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明昇体育下载|中国有限公司----操奶奶(1/78)

明昇体育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

他们今晚将住在一家旅馆里。

这是君爱专门为他们安排的,操奶奶操奶奶君爱还订了顶楼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当君齐家知道这件事时,操奶奶操奶奶他一点也不反对。

他和丁没有异议,自然也没有异议。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去了顶楼。

“这是你的房间。祝阮先生和丁小姐今晚过得愉快。”服务员笑了笑,毕恭毕敬地走了。

丁有点害羞。她今晚会结婚吗?

她以为阮、会等到结婚那天...

但是,他会和她打交道一段时间,这是很难得的。

现在他们又订婚了,自然就可以做爱了。

也就是说,她还是有点不舒服和紧张...

反手关上门,和丁一下子绷紧了神经。“我先洗个澡。”

她脱掉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光着脚跑向浴室。

关上卫生间的门,丁呼出一口气。

虽然一时可以避免,但一辈子也避免不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丁一边洗澡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洗得不快也不慢,但是等她擦干头发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丁打开门走了出去,这时看见君穿着白色浴袍斜靠在床上。

他的头发很新鲜,你可以看出它已经洗过了。

丁微微有些讶然。“你在哪里洗澡的?”

琦君指着阳台。“外面。”

丁看了看,顿时无语。

宽阔的阳台外,有一个露天浴缸,他应该在那里洗澡,不怕有人偷窥吗?

还好酒店建筑很高,周边建筑没有这里高。就算想偷看,也看不见。

只是他已经洗澡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机会避开。

丁走到床边坐下。他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累坏了。早睡。”

君齐家不说话。他弯下腰,从另一边的地上捡起玫瑰,递给她。

“给你的。”

丁惊讶地接过来。“准备好了吗?”

“不,是你的爱。”

丁::“…”

但是她还是很喜欢。女生收到花会很开心。

“谢谢。”

君齐家在心里点点头,女人真的很喜欢花。

“这个也是给你的。”他拿出一个首饰盒递给她。

丁一看就知道是珠宝。她接过来打开了。里面有一条钻石项链。

项链很漂亮,很奢华,适合做晚礼服。

链子上镶嵌着许多小钻石,中间的吊坠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非常耀眼。

“谁帮你选的这个?”丁理所当然的问。

“我。”

丁微微有些讶然。“是你选的吗?”

“嗯,你喜欢吗?”君齐家看着她的眼睛。

丁夏楠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

她以为他是木头,什么都不知道。

琦君皱起了眉头。“以后不说谢谢了。”

"...好的。”

琦君很满意。“该睡觉了。”

丁见他又黑又亮,似乎正闪着期待着什么的眼睛,顿时紧张起来。

今晚逃不掉?

最多握过手,没亲过。

现在我们要直接做爱了...

丁的心理素质再好,她也有点紧张,但脸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在镜子里看起来又瘦又苍白。

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操奶奶看起来有点憔悴。

尤其是她的眼睛,操奶奶闪耀着与她的年龄不相称的深邃。

据说通过看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多少。

她很年轻,但只要看看她的眼睛,你就会知道她经历了很多事情...

她变老了。

莫兰有点难过地低下头,然后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漱。

洗好之后,她打开门,走出卧室。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可能是祁瑞刚的住处吧。

门外站着一个女仆。

见她出来,丫鬟恭恭敬敬道:“夫人,少爷在楼下等你吃饭。”

“等我?”莫兰大吃一惊。他会等她吃饭吗?

太阳真的从西边升起了。

丫环笑着说:“对,少爷说你要等睡醒了再吃。”

齐瑞刚,他又有什么想法?

莫兰跟着女佣下楼,看见他坐在楼下皱着眉头打电话。

“查出是谁干的吗?!"

抬头看到她下来,他淡淡地说:“好吧,我知道了,就这样。”

挂断电话,他起身向莫兰走去。

“蓝蓝,你的精神看起来好多了。”祁瑞刚搂住她的腰,勾唇含笑说道。

他在笑,但他没有笑。

他的眼睛很冷,没有温度。每次看着他都有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明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淡淡地问他。

“急什么?酒席明晚举行,明天回去也不迟。”

为什么是明天?

她不想再和他单独在一起了。

“作为老夫老妻,我应该帮忙准备。明天怎么回去?今天回去。也许我能帮上一点忙。”

齐瑞刚淡淡一笑:“你不是还有弟妹吗?她一个人准备就够了。”

“但我是长嫂子。她刚刚结婚...她怎么能努力呢?”

“她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你凭什么想到她!”

“无情?”她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齐瑞刚盯着她冷冷一笑:“你为了救她受了多少苦?但是,她没有电话,也不在乎你的死活。你现在看到她的真面目了吗?”

莫兰惊愕了,睁开眼睛——

她真的没见过他这么卑鄙的人。

很明显,他伤害了他们,但现在他在另一方面说,于飞没有。

哦,他是一个贼喊捉贼,转错就对!

“蓝蓝,虽然我配不上你,但我是你的丈夫,夫妻是一体的。你看,你昨晚毁了我的好事,我又没杀你,说明我舍不得你。他们对你很好,却总是关心你的生死。那些人其实是在利用你。”

“利用我?”

