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xbet国际|中国有限公司----李时珍(1/11)

1xbet国际|中国有限公司 !

说完,李时珍李时珍他低下头,李时珍李时珍吻了吻她的嘴,看到她呆滞的表情,他满意地转过身,打算离开。

当他走到门口时,他回头淡淡地看着她。“安若,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如果贾云不接受你,你只能回到我身边。别把我的话当真,我是认真的。”

安若·冷冷,非常苍白虚弱。

“哈哈......”唐雨晨发出低沉的笑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安若才回过神来,翻了个身,把头埋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唐雨晨是个魔鬼。他为什么没死?他为什么没死?

一天晚上,安若没有心思睡觉,就一直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但她又要照常上班,只好振作起来,洗了把脸,化了淡妆,掩饰自己疲惫的样子。

当他来到公司时,云飞首先请安若给他送茶。

安若把茶放在他的桌子上,那个男人站起来走向她,张开双臂抱着她。

"安若,自从我整晚没见到你以来,我一直很想你."他笑着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温柔的情话,但安若想起了昨晚唐雨晨的警告。

“小心点,被人看见一会儿。”安若推开他的身体,害羞地低下头。

云飞好笑地摸了摸她的头:“没人会看,就算看了也没什么。安若,我从来没有想过隐瞒我们的关系。”

“但是...影响不好。好了,我要上班了,你也该上班了。”安若对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我是否受到了唐雨晨威胁的影响。安若两天不敢离云飞太近。

她有一种错觉,以为唐雨晨派了人来监视她。

如果她离云飞近一点,他就会知道了。

起初,云飞认为安太害羞了,不敢和他保持距离。在他意识到不对劲之前,她似乎躲了他好几天。

这天下班后,云飞带着安若去餐厅吃饭。

坐在盒子里,男人忍着气直接问她:“安若,告诉我,我做得不好吗?”

安若愣住了,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云飞,你怎么了?”

“过去两天你一直在躲着我。我看得出你还没有完全接受我。”云飞黯然道,语气中没有一丝责备,只有一丝失落。

安若的眼睛闪了一下。她伸手把他的手放在桌子上。她垂下眼睛道歉:“云飞,我不是在回避你,也不是在拒绝你……”

“那是什么?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直接告诉我。”之后,他的脸色变了,他猜想,“唐雨晨对你做了什么吗?”

“没有!”安若摇摇头,否认了。她看着他,苦笑着说:“云飞,我曾经是唐雨晨的女人,但我还有一个身份,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云飞大惑不解,安若低下头,难以启齿:“其实,我曾是唐禹锡的妻子...我们刚离婚不久,我主动要求离婚。他不甘心,就不肯放我走。”

安若微愣,李时珍她以为他不会同意她的要求,李时珍毕竟他曾经说过,一年只让她和小季同两次。

他的允许让她有些开心:“真的吗?”

“不信我说的?”男人看着她眼中的笑容,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弧度。

说完,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把电话转给了安吉。

他把电话递给她,安若很快接过来,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小荠,是你吗?”

“姐姐,是我!”安吉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同样兴奋。

"小荠,你最近在那里玩得开心吗?"

“我很好,你呢?妹子,唐又欺负你了?”

安若自然不会说让他担心的话。她说没有,她说她过得很好。她问安琪她那边怎么样,他只报好消息不报坏消息。

这是两姐妹第一次分开这么久。两个人都很想念对方,聊个没完。他们迫不及待地想一直说话。当然,我等不及要和对方在一起,永远不离开。

安若一直微笑着说,忘记了一切和身边的唐雨晨。男人不禁看到她眼中幸福温柔的表情。

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现过这种表情。最近她一直情绪低落,消极。今天难得看到她精力充沛的一面。唐雨晨觉得非常罕见。

如果我知道让她和安吉通电话会让她很开心,他应该早点这么做。

然而,他们谈得太久了,唐雨晨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

他靠在沙发上,淡淡地说:“来,别说话。”

安若惊呆了,嘴角的笑容突然消失,眼神黯然:“叽叽,姐姐不会告诉你的。下次有时间我会打电话给你。你在那边一定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带上药。别忘了。”

“嗯,我知道。姐姐,你也要注意身体,一定要等我回去。”

安若突然脸红了。“你放心,我一定等你回家!”

回家...

电话那头的安吉沉默了。是的,哪里有姐姐,哪里就是他的家。他必须活着回去,变得更强大。

挂了电话,安若把电话还给唐雨晨,她微微垂下眼睛以掩饰眼中的悲伤。

唐雨晨抬起下巴,黑色的眼睛灼热地看着她的眼睛。他没有用嘴唇说话,安若看着他没有说话。

气氛有点僵,暧昧。

安若不安的闪动着眼睛,想要起身离开,他突然低头吻了吻她的唇,霸道却带着一种温柔。

这是他第一次温柔地吻她。安若惊讶地睁开眼睛,想躲开。男人突然抱住她,把她按在柔软的沙发上,吻得更深了。

他强壮的身体紧贴着她的柔软,整个身体紧贴着她,不留一丝空隙。

虽然安若没有粗鲁地对待她,但他不习惯他的吻。她稍稍挣扎着表达自己的不满。男人抬起头,一簇炽热的火焰在他漆黑明亮的眼睛里燃烧。

和他在一起久了,她自然知道此刻他的表情意味着什么。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李时珍安若下意识地对他说:“别压我,李时珍我不舒服,想上楼休息。”

唐雨晨勾着嘴唇笑了:“这个借口没有说服力。女人,我让你在电话里和安吉说话。该不该说点什么?”

