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环球平台|中国有限公司----我和妻江湖行(1/04)

环球平台|中国有限公司 !

冷心笑了笑,妻江“我今天刚好没上班,妻江走吧,去哪里吃饭?”

“老地方。”

他们经常在法国餐馆吃饭。

那里的食物很好吃,更重要的是,环境好,安静,优雅。

餐厅外面是繁华的商业区,附近的商家都是高消费的东西。

所以这里还是很安静,没有外地来来往往的人。

坐在窗边,往外看,可以看到对面百货公司的电子广告牌。

南宫家族旗下的公司和商家很多,所以他们公司的广告经常会出现在广告牌上。

正在播放一则广告。

但这是他们公司的冷心。

南宫乐山看了一眼,笑道:“看来你现在把公司经营的很好,看广告的感觉也很好。”

“我只是一只笨鸟先飞,但和你比起来,太遥远了。”

南宫乐山笑了:“你和我不一样。你自己创业,白手起家,我只是继承了家族。”

冷心很健谈,“没有足够的本事,能继承这么大一个家族?而且,我很佩服老人的本事。他选择了你,相信你一定很优秀。绝对是最佳人选。”

南宫乐山笑了笑,“别这么说。来,先干一杯,祝贵公司蒸蒸日上,天天向上。”

“谢谢。”冷心拿起红酒和他轻轻碰了一下。

两人吃了一会儿,南宫乐山决定正式进入主题。

“心凉。”他放下刀叉,严肃地看着她。

冷心也停了。“是什么?”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看到他如此认真,冷心的心跳加快了。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南宫乐山刚要说话,外面百货公司的广告牌突然改了广告。

他的眼睛瞥了一眼,然后愣住了。

冷心也跟着——

大屏幕上,一个中国女孩穿着白色蕾丝及膝裙,卷发,手里拿着草帽和花篮,笑得很灿烂。

她的脸圆圆的,红红的,大大的黑眼睛仿佛是黑夜里最亮的星星,让人第一眼就无法移开目光。

她在仙境般的天堂里跳来跳去,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回头,都是那么可爱,超级无敌。

大家都停下来看她。

就像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芭比娃娃。不,她比芭比娃娃可爱。

比世界上所有可爱的东西都可爱。

然后她对着镜头笑了笑,红润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xx幻想世界,我在等你。”

最后的结局,只是被她带出孩子的发音感觉。

一瞬间,她的可爱指数又爆了——

在广告的最后,她对着镜头露出了更加纯真可爱的笑容。

这个微笑立刻印在所有见过她的人心中。

广告结束了,大家还记得她可爱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纯洁的女孩子?

南宫乐山的黑眼睛闪过。

他举起酒杯,不自觉地喝了一口酒。

冷心看他这样子,忽然间有种找个地缝躲起来的感觉。

估计大家都爱八卦别人的爱情生活。

陈俊和赵嵘之间的绯闻让每个人都津津乐道,湖行并且时刻关注着。

下班后,湖行赵荣刚走出公司。总经理的车停在她面前,问她要不要上车。他让她搭便车。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大家都知道,然后继续用脑子补关系。

总之整个公司都知道他们的八卦,没人知道。

把自己的工作告诉了阮田零,正要走的时候,被阮田零拦住了。

“坐下,我问你点事。”阮天玲对他说。

陈俊不相信地坐了下来。“是什么?”

"公司有一个叫赵嵘的员工,对吗?"

陈俊惊呆了,他点点头:“是的。”

他已经猜到他父亲会问他什么。

阮,直接问:“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爸爸认为我和她是什么关系?”陈俊问道。

阮、曰:“汝不可说闲话。即使有流言蜚语,你也会扼杀在摇篮里。这件丑闻已经让全公司都知道了,我也没见你阻止过。你是故意的?”

果然,你认识你父亲。

陈俊没有隐瞒,“我真的不想阻止它。”

“你暗恋那个女孩吗?因为她给你的感觉像叶笑言?”

“其实原因不重要。”陈俊说。

阮天玲心里赞同他。

他为什么迷恋赵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暗恋上了一个女人。

这是否意味着他决定摆脱痛苦?

阮,没有多问。“你的感情要自己处理,不要做出过分的事情就好,你妈妈不会喜欢的。”

“我知道……”陈俊点了一下头,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他突然回头说:“爸爸,其实我是认真的……”

阮天玲微微有些讶然。

他真的被赵嵘吸引了吗?

“不要调查她的事情,我知道她的一切。”陈俊又说道。

他仍然不敢暴露叶笑言的身份。

他不明白,为什么叶笑言会被杀,为什么约瑟夫不能和他在一起,他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

叶笑言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足够的技能走遍天涯海角。

他不敢吓她。他害怕她会跑掉,彻底消失。

阮,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郑重。他低声说:“我不干涉你。”

得到他的承诺,陈君放心了许多。

赵嵘正在工作,这时安静的办公室突然被吵醒了。

“总经理不错。”纷纷问好。

赵嵘惊讶的抬头,果然看到了安森,他怎么突然来了?

陈俊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向她走来。

赵嵘觉得周围都是流言蜚语。

“赵嵘,下班后等我。我有事找你。”陈俊走过来对她说。

赵嵘站起来说:“总经理,有什么事吗?”

