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BALLBET体育|中国有限公司----嬉游花丛赤雪(1/42)

BALLBET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瑞奇只是摸了摸他的脸:“在你离开之前,嬉游嬉游给我一个幸运的吻。”

莫兰抱起埃文。“你先闭上眼睛。”

祁瑞刚依言闭上眼睛。

莫兰拥抱埃文,嬉游嬉游让小家伙亲吻他的脸颊。

埃文流着口水,齐瑞刚的脸立刻被烧了。

瑞奇很快睁开眼睛,莫兰忍着笑说:“幸运之吻已经给了你,所以你应该好好表现。”

“我说的是我要你给。”祁瑞刚不满。

“你没说过。反正已经给你了,你可以工作了。”

如果不是她给的,祁瑞刚主动要的。

他亲了亲她的脸,惹得莫兰狠狠盯着他。

“要不要再来一个?”齐瑞刚威胁要再亲一次,莫兰赶紧抱着埃文跑了。

埃文咯咯直笑,好像他认为这很有趣。

莫兰和埃文在客厅玩了大概半个小时,齐瑞刚端着托盘里包好的饺子出来了。

“看我的手艺!”他骄傲地把饺子放在莫兰面前。

盘子里的饺子都很好,看起来一模一样。

莫兰大吃一惊:“这是你的包吗?”

“不是我。”

“那是谁?”莫兰傻傻的问道。

齐瑞刚挽起嘴:“是你老公的包。”

莫兰:“…”

“嗯,我说过我会的。是个好包吗?”祁瑞刚求求炫耀。

莫兰拿起一个饺子和一个饺子,仔细看了看。

齐瑞刚有点心虚:“我包得很好,是不是?”

莫兰放下饺子,笑了笑:“很好吃,比我包的好吃。”

“真的?”祁瑞刚又把脸凑了过来,“要不是我求一个幸运的吻,我能装得这么好吗?要不你再赏我一次,再给我一个吻?”

莫兰把脸推开,拿起手中的托盘。“你照顾好艾凡,我会打包一些给你看。”

“要不要跟我比?”祁瑞刚挑眉。

“是的。”莫兰笑着去了厨房。

祁瑞刚期待着她的表演,没一会儿,莫兰端着两个托盘过来了。

其中一个是齐瑞刚的,另一个是她的。

她把两个托盘的饺子递给齐瑞刚看:“评价哪个好看?”

祁瑞刚细看,发现两边的饺子长的都差不多,仿佛出自一个人之手。

“老婆,你偷我的本事!”齐瑞刚马上指责她。

莫兰放下托盘,在茶几上放了一个小玩意。“承认吧,你就是靠这个包包的饺子。”

那是饺子的小玩意...

被曝光后,齐瑞刚并不尴尬,还大张旗鼓地说:“你看我多聪明,懂得利用手头的资源。而且我还教你怎么用这个东西,不然你得自己装,麻烦多了。”

莫兰无言以对。“你有理由!”

“我是对的。”祁瑞刚一脸严肃。

“包在这个袋子里的饺子不好吃……”

“但这是我的包,会很香的。”

"好吧,你以后再吃这些,埃文和我会吃我做的东西."

齐瑞刚邪恶的嘴唇:“香喷喷的饺子当然是给你吃的。我会吃你包的东西。谁让我这么爱你?”

!!- 5327+dfiuwesz+4951650 ->

影子被她吓到了,花丛迅速缩了回去,花丛沿着空调整机一个个跳了下去!

他是谁,小偷吗?!

这是第五层,高到他都爬上去了!太恐怖了!

江予菲赶紧下床,扭伤了脚,检查窗户是否关好。

幸运的是,窗户是关着的,否则小偷早就溜进来了。

一想到小偷闯进来,她就不寒而栗。如果没有窗户,当他进来时,她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江予菲的心因恐惧而跳动。她转身打开门,打算去酒店处理这件事。

她朝外面走了几步,正好撞上了刚刚回来的萧郎。

他后面跟着一个是他司机的人。

“怎么了?!"看到她慌慌张张的样子,萧郎抓住她的手,关切地问道。

江予菲结结巴巴地说:“刚才一个小偷试图翻窗进入我的房间……”

萧郎用微弱的命令盯着他身后的人:“盛迪,你去和酒店里的人谈判,处理这件事。”

“好。”盛迪转身大步走了。

“别怕,不会有事的。”萧郎温柔地安慰她,江予菲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

“谢谢。”

萧郎的手僵硬了。他缩回手,轻轻一笑:“你不用对我说谢谢。走吧,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江予菲点点头,没有拒绝。

这时,她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谁知道小偷去没去?

她转身向前走,萧郎发现她的右脚似乎受伤了。

“脚怎么了?”他拉着她,皱着眉头紧张地问道。

江予菲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我想我白天走得更多。”

还有,她白天走了七八个小时,脚肯定有水泡。

“来,我抱着你!”

