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IM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眉目如画(1/22)

IM体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但我现在必须工作,眉目画眉目画查尔斯先生。我知道你很喜欢我的工作,眉目画眉目画但我想把工作做得更好。”

大卫笑着说:“很简单。我帮你选工作室。你需要什么我都提供,只要一天能见你一次。”

“这个......”贝贝看着南宫乐山,瞬间面对他冰冷的目光。

贝贝莫名其妙的内疚。

大卫也看着他:“南宫先生,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反正贝贝到处打工,只要不耽误进度,你说是不是?"

南宫乐山冷冷地扬起嘴唇:“只能在这里了。雕塑的照片不能泄露。必须保密,才能做好。”

“为什么?”大卫不明白。

“没有理由,这是我南宫家的处事风格。”

“你是说,贝贝只能在这里工作?”

“可以!”

“我也想天天来。”大卫赖尔斯说。

南宫乐山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没有时间每天招待你。”

“没关系,我是来看贝贝的。你不用招待我。”

“没有主人谁也不会让你进去。”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南宫乐山语气很陌:“我是南宫堡,不是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大卫突然不高兴了,“南宫先生,你太不讲理了。我帮了你大忙。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中国有句话,过河拆桥,你就是现在!”

南宫乐山一点都不内疚:“查尔斯少爷,我很感谢您的帮助,但是一件一件来。我欢迎你来做客,但没有我你来不方便。”

“你怕我偷什么秘密?我发誓不那么做。”大卫举起手,表情严肃。

南宫乐山的语气还是那么不近人情:“我从来不信誓言。”

说这话的时候,他忍不住瞟了贝贝一眼。贝贝的脸突然变白了。

他在讽刺她...

当她发誓说不是她干的,他就信了。结果...她在“欺骗”他。

大卫对自己的态度感到不安。

“贝贝,你最好不要做这个工作。”他鼓励贝贝。“他们有太多的规则。你做的不好,你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

大卫显然是想挑拨离间。

但他说的有理有据,有理有据,让人无法认为他卑鄙。

“贝贝,别这样,好吗?我会帮你找到更好的工作。对了,我也想雕刻一个雕塑。你能帮我雕刻它吗?可以随便提奖励。”

贝贝看了看南宫乐山,转向大卫。她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查尔斯先生,我已经接受了这份工作。而且,这是我报答南宫爷爷的好机会。我要去做。”

大卫问:“你为什么要报答他?”

“因为南宫爷爷对我很好,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当她说这话时,大卫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

大卫非常沮丧。“但我不能每天都见到你。我想我会疯掉的。”

南宫乐山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眼里闪过一抹冰冷。

贝贝真的不喜欢大卫对她说这些话。

"查尔斯先生,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贝贝的语气很严肃。

吵了一架后,眉目画他们的感情似乎变得更好了,眉目画他们的心似乎更近了。

李明熙的时期结束了,萧郎自然想重新开始他的生育计划。

他不必急着要孩子。

如果李明熙还年轻,他愿意等几年。

但是现在李明熙这个年纪已经等不及了。她生得越晚,对她的健康越不利。

所以,他觉得最好明年出生。他们只想要一个,以后也不会出生。

萧郎的心思,他不说明——李熙也知道。

每次吃避孕药,李明熙都有负罪感,但又不得不吃。

最起码她不能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怀孕。

同时,李明熙还暗中邀请私家侦探调查那些人来A市的目的。

经过几天的调查,我们得到了一些结果。

那些人,果然是在找东西,但是在A市找不到,就去别的地方找。

得到这个消息,足以让明——害怕。

恐怕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找到她的头...

与萧郎的争吵结束三天后,李明希接到了她朋友的电话。

"你让我帮忙检查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李明熙扬起眉毛。“我马上去找你。”

吵架后的第二天,李明希把所有的快递箱和录音笔都拿给她的一个法医朋友鉴定。

结果出来了,她倒要看看是谁给他们发了东西。

结果,在李明熙的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

李明熙打电话给萧郎。“你现在忙吗?”

“不忙,有什么事吗?”萧笑眯眯的问道。

“出来,我给你买咖啡。”

李明熙找到了一家咖啡店。不久,萧郎来了,然后李明熙打电话给文宁约她见面。

文宁不想来。李明熙淡淡一笑:“你不来我就问你。下次你约我出去,别想让我去赴约。”

文宁想了想,还是来了。

她来的时候,李明熙正独自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喝着咖啡。

文宁的腿伤已经好了,就是手腕骨折没好,用什么东西固定。

她走到李明熙对面坐下,淡淡地问:“你找我干什么?”

李明熙见她气色不错,笑着问:“你的伤好点了吗?”

“好多了,基本没什么。”文宁说了些不舒服的话。

她的伤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我还在想,如果你的伤不好,我会告诉萧郎告诉你不要去上班。看看你,伤还没好就去上班,何必呢。”

文宁抓不住李明熙的意思:“你找我干嘛?”

“没什么,只是心情不好。我会跟你谈的。”

心情不好?

文宁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李明熙淡淡地说:“前几天有人陷害我,我心情不好。”

文宁的心不由得抖了一下。

她知道是她干的吗?

