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买球入口(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春野小村医(1/71)

买球入口(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张兴明很沮丧,春野春野愤怒地看着两个不停笑的小鸡。他心里恨透了:哥们要长大了,春野春野也快长大了。然后他们会让你的屁股肿起来,让你笑。

世界各地的商场开张了。现阶段,北溪的东西最多。如果人们想生产东西,他们必须储备。每天都有很多文件要做。张兴明没有打扰他们。坐了一会儿,她回到姐姐家睡觉。

晚上吃完饭,张兴明被姐姐和苗栗拉出去逛街。张兴明很沮丧。84年逛街,但真的是逛街。什么都没有。商场还是我自己家开的。你去购物是为了什么?

沿着路走,看到路两边的树和旧建筑?据说这个时候路两边都是大树,东北边有很多杨树,挺拔的。四月底它们已经发芽变绿了。夏天,整条路都会被树荫笼罩。再热的太阳,在林荫道前也无计可施。秋天树叶发黄的时候,地上会盖一层厚厚的垫子。走在上面很舒服,就是环卫工人应该累了。

90年代,我都不记得是哪一年了。一夜之间,杨树被砍得干干净净,种上了梧桐,再被砍倒,种上了柳树,再也没有树荫了。慢慢的,没有树了,只能在夏天的烈日下行走。

就因为这位书记喜欢吴彤,那位书记喜欢柳树,不管他能不能活下去,都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其实全国各地这种事情数不胜数,但是一群害群之马除了浪费钱什么也干不了,这是可以理解的。只有大道上的人才能只看图片欣赏,不然就得出国。

抬头看着比大楼还要高的白杨树,想到了后人留下的光秃秃的热热闹闹的街道,还有林* * *放在电脑桌面上心里不由得感慨。

大姐怀疑他走得慢,伸手拉着他说:“破杨树有什么好看的?”

张兴明叹了口气,心里说,没有什么可等待的了,你会知道,在破碎的杨树上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指着杨树,对苗栗说:“苗栗姐姐,记住这件事。有机会和政府里的人聊聊,就说我说的。如果政府要砍这几排树,我们就从北西撤资。别的地方我不管,就这一个,这几排。”

大姐看着他说:“这怎么了?这些破杨树是怎么回事?还撤资,不建那么多楼?”

想了想,张兴明叹了口气,说:“尽量留着吧。我觉得他们可以给这个面子。妹子,你不觉得这大树夏天很美很阴吗?切了以后就要面对太阳了。”

姐姐点点头说:“夏英天有些树荫就好了。”

苗栗问:“你真的想这么说?”张兴明说:“如果不是,那就意味着表达了一个意思,就是我喜欢这些树,想保留它们。”苗栗点头表示理解。

顺着路往南走,唱盘后左转,永远风大。苗栗和她的姐姐带着张兴明去工地边上看工人们忙碌的工作。机器和设备轰鸣,一车车的泥土和石头被运走了。大姐问:“那就挖那个深坑,嗯?建水库?”

苗栗也问:“是啊,挖那么大的坑有什么用?我还得花钱运土。土去哪里了?”

张兴明动了动脸上的肌肉,无奈地回答:“这是一个地下仓库和停车场。土壤被用来填深谷。镇上要出钱,就卖。”

北溪是山区,市区地势平坦。它也一直上坡下坡。当它离开市区时,到处都是山,几乎没有平坦的土地。条件是镇上买的填沟壑,人造平地。但是,这个时候的价格总比没有好。

妹子又问,“仓库和停车场?然后建地下,嗯?很潮湿。天还没亮。为什么不在地上做呢?那么大一块地呢?”

张兴明看着她的姐姐说:“其他的建筑应该建在地上,仓库和停车场可以放在任何地方。它们建在地下是为了保护地面。把它们放在地上太浪费了,所以要建的房子少了。”

苗栗在边上点了点头,说:“多盖房子就多挣钱,但那也太深了吧?”需要那么大吗?要放多少车。"

张兴明看着坑说:“现在车少了,几年后还会多。我太小了,长不大。”苗栗吐吐舌头说:“你想这么远。”大姐很骄傲,把张兴明抱在怀里。

三个人站在工地边上,看了很久。工地上的探照灯亮了,张兴明挪动着麻木的双腿,说道:“我们出来是看他们挖坑的?天黑了你不冷?”四月和五月的温差很大。

妹子说:“没见过。你冷吗?那就回去吧。”三个人往回走。路边有人推着车卖零食。都是烤红薯(地瓜),棉花糖,糖浆之类的。还有爆米花和膨化玉米条。苗栗过去买了三个烤红薯,三个人拿着边走边吃。

一直走到火车站广场,沿着车站路走到附属公司,边走边逛张兴明。人防地下商场明年在站前建,环球大厦明年在站北附属公司马路对面建。它成为北溪市最受欢迎的建筑,内外都有玻璃装饰,里面的购物中心一直繁荣到90年代末。

张兴明仍然记得大楼中间有一个十字路口,里面有一个卖炸鸡腿的小贩。那时候来北溪买个炸鸡腿是他最大的享受。楼后面有一条音像街,里面全是磁带之类的东西。刘德华在张兴明上辈子的第一张专辑在这里买的,花了26元。

北溪环球大厦和站前地下商场是北溪最早个体商业集中的地方,造就了无数的富豪。都是以柜台出租的形式经营,解决了大量失业人员的就业问题,促进了北西商业的发展。当时的世界是以电器商场为主,地下商场是服装鞋帽,是北溪商业最集中的地方,然后是永丰商业街和东明步行街,都是90年代初。