祁瑞刚点点头,冷冷地说:“是的。他们利用你,首先是为了和你搞好关系,让你信任他们。然后通过你来对付我,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其实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一群虚伪的人渣罢了。”

莫兰的眼睛微微一闪。“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利用我,也没有通过我来对付你!他们只是简单地...同情我……”

莫兰惊慌地把手抽了回来,操奶奶小心翼翼地说:“只要你不折磨我,操奶奶我就不要你的命!”

她的反应让祁瑞刚非常满意。

“用我的命,你不用怕我。你确定不要?”他试探性地问。

莫兰做了个小暖心。她鼓起勇气,犹豫着问:“你的人生是什么?”

齐瑞刚微微勾唇:“是个芯片,记录所有信息。有了那个东西,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我了。”

“芯片?所有信息?”莫兰急忙摇头。“我不想要这种东西。我什么都不要!”

“这东西很贵。如果你抱着它,你就会抱着我。你真的想要吗?”祁瑞刚继续试探问道。

莫兰急了:“说不!别再提了,我没有任何伤害你的想法,你够了吗!”

“我只是想让你相信我。”

“只要你不打我,不折磨我,我就没什么要求!”

齐瑞刚嘴角笑得更开了。他轻声说:“好吧,我不勉强你。但是蓝蓝,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一切,让你完全信任我。”

莫兰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头去吃饭。

魔鬼对你说,你相信我,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我不会吃了你——你相信吗?

晚饭后,祁瑞刚让莫兰上楼休息。

她乖乖地上了楼,和以前一样,成了听他说什么就听什么的小白兔。

莫兰不知道该怎么办,打开电视看。

看了很久,直到天黑祁瑞刚推门进来。

怕他再碰她,莫兰下意识的紧张起来。“你现在要休息吗?”

祁瑞刚幽冷的眼神看穿了她的想法。

“别紧张,今晚我不会碰你的。”

真的吗?她不相信。

“昨晚和今天,你都筋疲力尽了。我很心疼,真的。”

"..."莫兰真想吐槽。

但他说完这些话后,就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

莫兰又紧张了,下意识的拉起被子,捂着身体。

祁瑞刚深邃的眼睛盯着她,嘴角带着温柔而深情的微笑。

脱下衬衫,他又开始解开皮带...

莫兰紧张地大叫:“你说过你不会碰我的!”

“蓝蓝,我只想洗个澡。”祁瑞刚无奈地看着她。

莫兰:“…”

他的裤子被扔到一边,只穿了四角裤,显示出他强健的体魄。

莫兰,别看他。

祁瑞刚也摘下手表,放在床头柜上。

然后他穿着睡衣去了洗手间...

莫兰不敢回头,立刻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手表。

手表离她很近,只要她伸手就能拿到。

但她很自然地把目光移开,继续看电视。

其实这是偷筹码的最好时机,但她不会那么做。

这只是齐瑞刚的诱惑...

不管他有多深多狡猾。

只要她愿意思考,她一眼就能看穿他的目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她了解他那么多。

只是因为,在过去的七年里,大约2500个日日夜夜,她一直在琢磨他的想法。

为了不被他折磨,她必须了解他的一切,这样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操奶奶

********

豪华的客厅富丽堂皇。

宴会已经布置好了,操奶奶长长的红地毯从客厅一直延伸到大门口。

门口站着两排接待人员。

他们穿着礼服,操奶奶恭敬地接待每一位到来的客人。

江予菲穿上白色吊带连衣裙,再加上闪亮的银色柔软披肩,挽着头发,化着淡妆,没有打扮的念头。

在隔壁的房子里。

莫兰也在改变。

她选择了一件无袖、浅金色的短裙,只有两条胳膊和修长的白腿。

她手腕上戴着配套的手套,化了一个艳丽迷人的妆,打开门走了出去。

祁瑞刚站在门口看她出来,眼睛突然发亮。

莫兰五官出众。她平时不打扮的时候很好看。

今晚盛装打扮,她更出彩了。

“蓝蓝,你今天真美。”祁瑞刚上前抱住她,浅浅的吻了她一下。

昨天他说要对她好一点,然后就一直演温柔有爱的老公。

虽然他虚伪的莫兰看起来很恶心。

但至少这样,他更方便她行动。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她浅浅地笑了笑,眼睛不着痕迹地从他手腕上的手表旁边经过。

齐瑞刚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笑了笑:“走吧,我美丽的公主。”

莫兰羞红了脸。她在祁瑞刚眼里看起来更迷人更迷人。

祁瑞刚眼神了然,第一次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炽热。

当他们来到宴会时,江予菲和祁瑞森已经到了。

江予菲挽着祁瑞森的胳膊,举着酒杯招待一些客人。

齐瑞刚和莫兰一起来的:“你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他笑着问,看上去很和蔼。

正在和江予菲等人聊天的客人们开玩笑地笑着说:“我在问齐三的妻子,她嘴唇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齐三太太说是不小心抓到的。”

祁瑞刚的眼睛带着意光瞟着江予菲的唇,嘴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我猜一定是三哥不小心捡的。”

“呵呵,戚少绍猜对了。其实我也猜到了。”

面对他们的嘲笑,江予菲心里有点不舒服。

齐瑞森一脸漠然:“先失陪了,我们去招呼其他客人。”

他和江予菲一起走了,祁瑞刚看了看他们的背影,眼底是冰冷和阴沉。

走开一会儿,江予菲低声说:“我该怎么办?如果今晚拿不到芯片,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因为他们明天一早就要离开。

如果你想回来,你必须找到一个新的借口。

齐瑞森淡淡地说:“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人搜查了。”

江予菲惊讶地看着他,声音压得更低了:“如果被发现了呢?”