不可能。她神秘兮兮的,找不到头。

“谁陷害你的?”文宁随口问道。

李明熙盯着文宁的眼睛说:“我不知道是谁陷害我的。反正她的目的就是挑拨我和小余的婚姻关系。”

错的是我和萧郎。我的错是我不该把他带走和他结婚。

萧郎不是你丈夫也是不对的。他不喜欢你却喜欢我,眉目画这是不对的。你认为我是对的吗?"

"..."文宁气得李明熙嘴都这么烂了。

“文宁,眉目画你在萧郎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就是喜欢他,不管你怎么说我,我就是喜欢他!”

“你喜欢他,不用捉弄我。”

文宁冷笑道:“谁在捉弄你,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

这个女人真的是执迷不悟。

“如果你做得更多,萧郎不会喜欢你,只会更恨你。”李明胜xi淡淡道。

文宁笑着说:“你怎么知道小哥哥不会喜欢我?如果他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工作?他为什么不把我赶走,为什么允许我天天在他面前转?”

这一次在李明熙被卡住了。

知道文宁说的很荒谬,她不知道怎么反驳。

坐在李明熙后面的萧郎,被假植物挡住了,突然起身走了。

看到他,文宁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萧郎冷冷地看着她:“和明溪一样,我把你当不懂事的孩子,只为给你面子,对你有耐心。原来我在你眼里的包容就是喜欢你。然后我想说对不起,我以后不会给你我喜欢你的错觉!”

说完,萧郎拉着李明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她一起离开了。

文宁·冷冷,他刚才说什么?!

走出咖啡店,上车后,萧郎向李明熙解释说:“不要相信她说的话。我明天就把唐明卖了,不和他们合作。”

“卖吗?!"李明熙惊呼。

萧郎以坚定的态度点点头:“嗯,这一定是和他们彻底决裂了。还好我没有花太大力气在郎明身上,卖了也不可惜。”

那么独特的风格,独特而美味的食物,这也叫不花太大力气?

李明熙摇摇头:“这么点小事,没必要卖郎明。”

“这不是小事。文宁的存在只会让我们难受。我一定要和文嘉断交!”

“你就不能想个办法让文家不插手朗明的事,你就不卖朗明了?”

萧郎严肃地说:“销售是最简单的方法。”

李明熙笑了:“虽然是,但损失是我们的。你看,朗明现在赚的钱多了,以后说不定还要开全国性的连锁店。我们不想为无关的人失去这么好的待遇。你说对了吗?”

萧郎也不愿意去朗明。既然不戒,那就只能让文家戒了。

萧郎笑着说,“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找到更好的伴侣。”

李明熙竖起大拇指,“聪明!”

逼着文家卖掉股份,重新找更好的人。文家只想闹,不敢闹。

他们当然不会让文家吃亏,他们会高价收回自己的股份,让文家的心不那么憋屈。

这种事情可以由萧郎独自完成。

但是,李明熙还是很不自在地说:“如果你处理不了,就告诉我,我比文家的关系还多。他们敢坏,我就对他们无礼!”

眉目如画

当她看到药片时,眉目画她的大脑感到。没那么糟!眉目画

李明熙非常紧张。她还没有吃完避孕药,避孕药一直放在包里,掉了出来。

李明希只能祈祷,萧郎不注意,不要认为这是她的事。

“掉了吗?”萧问她,弯腰捡起药丸。

“不是我的!”李明熙急忙否认,全身紧绷。

萧郎拿起药丸,看到上面的名字,这是避孕药!

“不是我的,扔了吧,别乱来!”李明熙假装平静的说道,其实心里很紧张。

萧郎没有听她的话,她的眼睛变了。

天变得又黑又冷...

李明熙的血,随着他的目光,也变得冰冷。

萧郎微微抬起眼睑,看着她:“你一直在吃这个吗?”

“我说,这不是我的!”

“它从你的包里掉了出来。不承认,我印象中真的是从你包里掉出来的。”只是当时他瞥了一眼,没太在意。

幸好他踩了避孕药,不然他不知道李明熙一直在吃避孕药。

想到这一点,萧郎当时无法呼吸。

他盯着李明熙的眼睛:“告诉我,你一直在吃这个东西吗?”

“我……”李明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已经看透了,她还能说什么。

说不是她的药,说是她几百年前服的避孕药?

萧郎很聪明,不管她怎么找借口,他都能看出问题所在。

李明熙垂下眼睛看着地面,默许了他的话。

萧郎不想相信,他也不想相信他的妻子一直在服用避孕药,尽管他知道他想要一个孩子。

他捏了捏药丸,忍不住咆哮道:“告诉我,你一直在吃吗?!"

李明熙的心在颤抖。

她一直没吃,最近才开始吃...

然而,当我们说这些的时候,我们需要用更多的谎言来掩盖。

得了吧,承认吧,反正本质都一样。

李明熙点点头,声音很愧疚:“是的……”

萧郎的侥幸心理在一瞬间消失了。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明熙,眼里带着痛苦和不解。“为什么?”

