轻的时候帮过她很多,她欠他的情这辈子也没断过。

说实话,她没有权利让他伤心。

不管他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即使他立即杀了她,她也拒绝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敢回应他的感受呢?

赵嵘没有回答,陈俊的心一点一点地落了地,仿佛掉进了深渊。

他的情绪伤害了赵嵘的心。

她突然冲动地说:“我明天可以回复你吗?!"

!!- 4140+dxiuebqg+4559 ->

陈俊眼睛一亮,相识有一种透过云层看到太阳的感觉。

“好。”他露出了美丽的微笑。

赵嵘瞬间笑了起来。

她想,相识她这辈子都忍不住爱他...

晚饭后,陈俊送赵嵘回家。

赵嵘回到他的住处,一直处于恍惚状态。

蒋媛媛正在客厅看电视。回来后她马上问她:“听说你跟总经理去吃饭了?”

“嗯……”

“你好吗?”蒋媛媛期待着提问。

赵嵘笑了:“没有。”

“他还是没跟你表白?”蒋媛媛皱起了眉头。“赵嵘,如果他只是想玩,就让他早点放弃吧!”

“不,他今天说了……”赵嵘为安森辩护。

曾站起来,“真的?!你答应了吗?”

“我说我要考虑一晚上。”

蒋媛媛点点头。“你做得对。你应该好好想想。但是总经理真的很好。我看人总是很准。看得出他对你是认真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

但是赵嵘仍然有她的悲伤。

安森起初喜欢叶笑言,但现在她又喜欢赵嵘了。他以前忘记过她吗?

如果他知道她是叶笑言,他会讨厌她的欺骗吗?

事实上,她仍然在乎他是否真的忘记了叶笑言。

但他现在喜欢的是她,她觉得太矫情,不在乎。

赵嵘不喜欢把感情搞得太复杂。

算了,反正安森喜欢她,她也不担心。

“我先去休息了。”当她完成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赵嵘想了很久,然后下定决心。

她还和安森在一起。

她不能再辜负他的感情了。如果错过了安森,她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但是,她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

她要对付南宫家,不能留下什么隐患。

第二天一早,赵嵘早早起床,刚洗好澡就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赵嵘的祖母打来的,她说她已经乘公共汽车到达这个城市,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她让赵嵘去车站接他们。

不仅她奶奶来了,她大姨妈也来了。

赵嵘头疼。她在赵嵘没有见过这些亲戚。我希望你不要在他们面前泄露秘密。

赵嵘给他的老板打电话请假,然后匆忙去车站接某人。

在车站等了没多久,公共汽车就到了。

赵嵘看见一个熟悉的老人在一个中年妇女的帮助下走了出来。

她知道那是赵嵘的祖母和姑姑。

她已经记住了他们在照片中的样子。

赵嵘上前低声叫他们:“奶奶,大姨妈。”

他们见到她非常惊讶。

“你是荣蓉?为什么瘦了这么多?”赵奶奶惊讶地看着她。

大姨妈也很惊讶。她笑了:“荣蓉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好几年没见过她了。我甚至不认识她。”

自从她成为赵嵘之后,她就没有见过这些人。

赵嵘笑了:“奶奶,阿姨,先去我家,回来再说。”

“好。”赵奶奶点点头,但还是不停地看着她。

赵嵘带他们去了她住的房子。

!!- 4140+dxiuebqg+4560 ->

奶奶和赵姨娘进屋,妻归仔细看了看房子,妻归眼神里有几分满意。

大姨妈笑着说:“这房子装修的好。荣蓉在这个城市已经呆了几年了,看起来像个城里的女孩。”

赵嵘为他们倒水。“奶奶,阿姨,你来找我干什么?”

赵奶奶坐在沙发上,不满地看着她。“你好几年没回家了。既然你不回去,我们就来看你。”

“假期想打工挣钱……”赵嵘说。

赵奶奶说这话的时候,也没说什么。

“那么你现在工作了?”