“不……”江予菲无法拒绝,他立刻把她抱了过去。

江予菲抿了抿嘴唇,没再说话。

萧郎把她抱回卧室,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他去检查窗户。

窗户关着,他高兴地说:“幸好你没开窗。”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萧郎推开窗户,在窗下的/

他低头一看,每层楼都有空调整机,而且空调整机几乎是错开的。也许是为了修理方便,他们故意错开。

但也让小偷更容易爬上去。

关上窗户,盛迪正好和酒店的经理一起来。经理亲自安慰江予菲,并去查看情况。

他说警察明天处理这件事,小偷今晚不应该来。让江予菲好好休息一下。

为了弥补她,她今晚免了住宿费。

江予菲没有为难经理,点头表示赞成经理的处理方法。

经理在恭敬地离开之前感谢了她几句,盛迪紧随其后。

她和萧郎被留在房间里...

“今天谢谢你。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江予菲感激的对他说。

萧郎看着她红肿的眼睛,眼睛变暗了。“你哭了多久?”

江予菲停下来想明白他在问什么。

她低下头,以免他看到她一团糟。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哭到没有力气睡着。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赤雪一直哭到没有力气睡着。

萧郎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赤雪双手放在她两边的床上,抬起眼睛看着她。

“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雨菲,我知道你把我当成陌生人了。但请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江予菲动了动睫毛,看着他:“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

萧郎生气地说:“没事你会哭的?没事的。你会像迷失的灵魂一样走一整天。没事的。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悲伤?!"

“我真的很好。”

“是不是和阮天灵有关?他又欺负你,伤害你?”

为什么又要用?

他温柔地说阮田零伤害了她,但她还是不愿相信。

“萧郎,今天谢谢你,去休息吧,我累了。”江予菲淡淡道。

萧抿了抿嘴唇,突然握住她受伤的右脚,抬起来。

“你……”江予菲靠在椅背上,双手放在床上。

她正要生气,突然一个人影从眼角出现。

忽然回头一看,只见阮、站在门口。

她的心跳瞬间漏了几下。

阮、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们,那锐利的目光几乎把的手打了个洞!

他为什么在这里?

江予菲呆呆看着他,忘记了反应。

萧琅却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放开江予菲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阮天玲迈开步子走了进来,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

而他的眼神冰冷,甚至充满了杀意!

他走近两步,突然抡起一拳要打萧郎——

“不要……”江予菲同时惊呼道。

“咚——”肖强挨了他这一拳,嘴角带着点血。

阮天玲听到江予菲为他求情,心里怒不可遏!

他握紧拳头,又打了一拳。这一次,萧郎做好了准备,避开拳头,一拳还击。

两个人突然打了起来,他们没有用拳头,他们只用了最简单最野蛮的打法。

比看谁的实力大!

江予菲目瞪口呆。他为什么打架?

“住手!别打了,快住手!”她站起来,试图阻止他们。不知道是谁的手挡住了她。她突然倒在床上。

“啊——”当她摔倒时,她又扭伤了脚,导致她呼吸急促。

听到她的声音,他们同时停下来。

阮、用力推开,上前扶起,皱着眉问:“你伤在哪里?”

他认为她被他们两个伤害了。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急切地说;“别打了,要打就出去打,别在我房间打!”

“好了,我不和他打了,你让他出去!”阮天玲冷冷地、毫不客气地说道。

江予菲看着萧郎,内疚地说:“很抱歉打扰你。去休息吧。”

萧郎的眼睛暗淡了几分钟。

她选择阮、代替他留下来。

他一直知道自己对她并不重要,但他一直希望她选择他一次。

但是除了第一次,她从来没有选择过他。

嬉游花丛赤雪

萧郎握紧拳头,嬉游感觉心里气闷。

错过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但是即使机会来了,嬉游他也把握不住...

阮田零在他没走的时候冷笑道:“姓肖的你不懂人言?出门前要不要我们报警?”

萧脸色铁青,冷哼一声,抬腿大步离去。

阮天玲上前关上门,锁上,然后漫不经心地转过身。

“江予菲,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他盯着她红肿的眼睛,低声问道。

江予菲的情绪现在已经平静下来。她不回答,问:“你怎么找到的?我不是说要分手吗?”

“为什么要分手?”阮天玲双臂抱胸,靠在门上,沉声问她。

江予菲扭过头,不敢看他:“你要分,就分。”

阮天玲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对着她的脸。

“江予菲,你恋爱过吗?!"他咬牙切齿地问道,眼里带着深深的愤怒。

她说话了,但是太短了。这比昙花一现更令人遗憾。

阮,的声音又沉了下去:“我告诉你!分手不是你自己决定的,我没有答应!”

江予菲眨了眨眼,他的心因为他的话而颤抖。

他拒绝了,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江予菲垂下睫毛:“但如果我必须分手呢?”

阮天玲的下巴突然紧绷起来,手指也不禁捏了捏她的下巴。

“给我一个理由!你不给我一个说服我的理由,就没有办法分手!”

其实就算她给了他最好的理由,也没有办法分手!

他当然不会说。

“好吧,你要理由,我给你!”

江予菲挥挥手,看起来像是豁出去了。

她不想提那些事,但他强迫了她...她都说了。

江予菲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问:“我问你,你和严月现在是什么关系?”