"..."此时此刻,任何借口都站不住脚。

说她还不想生孩子?她老了。她什么时候等到现在还没出生?!

说她不喜欢孩子?

不喜欢孩子,她还经常经营孤儿院?!

说她不想要他的孩子?

怎么可能...

“对不起。”李明熙无法解释,只能心虚地道歉。

萧郎的心立刻被撕成碎片。

她告诉他她很抱歉...

她真的不想要他的孩子吗?

萧郎努力忍住心中的痛苦:“事实上,你真的不想嫁给我,是吗?”

李明扬的睫毛颤抖着,惊讶的眼神抬头看着他。

萧郎对自己笑了笑:“我强迫你嫁给我,是吗?”

"..."那不是真的...

“被迫嫁给我,你却不想为我生孩子,是吗?”

“萧郎……”李明熙试图解释一些事情,但他什么也解释不了。

萧淡淡一笑,漆黑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有没有让你很尴尬,给你很大压力?”

李明熙摇摇头,眉目画眼里含着泪水...

也不是那样的!眉目画

但她就是这么表现的。

“对不起!”李明熙内疚地道歉。她一直很骄傲,现在变得很卑微。

萧黑眼睛一闪,“你不用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强迫你。”

李明熙的迷茫。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后悔和她结婚吗?你要放手吗?

如果他真的想放手...她该怎么办?

完美与否?

她不想做!

萧微微一笑,他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

李明熙以为他要走了,一直盯着他。

萧郎打开车门,淡淡地说:“上车。”

李明熙松了一口气。他不想丢下她就走。

李明熙连忙坐了进去,但萧郎没有坐进去。他砰地一声关上门。

“萧郎——”李明熙惊讶地看着他。

萧郎没有理会她的反应。他告诉司机一家酒店的地址,然后扔下一百块钱让司机开车。

李明熙很想问他。他不会和她一起回去吗?

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她只是用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萧郎也看着她,但他的眼睛太黑太冷,他什么也看不见。

在汽车开动的那一刻,萧郎突然转身要走。李明熙握紧手掌,忍住哭的冲动。

萧郎不想要她,是吗?

李明熙忍住了眼泪,只觉得世界变得暗淡无光。

车到酒店的时候,李明熙下了车。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酒店的。

她是大套间里唯一的一个人,萧郎没有回来。

李明熙坐在床上,突然害怕起来,害怕萧郎不会回来,不想要她。

她终于鼓起勇气嫁给他,和他在一起。如果他突然退出,她该怎么办?

李明熙发现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被动的人。

萧郎想结婚,所以她被动地嫁给了他。

如果萧郎想要离婚,她只能被动离婚...

虽然心里有千千万万的失望,但她知道他要离婚了,她当然也做不了什么挽留她。

因为约束她的东西太多了。

现在她唯一的祈祷是萧郎不要和她离婚。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离婚,但她还是自私地想占有他很久。

哪怕多一分钟,多一秒钟,她也不会放弃。

李明熙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了很久,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她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

天黑了。

萧郎还没有回来,李明熙仍然坐着不动。

萧郎的东西还在,李明熙知道他一定会回来,也许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凌晨1点,萧郎仍然没有回来。

担心自己出事,李明熙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转成语音留言,谢谢。”

李明熙失望地挂断电话,给萧郎写了一条短信。

【萧郎,早点回来。我们有话要说。】

萧郎迅速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李明熙握紧手机,打开了短信。

你早点睡,眉目画让我想想。】

萧郎的话只有一句话,眉目画没有多余的话。

他在想什么?你想和她离婚吗?

李明熙的心一下子就挂了,七上八下的,很苦恼。如果结果是萧郎想和她离婚呢?

李明熙本来就忐忑的心变得更加忐忑。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给他发短信了。

然而,她羞于告诉他,她不想离婚。

不想离婚,就得生孩子,不然他们的矛盾就爆发了。

总之,李明熙没有选择对的。

算了,不想了,一切都取决于萧郎的决定,无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明熙去洗澡,睡得晚。

黎明时分,李明熙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她没睡好,所以一听到声音就立刻醒了。

萧刚刚推门进来,就见她睁开了眼睛,两人对视,都有些发愣。

李明熙撑起身子,率先打破沉默:“你昨晚去哪儿了?”

萧郎回答了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我过会儿带你回家。”

李明熙睁开眼睛,愣住了——

萧郎声音低沉地说:“我得在这里学习两天。先回去。”

李明熙忍着心中的不适,神色平静:“好。”

萧郎抿了抿嘴唇,拿起自己的衣服,去浴室洗澡和洗漱...

李明熙的心感觉很冷。萧郎想开车送她回去。现在他不想见她了,是吗?

他一直爱着手里的他,却突然冷落了,和李明熙的心的差距可想而知。

但是她没有呆的发呆太久,就机械的起身收拾行李。

萧郎从浴室出来,看到她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她不禁苦笑了一下。她真的对他放弃了什么吗?

当李明熙洗漱完毕时,萧郎提到了她的行李。“我们先去吃饭吧。”

说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李明熙没说话,跟着他。

按照她以前的脾气,萧郎让她回去,她会立即离开,一分钟也不耽搁。

但现在她不能离开,只想多陪陪他。

也许这是他们仅有的相处时间了...