“嗯。”

“你在哪里工作?”大姨妈凑过来,好奇地问。

淡淡一笑:“阮集团里。”

“我知道这个公司,是大公司!”大姨妈大吃一惊。“荣蓉,我没想到你的能力如此之大。你们都在大公司工作。”

“我只是里面的小职员。”

“月薪多少?”大姨妈又问。

“四五千......”

大姨妈顿时没啥兴趣了,“大公司的工资怎么这么低?你是大学生,你说不是几万吗?”

“阿姨,现在很难找到工作。几千块已经很不错了。”赵嵘不得不解释。

大姨妈笑了:“你姐是镇上超市收银员,一个月两千。”

她正在谈论赵嵘的表弟赵小燕。

“阿姨,你今天回去吗?”赵嵘转移了话题。

赵奶奶回答说:“我们今天不回去和你住一晚。明天再去。”

“我和别人分享。我不能住在这里,但是附近有一家旅馆。我会在酒店给你订一个房间。”

赵奶奶不在乎:“没事。可以安排。今天不用上班吗?”

"我知道你要来,所以我请假了。"

阿姨抿了一口杯子,突然笑着说,“荣蓉,我们这次来找你是想问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赵嵘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安森。

“我去接个电话。”赵嵘起身走到阳台。

“总经理您好。”赵嵘低声说道。

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的陈俊松了一口气。他以为她又逃跑了。

“你在哪里?听说你请假没来上班。”

“我在家,家里有客人……”

“什么客人?”

赵嵘不得不说:“这是我的祖母和姑姑。”

陈俊无声地笑了。如果赵嵘不是假的,她怎么能称她的亲戚为客人呢?

“我明白了,那你就忙你的吧。”

“好。”赵嵘挂断电话,回到客厅继续和他们打交道。

阿姨问她是谁打来的,赵嵘说是公司领导问她为什么不去上班。

闲聊了几句,大姨妈继续了刚才的话题,“荣蓉,你不知道吗,你妹妹这几年学了很多计算机,也学了很多计算机技术,但是她只是没有文凭,所以我们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她找份好工作。不要工作太好,一个月就三四千。”

赵嵘知道,他们突然来看她一定有什么事。

她神色自然,“小燕不是在镇上工作吗?镇上工资也挺高的。”

!!- 4140+dxiuebqg+4561 ->

似曾相识妻归来

“在镇上工作有什么前途?很难找到对象。你在城里几年了,相识也拉了你妹妹。”大姨妈说的很亲切。

赵嵘尴尬地说:“城里所有的工作都要面试,相识但不会被录取。如果她想在这里工作,可以申请简历面试。”

大姨妈有点不高兴,说:“给她介绍一个就不用面试了。你不是在大公司工作。如果你的公司有空个空缺,你应该介绍你的妹妹。”

“我们公司招聘员工比较严格,有专门的部门招聘员工。我的介绍没用。”

“为什么没用?你去说他们肯定会当着你的面承认你妹妹。没试过怎么知道会没用?”大姨妈就更不开心了。

赵嵘还是老样子:“阿姨,我说的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赵奶奶也不高兴。“荣蓉,你姑姑和我大老远跑来寻求你的帮助。你一定要试试吗?”

"...我会试试,但是真的没用。”

“那你就可以想办法让你妹妹进来。”大姨妈突然说,“真的不行,你帮她找个好的。你工资四五千。你姐姐刚来工作的时候,不要太高。三四千也行。”

赵嵘想说,刚毕业的大学生工资只有三四千元。

她的工资高,还是因为进了阮氏。

除非你有高文凭或者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否则你想要高工资。

虽然她从未见过赵小燕,但根据以前的调查,赵小燕从小就是一个懒惰的女孩。

她初中刚毕业。她能有什么能力?

至于计算机技术,赵嵘根本不相信。

此外,即使赵小燕有这个能力,她也不想接近她,也不想多管闲事。

她只是一个假赵嵘,她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的接触...