现在张兴明提前开发了永丰情节,心里有了一点期待。这个全球大厦能建吗?会建什么?会不会和上次一样热?地下商场呢?呵呵,我走了别人的路。我很想看看别人怎么走。

逛了一圈,三人回到商场。虽然已经快五月了,但是在外面呆久了还是有点冷。还好商场的暖气是自燃的,还在供暖。如果政府统一供热的地方早就停了。

第二天,张兴明带着姐姐和苗栗跑回家吃饭。该系列对永丰地区的发展寄予厚望。20世纪80年代初,政府有两个最头疼的问题:当地经济的发展和就业。系列希望永丰地区的发展能够帮助政府解决这两个问题。

救护车上,小村严月疼得直叫,小村阮目坐在那里被她骂头疼。

但是,她吃了打胎药,应该是肚子疼。

电话铃响时,她又头疼了。这时,谁还在叫她?

见是阮,,也不接:“你叫什么?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妈妈,我做了什么好事?”

“你还说!”阮牧自然不敢在别人面前说是他逼着颜悦去吃流产药。“没事我就挂了!”

“妈妈,我想告诉你,严月不是吃流产药,而是吃维生素。吃了只会对身体有好处,没有坏处。”阮天玲勾唇含笑说道。

阮妈妈愣了一下,她又想问,于是阮田零挂了电话。

“妈妈,我肚子疼,好痛.....怎么办,孩子救不了了...妈妈,呜呜……”严月抓住阮的胳膊哭了。

阮侧着头问她:“真的疼吗?”

“嗯,好痛……”严月的脸上满是泪水。如果孩子丢了,她会坚守岗位。

她越装可怜,别人就越站在她这边。

即使不生孩子,也要嫁给阮家!

阮穆淡淡看了她一眼。这么疼吗?明明在吃维生素,怎么会痛成这样?

阮穆在下面去看她,可是一滴血也没有。

吃了打胎药,还疼到这个地步,下面不可能没有血。

所以她吃的是维生素,不是堕胎药。

“忍着点,马上去医院,让医生检查一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阮妈妈拍拍手背,叹了口气安慰她。

颜悦仍然痛苦地尖叫着。她一路打到医院。最后,所有人都哭了出来,只能虚弱地呻吟和唱歌...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结论是她的健康没有问题。

至于吃打胎药,那是扯淡。

严月躺在病床上。听了医生的话,她突然睁开眼睛:“不可能,我吃的绝对是堕胎药……”

她不能说下去了。也许阮田零骗了她?

“你吃的是维生素,不是堕胎药。燕小姐,好好休息,一会儿就出院。”医生笑着说,要不是看在她是严副市长女儿的份上,他们早就骂她了。

吃了维生素,就说吃了打胎药!

即使你不知道它是维生素,你为什么要大声尖叫?明显不痛,而且太会伪装了。

医生说完就离开了病房,颜悦马上从昏迷中恢复过来。

“妈,我差点以为孩子留不住了!”她看着阮木,眼里含着悲伤的泪水。

“当时凌就要掐死我,说我破坏了他和的感情...我说没有,他不信,就逼我吃了打胎药,说孩子没有我不能缠着他...妈妈,你得为我做主,今天真的吓死我了……”

阮目对之前的伪装很不满,现在听她这么一说,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当儿子做了这样过分的事情时,春野母亲感到非常生气。

如果他被迫吃的真的是堕胎药,春野如果她的孙子不在了,阮家也彻底破产了。

阮会出事,甚至可能被刑事拘留。

想到这,阮目觉得有必要回去好好教训一下阮田零。

阮穆上前用手帕擦去严月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她:“别怕,你放心,妈妈一定会为你做主的。我告诉他再也不要这样对你了,你也不要太难过。”

“嗯,妈妈,谢谢你……”颜悦停止了哭泣,微笑着。

既然身体没问题,阮牧马上安排司机去接他们。

颜悦去医院不到两个小时就回来了。

当她去那里的时候,她觉得天要塌了。她回来的时候肚子还好好的,没事。

以前他们一群人都是肚皮朝天,都是白活。

“少爷在哪里?”阮把严月抱到客厅里,淡淡地问仆人。

“夫人,少爷在书房。”

“我先帮你休息,你放心,他不会再和我欺负你了。”阮母轻声对颜悦说,颜悦点点头。她自始至终没有向阮抱怨过。

她宽容大度的阮目看在眼里,她认为严月是善良宽容的。

阮的母亲越来越喜欢她,觉得她最有资格做阮家未来的小三。

阮牧带着严月躺下后,去了阮田零的书房。

她没有敲门,只是推门走了进去。

阮天灵坐在办公桌前看日历,抬头看着母亲。他根本没反应,继续看日历。

“天凌,今天发生了什么事?!"阮穆走到桌前,淡淡地问他。

“你听到的是正在发生的事情。”阮,微微抿了抿嘴,倒也不怕说出来。

阮穆脸色微微变了变:“你真的要逼颜悦吃打胎药吗?”

阮天玲没有否认,只是默认了。

阮的妈妈头疼。“田零,那是你的孩子。怎么能释怀呢?”

“我不承认那是我的孩子。妈妈,我劝你不要让孩子出生,否则以后你会犯更多的罪。”阮天玲抛弃日历,仰靠在皮椅上,冷冷地说道。

一个不被期待的孩子,生下来只会害他。

他要承认孩子,孩子的母亲是这样的人,那他为什么要生下来?