“不在乎那么多。如果找不到,我就想别的办法。”

“我不知道莫兰有没有发现什么。”

祁瑞森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莫兰。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

以前有过这样的宴会,但她从来不穿成那样。

今天是个例外——

如果莫兰能顺利拿到芯片,操奶奶她必须尽快和他取得联系。

“我会等你的。不出来我自己去接你!操奶奶”阮天玲低低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出去的。就这样,我先挂了。”

“等等——”

“还有别的吗?”

阮,低声说:“说你爱我。”

江予菲脸红了。“现在?”

她看着宴会厅里的人,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她在打电话。

“你身边有人,所以不敢说?!"阮天玲有些愤怒地问道。

可汗,他说的是指齐瑞森吗?

江予菲知道,如果她不说,他会更生气。

她拿着手机,低声说:“我爱你……”

“大声点,我听不见!”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是宴会现场。我不能大声说话。”

“你不敢大声说话吧?”

“我就是不敢。”

阮田零握紧方向盘,声音更加阴沉:“怕被齐瑞森听见?”

“怎么可能?只是我怕大声。其他人认为我是个怪物...阮,,你今天怎么了?”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阮天玲也发现他的反应有点过激。

他的眼神有点呆滞:“于飞,我们多久没见了?”

“已经好几天了。”

“是四天,差不多100个小时没见面了。100小时是6000分360000秒。我们已经快36万秒没见面了!”

江予菲的心弦颤抖着。

是的,她也发现他们很久没见了。

只有四天,但她感觉了很久。

就像分开了四年。

生老病死,这就是她这几天的感受。

原来不仅她想他,他也想她。

阮天玲的声音继续道,“一秒钟见不到你,我会想你的。36万秒,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江予菲眼睛微红。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患得患失,所以她要说‘我爱你’?

“我爱你——”江予菲毫不犹豫地说,“阮田零,我爱你!”

这一次,她的声音更大了。

阮天玲满意的勾勾嘴唇,眼里闪着幸福的微笑。

“老婆,我也爱你。”

江予菲不禁甜甜地笑了。这几天压抑的生活突然让她觉得没那么沉重了。

此刻,她的身心都很幸福。

“那我可以挂了吗?”她笑着问。

“是的,我已经允许了。”

江予菲微笑着收起手机,当她抬起眼睛时,她看到祁瑞森向她走来。

“是燕田零的吗?”他问。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的眼神很幸福很甜蜜。

齐瑞森勾着嘴唇:“我从你脸上看得出来。”

江予菲突然脸红了。“晚会要结束了吗?”

“嗯,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江予菲朝里面看了看,突然发现莫兰和祁瑞刚不见了。

“莫兰去哪了?”她惊讶地问。

齐瑞森也发现他们不见了。他脸色凝重:“我去看看!”

江予菲正要告诉他,莫兰找到了芯片,他已经迅速离开了。

江予菲也担心莫兰。她走了两步,突然被一个男人拦住了。

他一直平淡如水。

现在看到他生气,操奶奶保镖有点心虚。

“三少爷,操奶奶这位先生真的有事,你最好明天再来!”

齐瑞森勾着嘴唇冷冷一笑:“我现在就进去!你敢拦我,就杀了我!”

"..."他们敢杀他。

连绅士都不能射他,更别说他们了。

祁瑞森刚刚闯进来,他就上楼了,靠近他们的主卧室——

“嗯...巨响...轻点,嗯……”

“小妖精,看你以后敢不敢这样勾引我!”

敞开的门里,传来两声暧昧的呻吟声和歌声。

祁瑞森的脚步突然顿住!

别看,他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原本冰冷的脸,似乎多了一点阴霾。

站了几秒钟后,他转身离开了。

卧室里,祁瑞刚抓住莫兰的臀部用力松开。

就一次,他累得气喘吁吁,特别困。

累了,他扑向浑身是汗的莫兰。

莫兰抱着头,轻轻地抚摸着它。

很少享受这样的温柔,祁瑞刚舒服的闭上眼睛,人就突然睡着了...

“喂,起来,你好沉!”莫兰推了推尸体,那人没有任何动作。

“齐瑞刚,起来,你好沉。”

“齐瑞刚?”莫兰发出一声试探,但还是没有反应。

轻轻推开他的身体,那人立刻仰面躺了下去。

他闭着眼睛熟睡着。

莫兰坐起来,用清澈略带醉意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确定他真的睡着了,然后她起身找干净的衣服穿。

她的身体又粘又腻,但她不能洗澡。

她在酒里放了一颗很重的安眠药,不知道对祁瑞刚有没有用。

那些安眠药其实是她的药。

她晚上总是睡不着。这么多年,她经常需要吃药才能睡好。

长期服药后,她对安眠药产生了免疫力。

于是她喝下了那瓶酒。齐瑞刚喝的酒比她多,加上大剂量的安眠药,他自然会犯困。

只是没想到他喝了这么多酒还和她发生变态的性关系。

做~爱是很劳动密集型的。现在,奇怪的是他一天到晚不睡觉!