赵嵘淡淡地说:“阿姨,我告诉你实话。我很难在这里生存。我真的照顾不了小燕,帮她找个好工作。她的能力,在这里只能找到工资很低的,三四千也找不到。最多两千。还不如继续在镇上做出纳。”

当我姑姑哽咽的时候,她怎么能告诉赵嵘她当收银员的时候,实际上她一个月只挣1200元!

“荣蓉,你不想帮忙吗?”大姨妈故意难过地问。

“不,我无能为力。”

“你进了一家大公司,大公司员工很多。我介绍你妹妹并不难。你就是不想帮忙,是不是?”大姨妈就开门见山了。

赵嵘也不想伪装,“不,我不是不想帮忙。我知道在家很难。如果小燕能找到好工作,我也很高兴,但是她的能力……”

“都说了,小燕现在懂电脑技术了!”阿姨压力大。

“你会什么计算机技术?”赵嵘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我听她说,她学到了很多东西。”

赵嵘真的没有心情和他们打交道。“大姨妈,我真的无能为力。如果小燕想在这里工作,她自己可以找,但是她要高薪我也帮不了她找。”

赵奶奶擦擦脸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小燕是你妹妹,你能不能把她藏起来?!"

!!- 4140+dxiuebqg+4562 ->

帮不了她找好工作,妻归就不要见她好吗?

赵嵘淡淡地说:“奶奶以为我们是一家人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 * *脸色更难看了。

“我生病的时候,妻归你不觉得我是一家人!”

当她提到这一点的时候,赵* * *心里很虚,但是她很快就有了信心。

“你现在活得好好的,身体也好看。你怎么了?我看你以前都是装病从家里挤钱!你父母早死了,我们把你养大。如果你不想报答我们,你会骗取你家人的钱。你是这样的?”

大姨妈也冷冷地说:“荣蓉,你现在气色不太好。男人不如你。从小长得壮怎么会生病?”

赵嵘也不会对他们胡说八道。

她起身进了卧室,迅速拿出一堆东西。

她把东西扔在茶几上,淡淡地说:“你看,这是我原来的医药费。这些是医院开的收据和各种药单。”

“来看看。”赵奶奶告诉媳妇。

大姨妈拿起那堆东西,翻看着。是大医院发的各种文件...

每张账单上的医药费都很贵。

我看了一下,总数加起来至少有20万...

大姨妈暗暗发呆。她问赵嵘:“你哪来的钱去看医生?”

“借了,我有个好朋友,她有钱借给我。不过我现在只交了一万,还有二十万要还,不算利息。”

她看着赵奶奶。“奶奶,剩下的二十万我实在是买不起了,我要把房子卖了,还钱。只是,你什么时候给我房产证?”

赵嵘的父母那年建了一栋房子,按现在的房价可以卖20到30万元。

她提到房产证的时候,赵奶奶和赵阿姨都很难受。

赵奶奶说:“太久了,也不知道房产证在哪。但是,你现在在大公司上班,每年能省几万,过几年还20万。”

赵嵘给了她一个账户,说:“我现在已经攒够了钱。在公司上班或者走路都不敢坐公交车。但是一个月最多存2000,一年才2万,20万还* *年左右。但是我还是想结婚,结婚需要钱,所以还是打算把房子卖了。奶奶,回去后你可以帮我找个房产证,不卖房子。以后肯定不嫁。”

赵* * *看了更加难受:“我说了,可是我找不到。如果你能找到,你就已经找到了!”

赵嵘在心里冷笑。

赵嵘父母留下的房子其实很久以前就卖掉了。

“家里没人拿房产证,我怎么找不到?奶奶,你一定忘了放在哪里了。回去帮我找。20万的债务太多了。否则……”

她看着大姨妈。“大姨妈,你借我几万块钱,让我等一会儿?”

