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ymy体育(中国)有限公司----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1/52)

ymy体育(中国)有限公司 !

只有她愿意帮南宫逸传递消息。

没想到,仙君仙君他们中间竟然有鬼。

“她做到了。我们住的地方也暴露了,仙君仙君就搬来了。”阮对说:

江予菲有点生气:“我应该早点怀疑女仆。”

阮田零笑笑:“没关系。如果他逃跑了,他就会逃跑。”

“但他回去后会说我们绑架了他,南宫家不会放过我们的。”

“那也要他们有能力对付我们!南宫许灿帮不了我,更别说他们了。”阮天玲很不屑。

“你抓南宫奕不是为了对付南宫文昌吗?现在他逃了,以后抓他就更难了。”

阮田零开心地笑了:“南宫文昌死了。”

“什么?!"江予菲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我昨天伏击了一个人,把他赶走了。”

阮天玲淡淡地说,但江予菲消化了很久。

“真的死了吗?”

“嗯。我已经给公公婆婆报了仇。等我救出婆婆,我们就离开这里。”

江予菲皱起眉头,非常担心。“南宫奕知道我们要杀他爷爷。现在他爷爷去世了。他一定知道是我们干的。只要他说出来,整个南宫家族都会反对我们。虽然我们可以对付他们,但是会很麻烦!”

“但这些都是他的话。没有证据,他们不敢指认我。”

江予菲无言以对:“这还需要证据吗?”

阮、笑着说:“我当然需要证据。我不是好惹的。他们不必惹我。况且现在大家都在争家主的位置。谁愿意站出来当炮灰?”

炮灰...

看到他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江予菲放心了许多。

“既然你说没问题,那应该没问题。”

“我没问题。”

江予菲笑了,突然她想起了另一件事。

“爸爸,他醒了吗?”

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还没有。”

“怎么还没醒?”江予菲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不,我去看看他!”

萧泽欣一直昏迷,醒不过来。

医生给他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但他什么也没找到。

江予菲拉着父亲的手说:“爸爸,醒醒,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你醒醒……”

萧泽新没有回应,仿佛自己成了植物人。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好下场,为什么睡着了还不醒?”很难过地问阮。

男人拉了拉她的身体,轻轻抱住她:“你放心,我们带公公去医院吧。”

江予菲点点头:“马上去!”

他们带小泽新去最好的医院检查。

经过一天的研究,医院专家终于找到了原因。

在医生的办公室。

阮天玲和江予菲坐在医生对面。

“病人本来应该自己关闭意识,但他不想醒来。”老医生说得很慢。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江予菲听不懂他们的谈话,但从阮田零的脸色来看,她知道她父亲的情况不好。

“一般能尘封的人很少,因为他们没有意志力。这个病人潜意识很强。他强迫自己睡觉,估计是为了逃跑。”

安若·冷冷忙坐在沙发上,仙君翻出所有的文件。

这些都是真的,仙君有了这些证据,我叔叔就要破产了。

在我心里,我本来没有希望回到股份,但是看到证据,她又开始讨厌,想回到股份,想惩罚我舅舅,不想让他那么骄傲。

但是一想到安心,因为她...她有些动摇。

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地说:“你可以送一份给安,和他私下解决这件事,看他怎么做。”

安若的眼睛亮了。“我明白了...谢谢你。”

“哦,太好了,你也会对我说谢谢的。”那人不小心扬起了眉毛,语气中没有一丝讽刺。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应该感谢你。”

“我们是夫妻。如果你感谢我,就不用说了。”

安若向他投去深邃的目光,心猛然一跳,她迅速不开视线。

什么是夫妻?

这个词对她来说很奇怪,但为什么,感觉这么亲切。

下定决心后,他给安寄去了一份副本。她还附上了一封只有一句话的信。

安·祁鸣收到安若寄给他的东西后并不惊慌。

他把东西扔给安信,冷冷地说:“你不是说你能搞定吗?你看,唐雨晨睡了你,最后把证据给了安若。他是站在安若这边的,你这个傻姑娘,偷鸡之后丢了一把米!”

安心勾唇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爸,你别担心。我知道安心。她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女人。看看她给的信,你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她不想对我们太苛刻,说明有回旋的余地。我们,你为什么不利用她,然后彻底毁掉她……”

“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了很久,我也想过这种情况。爸爸,你放心吧,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

安若送来东西后,他想知道他叔叔会如何对待它。

如果他没有负罪感,拒绝把股份交给死神,那么她会正式起诉他,不再给他机会。

如果他同意私下解决,有诚意,她就不推了。

反正大叔的结局看他的态度。

安若没有等太久。第二天,安约她出来见面说话。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唐雨晨,那个男人不反对她去。“去,听听他怎么说。”

安若有点犹豫。不知道她是不是多疑。她有点担心她叔叔会伤害她。

“怎么了?”唐雨晨大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真的应该去吗?他会吗...一直这样吗?”

