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博发娱乐国际城(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妖孽修真弃少(1/66)

博发娱乐国际城(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听完他的话,妖孽妖孽江予菲感到指尖发凉。

他们太可怕了,妖孽妖孽一直在监视她。

即使她只是接了个电话,说了些什么,他也能马上知道...

她洗澡上厕所了吗?

江予菲的心太累了,她厌倦了没有* *和自由的生活。

她真的希望阮能早日获救...

江予菲淡淡地说:“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我的父母会很惊讶的。让我一个人回去。”

“于飞,你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吗?”

“不……”

“你和我是真正的表兄弟。他们照顾你这么多年了。我要感谢他们,见见他们。”萧郎严肃地说道。

江予菲知道他绝对不会允许她独自回去。

其实他说的这些都是借口!

他只是想监视她...

“好吧。”她勉强妥协,直接挂了电话。

既然他要走了,她能不能提前回个电话说?

江予菲不管那么多,她拨通了她母亲的号码,告诉她关于萧郎的事...

第二天,萧郎带她回到母亲身边。

他买了许多礼物,但江予菲不放手。

是孙浩给他们开门的。

“姐姐,你回来了。”他对她笑了笑。

江予菲看着弟弟,心里一阵感慨。

她以前怨恨过弟弟,认为母亲偏心,只喜欢他不喜欢她。

现在她知道她实际上偷走了他母爱的一部分...

当他们走进客厅时,王黛真看到了萧郎,脸上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这是于飞的表弟...你好,我是于飞的妈妈。”

“阿姨,你好。这是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萧郎表现出绅士的温和微笑。

他的出现似乎与这所房子格格不入,好像王子在参观一所房子。

孙浩奶奶八十多了,眼睛不太好,听力也不好。

她以为是江予菲的男朋友,高兴地跟他们开玩笑说:“于飞的男朋友真帅,小伙子,来给我看看。”

江予菲尴尬地说:“奶奶,他不是我男朋友。”

“胡说,谁不是你男朋友?!"这一次,老人听了她的话。

王黛真小声说:“我没跟她说你的事。别跟她解释。解释不清楚。”

萧郎走到老人身边坐下。他礼貌地笑了笑:“你好,奶奶,我叫萧郎。”

“叫什么?”

“肖骁。”

“萧什么?”

“肖骁,王良兰。”肖耐心地解释,没有任何不耐烦。

老人一直盯着他。“小伙子,你真帅。”

江予菲,一个沉默而英俊的男人,正在杀害三岁到八十岁的女人。

你看,奶奶眼里只有萧郎,她根本不存在。

“于飞,来厨房帮我做饭。快来。”王黛珍拉了她一把,江予菲只好跟着她妈妈去厨房。

“妈妈,你打算做什么菜?”江予菲卷起袖子。

王黛珍突然塞给她一张纸条,示意她去洗手间。

江予菲怔了怔,她看了看手里的纸条,立刻转身推开浴室门。

锁上门,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萧郎走向她,弃少递给她一个眼罩。“穿上这个。”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弃少然后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带她去见阮田零,但他不想让她知道阮田零被关在哪里。

“好。”她摘下眼罩,戴上。

下一刻,萧郎突然横抱起她。

“啊——你打算怎么办?”她紧张地抓着他的衣服,焦急地问。

萧郎轻声说,“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现在眼睛看不见了,走路也很吃力。我陪你走快点。”

"...哦。”江予菲安静下来。

她觉得萧郎抱着她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把她放进了车里。

汽车在路上行驶了大约一个小时,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萧郎仍然没有让她揭开眼罩。

他把她抱下车,继续往前走...

“好少爷!”

保镖一路招呼他。

江予菲能感觉到这里有很多保镖。

阮、被困于此,再次受伤。他不可能独自离开这里。

而且她一直被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她想救他,但她无能为力...

江予菲正想着,突然听到一声吼:“妈~,姓肖的,你给我把她放下!”

这是...阮的声音...

江予菲兴奋地挣扎着,萧郎放下了她的身体,她打开了眼罩。

眨着模糊的眼睛,她看到了一个类似病房的房间。

阮、躺在一张铺着白床单的床上。他挣扎着撑起身体,用黑色的眼睛和锐利的目光看着他们。

他上身裸露~全裸,胸前缠着绷带,左肩缠着绷带。

他还活着,身体健康...

江予菲不禁鼻子发酸,眼睛发红。

阮,看着她,淡淡的说:“你过来!”

江予菲迈开脚步,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

走到他身边,他抓住她的手腕,扯下她的身体。

其他人靠在床上,用完好的右臂束紧她的腰,用黑眼睛牢牢锁住她的眼睛。

“你怎么来了?”他问她。

江予菲低声说:“来看你……”

“看我是不是死了?”他冷冷地问道。

江予菲终于发现他有问题。

他对她的态度似乎很冷淡,对她也有点敌意...