阿姨马上厉声说:“你不知道家里没钱!我们那么穷的时候还要拉你,现在越来越穷了!”

“那就把房子卖了!”赵嵘咬牙,非常坚定地说道。

!!

似曾相识妻归来

赵奶奶和她的大姨妈吓了一跳,相识担心真的会把房子卖了。

阿姨笑着安慰她:“那套房子是你父母留下的唯一财产,相识你卖了它残忍吗?”如果你努力几年,几年后你可能会赚很多钱。到时候欠款不仅还了,房子也省了,更划算。"

“不过二十万,就算我再奋斗,也挣不了几年,我最好卖掉房子。我父母肯定不想看到我受苦。”

“你先工作几年再说!你父母离开了房子。我死之前你不能卖!这样,以后就不用客气了!”赵奶奶突然坚定地说。

赵嵘沉下脸:“奶奶,你愿意看着我背负20万债务吗?”

“我说让你先工作几年!”

“但是……”

“不要但是,我不喜欢城市里的空。现在头疼。我们先回去吧。你姐姐的事情……”

“奶奶,20万不是小数目!”赵嵘表现出不公正的表情。“回去找,把房子卖了,我就不用背负这么重的债了!”

赵奶奶很生气,没有说赵小燕的事。

“嗯,我回去找它,但可能找不到。大媳妇,我们回去吧。”

“嘿,好。”阿姨也不想继续呆下去了。

她害怕赵嵘会毫不犹豫地卖掉房子。

房子是几年前卖的,卖的钱给她盖了房子,装修的很好。

如果赵嵘知道房子已经卖了,他们肯定会被起诉...

现在她不关心女儿的工作,也不想再见到赵嵘。

赵嵘把他们送走后,他们很容易就回家了。

她收起那些收据,心情很好。

也许赵嵘的亲戚再也不会来找她了。

光是想到‘赵嵘’有这么无情的亲人,她就为她感到难过。

同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有一次,她的父母去世了,她最爱的爷爷也去世了。她面临的厄运比《赵嵘》还要糟糕。

“丁咚-丁咚——”

赵正伤心时,突然听到门铃响了。

她透过猫眼看到安森在外面。

赵愣了,安森怎么来了?

她紧张地打开门。

“你的客人还在吗?”她一开口,陈俊就问她。

赵嵘摇摇头。“他走了。总经理,你怎么来了?”

陈俊当然知道她的客人已经走了,他一直在楼下,直到他们离开。

一个高个子男人走进客厅,他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笑得有些暧昧,“我是来找答案的。你觉得一个晚上怎么样?”

赵嵘心跳加速。

“我……”

“哪个是你的杯子?”陈俊突然问她。

赵嵘下意识地指了指,陈俊拿起她的杯子,去拿起一杯水喝。

赵嵘的脸突然有点热。

陈俊放下杯子,走向她。他比她高一个头,她又大又壮的身材让她娇小。

“我说,我不接受否定的答案。”他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

赵嵘已经决定接受他。

但是面对他,我很紧张,说不出答案。

!!

陈俊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赵嵘张开嘴,妻归低声说道:“总经理,妻归我必须告诉你真相。我有我的过去。介意吗?”

陈俊的眼睛很清楚:“我不介意你的过去。我也有过去,谁没有过去?”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陈俊笑了:“你是坏人吗?”

“没有...我不知道……”她杀了那么多人,所以她是坏人。

陈俊轻声说,“即使你是个坏女人,我也不在乎。也许你没有我坏。”

赵嵘的脸颊是红色的。“我有一个秘密,但我不能告诉你。如果以后知道了,一定会嫌弃我。总经理,你得考虑一下……”

陈俊微微皱起眉头。“什么秘密?”

“我说我不能告诉你,你也别问,那是我的* *!”

“好吧,我不问,你也不用说。如果有一天你想告诉我,不管这个秘密有多让人震惊,我都会接受,都会宽容。”

赵嵘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心里很感动,但同时又有些难过。

他忘记叶笑言了吗?