在餐馆吃完早餐后,萧郎带着行李出去,拦了一辆车。

两人上了车,萧郎让司机开车去机场。汽车正要启动时,李明希突然对萧郎说:“我可以一个人去机场,回去吧,别送我了。”

萧郎只是没听到她的话,让司机开车。

车子发动的时候,李明熙停止了说话,转头看向窗外。

萧郎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实上,他有很多话要问她,但他不敢问。

他想问她会不会生他。他想问她,如果他不强迫她,她真的不打算嫁给他吗?

或者,她嫁给他的时候,他逼她嫁给他?

他不敢问这些问题,因为他隐约知道她的答案。

他不想听她说,也不想更加绝望和无助...

汽车很快到达机场。

萧郎拿了她的行李,然后去给她买机票。

他高大的身影忙碌着,李明熙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像一条小尾巴。

买了机票后,萧郎又送她去安检。

眉目如画

飞机是早班,眉目画20分钟后起飞。下一趟航班将在一个半小时后到达。

李明熙突然讨厌萧郎了!眉目画

买下一架飞机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这么着急!

萧郎也想那样做,但他害怕时间长了,他会谦恭地请她留下来。

“去安检,一路上注意安全。下飞机后,会有人去机场接你...你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我这边忙的时候再回去。”萧低声问她。

李明熙现在会很生气。她接过行李,冲他淡淡一笑:“那我走了,再见!”

说完,她转身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萧郎悲伤地看着她,不能像她那样潇洒地离开。

在这部感情戏里,他已经很卑微了,他不想卑微。

这一次,李明熙做错了。他不想原谅她,讨好她,什么都不在乎。

那只会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了。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她几天,冷静的想想以后该怎么走。

就是得到更多,不屈服,继续像以前一样逼她。

还是为了让她开心无条件屈服?

萧郎不想强迫她,但他不想退缩。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返航途中,李明熙沉默了。

在一个城市,她下了飞机,的确有人来外面接她。是盛迪用自己的车接她的。

盛迪送她回家,然后离开了。

李明熙回去后,在床上躺了很久,想给萧郎打电话,又忍了一次。

这一天,她几乎什么也没做,躺在那里发呆。

萧郎说他两天后回来。

然而,两天过去了,他还没有回来。

不要回来,他们没有联系,也没有发短信。

李明希每天都在等他的电话,但每次手机响,她都会失望,因为不是他。

手机又响了,李明熙急忙去接电话,又是徒劳的激动。

这是一个来自江予菲的电话,李明熙没有心情接:“嘿,有什么事吗?”

“表哥,你不忙,来我家帮忙。”

“做什么?”

“安塞尔莫和小君还没有开学。他们班的同学每个月都会轮流举行亲子聚会。这个月轮到我们了。反正你在家也没事。一起来玩吧。”

“好。”李明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如果她不转移注意力,她就会抑郁。

李明熙到【菲尔城堡】的时候,现场已经布置好了,很卡通,充满了童趣。

在阮家的后花园里,一群孩子追逐着,玩耍着,玩耍着,不断地欢呼着。

现在都是妈妈带孩子来玩,阮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但是江予菲的肚子很大,不适合站出来。阮的母亲跟他们年龄不一样,所以不能谈,也不适合出面,所以就来找了李明熙。

江予菲让李明熙帮她问候客人,李明熙责无旁贷。

今天来的女士她几乎都认识,所以李明熙和她们相处的很好。

这些女士都称赞安塞尔和琦君可爱、眉目画懂事、眉目画聪明、优秀。

那两个男生真的很优秀,李明熙也不谦虚,但也不是故意夸的。

“明溪,听说你不久前结婚了,对吧?”一位女士笑着问她。

李明熙点点头:“嗯。”

“你什么时候要孩子?”

她去哪都能有人问她孩子的情况吗?

李明熙笑着说:“也罢。”

“你说你暂时没有上班。这个时候生个孩子,有孩子陪你,更好玩。”

李明熙笑了笑,不再接话。

今天的聚会自然会举办一些有趣的活动。

李明熙暂时充当他们的父母,和他们一起做活动。

几场比赛下来,李明熙玩得很开心。

其他母亲和孩子玩得很开心。

亲子活动终于结束后,江予菲带着李明熙坐下来,让她休息一下。

“表哥,今天多亏你了,谢谢你。”江予菲微笑着感谢她。

李明熙白了她一眼:“谢谢什么,反正我没事,玩玩就好。”

江予菲笑着说:“我们以后在这里吃饭,让萧郎来。”

听到萧郎的名字,李明熙的笑容有点淡了:“萧郎在外面出差,不在家。”

“嗯。那你留下吃饭,吃完饭再走。”

“好吧!”李明扬满口答应,她环顾四周,没有人,只是有些尴尬。

江予菲看出了她的犹豫:“发生了什么事?”