“下班再说吧。”说完,陈君转身离开了。

他一离开,就有人敢问赵嵘:“赵嵘,你真的和总经理相处得很好吗?”

面对大家的期待,赵嵘淡淡地摇了摇头:“不,我和总经理没有关系。”

“但是……”

“真的没有。”赵嵘严肃地说。

!!

有些人不信:“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妻江为什么总经理对你那么特别?”就算有事情找你,妻江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凭什么我要当面告诉你?"

赵嵘无言以对,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

“总经理看上你了吗?”有人淫荡地问。

“别猜了,我和总经理真的没什么关系。”赵嵘无法解释,所以她又坐下来埋头工作。

看她态度那么严肃,大家都半信半疑。

但是不管她和总经理关系好不好,很多女人还是会嫉妒她。

赵对并没有那么在意。她总是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她只担心安森的态度...

安森对她的态度似乎越来越好。

他没意识到她只是个替身?

下班后,部门里的人,除了男女,磨磨蹭蹭不走。

如果是正常的话,他们早就匆忙回家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们在等总经理来赵嵘。

赵正要离开,这时穿着白衬衫的走了进来。

“你下班了吗?”他问她。

“嗯……”

陈俊笑了:“我们走吧。”

没有给赵嵘说话的机会,他转身离开了。

在每个人复杂的眼中,赵嵘紧跟自己的脚步。

走进电梯,赵嵘问他:“总经理,你找我干什么?”

陈俊笑着说:“如果我无事可做,我不能给你打电话?”

赵嵘叹了口气,“你对我没意见?”

"...是的。”

“那是什么东西?”

“上车再说吧。”正在这时,电梯门开了,陈俊直接出去了。

赵嵘跟着他,走向他的车。

陈俊为她打开车门:“上车。”

赵嵘站着不动。“总经理,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怎么了?”

陈俊扬起眉毛:“我不会再吃你了。你在紧张什么?上车。时间不多了。”

“总经理……”

“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上车吗?”

赵嵘无奈地钻进车里。

陈俊也上了车。他发动车子,车子驶出地下车库,行驶在路上。

陈俊刚刚谈到了他寻找赵嵘的目的。“你爱离开。在她离开之前,她想邀请你去我家。她安排了今天的时间,让我告诉你。”

“我现在去你家?”赵嵘很惊讶。

“嗯。”

“总经理,我突然去你家太唐突了。能不能改天?”

“艾君要走了,没有下次了。”

赵嵘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可是,我怎么能去你家呢...事实上,我只看到了艾君的两面。”

陈俊瞥了她一眼:“你是说,你不认为她是朋友?”

“不……”

“既然你们是朋友,来我家参观也没什么。你不必紧张。我们真诚邀请您成为我们的客人。这时,我不是你的老板,我们只是朋友。”

“但我没有任何准备。我还没买礼物呢……”

陈俊笑了:“你今天不必买。下次有机会你也会买同样的。”

怎么会有下一次...

赵嵘看着窗外,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安森,他们和她有更多的接触。

无法继续联系...

!!

我和妻江湖行

这一次,湖行她必须毫不犹豫地果断离开。

就在赵嵘下定决心的时候,湖行陈俊突然问她:“你家现在只剩下一个祖母了吗?”

赵嵘回应道...是的,还有一个大叔叔。”

“你和他们感情怎么样?”

他为什么问这个?

“我上了大学之后,就很少遇到他们了。”说明感情不是很好。

“你的学费是自己出的吗?”陈俊又问道。

赵嵘认为他对她的过去很好奇。

“嗯,假期我会工作,赚的钱会用来当学费和生活费。”

“你们学校学费不低吗?至少几千学费生活费一年几千。一个假期能赚多少?”

赵嵘不能说实话。她其实偷偷赚了很多钱。

“暑假挣学费,寒假挣生活费。而且周末也会找兼职。另外,学校每年都会给一笔补助。”

“你的亲戚完全不理你吗?”

那是赵嵘的亲戚。她不想多做评论。

“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有困难。如果我有赚钱的能力,我就能让他们少一些负担。”

陈俊突然笑着说,“但是现在好了。大学毕业后,你开始自己挣钱。进入我们公司后,不说别的,几年内收房子首付都不是问题。如果他们知道你在找好工作,他们会很高兴的。”

“也许……”赵嵘觉得安森似乎太关心她的家庭事务了。

就这么聊着,不知不觉,车到了。

赵嵘已经从车里看到了美丽的别墅。

别墅就像城堡,占地面积很大。

那是安森的家吗...

陈俊把车停好,一个仆人过来为他们开门。

赵嵘下了车,抬头看到大门上的牌匾。

[菲尔·卡斯尔]

菲尔·卡塞尔...