他真的忘记了也没关系,但是他现在喜欢的是她,只是她改变了身份。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赵嵘心里的滋味很复杂。

有苦也有乐。

“总经理,我再确认一次,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赵嵘小子问道。

陈俊心跳加速。他知道她会答应他。

他拉着她的手,一脸严肃:“是的,我是认真的。”

赵嵘的眼睛有点湿润,她知道自己真的摔倒了。

无论安森喜欢叶笑言还是赵嵘,无论他将来是否会改变主意。

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她甚至觉得,即使有一天他抛弃了她,她也不会恨他,依然爱他。

她的爱在不知不觉中是如此卑微。

然而,她不能让他知道她的卑微。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还需要她的时候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

赵嵘已经决定无视它。

她反而握着他的手,抬头微笑,“好吧,我答应你,我们在一起。”

陈俊停顿了一下。他似乎看到了神圣的阳光充满大地的时刻。

他突然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因为她的欺骗,她对他的痛苦视而不见的愤怒突然消失了。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满满的爱,没有怨言。

陈俊握紧她的手,用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他的额头贴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而沉闷:“听着,赵嵘,如果你答应我,你就不能食言!”

赵嵘的眼睛微微一亮:“如果你食言了呢?”

“我不会……”

“你不食言,我也不食言。”赵嵘认为她真的疯了,她的话比她的话更大胆。

陈俊忍不住低声笑了。

那她这辈子都没机会反悔了。

“你在笑什么?”赵嵘害羞地问道。

陈俊突然不笑了,他盯着她的眉眼,看上去有点痴迷。

他为什么这么蠢?仔细辨认,还是能看到她之前模样的影子。

!!

说实话,相识他可以接受秘密训练,相识即使不是好事,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只是...有点不愿意相信他们...

他终于有了这些朋友,以为我们可以再相处一两年。

但是没想到马上就要分开了。

一想到要和他们分开,叶笑言心里就很不舒服,她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但是只能分开。

米砂大师是对的。他的一生属于南宫世家。他别无选择。

南宫世家救了他,给了他这么好的学习成长条件。他应该懂得感恩和回报。

因此,他必须服从上面的决定。

即使抱怨,也要服从,做得更好。

看来他的离开是真的定了。

叶笑言越想越难过,但难过也没有办法。

叶笑言不知道他在海边坐了多久,直到天黑才起身离开。

只是他只是在意整理情绪,忘了吃饭,让他很饿。

算了,宿舍有两袋泡面。回去吃泡面。

叶笑言上楼,刚掏出钥匙开门,对面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没回来?又要去图书馆?”陈俊走出来,直接问他。

叶笑言点点头:“嗯,有什么事吗?”

陈俊关上门,走到他面前:“如果我无事可做,我不能给你打电话?”

叶笑言笑了。他打开门,两个人走了进去。

陈俊走进自己的房间,很自然地坐在床上,靠在床上。

叶笑言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喝水。”

“你怎么这么客气?”陈俊扬起眉毛,伸手去拿杯子。

他们的关系现在越来越好,很随意。

叶笑言今天真的很有礼貌。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他找到了两袋方便面。“要不要吃?”

“你没吃饭?”陈俊问道。

“嗯,我忘了时间。”

“今天看了什么书,忘了吃饭。”陈俊一边喝水一边问道。

在他看来,叶笑言不仅是个金钱迷,还是个美食家。

即使他努力学习,他也从不忘记按时吃饭。他今天很少忘记吃饭。

“当时我不是很饿,所以忘了。想起来了,饭已经过去了。”叶笑言模糊的解释。

陈俊看着他的泡面,闻了闻,这让他有点不舒服。

“以后少吃这种东西。”他说。

“嗯。”叶笑言点点头。“我平时吃得少。偶尔吃也没关系。”

陈俊放下杯子,站了起来。“等等,我那里还有吃的。”