还不如现在杀了他,免得以后毁了他的一生。

阮牧没想到,自己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她皱着眉头,难过地说:“虎毒还是不吃孩子。田零,你太过分了。怎么能不要自己的孩子!”

“是的,我是这样一个残忍的人。妈妈,如果你想要孙子,我可以给你很多。你为什么要燕月升?一个燕月毁了我们母子之间的感情。你为什么继续维护她?”

阮目冷冷地说:“因为她是个好姑娘!她怀孕了,给你生孩子。我们阮家可不能对不起她!你觉得她不好,我还是觉得江予菲不好,那你为什么还要维护她?”

春野小村医

“哦。”阮天玲冷笑,小村他对母亲已经彻底死心了,小村什么都不想劝她。

“妈,你逼我嫁给颜悦。就算我一辈子不碰她,一辈子不喜欢她,你还想让我娶她?”

阮目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是啊,就算你真的一辈子冷落她,你还是要娶她。田零,在这一点上,我不指望你的感情会有多好。我只要你娶她,不管你外面有多少女人,都无所谓。”

她想要的无非是家庭的尊严和利益。

阮家和严家联姻,这是最好的选择,比他嫁给江予菲还要好。

既然严月怀了孩子,就应该娶她...

阮,起身冷笑道:“好,我就结婚。十天定婚礼怎么样?”

阮的母亲,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

“我说,婚礼定在十天怎么样?”阮,又说:“既然你盼的是这个婚礼,那我就把一切都准备好,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田零,你同意和颜悦结婚吗?”阮牧上前高兴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径直走了。

“田零,说清楚。你说的是真的吗?”阮妈妈紧跟在后,问他。

“妈妈,我重复一遍,婚礼十天后举行。”阮天灵笑了笑,大步走了。

阮母亲在那里住了一段日子,欢喜了一段日子,才去见严月,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

回到[菲尔·卡斯尔],江予菲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好。

她几天没回来,发现很怀念。

想念这里的人,想念这里的一切...

江予菲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站在阳台上,惬意地吹着风。

“咚咚咚——”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请进。”她转身进了卧室。

李阿姨推门进来,脸上带着隐忍的笑容:“江老师,师傅回来了。他现在在门外。他让我问你,他能进来吗?”

江予菲停顿了一下:“他为什么问我?”

“少爷说你是这里最大的主人。他能不能回家就看你的话了。”李婶抿唇笑道:

一想到少爷站在门口却不能进来,她就觉得很好笑。

突然,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想了想才笑了:“让他进来,李阿姨,在楼下给他安排一个客房,让他呆在客房里。”

“好的,没问题!”李婶满口答应,笑着走了。

江予菲也觉得很好笑。她偷偷打开门,出去看看阮,的反应。

楼下阮走进客厅,正要上楼,听见李婶娘对他说:“师傅,江小姐让我在楼下给你安排一个客房,叫你住在客房里。”

客房?!

阮,停下来,回头一看。“她是这么说的吗?”

“是啊,师父不是说江小姐是这里最大的师父,这里的一切都是她说了算的吗?”李婶笑吟吟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少爷挨打,她就有些幸灾乐祸。

不知道为什么,春野一想到少爷挨打,春野她就有些幸灾乐祸。

阮天玲皱眉,那个女人,给她一点阳光,她就会灿烂!

敢给他安排客房!

如果我知道他没有说她是这里最大的主人...

“我上楼去找她!”阮天玲转身上楼。江予菲忍着笑,匆匆回到卧室。

阮天玲打开门走了进来,她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一张小脸,看上去很不高兴。

“江予菲!”阮,大步走过来,见她脸色不对。他忍不住缓和了语气:“你怎么能给我安排客房呢?”

江予菲抬起头,淡淡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能?我记得你说过我负责这里的一切。你说着玩的?”

该死,他真的吃得太多了,说不出那些话!

你不应该给她主动!

阮天玲在她身边坐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一把抓住她的身体。

“你是故意的!”他抬起她的下巴,用邪灵勾住她的嘴唇。“你怎么还生气?”早上不都挺好的吗?"

江予菲拍拍他的手。她坐直了身子,脸上依然很淡然:“你说得对,我还在生气。阮、,你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我不该生气吗?”

江予菲的心很平静,但当她再次提到它时,她又感到不舒服。

怎么办,严月肚子里的孩子会是她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心里坎...

只要一想到她怀了阮的孩子就让她觉得不舒服。

哪个女人愿意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男女之间的爱情可以打破,但谁能打破血缘之间的纽带?

江予菲感到越来越不舒服。她起身向前走了几步:“阮,请让我继续静一静。我现在真的做不到。我一点都不在乎……”

阮,抿着嘴看着她:“于飞,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在一起吗?”

“那个孩子是你的!”江予菲不耐烦地说,“出去,让我安静一下。”

“你已经安静了两天了。”阮天玲起身沉声指出这个事实。

两天时间多吗?

她已经试着去思考他们之间的问题,她在试着接受他。

否则她不会回到这里...

“我想休息。”江予菲淡淡道,不想和他为这个话题争吵。

阮天玲还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忍住了。

他一直告诉自己,你不能强迫她,你不能强迫她...

他很难再有机会和她在一起。他绝不能像以前那样霸道,让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僵。

阮田零握紧拳头,隐忍道:“好吧,我不打扰你了,你慢慢冷静。但是...我最多给你五天时间...于飞,五天时间足够你弄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了。”

江予菲的眼睛淡淡的微亮,她知道她最需要的是他。

但是她就是不能不关心...