那人自信而傲慢地笑了起来:“他有勇气吗?放心大胆去吧,他对你也没办法。”

即使真的是针对她,也会设定完美的游戏,把自己收拾干净。否则,她在去安明琪的路上出事了,他也不会放过他们。

安·祁鸣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他知道自己的风格,怎么能冒愚蠢的风险呢?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听到他说的话,仙君安若莫名其妙地相信了他。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他的信任正在逐渐加深。

“好吧,仙君我去。”她站了起来,因为她站起来太用力了,膝盖撞到了茶几上,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倒在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意识到这一点,她急着起身,男人的手臂迅速圈住她的腰,她更加慌张,双手有意识地靠在他的胸前。

那一刻,她的手掌感受到的是他那强壮但感觉良好的肌肉。

还有,他强烈的心跳。

他的心脏应该很好,每一次跳动都充满了力量。

就在一秒钟内,安若感觉到了很多事情,在他的脑海里想了很多事情。

“宝贝,你是在向我投怀送抱吗?”男人笑着开玩笑地问她。

她突然恢复过来,脸颊微红,“哪有!我不小心撞到了茶几,摔倒了。”

“嗯,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唐雨晨赞赏地点头。“但你不必找借口。随时可以投怀送抱。我绝不会拒绝。”

“这不是借口!”安若恼怒地盯着他。他觉得自己脸皮越来越厚,甚至会撒谎。

“嗯,这不是借口。但是我知道……”他凑近她的脸,用灼热的目光盯着她,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低声说:“现在你心跳很快……”

“宝贝,你对我的身体感兴趣吗?其实你喜欢我的身体。”

安若突然意识到她的手仍然放在他的胸前。

因为身体紧绷,手力量比较大,看起来好像是在努力感受他的胸肌...

她把手往后一缩,脸颊绯红,因尴尬而生气。“别太自恋了,唐雨晨!我对你的身体哪里感兴趣?快放手,我要出去。”

“点了火就想溜?”唐雨晨的眼睛里充满了邪恶的灵魂。“宝贝,现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灭火更重要了。”

“你……”

“告诉我,我多久没碰过你了?”

安若气得说不出话来,不就是昨晚发生的事吗!

他是谁?如果他整晚不这么做,他会死吗?

憋了一肚子气的她,突然蹦出一句让她很后悔的话,“唐雨晨,我不能忍受你的要求。你要多找女人,让她们分享一点!”

这个人的脸变得冰冷,他的眼睛似笑非笑,但带着一股冷冷的寒意。

他扬起嘴唇,柔声问道:“你说什么,让我多找几个女人?”

妻子让丈夫有外遇的地方,即使有,也说明她对这个丈夫并不稀罕,也很不喜欢他。

安若缩了缩脖子。

从他的表情来看,他应该生气了。

但是他以前不是找过别的女人吗?

一个丽莎,一片飞雪,也许还有很多女人她不认识。

他找别的女人很正常。

安若鼓起勇气自信地反驳道:“别告诉我你外面没有女人,鬼也不会相信你。我不管你有没有女人。好了,去找他们,时间到了,快松手,我得快点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

为了回答她,仙君他突然抱起她,仙君大步上楼。

安若·冷冷突然开始挣扎,“你不会乱来吧?我真的要迟到了!”

“让他等着!”那人用冰冷的声音宣布。

似乎只要是他的决定,任何人都必须遵守。即使安不知道自己说过这句话,他也必须无条件地遵守。

他真是一个超级霸道的人。

不,是沙猪!

不管安若怎么挣扎和告诉他,他都不理他。

回到卧室,他用力把她扔在床上,她的身体向上弹了几下,造成头晕。

那个人把门锁上了。他站在床尾,用野兽般危险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然后抬起一只手,慢慢解开衬衫上的银色纽扣。

安若缩了回去,眼里充满了警惕。“我真的要迟到了。别故意耽误我的大事好不好?”

他脱下衬衫,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胸膛,腹部肌肉微微收缩,身上的每一条线条都充满了艺术气息。

唐雨晨微笑着迷住了她:“宝贝,证明我的清白是一件大事。你说我有别的女人,我只能用我的力量向你证明我的清白。你知道我的实力就知道我有没有找到别的女人。要知道,我的实力越强,就越说明我没有找别的女人解决这件事……”

力量...

这并不是说安若的大脑不纯。她知道唐雨晨,现在他已经说得很有力量了。少说,他会把她折腾个半死再放她走。

那今天遇到大叔,岂不是毁了?

“不可能!我不答应!”

她跳起来向门口冲刺,但有些人比她走得快。像一阵风一样,迅速抓住她的腰,把她扔回床上。

“唐雨晨,你不要走得太远!至少你也让我再商量一下……”

“还有什么?”他压着她的身体,邪魅地扬起眉毛。

再来一次?

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打不过,说不出来。安若突然生气了。她生气地说:“你这个混蛋,快放我走。我现在没心思了!你不烦,能不能不要太过分!”