阮,怔了一下,怒声道:“我跟她没有关系?!你听谁的?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跟她没关系吗?!江予菲,我要求你信任我。你的信任去了哪里?!"

原来这就是她和他分手的原因。

我不得不说他松了口气...

他最怕的是她突然恢复记忆。

只要她不恢复记忆,其他的一切都会处理好。

“你激动什么?!"江予菲咬着嘴唇。“这不是做贼心虚。怎么这么激动?”

“谁他妈有罪!”阮天灵就是一声低吼,人却更加激动和愤怒。

“你因为这个原因和我分手?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擅自单方面决定分手?江予菲,你心里有我吗?”

如果只是这个原因,她怎么会分手?

江予菲的眼里又涌出了一点晶莹的泪水。

"阮,,你还和她结婚吗?"

“可以!”

阮天玲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江予菲的心剧烈颤抖。原来是那样的...

“但那又怎么样,花丛我不承认她是我的未婚妻。如果她不和我断绝关系,花丛我是不是要一辈子守护她?他妈的是谁做的?订婚就像结婚一样。没有选择的自由。就算结婚了,我也认不出她了,我还是会和她分开的!”

好嚣张的语气。

他是唯一一个能一直保持自己随便做事风格的人。

江予菲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他的心似乎感觉好多了。

“有什么原因,你可以全部告诉我!”阮天玲站在她面前,继续用力。

今天解决了一次什么问题!

他再也无法忍受她的突然消失,也不能让她再次分手。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问道:“严月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阮天玲不再那么理直气壮地回答。

江予菲的心突然跌到谷底。

这是她分手最重要的原因,如果孩子真的是他的。

他们之间永远不会有机会...

“不知道。”阮天玲沉默了几秒钟,突然这么说。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你的孩子,你会不知道吗?”江予菲兴奋的问道。

阮,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不像我的,但是……”

但是时机成熟了。

颜悦好像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不是他觉得她有多贞洁,而是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根本没有男人能进入她的眼睛。

整个一个城市,对她的追求少吗?

那些条件极好的男人,她连对别人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怎么可能和他们发生关系?

而且如果她真的怀了别人的孩子,也不会偷偷打掉!

我们怎么能允许一个孩子继续存在,去玷污她的生活呢?

所以他真的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他的...

他不确定的回答并没有让江予菲的心好受些。

你这样看他,就知道孩子很有可能是他...

“阮天玲,我不会是第三者,你走吧!以后别来找我!”

江予菲指着门拒绝说。

但是她的手指在颤抖,她的声音也在颤抖。

明明那么舍不得,却硬是逼着自己断绝了这段感情。

江予菲对自己和他都很残忍...

阮天玲眼睛一黑,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床上,俯下身。

“谁说你是第三者?”他的声音中带着对她的愤怒。

她不应该这样表明身份。

“你不是第三者!因为我一直爱的人就是你!”

江予菲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她还能安心的爱他,接受他的爱吗?

“江予菲,你听我说。不管燕月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我的,我都不会和她在一起!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抑制住悲伤的哭泣。

她看着阮,,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他的脸。

阮天玲低下头,温柔地吻着眼眶里的泪珠,火辣辣的薄唇几乎灼伤了她的心。

她想推开他,但她非常依恋他的呼吸和亲吻。

她想推开他,赤雪但她非常依恋他的呼吸和亲吻。

江予菲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顿。她摔倒了。

这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赤雪她还是不能让他走,和他决裂。

她的脾气不应该这样。

虽然她看起来很虚弱,但她的脾气很暴躁。

死了总比安全好,但现在,她不能残忍地推开他。

江予菲的心更难受了,眼泪越流越多。

阮、很生气。他捧着她的脸咆哮道:“你能不能别哭了?”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挺对的,不然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

江予菲抬起手擦去眼泪,握紧手指,费力地说着。

“阮田零,如果那个孩子是你的...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阮、浑身僵硬。他闷闷不乐地说:“我们恋爱之前,孩子就在那里。”

“无论何时有,我都不会容忍。”

阮天玲眉头微微一蹙,她的强势脾气又回来了!

妈的,为什么她刚结婚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像小白兔?

“江予菲,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你不给我一个机会吗?”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江予菲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很痛。

她不知道其他女人怎么会不介意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生孩子的事实。

但是她不能。

如果只是性,而且不是在精神背叛的情况下,她还是可以原谅的。

但是有了孩子,孩子还是光明正大的,她受不了。

那个孩子将是她余生的心头刺。当她看到一个孩子时,她的心会刺痛。

她真的不能委屈自己一辈子。

此外,她从小就知道没有一个健康完整的家庭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痛苦。

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她希望天下的孩子都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现在让她拆散他们的家庭,她该怎么做...

江予菲闭上眼睛,痛苦地摇摇头:“是的,我不会给你机会的!”

阮天玲的呼吸突然冷了许多!

江予菲不敢睁开眼睛看他的样子。她的睫毛在颤抖。

此刻泄露了她不安的心...

阮,用锐利的目光望着她,看透了她的灵魂。

你为什么不高兴?

