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美狮贵贵会(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风流医少(1/99)

美狮贵贵会(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哥哥,风流医少风流医少保重......”林思对楚三充满同情。

楚三:“…”他这次出门犯了什么恶?为什么他遇到的特别的东西都是烂桃花,风流医少风流医少而且是最烂的?

正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许立从半空掉了下来空落在甲板上。

碰巧...

她摔倒了,真是太巧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当她把它砸下来的时候,她去了万!

万已经不多了。许立坐在万的肩膀上,把头夹在两腿之间,和万一起倒在地上。

“咳咳!”陶万文被抓了,差点喘不过气来!

然而许立根本不理她,而是快步跑向许晴:“哥哥!兄弟!你好吗你还好吗?!"

其实现在一看许晴,许立的眼泪一滴滴流下来。

最爱她的哥哥,此刻浑身是伤,衣服上全是血,有斑驳的血迹,衣服上几乎没有一块布是干净的。

许立之前有罗素给的药膏,正要给徐青治疗,结果-

陶家终于回心转意。

“是许立!哈哈哈,是徐的掌上明珠!”陶少激动坏了!

“找个地方去真的没什么麻烦。许晴和许家的许立,明年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杀了我吧!”陶少吩咐!

船上的侍卫都是陶家人,自然听从陶少的吩咐。

于是,一群人都集合起来,围住了两兄弟姐妹。

许立眼中流露出一丝懊恼!

许晴一把抓住许立,心里一阵疼痛:“傻丫头,你怎么了?你不是来送死的吗?”

许立斩钉截铁地说:“哥哥落入敌人手中是为了救我。我可以去袖手旁观看吗?即使我死了,我也会和你一起死。只是...只有这样,我才会失信于苏小姐。我只能报答苏小姐一辈子。”

“苏小姐?”许晴惊呼。

是苏小姐叫他来无名船上找妹妹的。

“苏姑娘?哪个苏姑娘?穿鹅黄色裙子的苏姑娘呢?”

原本呆在外面的纯楚三人看戏,这时却坐不住了,他连忙问道。

许立转头看着楚三:“你是谁?你也是陶佳吗?”

其实许立只是听到了楚平和万的三段对话,但她只听了一半,所以并没有听明白。

“他当然是我们陶家的,他是我未来的姐夫!”陶文琪大声说道。

“文琪!”陶万文羞红了脸。

楚三元本来可以不理会这件事,可是现在,陶家既然这么想拉他去陶家阵营,他又怎么能为所欲为呢?

楚三淡淡地笑了笑,走到许立面前,冲她笑了笑:“陶佳的穷人家与我无关。如果一定要我帮忙,那我就帮你建立家庭。”

陶家,穷家?

听到这话,陶家几乎和楚三一样红!

但是,他们都知道楚三修是个恐怖分子,没有人敢反驳他。

陶万文差点吐血。

他真的对她没有感觉吗?不,不是。他只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她。

“你,风流医少你怎么知道的?”大头兵们都看着罗素。

“因为我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风流医少不过,我听说你们军营里有一百多位中国大神和五十位大神。他们在哪里?”罗素轻笑着问。

“你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

“知道太多人会被灭口吗?”罗素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活命,就带路吧。”

大头兵心里暗暗想,这两个人竟敢挑衅最强的君王,真是要命。要知道,那个神秘的影子大人就在那里!

想到这,大头兵们心中暗喜:“好吧,我带你去,但我可以警告你,他们很强大。如果你想激怒他们,你会死的!”

罗素点点头。“我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大头兵心里暗暗冷笑,敢惹一群最惹不起的人。这两个人真是活腻了!

要知道,现在刺刀大军的实力,无论是都城,都足以碾压整个精神世界!

既然他们要死了,为什么不帮助他们呢?

想到这,大头兵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说:“好,我带你去。”

他确实拿走了。

走了差不多一杯茶,一个宽敞的营地出现在罗素和南宫刘芸面前。

营地高约10米,长约100米。它被厚厚的白布紧紧地包围着,看起来很结实!

“就在这里。”大头兵诡异的笑了。突然,他猛的往前冲,试图引起里面人的注意!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冲上前去的那一刻,原本透明的屏障变成了一个实体,变成了最坚硬的密封墙!

砰!

大头兵一脑门撞!

血雾从他的额头涌出,血雾散开了...

看着死去的大战士,罗素摇了摇头。她不想要他的命,但他想要一个闹钟。该怪谁?