说完,他回到自己的宿舍,拿了一些上好的牛肉干和干鹿肉给他吃。

叶笑言胃口很大,两袋方便面都泡好了。

陈俊坐在他对面,递给他拆开的牛肉干。“先吃这个。”

叶笑言只拿了一块牛肉:“你也吃。”

“我不饿。”陈俊直接把这一切都塞给他了。

叶笑言静静地吃了一块,所以他停止了吃,准备吃方便面。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有点不敢面对安森。

他害怕自己会看出什么心事。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只低头吃泡面。

陈俊看着他吃得如此仔细和甜蜜,他的眼睛忍不住盯着他碗里的方便面。

!!

“好吃吗?”他突然问道。

叶笑言抬头笑了笑:“其实我只是觉得很好吃。”

在他看来,妻归方便面是世界上最美味的。

这种食物比起硬馒头和发霉的饼干真的很好吃。

他以为说这话的时候安森会鄙视他。安森平时从来不吃这种食物,妻归还说这种食物难吃,没有营养。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谁知道陈俊表现出一点期待。

叶笑言点点头:“我想是的...你想吃吗?”

陈俊无话可说:“既然你说它这么好吃,我就试试看它是否真的这么好吃。”

"..."他真的很想吃。

叶笑言受宠若惊,说:“我给你做一碗。”

然后他想起自己没有方便面。

“我再给你买一个包。”他会起来的。

“没有,你这里不是还有很多吗?”陈俊对他不礼貌,所以他拉起碗,拿起叉子吃了起来。

叶笑言惊愕了。

他吃了他吃过的东西...

他不嫌弃?

陈俊慢慢地咬了一口,淡淡地说:“味道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但是还可以。”

“你还没吃饭吗?”叶笑言不解的问道。

“对,我就是忘了。”他甚至不知道那年吃过,早就忘了味道。

他只记得以前吃的时候,他觉得很难受。

没办法。他的品味早就提高了。

说完,他又咬了一口。

叶笑言忍不住说:“你可以喝一口汤。味道不错。”

陈俊真的端起碗喝了一口汤。

叶笑言笑了:“还不错。”

陈俊放下碗,笑了:“很好。”

然后他继续吃,好像停不下来。

叶笑言有点焦虑。“你还想吃吗?”

“怎么了?”陈俊抬起头,迷惑不解。

“你没吃饭吗?我还没吃饭。你吃完我吃什么?”叶笑言有点抱怨。

陈俊把牛肉干和鹿肉干推给他:“你吃这个。”

“这还不够吃。”叶笑言抗议道。

“那我再喝一口汤。”陈俊喝了汤,把剩下的方便面推给他。

叶笑言拿着叉子,忙着吃东西。

不吃就被吃了...

陈俊看着他这个样子,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老实说,在这方面,叶笑言和曹军齐家没有什么不同。

叶笑言吃完了方便面,喝了汤。

陈俊想逗逗他,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满?”他问。

叶笑言摇摇头:“还没有。”

“你还想吃什么?”

“多吃点就够了。”叶笑言拿起牛肉干,继续吃。

陈俊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他抓起叶笑言手里的袋子,把装鹿肉的袋子塞给他:“你吃这个!”

“为什么?”叶笑言迷惑不解。

陈俊淡淡地说:“吃太多牛肉对你的健康不好。你似乎很喜欢牛肉。以后别吃了。”

叶笑言眨了眨眼:“多吃点牛肉不能长高吗?”

陈俊突然想到了叶笑言的身高。

说实话,叶笑言的身高确实够矮。

虽然这两年他长高了很多,但还是很矮。

!!