“问你一个问题,不许你告诉别人。”

江予菲点头答应,“好吧,我不说了。有什么问题,问吧。”

李明熙试探性地问:“如果一个已婚女人不愿意生孩子,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江予菲微微有些吃惊。她怀疑地盯着李明熙:“你不想生孩子?”

“我只是说如果不是我!”李明熙好像被踩了尾巴。“算了,就当我没问。”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闪烁,她没有透露:“问题有点严重。”

李明熙神色凝重:“有多严重?”

“都结婚了,为什么不想生孩子?如果她不想给老公生孩子,说明她不够在乎他。

如果她担心自己的身体,不想生孩子,也说明她对老公不够关心,反而更关心自己。

如果她不在乎丈夫,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影响夫妻关系长久。

况且一个家庭没有孩子,不够强大。任何外力都可以拆散家庭。"

“这么严重?”李明熙的缺席。

江予菲点点头:“当然!如果那个女人想和她丈夫生活一辈子,她最好生个孩子。婚姻和感情一样,是需要培养的。如果你不努力,你将一无所获。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过上幸福的生活,也不可能爱你那坚定不移的老公。感情再深,也经不起折腾。”

李明熙阴沉的眼神。

萧郎冷落了她,一定认为她不爱他,所以他决定不在乎她。

其实她是爱他的,但是如果真的爱他,为什么不愿意为他生孩子呢?

反正这一次他们的感情受到了影响。

眉目如画

江予菲观察了李明熙的反应,眉目画故意问道:“表哥,眉目画你和萧郎什么时候要孩子?”

李明格拉反映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淡淡地笑了笑:“你看。”

江予菲叹了口气,心想萧郎和李明熙结婚了,他们都很幸福。

他们之间好像还有些摩擦。

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李明熙不想生萧郎。

即使她不够关心萧郎,她也不会生孩子。

那她为什么不生?

江予菲发现她真的越来越无法理解李明熙了。

在阮家吃完晚饭,李明熙开车回来了。

回到门口,李明熙突然有点不敢开门。

我不知道萧郎是否回来了...

李明熙开门进屋。天很黑,没有人在那里。

李明熙打开所有的灯,看着冷门的家,感觉很不舒服。

萧郎说他两天后回来,现在已经四天了,他还没有回来。

是他不回来了,还是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和她离婚?

李明熙一回来就担心萧郎离婚。

她承认自己是一只乌龟,一只鸵鸟。

当李明熙发呆的时候,她收到了萧郎的短信。

李明扬愣了一会儿,刚想开口——

【我明天就回去,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再说吧。】

李明熙怔住了!

他想清楚了什么?!

我靠,他到底想清楚了什么!

你有没有想清楚不生孩子继续和她在一起,或者你有没有想清楚和她离婚?!

李明熙疯狂地想问他,但他不敢。

如果他真的想和她离婚呢?

看他的语气,他应该和她离婚,让她自由。

李明熙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明天是她的死期吗?

李明熙心里很难受,很疯狂,很无奈,但是除了默默忍受,她还能做什么?

李明熙一直在屋子里转悠,但一直没想出好主意。

突然,外面传来微弱的救护车鸣笛声。

李明胜xi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拖动-

是的,她要推迟政策,而且可以一天天推迟。

想到这个好主意,李明熙立刻去收拾行李。

第二天一早,萧郎拖着行李回家。

他打开门,进了房子。他没看见任何人。他以为李明熙还在睡觉。

去卧室把门推开,没人。

萧帖皱了皱眉头。他走到客厅,突然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张纸。

那是李明熙给他的留言。

[萧郎,我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有事等我回来再说——李明熙留下]

萧瞪大了眼睛,他立刻去卧室查看,李明熙的行李箱里,有些衣服真的不见了。

她去哪儿了?!

萧郎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了吗?!

萧郎的心有点慌乱。是不是这几天他不理她,她就生气了,打算放过他?

不是他不想找她,而是他一直在等她联系他。

他告诉自己,只要她主动联系他,他什么都不会在意,哪怕卑微到尘埃里。

但是他日复一日的等待,她没有联系他。

最后他受不了了,眉目画只好主要回来。

我想告诉她他的决定,眉目画但是她走了,人根本不在家!

萧郎此刻的心情真的是失落、愤怒、焦虑,反正很复杂。

当无法联系到李明熙时,萧郎打电话给他的岳母。

接到他的电话后,李的妈妈还是有一些惊喜,婆婆普遍喜欢女婿。

“萧郎,我能为你做什么?”

“妈,我刚出差回来,明溪不在家,手机关机。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孩子,为什么手机关机了?我觉得估计没电了,放心吧,可能她只是出去玩了。”

确定我婆婆真的不知道李明熙去哪了。萧郎对她说了几句话,然后挂了电话。

然后,他又给江予菲打了电话。

他问了同样的问题,江予菲不知道李明熙去了哪里。“表哥昨天来这里玩,估计今天出去玩了。”

“嗯,应该是。那我先挂了。”肖航拿起电话,眉头紧皱。

他不敢告诉他们,李明熙要离开家一段时间,只是怕他们担心,猜测他和李明熙之间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他们确实制造了冲突。不知道李明熙是不是因为这件事离家出走了。

如果她真的急着离开,就应该告诉他,以免让他担心。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躲着他,不想让他发现。

想到这些,萧郎的神色有些阴沉。

虽然李明熙认识的人很多,但是亲密接触的人很少。

找到了他能找到的每一个人,最后找到了韩提供的人。

当接到的电话时,他笑着问:“肖先生,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好惊喜!”