很久以前的记忆似乎很清晰。

当她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房子和以前一样漂亮。

再次回到这里,赵嵘的心情非常复杂。

陈俊走向她,看到她盯着牌匾。她解释说:“我父亲以我母亲的名字给它命名。”

赵嵘侧身笑了笑:“我听说总统和总统夫人的关系很好,这是真的。”

“嗯,他们感情很好,但都还好。虽然我爸爸看起来很严肃,但他是个好人。如果你不习惯他,就暂时不理他。”

赵嵘很惭愧,她怎么敢无视总统。

那个人不是普通人…

以前的叶笑言,面对他的时候,她觉得压力很大。

陈俊看到她似乎更紧张了,忍不住笑了:“别紧张,我们走吧,你今天是我的客人,我的客人都很尊贵。”

“赵姐姐!”这时,艾君很快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来到赵嵘,高兴地说:“赵妹妹,我担心你不来。感谢您的光临。”

“哪里。邀请我做客应该是我的荣幸。”赵嵘谦虚地说。

艾君笑着说:“我说的是真的。赵姐姐,别这么客气。真心邀请你做客。走吧,我们进去吃饭吧。”

说完,你心疼的抱着她,亲昵的把她抱进去正好。

!!

赵嵘跟着你的爱人走进客厅,妻江江予菲来迎接他。

她笑着对赵嵘说:“你是赵嵘。艾君最近经常提到你。”

赵嵘害羞地笑了笑:“你好,妻江夫人。”

她又看了看严。“总统好。”

江予菲笑了:“别这么客气,叫我们叔叔阿姨就行了。菜做好了,我们先去吃吧。”

陈俊的家人热情款待了她。赵荣刚开始有点拘谨,后来放松了不少。

江予菲早就听阮田零谈起过陈俊。

她知道陈俊暗恋这个女孩。

吃饭时,江予菲问赵嵘一些家务,并偷偷看着她。

她看得出赵嵘是个非常好的女孩。

江予菲和蔼地笑了笑:“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这个小孩子,以后还会经常来玩空。我的三个孩子很少带朋友回来玩。我很高兴知道你今天要来。”

赵嵘总是尴尬地笑着。“如果有机会,我会经常来的。”

但是以后应该没有机会了...

艾君笑着说:“下次我回来,就请赵妹妹到家里做客。”

“你什么时候走?”赵嵘问她。

"我将于下周六离开。"

“那我可以送你吗?”

艾君有点惊讶。“当然!”

赵嵘下定决心,当她送走艾君,她跟着。

她以后不回中国了。

我不会再见到他们了...

赵郑融正想着这些,突然他迎面看到了安森。

后者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那一刻,赵嵘觉得他看穿了她的想法。

她心里一惊,又看了看,发现安森在看别处。他看上去很自然,好像这只是她的幻觉。

晚饭后,江予菲提出让陈俊送赵嵘回家。

赵嵘谢绝了她的好意:“不,我可以打车回去。”

江予菲笑着说:“让他送你吧。我们不放心你晚上一个人回去。”

“走吧。”陈俊拿着车钥匙对她说。

赵嵘无法拒绝他们的好意,只好把陈俊的车开了回去。

他们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汽车很快到达公寓外面。赵嵘解开安全带,推门下了车。

“谢谢总经理。回去请注意安全。”赵嵘对他说。

陈俊也下了车。他看了一眼高耸的公寓。“你一个人住吗?”

“不,我和蒋媛媛住在一起。”

“她也是公司的员工?”

“是的……”

陈俊很想上楼坐下,但赵嵘显然没有邀请他喝茶的打算。

正在他不知如何开口时,一个声音突然想起。

“赵嵘!”

两个人侧身看去,看见蒋媛媛拿着一包东西走过来。

蒋媛媛也看到了陈俊。她大吃一惊:“总经理!”

陈俊笑了:“你好,你是蒋媛媛吗?”

蒋媛媛点点头:“是的。总经理,你和赵嵘……”

“我和她是朋友。我只是邀请她来我家做客。我只是送她回去。”陈俊主动解释。

蒋媛媛瞥一眼赵嵘,眼中的调侃不言而喻。

赵嵘有些无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向蒋媛媛解释。

“没想到你们两个住在一起。”陈俊说。

!!

蒋媛媛笑着说,湖行“我和赵嵘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湖行我们都加入了阮的家庭,所以我们决定住在一起。总经理,要不要上楼喝杯茶?”

“好。”陈俊同意了。

蒋媛媛和赵嵘非常震惊。

蒋媛媛只是出于礼貌,他为什么同意呢...

他们甚至没想到他会答应。

蒋媛媛很快明白了什么,笑得很灿烂。

“走吧,我刚买了很多水果,回去吃点水果。”

就这样,他们三个上楼去了各自的公寓。

房子两室一厅,装修不错,家电齐全。

稍微小一点的客厅,但是被两个女生收拾的很温馨很整洁。

“总经理,请坐。我去洗水果泡茶。”蒋媛媛向他打招呼。

赵嵘主动说:“我去,你坐着休息。”

“不行,你打电话给总经理,我去!”蒋媛媛拿着水果去了厨房,担心赵嵘会抢走她的工作。

赵嵘不得不和陈俊坐下来。

“你住在哪个?”陈俊突然问她。

赵嵘惊呆了。她指着一扇门。“那个。”

陈俊看见客厅里堆了几个哑铃。他笑着说:“那是你的。你真的热爱运动。”

“有空就锻炼,习惯了……”赵嵘解释道。

陈俊突然起身。他走过去举起两个哑铃。

每个哑铃至少十几斤。他轻而易举地把它举起来了。“很重。你锻炼这么重的哑铃?”