唐雨晨笑而不怒:“我太过分了,我只想证明我的清白。”

安若连忙点头:“好,好,我相信你是无辜的。”

“听你敷衍的语气,我知道你不相信。所以,我坚持用我的力量向你证明……”

“我说我信!”

“你信,但我还是要证明。”

"..."安若胸口闷痛,突然疯狂地挣扎着。

“宝贝,不要反抗,反抗是不行的。”男人笑起来像个恶魔。

接下来,唐雨晨用自己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向安若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而且他绝对是故意的,每次都不人道的折磨她,变相的惩罚她!

明明是白色的,最后却变成了黑色。

安若终于看到了他的力量,他不敢再胡说八道了。

如果她能预见到这样的后果,她发誓再也不说让她非常后悔的话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与安的谈判延期了。

第二天,仙君唐雨晨亲自开车送她去赴约。但是他没有跟着进去,仙君只有她进去了。

半个小时后,安若从餐厅出来,钻进车里。

唐雨晨没有急于先问她。他发动汽车,开了很长一段路才说:“他说什么?”

“他说,给他一周时间考虑,然后他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答应了?”

安若点点头:“嗯,一个星期不是很长,我也想看看他考虑的结果。”

那人微微眯起眼睛,在猜测安明奇的目的是什么。

那老狐狸贪得无厌,老谋深算,不可能放弃任何股份。他在拖延时间,也许在想别的办法。

或者,安心,会有什么行动。

唐雨晨的心就像一面镜子,他对一切都想得很清楚,但他就是不告诉安若这些事情。

他恨弱者,他恨不上进的弱者。

让安若受苦更好。只有当她痛苦的时候,她的大脑才会变得更聪明。下次她遇到算计她的人,不会轻易上当。

以为安心是她的好姐姐,哦,等等,她很快就会知道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

一周后,安又打电话给,约她出去谈判。

这一次,安若认为他的考虑实现了。谁知道他说了什么,他最近一直忙于生意,还没想好。让安若再给他一周时间。

安若淡淡地说:“这不是你的拖延战术吗?”

安祁鸣没有生气,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我真的太忙了,抽不出时间。这么大的公司,我至少要先把一切都搞定。就算给你,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毁在你手里。再说,毕竟是我辛苦,让我多花点时间守护它,不行吗?”

AnRe又心软了,同意再给他一周时间。

唐雨晨听了这件事后,非常肯定这是他们的拖延战术,他希望安心很快会有行动。

如果没有,几天后,安心提着礼物去拜访。

她是来感谢安若的,顺便来看看她。

他们坐在花园里,谈论着一些事情。

安欣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他漫不经心地说:“安若,你最近看杂志了吗?”

“什么杂志?”

“你没看见吗?我说,你这个傻姑娘,怎么什么都不在乎?事到临头,就晚了。”

安若更是莫名其妙:“怎么回事?”

安心看着左右无人,她压低声音对她说:“我说你跟唐雨晨结婚好几个月了。难道你没有一点危机感吗?”最近几期杂志都有关于他的报道,不是和明星一起玩,就是和温柔的模特一起吃饭。他外面有个女人,你不知道?"

安若留下了,这不是秘密。

她突然想起唐雨晨用她的力量证明他是无辜的,她的脸有点红。

“这是什么?他的身份和其他女人一样正常。”安若简单地说,没有嫉妒。

安心知道,她不喜欢唐雨晨。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但是唐雨晨没有和她离婚,仙君显然她还是有点在乎她。

也许不是在乎她,仙君而是男人骄傲。他对他没有感觉是因为他看到了安若,所以他征服了* *。

不管怎样,她确信唐雨晨不爱她,她也不爱他。

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教训她:“你怎么这么蠢?你以为你嫁给他,坐了唐家的位子,就没人能代替你了吗?如果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有了孩子,你就不能保住这个位置!”

说到这里,我心安理得,突然说:“对了,你结婚很久了。你为什么没怀孕?是吗...他不让你怀孕?”

安若不想讨论这些话题。她笑着问她:“姐姐,我觉得你今天心情不错。有没有什么喜事?”

“没有。”安心笑着摇摇头,“我只是看到你,开心。要不是前段时间你,我估计我都走不出那个阴影了。”

“姐姐,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不要再想了。”

“嗯,我不会考虑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告诉我,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唐禹锡不让你怀孕?”安心话题又绕回来了。

安若把一缕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淡淡地说:“我不想要孩子。”

安心惊讶地睁开眼睛,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你...他没有孩子吗?!唐禹锡的想法是什么?他想要孩子吗?”

“妹子,你问这些干嘛?”

“当然是为了你好,如果你让你的脾气任性,哪天你被他抛弃了就没地方哭了。快告诉我,他要孩子吗?”