他永远不会知道,她的酒量惊人。

七年,一个经常遭受酒精麻醉的女人,也会对酒精免疫!

祁瑞刚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今天的莫兰都是他造成的,所以他被灭的时候活该!

穿好衣服,莫兰走近他,眼睛盯着他的手表。

只要她拿到芯片,就可以摆脱他,过上没有痛苦的生活…

没想到,希望就在眼前,莫兰激动得双手颤抖。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取下他的手表,研究如何拿到芯片。

手表上有几个按钮,她按下了,但没有反应。

莫兰试图同时按下两个按钮。

“啪——”细微的声音响起,手表的隔间弹了出来。

看到芯片,莫兰的眼里露出喜悦。

她拿出芯片,推回去。

操奶奶

“走开——”一个声音响起,操奶奶她刚抬起头,操奶奶一盆冷水泼了下来。

“咳咳……”江予菲醒了,她睁开迷茫的眼睛。

莫兰的尸体也是湿的。刚才保镖故意往他们身上泼水。

她的身份是齐瑞刚的老婆,他敢泼她水,就是齐瑞刚的意思。

莫兰帮助江予菲,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江予菲环顾四周,看见三个凶狠的保镖站在房间里。

而她和莫兰都乱七八糟。

江予菲抬起手,拂去我湿漉漉的头发,摇了摇头。“我很好,莫兰。你是怎么被他们抓到的?”

“我偷了祁瑞刚的芯片,但我没有逃走。你呢?”

“在宴会厅,有人给我下药,然后我就来了。”江予菲抓住她的手,忍不住问:“你不是偷了芯片吗?”

莫兰看了看身边的保镖,没说话。

江予菲也明白她的意思,有些话他们听不见。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换了衣服的祁瑞刚大步走了进来。

他的脸阴沉而凶狠,高大的身躯站在他们面前,投下巨大的阴影。

江予菲发现额头上有纱布。谁打了他?

齐瑞刚·尹稚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移动,最后落在莫兰身上。

“蓝蓝,你把芯片藏在哪里了?”他冷冷地问道。

“我扔了。”莫兰淡淡道。

“蓝蓝,你说过你会听我的,不会背叛我的。”祁瑞刚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但森冷渗人。

莫兰抿了抿嘴唇,盯着他:“你骗你你信吗?”

“你骗我?!"

“你活该!”

下一秒,莫兰的脖子被他掐住。

她的身体,被他拉了起来。

“莫兰!”江予菲站起来试图救她。她一靠近就被祁瑞刚推开了。

她站立不稳,又摔倒在地。

裙子下面的腿撞在了一起,有硬东西伤到了她的右大腿内侧。

江予菲眼睛色微,心里升起一股希望。

为了防止齐瑞刚再伤害她,在参加宴会之前,她在大腿内侧绑了一把手枪。

裙子也是宽松的连衣裙,方便遮掩。

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搜查她,否则手枪早就找到了。

瑞奇捏了捏莫兰的脖子,冷酷地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告诉我芯片在哪里,这次我就原谅你,否则,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莫兰抓住他的手,说了同样的话:“我把它扔掉了,但它不在我身上。”

“扔哪儿了?”

“就在别墅里,自己找。”

“具体位置。”

“我怎么会知道?当时你非要抓我,我着急的时候就扔了。”

瑞奇只是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冷笑:“莫兰,你在开玩笑吗?”

事情到了这一步,莫兰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她不会交出芯片的。他想让她死,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没耍你,我不信你去搜。”

祁瑞刚的目光犀利了几分。

我根本没想到她会不放手。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阮、操奶奶坐在其中一辆车上。

酒席基本结束,操奶奶很多客人陆续坐车离开。

江予菲没有给他打电话。阮天玲正拿着手机,等得有点不耐烦。

“老板,你看,他们来了!”桑格拉斯指着前面一排向城堡驶去的汽车,惊呼道。

阮天玲目光冰冷,嘴角微微勾起。

“今天就让他们打!”

他只负责接江予菲。

只是为什么那个女的还没出来?

阮天玲拨通了她的号码,但电话里传来了电信值班员优美的声音。

江予菲的电话已经关机!

阮天玲眯眼,她关机了?!

她答应他她会出来,但她现在关掉了手机。

要么是她故意的,要么是她出事了!

不管什么原因,他必须进去找到她——

在房间里。

齐瑞刚的刀已经割破了莫兰的手指。

他停下来冷冷地问:“还不愿意说话?”

“我什么都说了,我无话可说。”

“没什么好说的吗?!"祁瑞刚眯起尹稚的眼睛。

他这个样子,给江予菲一种不好的感觉...

看来他真的会砍掉莫兰的手指...

莫兰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她不会害怕,更不会给他芯片。

那是祁瑞刚的命,她会杀了他!

“对,我无话可说!”她冷冷地说。

这是一口没有眼泪的棺材——

祁瑞刚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十分狰狞!

“你个贱人,我给你机会你不要,就怪我对你没礼貌!”