罗素拿出一瓶药,在大头士兵身上洒了几滴。很快,一团血红色的雾气从大头士兵身上冒了出来,雪——

然而,几秒钟后,这个大头士兵的身体变成了一团血。最后,血变成了黄色的水,水蒸发了...消失在空气中。

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一分钟。

解决了这个大头兵之后,罗素和南宫刘芸聪明如狸猫,下一刻已经进营了。

营地内有石床,每张床上躺着一个魁梧的男人。

此刻,他们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这时,南宫刘芸突然给了罗素一个暗示:“来。”

罗素心中一动,然后定定地看着,她已经和南宫云烟齐琦站在阴影的角落里。

南宫云的黑袍在黑夜里并不出现,还有一层隐身术,所以影子大人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影子大人有一个小徒弟陪着,小徒弟对影子大人很奴性,很谄媚。

苏晴眸一看,发现这个人是见过的。

当她和二王子发生冲突时,这个男人站在塔上,从另一边看着大火。

那一袭鲜黄色的绣袍,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王子的尊重。

所以罗素一眼就认出他是修罗的大王子。

此刻的大皇子,风流医少却没有人在之前这么拎过,风流医少他手中拿着一个红木托盘,托盘里装着一个白玉瓷碗。

碗是透明和白色的。

走在前面的影子大人穿着宽大的黑袍,黑边几乎挡住了他的整个脸,所以他看不见自己的脸。

他裸露的皮肤像橘皮一样皱眉,一次看都不会看两次。

罗素的眼睛眯了起来,她看到一管针剂在影子大人的手里。她从白玉瓷碗里抽了一管后,开始注射那些躺在床上的铜尸。

一管注射液可以应付十个人,所以做一系列注射不需要太多时间。

注射了一百个强壮的人后,大家都闭上眼睛,睡得很香。

所有注射完毕后,影大人转身离开。他没有注意到营地阴影角落里有两个人的存在。

影子大人走后,罗素和南宫刘芸悄悄上前。

刚才好险,要不是南宫云的气味掩盖了罗素的气味,她早就被轻易发现了。

罗素偷偷溜到门口,看见影子大人走开了。她笑着跑回来,对南宫刘芸说:“我看见他进了另一个营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把那些铜尸注射到大神体内。”

毕竟南宫刘芸不是炼药师,所以他轻声问道:“这是什么针剂?”

罗素抓住了中国一具铜制尸体的手。短暂的诊断过后,他的嘴角摸了一个淡淡的弧度:“没想到这个影子大人的手段升级了。”

“哦?”南宫云轻眉。

罗素哼了一声:“这是一种增强体质的特殊药物。连续打了一个月,身体会爆发出超出自己境界的力量,但对寿命不利,非常有杀伤力。”

南宫云烟点点头。

罗素说:“然而,当这些青铜尸体被制成时,它们已经被确定为战争武器。战争结束后,它们就没用了,那么寿命不受损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这对精神世界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麻烦。”罗素看着南宫的流云,神色极其严肃凝重地说道:“如果我们今天不找到他们,阻止他们,一个月后,这些神中域的青铜尸体就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大境界的力量!那会有多可怕?!"

罗素只要一想到百年大神中的强者会爆发出一百年大神中强者的力量,头皮就发麻!

罗素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些都是中国的青铜尸,那边大神里面也有青铜尸。他们爆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实力?超神?”

想到这,罗素的手颤抖了!

这些青铜尸体,无知无识,即使受伤也不会受伤,除非拆成零件,否则不会降低战斗力。

南宫刘芸的绝世玉面上,有一抹深邃:“原来这是修罗皇帝的倚仗。”

罗素严肃而威严地说:“不是吗?要不是今天的拜访,我们早就看到这些药剂被注射进去了,而我们当时得到的信息也就只能是神境强者一百,大神境强者二十。如果对付这种战力,那就真的会发生!”

风流医少

南宫刘芸滚烫的手揉着罗素的小脑袋:“我的女孩真了不起。”

罗素有点骄傲,风流医少有点骄傲,风流医少也有点害羞。

她在很多方面也很强,但是她不可能比南宫云更强,但是在炼药师方面,她可以骄傲的露出自己的小胸脯,而且她还是很强的!

受到南宫流云的称赞,罗素的心像一只鸡血,他充满了活力:“我们先不谈这个房间里的铜尸,我们先把它处理掉。”

南宫云烟点头,交出神剑。

他说他要杀了所有这些人!

“等等!”罗素抓住南宫刘芸白皙如玉的手:“我刚刚想到一个聪明的计划!”

“哦?”南宫云眉,有兴趣的问。

罗素眼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她骄傲地说:“这支刺刀大军不是要进攻精神世界吗?那么,如果我不出帝都就让他们都死了,你不觉得好玩吗?”

反正这些人已经不能叫人了。他们已经失去了智慧和人性。

“哦?”南宫刘芸笑着看着罗素:“说来听听。”

罗素附在南宫云耳边,跟他嘀咕了几句。

“能不能暂时炼制一下药?”南宫云问道。

罗素想了想说:“还有三种药材不见了,但这三种不容易找到。如果你找到他们,所有巨大的军营都可以被摧毁,我们不必自己动手。我们只需要看着对岸的大火。”

南宫云烟抿唇而笑,如果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如果做了,修罗不吐血吗?”罗素笑着说道。

今天,罗素和南宫刘芸注定不会动手,但有了这个目标,他们仍然期待着。

回到宣,天色已晚。

宣王爷一直眼巴巴地站在门口,像一只忠诚的狗一样等待着主人的归来。

南宫云扶着罗素下了马车。

十三王子连忙迎上前去:“罗小姐,今天去帝都怎么样?”

今天出门,罗素先去了皇宫,然后去了军营,现在他要回家了。如果没有乐趣,那真的很有趣。

罗素笑着说:“明天是和矿王的比赛。十三王子,你能准备血修罗币吗?”