安若在心里愤怒地想,他已经把小荠送走了,但现在他只是让她给小荠打个电话,说这是他送给她的礼物。

她说:“我真的很不舒服,想休息。”

男人的手突然放在她的胸前,轻轻抚摸着,“这里不舒服吗?”

他的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他的手的动作无法形容。

安若脸红了,羞恼地推开他的手,推开他的身体。

他没有用力压她,她推开了他。

她忙站起来,没有去看他,有些急切地向楼上走去。

唐雨晨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她嘴角的弧度有些新,有些不好,充满了恶魔的诱惑。

安若洗了个澡,然后上床睡觉。当她熟睡时,唐雨晨推门进来了。

那人也去洗澡了。他洗澡很快,几分钟就洗好了。

安若仰面躺着。她觉得身边的被子被掀开了,床垫沉了下去。唐雨晨躺在她身边,靠着她的身体,从后面抱着她。

当她感觉到他身上滚烫的温度时,她意识到他没有穿睡衣!

安若很拘谨,生怕他今晚不让她去。

她微微闭上眼睛,努力均匀地呼吸,假装睡着了。

男人抱着她的身体,没有做任何进一步的动作。就在她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她的睡衣里伸进去,抚着她娇嫩的腰,一路往上走。

安若的身体更加僵硬,唐雨晨的手在她胸前游走,力道逐渐加大。而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加上她的大腿,越来越硬,越来越热。

安若再也不能假装睡觉了。她睁开眼睛,握住他的手。她没有回头。她的声音有点累,低声说:“我今天很累。你能不这样吗?”

唐雨晨薄薄的嘴唇贴在她的脖子上,吻了几次。“我以为你得一直假装睡觉。”

“我几乎睡着了……”

“你今天在外面干什么了?”他随口问道。

然而,安若感到有点内疚,他说:“如果你哪儿也没去,你就出去走走。”

“明天给我做饭。”男人没继续问,没头没尾。

这一次,安若的一切都将依赖于他,他害怕自己会继续下去,害怕自己会察觉到什么。

“嗯。”

听到她的回应,他没有放开她,嘴角满意的勾起。

“去睡吧。”收回手,他抱着她的身体,轻声说道。

安若松了一口气,才放心地闭上眼睛。

但是那天晚上,她没睡好。

在梦里,她一直梦到云飞痛苦的表情和怀孕的事。

她甚至梦见唐雨晨知道她怀孕了,他非常生气,说她不配拥有他的孩子。只有云飞雪配得上生孩子,他要她打掉。

安若也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当她听到他残忍的话时,她感到很不舒服。

李时珍

安若也不想要这个孩子,李时珍但是当她听到他残忍的话时,李时珍她感到很不舒服。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即使你不喜欢,也不要对他那么残忍。

安若为了保住孩子和他吵了一架,这完全激怒了他。梦里的男人有一张凶狠的脸。他粗暴地抓住她的手,想带她去医院处理掉孩子。

当她没有走的时候,他突然从后面推了她一把,安若莫名其妙地从悬崖上摔了下来。

“啊——”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恐惧把她吓得尖声大叫。她也从梦中醒来,睁开的眼睛里,有一种恐惧没有消退。

“你怎么了?”正穿着衣服的唐雨晨站在床上,疑惑地看着她。

天已经亮了,光线从窗户射进来。安若抬起手,用手背遮住眼睛。“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

“什么噩梦?”

“不记得了。”

唐禹锡看了她一眼,没有继续问,“我去公司了,晚上回来吃饭。”

她还记得昨晚答应他给他做饭的事。

安若轻应一声,表示已经听到了,很快她就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唐雨晨已经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安若坐了起来,脸色有点苍白。

她把双手按在肚子上,干瘪的肚子里长着一个没有一丝赘肉的小生命。想到这里,安若的心情非常复杂。

事实上,她讨厌的人是唐雨晨,他和这个孩子没有任何关系。而这是她的孩子,她不应该恨他。

如果她生了孩子,以后就不会孤独了。

想到这里,安若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她决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和唐雨晨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她一个人在安若的孩子。

在考虑离开孩子们之后,安若的心情好多了。她还没有打算告诉唐雨晨关于她的孩子的事,也许过几天唐雨晨会对她感到厌倦。

到时候她会悄悄带着孩子离开,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心情好的时候,安若的胃口好多了。但是她昨天太累了,晚上没睡好,有点不舒服,没有精力。

中午她就睡了,没睡好。她总是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下午,安若想起要给唐雨晨做饭,于是他撑起身子去了厨房。

厨房里有最好的油烟机,几乎没有油烟味。但是做饭的时候,安若总能闻到油烟的味道。

看着锅里的油炸食物,她觉得很油腻,胃突然觉得不舒服。她关了火,跑到厕所吐了。

这次她吐的特别厉害,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了,还吐出了胃酸。

安若在厕所边上一瘸一拐地走着,过了很久他才感觉好一点。

她病了,不会做饭,就让仆人做饭,自己上楼休息。

唐雨晨回来时,仆人来通知她下去吃饭。男人见她脸色苍白,微微蹙眉:“不舒服吗?”