他的刀,突然狠狠切断——

一根白皙纤细的小指突然从她的手中分开!

“啊,”莫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江予菲吓得睁大了眼睛,脑子爆炸了,一片空白!

“莫兰!!!"江予菲艰难地挣扎着,她的脸立刻被泪水打湿了。

“祁瑞刚,你这个畜生,你会自然死亡的!混蛋混蛋去死吧!”

江予菲哭着诅咒着,她的腿很虚弱,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会在我的生活中遇到如此残忍的事情。

“莫兰,莫兰……”江予菲责怪自己,他们都伤害了她。

这是他们的错...

莫兰尖叫着,疼得晕了过去。

祁瑞刚没有放过她。

他抓住她的头发,倒了一杯冷水。

水溅到了莫兰的脸上。她微微睁开眼睛,小脸苍白如血。

抬头,她看到祁瑞刚森冷残忍的表情。

莫兰虚弱地冷笑道:“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不会给你芯片的……”

“你这个婊子!”祁瑞刚拿刀,立刻压在她的无名指上。

江予菲害怕地尖叫起来:“莫兰,告诉他,别藏起来!请莫兰,你说,否则他真的会杀了你……”

莫兰闭上眼睛,露出死亡的表情。

看到她这个样子,齐瑞刚的眼里布满了愤怒的血丝:“贱人,你不怕死吧?好吧,我把你的十根手指一根一根切下来!我看你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话!”

“齐瑞刚,你站住,你冲我来,你割我的,你别伤害她!”江予菲忙喊道。

操奶奶

南宫徐森冷冷地说:“抢钱的人是你的人!操奶奶”

祁瑞刚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

“南宫先生,操奶奶我们一直合作愉快,达成了共识。我认为盟友之间最需要的是信任。”

他的意思是说,南宫旭是冤枉他了。

“你说得对,你最需要的是信任。只是太信任你了,不让你知道运钱的路线,结果却被你坑了!”南宫旭的声音很尖锐,明显很愤怒。

祁瑞刚没做过的事,你不会承认的。

“南宫先生,你能拿出证据吗?我觉得这不足以说明我的人劫持了你的钱。”

“你要证据,我给你,来!”

他话音刚落,两个保镖拎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

祁瑞刚以前怀疑大盒子里是什么,现在他更好奇了。

“打开!”

盒子被打开了,里面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

“弘一刀?!"祁瑞刚很惊讶,“先生,你绑了我的人,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我的人劫持了你的钱?”

“放他出来。”南宫旭没有先回答他的问题。

保镖一把抓住弘一,撕下他嘴上的胶带,却没有解开他手脚上的绳子。

“先生,救我!”洪在齐瑞刚面前扑通一声坐了下来,看起来很害怕。“主人,为了你的部下为你做牛做马,你一定要救我!”

这样看着他,我知道没必要再问什么了。

齐瑞刚冷冷地盯着他:“钱是你劫持的吗?”

“我...我……”洪一刀不知道怎么反驳。

本来他计划完美劫持钱,洗钱银行家也发现了。

只要他劫持了钱,马上换,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他哪里会想到,南宫旭的人很快就抓到他了,而且他还带着赃物被抓了。

就因为一个骰子...他立即暴露了...

天知道骰子是怎么掉在那里的!

“先生,我也附身了一阵子,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洪的五大三粗的人哭得像个小媳妇。

齐瑞刚淡淡地问:“为什么要抢钱?”

"...这家赌场最近损失惨重。我怕你惩罚我,就想弄点钱补补损失空……”

“混蛋,”祁瑞刚狠狠踢了他一脚。

“先生,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错了……”弘毅立即跪了下来,他的身体在颤抖。

瑞奇拔出手枪,对准他的头。“你知道背叛我会怎么样吗?”

“绅士......”洪一刀吓得睁大了眼睛。

“一刀,本少爷一直待你很好,可你却做出这种事来反对我,我怎么留你!”

也许面对死亡,人的大脑特别灵活。

洪一刀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认为这件事可以归咎于那天来赌场的那个人,说是他的计划。所以也许他不用死。

洪一刀心里高兴,说:“大……”

“砰——”

可惜他只是吐出一个字,祁瑞刚毫不犹豫地给他打了一针。

子弹非常精确,直接穿过他的前额——

江予菲没有停顿。

如果这个时候被抓,操奶奶你就死定了!操奶奶

前方突然出现一条河,江予菲咬紧牙关,纵身跳入河中,拼命向对岸游去。

“扑通,扑通——”

她一上岸就听到有人跳进河里。

江予菲迅速滚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然后举起手枪,向河里的人开枪。

她开了两枪,河里的人吓得不敢往回走。

然后她继续往树林深处跑,但是她后面的人不停地跑,很快她又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

江予菲靠在一棵大树干上,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她气喘吁吁,眼泪流了出来。

她真的跑不了。她一点精力都没有。

她握着手枪,蹲下身子,决定和他们打一会儿。

手枪里有十发子弹,她已经用完了三发。

还剩七个...

另一边有四五个人,也就是说她的命中率必须达到七八成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问题是,她是新手射手。

杀人之前要用枪对着人家才敢开枪。

两米多的范围,她都不会打中...

江予菲绝望地用头撞树干,但他不想把头撞下来,于是砸空!

