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富贵游戏大厅(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摸骨师(1/44)

富贵游戏大厅(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罗素风冷式七大主动剥去玄冰灵隐,摸骨师摸骨师险些酿成人命..l ā。

齐冷夫人还冒昧的把冷齐扔进了众神之巅。

冷琦自己拿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危险?!摸骨师摸骨师

然而,众神之巅就是众神之巅。罗素相信她将来一定会见到冷琦。

苏族人第三天。

罗素告别了苏老太太、苏叔叔和苏兄弟。

但当时北辰影业和晏子并没有出现。

罗素在心里默默地想,难道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突破到小神的境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

“还有,还有——”

很快,两个声音在罗素的耳边响起。

回头看看罗素,幸好北辰影业和晏子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了。

“摔!”晏子飞了起来,抱住罗素的胳膊,笑着弯下了眼睛。“我们已经提升到小神的境界了!咯咯咯,你真厉害!”

北辰英笑着对罗素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任务。没想到两位大师回去说你三天后就走。我们的压力倍增,不知如何就成功升职了。”

“那也是你能顶住的压力。”罗素如释重负地看着北辰影业和晏子。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的。

对于众神之巅来说,小神是入门的最低门槛...在那里,大师们到处走动,碾碎小神的修行者,就像碾碎一只蚂蚁。

因此,她担心她无法保护他们,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想到这,罗素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最后再跟你确认一下。以你现在的实力,去众神之巅是最低级的,会把你的生命置于严重的危险之中。我的实力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未必能保护好你。所以你真的想过吗?你一定要去吗?”

晏子把拳头攥在身边,严肃而威严地说:“在坠落追逐强者的路上,强者哪一天没有坠落?”什么时候没有危险?但是仅仅因为危险,我们会退缩吗?"

北辰英也严肃而威严地盯着罗素:“我们已经决定,即使诸神死去,我们也不会抱怨。”

罗素知道她无法阻止他们。

他们都是成年人,可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我保证,如果我遇到危险,我会尽我所能,尽力救你。”

看到北辰英和晏子要说话,罗素挥了挥手:“但我想你很快就会被我影响的。”

“困扰?”北辰影和晏子异口同声。

“来,边走边聊。”

罗素松开了金属飞机,打开舱门,带头走了进去。

北辰影和晏子紧随其后。

飞机朝着北疆最北端飞走了。

罗素找了个地方坐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也坐下。我想让先知给你看看这个。”

“是什么?”

然而,罗素苦笑着告诉北辰影业和晏子,原来的南宫云烟会将众神之巅的强者驱逐回去!

“好帅!南宫这么帅!”晏子的眼睛闪闪发光。

北辰英也以哥哥为荣。他看着罗素。“你是说那些被赶回众神之巅的修行者会报复我们?”

“咦,摸骨师不对,摸骨师前面那个是”队伍中,有人惊呼道,“这张脸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南宫灵,好久不见,你好吗?”在南宫刘芸的身后,一个人骑着马从队伍中走出来,微笑着和南宫凌打招呼。

而南宫灵,则是少校大人的名字。

此刻的南宫岭已经完全怔了,整个人都迷糊了。

“你是南宫的飞行上校。”少校认出了这个,差点哭了。

要知道,当初南宫神瑜将军率领一千敢死队,也是边防军的核心成员,去冥界救大统领,可是

副队长苦笑了一下:“那时候,就剩我们几个人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的,让这群士兵把武器收起来。”

“是的,这是自然的。”

在少校命令之前,周围的士兵已经放下了武器。

士兵中,叫南宫的人很少。南宫家的人虽然都是从最底层的士兵坐上来的,但是军衔都在快速上升,最差的是少尉军衔。

“沈将军”看见南宫沈煜从队伍中走出来,少校直接跪下喊道:“沈将军,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在士兵面前,这是一个严肃而刻板的少校,但在沈将军面前,他哭成了一个孩子。

南宫沈煜被赵小二搀扶着从马上下来。

他没有理会南宫灵的哭喊,而是径直走到南宫刘芸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小将军,您就在这里休息吧。”

这时已近中午,南宫刘芸看到罗素的小脸被烈日晒红了。“是的。”

南宫神玉也是少将。他对前面的人就像老仆人对自己的小主人一样尊敬。

南宫灵擦了擦眼泪,注意到了马背上的男孩。

五官漂亮,气场强大霸道,嘴唇紧闭薄唇,表情冷漠

“这个人眼熟。”南宫灵喃喃自语。

他看到英雄敢死队,都被小将军包围着,仿佛他是天上的太阳,那么明亮耀眼,都是星星,自发地自愿地围着他转。

“我不知道他是谁。”副队长拍了拍南宫灵的肩膀。

“上校大人,这是谁?连沈将军也对他如此奴颜婢膝。”要知道,就算是大统领也不能让沈将军这样啊。

“你不知道他是谁。”副队长笑了。

“不知道,是谁?我不能对这样神奇的人一无所知。”

"第一次出现在我脑海中的人就是他。"副队长似笑非笑。

“我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南宫绍尔,但他怎么会在这里?真的是这样吗?”