她可以忽略他愉快的过去和他们的过去。

只有严月肚子里的孩子,她忍不住关心。

“嗯,我会认真考虑的。”江予菲微微点头。

阮天玲走上前,小村张开双臂抱住她的身体,小村静静地抱了一会儿,他才放开她。

“这几天我可以去客房,但你不能故意避开我。于飞,我希望你能跟随你的心。”阮天玲亲了亲她的额头,转身走出卧室。

他关上门,把江予菲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太烦人了-

江予菲颓然坐在床上,伸手抓着他的头发,心里很不安。

做什么才能做到无动于衷?

如果她恢复了记忆,就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了吗?

凭着完整的记忆,她可以知道阮、的美好过去是怎样的。

她和他的过去呢...

只有心中了然,才能做出最准确的选择。

现在,对于失去记忆的她来说,她认识阮还不到一个月。

他们的关系发展很快,几乎达到了火箭的速度。

她不否认自己喜欢他到了爱的地步。

但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在他们感情进一步深厚之前,她不得不面对他和颜悦有了孩子的问题。

这个考验对她来说太大了,也让她觉得措手不及...

江予菲的内心如此混乱,以至于他无法冷静地思考。

她害怕自己还没有成熟到做出错误的决定。

毕竟她是女生,期待美好幸福的未来,也不想以后后悔。

所以这一次,她必须考虑一下...

江予菲想了整整一夜,还是没有弄明白。她唯一想通的是,她必须尽快恢复记忆。

恢复记忆,所有问题都可能很快解决...

*******************

第二天早上,故意等到阮,开车到公司才起床下楼。

李阿姨为她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江予菲喝了牛奶,但他心里在想事情。

“李阿姨,你吃过早饭了吗?”她放下杯子,问李阿姨,谁在忙。

“我已经吃过了。”李阿姨抬头笑了。作为仆人,他们会早起吃饭,然后为主人准备早餐。

“李阿姨,坐吧。我想和你聊聊。”江予菲微微笑了笑。

李阿姨一直在动:“你说吧,我听着。”

盯着她问:“李婶娘,阮田零的胸伤是怎么来的?”

李婶脸上的表情很僵硬,很快又笑了,但是看出了她的异常。

"它是由尖锐物体上的一次撞击和一次撞击造成的."

江予菲双手捧着盛着牛奶的杯子,漫不经心地说:“阮田零告诉我,他是被剪刀刺伤的。他怎么会这么粗心,会被剪刀刺伤呢?”

李大妈笑着说:“是啊,少爷太大意了。江小姐,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好让人出去买。”

江予菲握紧他的杯子,垂下眼睛来掩饰他眼中奇怪的情绪。

没有人告诉她阮田零的胸部受伤是由剪刀造成的...

她只是试了一下,李阿姨没有反驳,说明她的猜测是真的。

她被催眠时看到的画面也是真的...

所以她真的用剪刀捅了他?

春野小村医

“随便,春野什么都可以吃。”江予菲微微笑了笑。

吃完早饭,春野她上楼换衣服,然后准备背着背包出门。

李阿姨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看看她是否已经完全康复。

李阿姨想和她一起去,但她拒绝了。

江予菲来到医院,没有检查他的身体,而是问医生如何恢复他的记忆...

她在几家医院问过这方面的专家,得到了大概的答案。

每个医生都建议她住院观察,慢慢治疗。

但是她没有时间,阮只给了她五天时间,她希望能在这五天里恢复记忆。

但是这些医生不能让她在短时间内恢复记忆,她也不知道怎么恢复。

江予菲终于想到了催眠。

她当然不能去萧郎寻求帮助。她不能再继续麻烦他,纠缠他了。

那宋医生一看就有问题,她不敢找。

江予菲想找个人自我催眠。她的目标是针对A市的一些著名心理学家。

首先,她和心理医生谈了她的情况,希望对方可以用催眠的方法让她恢复记忆。

心理学家说催眠可以恢复人的记忆,这根本不科学。

催眠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神奇。

由于担心江予菲会被欺骗,心理学家给她解释了半个小时什么是催眠,催眠的作用是什么。

江予菲开始耐心地听,但他在后面马上就不耐烦了。

她让医生试着给她催眠一次,不管有没有用。

心理医生也很热心,她想试一试。当她发现没用的时候,就不会上当受骗了。

他曾经试图催眠她。

催眠的结果是,江予菲和他睡了半个小时...

她什么都没想,只是睡觉。

心理医生还得意地告诉她,催眠没用,他没有骗她。

江予菲付了钱,沮丧地离开了,打算去找下一个心理医生...

下一位心理医生听了她的情况,用和上一位一样的方式回答了她。

他们认为催眠不能恢复记忆。

就算可以,也只能说是巧合,或者说失忆的人没有失忆,只是暂时忘记了一些东西。

然后在催眠的作用下,突然想起了被遗忘的记忆。

江予菲的失忆是真的,不属于遗忘的范畴,所以催眠不能让她恢复记忆。

江予菲忙了一天,没有什么收获,所以他不得不沮丧地回去。

阮公馆的顶楼。

阮天玲坐在办公桌前,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慢慢的审阅着手中的文件。

电话响了,他拿过耳塞,戴在耳朵上。

“说吧。”他说话声音微弱。

“师傅,江小姐今天去了三家医院,所有的会诊都是关于如何恢复记忆的。后来她去找了两个心理医生,让他们给她催眠,看她能不能恢复记忆。但是,他们都说,江小姐被催眠后并没有恢复记忆。”

阮、坐直了身子,两眼发暗。“她在哪里?”