“阮天玲,你误会什么了?我没有联合他们来对付你……”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如果你有,我刚才就掐死你了!”阮天玲的声音还是那么冷。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那你看到我,怎么会看到敌人呢?”

阮、、看着站在门口的,冷笑道:“告诉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江予菲看上去有点僵硬。“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但是他告诉我,你们是一家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阮天玲收回了目光,目光锐利的看着她。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说道:“这件事很复杂,一时半会儿还不清楚。”

“那就继续说,直到说清楚为止!”

江予菲转向萧郎。“我能和他单独呆一会儿吗?”

萧郎笔直的站在门口,他抿唇道:

“我只给你一个小时,妖孽一个小时后来接你。”

“时间能不能长一点?”一个小时太短了。

萧郎摇摇头。他抬起手腕,妖孽看了看手表。他淡淡地说:“时机现在就开始。”

说完,他的眼睛和阮·的视线短暂地交叉了一下,他们进行了一场无声的较量。

萧郎走出房间,命令门外的保镖:“看好他们。”

“是的,主人。”

阮、回头冷笑道:“你总以为他是好人。现在你终于知道他的真面目了。”

江予菲微微一闪。“我没说他是好人,但他也不是绝对的坏人。”

否则,他不会答应她,同意救阮。

阮,忽然沉下脸来:“你还信他?!他差点杀了我,你还信他!”

“我没说我相信他……”

“你是这样的!江予菲,他真的杀了我吗,你会恨他吗,还是会认为他不是坏人?”阮天玲生气地问。

“他救了你……”

“该死,是他想杀我!”阮天玲立刻就生气了。

“江予菲,现在,在你心中,他仍然很重要,不是吗?!那我是什么?总之你对他比对我好!”

“哪里有……”

“没有?!那你为什么对他保密?

当我告诉你在婚礼那天等我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和他一起离开?

现在他们明明想绑架我,却带你来见我,说明你们关系不简单!

他说你和他是一家人是什么意思?你答应他什么了吗?你答应嫁给他了吗?!"

阮天玲胸口起伏的威压,他为这些问题,难受了好几天。

只要一想到萧郎站在他面前自豪地告诉他我和于飞是一家人的场景,他就迫不及待地想杀人。

他们是一家人,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江予菲的心和他在一起,他们其实早就...

阮天玲想到这里,又生气了。

“江予菲,难道在你心里你和他是一家人吗?你的心和他在一起吗?”他盯着她,冷冷地问道。

江予菲无言以对。他在这里懂吗?

一个家庭,不能是有血缘关系的家庭?

“,我阮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没有男女之情。”

“真的,你怎么证明给我看?”阮天玲看起来还是很阴沉。

江予菲抿着嘴唇。突然,她捧起他的脸,吻了他的嘴唇。

阮天玲错愕了一下,江予菲害羞的退了一点,他反应过来,迅速扣住她的头,加深亲吻。

他猛的亲了她一下,舌头不停的在她嘴里萦绕,吮吸~吮吸…

他把吻给了华颂,她几乎和他阴阳相隔,他拼命地发泄。

江予菲被动地承受着他令人窒息的吻,她试图回应他,但她得到了更猛烈的风暴...

阮天玲好像失控了。他突然翻身按住她,继续深吻。

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滚烫的手压住她的皮肤,慢慢地抚摸她的柔软...

妖孽修真弃少

江予菲能感觉到他滚烫结实的胸膛。

和...她被压在裤子上的灼热的地方...

“暂停……”江予菲推开他的身体,弃少突然看到他的胸部裹着纱布,弃少有血在浸出。

“阮,,别动,快躺下!”她急忙推开他,阻止他移动。

“你在流血,我给你叫医生……”她说着,正要出去。

“没有!”阮,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他拉着她坐到床上,抱住她的腰,让她伏在他胸前。

“没时间了,别叫医生了,我没事。”

江予菲轻轻地靠在他身上,不要太用力。

她对他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没有时间了,所以你才……”

阮田零靠在床上喘着气,嘴里含着邪气:“别忘了,是你先惹我的。”

江予菲脸刷的红了。

阮天玲抬起下巴,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告诉我,你吻我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的脸变得更红了。“没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萧郎的关系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时间太晚了。”

“我就想知道你主动亲我是什么意思,别的都不重要。”阮强调:

江予菲目光闪烁,害羞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自从她重生后,她曾经恨他,待他MoO,拒绝他,远离他。

除了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她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所以让她突然说实话,她还是觉得很难受。

“嗯,什么意思?”阮天玲轻声问道。

“重要吗?”

“对,很重要!”阮天玲的回答很坚定。

江予菲垂下眼睛说:“我只想告诉你,我和萧郎对男女没有爱...就像这样。”

阮,忍不住弯下了嘴:“没有时间了。你什么时候逗留?”