江予菲,你也害怕分手,对吗?

想到这里,他砰的一声放下薄唇,吻了吻她冰冷柔软的唇。

江予菲睁开眼睛,伸手推开他的身体,他抓住她的手,按在她的头上。

舌头有力地伸进她的嘴里,不断地吸着她的气息,甜甜的...

这是最后一次拥抱吗?

江予菲的心突然因疼痛而跳动。

如果这是最后一次拥抱,请让她再爱他的温暖。

江予菲闭上眼睛,不再挣扎,不再拒绝他的亲密。

阮,感觉到她的顺从,他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但他不再盛气凌人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放开了她的手。

江予菲沉浸在他的吻中,他的心在发呆,他的手忍不住被举起来环绕他强壮的身体。

这个人是个很好的人。

嬉游花丛赤雪

在她的一生中,嬉游她很幸运遇到了他。

离开他之后,嬉游她再也不会遇到更好的男人了。所以她会永远珍惜他,永远想念他,永远不会忘记他...

江予菲闭上眼睛,掩饰住眼睛里绝对的痛苦。

她试图回应他的吻,她的手跟着他,拉着他的衣服。

感受到阮的热情,也变得热情起来。

衣服一件一件扔在地上...地面一片混乱...

宽大的大床很迷人。

在窒息了炽热的感情之后,阮田零心满意足地抱住了江予菲。

弯腰亲吻她汗湿的额头。

还有她额头上还没有完全消除的疤痕...

他的嘴里充满了饱腹感和恶鬼,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你喜欢我想要你的感觉吗?”他带着明显的暧昧问她。

江予菲看着他深邃立体的五官,想着让他的外表深深地印在心里。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抬起手擦拭他额头的汗水。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用牙齿轻轻啃着。

“喜欢吗?”他又问。

喜欢,喜欢...

江予菲心里默默地回答,“我想洗澡。”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阮、霸道,不放她走。“你回答我,我就让你洗澡。”

“重要吗?”

“是的!如果你喜欢,那么你离开了我,你能适应吗?”阮天玲敛去嘴角的笑意,认真道。

江予菲怔了怔,是的,她肯定不会适应。

但没关系,她慢慢学会习惯“不适应的感觉”。

“雨菲,你的心离不开我。你在强迫自己离开我。既然不能离开,何必勉强自己?”

江予菲面对他锐利的目光,她突然一塌糊涂,什么也没隐瞒。

他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怎么能说得这么直白?

江予菲疯狂地推开他的身体,背对着他。

“我累了,去睡吧。”

“不是去洗澡吗?我们先去洗澡吧。”他起身抱起她的身体,把她抱进浴室,打开花帮她洗身体...

阮天玲洗澡的时候没再碰她。

但是他看她的方式总是充满了渴望和希望。

但他克制自己不再想要她了。此时,江予菲对爱情没有激情。他一碰她,只会让她觉得累。

洗完澡回到床上,江予菲背对着他。

阮天玲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体,他看着她的后脑勺,薄唇紧紧抿着。

江予菲眼睛睁着,眼睛看着没有焦距的地面。

衣服还散落在地上,满是凌乱的味道,显示出之前的激情有多强烈。

江予菲吸了吸鼻子,睁着眼睛拒绝睡觉。

因为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晚...

“去睡吧。我们明天再谈点事。”阮天玲在她身后深深开口。

然后他举手关掉了台灯。

在灯熄灭的瞬间,江予菲恍惚看见地上散落着两件东西。

一张是折叠但皱巴巴的纸。

一个看起来像首饰盒...

她琢磨了一下,没有深入思考,很快就被明天的分离占据了思绪。

这一夜,花丛江予菲没有睡着。

她只在黎明时睡一会儿。

至于阮,花丛的睡眠情况,她并不知道。

天一亮,江予菲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眼里除了悲伤,没有睡意。

昨晚她还是保持着睡姿,背对着阮。

她的脸深深沉浸在柔软的枕头里,瀑布的头发凌乱而性感。

只是她的脸有点苍白,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

阮、昨晚也保持了原来的姿势,一只强壮的胳膊搂着她的腰,一只火辣辣的胸脯贴着她的背。

他轻轻地呼吸,每次呼吸,他都把呼吸洒在她裸露的肩膀上。

感受着他的呼吸,江予菲的心跳随着他的呼吸而加快。

她睁着眼睛看着窗帘,平静而安详。

江予菲在心里对自己说,给她十分钟。

她只贪恋了十分钟就起床了。

江予菲心里数着时间,一秒钟,两秒钟...

十分钟很快就要到了,但她还没有足够的欲望。我该怎么办?

够了。你必须起床。不能这么贪一辈子。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会结束。既然不能忍,那就趁早破!

时间拖得越久,我越舍不得。

狠心,轻轻拉着阮的胳膊,坐了起来。

她赤脚踩在地板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当她穿上t恤时,她突然看到了那张折叠的纸。

纸片掉落的地方就在阮·的裤子旁边。

她迷惑不解地向前,蹲下身子捡起纸片,打开——

看到里面的内容,江予菲突然捂着嘴,突然大叫起来!