一声激动的叫声响彻天空,响彻整个天空

南宫神玉恭敬地请南宫云烟和罗素下来,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不由得皱着眉头。

南宫灵难以置信。他抓着副队长

“是南宫绍尔。这真是传说中的南宫绍尔。真的是他吗?天啊,摸骨师天啊!摸骨师”

南宫灵激动的呆在原地,有一种无法抑制内心的疯狂激动。

谁是南宫刘芸

他是这里的骄傲

他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多少传奇

当他还年轻的时候,一个红袍少年的形象就深深地扎根在人们的心中

在这片土地上,有多少人把南宫刘芸当成偶像,而现在,偶像就在眼前

南宫灵这次是真的激动了,嘴唇都在抖。,

副队长看到南宫灵兴奋的样子,忍不住嘲笑他:“真是懦夫!”

“呜呜呜,南宫二少,南宫二少”南宫灵没有理会副队长的嘲笑,哭笑不得,眼睛紧紧的跟着南宫云烟。

一看到这,副队长也是苦笑。

想当初他们第一次在黑社会看到南宫云的时候,不激动无礼吗?

它没有说南宫刘芸的伟大事迹。提起副队长,你可以想象一下,东路军会兴奋到什么程度,整个精神世界会兴奋到什么程度。

“至于这样的刺激?”副队长假装不屑。

“呜呜呜,今天终于看到活着的南宫二少了,不过这是活着的南宫二少。”南宫灵不以为然的回嘴。

副队长无言以对:“至少你也是少校,至于这个?”

“少校怎么了?这是一个活生生的南宫绍尔”

“乖,少住南宫二,少住南宫二,走,带你去看看少住南宫二。”副队长抓住心情不好的少校就走了。

“这个,这个,这个不会很好,会不会太打扰他了,我见到他会说什么?哦,上校,请慢点说,我还没想好怎么说话呢。”

可怜的孩子,别说他现在是少校了,就是有一天他到了少将军衔,看到自己的偶像也会一如既往的激动。

罗素的耳朵力量非常敏感,所以副队长罗素与少校的谈话,被抓了个正着。

罗素仍然觉得这很有趣。

她一直以为南宫刘芸的粉丝都是女生,从小女孩到老奶奶都有,但没想到男生会为他这么激动。真的是男女老少赢家通吃。

恐怕在精神世界的历史上只有一个人

作为他的另一半,罗素表达了巨大的压力。

年轻人在士兵面前是一个冷漠严肃的少校,但在南宫云面前,他的白脸是直的,他的耳朵是可疑的,他激动的手在颤抖。

罗素: ""

回头看了一眼南宫刘芸,他看了一眼少年:“这是。”

副队长说:“南宫岭,帝国理工毕业没多久,在东路军工作。”

南宫凌副队长猛的点点头

南宫刘芸看着他,微微皱起眉头,但他没有多说,而是直接问道:“霍峰发生了什么,详细点。”

南宫云的感觉很敏锐。他之所以在路中间歇息,是想从南宫岭的口中知道霍峰城的消息。

南宫灵起初说话结结巴巴,但很快就进入状态,讲述了他所知道的整个霍峰城的故事

p:今天系统有点稀疏。好像章节无法显示,不过应该很快就能修复了~下页掉一张月票~ ~

摸骨师

自从南宫六叔在冥界被强者俘虏后,摸骨师整个凤凰城就陷入了混乱。

我以为军方会再派一个龙凤会的将军。毕竟龙凤族的特长是将军。

然而,摸骨师大家没想到的是,送来的是的袁。

元是家族的掌门人,而家族表面上保持中立,但龙凤家族的人都知道家族与冷家族关系密切。

元来后,开始断绝龙凤会在东路军中的势力。

可惜的是,龙凤氏族虽然因为南宫六爷而焦虑,但并不是他说的就可以砍的,所以双方都僵在那里。

让人非常心寒的是,令狐元安抚龙凤军这件事情没有进展之后,魔帝已经派了另外一个人过来。

这人就是父亲邱

邱爸爸是谁

陛下小时候,这位公公邱就侍候在他身边,可谓是一路支持灵帝登上皇位的老忠仆

邱神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了四位大师

论武力,四大高手的实力,每一个都可以拿出来,曾经有龙凤家族这边的军官看不上眼,出言挑衅。因此,

南宫灵眼中露出一丝伤感:“说话挑衅的是南宫雄。他在那个师傅手下走不了十招。”

“南宫雄”副队长猛的站起来,“南宫雄中校”

“对,就是他。他输了十招。他当时看上去很好,但三天后就去世了。”南宫灵双手握拳,一脸悲愤。“南宫雄就这样死了。”

副队长脸上露出一丝愤怒:“军队互相学习是可恶的,他们拿这么重的手太难了。”

南宫刘芸不仅是龙凤家族的继承人,而且熟悉家族中的将官名单。

这就是为什么他知道宫古。

是一个天生神力,实力很大,前途无量的家庭孩子。

南宫令继续道:“沈将军带着精锐部队离开后,我们群龙无首,公公威逼利诱。当时日子很难过。我们有些人不耐烦了,被邱的岳父逼着开枪。结果都输了,死了。”