“反正你懂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你不说我怎么会明白?我要你自己说。”

江予菲的脸继续发烫。

她觉得阮太霸道,每次都逼着她说出来。她是个女人,所以告诉她真相对她来说很尴尬。

“算了,没时间了。”阮天玲的《没有时间》让江予菲觉得时间很紧。

她憋着小声说:“你前几天跟我说,如果我同意嫁给你,我就等你十二点来接我。

我换了婚纱,等你十二点来接我。

后来有人假装是你的手来接我,我就上车了。我以为那个人会带我去婚礼现场...

谁知道萧郎的阴谋?他们劫持了我,把你和我一起引诱到海边的路上,然后打算…杀了你…

我没有和他们勾结杀你。你当时差点死掉。我请萧郎来救你。幸运的是,你得救了..."

阮天玲眼中露出深沉之色,双眼灼灼盯着她,一时之间没有办法。

“让你说实话这么难?居然绕了一大圈,还顺带解释了当时发生的事情。江予菲,你足够强大!”

“你不会怀疑我为什么上了他们的车吧?我会给你解释的。”

“事实上,我知道你是被迫的……”阮忽然对说道。

“事实上,妖孽我知道你是被迫的……”阮忽然对说道。

“你知道吗?”江予菲皱起了眉头。“你懂的,妖孽你还猛问我。”

阮天玲抬起下巴,调笑道:

“当我看到你穿着我给你买的婚纱时,我就知道你的答案了。

既然你同意嫁给我,你就不会和他们一起去,所以我知道你不是自愿上他们的车的。

质疑你...是因为我想把你的话从我心里挤出去。"

"..."江予菲对他无言以对。

你说他幼稚,他总是很黑。

你说他心思很深,很幼稚...

反正她看不透他。他的心思真是捉摸不透。

阮,双手合十,目光温柔:“我也得到我想听的答案。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你其实是爱我的,对吧?”

"...我什么也没说。”

“江予菲,我还是喜欢你失去记忆后的样子。你恢复记忆的方式一点都不可爱!”

江予菲突然睁开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阮、邪唇扬起:“既然你开始错了,我想你已经恢复记忆了。我猜你一定是在找萧郎帮你恢复记忆。”

“你已经知道了?”江予菲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

“那你什么都不要说,还当什么都没有……”她甚至认为自己藏得很好。

“我能说什么呢?揭发你,让你逃避我?”

原来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怕她逃走...

江予菲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喉咙里,感到有点不舒服。

阮,忽然搂住她的腰,低声说:,我知道我以前深深地伤害过你...很高兴你恢复了记忆,没有选择马上离开我。我更庆幸你现在爱上我了。”

他以前见到她时非常紧张。

我害怕她会说她恢复记忆了,她和他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先发制人,主动出击,试图逼出她的心。

还好她的反应是他喜欢的,不然他不知道怎么办。

想到她又爱上了他,阮天玲忍不住笑了。

他有一张英俊的脸,小心翼翼地吻着她的嘴。江予菲想躲开。他默默地吐出几个字。

“到处都是监视器。”

江予菲有些僵硬,阮田零堵住她微微张开的嘴,又吻了一下。

江予菲羞红了脸。

既然到处都有监视器,他还在鬼混!

她躲开他的嘴唇,推开他,不悦地说。

“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你到底想不想听我说我和萧郎的关系?!"

阮,放了她,神情严肃起来:“你说吧。”

江予菲开始讲述她所知道的一切...

在一个房间里,一面墙上挂着八个监控屏幕。

八个屏幕上出现的画面都是同一个房间的场景。

只是从不同角度拍摄房间里人的一举一动。

萧郎坐在屏幕前的沙发上,一条腿,手里拿着一杯茶,慢慢地喝着。

身后站着一个侍卫讥笑道:“阮兴趣挺好,成了我们的阶下囚。他甚至有心思跟他的女人亲热,而且他不怕擦枪……”

萧琅抬起眼睛,弃少漆黑的眼眸没有任何波动。

他放下茶杯,弃少冷冷地说:“他叫什么名字?”

保镖愣了一下,老老实实回答:“回少爷,属下是张成。”

萧郎看着他,声音还是很冷:“你自己下去拿一百鞭子,然后管好你的嘴。”

保镖吓得脸色苍白,但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主人是……”

萧郎正打算走向屏幕。

图中,斜靠在阮身上,向他讲述了肖家和阮家的世仇。

她一点都不恨他,又爱上了他。

但是阮、伤她太深了,她不应该爱上他。

萧郎的眼睛渐渐变得阴沉,他知道自己动了一些不该动的念头。

他的内心,开始躁动不安。

他忍住踢翻桌子的冲动,迅速站起来,冷着脸大步走了出去。

江予菲尊严地说:“事实就是如此。他们的计划是夺取阮家,消灭阮家。”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他对这些事情相当惊讶。

但他很快又接受了这个事实。

“,阮既然他们的目标是阮,他们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也许你还会有危险,你自己小心点。”江予菲关切的对他说。

阮天玲勾唇自信一笑,没有胆怯。

“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你觉得我这次活不了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要认真!”江予菲有点焦虑。

“嗯,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我也很认真。”

阮天玲笑着说,他好像一点都不严肃。

江予菲走近他,低声说道:“我怎么才能救你呢?”