安若突然感到轻松,有点急切,这很奇怪。

看来她关心的不是她,而是唐雨晨。

她不会撒谎,也不想一直被质疑。她不得不说实话:“他想要孩子,但不要急。对他来说,孩子根本不是问题。”

“哦。”安心清晰地点点头,眼睛微微低垂,眼里一半是希望,一半是失望。

如果唐雨晨渴望生孩子,他并不急于生孩子。

但是,他没有不生孩子的想法,这是好消息。

得到她想要的信息,起身离开,没有太长的耽搁。

一个躲在附近的仆人拿了一个针孔摄像机,悄悄离开,把录好的视频递给唐雨晨。

男人看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嘴角微微勾起。

安心那么渴望知道他是否想要孩子,也许她怀孕了?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也许她很快就会来她家。

所以,让安若看看她的脸,让她知道,不生他会有什么后果。

然而,安若不应该关心这些。

安心到门口撑着大肚子,她说不定还会屁颠屁颠的给她少了唐* * *的位子!

想到那张照片,男人的脸瞬间就黑了!

算了,他还是看她的反应吧。他不相信。过了这么久,他的魅力一点都没影响到她。

安·祁鸣说这一周又到了,安若去赴约了。这次他没有再拖延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

他拿出一份合同,仙君递给她,仙君说:

“如果如果,当我偷偷吞下大哥的股份是很不对的。安的是我和大哥创立的,其实我付出的努力比他多。当时,他死了。我担心他的去世对公司有很大影响。我悄悄把股份过户到自己名下。谁知道时间久了,我都舍不得拿出股份。”

“你也知道,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即使第一次占据了大哥的大部分股份,但没有我,哪里有今天的安。事情既然已经曝光,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如果,你能不能为了你舅舅养你,为了他舅舅这么辛苦为安工作,只付15%”

“这百分之十五目前值一亿。如果安在我手里发展,以后会有更大的升值空。当年我吞了大哥600万股,现在给你1亿股。其实你没吃亏吧?”

安若深深地听着。她不想接手安,只想看看他的态度。

安明琪见她不说话,重重一叹,人似乎衰老憔悴了许多:

“我已经计划好了,过两天我要去看望我的大哥和嫂子。我会亲自向他们道歉,请求他们原谅。如果是,你能原谅你叔叔吗?”

安若没有回答,问道:“你真的愿意给我15%的股份吗?”

安·祁鸣回过头来说:“你为什么不放弃?这是你们兄妹应得的。等我老了,走不动了,我就把公司交给小荠。毕竟他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我现在是...只是舍不得交出公司,那是我的命,交出就等于杀了我……”

“大叔,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你真的认为叔叔是一个眼里只有钱的人吗?钱很重要,但我还没有为它疯狂。另外,我给你15%。我还是安的总裁,安还是我的。而且这钱对你来说也不算少。我为什么不做这种一举两得的方法?”

安若沉思了一下,点点头,“好,我接受你的提议。”

“真的吗?太好了,大叔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安明琪眼睛一亮,欣喜地说。

“既然你同意了,就签合同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手续。两天后,这15%将以你和小荠的名义兑现。”

安若毫不犹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不在乎有多少钱,她想看的是她舅舅的态度。

他愿意放弃百分之十五,对她来说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再说了,这一个亿够大叔还欠父亲的债了。

要不是他,那些当年的股票恐怕会贬值,甚至可能让安破产负债累累。

安若知道天上没有馅饼的事实。

在她看来,舅舅没有义务替他们管理这些股份,也没有义务让安赚钱后无条件把股份给弟妹。

所以,她不贪,只拿百分之十五。

解决了这件事之后,安若的心轻松了很多,以后不会再有什么烦人的事情困扰她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而且,仙君她赚了1亿回小荠,仙君等他长大了,就不用努力了。

回到别墅,她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件事告诉唐雨晨。

那人听了,勾勾嘴唇,冷笑道:“安若,你真好骗。就凭这点小人情,你就妥协了?”

安若知道他会这样说,但她并不在乎:“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这不是一个小忙,这是我应该承担的一部分,还有一点不属于我和小荠。”

“是吗?”唐雨晨轻轻抬起头,懒洋洋地问:“我买了你当初花的那一亿,让他们白拿?”

安若眼中闪过一丝刺痛,脸色沉了下来。

“那是我对他教养的感激!”

毕竟他一直在养他们姐弟俩。她不能否认,如果没有她叔叔的祝福和关心,她和小荠不会顺利成长。

过去,他对他们付出了感情。

唐雨晨敛去嘴角的笑容,瞥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他的眼神,有多明白。

安若对亲戚的看法与他截然不同。

他正好相反。他不在乎别人对他好不好。他只知道,如果对方利用他,伤害他,那么他就是他的敌人。

他以前一直抱着这种想法,但现在他看到了安若的固执想法,他有点困惑。

是他的想法,错了吗?

————

安明起得很快,如果两天后,安若和安吉的名下,他们共同拥有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这是一个美好的结局。得到了他的那份,安没有多少股份。他仍然是安最有决策力的人。

安若认为情况会是这样。后来,她和她叔叔会排除这种情况,各奔东西。

但是唐雨晨不这么认为。

安明奇愿意拿出百分之十五,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不会相信安明启只是用小利益送安若什么,安明启是个贪得无厌的人,这种人,吃进肚子里也不会吐出来。

能让他吐槽的东西都是用来长期钓鱼的。

他们要抓的大鱼应该是他。

突然,一个月过去了。

这段时间,安心没有任何行动,安明奇也没有..