“江小姐已经回去了。”

“我明白了。”阮天玲挂了电话,小村突然没了任何工作的心情。

他突然站了起来,小村烦躁地扫倒了桌子上的文件!

他知道她受到了萧郎的影响。

姓肖的说催眠可以恢复记忆,她真的信了!

她当着他的面说她不再相信催眠了,转身找人给她催眠。

她那么渴望恢复记忆吗?

为什么这么想恢复记忆?小跟她说什么了吗?!

阮天玲双手叉腰,焦躁不安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怎么办?如果她恢复记忆,他该怎么办?

阮,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办法来救他。他的头脑是空白色的,就像高考考场上坐着的考生。

但是快交卷了,不想回答就没机会了!

阮就像一个不会做题的考生。想了又想,他还是想不通。突然,他有一种脑袋要爆了的感觉!

“咚咚咚——”这时,秘书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滚!”阮天玲毫不客气地喊道,他会烦死的,谁也不要打扰他。

但是他的话晚了,秘书已经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总统...有一份文件需要你马上看一下……”秘书小心翼翼地说道。

阮天玲锐利的目光看过去,吓得秘书马上拉开了门。

“回来,”阮天玲突然叫了一声。

秘书推门顺从地走了进来。“总统,这是文件……”

她把文件递过来,阮田零把它拉过来,扔到一边。

“我问你。”阮,又叉起腰来,冷冷地舔了舔嘴唇。“你今年多大了?”

秘书傻眼了,总裁,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问她这个私人问题。

“总统,你是在问我多大了?”秘书不确定地问,她没有听错。

“对,什么啰嗦,我问你你回答什么!回答不好,扣工资!”

"..."秘书垂下眼睛,恭恭敬敬地回答:“如果我回到总统身边,我今年二十八了。”

阮天玲微微皱眉,都28了...

江予菲只有22岁。他们的年龄相差六岁,所以思维上会有差距。

阮,想了想,问道:“我问你,你二十二岁的时候谈恋爱了吗?”

秘书又傻眼了,不过这次她没有问傻逼的问题。

“说着说着,正好是我的第二次恋爱。”

阮,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和当时的男朋友关系怎么样?”

"...好的。”

“他让你生气过吗...或者做了什么特别过分的事,让你想和他分手?”

秘书不会傻到认为总统关心她的感受。

乍一看,我们可以看出总统遇到了情感问题,正在间接咨询她。

秘书想了想,突然平静下来:“总裁,这毕竟是我个人的问题……”

“我给你涨工资!”

“是的。当时他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我气得恨不得杀了他。分手还是有点意思的。”

迫不及待想杀了他...

江予菲不可能杀了他。

阮、忽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对你做了什么?”

春野小村医

“他做的最坏的事就是作弊!春野”

“作弊?!"

“是的。”秘书点点头说,春野“他是和我还有其他女人同时的。我知道真相后,恨不得杀了他!”

阮、皱了皱眉头,沉思起来。他似乎做过这种事...

已经和江予菲结婚了,他还在外面不断地和其他女人交往,这是对他的欺骗。

但当时江予菲没有杀他。

所以这种事情一点都不严重。

阮、摇头道:“还有更严重的么?”

秘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总统,这还不够严重吗?”

“这严重吗?”阮天玲不悦的问道。

“当然!男人出轨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比世界大战还要严重!”秘书生气地说:“总统,没有女人能容忍她男人出轨!”

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阮天玲想,也许江予菲不得不和他离婚是因为他欺骗了他...

嗯,应该是这样的,很有道理。

阮,看了看秘书,试探性地问:“你男朋友发现自己出轨了,你是怎么原谅他的?”

秘书尴尬地笑了笑:“他认错态度很好,疯狂追了我一个月,对我也很好。我觉得他真的后悔了,原谅了他。”

“就这么简单?”阮天玲又无语了。

如果江予菲能如此轻松地处理这件事,他就不会头痛了。

当初他对她也很好。她并不总是拒绝他,想逃离他...

“总统,事情不简单。分手后有几个男人能真正忏悔?很多男人自尊心很强,分手后不屑挽回女人,有的并没有真正追求。总之,女人要的是真心,绝对的真心。”

阮,陷入了沉思。他真的受够了。他给了她,但她不想要。

现在她想要,但她一恢复记忆,就会把他的心扔到地上,碾碎。

总之,他的诚意随时可能被践踏...

“真的只是真诚吗?”阮天玲不确定的问道。

秘书非常肯定地点点头:“是的。总统,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是真的,你想听吗?”

“说话!”

“以前有个女人。她和丈夫彼此深爱着对方,没有人能打开他们的心扉。但是有一个男人很爱那个女人。他没有因为她结婚而放弃她,却依然执着地追求她。他每天送她一束玫瑰花,经常在生活和工作上帮助她。简而言之,她总是对她很好...刚开始,那个女的一点都没感动。一年后,她仍然没有被感动,两年后,她没有被感动...但是到了第三年,她被感动了,爱上了那个男人...总统,没有女人能忍受。

阮,挑了挑眉,点了点头:“知道了。下去。”

“总裁,我的工资……”

“翻倍。”

“谢谢总统!”秘书高兴地走了。

阮天玲立刻拿起电话,给一个城市最大的花店打了电话。

“给我一束皇家玫瑰,十一朵……”

“给我一束皇家玫瑰,小村十一朵……”

江予菲回家后不久就收到了一束玫瑰花。

花束里有一张美丽的卡片,小村上面只写着一个字“凌”。

一看就知道是阮从花店送来的。

如果他送别的花,她心里可能会高兴。

但它碰巧是一朵火红的皇家玫瑰——

看到这种花,她想起了严月送她的照片。

她和阮订婚的照片...