安若点点头:“一点点。”

那个男人抬起腿,向她走去。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先吃饭,待会儿送你去医院。”

“不,李时珍休息几天就好了。”她太忙了,李时珍没有拒绝他。

唐雨晨用坚定的语气看了她一眼,无法拒绝:“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快吃吧。”

“我真的……”安若想说不,他锐利的目光带着警告和不悦瞥了她一眼,所以她不得不停止说话。

去医院,万一他发现她怀孕了怎么办?

但如果她不去,她担心自己的健康真的会出问题。安若有点纠结。今天有必要告诉他孩子的存在吗?

她想到了梦里的场景。如果他让她打掉孩子呢?

安若越想越担心,吃饭时都心不在焉。

唐雨晨这样看着她,放下筷子,不再吃米饭。

“快点吃饭,我等你。”

他起身走到沙发前坐下,点燃一支烟,点燃抽着。

安若吃了几口,没胃口。“我先上楼换衣服。”

没等他回答,她就上楼了。回到卧室,她慢慢换好衣服,还在犹豫要不要让他知道。

他知道,可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让她打掉孩子,另一种是生下孩子,他抚养。

无论结果如何,她都无法接受。她只是想自己带孩子,不想把孩子交给他。

我越是这样想,安若越是不想去医院,越是不愿告诉他孩子的存在。

她换好衣服下楼花了半个小时。唐雨晨已经有点等不及了。安若走到他身边,他抓住她的手,把她带到外面。

看着他宽厚的背,安若试图对他说:“我最好不要去,我很好。”

唐雨晨转过头,不高兴地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去医院检查一下。”

“但是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如果你知道,为什么这次你总是感觉不舒服?安若,我买你不是为了让你有一天为我生病。你没有好身材。怎么才能利用好呢?”唐雨晨邪恶地笑着,意思是说。

安若很生气。她真的很讨厌这个男人,讨厌他!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到他面前,厌恶地皱起眉头。

“几天没教你了,脾气也变大了。”身后传来男子阴恻恻的声音,安若没有理会他,对于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现在她怀孕了,她没有心思和他对抗。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两人钻进车里,安若靠在车门上,想着如何在医院里躺一会儿忽悠医生。车子出去一段时间后,天气变得越来越阴沉。

乌云很快就遮住了已经很暗的天空,看来要下大雨了。

当他们到达医院时,天正在下大雨。

安若被唐雨晨拖到一个老医生的诊室,在那里他不必排队挂号。

老医生认识唐雨晨,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好。安若发现唐雨晨对他说话有些尊敬。

两人聊天,老医生让安若量体温,看她的体温是否正常,给她把脉。安若非常不安。会把脉的医生一定很会医学。

如果他发现她怀孕了怎么办?

果然,李时珍老医生换了个眼神,李时珍表情复杂地问她:“最近一个月来了吗?”

安若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唐雨晨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如果安几天前告诉他,她就来例假了。

老医生意味深长地看了唐雨晨一眼,没有说出他的疑虑。

他想了想,也觉得不可能。

“估计是月经不调,我给你开点药,你吃完后回去看看效果。如果身体还是不舒服,做个全身检查。”

安若点点头,松了一口气。幸运的是,他没有被发现。

出了医院,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路堵了,车只能在路上慢慢开。

因为大雨,天空空很黑很暗。

很难走出市区,车在宽阔的街道上行驶。尽管如此,速度还是不快。

回到别墅,估计要十几分钟。安若靠在他身后,忍不住闭上眼睛睡着了。

唐雨晨瞥了她一眼,关掉了车里的空。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不停地闪着光,发了两条彩信。

他拿起手机,打开了彩信。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互相拥抱的照片出现了。

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冷,变得很犀利。

照片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若和飞天。照片背景在病房。云飞穿着病号服,而安若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

唐雨晨平静地打开了第二条彩信,但内容是一张安和云飞疯狂接吻的照片!

照片上的两个人看起来很痛苦。他们激烈地接吻,就像你要去哪里。

为什么这么痛苦,因为他们很想在一起,而他却成了他们的障碍?

昨天,安若去看杨云飞。难怪她要求自由。原来是为了见她的爱人!

但是她骗了他,说她只是出去走走!

男人紧紧的握着手机,满满的都是愤怒!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嗜血的锐利,尹稚的表情,非常吓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迫不及待地把安若撕碎吃掉!