阮田零笑着说:“亲爱的,对不起,你救不了我。

第一,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杀了我。

第二,你起诉他们,他们也会起诉你。

第三,如果他们发现不对劲,他们会立即杀了我,毁掉尸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没必要让我活着。我对他们没用,他们随时会杀了我。"

阮,话音刚落,冷声响起:“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两个人看过去,他看见他慢慢走了进来。

萧郎继续道:“阮田零,你对我们没有影响,但你的生命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所以你最好不要动歪脑筋,不然我们随时可以杀了你。”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阮不是处境危险吗?

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忧,萧郎淡淡地说:“只要他一直不吭声,你配合我们,我们不介意养他一辈子。”

“你打算囚禁他一辈子吗?!"江予菲大声喊道。

阮、曾经囚禁过她几次,她觉得很痛苦。

如果阮田零被囚禁了一辈子,她无法想象他会有什么感受...

萧郎回答了无关的问题:“时间到了,于飞,我们该走了。”

“这么快?”江予菲秀眉微皱,心里很不愿意离开。

“萧郎,我想留下来照顾他,可以吗?”

阮天玲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喉咙滚动着,眼里闪着动人的光芒。

妖孽修真弃少

萧郎的眼睛越来越深邃。

“你不能!妖孽你必须离开,妖孽你不能消失。”

“但是……”

“于飞,时间到了!”萧郎低沉嗓音的重点。

阮,捏着的手安慰她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下次来看我的时候记得多给我买内裤。我没有什么内裤可以换。”

江予菲突然红了脸。他让她给他买内衣。它藏起来了吗?

萧郎淡淡地插话道:“如果你很穷,你可以告诉我们的人民,他们会满足你的。”

阮、被邪魔勾了唇,两眼发寒。“可惜你们男人都是大老爷们,不知道我的个头。不可能,只有于飞最了解我的尺码。”

江予菲:“…”

萧冷哼一声,不再去管他。

“于飞,我们走吧,时间到了。”

江予菲站起来放弃了。她叫阮天玲好好照顾自己,和萧郎一起走了。

阮天玲盯着她的背影,眼神里也流露出不情愿。

但是他应该多想想怎么离开这里。

走出房间,萧郎把眼罩递给江予菲。她接过来穿上。萧郎正要拥抱她。

她突然说:“我可以自己去吗?我不习惯被人牵着走。”

萧想起她和阮在一起时的情景,心里就慌了。

他试图违背她的意愿抓住她。

但他还是听到了自己妥协的声音:“好吧。”

他拉着她的手,带她往前走。

江予菲看不见他的眼睛,所以他跟着他。

萧郎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心想,要是我能领导她一辈子就好了...

*****************

同时,在一家优雅的餐厅。

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阮木面对面坐着。

阮目淡淡地说:“我和田零的父亲商量过,老人同意了。我们可以同意你的请求,但是田零的生死现在还不确定,没有人确定他是否会回来。所以我们有个要求。”

颜悦侧目问道:“什么要求?”

“股份现在不能转让给你,在完全确定田零出事之前,也不能转让。

以防万一,转让书上一定要写明,在孩子成年之前,股份必须由他爷爷管理。

有意见可以提出来。"

颜悦皱着眉头沉思道:“我先问问我的律师。”

她站起来,走到外面打电话。

肯,你听到她刚才说的话了吗?严月拿起一直在打电话的电话,低声问道。

邱在电话那头笑了:“我听到了。”

“你要答应他们吗?我觉得这是家族最后的让步了。他们现在交出股份肯定是不现实的。”

“嗯,你说得对,答应他们就行了。”

严岳又犹豫了,“但是如果你真的要这么答应他们,我们就拿不到股份了。最起码得等到孩子成年了才能得到一点好处。”

而那时候,她已经老了。

邱勾着唇说:“宝贝,这宝贝不是他们阮家的,而是大觉。先签股份。况且孩子的爷爷能不能活到18岁也是未知数,你说是不是?”

听了他的话,弃少严月的眼睛猛的一亮,弃少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一直是唯一一个算计别人分的人,却被邱算计了。

她以为他真的喜欢她,他一直执着于她,是因为他对她的美貌的贪恋。

因为不管她怎么骂他,怎么冷言冷语,他都不生气,永远纵容她。

她真的认为他值得她信任,他会永远为她服务。

所以当初阮的师傅反对她和阮订婚,怕她嫁不到阮家去,又怕她身上怀不到孩子。

也是因为阮,根本没碰她,在她安全期间只碰过她一次。

她想出了做试管婴儿的主意。

当时她以为只要怀上了阮的孩子,阮家就没有理由拒绝她,她还有护身符。

但要做试管婴儿,必须有阮田零的精髓。

于是她去找邱,请他帮她。

那一次,她骗阮、到她家去,让他喝迷药茶,只为了得到他的精华。

后来试管婴儿成功了,因为时间差距不大,就谎称自己是当时的孩子。

其他人也没怀疑什么。

她以为自己真的怀了阮的孩子,结果却不是……

邱那天告诉她,孩子是他的,当时用的精是他的,根本不是阮的!