“它太重了,我很少用它……”赵荣生害怕他会察觉到什么。

陈俊放下哑铃,看着他们住的房子。“这房子格局不错。我们公司也有这样的房子出售。每个内部员工都可以八折买房。如果你想买,我可以给你打八折。”

蒋媛媛刚拿着茶杯出来。听到他的话,她很惊讶:“总经理,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打六折,差不多一半卖一半送。

陈俊点点头。“嗯,是真的。想买就买,这个是价格,但不要摊。”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有些幽默。

蒋媛媛笑着说:“我明白,我们不会传播它的!总经理,两年能买吗?”

“可以,随时都可以。”

蒋媛媛很高兴。“我在努力省钱。我一定要买一个!”

陈俊走过去坐下。他笑着说:“钱够了就告诉我。”

蒋媛媛并不真正喜欢富人。

但是,她发现总经理人很好,她很喜欢。

“总经理,你喝茶,我给你切水果!”她放下茶杯,高兴地去了厨房。

赵嵘眨了眨眼。她觉得陈俊是在讨好蒋媛媛是什么感觉?

陈俊突然凑到她耳边,声音很低:“如果你想买,我可以给你打五折。这是朋友的价格。”

他说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赵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脸颊变红了。

她稍微回避了一些。“真的吗?非常感谢。”

陈俊坐下来,自然地笑了笑:“不用谢我,其实我没吃亏,我只给了你成本价。而且我建议你现在就买。现在有很多好房子。如果你钱不够,我可以先借给你。”

“不要……”

!!

我和妻江湖行

陈俊打断了她的话:“我是为了你好。房价会涨。现在买对你来说很划算。我会把钱借给你,妻江不包括利息。只要你在公司努力,妻江三年就能升职,最多六年就能还清房款。我保证,如果六年后没有还清,我不要剩下的钱。你怎么看?”

赵嵘瞪大了眼睛。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吗?

他能不能慷慨一点?

“我们是朋友,我对朋友一直很大方。”陈俊又解释了一句。

“但是我没有买房的打算……”赵嵘说。

“你为什么不买?我觉得你应该买。”

蒋媛媛端着一个水果盘出来了。她疑惑地问:“我该买什么,房子?”

陈俊重复了他刚才对赵嵘说的话。

蒋媛媛对此感到震惊。总经理太大方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她真的明白了。

总经理被赵嵘吸引,不要怀疑,100%被吸引!

蒋媛媛不确定地问陈俊:“总经理,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认真的吗?”

她问的没有意义。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我是认真的!”

赵嵘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蒋媛媛又问道。

陈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赵嵘人很好,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朋友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既然总经理对我们如此真诚,你应该考虑一下。”

赵嵘听到了。

她让她考虑一下总经理...

安森在追她吗?但她只是个替身。

也许他只是想为死去的叶笑言做点什么...

赵嵘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也不想去想。

“好,我考虑一下。”她只能说这么多。

陈俊喝了茶,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他一离开,蒋媛媛就开始折磨赵嵘。“蓉儿,总经理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明明感觉总经理喜欢你,别跟我说你没感觉!”

赵嵘很无奈。“我真的没感觉。”

蒋媛媛盯着她:“你有那么慢吗?”

“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也不会多愁善感。”赵嵘直接说道。

蒋媛媛问:“如果他说了,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蒋媛媛想了一下说:“总经理是个好人,公司里的人对他评价很高。如果他喜欢你,你可以试着接受他……”

“渊源,我跟他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怕什么,你不是没有能力。其实我觉得如果他真的娶了你,那就是他的福气了。你多好,多能干。娶回你绝对是个好妻子。”

赵嵘笑着说:“你想得太多了。你连一个角色都没有。况且我跟他不会有结果,我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自己想想,仔细想想,别错过一个好人。”

“我知道……”

她知道安森是个好人,嫁给他是她的福气。

然而,她并不幸福...

第二天下班时,陈俊又来到了赵嵘。

他告诉她他会邀请她吃饭。

部门里的每个人都还没有离开,当听到总经理说他们想请赵嵘吃饭时,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真相。

总经理和赵嵘真的有什么!湖行

赵嵘有点惊讶。她没有傻到问他为什么要当场请她吃饭。

“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吗?”陈俊看了看手表,湖行问她。

赵嵘整理了文件。"我已经完成了工作,可以下班了."

陈俊笑了:“我们走吧。”

陈俊开车送她去朗明。赵嵘喜欢这里的食物和气氛。没想到他又带她来了。

要了一盒,点了菜,俊臣又问她:“你想喝点什么?”

“不,我什么都不想喝。”

陈俊告诉服务员,“不要喝。如果需要再给你打电话,就下去吧。”

“好的,请慢用。”服务员笑着走了。

陈俊拿起筷子,把一个盘子放进赵嵘的碗里。“吃。”

不是赵嵘干的。她抬头看着他。“总经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请我吃饭?”