不是完全撞到空,而是她撞到了一些柔软的树枝,但是树枝后面,不是树干。

江予菲迷惑不解,打开厚厚的树枝,沮丧地发现树干下有一个树洞。

树洞被包裹在树干周围的植被覆盖着,如果不是她毫无疑问地打破了它,它就不会被发现。

江予菲心里高兴,立刻推开树枝走了进去。

为了让树枝恢复原状,她蜷缩起来,屏住呼吸,然后听到那些人走近的声音。

“人去哪里了?”

"这显然是刚才奔跑的方向."

“你,去那里找...你去那里……”

江予菲透过树枝上的裂缝观察他们的行动,但没有注意到树洞里有一条有斑点的蛇。

她堵住了洞口,挡住了斑点蛇的去路。

这条有斑点的蛇慢慢靠近她,然后以咬她的小腿作为报复。

“嗯,”江予菲迅速捂住她的嘴,仍然有一点点声音溢出来。

“那是什么声音?!"一名保镖警惕地问道。

那条有斑点的蛇从缺口钻了出来,看见了一个人。它很快就溜进了草丛。

“原来是一条蛇。赶紧分开找,别耽误时间。”

“是的。”

外面的人渐渐散去。

江予菲想出去,却发现一条腿不能动了!

而且她的头还是有点晕...

完了,她被蛇毒毒死了-

江予菲顺手拉了一根长长的树枝,她把树枝缠绕在自己的小腿上,以防蛇毒迅速扩散...

*************

一个下属报告说,祁瑞森带了人来找他。

祁瑞刚冷勾唇,他整理好西装,就等着他们的手。

没一会儿,祁瑞森带着阮天灵推门而入——

“祁瑞刚,你把雨菲和莫兰藏在哪里了?!"

祁瑞森急忙冲向他,抓着他的衣领阴沉的问道。

“把你的手拿开!”祁瑞刚把他推开。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他们走了,我一定把他们藏起来了?齐瑞森,没有证据说话,小心我对你没礼貌!”

李奶奶问她相亲怎么样,操奶奶她说还可以。她先试着相处了几天,操奶奶这让李奶奶很开心。

李茜的父母也很高兴。

所以两个李夫人继续安排他们的约会,中午一起吃饭,下午下班后一起。

李茜工作的地方离李明熙医院不远。

两个李夫人,每天只需在明溪医院附近的餐厅预订即可。他们只需要去吃饭。

对此,李明熙和李茜没有拒绝。

吃过两顿饭后,李明熙和李茜的关系越来越好。

他们就像朋友一样。他们吃饭的时候会很随意的说话。

“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结婚?”李明熙喝了口果汁,问他。

李茜放下筷子,笑着说:“当我确定你真的不想结婚时,我会告诉你的。”

“你怀疑我说的是假话吗?”李明熙扬起眉毛。

李茜笑着说,“我不怀疑你。恐怕我太迷人了。如果你真的想娶我呢?”

李明-xi目瞪口呆,这是第一个在她面前如此自信的男人。

李明熙勾着嘴唇:“你知道吗?几乎每一个和我相处的男人都会爱上我,想和我结婚。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说,我怕我要嫁给他。”

“你相信我真的不想嫁给你吗?”李茜笑着问。

“我不知道。你在欲擒故纵怎么办?”

李茜突然严肃地说:“李小姐,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嫁给我。但婚后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我们依然独立自由。我会定期给你赡养费,但不会把你当老婆。我说这个,你同意嫁给我吗?”

李明熙惊讶地看着他。

她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有喜欢的女人吗?”李明熙问。

李茜的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没有。”

“我不信。”

“一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知道原因了。”

午饭后,他们都翘班了。

李茜开车送李明熙到郊区的一栋别墅。

他先下车,然后给她开门:“下来,我们到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李明-xi疑惑的下了车。

“你进去就知道了。”

李茜走过去按门铃,很快一个女仆过来为他们开门。

“李先生,你来了。”

“豆豆怎么样?”

“他很好,就是一直说你。”女仆笑了。

李明熙的好奇心越来越大。她跟着李茜进了客厅,然后她看到一个三岁的男孩飞快地跑过来,抱住了李茜的腿。

“爸爸,豆豆好想你。”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了外星人。

李茜对她笑了笑,然后抱起了小男孩。

“这是我儿子。”

“你...儿子。!"

李茜点点头,深情地摸了摸豆豆的头:“好吧,我自己的儿子。”

李明熙很快恢复了神色。“他妈妈呢?”

“他妈妈走了。”李茜淡淡道,显然不想多说话。

他抱着豆豆在沙发前坐下,心疼地逗了小家伙一会儿。

李明熙坐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父子俩感觉如此美好,她充满了疑惑。

“为什么?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李明熙下意识的问道。

李茜摇摇头。“我们不谈这个。总之,操奶奶我和她是分不开的。”

李明熙没有按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操奶奶也有自己的无奈。

就像她一样,她喜欢萧郎,但她也不能和他在一起。

李茜和李明熙和豆豆玩了一会儿后,李茜决定下厨邀请李明熙吃饭。

李明熙很开心有人给她做饭,豆豆更开心,总是嚷嚷着要吃爸爸做的饭。

吃了东西,呆了一会儿,天渐渐黑了。

李倩想送李明熙回去,但豆豆舍不得离开父亲,一直哭。李茜只是在离开前让他睡了一觉。

车子停在李氏一家门口,绅士地下车,为李明熙开门。

"你想进去喝杯茶吗?"李明熙笑着问。

李茜开玩笑说:“不,我还没准备好见我的叔叔和婶婶。”

李明熙无言以对:“真的不进去?”