这是...阮《的求婚》...

看着上面的台词,深情又幼稚。

霸道,漂亮,感人...

看着这些,江予菲心里百感交集。他为什么要写求婚台词,像小学演讲一样起草?

今晚我会在金帝酒店等你。我在六点钟准备了烛光晚餐。记得准时来。】

想起他昨天说的话,江予菲突然恍然!

他昨天打算向她求婚吗?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四处寻找。

很快她就看到了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的首饰盒,而江予菲蹲上前捡起了首饰盒。

她的手在发抖,她不敢打开。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首饰盒,一枚漂亮的钻戒突然出现在眼前。

与此同时,在江予菲的眼里,一滴眼泪滑落了...水滴打在钻石上,溅起无数细小的水花...

他昨晚向她求婚,但她没有赴约。

他在酒店等了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为了六点钟的约会,他在晚上九点钟找到了酒店。

然后他在金帝酒店等了她至少两个小时。

江予菲想起了他昨晚打给她的电话。他告诉她慢慢走。他说他在等她。

那时候的她,难过到满脑子难过的感觉,根本不在乎他的想法和感受。

于是她二话没说就挂了电话,没有去赴约。

***

嬉游花丛赤雪

结果她一直没去。他一定很失望...

不仅如此,赤雪她甚至给他发短信,赤雪告诉他分手的事。

不用想,阮田零当时一定很难过。

当江予菲想到他等了她这么久,等着她分手时,他感到很难过。

“你在干什么?”阮天玲刚刚醒来身后突然响起。

他刚醒来的时候声音沙哑,懒洋洋的。江予菲捏了捏纸,抬起手擦去脸上的泪水。

她慢慢站起来,转过身。“这是什么?”

她问她手里的戒指。阮,看了一眼首饰盒里的戒指,脸色顿时一沉。

他二话没说就起来穿衣服,然后去了洗手间。

江予菲不解地看着他。他生气了吗?

阮天玲走了出来,江予菲怔怔的坐在床上,手里拿着首饰盒。

“这个......”她递给他。

“扔掉!”阮天玲冷冷地,江予菲愣了一下。

扔掉?!为什么要扔掉?!

阮、冷冷道:“你不必给我。我不需要它。拿去扔掉!”

这是他买给她的求婚戒指,但他让她扔掉...

江予菲无法呼吸。“你不想要?”

“对,我不要!”他不是女人,这有什么关系!

“走吧,有事情,我们今天一起解决。”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起来。

他的脚步很快,江予菲扭伤的剧本很痛苦。她跟不上他的速度,只好踮着脚小跑。

阮天玲意识到她的不对,转过头,目光落在她的右脚上。

“怎么回事?”他皱起眉头,生气地问。

“没事的……”

“我问你怎么回事!”

"...扭伤。”

阮天玲放下手,蹲下来挽起裤腿。

她的右脚踝有点肿。他伸手捏了捏。江予菲忍不住发出轻微的痛叫声。

阮天玲连忙把手收回来,抿唇转身。

“上来!”

"..."他想抱她?

江予菲站住,阮田零不耐烦道:“快!”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轻轻地仰面躺着。

她不应该听他的,因为那样只会让她更不愿意分手。但是她的身体不听大脑的话。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阮、背着她走出旅馆,正躺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我多么希望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不要停下来...

阮,开车送她去医院。医生给她拍了照,说没伤到骨头,给她开了点扭伤药。

阮天玲接过扭伤的喷雾剂,喷在脚踝上,揉了几下。空空气中飘着药水的味道。

治好她的脚后,他背着她走出了医院。

江予菲悄悄地把脸靠在他的背上,轻轻地说:“让我下来以后,我可以打车。”

“去哪里?”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我们不是说好分手的吗?”江予菲低声说道。

阮天玲微微扯了扯嘴角,他打开门,放下她的身体,示意她坐进去。

江予菲不明白他的意思。她钻进车里,阮田零从另一边坐了起来。

江予菲不明白他的意思。她钻进车里,嬉游阮田零从另一边坐了起来。

他发动汽车,嬉游什么也没说。

江予菲抿着嘴唇,紧握着安全带,不知道他会带她去哪里。

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他说有什么问题今天一起解决。

他会解决什么问题?

他们之间的关系?

江予菲不再说什么,决定按照他的安排来看看他是如何处理这种三角关系的。

阮、开车带她去了一个茶馆,名义上叫茶馆,但有自己独特的吃法。

他点了两杯茶,要了点吃的,这样江予菲就可以快点吃了。

原来是他带她来吃的...