南宫云烟神色一动不动,脸色依旧,但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生气了。

罗素用细长的关节握住了南宫刘芸的手。

“以后?”南宫云平静地问道。

“有一个打着督军旗号横行的公公,有令狐元帅的默许。我们这边,大元帅不见了,将军带人深入敌后。当时军衔最高的是年轻的南宫陵将军。”

南宫云烟点点头。

“南宫令大人传话回京师和军部,但”南宫令严肃地看着从南宫流出的云彩。“但是石头沉进了海里。后来过了很久,你父亲,军部大统领南宫陌园答道。”

“嗯”南宫云烟眼睛微皱。

“情况变了,随它去吧。”南宫岭说这话的时候,义愤填膺。“当时得到回复后,我们都快哭了。什么情况变了?你放手,你公公分明是收我们东路军。怎么能让他收?”

“不过南宫令大人得到消息后说,摸骨师大统领一定是在帝都闯祸了,摸骨师我们龙凤家的情况一定不好,不然也不会无法收拾邱公一伙。”南宫灵定睛看着南宫云烟,“如果只是这样,那只是”

罗素眉毛一跳,还有更糟糕的事情

果然,南宫岭咬紧牙关:“在东路军,中高级军官都是龙凤,低级军官大多是龙凤。然而秋公公一次次换血,罗网之罪压制了我们。他一次又一次改变我们的血统后,我们龙凤军官的比例现在还不到百分之五十。”

“恐怕再过几个月,我们的50%就会变成40%和30%。最后,这支军队将被称为丘家军,而不是龙凤军。”

帝都龙凤门不备份,霍峰龙凤将军门群龙无首

“那些被拉下水的军官的生活怎么办?”南宫云淡薄的嘴唇被压成一条白线,那双深邃而美丽的眼睛深邃而深邃,散发着一丝寒意。

说到这,南宫灵握紧拳头:“我们都偷偷打听过这个。他们都被关起来了,脾气倔强,无力支撑刑具,但大部分还是被关在监狱里,吊死。”

“但很快,他们也会死。”南宫灵双眼赤红,眼眶湿润。“太尉公公早已拿住了罪名,明日午时便要斩了。”

“收费多少?”南宫云是一个缓慢的声音,但是握着他手掌的罗素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散发着寒气。

“与敌人合作背叛国家”南宫灵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悲伤和绝望。“说我们龙凤军将领与敌人合作背叛国家,真是可笑。”

"如果犯下这种罪行,它将从边境辐射到帝都."罗素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到时候整个龙凤家族都要连根拔起算了。”

罗素终于明白为什么南宫岭口中的四大宗师会出现在东路军中了。

罗素一直都是一种心态,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深深地看着南宫云。

她不担心他,因为他是万能的南宫云。

蒲大帅,怎么到了魔帝,他用自己的力量把这两个人扭转过来,让他们互相坑。现在,灵帝竟然向龙凤家族伸出了手

不管灵帝有多强大,一旦他的对手是南宫刘芸罗素,他就会向灵帝表示深切的同情。

南宫刘芸看着太阳说:“我们马上离开霍峰吧。”

他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南宫灵不解:“邵将军,你要去霍峰救他们。”

南宫刘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怎么样?”

“不行,”南宫灵大声说。今龙凤军衰,太傅邱占了上风。其他军官都是如此无情。如果他知道你回来了,你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南宫灵立刻跪在南宫刘芸面前:“叫少将立即掉头回京。”

他身后的那群人也跪下:“叫将军掉头马上去北京。”

南宫飞和南宫申玉心此刻极其复杂。

一方面,摸骨师在凤凰火城的现状下,摸骨师他们不敢拿自己的小将领冒险。

另一方面,在邵将军的英明建议下,也许我们可以创造奇迹,拯救凤凰城于危难之中。

正当他们因为纠缠而不出声的时候,南宫刘芸的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冷笑:“走吧”

他骑着马飞行。

罗素走到他身边。

南宫一飞,就看着南宫灵的懊恼和担心,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我们年轻的将军什么时候失败的?”

“可是今天的风城”南宫灵急得跺脚。

南宫一飞就笑着说:“如今的霍峰城,整个妖界就有五十万蒲大帅和魔帝。这两个人都是我们年轻的将军们玩的,何况小太监邱,家的迂腐朽木也。”

蒲大帅魔帝被邵将军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张灵的第二个和尚不解。

很快,凤凰火城出现在大家面前。

望着吴所在的塔不远处,面对着两边无尽的城墙,他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我回来了。我终于从冥界回来了。

刚刚进入精神世界,久违的灵气扑面而来,让罗素身心舒坦。

因此,罗素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恶魔军队突袭了每个人,并为战斗做好了准备."