安若和唐雨晨相处融洽。她学会了不反抗他,不惹他生气。

他对她不再残忍霸道。

甚至时不时送她一些小礼物,带她出去吃饭玩。

然而,在平静的生活下,却有一股杀机涌动。

一天,安若突然接到安心的电话。

电话里,安心的语气有些慌张,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安若,请你来医院好吗?我在这里等你。”

安若问了地址,匆匆赶到医院。

他低着头坐在医院外面的花坛上,看起来很难过。

安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定是一件坏事。

她走到自己身边,蹲了下来。她小心翼翼地问她:“姐姐,怎么回事?”

安心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

她怔怔地看着安若。过了很久,她喃喃道:“安若,我怀孕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

安若睁大了眼睛,仙君充满了怀疑。

过了一会儿,仙君她不确定地问:“孩子在吗...那个时候?”

她安心地抱住她,放声大哭:“我该怎么办,安若?”

这是...

安若的心很不舒服,她怀着平静的心情。那孩子当时也在。然而,孩子的父亲是个混蛋,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父亲是谁。

安心哭得很伤心,她只能默默地抱着她安慰她。

哭了很久,情绪稳定下来。

安若严肃地问她:“姐姐,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安心纠结着,说不出话来。

安若知道她的心情,她不停地打孩子,但她不太想要他。

她怀孕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情。

其实对于女人来说,她们只想生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果他们怀了不爱的人的孩子,他们的心情会很糟糕。

安若握住她的手,坚定地对她说:“不管你是否想要这个孩子,我都会支持你的决定。”

安心和痛苦:“我已经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了...七天之后,我刚好有时间休息,然后就来做手术。安若,那天早上十点钟,你会来陪我吗?”

“好。”她重重地点点头。

告别了安心,安若回到了家,感觉有些沮丧。

吃饭时,唐雨晨见她心不在焉,就问她:“你怎么了?”

她摇摇头,淡淡地说:“没什么,就是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就去看医生。”

“人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这是情绪问题,不是身体问题。”

“你来例假了吗?”他突然问道。

安若怔了怔,又摇了摇头。

唐雨晨用深邃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低声问道:“你这个月来过月经吗?”

安若抬头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想问她是不是怀孕了。

“来。”她淡淡地回答了他。

男人放下筷子,漆黑的眼睛越来越黑。他直直地看着她,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你偷了避孕药吗?”

安若心里一跳,但语气很平静:“你以为怀孕这么容易,每次都能赢吗?”

“女人,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偷避孕药。”他冷冷地威胁,安若突然有点不安。

“你能怀孕吗,我能决定吗?!"

唐雨晨沉默了一秒钟,拿起筷子继续吃:“安若,如果你聪明的话,你应该给我一个孩子来保证你的地位。记住,即使你不再是我的妻子,你也只能拥有我的孩子。所以,你想想,你到底想不想生?”

安若握紧他的手。

他困了她一辈子。如果她不为他生孩子,结局只有一个。一个人孤独终老。

即使他和她离婚,她也只能一个人生活。

如果她想生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怀孕,这样如果她有血,孩子就有了完整的家。

其实这是一道选择题。她是选择孤独终老,还是选择有人陪她度过一生,是一个选择题。

聪明人总是选择第二种。

安若垂下眼睛,内心挣扎着矛盾。你真的要和他和命运妥协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心操作的时候快到了。

一大早,仙君安若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要去哪里。她悄悄出去,仙君匆匆赶到医院。

刚下车,她正要给安新打电话,就听到她的声音。

“安若,这里。”

她戴着太阳镜和帽子,站在阴凉处向她挥手。

她走过去疑惑地问她:“姐姐,你穿成这样干什么?你怕别人认出你?”

安心牵着她的手,带她到远处的保姆车上。“别说话,跟我来。”

安若莫名其妙地跟上了她,来到车前,让她先坐进去。

她奇怪地问:“我们要去哪里?”

“别问了,说吧。”安心语气中带着几分焦急,安若下意识地去开门,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她的脸色大变,整个人都愣住了。

突然后背被使劲推了一下,里面的人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进去。

安若的尸体很快被拖进车里,撞到了一个人。

她下意识的就要尖叫,那个男的眼疾手快,一巴掌拍在她脖子上,让她晕了过去。

当她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车正行驶在荒芜的山路上。

她坐在两个男人中间,双手被绳子捆着,嘴里缠着胶带。

在前面两个位置,她认识开车的人,也就是那天晚上的强哥!

另一种是闲坐的安心...

