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COM(中国)有限公司----绝境病毒(1/01)

COM(中国)有限公司 !

“开心也打击了我,绝境病毒绝境病毒不开心也打击了我,绝境病毒绝境病毒其实我早就习惯了。现在你要惩罚我,你随时都可以,不用一次又一次的用言语威胁我。”

莫兰真的不怕死。每次他都故意激起他的愤怒。

祁瑞刚霍地站起来,一脚踹翻了椅子。

“好了,我不说了,我动手了!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

他大步走到她身边,把轮椅推到外面。

“先生,伟大的家庭主妇身体不好,你举起手来。”一个女佣过来抢轮椅,他一脚踢开。

“滚,该你做事了!”

他冷酷的表情吓得没有人上前说情。

莫兰垂下眼睛微笑。她永远是最冷漠最冷静的人。

祁瑞刚看不到她这个样子,他越来越生气了!

迅速把她推到射击场,他冷冷地命令仆人:“把我的枪拿来!”

仆人战战兢兢地把猎枪递给他,他装上子弹,瞄准了莫兰

“君子,不要!”一个仆人吓得尖叫起来。

他邪恶的笑了笑:“你最好闭嘴,不然子弹会射偏的,都是你的错!”

莫兰平静地坐着,她在MoMo里看着他的眼睛。“想开枪打我吗?算了,我就是不想活了。”

“好,我帮你。”祁瑞刚冷冷的吐了出来。

相隔七八米,祁瑞刚瞄准她,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

“砰——”

“啊——”

枪声响起,伴随着仆人的尖叫声。

子弹打中了莫兰旁边的目标,没打中她。

莫兰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收紧,说她不紧张是假的,只是没有表现出什么。

看到她没有一丝惊慌的表情,祁瑞刚尹稚眯着眼。

莫兰冷笑道:“你的枪法太不准了。你不能瞄准这么大的目标?”

“砰——”又一声枪响击中了她脚下的泥土。

莫兰越笑越讽刺:“齐瑞刚,你是故意没瞄准,还是真的射得很差?”不然你更近,命中率会更高。"

“贱人!”祁瑞刚在她身边连续开了两枪,然后大步走上前,枪口抵着她的额头。

“你以为我敢开枪!”他的牙齿咆哮着,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的色彩。

莫兰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她知道这次他真的要出手了。

“打开它。”她慢慢闭上眼睛。

祁瑞刚猛地扣动扳机——

结果没有子弹...

莫兰出了一身冷汗,她笑了起来:“齐瑞刚,你的恶毒在哪里?”现在你让我越来越有女人味。"

祁瑞刚一向冷酷无情,从来不做对女人心软的事。

但这两天,他在莫兰面前真的是懦夫。

按照他以前的性格,他早就开枪打她了,那她怎么能在这里嘲笑他讽刺他呢?

他抓住莫兰的胳膊,把她拖到池塘边!

“不怕死,是吗?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他不会相信,她真的不会害怕。

只要她害怕害怕,会求饶,他就会放她走。他想要的只是她的恐惧。

但是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她什么都不怕!

但是当汽车滑行到桥上时,绝境病毒江予菲忍不住向窗外看去。

她看到那个人已经被打捞上来,绝境病毒放在担架上,用白布盖着。

他的几个亲戚被他包围着,悲伤地哭泣着。

每次看到这张照片,江予菲的心里都很不舒服。

因为她知道,她死后,她爱的人会和他们一样难过,甚至比他们更难过...

"阮、,你说人死了有灵魂吗?"江予菲突然喃喃问道。

阮,说:“我不知道,也许有。”

江予菲仍然盯着窗外,突然她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可爱但奇怪的小女孩。

她拉着一个老人的手,用另一个手指指着空,然后她不知道她对老人说了什么。

老人皱起眉头,没说话。

小女孩继续盯着那个地方。

江予菲指着那个地方看了看。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但这里有具尸体。

小女孩又指了指,然后眼睛动了动,好像在盯着什么东西在动。

最后她的目光对准前方,向着空说了几句话。她说话也很认真很认真。

江予菲突然有些毛骨悚然。

孩子的行为异常,好像在和一个谁都看不见的人说话。

她能看到死者的灵魂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猜这孩子有问题...