十三个王子表情僵硬,默默地看着罗素:“你认为你会赢吗?!!!"

罗素不解:“为什么我赢不了?”

十三王子回瞪:“你有什么长处?我爷爷的实力如何?超神境强者!超神条件!你怎么可能赢?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相信。”

十三王子继续道:“别说是我。出去打听打听。谁赌你赢?”

“赌?”罗素的眼睛瞬间一亮:“等等,你刚才是说赌博吗?”

十三王子无言以对:“怎么,你也想赌一把?”

罗素说:“是的!我要赌自己赢,那么战斗结束的时候,我不是有很多血修罗币吗?!"

十三王子直接翻了个白眼:“你真是...足够自信!”

罗素双手抱着他的胳膊:“那就是,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罗素挑眉问道:“对了,十三皇子在这门口干么?但是有求必应?”

十三王子直翻白眼:“你要什么?我担心你有所要求,风流医少所以我站在这里。”

“我有事情要问?这就奇怪了。”罗素不明白,风流医少“我能问你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十三个王子几乎没有生罗素的气:“如果你不想和我打,我可以告诉我爷爷!”

罗素笑着看着十三王子:“你还有这个能力,你看不出来。”

罗素让十三位王子脸红了。他倔强地瞪着罗素:“即使,即使你不能取消比赛,至少,至少我可以让我爷爷开始轻一点,故意放水也不是不可能!”

罗素对十三王子笑了笑:“让你爷爷故意放我走?你为什么不认为我会故意放了你爷爷?”

“呵呵!”十三个王子只是简单的生气和微笑。他盯着罗素:“你简直是...太自负了!”

现在,在整个帝都,谁支持罗素?有人认为罗素会赢吗?没有!一个都没有!

罗素淡淡一笑:“是自负,就等着瞧吧。”

“是我多管闲事!”13号王子转身要走!

“哎,等十三王子,给点血,修个币。”罗素冲着十三王子的背影喊道。

可是十三王子不理她,走得飞快!

这时,二王子从外面进来了。他看到罗素也惊呆了:“明天还有一场战斗,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

罗素叹了口气:“应该担心的是你爷爷吗?”

二王子:”...有时候,自恋是一种病!”

罗素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承认你现在并不虚弱。但是,你是大神,你不是大神的巅峰。怎么能打败矿王?”二王子冷笑。

“我以前不是越级过你吗?”罗素插了一句话回来。

二王子突然哽咽,一句话也坑不出来。

“没错。”罗素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帮我打听几件事。”

“是什么?”二王子下意识的问。

"阴雪风雷龙血,千里飘雪,九大行星天阳草."罗素随口说道,“你以前不是送稀有药材到炼药师工会的高塔吗?你能把这些放在里面吗?”

“这些?这三种最好的药材怎么形容?”两位王子无语地瞪着罗素,“你不知道,这三种药材,每一种都是无价之宝吗?买不到血修罗?!"

“如果不是太珍贵,我一定要问你吗?”罗素走进来时说。

第二个王子走到罗素身边。当他听到罗素的话时,他直接摇了摇头:“没有。”

“哦,那你就不用治你十三哥的病了。让你回去再来。”罗素摊开手。

“你——”二王子盯着罗素。“你太不讲理了吧?”

“炼药师都这么古怪任性,别说你不知道?炼药师越厉害,脾气越古怪。请参考你的影子大人。”

二王子深吸了一口气。和影子大人比起来,这位真的脾气很好。

“我听说过这三宝。等等,我马上去检查。”二王子说着,匆匆离去。

出了大门,他突然停了下来。

他是堂堂帝国的二皇子,风流医少也是最有能力冲击贤能皇子地位的人!风流医少现在给小姑娘跑腿?

但转念一想,我以为小姑娘敢挑战矿王的实力,二王子长叹一声。

这个世界,他越来越不懂了。

二王子走得快,回来得也快。

没过多久,他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很快就来了,还有十三个非常好奇的王子。

“找到了!”第二个王子走进院子后,接过功劳,快步向罗素走去。他打开一本漂亮的小册子,放在罗素面前。“看,是这个东西吗?”

这是拍卖行的一本小册子,拍下拍卖后打印定制。

这是二皇子手里的紫水晶边,五颜六色,精致无比。你一看就知道有价值,更别说里面的拍卖价格了。

罗素拿起小册子看了看。

"这是银雪雷锋龙的血."罗素点点头,指了指银白色的血液通道。“我就是不知道号码。”

二王子进来的时候,有一个成熟的少妇陪着。这时,她张开嘴,轻声笑了笑:“这只是一个小瓶,仓库里还有。”

罗素看着这个年轻的女人。

二王子苦笑:“她是苗娘,京师最大的拍卖行吴双广场的管家。”

罗素看了一眼二王子:“那么,其实这个拍卖行是你开的?”

二皇子苦笑:“罗小姐,你以为我只有贤惠的皇子才能举办这么大的拍卖行吗?”

“所以——”罗素淡淡地笑了笑。“这个无与伦比的作坊最大的后台是你爷爷的矿王?”