快15岁了,相识身高也不是170 …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相识他将来会死170多个。

其实这个高度并不是很矮,但是和岛上的人比起来,就很矮了。

岛上的男孩女孩,每个人都很高。

叶笑言是替代者之一。

陈俊想,叶笑言一定为自己的身高感到难过和自卑。

他突然拉住他的手说:“你站起来我看看。”

叶笑言也跟着站了起来。

陈俊向他走来,叶笑言的身高只有鼻子那么高,比他矮十厘米。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叶笑言的身材依然苗条,胸肌也略微发达。

简言之,在陈俊看来,叶笑言太营养不良了。

他温柔地对他说:“从明天起,你和我一起吃,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你营养不良,不赶紧补,以后补不上。”

叶笑言明白他的意思。他笑着说:“我猜这个骨架没用。”

“谁说的!你有机会在20岁之前长高。嗯,我不限制你吃牛肉。这些牛肉你都吃了。”他又给他塞了牛肉干。

叶笑言很不解:“你不是说多吃牛肉对身体不好吗?”

什么对身体不好!

他只记得杰克过去常常向叶笑言抱怨,但一想到这件事他就不舒服。

“你不经常吃,偶尔吃一点也没关系。”

“好吧。”叶笑言点头同意。

陈俊又说:“我还有两箱牛奶。过段时间你就搬过来,每天喝两瓶。”

“不,我可以买……”

“我说给你听就给你!”陈俊拒绝让他说。

叶笑言心里突然很感动。

他对他太好了。

陈俊犹自沉浸在如何帮助叶笑言长高的想法中。“我会找机会问我爷爷,看看给你吃什么,这会让你长得很快。还有,你太瘦了。吃这么多,还没见它长壮。估计肠胃吸收不好。我问他吃什么中药可以增加你的肠胃吸收。”

“不用麻烦了……”

陈俊打断他,“你不要拒绝,这是必要的!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但现在努力还不晚。”

“安森……”叶笑言的鼻子有点酸。“谢谢,你对我真好。”

陈俊笑了。“只要知道我对你好,以后别让白眼狼忘记我对你的好!”

叶笑言自然听不出他潜在的意思。

他重重地点点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个好朋友!”

陈俊的心里有点苦。他不想和他做朋友。

但是未来是什么,他也很困惑...

然而,只要他一直关心叶笑言,他就会一直对他好。

“你说的,一辈子别忘了。”陈俊笑着说道。

叶笑言也笑了:“没有!”

陈俊看到了他发自内心的微笑,他的眼睛呆住了。

“以后不要这样嘲笑别人。”

叶笑言敛去笑容,他也知道自己的笑容杀伤力太大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和普通人太不一样了。

“嗯。”他点点头,答应了。

!!

看到他这么听话,妻归陈俊很舒服。

“来,妻归跟我来拿牛奶。”他示意他跟上。

叶笑言跟着他去了宿舍,两个人带着一盒牛奶回来了。

放下牛奶,陈俊告诉他迟早要喝。

叶笑言再次点头。

对于他的保证,陈俊一直很有把握,叶笑言绝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揉揉脑袋:“好了,早点睡吧,我回去了。”

他转身离开,叶笑言忍不住叫他:“安森……”

陈俊回头问:“这是什么?”

叶笑言想告诉他,他被选中参加秘密训练。

但是现在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

“没什么,晚安。”

“晚安。”陈俊勾着嘴唇,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走了,叶笑言心里又难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舍不得安森了...

第二天,晨练还是一样。

训练结束后,米砂看着叶笑言,示意他往前走。

叶笑言走到她面前说:“米砂大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米砂说:“你离开的时间已经决定了。你应该后天离开。你应该为这两天做好准备。记住,说你要去岛上做任务,其他的就不说了。”

叶笑言的心惊呆了:“你会在后天离开吗?”

这么快...

米砂点点头:“是的。”

见陈君他们走了过来,米砂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她跟你说了什么?”陈俊走过来,疑惑地问道。

叶笑言回过神来,“没什么……”

“你脸色有点苍白。她跟你说了什么?”陈俊尖锐地问道。

叶笑言看着他,他平静地说,“这真的没什么,只是我应该在几天后出去做任务。”

陈俊认为他真的想出去完成任务:“需要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

“你跟谁去?”