照片中还有一朵很大的皇家玫瑰。他在订婚仪式上用过这朵花,现在他给了她这朵花。

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她心里充满了恐慌。

江予菲把花束扔在茶几上,转身上楼。

“江小姐,你不喜欢吗?”李婶疑惑地问。

江予菲转过身笑了:“不,我非常喜欢。”

"..."如果喜欢,为什么要随便把花扔掉?

李阿姨拿起花束,笑着建议道:“要不我把它插在花瓶里,不然很快就枯萎了。”

“好吧,随你便。”江予菲又笑了笑,转身上楼。

李婶摇摇头,明明不喜欢,还说喜欢...

天黑了。

阮天玲大步走进客厅,看见茶几上放着一个花瓶。

花瓶里有十一朵皇家玫瑰,正是他送给江予菲的那束。

“师傅,你回来了。”李阿姨端着一杯茶走上前来,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她喜欢这朵花吗?”阮天玲端起茶杯,要了一口茶。

李阿姨说的是实话:“江老师说喜欢。”

阮,剑眉微蹙:“什么意思?”

“江老师说很喜欢,其实我觉得她不喜欢。”

“为什么?!"阮天玲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我刚收到花的时候,她还有点开心,后来我才知道怎么了。她随意把花扔在茶几上,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阮天玲放下茶杯,大步上楼。

他认为江予菲会喜欢它,所以他每天都给她送花。

结果她一点都不喜欢,他立马头疼。

她不喜欢钱,也不喜欢花,那她喜欢什么?

阮天玲推开卧室门,看见江予菲站在阳台上给几盆兰花浇水。

他上前一步,从背后包裹住她的腰,把她结实的胸膛靠在背上。“你喜欢兰花吗?”

他应该猜到她喜欢兰花。阳台上有几盆兰花,后院也有。

阮、后悔了。他今天应该给她一束兰花。

江予菲头也不回地继续浇水:“只要是花,我都喜欢。”

“真的,你为什么不喜欢我送你的花?”

“我很喜欢。”

这语气显然不像...

阮,转过身来,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她的眼睛:“你在说谎,你显然不喜欢!”

既然他已经决定了,她就不需要继续口是心非了。

江予菲放下棕色玻璃喷壶,点点头,承认道:“我不喜欢,好吗?”

“你喜欢什么花?”

“大家都喜欢。”

阮天玲突然天黑了。她在和他玩吗?

“不要……”

“但是你困了,春野爸爸不抱你,春野你会摔倒的。”

一直很困的云菲,祁瑞森的身体,几乎是边走边睡。

“不要……”他还在嘴硬。

祁瑞森也不问他,只是扶起他。

小家伙一点都没挣扎。他躺在父亲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莫兰,他们先上车。

祁瑞森他们也上了车,等祁瑞刚吩咐司机回去。

回到齐家族的城堡。

他们都下意识地朝老人的住处走去。

余美是唯一一个住在老人住处的人。

走到雕塑前,祁瑞刚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玉梅的雕塑说:“这个东西不用留着。还不如拆了建点别的。”

俞梅的雕塑最初是由老人和陈艺溱在愤怒中建造的。

所以,这个雕塑没有存在的意义。

余梅没有什么不同意见,莫兰也没有。

祁瑞森也没有。

过了几天,齐瑞刚找人把雕塑拆了。

在拆除的过程中,工人们惊讶地发现雕塑里面还有另一个雕塑。

外层敲出来,内层完全暴露。

外面有一个雕塑,完美的包裹了里面的一个雕塑。

里面的雕塑是白色的。

刻在上面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艺溱...

余梅见此,不禁喃喃:“原来这就是你隐藏的爱……”

莫兰和祁瑞刚也明白。

结合陈艺溱的日记和他说的话,他们终于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在那些日子里,他建造了这座雕塑,然后告诉陈艺溱,他爱的女人就是雕塑中的女人。

陈艺溱不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她因为嫉妒而破坏了雕塑,她会发现里面的秘密。

但她没有。她突然变了脾气,选择了伪装和隐忍。

如果她还保持着以前的个性,她会更早发现她的父亲爱她...

不跟对方表白,他们是不会死的。

他选择用这种方式隐藏他的爱。

陈艺溱也选择把他的爱藏在日记里,然后留下日记,期待他有一天会发现。

会知道一切。

他们都等着对方发现,却始终没有发现。

结果,他们的一生都是悲剧。

看到他们的结局,莫兰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震撼。

晚上睡觉的时候,莫兰抱着祁瑞刚的尸体,用深情的眼神看着他。

“齐瑞刚,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齐瑞刚抱住了她。“什么?”

莫兰微微一笑,柔声说道:“我爱你……”

祁瑞刚猛地一震。

这是莫兰第一次对他说这三个字。

他认为他永远不会听到...

“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我不想重复他们的悲剧。”莫兰低声说道。

祁瑞刚紧紧地抱着她的身体,眼睛闪着明亮的光。

“莫兰,我也爱你。我爱你一辈子,永远!”