"韩,你知道李明熙去哪儿了吗?"

“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韩的说谎能力实在是太差了。萧郎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她一定知道李明熙在哪里。

萧郎突然来了精神:“韩笑,你知道她在哪里,对吗?”

“不知道!”韩装做自以为是,自以为演技很好。

如果她真的不知道李明熙去了哪里,她的答案也不会是这些。

萧郎低声说,“不要对我撒谎。我有事要找她。告诉我她去哪儿了。”

韩笑也否认,萧郎淡淡地说:“你不说,我就把你的作品处理掉!”

晓寒:“…”

妈呀,小帅哥怎么变成恶霸了?

看着这么帅的绅士,原来本性如此恶劣。

为了保住工作,晓寒不得不背叛李明熙。

她宁愿激怒李明熙,也不愿激怒萧郎...

******

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李明熙夫妇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山村——小洋村。

小杨村地处山区,四面环山,通往外界的山路特别难走。

SUV一路颠簸。到了村里,李明熙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散架了。

没错。李明熙跟着一队医护人员来到这里传播医学知识。

他们有四辆车,三个医生,三个护士,四个司机,加上免费志愿者李明熙,一共11个人。

这时,眉目画黑人保镖已经靠近了他们。

他们没有猛冲上去,眉目画而是掏出腰间的手枪,无声无息地在云上飞了起来。

安若看到了他们手中的武器,这是不可思议的。

这种东西,枪,她只在电视上见过。原来,有一天,她会接触到这样一个危险而黑暗的一面。

安若的脸再白不过了。她张开云飞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腿走向唐雨晨。

“我跟你回去,你放了他。”她坚定地说,直盯着对面的男人。

唐雨晨心知肚明,冷笑道:“原来有时候云总是被女人保护的。”

云飞抓住安若,不让她往前走。

他看着唐雨晨,平静地冷笑道:“你不想和我竞争吗?好的,我接受你的提议。输的人会离开安若。”

“飞!”安若回头,不满地皱起眉头。唐雨晨声称这是针对他的。他接受了挑战,肯定会受伤。

云飞笑着安慰她:“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况且机会难得。如果我赢了,他以后就不会缠着你了。”

为了她,他接受了挑战。

安若觉得她越来越欠他的了。这辈子,她死了,她无法还清他为她做的一切。

唐雨晨的脸突然沉了下去,语气很冷:“来吧,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就让你走!如果你输了,别管我们自己的事,否则我一定杀了你!”

“如果我赢了,你永远不会让安若走,也不要打扰她的生活。”云飞扬下巴微微扬起,也冷冷说道。

“好。”唐雨晨微微扯了扯嘴角,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色彩。

云飞把安若拖到身后,眼神冰冷,她赶紧冲上去,立刻和唐雨晨打起来。

两人都练过,所以打架没有一般打架那么没章法。两个人面对面,各匹配对方的重点。

安若吓了一跳,突然云飞被唐雨晨打了一拳。

就连云飞也练过几次,但还是不是唐雨晨的对手,很快就处于劣势。

唐雨晨的眼里充满了仇恨和愤怒。他对云飞毫不留情,差点把他打死。很快,云飞浑身是血。

安若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当她看到云飞舞倒在地上时,她忍不住大喊:“不要打,不要打!”

唐雨晨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地上的男人:“你放弃了吗?”

“不,我永远不会放弃!”云飞挣扎着要支撑起来,刚站起来,就被唐雨晨一拳打倒了。

他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的挨打,但就是不死心。

如果他放弃,他将永远无法拯救安若。

“飞吧,求求你,放弃吧,求求你!”安若哭着喊道。她想冲上去。两个保镖立马抓住她不让她上前。

唐雨晨微微动了动,她哭着要云飞。

他握紧拳头,眼睛更加阴沉。“云飞,你输了!就算不认输,你还是输了!”

云飞浑身一颤,眼里满是不甘和愤怒。

“不,我还没放弃!”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他想撑住,眉目画但他没有力气。他身上的每根骨头都疼。他甚至不能站起来。

是的,眉目画他输了。他像狗一样迷路了!

他怎么这么没用!

云在地上飞舞,满脸痛苦。他握紧拳头,重重地砸在地上,为自己的无能而深深地痛苦着。

安若打断了保镖的话,扑倒在地。他焦急地问他,“杨妃,你好吗?有什么不对吗?”

刚问完,手臂突然收紧,被拉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

安若抬头看着唐雨晨锐利的目光,愤怒地挣扎着:“混蛋,放开我!”

“安若,别让我杀了他!”男人眯眼冷冷威胁。

安若立即停止挣扎,抑制住了怒火。她点点头,说:“好吧,我和你一起去。我保证以后不会逃跑。一切由你决定。但你要答应我,放了他,别再来烦他。”

男人握紧她的手臂,看着她为云飞辩护,他杀不了他!