安若震惊地睁开眼睛,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爆炸了,她全身都被冰冷的血液冻住了。

安心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冰冷,眼神冰冷。

安若直盯着她,想说话,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浑身发抖。

一切都变得清晰了,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她心里的问题,车子很快就到了山顶。她被两个男人拖到了顶端。

他轻松优雅地走到她面前,用力撕掉她嘴上的胶带,自豪地笑着说:“安若,问你想问什么。”

安若气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那天晚上...你什么都没发生...对吧?”她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问她。

虽然心里有答案,但还是想听她说。

安心点头,伸手撩了撩一头风情万种的卷发。

“对,这一切都是我的局。”

安若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仍然无法平息她内心的颤抖和痛苦。

她感到五脏六腑挤在一起,她感到恶心、恶心和头晕。

“安心,告诉我为什么?就为了股份?”

她不明白,如果是为了股份,她不用去那么多麻烦。

况且她只要求百分之十五,并不想要整个安。

她为了那笔钱骗她值得吗?

甚至愿意绑架她,走上犯罪的道路。

安心得意地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那笔钱,我没放在眼里。说实话,我并没有关注整个安史。”

“那你为什么!!!"安若突然睁开眼睛,用最大的声音冲她喊。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们是我父亲最亲近的人。

我相信如果他一直看到他们,仙君他的头脑会有所恢复。

当江予菲这样做的时候,仙君萧泽新并没有醒来。

看着墙上他们的照片,江予菲忍不住继续盯着看。

我相信我父亲会的。

做完这些后,江予菲给了她父亲照顾,然后她去厨房做饭。

阮、送了回去,不久又出去了。

他说他有事要做,一会儿就回来。

江予菲想给他父亲做些家常菜,让他熟悉味道。

火炉上有小米粥。

江予菲熟练地切莲藕片,两个仆人正在帮她洗菜。

她做饭的时候,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食物放在桌子上。

江予菲亲自盛了一碗小米粥,装了几个小碟,装在托盘里,想送给父亲。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砸东西的声音!

“先生,冷静点,这个不能砸!”

“滚,给我滚——”

爸爸又疯了?

他没有服用镇静剂吗?

门口的两个女仆用眼睛看着她。

江予菲把托盘递给其中一个人,然后她推门进去了!

卧室里,萧泽新用微弱的声音抓起墙上的相框,然后砸在地上。

“哐当——”

相框的玻璃碎了,里面的照片全是碎片。

南宫月如的美丽外表在废墟下支离破碎-

萧泽新抓起一个相框,砸在地上。

江予菲很快康复了。

“爸爸,你在干什么?住手!”她想上去,一个男护士急忙拦住了她。

“阮夫人,你不能靠近肖先生,怕他伤害你。”

江予菲焦急地说:“别拦着他,别让他砸了。”

“没用的,肖先生已经疯了。”

“把剩下的照片拿走,快!”

女佣也进来帮忙,没销毁的照片很快被拿走了。

小泽新一点也不尴尬,冲着他们喊:“滚,离我远点!”

“爸爸……”

“滚!”萧泽新迅速退到床边,用凶狠的防备盯着他们。

江予菲安慰他说:“爸爸,别激动。我们和你不亲近。别激动。”

“滚!”萧泽欣冲着她喊。

江予菲点点头:“好,这里打扫干净,我们马上出去。”

没有她的命令,仆人已经带了清洁工具,迅速清理了地上的杂物。

萧泽新突然抓起枕头砸在江予菲的头上:“别出来!”

这一幕正好被回来的阮。

他皱起眉头,拉着江予菲往前走:“你不是离你岳父远点吗?”

“我没事。”江予菲挤出一丝笑容。

“没事就别靠近他,跟我出去!”

阮天玲不由分说要拉她走。

还好刚才被枕头砸到了。如果你用别的东西打它,你能做到。

阮天玲用力抓住她的手腕,江予菲没有挣扎。

走到客厅,拉着阮仔细检查:“真的没有受伤吗?”

“没有!”

“把岳父交给仆人照顾就行了,别再靠近他了!”阮天玲抿唇不悦道。

“我没有靠近他。”

“当我说亲密时,我不想再见到他。你要见他,就站远点!”

他这些要求,怎么会答应。

那是她父亲,仙君和她分开2078年了。她怎么能放过他呢?

江予菲转移了话题:“你做了什么?吃饭了吗?我刚煮好吃了。”

阮天玲捏了捏她的手掌,仙君“别转移话题。答应我,以后不要靠近他!”

江予菲叹了口气:“我只能答应你不要受伤。没有见到父亲我做不到。”

“可他每次都能伤到你!”

“哪有?!"

阮,生气了:“为什么不!第一次,他用杯子砸你胳膊,第二次,他掐住你脖子。现在他用枕头打你!要不是我告诉你不要在房间里放任何东西,他砸在你头上的会是别的东西!”

江予菲眨了眨眼:“所以他不能伤害我,因为他没有工具。”

“江予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

“那你还是不听我的!”

江予菲闷闷不乐地说,“但他是我的父亲。”

“我不在乎他是谁。如果我伤害了你,我不会放过他的!”阮天灵恶意犯罪的说道。

江予菲的心突然跳了起来。

“阮,那是我爸爸......”

阮,冷冷道:“她就算是你爹,也不能害你!他要是敢伤害你,我就让他付出代价!”