二王子没想到对方这么聪明。在他点之前,女孩已经完全明白了。

他只好点头:“是啊,不知道罗小姐对银雪雷锋龙的血满意吗?”

罗素扬起眉毛:“如果你不满意,看完货自然就知道了。谁知道是不是掺了水?”

二王子无言以对。幸运的是,他知道罗素很强硬,所以他一大早就派人带了些东西来。

苗娘挥挥手,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小如小拇指的白玉瓷瓶,小心翼翼地放在桌案上。

罗素瞥了苗娘一眼,但她知道规矩。

看贵重的东西,有一个潜规则,就是手不要碰,因为一旦手牵手遇到东西,一旦坏了,就分不清楚了。

所以通常是其中一个人把贵重物品放在桌子上,另一个人从桌案上拿着贵重物品去看。

当罗素看到苗娘这样做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知道规矩。

接过精致的瓷瓶后,罗素打开了,一条血红色的雷锋龙从里面逃了出来。以罗素半步炼药师的能力,她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尹雪的血雷锋龙。

罗素点点头:“这是唯一的一瓶吗?”

苗娘恭恭敬敬地笑了笑:“仓库里还有十瓶,但为了保持稀有,偶尔会拿出一瓶来拍卖。”

罗素说:“那我就全包了。”

妙娘一愣!

全包?!

虽然我们知道能让二皇子亲自为其跑腿的人不简单,但却包罗万象?这是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十三皇子惊呼道,“你知道这瓶阴雪雷锋龙血有多贵吗?你手里有血修罗币吗?你买得起吗?还十瓶全包!”

PS:6月最后一天,月票马上重置重新计算~ ~不好意思再要一张月票~ ~ ~请点击下一张月票看看还有没有~ ~请~ ~

风流医少

罗素看着十三王子,风流医少眉头似笑非笑。

十三个王子被罗素惊呆了:“你为什么盯着我?”

罗素笑着说:“这不是十三王子给我发的血修罗币吗?”

“什么鬼!风流医少”十三王子都跳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帮你出这笔钱?你知道这有多贵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付这笔钱?”

罗素耸耸肩:“所以,这次我不能放水了。我一定要赢你爷爷。”

本来合同没说南宫云不能拍。如果南宫云出手,矿王几分钟就完了。

但罗素不会让南宫云烟开枪,除非生死关头!

旁边的二皇子和十三皇子齐琦冷笑,妙娘也掩唇而笑。

真的,我从未见过如此自负的人...我无言以对。

“对了,还有万里雪花九大行星天阳草?”罗素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都带来了,这里。”苗娘先从收纳袋里拿出千里雪花,小心翼翼地放在桌案上。

几千里的雪花漂浮在一个绿色的玉盒里。

你看翡翠的头就知道这个盒子值钱。

罗素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有一个像柳絮一样的白色小饺子,有一股浓浓的清香。

罗素淡淡一笑:“雪花越白,质地越好。”

妙娘笑着点点头,看来这个女孩真的很识货。

说着,罗素又打开了旁边的盒子:“这是九大行星上的田阳草吗?哎,真的是,还飘着露珠,保存的好好的。”

看着这三样东西,罗素的眼睛都在颤抖。

她想要!这三种材料她都要!

只要你手里拿着这三种材料,罗素就有机会炼制一种叫做狂暴的药。

这种暴力药水对别人没用,但是对失去理智的铜尸来说,效果……罗素想想就觉得好酸!

“开个价。”罗素笑眯眯的说道。

二王子苦笑着看着罗素,然后看着苗娘。

苗娘有些尴尬地看着罗素:“……”

“想说多少说多少,不给你打折。放心地说!”罗素一拍桌子。

事实上,苏真的很穷。她现在手里连个血修罗币都拿不到。

苗娘苦笑着说:“吟雪雷锋龙血低价5000万血修罗币。”

“全包?”

“没有。”苗娘苦笑了一下。“一共十瓶,全包价五亿血修罗币。”

妙娘有些不解的看着罗素,她听到这个数字,一点也不惊讶?

罗素淡然点头:“好吧,然后呢?”

苗娘指着千里雪花说:“这里只有一个,但是因为千里雪花极其珍贵,这个盒子的价值...低价也是5亿血修罗币。”

二王子和十三王子面面相觑,都觉得鼻子说不出话来。

这个真的超级贵...

苗娘苦笑着说:“这三样宝物,在外面整个吴双广场,只作为镇店的宝物存在,所以特别贵。罗小姐,你觉得呢?”

罗素神色如常,神色漠然:“九大行星天羊草在哪里?”

“九大行星田阳草的话……”苗娘苦笑了一下。“这也是5亿血修罗币...这只是底价。”

“那么底价是什么意思?”罗素微笑。

PS:还有一个小时,这个月的月票就清了。为了最近多加票,就要走了~哈哈,这里,求七月月票~ ~

“这只是起步价。”二王子说。

正在这时,风流医少苗娘的通讯器动了。

她看了一眼第二个王子。

二王子点点头:“你去捡吧。”

苗娘小心翼翼地弯下膝盖,风流医少然后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快步走了进来。

她的脸看起来很奇怪。

“怎么了?”罗素皱起眉头问道。

二王子忍不住问:“有什么不好说的,说出来。”

苗娘又笑了:“果然是大皇子身边的大管事。他问有没有尹雪雷锋龙血。他想内部购买。”

大王子?