莫兰眼里有泪:“我也是,我会永远爱你。”

祁瑞刚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

【莫兰的故事没了,然后开始写安森的故事,但首先要写一些阮家的事,做过头了。最后一个故事。】

* *我是时光倒流的分割线* *

江予菲、小村阮田零从东安庄回来后,小村就吵着要阮田零带她去见偶像。

我家姑娘天天说,就等他们回来。

阮,回来的时候,求他带她走。

然后阮,装傻说不是这样。

“爸爸说话不算数,你说带我去看偶像!”小女孩认真地说。

阮以为她已经忘了,可谁知道她还没忘。

“你的偶像,爸爸不知道在哪里。”他无奈地说。

君爱没那么在意。

“爸爸什么都能做。你帮我找,我就去找她。”

阮天玲突然很得意。

原来在他的小公主眼里,他无所不能。

但是他还是不想带她去见米砂。

我不想食言,但我现在不想带她走。

我家姑娘现在太小了,这么小,他不忍心送她吃苦。

阮,把她抱在怀里,坐在他的大腿上。她说:“嗯,等你过了七岁生日,爸爸会带你去看她吗?”

她的七岁生日还有好几年呢!

“不,我现在要走了。”小女孩不同意。

“宝贝,你现在太年轻了,米砂不会收你当学徒的。要想成为她的徒弟,首先要打好基础。七岁之前,爸爸会锻炼你。有了基础再去找她不是更好吗?”

“不要!我要从头学起最好!”小女孩的表情很苍老。

阮田零笑道:“你还知道这个吗?不过,爸爸的能力也是最好的。”

“没有我偶像厉害。”

"...谁说的。我比她强!”阮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艾君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真的吗?”

“当然!”

小女孩马上反驳他:“爸爸骗不了人,尤其是孩子。不然我会很难过!”

阮::“…”

你喜欢搂着他的脖子,用她杀手般的撒娇。

“爸爸,你可以带我去那里,我的好爸爸,我亲爱的爸爸,我最喜欢的爸爸,你可以带我去那里吗?我想学习最好的技能。我会保护你,我的母亲,我的大哥和二哥,我的祖父母,我的曾祖父,我的小叔叔,我的叔叔,我的妹妹乔乔,我的小弟弟肖骁,并且保护……”

“站住!”阮天玲的头被她惊呆了。

“你要保护的人太多了。”

艾君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嗯,我想保护我喜欢的每个人。”

阮天玲心里很暖。

他抚摸着她的头,“宝贝,我们不需要你的保护,因为我们会保护你。你只需要在我们的保护下做一辈子小公主。”

“不,我也想保护你。爸爸,你为什么不带我现在?”小女孩用哄人的语气对他说。

阮是有点心软,但他不得不反抗...

“不,你太年轻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你的爱就要哭了。

阮,顿时慌了:“怎么回事?”

“爸爸,你不爱我。呜呜,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会同意的……”

阮::“…”

“哦,春野我要去找我妈。”小女孩伤心地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阮天玲忙拉过她的身体。

“我真的哭了。”

两串晶莹的泪珠真的挂在我姑娘粉嫩的脸上。

君爱一直都很成熟坚强,春野很少哭。

阮天玲心都碎了。

“别哭,你哭了你爸爸会难受的。”

他抽纸巾帮她擦眼泪。

艾君慢慢地停止了哭泣:“爸爸,你能带我去吗?”

小女孩可怜地看着他。

好像他拒绝了,她又会哭。

阮田零叹了口气:“宝贝,你知道训练有多辛苦吗?很辛苦,很辛苦。”

你慈爱的眼神坚定:“我不怕!”

“而且我不能经常见到我的父母。”

"...等我学会了技术,我就回来一直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阮天玲那郁闷的样子,在女儿心里,果然还是学本事重要。

“你只是想学技能?姑娘们,学打架杀人不好,可以学唱歌跳舞。”

艾君哼了一声:“我不要,一点都不酷!”

“你是女生吗?”阮天玲用黑线。

艾君鼓包子脸:“我当然是女生!”

“女生不爱打架杀人。”

“我和他们不一样,因为我想成为最好的女孩。”我的小女儿野心很大。

阮天玲看到自己接受不了她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所以,爸爸答应你现在去找你的偶像。但是在你找到之前,你必须每天在外面的篮球场上跑十圈。你能做到吗?”

当你爱它的时候,你是幸福的:“是的!我15圈就能跑下来!”

阮,撒娇捏捏鼻子:“小心把牛吹上天。嗯,从明天开始,你去跑步,我和我的兄弟们监督你。”

“没问题!爸爸也答应我尽快找到我的偶像。找到她,我会马上带我去见她!”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如果你觉得很难,你必须放弃,你知道吗?”

“嗯!”小女孩重重地点了点头。

阮,在心里得意地想,我看你能坚持几天。

阮、把这件事告诉了。

江予菲开心地笑了:“这个女孩,我也怀疑她是不是女孩。”

阮天玲感慨,“对。老婆,当初我明明希望你给我一个小公主,可爱又可爱,喜欢洋娃娃,每天穿漂亮裙子。但这个女孩一点也不像公主……”

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玩具不是娃娃而是玩具枪。

看到枪就走不动了。

家里的玩具枪模型比其他任何玩具店都多。

这样的怪癖是谁遗传的?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你坚持要我再要一个。不生就不用现在头疼了。”

“算了,人生在世,我不头疼。”阮,微微一笑,走到她跟前。“要不我们再来一个,生个真正的小公主?”

“如果还有一个这样的呢?”江予菲扬起眉毛。

“那就继续生活!”

“自己活!”把她当母猪!

“如果我出生了,我肯定每年都有一个!”阮天玲认真的说道。

!!- 89o3+d61953 ->

“不,小村一年也有可能有两个学生。”

陈俊和琦君不是一年生的吗?