“你在看什么?”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江予菲回头说:“我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但她有点奇怪。”

阮天玲跟着,什么也没看见。

“没人。”

江予菲又看了看,但没有看到任何人。她到处找,却发现小女孩已经走了。

她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回到家,安塞尔莫和小君·齐家遇见了她,遇见了她。

“妈妈,你没事吧?”安塞尔抱着她的腿,关切地问道。

阮,抱了她,第二天早上就赶到了医院,这真的吓坏了一家人。

江予菲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别担心,妈妈没事,是你爸爸大惊小怪的。”

阮天玲瞪眼,是他大惊小怪,还是她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安塞尔和阮·在同一条线上:“妈妈,爸爸也关心你。以后有事,一定要告诉我们,别当真。”

“我儿子比你懂事!”阮、骂了。

江予菲没有心。她曾经拿自己的孩子和他比较,现在角色变了。

“妈妈。”小君齐家不甘落后,过来照顾她。他不知道如何关心,只是盯着她。

江予菲拉着他的手和安塞尔,一个接一个,带他们上楼。

“别担心,妈妈。走吧,我妈陪你打游戏。”

刚走了几步,就被颜从后面抱住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不是玩耍!”

江予菲转身讨好地笑了笑:“就玩一会儿,不会太久的。”

“不可能!去休息吧!”

“阮天玲,不要这么不近人情。能不能玩半个小时?”

“一分钟也没有!”

“你对我太苛刻了。”江予菲对此表示不满。

安塞尔莫主动放开她的手,绝境病毒拉过小君齐家。“妈妈,绝境病毒爸爸说得对,你需要的是休息。玩游戏太天真了。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喜欢玩,对吧,小君?”

六月齐家现在被安塞尔跟随。

我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他点头同意了,但他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你看,我儿子同意你休息,跟我上去休息!”阮天玲抱起她,往楼上走。

江予菲被他们的父子俩打败了。

她病了,但是精神体力还是有的,真的不弱。

他们不用一直把她当病危病人。

算了,不管他们怎么说,只要他们能安心就好。

阮,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帮她脱下外套和鞋子,再给她盖上被子。

“累了,闭上眼睛睡觉。”他抚摸着她的脸说。

江予菲笑着说:“我睡一天就变成猪了。我应该多运动,这对我的身体状况有好处。”

“你早上有锻炼。”

每天早上他都会带她跑几圈,偶尔天气不好,或者身体不好,就不运动了。

“不够,你应该多锻炼。”

阮,很认真地说:“我晚上也在帮你锻炼。”

“我白天也会运动,不然我们现在又要运动了?”说着,他的手邪恶的捂住了她柔软的胸膛。

“你不想让我睡觉吗?别烦我。”

“但是你要求我多锻炼你。我怎么可能达不到你的要求?我的菜是留给你的。”

脸红了,在阮,那张无敌的脸面前,她总是自卑。

“我还是睡觉吧!”她翻身裹好被子,不理他。

阮天玲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火热的薄唇贴着她的脖子,双手放在胸前,肆无忌惮。

“我们运动吧。”

这时候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反应,不满意是不会放弃的。

“不,我想睡觉。”江予菲扭动着身体,想要更紧的拥抱和舒服的呻吟。

“老婆,睡觉是浪费时间。人生在于锻炼好不好?”

江予菲翻了个白眼,他说的有道理。

阮天玲没有和她废话,转过身子,眼巴巴贪婪地吻着她的嘴唇,熟练地脱下她的衣服...