“好,快进去。我看你进去再走。”

“嗯,我要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李明熙走进屋,门关着,李倩才开车走了。

在树后面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车。

萧郎特地来等李明熙。他去她的医院找她。她不在的时候,他开车来这里等她。

为了不被发现,他把车停在花坛后面。

但不想,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萧郎握紧方向盘,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李明熙和那个男的是什么关系?

小立即发动了汽车,跟上了前面的车。

他决定跟进。

萧郎的跟踪技术,李茜自然不会发现。

萧郎看到李茜已经到家,于是他打电话给盛迪,请他帮忙调查李茜。

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萧郎回到公寓刚洗了个澡,就收到了盛迪的调查报告。

李茜,男,单身,35岁…

现在的身份是李明熙的相亲对象。

另外,他们已经约会两天了。

萧郎看着电脑上的数据,有一种想砸电脑的冲动。

他们相亲了两天。

李明熙对他说了什么?

她说她不会结婚,不会和任何男人在一起。

他傻到相信它。

但是现在,她在做什么?她在约会!

看来她只是不想嫁给他...

李明熙一大早就来到医院,被韩提供的助手拦住。

“院长,肖先生来了。他在你办公室等你。”

李明熙愣了一下:“他在这里干什么?”

“肖先生说他的眼睛好像有问题,所以我替他来找你。”

几年前,邱毒死了,使他又瞎又聋又哑。

李明熙花了很多年才治好他。

所以当李明熙听说他的眼睛有问题时,他非常紧张。

不要让后遗症发生。

当李明熙匆匆赶到办公室时,他看到萧郎揉着额头,疲惫地坐在沙发上。

萧郎抬头对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几天没见了。

“好久不见。”李明熙走近他,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听晓寒说你的眼睛有问题吗?”

"萧郎,操奶奶这也是我的朋友,操奶奶叫李茜."

萧郎走上前去伸出手:“你好,李先生。其实我是李明熙的男朋友。”

李明熙睁大了眼睛:“萧郎,别瞎说!”

萧郎笑了:“不是吗?”

“我们...我们已经分手了。”

“那是你单方面分手,我还没同意。”

“你……”李明熙生气了。“总之我们早就分手了!”

李茜扬起眉毛。他知道他们的关系。

“你好,肖先生。”李茜和他握了握手,笑得不甘示弱。“我是李明熙现在的男朋友。”

萧郎的眼神有点冷。

“是吗?”

李倩真诚地笑了:“这是真的。不信你问明溪。”

萧郎看着李明熙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李明熙一个头两个大。是不是认为前任碰到了现任?

问题是,她和萧郎分手了,李茜不是她现在的位置。

他顶多是她的相亲对象,而且还在学习期间。

李明熙真的不明白李茜为什么这么说。

“他不是,他只是我的……”李明熙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李茜问:“我不是吗?我们现在谈婚论嫁,为什么我不是你男朋友?”

我们都在谈论婚姻吗?!

萧郎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明溪,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法。”

萧郎的声音很冷,不知怎的,李明熙打了一个寒颤。

李明熙想说她和李茜没有谈过婚论嫁。

但是...

“我凭什么给你陈述?”

萧郎微微扯了扯嘴,冷笑道:“看来你真的在谈婚论嫁?”

“你没问题吧?”李明胜xi淡淡道。

萧突然握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杀了。

李茜饶有兴趣地勾着嘴唇:“明溪,该吃饭了。我们去吃饭吧。”

李明熙瞪了他一眼。

“你去吃饭,我今天不去了。”

“但是我阿姨已经给我们订了座位。”

“李茜,这里够乱的了。别弄得乱七八糟的。自己吃。”

“那答应我晚上和我一起去看电影。”李茜无耻的要求。

李明熙又瞪了他一眼:“叫你快走!”

李茜故意叹了口气:“要是阿姨知道你没陪我吃饭……”

“李茜!”

“我们去吃饭吧。”萧突然开口了。

李茜和明-李熙看到他都很惊讶。

萧郎抬起嘴唇,优雅地笑了笑:“你不想吃吗?我们一起去,好吗?”

李明-xi认为她眼花缭乱。萧郎,这个只想用愤怒杀人的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李茜反应很快。他笑着说:“没问题,走吧。”

“我不去,你去。”李明熙赶紧说道。

两个男人同时向她走来,一个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去就得去!”他们齐声说。

李明熙:“…”

李明熙被他们强行带到餐厅。

三个人一起吃饭,她也不知道是什么。

更不明白的是,他们两个有什么阴谋。

“肖先生在哪里?”李茜笑着问。

“开个餐厅,做点投资。李先生呢?”

“跟你一样,你也是在投资。”

李明熙站起来,操奶奶没胃口吃东西。

“你们两个慢慢吃,操奶奶我领先一步!”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萧郎没有起身去追,李茜也没有。

李明熙走了,两个人面面相觑。

“李先生觉得明溪怎么样?”萧笑着问道。

李茜的嘴角也挂着一丝得体的微笑:“说实话,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李先生喜欢漂亮的吗?"