主席台上,一声惊呼大声响起

同时

呜呜呜呜~ ~

战斗的号角瞬间响彻整个天空

主席台上,黑人压着头出现,庄严威严

气氛突然变得严肃和紧张

南宫灵看到刷上来的弩,顿时吓了一跳,脸色苍白

他不能想太多,于是迅速向前骑去,跑到队伍前面,对着塔喊:“住手,住手,都住手。是我们的回归,不是妖军的进攻。”

在主席台上,旋转的南宫岳少校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定定眼睛说:“喂,真的是你自己人,是南宫岭。”

南宫岭少校的轮岗有两个领导,一个是南宫岳,一个是金泽成。

怀疑的声音是金泽成。

“对,对,是南宫岭,第五营的队长。他带队巡逻,正常返回。”南宫月笑道:

“错了”金泽成看着下面那群人,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前面那群人都骑着马的马,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马的疾风。”

金泽成冷冷的盯着南宫月。“南宫灵随妖界疾风归来。啧啧,你们南宫家真有意思。是因为明天的收费不够,赶紧凑。”

南宫月的心猛地一沉

他仔细地看着坐骑

金泽成说得对。那些小马真是阴间的疾风。这可是大事。

南宫灵见主席台上没有动静,大声喊道:“快开门,让我们进去。我们都是自己人。”

“我们自己人”金泽成冷笑道。“南宫灵,你不会叛变吧?”

然而,刹那间,四周一片寂静

摸骨师

没人敢说一句话。

因为这个指责,摸骨师太严重了

南宫令顿时大怒:“金泽成,摸骨师你胡说八道,与敌勾结。这是正常的巡逻归来。”

“正常巡逻回来的南宫岭少校,你身边这群骑着疾风驹的人不是妖男吗?你带他们进城想干什么?”金泽成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南宫岭。

南宫灵的心直往下沉

“给我一支箭当冥界的敌人攻击,”金泽成直接命令道

金泽成不姓南宫,不是龙凤族人,但平时大家也是兄弟,现在却是出乎意料

“金泽变成了你,”南宫月亮咬咬牙。"每个人都呆在原地,不准射箭。"

“给我一支箭。”

“没有箭头”

金泽成下令撤出南宫明月,双方都下定了决心

“南宫明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在帮别人引狼入室”

“金泽成,别问原因,别问原因,直接按罪名开枪,你什么时候投靠邱公公的?”

“呵呵,什么投靠邱公公不投靠邱公公,现在整个凤凰城以令狐元帅和邱公公为主,我只是顺着上面的想法,和那些知时势而来的人争夺,并为我射箭罢了。”

“没有箭头”

“南宫月试图把妖军进城,罪行是真的。替我逮捕他。”金泽成直接下令逮捕南宫月。

“金泽变成了你”

“迎头赶上”

金泽成和他的人以及南宫岳的人互相拔剑,气氛紧张

罗素看了看情况,暗暗摇头。

幸好南宫刘芸在魔界军中挖了一个洞,让溥守卫者和魔帝互相厮杀,互相消耗。否则,以霍峰市的现状,它将处于危险之中。

“你在干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金泽成和南宫岳身后响起。

“穆少将军”南宫明月心一沉。

这位穆将军以前只是个少校,但当邱公公过来时,他以疯狂的速度跳了起来。在仅仅一年的时间里,他已经少做了将军

而且,他爬得这么快的原因,所有的功德都来自于,他一直在拆装拉龙凤氏族这边的军官。

可以说,这位穆少将军就是在公公邱身边摇尾巴的狗。

但我不得不承认,穆少将军现在做的很好。

他穿着制服,嘴上留着小胡子,长着尖鼻子、猴脸和刻薄的脸,乍一看这不是一张好脸。

穆少将军冷冷地盯着南宫明月,问金泽成:“怎么回事?”

这位穆少将军就是金泽成的背景。

金泽成指着南宫月大声指责,然后指着城墙外的一群人大声说:“你看,那是妖界的高风驹,那群人就是妖界。”

穆少将军的视线向下望去。

“你说这个将军是妖。”一匹疾风的小马慢慢地走了上来,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墙上所有的人。

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南宫沈煜将军

在他身后,南宫一飞,赵小二敢死队的成员都一脸肃杀和严肃,昂首挺胸地站在沈煜将军身后。南宫神玉将军怎么会是他

一开始他是个小专业,摸骨师而南宫神宇是他老板的老板的老板

南宫神玉没回来吗?他不是说他和1000个刺客一起死了吗?这话是邱公公说的。我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这个龙凤君官,摸骨师抑之抑之,诬陷之诬陷,囚禁之囚已经被折叠了将近一半。南宫神玉回来会对大局有影响吗?

肯定会有影响

因为刺客队伍是南宫神玉亲自指挥的,而南宫神玉又不在这里,邱红功面对的是刺客队伍,这些人也不知道在哪里。

因此

“去通知秋公公。”穆少将军压低声音,迅速交待了跟随他的士兵。

士兵转身跑得很快。

但此刻,穆少将军盯着墙下的那群人,脑子里飞快地运转着。

他在想,如果下令射箭,杀死这些人的几率有多高

不管你能杀多少,反正邱的岳父和龙凤军有一场战争

想到这,穆少将军冷笑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穆和明你不认沈将军,但你有狗的胆量。”南宫副队长坐飞机的时候好气。

“你们这些黑社会的人,就当是被你们杀了,给我射箭的沈将军吧。”穆少将军挥了挥手

南宫飞差点吐血

他们的刺客和敢死队,共1000人,深入敌后,在黑社会里杀了那么多高级将领,成绩斐然。只有20多人活着。回到精神世界后,等待他们的不是赞美,而是屠刀和箭弩

“拍”

穆少将军下令。

然而,士兵们没有动。

“开枪打我”

穆少将军又下了命令。

然而,士兵们没有动

穆少将军觉得不对劲。他转过头,盯着那群举着弩的士兵:“你们都想死吗?”