昨天她几乎什么都没吃,很饿,但是没什么食欲。

“吃完了还有事要做,赶紧吃吧。”阮天玲接过杯子,淡淡说道。

“做点什么?”江予菲问他。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不说,她也不会问。江予菲拿着筷子,慢慢低头吃饭。

不得不说这个家的菜很好吃。

特别是水晶馒头,银耳莲子汤,好吃。江予菲吃了三个馒头和一碗银耳莲子汤。

阮天玲也胡乱吃了一些,中间出去打了几个电话。

江予菲吃饱了,几乎所有的食物都进了她的胃。

吃完后,他们结账离开了。

阮天玲还是没说怎么办,他只是发动了车子,向着目的地走去。

很快,车子就到了A市最权威最专业的亲子鉴定中心。

来到这里,江予菲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要不要做亲子鉴定?”她问阮。

那人推门下了车。他站在阳光下,一只手放在屋顶上,一只手放在叉子上。

江予菲也下了车,站在对面,看着他的眼睛。

“你说得对,我只是想做亲子鉴定。颜悦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查一查就知道了。”

不管死活,他都要赌一把!

如果不是他的孩子,他倒想看看别人怎么给他解释!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她不反对他的做法。

她也希望严月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但是这种可能性,会很大吗?

“走吧,他们估计已经到了。”阮天玲关上门,走过来握住她的手。

楼上检查室外面站着很多人。

有阮府阮穆、严复慕岩、严月,还有四个黑衣保镖。

阮、先前叫了几个保镖,请他们到这里来,大家都来了。

保镖办事效率高,带这些人快。

颜悦坐在椅子上,现在肚子微肿,身体怀孕了。

慕岩坐在她旁边,她淡淡地看了一眼阮府阮目。她冷冷地说:“既然你怀疑的孩子不是你阮家有血有肉的人,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要接她去老宅?现在你让她做亲子鉴定。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媒体发现了,我的岳跃会是什么样的人?!"

阮牧也认为阮田零的做法是错误的。

他提出了亲子鉴定,这是一个怀疑颜悦对他忠诚的问题。

祁瑞刚突然拉了拉她的手,花丛莫兰惊讶地看着他,花丛但没有挣扎。

“我确实有办法。”何低低道。

“什么方法?”

祁瑞刚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再娶我一次。”

莫兰阿尔法男性

“埃文永远不会离开你,直到他和我再婚。这是最好的保证。”

莫兰盯着他的眼睛,无法回应。

他是对的。和他复婚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和他复婚...

莫兰抽回手,淡淡地说:“我不信没有别的办法!我一定会想出更好的办法!”

齐瑞刚心知肚明:“再婚我有那么难吗?”

“是的,很难。齐瑞刚,你知道吗,我吸取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教训。你猜怎么着?”

莫兰咯咯笑道:“我意识到了一个道理。我活着不是为了妥协,我要活得有尊严。我活着不是为了混日子,而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如果再娶你,我之前的努力是什么?我又一次委屈了自己,不仅辜负了我之前的努力,也让自己再次陷入了深渊。所以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我会努力寻找更好更完善的方法。”

祁瑞刚薄撅着嘴。

“这不一样。再娶我,你怎么能委屈,我会对你很好的……”

莫兰摇摇头。“不,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不如靠我自己的努力。没有任何人的保证,我只能靠自己。”

她的幸福只能靠自己争取。

祁瑞刚见她态度坚定,一时间也不想说什么。

他站起来说:“好吧,要靠自己,那就靠自己。只是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莫兰笑了:“那如果不简单呢?我一路走来,哪个时间简单?”

齐瑞刚淡淡地看着她:“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

选择他不是最简单最好的方法吗?

莫兰淡然一笑:“累是值得的。”

祁瑞刚几乎是沮丧地离开了房间。

莫兰真的不是那种弱不禁风,性子软,不懂竞争的莫兰。

她之前一直争取和他离婚,她赢了。

但他仍然不太惊讶。他认为她被压迫太久是不可避免的反抗。

他以为她一旦反抗,就没有斗志了。

所以为了埃文,他等着她再婚。

他相信埃文对她很重要。

每次她这么关心埃文,他都很开心。她越在乎,他越开心。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她因为埃文而再次嫁给他。

然后他会对她好,让她知道她的妥协和选择是正确的。

可惜他好像想错了。

尽管她很关心埃文,但她仍然不愿意妥协。

也许,她真的会继续奋斗到底,就像和他为了离婚而奋斗一样。

祁瑞刚不禁意识到,莫兰真的不是以前的莫兰了。

她变了。如果以前她太脆弱,现在她很有韧性。

她不再是那个容易被打败的莫兰...

生活还在继续。

齐老爷子继续介绍祁瑞森的对象。

几乎每天都有女孩子来齐家吃饭。

每天的晚餐似乎变成了相亲宴。

齐瑞森脾气很好。即使他每天都去相亲,赤雪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他对每一个女生都很认真,赤雪但从来不让对方误会,也没有刻意去接近她们,这让齐老爷子很无奈。

最后,餐桌上没有女孩去看望老人。

“第三,你见过那么多女人,你对哪个感兴趣?”齐老爷子淡淡问他。

齐瑞森笑了:“爸爸,他们每个人都很好。”

“既然是好的,你选了哪一个?”

“我和他们只有一种关系,我不了解他们,所以没有更多的想法。”

“你只需要说你喜欢哪一个。”

“都很好。”

“哪个最有利?”