二王子眼中有一丝不悦,但表面上还是说:大哥,那有点难。

苗娘看了看二王子,二王子挥挥手:“你说这些东西已经订好了,没有了。”

“好。”苗娘快退休了。

十三王子看了一眼罗素,骄傲地说:“看,我二哥对你很好。大王子不送这些东西,却留着给你。”

罗素不想忍受这种感觉,看上去很无辜。:“大皇子不是和二皇子不和吗?你是死是活?”

二皇子当时一滞,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了!

罗素知道很多。要知道,她和南宫刘芸一起潜入了舒拉皇帝的宫殿,知道了很多秘密。

这时,苗娘从外面回来了,脸色比以前更差了。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二王子:“大王子要亲自和你说话。”

二王子点点头,拿起了通讯珏。

耳边传来伟大王子的有力声音。

二王子看起来很丑。最后,他用牙齿挂上了通讯器,转头看着罗素:“我真的很抱歉,但没别的。尹雪需要留一半给他。”

罗素摇摇头:“没有。”

”二王子皱起了眉头...但他已经为影子大人做好了准备。”

“那么,要不要请影子大人?”罗素似笑非笑,“但如果你再讨好一次,影子大人会放弃大王子而支持你吗?”

二王子:“…”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要想讨好影大人,无非是让他去救十三王子的青铜尸体。你放心,我真的能治好这个。”

“还是你觉得你和大皇子的关系可以和好?”罗素似笑非笑,“难道你不知道你父亲已经对你很不满意了吗?”

“别挑拨离间!”二皇子怒!

“恶作剧?需要我挑拨离间吗?”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你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联系过很多老大臣给你写推荐信,推荐你做王子吧?”

二王子是个白人!

她怎么会知道?

罗素淡淡一笑:“你知道为什么那些文件会被扣留,修罗皇帝会大发雷霆吗?”

“你,你怎么知道……”皇位被扣押,父亲大发雷霆?

“这我不但知道,我也知道,你父亲为此大发雷霆的时候,也替你说话,夸你。”

“国师他...怎么会,国师大人怎么……”

“都是大皇子西安皇子那一派的,你没看清楚吗?”罗素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二王子。"影主,佛教徒,王宗北部,你认为你应该做什么?"

PS:7月1日,月票更新了~ ~你的作者又进入了疯狂求月票的模式~ ~不要骂我/(ㄒoㄒ)/~~

风流医少

这一天注定是备受瞩目的一天。

北门。

人流不息,风流医少层层包围。

因为三天前,风流医少那个来自洛杉矶的神秘女孩在这里和矿王打了起来,今天是他们决战的日子。

三天前,观众人数众多。三天后的今天,围观的人早到了,外面围了三层。

随着时间的推移,围观的人变得不耐烦了。

因为别说矿王,就连罗素也没来。

“什么呀,不是说今天决战吗?为什么没有人?”

“矿王身为超神境强者,自然有超神境强者的骄傲,可是洛姑娘怎么也……”

“不仅罗姑娘,连二皇子、十三皇子都没来。”

“换句话说,你不觉得罗小姐有逃跑的可能吗?”

“逃跑?对!她根本不是矿王的对手,所以逃跑的可能性很大!”

“那我们今天看不到战斗了?”

“我下了一个大赌注,我赌王赢的矿!”

“哈哈哈,我敢打赌,罗小姐跑了也没敢打。几率相当高。哈哈哈,看来我要发财了!”

就在大家纷纷议论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波动的声音传来。

矿王强悍威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

“矿王!”

“矿王来了!大家看!多么强大的威压!”

“矿王来了,洛姑娘呢?真的会跑掉吗?”

在地雷王威严的脸上,锐利如电的目光扫视着整个房间,宽大厚实的眉头瞬间皱起!

他没有看到那个说话傲慢的小女孩!

她敢违背诺言吗?矿王皱起了眉头,一股强烈的森寒威压从他全身蔓延开来,向四面八方延伸。

PS:继续求月票

“看,风流医少矿王生气了。”

“矿上的王大仁一定觉得被冒犯了吧?要知道,风流医少他是个超级厉害的人,居然被比他低一级的小姑娘放鸽子。”

“她真的跑了吗?”

……

矿王点了一炷香:“这根香柱烧光了,姑娘还没来,就输了。”

点上火,矿王一挥手,像流水一样飞走了,插在不远处的墙上!

每个人都盯着檀香的纸条...眼睛盯着的瞬间不是瞬间!

在檀香燃尽之前,罗小姐真的会出现吗?

此刻的罗素,她自然不可能真的逃走。

事实上,当罗素出去的时候,时间还早,因为二王子和十三王子一直在催促,他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但刚走出大门,罗素奇怪地看了第二王子和第十三王子一眼。

“怎么了?”两位王子被罗素的眼神吓坏了。

罗素想了想,没有说出口。

就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有了突破!

从大神高阶到大神巅峰!