卧室里的激情持续了很久。

说到底,空还是充满了深深的感情和欲望。

江予菲真的很累,这次需要休息。

她闭着眼睛睡着了,抚摩着她的背,吻着她的额头和脸颊。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撑起身子接过来。

“你好。”

困惑中,江予菲似乎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

“告诉他,没有自责的余地。他们别无选择...给我仔细看看。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就这样,我挂了。”

江予菲睁开朦胧的眼睛,阮天玲将视线转向她,眼神变得温柔起来。

“我吵醒你了吗?”

绝境病毒

“你在跟谁说话?”江予菲漫不经心地问道。

“一个下属,绝境病毒一个合伙人有意毁约,绝境病毒我让他们盯着,别让他走。”

“哦。”市场上的事情,江予菲从来不明白。

阮,俯下身亲了亲她的嘴:“回去睡觉吧,下午我出去回来和你一起吃饭。”

“好。”江予菲非常累。她闭上眼睛,很快又睡着了。

阮天玲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然后起身穿衣离开了...

在外面的一个地下实验室里。

阮天玲搭着她的腿,坐在沙发上。

七八个人站在他对面,被一个可视玻璃隔开。

阮,能看见他们,但他们看不见他。

阮,对着变声器淡淡地说:“听说你们有些人悔悟了?”

街对面的人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没人敢说话。他们潜意识里害怕他。

阮、继续道:“我们已经签了约,钱已经给你了。你们是将死之人。你和我合作没有损失。也许,我的人可以治好你的病。不管怎样,这是你应得的。我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忏悔?”

“如果你治好了我们,如果你不让我们走,你想杀人吗?”一个男人鼓起勇气问道。

阮田零冷笑道:“你知道多少信息?说出来,让我听听。”

“除了我们在研究毒品,你还知道什么?”

的确,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他们不知道自己在研究什么药物。

还有,他们每天面对的医生护士都带着口罩,不知道自己是谁。

俗话说,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相反,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应该是安全的。

阮,又冷冷道:“我还用说好话骗你?如果你真的想杀你,根本不用骗你,那样你就无法反抗了!你说对了吗?”

“所以都给我规规矩矩配合。既然签了协议,就一定要完全按照协议的要求去做事情,否则马上被打死!”

“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死去。连我都能让你爱的人遭受各种灾难。你信吗?”

"..."这真的是赤裸裸的威胁!

看到他们脸上的恐惧和妥协,满意地抿了抿嘴。

他做了个轻松的手势,他的下属把那些人带走了。

“让鬼医生来看我。”阮天玲又说道。

很快,幽灵医生被带进了房间。

“不知道齐老师找我干什么?”鬼祭问道。

阮、没有跟他废话:“研究得怎么样了?”

“目前已经部署了几种药物,已经在那些人身上使用,效果还要再观察两天。”

“你现在有多大把握能治好我老婆?”

“说实话,不到百分之十。你老婆病情很特殊,治愈的机会很小。如果她在发病前保留了骨髓,那么她的病情就不成问题了。但问题是她没有骨髓保存。”

“你这是什么意思?”阮天玲有点不明白。

鬼医生淡淡地说:“意思很简单。没有人的骨髓能救你老婆,绝境病毒只有她自己的骨髓能。但是,绝境病毒必须是健康的骨髓,而不是病后的骨髓。”

“只有她自己的才能救她?”阮天玲皱眉。

“是的。还有一个人可以救她,那就是她的同卵双胞胎姐妹。”

江予菲没有同卵双胞胎姐妹!

“你确定你的判断是正确的吗?!"阮天玲还是不愿意相信。换骨髓没用。

“我很确定!”

“你知道你骗我会怎么样吗?”

“阮先生,我没有骗你,你可以带你的妻子去找更多的医学专家来检查,最终他们会得出这个结论的。甚至你可以找到完全一致的骨髓,看看她的身体会不会排斥。”

鬼医生说:“还有,阮先生,你心里要有准备。我的研究很可能是徒劳的。”

阮天玲顿时生气了,他霍地站起来,一脚踹开面前的茶几,他的脸很暴力!

“既然如此,我还留你做什么?!"