要不是不想让她讨厌他,不想让对方的心越走越远,他也不会轻易绕过云飞。

“好吧,我答应你。现在你马上跟我来,不要反驳我。”唐雨晨生气地带着她,快步走向汽车。

“安若!”云飞叫了一声,他想站起来追上去,只是一动,又无力地趴在地上。

“安若!”他痛得大叫,他为她心痛,他为她难过。

安若回头看着他,含泪对他微笑:“杨妃,谢谢你,谢谢你。”

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再也不会了。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对你好,对你感恩,并不是对你最好的回报。

只有离开你才是最好的结局...

他周围的人突然加快了脚步。他打开车门,粗鲁地把她塞进车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上,切断了云飞的视线。

当他从另一边钻进汽车时,他使劲握着方向盘,阴沉地对她咆哮道:“安若,听我说。今天为了你,我放过了他。你再敢和他来往,再跑,我就杀了他!”

安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淡淡地说:“别担心,我不会再见到他了。”

“你最好说话算数!”愤怒的男人大声说,但他不知道该隐瞒什么。

安若又说,“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能送他去医院吗?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欠他太多。”

“嗯,他不能死!”带他去医院。他不会是这样的坏人。

那个伤根本不会死人。

唐雨晨发动汽车,迅速离开了。

安若不确定他的答案。她还想说什么,但又怕更惹他生气,只好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云飞应该没问题。

没回她住的地方,唐雨晨连夜带她坐飞机回了J市,等他们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一路上几个小时,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唐雨晨的愤怒非常严重。他一直闷闷不乐,没人敢接近他。

安若没有说话。确切地说,她绝望了,她的心死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回到别墅,眉目画男人牵着她的手,眉目画拉着她大步上楼,走进卧室。

他摸着关上门,用力把她按在门上,粗暴地吻她,使劲咬她的嘴唇。

他内心很愤怒,很难受,急需发泄。

她又跑了,就不想在他身边了?

还是她真的爱上了云飞,对他没有感觉?

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男人就觉得呼吸困难,有摧毁一切的冲动。她是他的,她爱的人一定是他,不是任何人!

唐雨晨的眼睛一沉。他把面前的女人搂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和他合二为一,这样她就永远离不开他了。

他的吻越来越激烈,令人窒息。

然而,安若只是让他发泄,没有任何反抗。

她的妥协让他沮丧、无力,甚至更加愤怒。

一用力,把她抱到大床上,他压着她的身体,手急切地拉着她的衣服。

“安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嗯?”唐雨晨抬起眼睛,危险地眯起眼睛问她。

安若睁开了空洞的眼睛,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说话!”他抓着她的下巴,咬紧牙关咆哮着。

他讨厌她对他的冷漠,这比她和他吵架的感觉还要糟糕。

我怕她恨他,恨他,但我怕她对他没有爱也没有恨,心里也没有他。

安若对着他的尹稚眸光,只是微微扯了扯嘴角,却没说话。

“我叫你说话!”愤怒的男人一拳打在她的耳朵上,床颤抖了几下。

“你想让我说什么?唐禹锡,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因为...我已经活在地狱里了。”

所以,再多的痛苦对她来说都是不必要的。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唐雨晨惊呆了,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恐慌。

然而,他很快恢复了镇静,冷冷地说:“好吧,你不在乎,是吗?那就不客气了。”

他又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扯了几下她的衣服,用滚烫的大手粗暴地揉捏着她。

没有温柔* * * *,也没有爱和怜悯。是的,只是发泄,霸道的占有,粗暴的惩罚。

一次又一次,男人似乎不知疲倦。

两个人的身体明明离得那么近,他却觉得两个人的心距离越来越远。

卧室里的温度很高,他们身上都是汗,但还是觉得很冷。

不是身体冷,是心冷。

安若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那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出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曾经只是无限的房间,现在充满了孤独和寒冷。

安若抓起被子盖,紧紧地蜷缩着,似乎闭着眼睛睡着了,但她颤抖的睫毛和苍白的脸暴露了她此刻痛苦的心情。

唐雨晨裹着浴袍去了书房。他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着。

而安若越走越远,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但他不能让她走。如果他留不住她的心,留着她就好。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一个冷酷的男人的目光坚定了他的想法。

是的,眉目画不能留住她的心,眉目画他也要留住她的人。总之,他绝不会放过她!

一夜未眠,安若只在黎明时分睡得迷迷糊糊。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瞬间睁开眼睛,却没有回头。

唐雨晨走进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他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巾出去衣帽间找衣服。

他没有放轻,而是有点故意加重语气,从没想过这会吵醒她。

安若没有动,他离开后试图站起来。

男人穿好衣服,慢慢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黑色的眼睛有些冷。

两人的目光刚刚相撞,安若淡淡收回了视线,垂着眼睛直挺挺地走了。

唐雨晨向她俯下身子,她英俊的脸庞,深邃的轮廓在她眼前放大了。

她没有动,静静地看着他。

沉默了几秒钟后,他张开薄薄的嘴唇问她:“你恨我吗?”