“吱——”唐雨晨猛踩刹车,汽车突然停下来。由于惯性,安若在睡梦中突然俯下身子,把头重重地撞在汽车上,导致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

“你在干什么?!"安若惊讶地盯着他疼痛的额头。

唐雨晨靠在椅背上,他的头微微低垂,他的脸似乎埋在阴影里,他看起来有点阴森恐怖。

他那双深邃而冰冷的眼睛盯着她,让她的心在颤抖。

“你怎么了?”安若坐直身子,焦急地问他。

她熟悉他的表情。每次他折磨她,总是这个样子。但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可怕。

她不知道是什么激怒了他,她害怕这个时候他会对她怎么样。

唐雨晨一眨不眨地盯着安若的眼睛。事实上,当她仔细看着他时,她可以看到MoMo的眼神和她试图隐藏的一丝厌恶。

他知道她恨他,想让他死。然而,这真的让他感到愤怒和沮丧。

云飞这么好是因为她没有折磨过她。

李时珍

他不好,李时珍因为爱折磨她。

男人突然冷笑,李时珍他也喜欢折磨她!

“唐雨晨,你怎么了?”好久不见他说话,安若越来越不安,气氛也很凝固。

"安若,你讨厌我折磨你吗?"他没有回答反问,这让她目瞪口呆。

那人扬唇冷笑道,缓缓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火候:“你知道我为什么爱折磨你吗?”

“唐雨晨,你什么意思?”

“因为你很不听话,对于不听话的人,我会有两种处理方法。你想知道哪两个?”

“第一,我会驯服不听话的人。如果我不能驯服它们,我就采用第二种方法。那就是,灭了他!”

安若的心越来越不安,但她似乎试图冷静下来:“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又得罪你了吗?"

唐雨晨突然脸色阴沉,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安若被他吓了一跳。

他阴沉地盯着她,弯下薄薄的嘴唇,嗜血地冷笑道:“安若,再问你一次,你昨天去哪里了?”

安若脸色微变,眼中愧疚的闪动。

“你知道什么吗?”她问他。

“我在问你!”

这样看着他,应该是知道的,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以前一切都很好。你怎么突然知道了?

看到她犹豫着没有回答,唐雨晨加大了力气,收紧了脖子。安若痛得呼吸困难。

她抓住他的手,试图把它拉走,但他有力的手,像铁钳一样,太用力了,她用尽全力也摇不动。

“不说了?”唐雨晨笑得更加嗜血,在黑暗的眼睛里,一切都是锐利而冷酷的。“不说了,信不信由你,我再也不给你机会说了。”!"

他突然收紧手掌,安若的脸突然变红了。

为什么这个可恶的男人每次都掐她的脖子?

“你放手!”安若咬紧牙关,挤出几个字。”我说...先放手吧!”

唐雨晨突然收回手,安若按着他的脖子咳嗽了几声,呼吸才开始顺畅。

“去吧,你要是敢隐瞒什么,我饶了你!”他用低沉、冷淡的方式威胁她。

安若愤怒地抬头看着他,愤怒地喊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昨天去看了杨云飞。就是这样。无论你做什么!”

唐雨晨危险地眯起眼睛,冷冷地问道:“你看见他做了什么?!你心里还想着他,还打算和他在一起,是不是?!"

“没有!”虽然安若不怕他会杀了她,但她皱着眉头解释道:“我让他告诉他分手的事。你信不信!”

唐雨晨眸光一沉,倏然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紧紧地压在椅背上,目光凶狠。

“安若,你tmd还在骗我!”

说分手,两个人会紧紧拥抱在一起,会接吻吗?

“你其实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对吗?!"唐雨晨冲她咆哮,安若惊呆了,愤怒地挣扎着。

“不!别血淋淋的!”

“你以为我冤枉你了!”他抓起手机,翻出他们接吻的照片,放在她面前。

屏幕离安若的脸太近了。她看了两秒钟才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这张照片是谁拍的?!李时珍

安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李时珍低声说道:“仅凭这张照片无法解释任何事情……”

“不能解释什么?那解释是什么?!"唐雨晨扔掉了她的手机,使劲捏着她的脸,他的表情很可怕。

“如果你想拍你睡觉的照片,你就不能自圆其说吗?!"男人的手突然抓住她的胸口,阴沉地问:“你上过床吗?他在这里碰过你吗?”

"这里,这里..."他的手一路向下,落在她的敏感点上,“这里,他进去了吗?!"

安若既惭愧又愤怒。她推开他的手,愤怒地咆哮道:“唐雨晨,请礼貌地说话!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是动物吗?!"

唐雨晨不怒反笑,只是眼底一寒,“你说得对,我是野兽。现在,如果我不对你做点动物性的事,对不起这个名字!”

他的眼睛突然产生凶狠的光芒,手抓住她的裤子边缘,用力往下拉。安若抓住他的裤子,气得脸色发白。

“混蛋,住手!”