“我会尽力的。有一点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我离开你,只是为了彻底治愈她!你不治好她,我就杀了你!”阮对狠狠威胁道。

鬼医生冷笑道:“你现在可以杀我了,因为我不确定。”

“你以为我不行!”阮天玲掏出手枪,装上子弹,对准额头!

“老板!”阿伟忙着说话和劝说。“不要冲动。如果你杀了他,你嫂子真的没有希望了。”

阮天玲握紧手枪,手背青筋毕露。

他真的不能杀他,他不能拿江予菲的生命开玩笑。

“我警告你,如果你治不好她,我就杀了你!”阮天灵丢下一句狠话,大步走了。

他的心像悬在空高处,无处可落。

江予菲的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换骨髓也没用...换骨髓也没用...

他一直以为找到了所有的骨髓就能治好她。

就算鬼神医一开始说换骨髓可能没用,他也不信。

但是现在,他被告知换骨髓真的没用...

没有药,化疗没用,骨髓交换没用。

那我们怎么才能治愈江予菲?

她根本治不好,要等死吧?!

阮天玲突然脸色大变。

他一只手按在车门上,一只手捂着心口,脸色苍白,满是痛苦。

“大哥,你怎么了?!"阿伟吓得赶紧扶住他。

阮天玲此刻突然黑了,人昏了过去——

“老板!”现在,大家都吓傻了。

阮天玲幽幽醒来,发现他躺在一间病房里。

他手背上有点滴,脸上戴着氧气面罩。

阿伟站在旁边,看见他醒了。他上前关切地问:“老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阮,皱了皱眉头,摘下氧气罩,撑起身子,用嘶哑的声音问:“我怎么了?”

“医生说你是呼吸性碱中毒,所以你突然晕倒了。”

“呼吸性碱中毒?”这是什么病?

“嗯。是突如其来的情绪激动,绝境病毒二氧化碳排出过多,绝境病毒导致血液呈碱性,人会出现头晕、心悸、麻木、昏迷。”

“我昏迷多久了?”

“两个小时。”

时间不早了,他必须回去。

阮想把手背上的针扯下来,阿伟拦住他:“老板,医生说你要补钾,这一袋点滴一定要输!”

“我没那么弱!”阮,毫不犹豫地把针扯了下来。他下了床,收拾好衣服。他冷冷地说:“不许任何人说这些!”

“是的,我知道。”

“还有,换骨髓也没用,别说了!”

“老板,你放心吧,我已经点了。”

阮天玲点点头,他抿唇,向外走去。

天已经黑了。

江予菲舒服的窝在沙发上,盯着电影看。

阮天玲走进客厅,却看到了她。

“你回来了!”看到他,江予菲笑着起身迎接。

阮,一把搂住她,把她抱到沙发上:“你怎么还不休息?”

“白天睡够了,现在睡不着。”

其实她是在等他回来。如果他不回来,她就不放心。

江予菲摸了摸他的脸,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糟糕?是不是不舒服?”

阮,拉下她的手,淡淡的笑了笑:“不是,是风吹的。”

“外面一定很冷吧?”

“嗯,今天挺冷的。”

“下次出门多穿点,穿的太少了。”

“好的,我记得。”阮天玲盯着她,眼睛颜色很专注,并掩饰着痛苦。

就像看着爱人向你要去的地方走来。

江予菲奇怪地问,“你怎么了?你觉得奇怪。”

“没什么,我只是很想见你。”

“看我做什么?不是天天看吗?”

阮,握紧她的手,低声说:“我每天都看不够。我真想把你变小,带你去任何地方。”

江予菲笑着说:“我以前有过这个想法。”

阮,想当然地认为她想带他一起走。“以前有,为什么现在没有?”

“安森和君齐家已经长大了。没生下他们的时候,我很喜欢他们。如果我看不到他们一秒钟,我会非常想念他们。”

阮,脸色一黑,显然是嫉妒:“我还以为你迫不及待地想随时随地带着我呢!”