“我一个人……”

陈俊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以前出去做任务的时候都是组合在一起的,没有单一的动作。

叶笑言看到其他人都走了,他低声说:“我不是在做任务,我要参加秘密训练……”

陈俊愣住了,就连曹军齐家也大吃一惊。

“你是说你被选中了?!"陈俊低声问道。

叶笑言点点头:“嗯,米砂大师说我后天就要走了。”

“你怎么会被选中?!你各方面都很优秀。你为什么选择你?”陈俊有点生气。“米砂说了什么?他为什么选择你?!"

叶笑言摇摇头。“米砂大师没有说为什么,而是说选择我一定有原因。简而言之,我要接受秘密训练。估计这次我不会回来了...不过没关系,我想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

陈俊的黑眼睛盯着他。

叶笑言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安森和安迪,我过去常常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很高兴见到你……”

“你是在向我们告别吗?!"陈俊的声音听不出温度。

“我只想早点告诉我的心,时间不多了……”

“闭嘴!你能确定你走之前会离开?!"陈俊打断了他。

叶笑言微微一笑:“我当然要去,都决定了。”

!!

听到他的话,相识陈俊的心感到窒息和不舒服。

“要不要去?”他问叶笑言。

“我...我服从以上安排。”叶笑言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陈俊知道他的意思。

即使他不想去,相识也没办法。

他必须服从安排。这是命令。他别无选择。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留下来的。”留下这句话,陈俊大步走了。

叶笑言错了:“安森,你打算怎么办?”

“找米砂!”

叶笑言急忙赶了过来。“你想从米砂大师那里得到什么?我想离开的事情已经决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

陈俊淡淡地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你等着吧!”

“但是……”

“想留下就闭嘴!”陈俊瞪了他一眼,叶笑言不得不停止说话。

他真的很想留下来。

他已经习惯了岛上的生活和这里的一切...

他也舍不得这些朋友...

如果安森有办法让他留下来,他会很开心的。

“安森,如果你忘不了,别因为我惹米砂少爷生气。”叶笑言告诉他。

“我自有分寸。”

陈俊说完,就去找米砂。

米砂已经回到了她的住处。

她的居住环境很好,是一个单独的套房。

两室一厅套房还配有阳台和室内花园,装修也很漂亮。

陈俊按响了门铃。

米砂打开门,发现是他。他并不太惊讶:“你想见我什么?”

“进去说吧。”

陈俊走进来,走到沙发前坐下。

米砂问他:“你想喝点什么?”

“不,我来问你为什么选择叶笑言?”他看着米砂,直接问道。

米砂扬起眉毛:“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为什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是他是根据他的综合成绩选出来的。总之,选择他自然有我们的道理。”

“你选他干嘛?”陈俊继续问。

米砂在他对面坐下。“安森,不管他被选中做什么,他只能服从命令。况且这是他的机会,秘密训练对他也有好处。”

陈俊冷笑道:“我不相信。所谓的秘密训练一定很残酷,叶笑言不适合这样的训练。”

米砂笑了:“你怎么知道他不合适?岛上每个人都适合训练,没有人不适合。”

“那为什么只选择他?!"

米砂的眼睛很锐利:“问这么多问题有什么用?”

“叶笑言不能去训练,他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他出事。换个人就不能放过他。”陈俊直接说道。

他说这话,不是用讨论的口吻,而是用命令的口吻。

米砂摇摇头。“这次我不能听你的。他必须走。”

陈俊赶紧站起来:“我能请你换个人吗?”

“如果是别的事情,你可以要求我们做出改变,但这次不行。”

陈俊有点吃惊:“为什么?”

米砂淡淡地说:“因为一旦被选中,就无法改变。”

“不可能!谁去谁也一样,不用去!”

米砂皱起眉头:“安森,你是不是太在乎叶笑言了?”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