士兵们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一动也不动。

“哈哈哈,穆有明,你以为你接管了我的士兵,这些士兵会听你的吗?太可笑了。”我一飞回来,南宫就盯着士兵们。“我一飞回来,南宫将军沈煜就回来了。还有,我们南宫邵将军回来了。现在我命令你打开城门。”

南宫邵将军

在精神世界里,在龙凤军里,在南宫邵的将军职位不在少数,但这个头衔只属于一个人,那人就是

主席台上的士兵低头一看,看到人群中一个惊人的身影。

“我见过南宫邵将军的形象,好像是他。”

“真的是南宫少将军不会错吗?”

“费上校自己说的,还是有错误。”

“南宫少将军”

当时,士兵们都很兴奋

穆少将突然感觉好多了。

光是“南宫少将军”这五个字,就让这些士兵蠢蠢欲动,试图脱离他的控制。还不错

“啪”穆少将军手里一鞭,“你想死,就继续跟我说。”

被这一鞭甩得,主席台顿时鸦雀无声。

何塞少将认出它是南宫云。虽然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真面目,但那种强大的气场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因为得到认可,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塔外的南宫将军

迪迪·迪迪

摸骨师

穆少将军的通讯器响了。,

他抓住它,摸骨师看着它

果然

邱公公也是这么想的。

南宫刘芸必须死

穆少将军向左右使眼色。

左右两边的人突然明白了,摸骨师于是

他们在一瞬间,手中的匕首开始掉落,直接杀死了弩床边上的四个人

在弩床上,箭已经准备好了

乔斯少将的手下把风琴压在弩床上

王心凌

许多箭像疾风一样射向城墙下的人群

弩床

这是龙凤家做的军用弩床。每发子弹都有成千上万支箭

目前的流程已经连续改进到十轮

也就是说,随着弩床的箭出来,在短短的三秒钟内,一万支箭燃起了火焰

手下的人,敢死队加上罗素和南宫刘芸都是二十多人,南宫岭手下有一百人

面对这个咄咄逼人的晴天霹雳,许多人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

“不,”南宫灵喊道,他下意识地冲到南宫云面前

他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站在南宫邵将军面前

但此刻,罗素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看来南宫岭没有夸大其词,霍峰市的情况真的很乱。我岳父邱已经在打仗了。

墙上,穆有明和金泽成脸上都露出了满意和满意的笑容。

这只是杀了南宫神玉,却杀了南宫刘芸,这是龙凤家族的继承人。这个功劳太大太大了。邱公公高兴了,他们的军衔又可以升了。

城墙下,南宫岭的手下露出绝望的眼神。他们死了,这次他们真的死了

“我观察的还不够。”罗素笑着看了看南宫云。“不拍,大家都成刺猬了。”

她知道这个高塔能挡住大部分人,却挡不住南宫云。

事实上,在少将·穆出现的第二秒钟,南宫云烟可以杀死他,但他没有。他一直在观察

要让他死,先让他疯。

穆是个疯子,他注定要死。

成千上万的箭像飞蝗一样齐鸣,气势汹汹地飞来

有人笑,有人哭,有人不知所措

在这一刻,

突然地

这几万支箭,其实并没有动。

不仅箭头没动,连整个空都没动

穆少将军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他揉了揉眼睛,发现箭还立在离南宫云三米的地方,却无法前进

“怎么了?”穆少将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恐

成千上万支箭聚集在一起。

怎么可能

更让他害怕的是,这一万支箭,在下一刻,突然,变成了尘土,散落在地上。

甚至箭的锋利金属也变成了灰尘。

穆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但此刻,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个骑在疾风小马上的绝世少年,看起来很酷,没有波浪,但他的外表绝对漂亮。

只是把万剑变成了尘土。是他干的吗?是南宫邵将军干的吗

他是什么样的实力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那绝色的容颜微微扬起了下颌,完美的线条和眼睛

那绝色的外表,摸骨师微微上扬的下巴,摸骨师完美的线条,还有那双眼睛——

深邃而冰冷的眼睛像万世邪王,盯着塔上的人。

在主席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所有的士兵,包括金泽成甚至慕。

那种眼神,那种霸气,那种傲慢,那种...可怕!

金泽成只感觉到一只眼睛,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具尸体...

他后退了一步。

突然!

他捂着胸口!

好痛...好痛!

金泽成死死捂住左胸,原本躲避的视线又回到南宫云烟身上。

他绝望地瞥了一眼。

“怎么了?”穆少将首先回过神来,盯着金泽成。

“少...小将军...紧的...紧的...走吧……”金泽成一句话也没说,嘴里流出了一丝鲜血。

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同时往下流。

“你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吗?