男人紧闭双唇,眼神疯狂,根本无视她的话。他的力量比安若大很多倍,她小小的挣扎在他面前毫无效果。

安若奄奄一息,但丝毫没有改变结局。

他的手被他的一只手握住,压在她的头上。他严厉地对待她的身体,不给她适应的机会。

安若咬紧嘴唇,全身因疼痛而抽搐。

他身上的男人就像一只只会发情的野兽,对她凶狠,折磨她。

安若浑身湿透,虚弱无力,瘫倒在座位上,忍受着身体每一根神经的疼痛。她试图放松自己,但她的身体真的很痛。

尤其是小腹,一阵绞痛比来例假时更难以忍受。

一个可怕的想法闪过她的心,她的脸变白了。

“唐雨晨,停下来...好痛...真的很疼……”

她好不容易才决定要这个孩子,但不要失去他。

很遗憾一个愤怒的男人根本听不到她说的话,听到了也不会听。

肚子越来越痛。我不知道安若来自哪里。他疯狂地拍打着身体:“滚,滚!你这个畜生,你要杀了我的孩子,你要杀了他!”

那个男人猛地停下来,抬起眼睛看着她的眼睛。

安若哭着对他大喊:“我怀孕了,你听到了吗?我怀孕了!你要杀了孩子,他就是你的孩子!”

唐雨晨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深邃复杂,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安若继续抽泣,他的心真的很难过,想死。

她怎么会怀上这样一个男人的孩子,孩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

“我肚子疼,请你出去!”

她以为如果她这么说,他就会放她走。

然而,她听到唐雨晨突然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很冷,充满嘲讽,听起来很刺耳,像一把刀,毫无征兆地插进了她的心里,让她震惊和心慌!

李时珍

安若停止了哭泣,李时珍睁开他难以置信的眼睛,李时珍颤抖着问他,“你笑什么?”

她怀孕了真的很搞笑吗?

还是他要像做梦一样告诉她,她不配拥有他的孩子,应该打掉?

在短短的一两秒钟内,安若的思绪来回穿梭,思考着无数的后果。

唐雨晨停止了笑,看着她的眼睛更冷,更嘲弄。“安若,我发现你每次找借口都很笨拙。这一次,简直是白痴到了极点!”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我真的怀孕了!”

“是吗?”唐雨晨的手突然压在她的肚子上,压得很紧,安若痛得几乎像针一样尖叫起来。

“唐雨晨,你在干什么?!"她脸色苍白地盯着他,眼里充满了震惊。

“有孩子了,是不是?那我就摸摸它,看看它是不是真的存在。”男人嘴角挂着微笑,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

安若推开他,只推开了一点点,她推了他几下。唐雨晨的后背不小心撞到了汽车的后部。

“滚出去!”她的心情有点激动,有点不正常。“如果你不信,我反正不会给你。他是我的,不是你的!”

“你怎么了?”男人微微蹙眉,抓住她的手腕。“你真的认为你这么说我会相信你吗?安若,你认为我是个傻瓜!如果你有孩子,医生早就给你检查过了!”

安若盯着他喘着气,第一次知道这意味着一百个论点。

她怨恨地张开手,冷冷地说:“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这个混蛋,离我远点!”

肚子还疼。安若握了握手,收拾好衣服,脸色苍白。“开车送我去医院。我现在要去医院了。”

她不想和他争论。现在她只想留下孩子。

看她这副样子她是真的怀孕了,唐雨晨只想笑,他冷冷地看着她,眼底是不屑。

当安若看到他一动不动时,他的心开始慌了:“唐雨晨,带我去医院!”

她靠在座位上,几乎不敢动。如果外面没下雨,如果肚子没那么痛,她会推门下车打车去医院。

现在,她只能问他,“带我去医院!”

安若的眼睛红红的,声音哽咽。

突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出来,滚烫的,像失禁一样,无法控制。

猜猜这是什么,安若的脸色变了,整个人都惊呆了,他的心似乎要爆炸了。

一丝血迹在车内蔓延,然后越来越浓。

唐雨晨看着她下面的座位,那里有越来越多的血渗出来,弄脏了整个座垫。

绝对不是女人有月经。她经期没有那么多血。

安若忍不住哭了,声音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助:“去医院,孩子不见了!孩子没了!”

男子怔了两秒钟,突然低咒一声,随即脸色铁青的发动汽车,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雨仍然下得很大,唐雨晨很快转过身,不管这是不是转弯的地方,他不怕交通事故。他急于尽快赶到医院。

安若的手抓住了座垫,李时珍疼得他动弹不得。他只是无助地盯着前方,李时珍希望在下一秒到达医院。

但是,开了一小段路,车就不能前进了。

大雨造成了交通堵塞,前面全是车,行动不便。

"****!"低吼一声,唐雨晨就要转身,身后还有很多车,连退路都没有!

安若绝望地喊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男人不敢看她。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他脱下外套,戴在安若的头上,打开车门,下了车。他走到她身边开门,抱起她就跑。

黑暗中,倾盆大雨如雨帘,遮住了人们的视线。

豆雨滴打在我脸上,打在我身上,火辣辣的疼。

安若撞到了唐雨晨的背上。她无力地抱着他的脖子,模模糊糊地看着他湿漉漉的侧脸。她心里恨它,疼它。

他杀了他们的孩子,她恨他。

即使他现在在雨夜背着她跑,他依然得不到她的任何原谅。

可能他不在乎她恨不恨他。然而,他杀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此刻他的心情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唐雨晨的内疚和悔恨,安若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复仇的激动。

唐雨晨,你活该。我要你内疚后悔一辈子!