他的头发也被用于亲子鉴定。

他在里面做鉴定的时候掉头发了。

当时她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他在算计她和阮一家。

如果她成功地嫁给了阮家,孩子出生后,他一定会想办法杀死阮田零一家。

然后他站出来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

他可以成功接管阮的股份作为监护人...

那个男人,一直粘着她,为她工作,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痴心无悔的样子,都是假的!

都是演戏!

他的目的是夺取阮家的巨额财产...

而她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他给了她人生中最大的耻辱,还利用她算计她。

她肚子里还剩下一个混蛋!

每次想到这个,她都恨不得杀了他!

但是她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们现在在一条船上。

她的命运掌握在他手里,她需要他继续为她工作。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和他合作...

冷冷地想着这些,邱疑惑地问她。

“你为什么不回答?你不同意我的建议吗?”

“不,我在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我一直在杀人,我担心会出事。”颜悦用同样的语气说道。

邱笑着说:“宝贝,你不需要做杀人这种事。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放心吧,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颜悦也笑了:“那好,我回阮夫人。”

她放下手机,但没有挂断。

阮穆见她回来,淡淡问道:“你们怎么商量的?”

严月坐下,优雅地笑了笑:“我同意你的提议。只要你真的对我孩子好,我没意见。”

妖孽修真弃少

阮牧觉得她是个好妈妈。她叹了口气,妖孽“严月,妖孽其实我以前很喜欢你。然而,人总是会变的...希望你以后多保重。”

说完,阮妈妈起身离开了。

颜悦握紧酒杯,心中冷笑。

我的改变不是你儿子造成的!如果他没有辜负我,我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也不会死。

****************

萧郎把车停在别墅门口。

他把头转向江予菲,笑着说:“我们到了。”

江予菲摘下眼罩,发现他们已经回到了他住的地方。

“那我就先回去了...下次我什么时候能去见阮??”她问他。

萧郎打开车门,笑了笑:“你不用回去,你以后会住在这里的。”

“啊?”江予菲惊愕了。

“我已经安排好你的房间了。如果你以后和我住在一起,随时带你去看他都方便。”

江予菲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不,我有地方住。我不想麻烦你。”

“雨菲,这不是麻烦。我们去下车吧。你的房间还是那个。我把它重新整理了一下。喜欢吗?”

江予菲见他坚持,瞬间恍然。

她去见阮,他们担心阮向她透露了什么消息,所以一定要防着她,怕她报警。

只有让她看得见,时刻盯着她,他们才会安心。

江予菲知道他没有权利拒绝,所以他跟着他下了车,走进客厅。

楼上,萧郎推开一间卧室的门走了进去,笑着说:“你喜欢这种风格吗?”

房间清新田园,与阮为她布置的豪华欧美风格完全不同。

说实话,江予菲喜欢田园风格。

她笑着点点头:“挺好的。”

“喜欢就好,然后你休息一下,等会有人来请你吃饭。”

“嗯,谢谢。”

萧走到她面前,他抬起手来揉揉她的头,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手顺势落在她的肩膀上。

“房间里什么都有,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完,他走出房间,替她关上门。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现在她无法轻松自然地面对萧郎。

即使他们有血缘关系,即使他是她的表妹,她也不能信任他。

那天在海边的路上...

她亲眼看到阮、被他们枪杀,她的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

她不再认为这是一个和平幸福的世界。

我不再认为即使身边的人不好,也不会那么坏。

他们让她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们让她知道人类的道德是没有底线的。

所以她不会用天真的眼神看世界。

以后她要学会小心翼翼的生活,不然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什么时候会失去。

江予菲坐在床上,看上去很累。

想了想,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婶的电话。

她跟李阿姨说,一会儿不回去,一会儿跟朋友住,心情好了再回去。

李阿姨觉得她回去怕见事怕想人,所以理解她,让她放轻松,好好照顾自己。

李阿姨觉得她回去怕见事怕想人,弃少所以理解她,弃少让她放轻松,好好照顾自己。

江予菲笑着向李阿姨道谢,然后收起了手机。

她垂下眼睛,看着手里的手机,挣扎着报警。

如果不报警,阮凭自己的能力是救不出来的。

但是要报警...这就惊动了他们,阮、的处境也就危险了。

阮,告诉她,她救不了他。

意思是他想了很多可能,也没想好怎么救他。

就连他也没办法。你真的想让他被他们关一辈子吗?

江予菲蜷缩在床上,绞尽脑汁,终于不自觉地睡着了...

在睡梦中,她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前额。

她抓住那只手,喃喃地说:“阮田零...我渴了……”

“让我先去,我给你倒水。”她听到一个男人温柔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是阮的...是谁的?