陈俊眨着眼睛,微笑着。

“我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

陈俊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她。“嗯,其实,我在追求你。现在你明白了。”

赵嵘睁大眼睛,非常惊讶。

陈俊笑着说:“别怀疑你的耳朵,我是认真的。”

赵嵘很快恢复了他的好脸色:“为什么?”

“这种事情没有理由,来了就感觉对了。”

“但是我...我必须喜欢什么?”

现在,她看起来平凡又平凡。他喜欢她什么?

赵嵘仍然认为他把她视为叶笑言的影子。

陈俊看着她,“我说,感觉到了就对了。也许你没有很多优点,但我就是对你有感觉。”

“总经理……”赵嵘鼓起勇气说,“我总觉得你看我就像看别人一样。你以为我是身双吗?我不做身双!”

陈俊看起来也一样。“你看起来真的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我确定我喜欢你,所以想追求你。我没有把你当成某人的身体替身。”

赵嵘不相信:“真的吗?”

“真的。”

“我还是不相信。我没什么特别的。我们认识不久。你怎么会喜欢我?”

陈俊无奈地说,“喜欢就是喜欢。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真的说不出来。也许这就是上帝给我的补偿吧。”

“赔偿?”

陈俊点点头。他垂下眼睛,低声说:“有一次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很难过,很痛苦。但我妈告诉我,只要我过得好,总有一天上帝会把我想要的还给我。它不会残忍地对待我,它一定会找机会补偿我。所以,我现在已经在等我的补偿了。”

赵嵘听到这些话时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也垂下了眼睛。“你把我当成补偿了吗?我说,我不做身双……”

“你是上帝给我的补偿,不是身体加倍。我找到了新的感情,我决定走出过去的痛苦。你不觉得我不该这样吗?”

“不……”她当然希望他幸福。

然而,她害怕她没有机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既然你觉得我做的对,那你接受我的追求吗?”陈俊轻声问她。

我和妻江湖行

赵嵘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陈俊低声说:“赵嵘,妻江对我来说,妻江找到一个我喜欢的人并不容易。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接受我。”

“总经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的身份……”

“如果你关心这个,绝对没有必要!我家不会在意这个,没有人会嫌弃你的出身。”

“但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陈俊笑了。“每个人都来自地球。为什么不是人世间?你是另一个星球的人吗?”

"..."赵嵘对他的冷笑话无言以对。

“你我都是人,谁也有缺点和优点。我们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谁也不比谁高贵,我们是平等的,你我都没有错,是不是?”

赵嵘对他的反驳无言以对。

陈俊突然握住她的手,赵嵘吓了一跳。

她挣扎着,没有崩溃。

“赵嵘,我是认真的。我给你一个晚上,让你考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总经理,你太狠了。”

“是吗?”陈俊不以为意。“其实我更希望你现在给我一个答案。不过,我尊重你,所以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记住,我不想否定答案。”

"..."赵嵘无言以对。“你是说我只能接受你?”

陈俊的眼睛突然暗淡下来,“我不是有意强迫你,我只是不想让你拒绝我。如果你拿不定主意,可以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

“试用期?”

“是的,我们的关系并不公开,你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看我的表现,确定我对你是认真的。如果一个月后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赵嵘突然有点心动了...

陈俊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除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非常讨厌我,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这句话,陈俊说得几乎有点卑微。

赵嵘的心在颤抖。

安森显然是一个如此骄傲的人,他不需要在她面前如此谦卑。

“赵嵘,你恨我吗?”陈俊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轻声问她。

赵嵘不能点头,她一点也不恨他,她甚至不能假装恨他。

陈俊笑了。“你不恨我,是吗?既然你不恨我,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赵嵘实在受不了。

他为什么问她...

他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陈俊很沮丧。“这只是一个机会。你不给我?”

赵嵘看到了他眼中的痛苦。

当她选择诈死离开时,他一定很难过。

他年轻的时候帮过她很多,她欠他的情这辈子也没断过。

说实话,她没有权利让他伤心。

不管他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即使他立即杀了她,她也拒绝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敢回应他的感受呢?

赵嵘没有回答,陈俊的心一点一点地落了地,仿佛掉进了深渊。

他的情绪伤害了赵嵘的心。

她突然冲动地说:“我明天可以回复你吗?!"

!!- 4140+dxiuebqg+4559 ->

陈俊眼睛一亮,湖行有一种透过云层看到太阳的感觉。

“好。”他露出了美丽的微笑。

赵嵘瞬间笑了起来。

她想,湖行她这辈子都忍不住爱他...

晚饭后,陈俊送赵嵘回家。

赵嵘回到他的住处,一直处于恍惚状态。

蒋媛媛正在客厅看电视。回来后她马上问她:“听说你跟总经理去吃饭了?”

“嗯……”

“你好吗?”蒋媛媛期待着提问。

赵嵘笑了:“没有。”

“他还是没跟你表白?”蒋媛媛皱起了眉头。“赵嵘,如果他只是想玩,就让他早点放弃吧!”

“不,他今天说了……”赵嵘为安森辩护。

曾站起来,“真的?!你答应了吗?”

“我说我要考虑一晚上。”

蒋媛媛点点头。“你做得对。你应该好好想想。但是总经理真的很好。我看人总是很准。看得出他对你是认真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

但是赵嵘仍然有她的悲伤。

安森起初喜欢叶笑言,但现在她又喜欢赵嵘了。他以前忘记过她吗?