江予菲被他的话吓坏了。

“阮天玲,你听我说。首先,那是我爸爸。他不会伤害我的。其次,我父亲大脑里的致幻剂还没清除,他已经不省人事了,他做的一切都可以原谅。父亲以前那么好,你忘了吗?”

阮天玲知道他吓到她了,他叹了口气。

“我没有忘记,我也知道我岳父是如此的无助。但是看到他伤害你,我控制不住自己。所以为了你公公,你不要靠近他。”

“我保证不会给他伤害我的机会。”江予菲只能这么说。

阮天玲舔舔嘴唇,漆黑的眼睛闪烁着。

江予菲抱住他的腰:“嗯,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爸爸整天被两个男护士看着,有那么多佣人照顾他,他根本没有机会伤害我。”

阮天玲也觉得。

只要不让江予菲和萧泽欣单独相处,她应该没有危险。

但是昨天,萧泽新眼中的杀意已经让他感到不安。

“还不放心?”江予菲的声音回到了他的思绪中。

阮天玲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和她争论。

“行了,我说的可是你。我们去吃饭吧。”

见他笑了,江予菲也笑了。

现在她找到了和他相处的方法。

他生气了,她肯定是服软了。

撒娇,事情就过去了。

阮天玲对她这一招,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有阮、在,不敢见他父亲。

小泽新被男护士看着就吃。

晚饭后,仆人过来问江予菲如何处理这些照片。

江予菲看着纸箱里的相框,感到困惑。

为什么爸爸不放过照片?

他是不是已经无意识到分不清照片和真人了?

阮田零盯着相框,疑惑地问:“怎么回事?”

江予菲蹲下身子,拿起一张他们四口之家的照片。

“我拿到这些照片,仙君挂在我父亲的房间里。我希望他每天面对对方,仙君早点记住我们。”

“结果他全丢了?”阮天玲问。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爸爸分不清清真人和照片。”

阮天玲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不对劲。

他正要深入思考,突然一个下属走了进来:“老板,嫂子。”

“是什么?”阮天玲问。

“老板,那小子不肯吃。”

江予菲疑惑的起身。

阮,冷冷道:“不肯吃就算了!”

“是的。”

“等一下。你在说什么?”江予菲根本无法理解。

阮、对部下说:“你们先下去。”

“是的。”

他还命令其他仆人:“你们都下去。”

大家很快就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在客厅。

“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江予菲盯着阮天玲问道。

“我正要告诉你,我抓了一个南宫家的男孩。”阮,的语气很轻松,仿佛在说,我今天卖了一颗白菜回来。

“他是谁?你为什么把他抓回来?”

阮田零微微扯着嘴,露出一抹冷笑:“他是南宫文昌之孙!”

“孙子?!"

阮点了点头:“南宫文昌有一女,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南宫一(彝语,四声)。偏偏他一直在学校读书,容易上手,我就把他抓起来了。”

“等等。他妈妈是南宫世家的。为什么他也姓南宫?”

“因为他父亲是你祖父的侄子。换句话说,他爷爷和你爷爷是兄弟。”

江予菲错了:“他的父母不是吗...近亲结婚了吗?”

“不是近亲。南宫文昌和你爷爷不知道过了多少代。”

“对,差点忘了。”江予菲只是松了一口气,并在虚张声势。

“他叫我爷爷,所以他不是我表哥吗?”

阮、笑着说:“是啊,你们是血亲。他叫你表哥。”

江予菲很困惑:“那你还是逮捕了他。”

“他是南宫文昌的孙子,可以用他对付南宫文昌!”

“你要对他做什么?”

“先关了他,现在也不急着对付南宫文昌。婆婆获救了,利用他除掉南宫文昌!”

“摆脱之后呢?你会放过他吗?”江予菲忍不住问。

“你要我放他走?”阮天玲有些错愕。

他认为江予菲对南宫家的任何人都没有感情。

江予菲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论如何,他也是我祖父的侄孙。杀了他不好。到时候让他走。”

阮田零点了点头:“好吧,反正我们的目标是南宫文昌。”

“你今天刚抓到他?”

“嗯。”

“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阮,迟疑了一会儿,点头答应道:“走吧,他不吃了,正好我教训教训他。”

江予菲哑然失笑,但什么也没说。

南宫一被锁在一个房间里。

阮天玲他们走到房间门口,看门人的保镖为他们打开了门。

门被推开了——

江予菲一眼就看到了安全窗前,站着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

他背对着他们,但光看他的背影就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江予菲见过无数美女。

阮、仙君、仙君、龚少勋、齐瑞刚、齐瑞森,甚至她的父亲和南宫旭都是很帅的男人。

尤其是阮,几乎是又帅又完美。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比阮更有魅力。

不是他长得帅,而是他给人的感觉不是人。

江予菲想,不知道他的正面如何,也许更惊险。

“他是南宫一。”阮天玲把她抱了进来,介绍她认识。

江予菲转向上帝:“你不是说他是个男孩吗?”