江予菲放开了手。她困惑地睁开眼睛,看见萧郎穿着宽松的家居服,端着一杯水向她走来。

江予菲突然想起她现在在萧郎家,而不是在[和城堡]。

她睁开眼睛醒来,坐了起来。

萧郎递给她杯子:“喝了它。”

“谢谢。”江予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当她喝完之后,萧郎又拿起了水杯。“晚饭准备好了,跟我下去吃饭。”

江予菲的肚子不饿,但她没有拒绝,“好吧。”

她迅速从床上爬起来,萧郎笑着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出卧室。

还是那个饭厅,只是长方形的餐桌换成了圆桌。

桌子上的食物不是西餐,而是中餐。

萧郎打开椅子让她坐下,他像绅士一样坐在她对面。

“看看这些菜。你喜欢他们吗?”他问她。

乍一看,江予菲满是她最喜欢的菜。她笑着点点头:“大家都喜欢吃。”

萧郎满意地弯下嘴:“那就多吃点。”

“好。”江予菲拿起筷子,低头静静地吃着。

萧郎会时不时地帮她拿食物,但她没有拒绝。

在他面前,她表现得很自然,但她太自然了,甚至有些谨慎。

她害怕他,却让他高兴。

萧郎放下筷子,突然说道:“于飞,很抱歉让你看到了你那天不该看到的画面。”

江予菲微微动了动,她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睛。

“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但我知道它给你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于飞,事实上,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坏人...也是因为我们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江予菲抿唇不语,事实上,在她看来,萧郎,即使他们想夺回阮晋勇,他们也不应该通过杀人来夺取它。

违法总是不好的。如果有一天你被抓了,你会失去一切。

萧郎继续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父亲过去曾被陷害入狱。他从什么都有的绅士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的绅士,也成了阶下囚。他在监狱里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你不能理解他的感受……”

江予菲咬着嘴唇,她真的不明白。。

保镖话音刚落,妖孽江予菲就听到后面传来一辆汽车的声音。

她转过头去看,妖孽看见两辆黑色的车快速驶来。

灯亮了,她的身影突然引起了车里人的注意。

阮,眯起锐利的眼睛,冷冷的命令道:“抓住他们!”

“可以!”

“快点!”保镖拉着她加快速度,走进一条小巷。

车子没法开到巷子里,阮田零推门下了车,大步走了进来。他带着人快速跟上,江予菲能听到身后一连串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

巷子里的路坑坑洼洼,没有路灯。

江予菲几次差点被绊倒。她累得喘不过气来,但当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她拼命地加速。

“其他人呢?”她气喘吁吁地问保镖。她记得当萧郎离开时,她留下三个人保护她。

“他们去想办法阻止严。我想一定是失败了。”

江予菲闭嘴,咬牙跑了。如果被抓了,我太对不起那些辛辛苦苦保护她的人了。

路过一家木制豆腐厂时,保镖突然停下来。

他踢开一块木板,让江予菲进来:“你躲在里面,试着和少爷联系。我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好!”江予菲迅速钻进去,把踢过的板子放回原位。

有很多装东西的木桶和木箱。她藏在一个木箱下面,不敢用呼吸触摸。

刚躲完,一群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

江予菲可以隐约看到有多少人在外面摇晃着穿过木箱和木门之间的缝隙。

“主人,那边的人好像走了。但好像只有一个人没看见江小姐。”

阮,的目光淡淡地移向了旁边的豆腐坊。他走到他面前,把手按在一块板子上,轻轻一推,板子就掉了。

江予菲被套住了,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去追吧。”阮天玲淡淡道。

“是的。”几个人赶着追,松了一口气,但当她看到阮,站在外面时,她的心又提了起来。

为什么他还没走?

阮天玲踢开一块木头,抬腿走了进来。

他穿着黑色风衣,穿着闪亮的皮鞋,在地上发出细微的脚步声。江予菲屏住呼吸,不敢动。她握紧的手充满了滑腻的汗水。

阮、从容不迫地走着,几步走到木箱前。他抬起一只脚,江予菲几乎吓得尖叫起来。

她以为他会踢开木箱,但他只是踩了一下。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心里还是紧张,他找到她了吗?

阮天玲掏出一支烟,打开银色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他只是站着,没有走也没有做什么,只是静静地抽着烟。

过了许久,麻木了,阮,的人都退了回来。

“师傅,人跑了,没抓到!”

“江小姐失踪了,我们没有找到她。”

阮,把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踩在箱子上,跌回到地上,踩灭了烟蒂。

“如果你逃跑了,你就无法逃离恶魔。我将这些记在帐本上,名曰萧。”

“那江小姐……”

阮、弃少冷笑着,弃少用脚尖踢了踢木箱:“你还没出来?”

江予菲突然失去了希望。原来他知道她藏在这里。难怪他站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阮、手下的一个人上前把木箱举起来,她立刻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隐瞒什么。

抬起眼睛,她的眼睛突然对上阮天玲漆黑冰冷的眸光。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是跟我走,还是我的人带你走?”