少将目不转睛地盯着金泽成:“谁...谁伤害了你?”

金泽站在他面前。穆知道没有人伤害他,也没有人走近他,但他突然开始吐血。怎么回事?

“南方...宫殿...流动...云……”金泽成从他嘴里说出这四个字。

仿佛这四个字,带着神秘的咒语,说了这四个字之后,他的身体挥了挥手,慢慢向后倒去...

他身后是高墙。

华-

金泽成的身体倒了下来...

没有!穆少将伸手扶住金泽成的身体,但是他的手明明被抓住了,却猛的松开了...

我只能看着金泽成的尸体像沙袋一样从塔上掉下来。

嘣!

发出重物落地的声音。

所有人都盯着何塞·少将!

他明明已经抓住了金泽成,为什么要放手?如果他不放手,金泽成可能不会死!

当所有人都用谴责的目光盯着木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木苍白而可怕。

穆少将从金泽成背上伸出手,此刻,正捂着他的左胸。

就像之前的金泽成一样。

他脸色苍白,嘴唇苍白。他的眼睛,在双一一向凶狠暴戾,现在仿佛看到了我一生中最恐怖的东西,盯着南宫云!

“嗯——”

乔斯少将吞下了一些坚硬的东西。

但是很快,液体又上来了。

“嗯!”

少将荷西又用力咽了口唾沫!

但是很快!

“噗——”

穆张开嘴,吐出大量鲜血!

浪花落在塔上,落在城墙下。

在他面前是一束鲜红的血雾,这是在这个地方,红色的污渍。

可怜的穆少将被自己身上的血雾笼罩着。

穆少将喷出一大口血,好不容易才把沸腾的血憋在胸口。他盯着南宫云,盯着它!

“是你!”他咬紧牙关。

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穆的血把他洁白的牙齿染成了红色。

南宫云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冷邪宁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噗!

少将荷西又吐了一口血。血一出来,他的身体就踉跄了一下,几乎站不起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

“大元!摸骨师”/

但还没来得及和大元说话,摸骨师大元就忍不住了,陷入了深度昏迷。

第戎药剂师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直到现在才平静下来。

没等说话,荣药师已经冲上去,抓住大元的右手把脉。

他被脉搏的结果震惊了!

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盯着大元,给了罗素一个不可思议的转身,然后跑到大元的左边,抓住他的左手继续把脉!

人们的视线都在紧紧盯着第戎药剂师!

荣药师是村里唯一的炼药师。平日里村民们都很信任他,绝对相信他的话。

“第戎药剂师,好吗?大元怎么样?”

“大元真的治好了吗?”

“其实大元只是表面缝合。其实里面还没有愈合?”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第戎药剂师。

面对四周热切的目光,荣药师回过头来,看似平静地看着,却难以掩饰眼中的激动:“你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原本一分为二的大元,只用几根针,不用缝合,就能拼接在一起,而且只有针尾在颤抖?

还有!

对第戎药师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大元的身体原本是由经脉、血管、肉身分裂而成的,全部都是连在一起的!

所有人都订婚了!

即使是最小的血管也能无缝连接。

就像没被劈开过一样!

因为第戎药师发现大元体内的经脉完全畅通,没有丝毫阻塞...这种医术连神仙都做不到?

但是,目前来看,漂亮如花的小姑娘做到了。

“苏姑娘,谢谢你!谢谢谢谢你救了我们全家!”老人激动得脸都发抖了。

现在-

随着第戎药剂师的话,罗素的所有目光都变了!

大元是受伤最严重的。他是可以治愈的。别人呢?

要知道,祠堂里死了三十多人,身边的人可想而知。

剩下的受伤家庭好像都抓到了海里最后的浮萍!

“苏小姐,救命!”

“苏姑娘救救我们伟大的老虎!他的胳膊被割破了,血流成河,他会流血而死的!”

“苏姑娘,帮帮我们家石头吧!他的头被白狼抓住了,半个脑袋都没了!”

“苏小姐!”

“苏姑娘……”

村民们跪着,一边磕头一边哀求。

其实我觉得是他们的亲人躺在床上,是他们的至亲在生死关头。现在突然一个仙女可以治疗自己爱的人了。她怎么能放弃呢?尽力了就得跪着治疗。

罗素用这种恳求的声音叹了口气,对春月说:“做个记号,按照抽签顺序来对待它。”

“嘿。”春月笑了笑,赶紧准备了三十二张纸,是从上面的黄心芽纸来的,不能通过灵气来正名里面的字迹,这样才公平。

共有32名家庭成员前来抽签。零符号

“哇!摸骨师我是第五个!摸骨师”

“我是第七个!”

“我的家...20号……”

抽签,自然有喜怒哀乐,有开心的,有伤心的,牌子前面很开心,后面是伤心和苦笑。

但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师傅,第一个牌子来了。”春月给第一个病人带来了罗素。

1号病人是个小男孩,但是12、13岁的时候,眼睛黑白分明。

他的胸部被割了一个很深的口子,他的皮肤被翻转,他的心、肝、脾和胃都暴露在外,他的肉血肉模糊...