男人背着她跑了差不多几公里。当他到达医院时,他已经累了,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接到他电话的医生已经在门口准备了担架。

安若被放在担架上,迅速送往急诊室。

唐雨晨一路跟着来到急诊室门口,然后瘫倒在墙上,闭上眼睛,深深地喘息着。

他的衣服全湿透了,整个人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他站的地方,在光滑干净的地板上,一滩水渍很快晕了过去,衣服上的水滴答滴答地掉在地上,发出一点点声音,像空寂静走廊里的时针。

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没想到她真的怀孕了。”

那人睁开眼,低声叫了一声他面前的人:“梁叔叔。”

这个人就是梁伟铭,以前给安若治疗过的一位老医生。

梁伟铭抱歉地对他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告诉你我的疑虑。”

唐雨晨勾着嘴唇,嘲笑着,不是嘲笑对方,也不是嘲笑自己,而是嘲笑命运。

“梁书,这不是你的错。就算你当时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

梁伟铭沉默了,他无法相信,所以他没有说出自己的疑惑。

“可惜这孩子……”梁伟铭沉重地叹了口气。

唐雨晨的黑眼睛没有一丝温度。他淡淡地说:“也许我唐雨晨注定要失去我的孩子。”

“你这小子!别这么说。如果能生第一个孩子,就生第二个。改天我给你体检,说不定你已经恢复了。”

“嗯。”

“不要担心你孩子的事情。你还年轻,现在你看到了希望。”

“放心吧,我没事。”唐雨晨勾唇微笑,这个东西,还不足以打击他。

蒋媛媛笑着说,李时珍“我和赵嵘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李时珍我们都加入了阮的家庭,所以我们决定住在一起。总经理,要不要上楼喝杯茶?”

“好。”陈俊同意了。

蒋媛媛和赵嵘非常震惊。

蒋媛媛只是出于礼貌,他为什么同意呢...

他们甚至没想到他会答应。

蒋媛媛很快明白了什么,笑得很灿烂。

“走吧,我刚买了很多水果,回去吃点水果。”

就这样,他们三个上楼去了各自的公寓。

房子两室一厅,装修不错,家电齐全。

稍微小一点的客厅,但是被两个女生收拾的很温馨很整洁。

“总经理,请坐。我去洗水果泡茶。”蒋媛媛向他打招呼。

赵嵘主动说:“我去,你坐着休息。”

“不行,你打电话给总经理,我去!”蒋媛媛拿着水果去了厨房,担心赵嵘会抢走她的工作。

赵嵘不得不和陈俊坐下来。

“你住在哪个?”陈俊突然问她。

赵嵘惊呆了。她指着一扇门。“那个。”

陈俊看见客厅里堆了几个哑铃。他笑着说:“那是你的。你真的热爱运动。”

“有空就锻炼,习惯了……”赵嵘解释道。

陈俊突然起身。他走过去举起两个哑铃。

每个哑铃至少十几斤。他轻而易举地把它举起来了。“很重。你锻炼这么重的哑铃?”

“它太重了,我很少用它……”赵荣生害怕他会察觉到什么。

陈俊放下哑铃,看着他们住的房子。“这房子格局不错。我们公司也有这样的房子出售。每个内部员工都可以八折买房。如果你想买,我可以给你打八折。”

蒋媛媛刚拿着茶杯出来。听到他的话,她很惊讶:“总经理,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打六折,差不多一半卖一半送。

陈俊点点头。“嗯,是真的。想买就买,这个是价格,但不要摊。”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有些幽默。

蒋媛媛笑着说:“我明白,我们不会传播它的!总经理,两年能买吗?”

“可以,随时都可以。”

蒋媛媛很高兴。“我在努力省钱。我一定要买一个!”

陈俊走过去坐下。他笑着说:“钱够了就告诉我。”

蒋媛媛并不真正喜欢富人。

但是,她发现总经理人很好,她很喜欢。

“总经理,你喝茶,我给你切水果!”她放下茶杯,高兴地去了厨房。

赵嵘眨了眨眼。她觉得陈俊是在讨好蒋媛媛是什么感觉?

陈俊突然凑到她耳边,声音很低:“如果你想买,我可以给你打五折。这是朋友的价格。”

他说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赵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脸颊变红了。

她稍微回避了一些。“真的吗?非常感谢。”

陈俊坐下来,自然地笑了笑:“不用谢我,其实我没吃亏,我只给了你成本价。而且我建议你现在就买。现在有很多好房子。如果你钱不够,我可以先借给你。”

“不要……”

!!

陈俊打断了她的话:“我是为了你好。房价会涨。现在买对你来说很划算。我会把钱借给你,李时珍不包括利息。只要你在公司努力,李时珍三年就能升职,最多六年就能还清房款。我保证,如果六年后没有还清,我不要剩下的钱。你怎么看?”

赵嵘瞪大了眼睛。

天下真的有免费的午餐吗?

他能不能慷慨一点?

“我们是朋友,我对朋友一直很大方。”陈俊又解释了一句。

“但是我没有买房的打算……”赵嵘说。

“你为什么不买?我觉得你应该买。”

蒋媛媛端着一个水果盘出来了。她疑惑地问:“我该买什么,房子?”