江予菲慢慢站起来,麻木了她的身体。她仍然穿着长袖睡衣,肩上背着一个包,脚上穿着一双鞋。

她穿得像条鱼,她能看出她逃跑时有多匆忙。

“虽然被你抓住了,但我不后悔逃跑。”她盯着阮,冷冷地说。

男人捏了捏她的脸,眼里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好一个‘不悔’,我会让你知道这三个字会给你带来什么后果!”

他松开了手,江予菲白皙的脸颊被他的两个手指捏了出来。

她固执地咬着嘴唇,怨恨地盯着他。

即使近一个月没见,她发现他还是那么可恶。当她面对他时,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忍不住反抗和排斥他。

这一次它落到了她的手里,她知道自己会更加绝望和痛苦。

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没有办法和他竞争。

想到这里,江予菲的心里真的恨透了!

“拿走!”阮天玲森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江予菲被他的两个手下拘留,并被他们粗暴地带走了。

在不远处的一个黑暗角落里,男子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师父,江小姐被阮田零抓走了!”

“你说什么?!"坐在办公桌前的萧郎站了起来,看上去震惊而愤怒。

“你们都没用吗?!怎么能让他带人走?你为什么现在通知我?!"

“主人,这是主人的意思,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服从命令。”

萧郎脸色苍白,全身僵硬。

他挂了电话,拨通了小的手机号码:“爸爸,你为什么要让阮把她带走?”

如果江予菲的手下没有故意放水,他就不会被带走。他留在她身边的三个保镖都是国际特种部队的老兵。

以他们的本事,难道不能保护女人的体贴吗?

电话那头,响起了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她迟早会被阮找到。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没必要一直躲着她。”

萧郎冷冷道:“父皇,我说过,如果你想要阮氏,我会尽全力为你争取阮氏。于飞是无辜的,不应再卷入此事。”

“你什么也别说!每个人都是无辜的,但她不是无辜的!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安排,不要担心不该担心的事情!”

“但是于飞已经遭受了足够的伤害……”

“闭嘴!你忘了我教你什么了吗?任何时候都不要情绪化,只有冷静无情才能成就大事!”

萧郎的脸又变白了,妖孽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

他捏了捏手机,妖孽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不,他必须救江予菲!

萧郎大步走到门口,被盛迪拦住了。“师傅,你不能去!”

“让开!”萧郎有点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他满脸怒气,冷冷地冲着盛迪喊道。

“主人,主人说,你不能感情用事,要始终保持冷静和理智的头脑……”

“我叫你让开!”萧郎打了他一拳,大步走出了门。

盛迪的嘴里流着血,他的脸仍然那么冷,没有任何表情。

“师父,她已经被阮带走了,你现在去救她已经来不及了。”

萧贴住脚步,全身僵硬。

他握紧拳头,感到非常愤怒。但是盛迪是对的,一切都太晚了。

“师父,你坚持走自己的路,只会激怒师父,让他自己去做。”

萧咬着牙,拳头捏得咯咯响。

“师父,她不会有事的,阮田零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她不会有危险,但不知道她会不会崩溃...

萧郎想起了他给她的承诺:相信我,我会保护你,并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

但现在,他无法保护她,更不用说用生命去保护她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早点毁掉阮氏和阮田零!

江予菲被他们带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立即起飞,把他们带回了A市。

阮天玲坐在她旁边,他正在翻她包里的文件。

“小雨?”他捏了捏她的新身份证,勾起了她嘴角讽刺的冷笑。“姓萧的居然要求你跟他姓。怎么,你们要做兄妹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江予菲垂下眼睛,咬紧嘴唇,但他从未放弃萧郎。

阮天玲捏着下巴,抬起头。

他眼神冰冷犀利,语气更是冷得没有任何温度:“所以你只是对他有好感,所以你要跟他姓?”

“这只是个名字,随便你怎么想!”

“看来你是真的迷上他了。”阮天玲靠近她,嘴里含着傻笑,“宝贝,我好爱你,关心你,你心里怎么会有别的男人?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江予菲的睫毛颤抖着,眼睛依然没有屈服的光芒。

“你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你要杀了我,我也不会向你屈服!”

阮天玲突然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他用了很大的力气,从而直接咬住了江予菲的嘴唇。

艳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滑落,男人伸出舌尖,舔着温热的液体,显然是一副恶心血腥的画面。他只是做爱和上色。

江予菲微微蹙眉,推开他:“你这个变态!”

颜一把抓住她的身体,搂住她娇小的身体。“嘴巴还是那么有力。我以为你再见到我会很害怕的。”

“对,我怕你,你像个魔鬼,我怕你死!”江予菲暗暗挣扎,阮田零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按在椅背上,轻轻一转。

“滚蛋,混蛋!”她害怕他的触摸,开始激烈地挣扎。

每次他走近,弃少都会让她下意识的心慌害怕,弃少仿佛被一只危险而巨大的野兽抓住。

阮,坐在她身上,拉着她的衣服,热乎乎的手伸进她的睡衣,捂着柔软的胸口,使劲地揉。

他强壮的身体挤压着她的身体,让她周围的空气充满了攻击性的气息,这让江予菲无法保持冷静和疯狂的挣扎。

“不管怎么反抗都没用!”阮天玲一手固定双手,一手捏下巴,一手按瘦,一手啃伤嘴唇。

江予菲感觉不到嘴里的疼痛,因为她的心更疼。

你为什么不让她平静地生活?为什么打断她的平静?