“我不是以貌取人,但我不能否认明溪的美。况且她也是我见过的最有能力的女人,性格很好。像她这样集美貌、智慧、财富于一身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李茜并不吝啬对李明熙的赞美。

萧郎的笑容消失了几分钟。

他自然知道李明熙的好,但是她的好,他不希望别的男人看到。

“听李先生说,你喜欢明溪吗?”萧淡淡地问道。

李倩含蓄地笑了。他没有回答问题:“肖先生是不是很喜欢她?”

“我爱她。”

李茜点点头。“明溪对你怎么样?”

“她心里当然是爱我的,但她不想承认。”

“为什么会看到?”

“任何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不是吗?”

李倩笑了。他确实看到女人愿意为男人付出,而不是爱是什么。

“但是明溪不会接受你的。”李茜指出了一个事实。

萧郎突然咬紧牙关:“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会接受我,不会接受你。”李茜说的有点自信。

萧郎脸色阴沉:“李先生太自信了!”

李茜浅浅一笑:“我的自信是明溪给的。”

他说这个,真是欠揍!

如果他不讲道理,萧郎真的会揍他。

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阮,不时打他的心情。

萧郎微微欠身,阴沉地盯着他。“我觉得你不喜欢明溪。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伤害她,否则后果自负!”

李茜优雅地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还有一点,我绝对不会伤害她。”

因为李明熙不爱他,他不会受伤。

但是萧郎此刻根本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还有,离她远点,她是我的!”

“肖先生把明溪定义为什么东西?她不是任何人的。”

这个人真的是来送死的。

如果他对生活不耐烦,他可以帮他,真的。

萧郎冷冷地站起来:“李茜,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李茜耸耸肩。“如果你想用暴力赶走我,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想和你公平竞争。”

他说,如果萧郎不接受挑战,他就不是一个男人。

他冷冷勾着嘴唇:“好,走着瞧!”

说完,他也转身离开。

李茜看着一大桌子的菜,请服务员打包拿走。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李明熙离开餐厅,直接回医院了。

她什么也没吃就开始工作。

结果,韩提供了许多包装好的饭菜,放在茶几上。

“院长,操奶奶这些是李先生给您送来的饭菜。他叫你按时吃饭。”

李明熙挑了挑眉毛,操奶奶没有拒绝。

“别管了,我知道。”

韩提了出去。李明熙觉得有点饿,起身去吃饭。

这时韩再次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院长,这是肖先生给您点的饭。是他自己餐厅的菜,都是你喜欢的菜。”韩为说了一句好话。

李明熙淡淡地说:“拿去吃吧。我这里有。”

“这是肖先生对你的心意。我不敢吃。我给你放点东西。不吃就扔了。”韩笑了笑,离开了。

李明熙看了两种食物,都很丰富。她在哪里吃饭?

最后,她决定去萧郎吃饭。

反正没人看见她吃饭,也没什么丢人的。

流浪汉餐厅的食物都是法国菜,精致可口。

当韩旭推门进来的时候,李明熙正在开心地吃着东西。

看到她正在吃的食物,韩露出一个热情而无知的微笑。

李明熙一脸平静:“怎么回事?”

“院长,肖先生点了香槟玫瑰。我想问你,你把玫瑰放在哪里?”

李明熙讨厌红玫瑰,但不讨厌其他颜色的玫瑰。

她若有所思地说:“先拿进来。”

萧郎送了一些她不想给病人的花,她不想把它们扔掉。

“好的。”韩笑了笑,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领着一排护士进来了。

“把花放在地上,小心,别弄坏了。”

每个护士手里都有两个篮子,每个篮子里都装满了香槟和玫瑰。

李明-xi数了数,但是没有。一个篮子。

为什么她的眼睛那么大?

一个护士笑着逗她:“院长,我们数了一下,每个篮子里有37朵玫瑰,一共999朵。”

“999朵玫瑰代表我爱你很久了。”

“太浪漫了。如果有人送我那么多玫瑰,我马上就嫁。”

“院长,快结婚。肖先生是个好人才。你不要,我们要抢。”

李明熙被护士取笑,脸都红了。

她故作镇定,表现出院长的威严:“先别上班,小心扣工资!”

护士们笑着离开了,韩和于洋也跟在后面。

李明熙看着满屋子的玫瑰,既甜蜜又头疼。

她自然希望收到喜欢的人送的玫瑰,但是她和他没有结果...

李明熙很失望,也很孤独。

正在这时,萧郎打电话给我。

李明熙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吃饭了吗?”萧开口了,压低声音好听的问。

李明熙看着他送的菜,她吃了大半。

“是的,有什么事吗?”

“你收到玫瑰花了吗?你喜欢他们吗?”

"我们医院的病人非常喜欢它."李明胜xi淡淡道。

萧郎愣住了:“你给病人送花了吗?”

“是的,一个人,医生和护士。整个医院都很开心。”

萧郎笑着说,“让我们假装我在努力取悦整个医院。无论如何,请他们,也请你。”

“现在你越来越爱歪曲我的意思。我是不是说我被你奉承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