陈俊重复了他刚才对赵嵘说的话。

蒋媛媛对此感到震惊。总经理太大方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她真的明白了。

总经理被赵嵘吸引,不要怀疑,100%被吸引!

蒋媛媛不确定地问陈俊:“总经理,你说的是真的,你是认真的吗?”

她问的没有意义。

陈俊看上去很严肃。“我是认真的!”

赵嵘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蒋媛媛又问道。

陈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赵嵘人很好,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朋友了。”

蒋媛媛看着赵嵘:“既然总经理对我们如此真诚,你应该考虑一下。”

赵嵘听到了。

她让她考虑一下总经理...

安森在追她吗?但她只是个替身。

也许他只是想为死去的叶笑言做点什么...

赵嵘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也不想去想。

“好,我考虑一下。”她只能说这么多。

陈俊喝了茶,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他一离开,蒋媛媛就开始折磨赵嵘。“蓉儿,总经理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明明感觉总经理喜欢你,别跟我说你没感觉!”

赵嵘很无奈。“我真的没感觉。”

蒋媛媛盯着她:“你有那么慢吗?”

“他从来没说过喜欢我,我也不会多愁善感。”赵嵘直接说道。

蒋媛媛问:“如果他说了,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蒋媛媛想了一下说:“总经理是个好人,公司里的人对他评价很高。如果他喜欢你,你可以试着接受他……”

“渊源,我跟他的身份差距太大了。”

“怕什么,你不是没有能力。其实我觉得如果他真的娶了你,那就是他的福气了。你多好,多能干。娶回你绝对是个好妻子。”

赵嵘笑着说:“你想得太多了。你连一个角色都没有。况且我跟他不会有结果,我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自己想想,仔细想想,别错过一个好人。”

“我知道……”

她知道安森是个好人,嫁给他是她的福气。

然而,她并不幸福...

第二天下班时,陈俊又来到了赵嵘。

他告诉她他会邀请她吃饭。

部门里的每个人都还没有离开,当听到总经理说他们想请赵嵘吃饭时,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真相。

总经理和赵嵘真的有什么!李时珍

赵嵘有点惊讶。她没有傻到问他为什么要当场请她吃饭。

“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吗?”陈俊看了看手表,李时珍问她。

赵嵘整理了文件。"我已经完成了工作,可以下班了."

陈俊笑了:“我们走吧。”

陈俊开车送她去朗明。赵嵘喜欢这里的食物和气氛。没想到他又带她来了。

要了一盒,点了菜,俊臣又问她:“你想喝点什么?”

“不,我什么都不想喝。”

陈俊告诉服务员,“不要喝。如果需要再给你打电话,就下去吧。”

“好的,请慢用。”服务员笑着走了。

陈俊拿起筷子,把一个盘子放进赵嵘的碗里。“吃。”

不是赵嵘干的。她抬头看着他。“总经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请我吃饭?”

陈俊眨着眼睛,微笑着。

“我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

陈俊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她。“嗯,其实,我在追求你。现在你明白了。”

赵嵘睁大眼睛,非常惊讶。

陈俊笑着说:“别怀疑你的耳朵,我是认真的。”

赵嵘很快恢复了他的好脸色:“为什么?”

“这种事情没有理由,来了就感觉对了。”

“但是我...我必须喜欢什么?”

现在,她看起来平凡又平凡。他喜欢她什么?

赵嵘仍然认为他把她视为叶笑言的影子。

陈俊看着她,“我说,感觉到了就对了。也许你没有很多优点,但我就是对你有感觉。”

“总经理……”赵嵘鼓起勇气说,“我总觉得你看我就像看别人一样。你以为我是身双吗?我不做身双!”

陈俊看起来也一样。“你看起来真的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实的。我确定我喜欢你,所以想追求你。我没有把你当成某人的身体替身。”

赵嵘不相信:“真的吗?”

“真的。”

“我还是不相信。我没什么特别的。我们认识不久。你怎么会喜欢我?”

陈俊无奈地说,“喜欢就是喜欢。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我真的说不出来。也许这就是上帝给我的补偿吧。”

“赔偿?”

陈俊点点头。他垂下眼睛,低声说:“有一次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很难过,很痛苦。但我妈告诉我,只要我过得好,总有一天上帝会把我想要的还给我。它不会残忍地对待我,它一定会找机会补偿我。所以,我现在已经在等我的补偿了。”

赵嵘听到这些话时感到非常不舒服。

她也垂下了眼睛。“你把我当成补偿了吗?我说,我不做身双……”

“你是上帝给我的补偿,不是身体加倍。我找到了新的感情,我决定走出过去的痛苦。你不觉得我不该这样吗?”

“不……”她当然希望他幸福。

然而,她害怕她没有机会一直和他在一起...

“既然你觉得我做的对,那你接受我的追求吗?”陈俊轻声问她。

赵嵘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陈俊低声说:“赵嵘,李时珍对我来说,李时珍找到一个我喜欢的人并不容易。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接受我。”

“总经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们的身份……”

“如果你关心这个,绝对没有必要!我家不会在意这个,没有人会嫌弃你的出身。”

“但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陈俊笑了。“每个人都来自地球。为什么不是人世间?你是另一个星球的人吗?”