“嗯,小村听说现在男人都可以生孩子了。我听莫兰说祁瑞刚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你可以和他商量。”

阮::“…”

第二天一早。

俊爱穿上粉色运动服,在不远处的篮球场上跑步去了。

阮天玲和、君跟在后面。

他们会和她一起跑步,因为他们每天早上早起跑步。

然而,从今天开始,他们队里又多了一个人,四岁多的小艾君。

阮天灵率先跑在前面。

三个小家伙跟着他。

为了照顾你恋爱的速度,陈俊和君齐家都放慢了脚步。

“姐姐,你累了吗?”陈俊关切地问她。

“不累……”我家姑娘真的不累,体力也很好。

跑一会儿。

"艾博,如果你累了,休息一下,不要勉强."陈俊非常关心她的妹妹。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跑得这么慢?能不能加快一点?”你的爱反而好奇地问。

"..."陈俊心里流泪了。

不仅仅是为了照顾你!

“大哥,二哥,咱们加快速度。爸爸会超过我们的。”

说完,小丫头一阵风似的跑了。

陈俊和小君齐家看着同一个速度。

阮天玲不想照顾我的女孩,所以他只能等她累了就放弃。

如果她真的坚持,他会答应她的要求。

如果她没有那份毅力,那就算了。

毕竟,向米砂学习要比这困难一百倍千倍。

一圈又一圈。

很快,君爱已经跑了四次了。

阮、很奇怪,她坚持了这么久。

“累?”阮天玲路过你的爱人,问她。

小女孩举手擦汗:“不累。”

“还不错,继续走。”

“嗯!”

阮天玲笑着跑了一段距离。

君齐家没有照顾她。她一个人拼命跑。

他必须早点跑,早点结束,早点回去吃早饭...

只有陈俊花时间追随你的爱。

“艾博,休息一下。”当他看到她筋疲力尽时,他很担心。

“哥哥,我不累……”小女孩咬牙坚持。

“艾博,我哥哥告诉你,和米砂一起学习技能会很难。比这个难很多很多倍,你会更受不了。”

你爱看他一眼,就在陈俊以为她动摇的时候。

她突然加快了速度,脸上还带着一个包子。

Ga?

这是什么情况?

陈俊很困惑。

你心里爱我,我不会放弃,我一定是最好的人!

没有人知道小公主的心其实是一个真正的女强人!

阮天玲,他们三个,会坚持每天跑2o圈。

不久,阮、完成了今天的晨跑。

然后君齐家就结束了。

但是他们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旁边,盯着小女孩。

我家姑娘坚持了八圈。

如果她没有跟着他们跑一跑,到处锻炼,她会筋疲力尽的。

但是他们很惊讶她能坚持八圈。

他们没有严格地在篮球场上跑来跑去,而是拉开了一段距离。

!!- 89o3+d61954 ->

向下一圈,春野大约20米。

十圈是200米。

这个距离对阮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但是你很难爱你的年龄。

然而,春野孩子比成年人更好,更有活力。

韧性也很强。

因此,艾君成功跑了十圈!

“喊...喊……”

我家姑娘刚跑到终点,阮田零就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身体。

他轻轻地抱着她,以防她摔倒。

陈俊和小君齐家关切地看着她。

休息了一会儿,小丫头的脸色终于没那么苍白了。

“爸爸,我做到了。”她抬头笑嘻嘻对阮天玲说。

阮,又心疼又得意:“我的宝贝真了不起!”

“明天,我会跑得更好……”艾君恳切地说。

“爸爸相信你。”

他抱起她,把头转向陈俊。“你还有十圈。去吧,我们先回去。”

“哦。”陈俊向他们挥挥手,立即加快速度,打算早点跑完晨跑。

阮天玲他们先回去休息。

君爱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距离,全身都很难受。

回到家,她看到江予菲受了委屈。

“妈妈,抱抱……”

“怎么了?”江予菲用爱拥抱了她。

阮、笑着说:“她不习惯,所以现在有点不舒服。我给她一杯葡萄糖。”

江予菲惊愕了,她以为小丫头会半途而废。

没想到她真的坚持下来了。

盯着阮田零:“孩子这么小,你怎么能让她跑十圈呢?难道你不知道循序渐进吗?”

阮天玲也有些感慨。

然而,他保持着一张平静的脸:“没办法。她想向米砂学习,怎么能不早点打好基础呢?”

“那不应该一下子跑这么多!”

“我明白了,明天少跑两圈怎么样?”阮天灵请问。

“只少跑两圈?!"

“三圈……”

“不,五圈!”

"..."阮,:“老婆,这个太少了。”

“哪里少,我一般最多跑五圈。”

那就是你...

你没有向米砂学习!

艾君说:“不要少,妈妈,你不能少!”

江予菲苦恼地说:“宝贝,你受不了了。”

“我可以!我今天跑完了!”

“可是你很难受。”

“再过几天我就不会难以忍受了。妈,反正不能少。”我家姑娘很执着。

江予菲忍不住说:“你从谁那儿学来的这种脾气?你太固执了,会死的。”

阮天玲想,我一定是从你身上学来的,你的脾气倔得要死。

但是他不能说这样的话。

算了,他还是给小公主葡萄糖吧。

顺便问一下,君齐家在哪里?

阮、发现那小子不见了。

他向餐厅走去,果然,他看到自己已经在大口地吃着早餐了。

米砂现在已经离开了南宫城堡。

没事的时候,她就在外面混,很少回去。

阮不想通过南宫找到,就去了格拉斯寻找的下落。

自从《夜魂》解散后,桑鲤周游世界,无所事事。

阮天灵给他安排事情做,他也没做。

他说他只对战斗和杀戮感兴趣...-5327+171135->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