如果他知道她是叶笑言,他会讨厌她的欺骗吗?

事实上,她仍然在乎他是否真的忘记了叶笑言。

但他现在喜欢的是她,她觉得太矫情,不在乎。

赵嵘不喜欢把感情搞得太复杂。

算了,反正安森喜欢她,她也不担心。

“我先去休息了。”当她完成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赵嵘想了很久,然后下定决心。

她还和安森在一起。

她不能再辜负他的感情了。如果错过了安森,她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但是,她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

她要对付南宫家,不能留下什么隐患。

第二天一早,赵嵘早早起床,刚洗好澡就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赵嵘的祖母打来的,她说她已经乘公共汽车到达这个城市,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她让赵嵘去车站接他们。

不仅她奶奶来了,她大姨妈也来了。

赵嵘头疼。她在赵嵘没有见过这些亲戚。我希望你不要在他们面前泄露秘密。

赵嵘给他的老板打电话请假,然后匆忙去车站接某人。

在车站等了没多久,公共汽车就到了。

赵嵘看见一个熟悉的老人在一个中年妇女的帮助下走了出来。

她知道那是赵嵘的祖母和姑姑。

她已经记住了他们在照片中的样子。

赵嵘上前低声叫他们:“奶奶,大姨妈。”

他们见到她非常惊讶。

“你是荣蓉?为什么瘦了这么多?”赵奶奶惊讶地看着她。

大姨妈也很惊讶。她笑了:“荣蓉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好几年没见过她了。我甚至不认识她。”

自从她成为赵嵘之后,她就没有见过这些人。

赵嵘笑了:“奶奶,阿姨,先去我家,回来再说。”

“好。”赵奶奶点点头,但还是不停地看着她。

赵嵘带他们去了她住的房子。

!!- 4140+dxiuebqg+4560 ->

叶笑言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在自暴自弃。

当时岛上最勤奋的人成了最没有上进心的人,妻江叶笑言再一次成为讨论的焦点。

米砂和他说话没用,妻江其他大师和他说话也没用。

叶笑言已经下定决心,他不想成为一名杀手。他不努力,没有人迫害他。

如果他继续下去,他将被米砂抛弃,然后他将成为最低级的保镖。

以后的工作就是保镖的工作。

叶笑言认为当保镖比当杀手好。

保镖一般不用杀人,只要保证主人安全就行。

杀手做不到。杀手通常做杀人的工作。

反正当保镖能过的很好,那他为什么会成为杀手呢?

我曾经努力训练,让自己变得强大,有能力保护自己。

然而,虽然他很强壮,但他必须承担更重要的任务。

但现在他找到了平衡。

做南宫家的保镖,一辈子不杀人,能在南宫家的大树下过得很好是可能的。

他觉得当保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出路。

想到这以后,叶笑言也下定了决心。

他不会在杀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所以他应该是保镖。

叶笑言信任安森,把他当成好朋友。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安森。

“我想和米砂大师谈谈辞职的事。你觉得她会同意我去别的团训练,以后当保镖吗?”

听了他的话,陈俊非常惊讶:“你想当保镖吗?”

叶笑言点点头:“嗯。安森,我不想欺骗你,我不想杀人,所以当保镖更适合我。”

“当保镖也会杀人。”

“我知道...但没人主动找上门,保镖也不用杀人。”

陈俊严肃地说:“不一定,不是每次你杀一个人,就会派一个杀手。”

“我会很低调,只做一个普通保镖。”叶笑言表情严肃。

陈俊看得出他真的想成为一名普通的保镖。

“就因为不想杀人,就要放弃自己的未来?”他很困惑。

叶笑言平静地说:“在我看来,杀手并不比保镖强。”

“但是成为最好的杀手会得到更多。”

“我不在乎名利,我真的不在乎那个。”他只想安静的活着。

“不管我说什么,你决定了吗?”

叶笑言点点头:“嗯!”

陈俊摇摇头:“不,你还是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陈俊舔了舔嘴唇。他低声说:“如果说出你的想法,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叶笑言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后果就是他们会不断强迫你杀人,从而克服你的心理障碍。这里没有闲人,更没有没用的人!他们都看到了你的勤奋和才华。怎么能轻易做一个普通保镖?他们只会不断推你,让你成为有用的杀手!”

叶笑言微微睁开眼睛。

这一点,他没有去想。

但他知道安森说的是实话。

叶笑言阴沉地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太天真了……”

陈俊软化了表情,说道:“总之,你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没有出路了。”

!!

“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得更好。相信我,湖行做一个普通的保镖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叶笑言很尴尬:“但我真的不想杀人……”

“没有人想杀,湖行但是没有选择。”

是的,他真的别无选择。

当米砂把他们带到这里时,他告诉了他们后果。

他还是选择来这里。当时他没有出路。

现在决定来了,说退出怎么能退出呢?

戒,除非是死。

叶笑言握紧他的手掌。他以后该怎么办?