但即使伤得那么深,少爷的眼睛依然清澈如溪,晶莹剔透。

春月岳夏在男孩身边。

没有罗素的命令,年轻的身体里的血液是清澈干净的。

苏雅点点头,六根妙影针扎在一起。

青少年的伤害对其他人来说非常严重,但在罗素看来,他们是普通人。

更何况十八大洲的从业者,罗素,比中部大陆的从业者要好治得多。

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男孩可怕的伤势已经被罗素治愈。

“下一个。”罗素的声音微弱,但沉稳有力,给人一种巍峨山峰般的安全感。

“这里,这里。”签了2号的家属只是看了一眼,回过神来,赶紧叫罗素过来。

看着罗素离开,这个从未昏迷过的年轻人眼里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

虽然他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甚至一句话也没说,但罗素的所作所为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小男孩将来会如何帮助罗素...

就连罗素也没有发现青少年被激活的能力...

接下来是第二,第三,第四...

一个接一个,垂死的村民被罗素救了。

原本充满绝望和悲伤的祠堂,现在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本来是一连串压抑的伤心啜泣,现在村民脸上都是笑容,也不能说是笑得太多太多。

看着这些笑脸,罗素的眼神逐渐软化,嘴角微微上扬。

一次性救治这些垂死的村民,对罗素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但幸运的是,身边有南宫云烟,为她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和精神补充,所以罗素能够坚持下来。

过了很久,最后一个村民才被罗素救了出来。

罗素抬头看着窗外。

清晨,橙色的晨曦把天空染成红色,是一种火红的颜色,给人一种希望和光明的感觉。

“今天是晴天。”罗素笑了。

罗素忙了一夜,一夜没睡,一夜忙于治疗。她的精神力量和精神一次次透支。罗素的脸色极其苍白,但她的眼睛却前所未有的明亮。

南宫云烟伸手抚摸着罗素苍白的脸,一丝爱意出现在他的眼中。

罗素抬起他的小脸,清澈的眼睛里带着微笑:“我昨晚很忙,攒了这么多年的钱。刚才看到第一个黎明的时候,我有点感慨。”

Ps:求月票~ ~ ~

东风几人用一种神一样的眼神盯着罗素。

昨天她在dzogchen升了六星高军衔,摸骨师有了新的认识?这还是人吗?请问这还是人吗?!摸骨师

罗素对南宫刘芸笑了笑:“救人一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见好人总会有好报的,你说呢?”

南宫云烟没好气的揉揉罗素的小脑袋,叹了口气。

这个女生怕他怪村民?

此刻,所有的村民都非常感激罗素。

村长大人带头为罗素跪下。

村民们笨手笨脚的。他们不知道如何感谢罗素。他们都兴奋地看着罗素,说了声谢谢。

稍微聪明一点的村民已经跑回家,把自己的东西送到了罗素。

一篮一篮地递给罗素。

“格蕾丝,这是今年刚下来的菜。不要抛弃它……”

“恩公,这是今年秋天刚晒干的干货。我给你加一道菜……”

“恩公,这是我家养的三角白羊。这是一道营养丰富的炖菜。你必须接受它……”

……

一瞬间,罗素成了莫家村最受欢迎的客人。

罗素不想接受,但是这些家庭放下东西就跑,但是他们抓不住。

春月无奈地看着罗素:“师傅,这些东西是回不去了……”

村长笑吟吟地看着罗素,说道:“苏小姐,这是村民们的愿望。请接受他们,让他们表达谢意。"

罗素别无选择,只能让春月接受。

然后,罗素问了村长昨晚的具体情况。

村长叹了口气说:“说也奇怪,白狼曾经出现在村子附近,但是因为祖先和白狼头有约定,白狼一直没有进村。”

“但是昨晚的白狼疯了。他们跟自己打,追着跑,在村子里横冲直撞,最后在里面展开了殊死的战斗。村里这些青壮年都是意外受伤的。”

“唉,不知道这些白狼怎么就突然变成那样了,跟精神错乱一样。”村长的眼里满是疑惑。

罗素默默地看了一眼南风。

南风嘿嘿一笑,摸摸他的后脑勺。

昨晚那些白狼被吓跑的时候,他并没有加太多恐吓。谁知道这个大陆上的魔兽这么害怕,直接被吓得精神错乱,自相残杀?

按照罗素的原计划,他们在村长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就离开了。

但是现在病人这么多,她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

关于罗素和他的政党住在哪里...

莫家村的村民讨论得最热烈。

“自然是住在我家!我家是最宽敞的!”罗素治疗的一个家庭首先说。

“你家又宽敞又宽敞,可你老婆不喜欢这么干净,你家乱七八糟的。怎么能为恩公而活?太可笑了。根据我的说法,我应该住在我的房子里。老婆爱干净!”另一个村民站起来先说。

看到大家都打得那么凶,莫叔叔只好站起来。

“你宽敞又干净?恩公又不认识你了!摸骨师”老人激动地站起来,摸骨师“别争了!恩公既然是我带回来的,我自然住我家!”