但是她强迫自己压抑这种感觉。

刚走了几步,罗素又停下了。

“怎么了?”十三个王子不耐烦地盯着罗素:“我说,你不应该因为害怕而想逃跑?你没早说!你早点认输,我可以早点告诉爷爷,取消比赛,但是小姐姐,现在几点了?现在你害怕了?太晚了!”

“我不是也安排……”罗素咬着下唇。

“我不怕你做出这种尴尬的表情给谁看?”十三个王子愤怒地盯着罗素。“我只是,唉,不说了,不说了。”

事实上,罗素觉得她的血液有一种恢复的感觉。

要知道,罗素的血液非常强大,古代神族的血液!两个被主神生下的幼崽,但他们的血被强行压制。

之前,罗素的血液已经觉醒了一半,她的身体已经强化到一定程度。

但就在最近,罗素直接从中国神的巅峰突破到大神的高阶。所以她的体力不够。

昨晚睡觉前,罗素还在挣扎。她的血液恢复已经很久没有变化了。没想到想起来,今晚就能感受到。

只是这种感觉不够强烈。只是有点意思。它什么时候真正到来...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这要看王能不能像二王子那样帮她了!

因此,经过这样的耽搁,罗素过去有点晚了。

当他们到达时——

人群突然爆发出尖叫和哀叹!

“你看!罗小姐,姑娘罗!”

“没想到洛姑娘没跑!她还在!”

“等这事结束了,我也把罗姑娘给买跑了。我没想到她会过来!”

“我买她也是为了赢。”

“天啊!你买她是为了赢?脑子有坑吗?”

“不!如果你买下她,几率非常高。万一真的爆炸了呢?”

“好像也是这样,要不,我也买一些?”

……

半空,矿王看到二王子和十三王子被罗素包围,眉宇间有一丝不悦!

PS:我在继续码字。有人陪我吗?

歌曲原本的姿势是打一场大仗。他们准备认输,风流医少但结果是...他真的自杀了?

罗素微笑。

果然,风流医少余金阁是南宫刘芸的忠实追随者。

她想赢,余金阁虽然尴尬,但还是蹙眉帮她实现愿望。

就在这个时候,迦南秘境的系统神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三年级小组赛第一!一个小时后,四年级集体进入冰区接受处罚!”

“没有!”

“我们不信服!”

“不要!冰与地狱会杀人!”

“我们拒绝!我们抗议!这简直不公平!”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喊,系统神都不会放过他们。

余金阁被送出迦南秘境。

他一被送出去,无数的四年级学生围在一起表示不满。

“于这首歌!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可以赢得四年级!为什么放弃?”

“于这首歌!你很厉害!你的地位是超然的!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代表了整个四年级?你眼里有集体荣誉感吗?!"

面对这么多人的抗议,俞今天忽略了音乐。他一挥手,站在他前面的人都冲到了后面,于是他一路畅通无阻。

直到他听到一句话:“是因为罗素吗?因为你被她的美貌迷惑了,所以故意输给她讨好她,是不是?!"

于这一曲,提着剑的身子,停了下来。

他慢慢转过身,冷冷地盯着人群中的某个人。

那双眼睛,杀气!冷酷嗜血!

这个同学周围的人都是东奔西跑的,所以被余金阁盯上的人只有一个。

余金阁从来不爱人,所以大家都敢质疑他。

但是,这一次,他竟然第一次当真了!

余金阁一步步往上走,同学一步步往后退。

当他压下这首歌的杀气,转身想跑,但是-

于这一曲伸出了右手,他的掌心释放出了一种极致的光芒,这似乎带来了无尽的吸力。

“啊啊~”这位同学被吸了一口,飞到了于今天的歌里。

一个大家都很同情的同学。

这位同学不是别人,正是被罗素戏弄并怀恨在心的鹰同学。

鹰瞬间被余今天的歌声捧在手里。

余这首歌掐着他的脖子,把他的脚抬离了地面。

“你刚才说什么?”余这首歌的声音带着杀意。

“我...我...我……”鹰杀之气今天从于的眼中散发出来,顿时,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于这首歌居然想杀了他!

“我……”

鹰欲哭无泪。

大家都在质疑于禁的歌。为什么他要只抓自己?你自己的厄运。

“下次让我再听到这句话,你死定了!我也死了!但在我死之前,我要杀了你!”于金阁一直是一个言简意赅的人,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

把飞鹰抛向远方,余今日歌转身离去。

这一刻,寂静的可怕。

于金阁前面的人自动分出一条可以容纳十人的宽阔马路。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余金阁离开...请访问手机:

()

一个本该被观众谴责的人,风流医少但面对绝对的实力,风流医少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对他充满了恐惧...这就是实力差距。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这一刻,没有人意识到为什么于禁的歌会生飞鹰的气,也没有人意识到于禁的话说你死了我也死了...大家都把飞鹰事件当做于禁对大家的警告。

谁敢谴责余金阁?

就在这时,迦南的秘密之地的大门打开了。

罗素走在前面,她的三个朋友在她身后散开。

罗素一出来,就感觉到了外面大气的僵硬和凝结。

她突然笑了。向初三学生挥手:“同学们好!”