"..."赵嵘对他的冷笑话无言以对。

“你我都是人,谁也有缺点和优点。我们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谁也不比谁高贵,我们是平等的,你我都没有错,是不是?”

赵嵘对他的反驳无言以对。

陈俊突然握住她的手,赵嵘吓了一跳。

她挣扎着,没有崩溃。

“赵嵘,我是认真的。我给你一个晚上,让你考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总经理,你太狠了。”

“是吗?”陈俊不以为意。“其实我更希望你现在给我一个答案。不过,我尊重你,所以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记住,我不想否定答案。”

"..."赵嵘无言以对。“你是说我只能接受你?”

陈俊的眼睛突然暗淡下来,“我不是有意强迫你,我只是不想让你拒绝我。如果你拿不定主意,可以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

“试用期?”

“是的,我们的关系并不公开,你给我一个月的试用期,看我的表现,确定我对你是认真的。如果一个月后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赵嵘突然有点心动了...

陈俊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除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非常讨厌我,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这句话,陈俊说得几乎有点卑微。

赵嵘的心在颤抖。

安森显然是一个如此骄傲的人,他不需要在她面前如此谦卑。

“赵嵘,你恨我吗?”陈俊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轻声问她。

赵嵘不能点头,她一点也不恨他,她甚至不能假装恨他。

陈俊笑了。“你不恨我,是吗?既然你不恨我,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赵嵘实在受不了。

他为什么问她...

他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

陈俊很沮丧。“这只是一个机会。你不给我?”

赵嵘看到了他眼中的痛苦。

当她选择诈死离开时,他一定很难过。

他年轻的时候帮过她很多,她欠他的情这辈子也没断过。

说实话,她没有权利让他伤心。

不管他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即使他立即杀了她,她也拒绝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敢回应他的感受呢?

赵嵘没有回答,陈俊的心一点一点地落了地,仿佛掉进了深渊。

他的情绪伤害了赵嵘的心。

她突然冲动地说:“我明天可以回复你吗?!"

!!- 4140+dxiuebqg+4559 ->

陈俊眼睛一亮,李时珍有一种透过云层看到太阳的感觉。

“好。”他露出了美丽的微笑。

赵嵘瞬间笑了起来。

她想,李时珍她这辈子都忍不住爱他...

晚饭后,陈俊送赵嵘回家。

赵嵘回到他的住处,一直处于恍惚状态。

蒋媛媛正在客厅看电视。回来后她马上问她:“听说你跟总经理去吃饭了?”

“嗯……”

“你好吗?”蒋媛媛期待着提问。

赵嵘笑了:“没有。”

“他还是没跟你表白?”蒋媛媛皱起了眉头。“赵嵘,如果他只是想玩,就让他早点放弃吧!”

“不,他今天说了……”赵嵘为安森辩护。

曾站起来,“真的?!你答应了吗?”

“我说我要考虑一晚上。”

蒋媛媛点点头。“你做得对。你应该好好想想。但是总经理真的很好。我看人总是很准。看得出他对你是认真的。”

她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

但是赵嵘仍然有她的悲伤。

安森起初喜欢叶笑言,但现在她又喜欢赵嵘了。他以前忘记过她吗?

如果他知道她是叶笑言,他会讨厌她的欺骗吗?

事实上,她仍然在乎他是否真的忘记了叶笑言。

但他现在喜欢的是她,她觉得太矫情,不在乎。

赵嵘不喜欢把感情搞得太复杂。

算了,反正安森喜欢她,她也不担心。

“我先去休息了。”当她完成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赵嵘想了很久,然后下定决心。

她还和安森在一起。

她不能再辜负他的感情了。如果错过了安森,她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但是,她要想办法解决自己的身份问题。

她要对付南宫家,不能留下什么隐患。

第二天一早,赵嵘早早起床,刚洗好澡就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赵嵘的祖母打来的,她说她已经乘公共汽车到达这个城市,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她让赵嵘去车站接他们。

不仅她奶奶来了,她大姨妈也来了。

赵嵘头疼。她在赵嵘没有见过这些亲戚。我希望你不要在他们面前泄露秘密。

赵嵘给他的老板打电话请假,然后匆忙去车站接某人。

在车站等了没多久,公共汽车就到了。

赵嵘看见一个熟悉的老人在一个中年妇女的帮助下走了出来。

她知道那是赵嵘的祖母和姑姑。

她已经记住了他们在照片中的样子。

赵嵘上前低声叫他们:“奶奶,大姨妈。”

他们见到她非常惊讶。

“你是荣蓉?为什么瘦了这么多?”赵奶奶惊讶地看着她。

大姨妈也很惊讶。她笑了:“荣蓉比以前漂亮多了。我好几年没见过她了。我甚至不认识她。”

自从她成为赵嵘之后,她就没有见过这些人。

赵嵘笑了:“奶奶,阿姨,先去我家,回来再说。”

“好。”赵奶奶点点头,但还是不停地看着她。

赵嵘带他们去了她住的房子。

!!- 4140+dxiuebqg+4560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