“我没必要带你。”

“江予菲,你真古怪!在你心里,那两个臭小子比我重要!”阮,的脸更臭了。“我不在乎。从今天开始,你只能一个人关心我。我们必须永远在一起,一刻也不能分开。”

“别嫉妒,先听我说。我不带你一起走是因为你已经带我一起走了。你在我身边,我还能带你做什么?”

"..."阮、抿着嘴说:“我不要你,你要我。”

“不可能。”

“怎么又不行了!”

“我力气小,你越来越小,我还是带不动你。”

"..."阮、被她彻底打败了。

然而他还是纵容的笑了笑:“好吧,我带你走一辈子。”

一生...

他们还有一辈子吗?

江予菲靠在他的肩膀上,眼里有看不见的悲伤:“我突然发现生命如此短暂。”

绝境病毒

还差不到两年。

她不到三十岁就要死了。她真的不甘心。

阮、绝境病毒也觉得这一生太短了。

他紧紧地拥抱着她,绝境病毒说:“没关系,不管多短,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江予菲的心脏更糟。

她让他适应自己的病无法治愈的事实,目的是让他看透你会去哪里,等她死了他也不会太难过,跟着她到了地面。

但他还是没有放弃和她生死与共的想法。

他的这个想法仍然很坚定。

她死了吗,他真的想和她一起死吗?

她不需要他的殉情,完全不需要!

"阮,,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江予菲抬头问他。

“什么?”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儿孙满堂的景象。我想知道安森和君·齐家娶了什么样的妻子,他们有几个孩子,他们的孩子长什么样。我甚至渴望看到我的孙子们结婚。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如果实现不了,我会很抱歉,很难受。我会认为我的生命是徒劳的。”

阮天玲喉咙滚动。

他没有把握帮助她实现这个愿望。

江予菲笑着说:“所以,如果我不幸去世,你必须实现我的愿望,然后来找我。我一直在下面等你,可是奈何桥,等你给我描述儿孙之景?”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的病能治好,为什么要抱着这种要死的心态?!"阮天玲面对尹稚问道。

她知道什么吗?

江予菲的脸很正常;“我只是说,如果万一我的病没治好,我得提前告诉你我最后的愿望。”

“遗愿?!"阮天玲的脸更恐怖了,“江予菲,你敢让我听你的愿望,难道你不怕我先让你实现我的愿望吗?!"

“你最后的愿望?”江予菲惊愕了。

“对,如果我先死,你就得完成我最后的心愿!”

江予菲变了脸色:“别胡说八道!嗯,说什么去死?”

“允许你乱说,不允许我乱说?!"阮、很生气。一想到她会死,他就绝望了。

比世界末日还要绝望。

“江予菲,我告诉你,我最后的愿望和你的一样!我在下面等你,等你给我描述儿孙们的样子!”

“还有,我一定会在你死前死去!我看你敢不敢带着我的遗憾去死!”

"...你答应在我身后死去。”

“你还答应和我白头到老!”

反正她不守约定,他也不守。

江予菲头痛道:“阮田零,不要任性,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现在生病的是我,不是你。”

“我也病了,你不知道吗?我病得很重。”阮,的眼睛空如死灰。

江予菲大吃一惊:“你怎么了?”

阮天玲拉起她的手,按在他的心上。

“这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我了。如果你离开,它就会跟着你。没有它,我会死。”

江予菲瞳孔收缩,瞪大眼睛——

她的心好像被扔进绞肉机了。

“但是如果你和我一起去,绝境病毒我会很难过的。”

“死了就死了,绝境病毒你还知道你难过吗?”阮天玲问。

“你也知道人不会觉得死。你想和我一起死吗?有意义吗?!人根本没有灵魂,死了也不会在一起!”江予菲突然愤怒的大吼。

阮天玲面无表情,表情僵硬,不再说话。

江予菲也安静了下来。

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讨论死亡这个话题?

她还活着,应该每天都很开心。

正要说些话缓和气氛,阮、忽然低声说:“我知道人死无灵魂,死了就死了...但我想和你一起死。”

"..."不要睁开眼睛,江予菲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阮天玲,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孩子没有妈妈是不够的。你还想让他们没有爸爸吗?”