“好像没有,我对他们也有同感。”祁瑞森还和他打太极。

齐大师沉下脸:“你是真的没兴趣,还是没想过找对象结婚?!"

“爸,我真的没感觉,但是我看多了,我应该有一个。”

齐大师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

“爸爸,我说的是真的……”

他扔掉刀叉,刀叉碰到盘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莫兰和祁瑞刚不禁抬头

齐大师盯着齐瑞刚:“既然三子眼光不好,看哪位小姐好。”

齐瑞刚笑着说:“爸爸,这是三哥的选择。我的意见不重要。”

“我让你说,你就说!”

“但是……”

“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齐瑞刚只好说:“我觉得前几天来的王老师挺好的,学识渊博,长得好看。”

齐老爷子软化了脸色,显然对王小姐很满意。

“你也觉得她很好?那个女生是我最满意的。”

“既然你们都觉得她是最好的,那她就是最好的。”

齐大师沉思片刻,道:“那我直接把她安顿下来如何?”

祁瑞森脸色微微变了变

瑞奇只是勾着嘴唇:“爸爸,你就做决定吧,我没有意见。”

“爸爸”祁瑞森开口了,被祁老爷子打断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王小姐人很好。她不仅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了解一般情况。最适合嫁给我们家。”

“爸爸,我不知道王小姐……”

“你一点想法都没有也没关系。我能行!”

莫兰差点没喷出来。他在找人是什么感觉...

祁瑞刚也有点忍俊不禁,“三弟,父亲也是为你好。你真的不能再让你父亲失望了。”

齐大师笑着看着齐瑞刚:“老板最体谅我的辛苦。”

“其实三哥很体贴,他只是一时没想到。但时间长了,我相信他会理解你的痛苦的。”

老人微微垂下眼睛,遮住了眼睛里的深邃。“你能这么说,我很满意。”

就这样,嬉游尽管祁瑞森反对,嬉游祁的师傅还是决定撮合王小姐。

祁瑞森有心反抗,但看到老人虚弱的样子,反抗也说不出来。

他还没痊愈,死的可能性很大。

他只能采取拖延的政策,慢慢想办法。

晚饭后,齐瑞刚抱着埃文和莫兰离开了。

他走在前面,故意放慢了脚步,但莫兰还是有点落后。

突然,齐瑞刚转过头问她:“你知道为什么齐瑞森一直没有结婚吗?”

莫兰皱眉。他问是什么意思?

“即使老人给他介绍了更好的女人,他也不会结婚。你知道为什么吗?”祁瑞刚又问。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莫兰淡淡道。

齐瑞刚冷冷地低声说:“都是因为你……”

莫兰冷笑,“你不觉得你这种说法很可笑吗?你不是一直这么想吗?”

“我不知道他对你的感觉,但他真的是为了你。”

祁瑞刚停下来,深深地看着她。

“如果你得不到幸福,那么他永远不会结婚!只有你真的开心了,他才会结婚!”

齐瑞刚淡淡一笑,眼神却冰冷:“齐瑞森很棒,他愿意做你的备胎。每当你回头看,他都会在那里。只有当你无法回头的时候,他才会离开……”

莫兰震惊地后退一步,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祁瑞刚敛去笑容,眼里有暗光闪动。

“可他注定只能离开!”

说完,他把孩子留在她怀里。

只有莫兰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来。

齐瑞森,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莫兰?”祁瑞森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莫兰回头看着他。

齐瑞森走到她面前:“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莫兰看着祁瑞森,心里很难受。

祁瑞森三十岁了。他没有结婚的打算。他什么时候拖?

“祁瑞森……”

祁瑞森笑着,“嗯?怎么了?”

莫兰笑着说:“王老师真好。我期待着喝你的婚宴。有些事情,不要等到错过了才后悔。”

齐瑞森眼中微微一闪:“你怕我错过王小姐?”

“我只是不想让你错过这段美好的时光。你必须记住你在什么年龄做了什么。”

“没有人值得牺牲自己。你要做的就是为自己而活,就像我现在这样。”

祁瑞森敛去笑容,眼神变得能够理解。

莫兰笑着问他:“你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吗?你喜欢以前的莫兰还是现在的莫兰?”

齐瑞森微微舔了舔嘴唇:“当然,你现在好多了……”

“你会让我更喜欢的,加油!”说完,莫兰转身要走。

祁瑞森看着她的背影。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莫兰的意思?

只是,有些事情根本不能成为他的理由。

他的心被锁链锁住了,没有合适的钥匙他是拿不下来的。

莫兰回到客厅,齐瑞刚和埃文在客厅。

电视开着,祁瑞刚盯着看,只看了她一眼。

莫兰走到他面前,花丛伸出手。“把孩子给我。”

瑞奇刚刚把埃文交给了她。

莫兰什么也没说,花丛朝着楼上走去。

当她准备上楼时,她停下来,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你说了什么...放心,我已经把我的想法告诉齐瑞森了,我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故意告诉她祁瑞森的心思,只是为了让她拒绝祁瑞森?

就想让她逼祁瑞森让他尽快结婚?

所以,她做了他想做的...