他似乎真的很天真,以为这是他的好地方。不幸的是,事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俊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管怎样,你今天对我说的话,以后不要告诉第二个人。你只是现在还没想明白。想想,也许你会的。”

叶笑言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你...我会早点想明白的。”

陈俊松了口气:“这很好。”

叶笑言没有提出辞职。

他还是每天正常训练,训练后去图书馆学习。

那几个恶魔渐渐消失了。

叶笑言的生活恢复正常,米砂看到他已经康复,对他更加满意。

陈俊也认为他想通了。

只有叶笑言知道,他真的不可能是一个杀手。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变强,学好技能。

米砂这次带了几个徒弟,上面的人都很看好。

米砂正在越来越集中地训练他们。

杀戮训练任务不会带来陈俊和曹军齐家,但其他任务会带来他们。

他们在森林里训练,在海上冒险,一天比一天强壮。

好在杀人的训练任务暂时没有了。

叶笑言也可以放松一段时间。

这一天,他们将再次出海训练。

训练的内容是学习各种航海技巧,逃生技巧,在海里游泳看能坚持多久…

游轮把他们带到了十多公里外的海上。

陈俊,他们都跳进海里,挣扎着在海浪中游回来。

游轮慢慢地跟着他们。

米砂站在甲板上,威严地看着他们。

不仅要监督他们,还要保护他们的生命。

在这六个人中,曹军齐家一直遥遥领先。

陈俊落后了,但第三名不是叶笑言。

他的体力越来越少,速度也逐渐变慢。

陈俊回头看着他,看他能否坚持下去。他转身继续游泳。

过了一会儿,天空空突然变得阴沉沉的。

海上的天气是这样的。说出来就变了,速度也快。

大家都以为要下雨了。

米砂大声宣布:“再游一公里,全部加速!”

每个人都立刻来了力气,拼命向前游去。

结果他们游了不到300米,海面上响起了可怕的声音。

米砂反应很快,立即让游轮上的人把他们抓起来。

“快上船,飓风来了!”

海里的几个人脸色大变,争先恐后地向游轮靠近。

叶笑言也走向游轮。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小腿突然抽筋,沉入大海。

小君齐家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船,陈俊拉着绳子打算上去。

!!

他抬头看见游轮上有几个人,妻江但是没有叶笑言。

他猛地后退,妻江海上没有叶笑言。

陈俊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正要叫出叶笑言的名字,这时他看到叶笑言从海里冒出来。

他抖颤着,又沉了下去。

飓风使海浪不断起伏,叶笑言虚弱的身体随时会被掩埋在茫茫大海中。

陈俊根本没有想到,立即去救他。

叶笑言在海里挣扎,当他无助时,他突然感到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腰上。

手臂一用力,就把他举起来了。

呼吸空,叶笑言没有时间去看谁救了他,所以他被塞了一根绳子。

“坚持住!”有人在他耳边对他说。

他条件反射地抓住绳子,身体迅速被拉上了游轮。

他刚落地,一个人跟了上来。

叶笑言回头,趴在安森* *的脸上。

他救了自己的命...

叶笑言正要说谢谢,这时游轮突然剧烈摇晃起来,他的身体差点被甩出去。

陈俊迅速抓住他的手,两个人在甲板上打滚。

“坚持住,不要死在这里!”米砂喊道。

飓风来临时,游轮在海上剧烈摇晃。

每个人都抓住游轮,试图稳定自己的身体。

陈俊惊慌地抓住栏杆。

叶笑言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

但是他们没办法。如果飓风更猛烈,他们将被扔进海里。

陈俊抬起头,试图环顾四周。

他发现有人从船舱里扔出一根绳子,把大家一个个拉进船舱。

他们最远,估计是最后被拉进来的。

偏偏飓风不停地刮,船不停地摇晃。陈俊觉得他的手没有力气了。

叶笑言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

“安森,别管我,你先走!”叶笑言想放开他,抓住栏杆。

“不要放手!”陈俊喊道,“快点,现在就放手,我们都会死的!”

他们现在保持了平衡,根本不允许采取行动。

叶笑言听话的没有松手。

但这不是办法。

“那就!”突然,一根绑着救生圈的绳子被扔了过来。

抬头看见君站在小屋门口,认真地看着他们。

当救生圈靠近他时,陈俊迅速抓住它,琼·齐家拉起救生圈。

米砂也赶紧过来帮忙拉,其他同学也过来拉。

陈俊紧紧地抓住救生圈,叶笑言紧紧地抓住他,他们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

因为船在摇晃,他们的尸体总是被扔来扔去。

拉的人会跟他们抖。

幸运的是,有人固定了他们的身体,这样他们就不会松开绳子。

短短几十秒,长达一个世纪,最终陈俊和叶笑言得救了。

几个人合力关闭舱门,切断外面的飓风。

幸运的是,这艘船很贵,质量也很好,否则船体会散架。

米砂告诉他们尽快穿上救生衣和氧气瓶。

如果船翻了,他们必须自救。

这个威胁生命的大事情大家都很明确。

即使船在剧烈摇晃,他们也可以尽力穿上救生衣,背上氧气瓶。

!!