“我为他们感到难过,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确实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他是一个好丈夫。

江予菲觉得这都是她的错。

一开始,你就应该离开...

离开了阮,至少不会知道她要死了,而他会好好活着。

“但我不能担心两个孩子。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们。”江予菲回答说。

然后,她惊愕地看到安森站在二楼。

安森的脸上满是泪水。他抬起手擦去眼泪,盯着她。“妈咪,你不用担心我和琦君。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弟弟。我们会没事的。爸爸,如果你要陪妈妈,请好好照顾她,我和琦君下辈子就是你的孩子了。”

阮天玲和江予菲都无语了。

一切都无法隐瞒。死亡的裁决大家都知道。

江予菲立即捂住脸,放声大哭。

阮,赶忙抱住她的身子,红着眼睛安慰她:“你哭什么?有我在你身边,你应该高兴。”

江予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抱住他的身体,忍不住哭了。

阮天玲不再说什么。他只是抱着她,亲吻她的发梢,拍拍她的背,默默安慰她。

江予菲发泄他长期压抑的痛苦。

她哭了很久,不知道阮田零什么时候把她抱回卧室的。

当她睡着的时候,她不知道。

当她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她撑起身体,感觉眼睛红肿。

阮天玲坐在她旁边,一夜没合眼。

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人们看上去很憔悴。

“醒了?起来,我们下去吃饭。”他笑着整理她的头发,好像完全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

江予菲舔舔嘴唇,她也不想提昨晚的事。

“阮田零,你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阮田零轻声一笑。"于飞,不管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我们幸福吗?"

他在说我们...不是她一个人。

江予菲知道她无法改变他与她同甘共苦的想法。

虽然心里很难受,但还是放弃了劝他。

绝境病毒

江予菲用清晰的关节握住他的大手,绝境病毒微笑着点点头:“嗯,绝境病毒我们很高兴能度过它,它不再困难了。”

反正难过也是,开心也是,还不如开心。

人活着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太累。

阮天玲满意地笑了笑,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嘴唇。

当他们下楼吃饭时,江予菲发现安塞尔的眼睛又红又肿。

坐在饭桌前,阮安国皱着眉头问他们:“怎么了?为什么哭肿眼睛?我还没死。你哭谁?”

“是的,你为什么哭?”阮目也关切地问:“于飞的身体有问题吗?”

昨晚只有他们三个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

所以大家看到自己集体红眼睛都很惊讶。

就连小君齐家也好奇地盯着他们,不想吃东西。

江予菲笑了:“我们没事,昨天刚看了一部很悲伤的电影,从头哭到尾。”

“昨天我梦见爸爸妈妈不想要我们,所以我哭了一整夜。”安塞尔紧随其后。

阮,淡淡地说:“江予菲一直在哭,我没心情睡觉。”

阮木笑了。“陈俊年轻,容易哭。我们理解。于飞看电视时会哭成这样。你太情绪化了。下次不要看悲伤的电影,多看一些搞笑的。”

“嗯,我明白了。”江予菲微笑着点头。

事实上,他们都知道江予菲哭成这样一定和她的病有关。

但她不想说,他们也没追问。

还有,安塞尔的话让他们觉得有些沉重。

江予菲知道孩子们仍然希望父母一直陪着他们。

阮、想跟着她到死。安塞尔心里一定很难过,甚至在抱怨。

抱怨父亲不够爱他们。

但他们无法改变阮的决定。他很固执,没有人想说服他改变主意。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她可以说服他,这件事情,谁也说服不了。

但是江予菲还是不想让他和她一起死。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努力生活,寻找一线学生的希望。

晚饭后,和阮,在后院散步。

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阮不仅给她裹上了厚厚的皮大衣,还戴上了帽子、手套和围巾。她直接变成了一个球。

两人手牵着手在花园里散步,江予菲对他说:“待会儿带我去检查身体。我想看看幽灵医生的研究进展如何。”

“我问,还没什么进展,过几天我们去看看。”

“现在就去,我想问他一些问题,我想治好我的身体,那我就得对我的病情了如指掌。”

很少看到她积极配合治疗。阮,怎么能不答应她呢?