目的不是为了他,只是为了祁瑞森,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真的不想欠祁瑞森太多的情分...

祁瑞刚很平淡,眼神里的情绪让人无法理解。

“你做的是对的。”

莫兰默默地笑了笑,继续往楼上走。

于梅的事情还没有问出来,他也不着急。

他急着要介绍一个人。

我以为他已经决定了王小姐,所以他不会再邀请任何女孩作为客人回家。

结果第二天吃了饭,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

然而莫兰他们都是不动声色的,心中没有突兀的疑问。

“小江大学刚毕业?”齐大师笑吟吟地问今天的客人,江小姐。

“叔叔,我这个年纪大学毕业太尴尬了。其实我刚硕士毕业。”

“牛津大学的硕士,前途无量。你学什么专业?”

“会计和经济学。”

“专业也很有前途……”

饭桌上只有齐大师和江小姐谈笑风生。

莫兰不懂。他并不总是给祁瑞森订对象。他怎么能继续给他相亲呢?

难道,他是希望祁瑞森做出自己的选择?

晚餐马上就要结束了。

江小姐也要走了。

齐大师和蔼地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怎么能让一个女生一个人回去?老板,送江小姐一程。”

说出最后一句话,祁老爷子坚定的看着祁瑞刚。

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齐瑞刚的黑眼睛微微一闪,脸上一动也不动:“爸,你错了,这个护花使者最适合三哥了。”

齐大师笑着说:“瑞森和江小姐年纪差不多。最好是他送的。他们的年轻人有很多话题。不过我现在被三子有事,你送江小姐一程吧。”

齐瑞刚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是我的荣幸。”

齐瑞刚和江老师走的时候。

齐大师笑着问齐瑞森:“你觉得江老师怎么样?”

齐瑞森一直打太极:“江老师人很好。”

“有什么好办法?”

“好知识。”

“还有什么?”

“其他的,我没注意观察。”

齐大师并不生气:“你留下,莫兰和孩子们回去休息。”

莫兰点点头,拥抱埃文,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他现在看不透了。

还有,老人是谁?如果他被识破了,就不用混了。

接下来的几天发生了什么,莫兰,他们看不透老人。

女生还是天天来家里。

但是每次吃完饭,他都让祁瑞刚送他们回去。

我从来没有给祁瑞森打过电话。

这天中午吃饭,赤雪祁瑞森正好不在家,赤雪祁瑞刚忍不住问了问心里的疑问。

“爸,我不明白你最近的做法。你不是在给你三哥找对象吗?为什么总是让我送人?”

老人并不惊讶。他淡淡地说:“让三子白送,反正他不会当真。”

“可是为什么要我送呢?”祁瑞刚问得很直接。

“你这几天把那些小姐们打发回去了,自然跟她们沟通了?”齐老爷子问道。

齐瑞刚点点头:“是一点交流。”

“既然老三不认真,你可以帮他看看哪个合适。”

原来是让他帮祁瑞森把关。

“爸,你不是点了王小姐吗?”

“哪里有一个就够了,最好选择范围广的。另外,希望他这次真的安定下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

齐大师笑着说:“之后你再帮三子检查一下门,多给女士们讲讲三子的优点。”

“是的,我知道。”

祁瑞刚自然很乐意早点让祁瑞森结婚。

我更愿意做点什么...

就这样,又相亲了几天。

祁瑞刚终于帮祁瑞森看上了一个好姑娘。

他真的是为他选的,这样他就可以早点结婚了。

“你说陶老师人很好?”这天吃饭,齐老爷子问祁瑞刚。

齐瑞刚点点头:“是的,她的性格和其他方面都很适合她三哥。”

齐大师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她也不错。”

齐瑞森淡淡地问:“爸,你不是帮我看上王小姐了吗?”

“你更喜欢谁?”

"...要不要我跟他们相处?”祁瑞森有意拖延时间,就像他曾经对待海心怡一样。

这一次齐大师不会再上当了:“别看了,我帮你选。我也想过订婚时间。就在下个月,老板就要操办婚宴,想办法搞得隆重一点。”

齐瑞森大为错愕:“订婚了?!"

这么快就订婚了?!

齐大师坚定地点点头:“对,你一定订婚了!谁敢违抗我的命令,那我就让他一无所有!”

他们都沉默了。

只有祁瑞刚完全接受了齐大师的安排。

“三哥,在你订婚之前,你还是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女人。”

齐大师答应了,说:“你大哥说得对。还是可以自己选一个。订婚前三天,如果你还没决定,那我替你决定。”

“爸,你不觉得太早了吗?”祁瑞森问道。

齐大师面色沉重:“不急!其实这两位女士是我的最爱。他们家境不错,人也不错。任何一个都适合嫁给你。只要他们合适,就够了。至于感情,婚后可以慢慢培养。”

“培养不出来怎么办?”祁瑞森忍不住反驳。

齐大师微微冷笑道:“没关系,生个孩子就够了!”

齐瑞森握紧刀叉,忍不住低声说:“可是我不能……”

“三弟,爸爸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爸爸身体不好,担心你的婚姻,别让他伤心。”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