讨厌?她不知道。

也许我恨他,也许我对他没感觉,甚至不恨他。

“哦,就算你恨我,也不能让我放过你。”男人勾勾嘴唇,冷冷一笑。他捏着她的脸,漆黑的眼睛让人无法理解他的情绪。

“安若,给你三天时间,告诉我孩子们在哪里。记住,不要试图反对我,也不要再把我藏起来,否则我会让你唯一的哥哥第二天再也见不到太阳。”

安若瞳孔微缩,身体轻轻颤抖。

她咬紧牙关,忍不住打了他一巴掌。

除了威胁她,他还会做什么?!

见她敢怒不敢言,男人弯下嘴唇,放开她的下巴,优雅地起身离开。

安若突然无力地倒在床上,感到又累又累。

唐雨晨,我对这个感兴趣吗?

眼睛呆滞地躺了一会儿后,她在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下楼了。

唐雨晨已经走了,即使他不在家,她仍然感觉到这里的一切,这使她窒息。

这座宏伟的别墅会成为永远囚禁她的牢笼吗?

吃完饭,陶澍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他还间接跟她解释,少爷允许她出去旅游,没人看她。她自由了。

安若想笑。她没有自由。

他曾经禁锢她的身体,现在却越来越世故,用无形的枷锁禁锢她的灵魂。

她哪儿也去不了,再也没有自由了。

安若谢绝了陶澍的好意。她没有出去,而是呆在家里看电视。

她看得很仔细,她真的在看。但是下一秒,她就会忘记剧情,什么都不记得了。

天渐渐黑了,唐雨晨下班回来,走进客厅看了她一眼。

但是安若没有看他。

“师傅,可以吃饭了。”陶澍接过他脱下的西装,恭恭敬敬地告诉他。

这个男人卷起他的衬衫袖子,走到安若面前挡住电视屏幕。

他深情地看着她,动了动嘴唇,却淡淡地说:“去吃吧。”

安若放下遥控板,起身向餐厅走去。

吃饭的时候,他们不说话,她也不跟他说话,他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看到她只吃米饭,几乎不吃蔬菜,他忍不住在她碗里放了一块鱼。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看到她只吃米饭,眉目画几乎不吃蔬菜,眉目画他忍不住在她碗里放了一块鱼。

“这鱼没有刺,吃吧。”他冷冷地说。

安若微微蹙眉,把他给的鱼扔在桌子上,然后去吃菜。

“喂!”那人拍了拍桌子上的筷子,指着鱼厉声对陶叔说:“这菜是谁做的,太难吃了,扣他一个月工资!”

安若抬起眼睛,冷冷地看着他,感到非常生气。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希望厨师因为她而得到报酬吗?

她知道他是故意找茬,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安若垂下眼睛,把一块鱼放进碗里,咬了一口,淡淡地说:“我觉得很好吃。”

唐雨晨臭着脸说:“既然你喜欢吃,就把它吃完吧。”

她怎么能吃一整条鱼?

但她没有争辩,而是试图吃东西。吃了一半,她就再也吃不下了,却停不下来。

她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

“我吃饱了。”男人放下筷子,起身上楼。

临走的时候,陶澍赶紧对她说:“安老师,你吃不了,就不用吃了。少爷不会怪你的。”

安若放下筷子,冲到浴室里漱口。

当她吃太多鱼时,她总是感觉到嘴里有鱼腥味。

晚饭后,安若继续看电视,没有上楼。

唐雨晨一直在研究。她一直在楼下看电视。

即使到了睡觉时间,她也不想动。她宁愿面对冰冷的电视,也不愿面对那个男人。

十点钟,仆人们已经退下,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

唐雨晨下楼,直接走到她身边。他从她手里接过遥控器板,啪地一声关了电视,转身抱起她,往楼上走。

安若没有反抗。她很清楚他要做什么。

回到卧室,他把她按在床上,亲吻她的嘴唇,脱下对方的衣服。

安若躺下来,盯着天花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在乎自己在做什么。

突然头顶一片漆黑,那个男人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他的眼睛很深,嘴唇很弱,笑着说:“我们今天试试新把戏怎么样?”

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他翻过她的身体,让她躺在床上,抬起她的腰,让她以屈辱的姿势出现在他的眼前。

安若因羞愧和愤怒而脸红,她暗自挣扎着。唐雨晨紧紧抱住她的腰,不让她动。

“你……”她咬牙切齿,想骂他,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什么?”男人扬起眉毛,火热的嘴唇落在她后腰,让她颤抖。

当她看起来很生气时,他感到很高兴。

她有情绪总比一脸冷漠好。

安若闭上眼睛,不想说什么。这也是浪费时间。

男人沿着她的后背一路吻着她,最后吻上了她的嘴唇。

他的动作比昨天温和多了,仿佛故意让她动情。他不急着问她,一直玩到她满脸通红,情绪不稳。

他的手法一直都很好,一个女人在他手下放纵也不难。

安若对他的一切都很熟悉,尤其是她的身体,而且早就对他失去了抵抗力。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