“好老板!”

“同学们辛苦了!”

“伺候老板!”

初三的学生大吼,成千上万的声音整齐的聚集在一起,可以刺破天空!

这种威武团结的声音惊动了四年级学生的心,再次震撼了他们。

他们意识到这就是团结的力量!

但是四年级分成小团队,绝对不会发出这样团结的声音。

闹翻了,四年级的学生用各种复杂而奇怪的眼神盯着她,恨不得把她瞪成筛子!

但是他们的眼睛根本无法传达。

因为罗素周围都是三年级的学生。

“走开!”

“让路!”

“前面是我们老板苏,要不要过去拜一拜?”

看看这些初三的学生。比赛前,他们像乌龟一样退缩。比赛结束后,他们都露出了牙齿,非常激烈。

四年级学生想到了余金阁...默默地让路。

“老板!”

“老板!”

“老板,我们赢了!”

一连串激动、意气风发、激动、欣喜若狂的声音,一口一个大哥的喊道。

他们对罗素的钦佩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

此时此刻,没有三年级学生敢怀疑罗素的实力,也没有人敢质疑她的决定。她是罗素,她是奇迹罗素!

四年级的学生被几千人围着,但愤怒的眼神无法传递进去,既愤怒又悲伤。

“要怪,只能怪四年级长得这么好看!”

“你想活命!小心于禁的歌害死你!”

“哼!余金阁一定是四年级第一?还有曜日军团的老大!极光军团老大!还有唐果大哥!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件事的!”

他们猜对了。

余金阁赢了罗素,但是余金阁不能代表整个四年级,也不能代表四年级的强者。

现在我上三年级了,但我也下了严重的诅咒。

当然,四年级强者的复仇主要是由罗素承担的。

遗憾的是,尽管罗素在深海海底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没有什么是一蹴而就的。

至少,她打不过于禁的歌。

没玩过曜日军团boss和极光军团boss,罗素也没把握。

当罗素能够打败这些人时,她就该从加勒岛毕业了。

只是练习需要循序渐进,不急。

在三年级的簇拥下,罗素向三年级车站走去。

那天晚上!手机请访问:

()

当晚,风流医少土豪罗素自费掏出金币,风流医少点了加勒岛上所有的好酒好菜。

这些都是精神成分。

平时人交不起房租练不起,贪了很久。

但这一次,罗素只是简单地把所有的厨师和食材搬到车站,让他们当场烹饪。

上次,罗素从四年级女学生那里赚了足够的金币,足够罗素挥霍一百年。

但是罗素非常清楚她不会在加勒岛呆上一百年。

她的目标是一年内从四年级毕业!

虽然这个目标非常困难,但正是因为困难,罗素有更大的动力去实现它。

当然,罗素只是把它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因为说出来会被别人嘲笑。

岛上最好的葡萄酒都被罗素买走了,但是那些四年级的高年级学生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买到。

“苏老板!干杯!”

“苏老板!为你干杯!”

“苏老达!”

初三学生,一波又一波,上来敬罗素酒。

每个人都充满了幸福,都是那么的幸福和满足。

在这样的氛围中,罗素也加入了集体,快乐而幸福。

她认为她努力工作给这么多人带来幸福是值得的。

参观了一半后,迷人的老师出现在罗素面前。

突然,梅艳小姐向罗素重重地鞠了一躬!

90度鞠躬,是一种怎样的尊重?

而且是老师对学生!

原本吵闹的周围,瞬间平静下来。

每个人都站在原地,有些人转过身,有些人过度测量,所有的目光都在罗素和美丽的老师身上。

罗素认为,魅力四射的老师会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即使她想感谢她,但她没有想到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向她鞠躬。

这实际上会通过有价值的例子影响她作为老师的形象。

罗素帮助她:“别这样,老师。”

美丽的老师抬起头,认真而真诚地说:“你买得起。要不是你,现在我已经……”

漂亮老师在会议室回忆自己的匕首,眼睛变红了。

罗素的眼睛在微笑。

“罗素,老师真的很欣赏你。要不是你,老师已经是冷冰冰的一个了……”

“老师,我知道。”罗素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关于成立领导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你要说这个,就不用说了。”

梅艳的老师现在很激动,她说了出来,但这对她的声誉不是一件好事。

当初,她宁死也不维护自己的尊严。现在为什么要让她当众揭伤疤?

但当罗素说她知道时,迷人的老师震惊地盯着罗素。

罗素眼睛微微一笑,向她点点头。

漂亮老师恍然大悟!

她的直觉是对的!

“如果初三组输了,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梅艳的老师突然哭了起来,她的手因为激动而紧握成拳。

罗素仍然微笑着,她点了点头:“是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会在三年级的时候走到这一步。说起来,我还得感谢老师给了我这种取胜的动力。”手机请访问:

()

“谢谢你!风流医少谢谢!风流医少”梅艳老师从未如此感激过一个人。请搜索!最快的更新

平心而论,她没有对罗素做什么,但罗素救了她的命。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因为老师对我很好,应该的。”

罗素的感官有多敏感?