村民们渴望带罗素回家,用最大的热情招待她,以表达他们最深切的感谢。

村长想抢,但看到莫叔叔坚决的态度,他只能停止思考。

这时候有村民看到抓不到,就小声说:“他们队里有六个人,还是让他们分散到六个,这样就能好好对待了?”

莫叔叔的老人愤怒地冷笑道:“苏小姐和南宫大师怎么能分开?另外四个是照顾他们的服务员。怎么才能分开?你觉得报恩是好事,但不要弄巧成拙。”

他们都很无奈,只好接受了住在莫叔叔家的事实。

最后,莫叔叔得意洋洋地把罗素和他们带了回来。

然而,其他村民并没有停止报恩。

众人见苏小姐的丫鬟收了山货,都开始思索,暗暗交流道:“据说苏小姐很喜欢那些干山货,晚上多吃一碗饭。”

“真的吗?然后吃完早饭,我们就把手里的山货凑在一起,看能凑多少,全部带给苏小姐。”

“是啊,莫小珊家给了苏小姐白棉花月草,苏小姐夸说要多少有多少。”

“白棉花草?去年在山林打猎的时候,看到山那边有一大丛白色的月草!还是,吃完早饭,我们碰碰运气?”

“早餐后你还在等什么?出去走走,马上离开。”

村民们诚实而真诚,他们从罗素那里得到了如此多的帮助,以至于他们很难回报他们所想的。他们希望把他们的心交给罗素,所以当他们听说山上有罗素需要的东西时,他们都疯了,像疯了一样跑到山上。

当春月把这件事当作笑话告诉罗素时,罗素感到很欣慰,也有点感动。

因为她发现莫家村的人真的很穷很穷...

然而,他们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拥有了保山。

因为到了早上,春月整理村民送来的东西时,发现里面有一些草药,就拿给罗素看。

当罗素看到白色棉月草混杂在他猎物的皮毛上时,他感到非常惊讶。

要知道,白面月草是炼制灵修丹的主要药材,而罗素需要炼制大量的灵修丹。

要知道,罗素每次使用奇妙的影针救人,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但并不总是需要身边的南宫云来帮助她恢复,所以罗素要做好精神恢复的准备。

准备多少?当然,越多越好。

但是羊草是稀有的草本植物,即使在大陆中部,利用炼药师公会的资源在罗素采集到的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因此,当罗素看到猎物皮毛上的羊草时,他会非常兴奋。

当村民们知道罗素需要白色的月亮草时,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向山里跑去。

羊草的生长没有特定的环境,也没有特别的要求,所以在寻找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去碰碰运气。

不得不说,摸骨师罗素是莫家村的幸运星。

罗素的莫家村也是如此。

罗素正要给春月的村长打电话,摸骨师这时村长自动自发地走了过来。

罗素淡淡的笑着说:“村长来得正好,我正好有事要问。”

“苏姑娘想知道吗?我必须知道一切。”村长对罗素充满了感激,态度极其恭敬。

“莫家村好像很穷?”罗素的语言很犀利。

村长苦笑连连:“苏小姐见过?莫家村确实是又穷又穷,因为出山的路太难走,所以往往几个月去一次村是不可能的,严重与外界脱节。”

“这个村子靠什么生活?”罗素和村长聊天。

村长苦笑着说:“外面的山货山庄一年进山一次。蘑菇、腊肉、皮毛、魔兽骨都会按批发价收,但是价格不高。”

罗素看到了村民们带来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它位于哈默雪山的深处,有着丰富的灵气。无论是山珍还是香菇,这些土特产的质量都很高,堪称上品。按道理,村子应该没那么穷。

“什么价格?”罗素好奇地问道。

“一块绿色水晶和一块完整的魔兽培根;一颗绿水晶100斤香菇干;一颗绿水晶,十件魔兽毛皮;一颗绿色的水晶……”村长苦笑了一下。“这个价格不是很高吗?”

罗素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村长...

岳夏,罗素周围的春天的月亮,也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光看着村长...

时间静了一会儿,空气好像凝结了。

“这是...有问题吗?”罗素他们的反应太大了,以至于一向冷静的村长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这是问题吗?当然有问题!

“难道大爷会被赶出村子?他没有和外界联系?连他都不知道外面的价格?”罗素不解的问道。

村长说:“莫叔叔出村的时候,也和山下的部落有联系。从部落走到城市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些价格在市里会翻倍吗?”

村长不是唯一来过这里的人。他也跟着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因此,此刻每个人都在有序地看着罗素。

”罗素用极其怜悯和同情的目光看着村长...价格翻倍了?你以为价格只涨了一倍?”

“那,是不是翻倍了?”这个简单的村庄又旧又弱。

“你以为只有翻倍吗?”罗素无助地看着他们。

“那个……”他们都期待着看罗素。

罗素没有说出来。说话的是春月和岳夏。

他们虽然住在中部大陆,但出门前都受过突击训练,也知道十八大洲的物价。

所以春月很轻松的报了单价:“村里的超级皮草就那么大,起步价至少100绿水晶。”

“这些蘑菇和山也是特级的。十个绿水晶,一斤也是起价,但一定不能有价格。出来就被抢空”

“这些腊肉和腊肉也是特级的,所以价格比蘑菇高。”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