她的心已经死了,他越是骚扰她,越是让她的灵魂得不到安宁。

你为什么不让她走...

阮天玲用舌尖伸进嘴里,像暴风雨一样掠夺。他的手扯下了她宽松的睡衣和内裤。

江予菲感到寒冷,拼命挣扎。

阮天玲强势进入她的身体,不给她任何准备的机会,就像一只只会掠夺的野兽,突然沉入她的身体。

这是一架直升机,他要她在这里!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鲜红的血充满了她的嘴,液体滑入了她的喉咙。她被自己的血呛住了。

她没有求饶,只是睁着空眼睛看着头顶。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好像她再努力,就会全部断裂。。。

阮天玲捏了捏下巴,又亲了亲嘴唇,把她咬的嘴唇解救出来,灵活的舌头深入喉咙,进进出出,模仿她身下的动作。

江予菲难受得想吐,他结实的胸膛抵着她起伏的胸膛,身体有力地抵着她脆弱的身体。

他的手掐着她的腰,留下深深的指痕。

在多重刺激下,她感到头晕、恶心和恶心。

但是她不能动,呼吸困难。她被迫承受他带给她的痛苦。她想喘口气。

江予菲的眼睛开始游移,她的额头布满汗水,头发湿漉漉的。

阮天玲终于放开了她被蹂躏的红肿的嘴唇,人伏在她身上喘息着,结束了野兽般的掠夺。

一口气到空,江予菲的灵魂慢慢恢复了,原本游移不定的眼睛也有了一点焦距。

“害怕?”阮,看着她,轻声的问,但是她的声音没有温度,好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害怕,我会让你更加害怕!”

她在完全被吓到之前是不会想逃跑的。

她的脾气太强,没有办法,他只能彻底把她打倒,毁掉她所有的幻想。

江予菲呼吸急促,眼里充满了强烈的怨恨。阮天玲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眉眼,神情有些恍惚。

从前,每当她看着他,眼里都充满了爱。

就好像她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她只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他。

后来,妖孽她突然变了。她看着他的眼神冰冷而没有温度。她总是对他视而不见。她心里有整个世界,妖孽却没有他。

直到现在,她的眼神又变了。

除了寒冷,还有一种强烈的怨恨。

但至少她眼里有他,虽然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但至少,她能看到他,他不再是独角戏了。

然而,这还不够。这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她不能爱上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彻底的恐惧他,从心里恐惧他,停止反抗他,逃离他!

阮的眼神很冷。他宁愿要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也不允许她逃走!

他不想这样逼她,她逼他做这一切!

尤其是一想到她多次给他下药差点要了他的命,一想到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跑让他恨透了,想用世界上最残忍无情的手段来对付她!

但毕竟他还是杀不了她!

“发泄出来了?发泄完就走。”江予菲呼吸够了,这才冷冷地开口。

阮,瞪了一眼,火热的身子又贴在身上:“不够!宝贝,我们分开一个月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要你。怎么才能做到一次?你不这么认为吗?”

江予菲咬着嘴唇,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

她没有挣扎,没有大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空。

阮的这种绝望、颓废的样子,顿时让觉得索然无味。

那人冷哼一声,抓起毯子裹在她身上,把她搂在怀里。

江予菲靠在他的胸膛上,他所闻到的只是他的气味以及爱、情感和欲望的味道。

这些味道都让她想吐,胃里难受,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阮天玲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你有吗?”

干呕了几声,阮田零的手突然按在她的小腹上:“是别人的吗?没错,你走了一个月。如果你真的和别人做了,估计你也有吧?”

“不要脸!”江予菲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恶心的人。

阮,勾起了一丝尴尬的弧度,捏了捏她的下巴,眯起眼睛威胁道:“如果我有,我就亲自喂你吃打胎药,然后把这个混蛋甩掉!”

“阮,,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去死!”

“我知道你希望我死,但是宝贝,你还活着,我怎么会愿意死呢?即使你要死了,也必须被带下去陪我。”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只希望这一刻一道闪电会把他打死!

但是坏人的寿命很长。阮、这样的人,不会这么容易死吧?

阮田零听了,眼里有了仇恨,冷冷一笑,心也变得更冷更狠了。

此刻,他多么想把她撕成这副模样,莫莫怨恨!

他是真的想看到她战战兢兢的样子,至少证明她也有弱点,还有可以被他用来操纵她的东西。

“于飞,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他的手指轻轻地摸着她的脸,轻声问道。

江予菲表情僵硬,似乎想起了什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