罗素能清楚地分辨出谁对她好,谁对她狠。

自从她进入加勒岛,梅艳是少数几个从一开始就对她好的人之一。如果她能帮忙,罗素自然会帮忙。

在罗素和迷人的老师之间,有一个哑谜,其他人都很困惑。

具体是什么情况?怎么回事?一向以光鲜亮丽为荣的老师会用这样一种感激的态度对待罗素吗?大家都很好奇!

要知道,在他们眼里,光鲜亮丽的老师这个位置是高不可攀的!

她是三年级的大老板。

但是面对每个人的问题,罗素和梅艳的老师都没有说清楚。

他们两人相视一笑,所有的感激和宽慰都藏在心里。

漂亮的老师也是性爱好者。既然你已经谢过她了,她自然不会再忸怩了。

她对罗素说:“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

“好。”

罗素和美丽的老师一起走进了房子。

梅艳老师看了看罗素的别墅,生气地说:“你只在这里住了几个月,这又要搬走了。”

罗素微笑。

梅艳的老师说:“他们知道你要走了吗?”

罗素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罗素第一次在个人积分竞赛中获得第一名!怎么可能考不上四年级?

梅艳的老师坐在罗素的对面,严肃地说:“当你一个人上四年级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注意...对了,把王牧和他们都叫到一起,免得以后骂他们。”

罗素苦笑了一下:“没必要。”

漂亮老师惊讶。

罗素笑着说:“虽然都到了四年级线,但是都拒绝上四年级。”

梅艳的老师闪过一个错误:“拒绝?”

事实上,当他们来到罗素时,罗素起初并不明白,并问他们为什么。

穆青直截了当,直接说道:“我们很清楚,我们的实力是通过晋升丹提升的,所以我们想留在初三,巩固一下。”

王牧说:“四年级现在对我们来说是极其可恨的。如果现在进入四年级,就没有安心练习的机会了。”

文焕东:“初三这么团结,我不想就这样离开。”

“说出真正的原因!”罗素没好气的说。

然后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走吧,初三怎么样?”

一时之间,罗素无言以对。

的确,如果罗素离开,几个王牧离开,三年级就几乎没有优等生了。

初三终于稳定团结了,然后你还要为谁是老大破头?

王牧严肃地说:“老板,你要是不升丹,就凭我们几个人的实力进不了四年级。所以,我们要留在初三,好好练习。”

罗素想了想,确实如他们所说,现在的四年级对他们来说是极其可恨的。到了四年级以后,他们真的没有时间好好练习了,只是要应付没完没了的挑衅。手机请访问:

()

这是罗素告诉梅艳的老师的。

梅艳老师听了,风流医少叹了口气,风流医少苦笑着摇摇头:“一直都是三年级的人想上四年级,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学生不愿意上。”

罗素笑了。

梅艳的老师也理解:“但是没错,经过这件事,四年级会对你们不友好,然后你们……”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我打猎四年级得了600多分。老师们觉得他们会怎么为难我?”

美丽老师也认为,罗素的实力在四年级时稳定在前十。即使四年级的人想欺负罗素,即使他们不考虑罗素的实力,他们也不得不考虑她的毒药。

要知道,在三百多名四年级学生中,有一半是被火山爆发夺去生命的,有一半以上是被罗素的毒素夺去生命的。

光鲜亮丽的老师一脸自信地对罗素说:“大部分四年级的学生都不能用你的力量帮你,但还是有少数人能抓住你。”

“老师说的是余金阁吗?唐果?”

梅艳点点头:“余金阁是一个超然的存在。即使老师不是很清楚,也可以肯定他是四年级最好的之一。”

苏点点头。她知道漂亮老师接下来说什么会很重要。

因为这些人是唯一挂在她头上的大刀。

“余这首歌送给你了...咳咳……”漂亮的老师露出暧昧的笑容。

罗素不情愿地摊开手:“他肯定不敢对我有想法,否则他的老板会把他砍死。”

漂亮老师恍然大悟。

好了,就这样。

但现在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认为余金阁对罗素有想法,正因为如此,罗素在四年级后将过上平静的生活,除非她有一双特别短的眼睛。

“还有两个人。”梅艳老师很认真的说:“一个是耀日军团的老大盛耀日,一个是极光军团的老大,放牧极光。这两个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你要非常小心。”美丽的老师于是给了罗素圣耀日和田园极光的训练和功法。

这个信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但两人都是从初三升的,所以光鲜的老师知道的比别人多得多。

“谢谢老师。”罗素知道,如果她不在乎自己的舒适,这位魅力四射的老师不会透露这一信息。

“这和你对我做的事有什么关系?”梅艳老师挥了挥手。“另外,剩下的人你要注意,从第五到第十,你见过他们三个,两个军师和黄浚,还有另外几个人,钟杨和贾伟,都比较低调,不过我还是要先告诉你他们的信息,免得误事。”

苏点点头。

梅艳的老师随后为罗素推广了许多四年级的教材。

不得不说,这些材料很及时,很实用。

没有光鲜亮丽的老师的人气,没有四年级时对罗素的仇恨,罗素每天一个人去会有无数的烦恼。

梅艳老师终于叹了口气:“其实,最大的麻烦是那个人。”手机请访问: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