做好每一件事之后,湖行大家都在坚持一件事,湖行等着看会发生什么。

还好飓风没持续多久,级数不高,他们的游轮也没出事。

风正在减弱。

游轮停止剧烈摇晃,得救了。

虽然还有残余飓风,但对它们没有影响。

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看起来很累。

叶笑言在安森身边坐下。

两人同时侧头互望。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他们同时问道。

叶笑言忍不住笑了:“我很好。”

突然我看见他笑了,陈俊惊呆了。然后他的心跳加快了一点。“我也很好。”

像藏着什么似的,陈俊很快去见了身边的琦君;“你呢?你受伤了吗?”

琦君摇摇头:“没有。”

“今天多亏了你。”陈俊对曹军齐家说道。

君齐家认为他什么也没做。

叶笑言插话道:“对我来说,今天多亏了你,尤其是安森,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陈俊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过头问他:“你在海里怎么了?”

叶笑言有点抱歉:“我的腿突然抽筋了。”

他也猜到了。

“我真的很感谢你今天救了我。”叶笑言又说道。

陈俊不在乎。“很简单,你不用担心。”

叶灿怎么不把小燕放在心上?

他所做的每一点努力都对他帮助很大。

这次他也救了自己一命。

叶笑言发现,他欠他的太多了,恐怕这一生还没有结束。

游轮驶回了小岛。

该岛也受到飓风的洗礼。

然而岛上的建筑好到没有房子被风吹走。

游轮一靠岸,一群听到消息的人就跑过来迎接。

艾君和乐山也在其中。

看到他们都没事,艾君松了一口气。

“米砂师傅,大哥,二哥,小燕哥,你们吓死我了。”小女孩临终时说。

米砂勾着嘴唇:“当我死的时候,你可以再担心他们。”

我家姑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每个人都明白米砂的话。

她会用生命保护他们。

就这个。他们指的是谁?

安森,他们有多少人,还是全部?

米砂自然不会解释,她只是离开了。

陈俊也去了宿舍。

艾君一路问他们。陈俊知道她害怕,耐心地回答她。

他拉着女孩的手,轻声说:“别担心,埃波。我们都很好。放心吧。”

通常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说中文。

艾君仍然害怕。“当时风太大了。有人说船要翻了。我听到的时候很害怕。”

"这艘船很结实,不容易翻."陈俊说。

“以后不要再遇到这种事情了!”你喜欢撅嘴。

陈俊笑着点点头:“嗯,我没再见过你。”

叶笑言看他一眼,正好看到他温和的表情。

莫名其妙的,他有点羡慕安妮,她有这么好的哥哥。

叶笑言心神恍惚。

好像以前她也有一个对她很好的哥哥。

只是她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

!!

即使是模糊的记忆,妻江她也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但是那个当时的哥哥给了她一种温暖善良的感觉。直到现在,妻江她还记得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有时她会梦见他。

就是他的样子越来越模糊,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但是有一件事她记得很清楚。

她想起他骗了他500块然后就跑了。

不知道他当时是很生气还是觉得自己是骗子...

其实他是个骗子。

当时他故意骗了他500元。

可惜没逃多久就遭报应,被叔叔阿姨抓了。

想到这些,叶笑言的心情十分暗淡。

“你在想什么?”陈俊的声音突然响起。

叶笑言抬起头,却发现他们已经上楼,站在房间门口。

大家都在等他拔出钥匙开门。

叶笑言转向上帝:“没什么。”

他从脖子上取下钥匙,打开了门。

陈俊转过头,对琦君说:“先回去洗澡换衣服,别感冒了。”

“嗯。”君齐家点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陈俊叫艾君和乐山跟着他,说他马上就来。

两人听话地离开,然后陈君和叶笑言走进了他们的宿舍。

“先洗个澡。”陈俊对萧也说。

“不,你先去。”叶笑言拒绝。

陈俊直接脱下短袖,露出上身:“放心吧,快走。”

叶笑言不再说什么,拿着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

他洗得很快。当他出来时,陈俊进去洗澡。

叶笑言正在用毛巾擦头发。过了一会儿,他把毛巾留在身后,目光突然落在安森的床上。

他的被子上有一个挂件。不知道是什么。

叶笑言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金玉观音坠。

观音非常精致小巧。从他的角度来说,感觉有点金色。

叶笑言突然想起埃尔西说的话。

她说安森戴着一个东方独有的强大护身符。

是这个吗?

叶笑言目光闪烁,说实话,他对这种事情很心动。

他之前买了很多护身符,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灵魂远离他,只要没看到就可以远离麻烦。

虽然他可以假装没看见他们。

但是鬼魂非常敏锐,只要他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01秒,他们就会注意到。

结果他们会缠着他,让他帮忙实现这样那样的愿望。

如果他不同意,他们就一直跟着他,让他每天坐立不安。

但是他买的护身符没用,效果很弱,可以说完全没用。

但是安森的护身符不一样。

他的护身符是真的,它真的可以让鬼魂远离他,不敢直接和他对抗,也不敢离他太近。

如果.....如果他有这样一个护身符,他就可以远离麻烦。

叶笑言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忍不住走到安森的床边,拿起护身符。

正在这时,陈俊打开门,从浴室出来了。

叶笑言吓了一跳,有些心虚。

当陈俊看到他拿着护身符时,他疑惑地问道:“你对这个东西好奇吗?”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