她一直以为她看到的会是一个几岁的男孩或者少年。

但是对方身高一米八多。

“他不是男孩,他今年才大。”

听到他们的声音,南宫奕慢慢转过身来。

江予菲突然直视着他的眼睛——

细长的丹凤眼,睫毛浓密卷曲,但却是单眼皮。

高鼻,鲜红色薄唇。

白皙紧致的肌肤...

明明是男孩的五官,却带着一些五颜六色的亮色。

男性气质中有一些诱惑,这简直是优步的极致——

这样的男孩应该是仙女的儿子。

南宫奕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他的目光淡淡越过阮天玲,最后落在江予菲身上。

“表哥。”他轻轻地和她说话。

江予菲不知所措。“你好,你。”

他们很有礼貌地叫了她的表弟,但是他们抓住了他!

等等......

江予菲回应道:“你认识我吗?”

南宫一笑道:“我看过你的照片。”

我明白了...

“表哥,你为什么邀请我来这里?”

南宫一用“请”代替了“赶”。

正说着,阮、冷冷道:“你是我们请你来的?你心里清楚,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了!”

江予菲不好插话。毕竟她会无条件支持阮的做法。

南宫一没有表现出害怕的表情。他微微一笑:“你为什么逮捕我?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也帮不了你。”

阮,勾住他冰冷的嘴唇:“自然地抓住你是有用的,但不是现在!”

“既然这样,能不能让我回去读书,以后需要我的时候,再逮捕我?”

江予菲:“…”

看南宫怡神色严肃,并没有刻意和他们说话。

江予菲不得不佩服这孩子真的很冷静。

阮、拍着的肩膀冷冷地说:“你是太天真了,还是以为我是傻子?!我们只是来警告你,既然我们抓到你了,你就逃不掉了。不吃,那就等着被饿死吧。”

抛开那些冷冰冰的话语,他拥抱了江予菲,转身就走。

江予菲忍不住回头。他就在南宫一的面前,没有杂质,眼神平静。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个成年人的眼睛,那么纯净。

门是关着的,里面和外面隔着两个空-

阮天玲不再拥抱江予菲,而是拉着她大步离去。

他的脚步很快,所以江予菲不得不快步跟上他。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花园。

"阮,,慢点,你干嘛跑这么快?"江予菲忍不住出声了。

"阮,仙君,仙君慢点,你干嘛跑这么快?"江予菲忍不住出声了。

前面的人突然停下来,江予菲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的鼻子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背上。

阮天玲回过头,用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江予菲被他弄糊涂了。

“你怎么了?”

阮天玲舔舔嘴唇,不回答。

他这个样子,让更加疑惑。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她以为他发现了南宫一的不对劲。

但是这个孩子,她看得很清楚。

阮天玲仍然保持沉默。

江予菲急了:“阮田零,你怎么了?!说话!”

“南宫一是你表哥。”阮天玲突然回答道。

江予菲听不懂,但他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这是表弟,但没有真正的表弟。”

阮的眼睛里没有异样的颜色,想,他太敏感了。

他们有血缘关系。江予菲不可能喜欢那个人。

“你觉得南宫一很特别吗?”阮天玲忍不住又考虑问。

“看起来不错。我一看就愣了。为什么问这个?”

江予菲不知所措。当他说南宫一的样子时,眼神是纯净的。反正他对南宫一连惊艳都没觉得。

事实上,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江予菲真的很棒。

但她不只是一个小女孩。

她不仅看人的外表,还看人的内在、道德等方面。

既然南宫一是南宫文昌的孙子,那他当然不是什么好种。

她不会蠢到仅仅因为外表就认为自己是个好人。

就算是好人,也没有规定她一定要喜欢好人。

阮天玲完全放松了。

他扬起嘴唇,笑着说:“我只是怕你对他心软,舍不得我把他关起来。”

江予菲认为他的想法很有趣。

“他爷爷能忍心关我爸爸,关他,我有什么不能忍心的?!更何况我们没有伤害他。”

阮天玲突然吻了吻江予菲的嘴唇——

“为什么?”江予菲微微脸红了。

阮心情很好。“没什么,就是想亲你。”

江予菲好笑地瞪着他,两人牵着手,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两天过去了。

南宫一还没吃饭。

他很硬气,知道自己被抓了,不想当犯人,就用绝食抗议。

阮天玲一开始并不在乎他,但还是想饿他几顿饭。

但是连续两三天不吃饭,南宫一在床上奄奄一息。

如果他死了,他们就失去了对抗南宫文昌的筹码。

听说南宫文昌很喜欢这个孙子。他在手,老狐狸依旧不上钩。

阮天灵冷冷命令手下给南宫一注射营养液。

如果他不吃东西,他就不会死!

吊他一口气,岂不更痛苦?

结果南宫一真是无情。

他把给他的营养液拿出来,发现他的时候,已经饿晕了。

江予菲知道后,对阮田零说:“你去和他谈谈。他这么骄傲也没用。另外,我们没有虐待他。”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