他立即带她去见神医,但在去之前,他打了一个电话。

他们来到鬼神医面前,江予菲问鬼神医怎么样了。

鬼神说:“还在研究,还没有效果。”

“有猴子死了吗?”江予菲关切地问。

鬼医生说的是实话:“一个死了,其他人都还好好的。然而,那个人病了,快死了,不是因为研究。”

江予菲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我能去看看那些猴子吗?”

“夫人,绝境病毒不要去看。”鬼祭淡淡说道。

江予菲也想过这个问题。她同意带猴子做实验,绝境病毒还关心猴子,有点猫哭耗子假慈悲。

她又问,“你发现我的病有什么新情况吗?”

鬼医看着阮,说:“还没有新的发现。如果有,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鬼医生,告诉我实话,我的病能治好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任何疾病,除非结束,否则是无法治愈的。”

江予菲的心里有点松了口气。

“如果你找到了和我相符的骨髓,你能治好我吗?”

“其实换骨髓的风险很高,不一定能治好。最好能解决根本问题,让你的骨髓恢复造血功能,这才是关键。”

鬼祭委婉,江予菲听懂了。

所有一致的骨髓都没用!

她知道没用,但她认为鬼医生会让它有用。结果他总是说真的没用。

江予菲的眼神有点黯淡,握紧她的手:“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要太气馁。”

“我知道。”江予菲扬起一丝微笑。

是的,还有一年多。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经历了重生,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经过这样的思考,江予菲更有希望了。

在详细询问了一些事情之后,鬼神医也把药给了江予菲吃,并告诉了她一些需要注意的生活习惯。

和阮把记在心里,然后准备离开。

阮天岭把车开了一百多米,江予菲突然叫他停下来。

阮把车停下:“怎么回事?”

江予菲看见一位老人坐在离路不远的一块石头上。

而那个老人,她觉得眼熟。

江予菲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昨天他是一个老人在桥上抱着一个小女孩。

他为什么在这里?!

江予菲推门下了车。"我会问老人是否需要帮助。"

阮天玲正要说她太好管闲事,江予菲已经下去了。

万不得已,他也跟着去了。

江予菲走向老人,老人看到了他们。

“老人家,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程?”江予菲笑着问。

在郊区。没有汽车经过。

附近只有几栋别墅。

除了阮的别墅,其他别墅都是空。

只有在假期,人们才会来生活和度假。

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人。这里出现一个老人,真的很奇怪。

老人盯着她看了两秒钟,又看了看身边的阮。

“你住在这里吗?”他没有回答反问。他看上去很和蔼。

江予菲摇摇头。“我们不住在这里,但我们在这里有房子。”

“刚才那栋房子是你的吗?”老人又问。

正要回答,阮田零冷冷道:“你问这么多干嘛?!我们问你的你还没回答!”

所以多扔救生圈,绝境病毒救他的几率会大一些。

江予菲看得很清楚,绝境病毒阮田零也在船上放了一个救生圈。

而鲨鱼,因为地震,游走了。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微笑。

这是上帝,也是阮田零的福分...

小岛还在摇晃,但几分钟后,它渐渐停了下来。

但是大海还是没有平静下来,只是比以前好多了。

阮天岭和南宫旭双双抢过围栏的铁链,被直升机带回。

向前跑了几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阮。

阮天玲也看着她。

阮、上岸时,冲上去紧紧抱住他。

直到现在,她紧张的神经都放松了。

阮天玲抚摸着她的头,很快就感觉到了胸前的潮湿。

他抬起江予菲的脸,看到她在流泪。

“吓到你了吗?”阮天玲低声问道。

江予菲点点头:“我真的以为你会出事。我准备和你一起死。”

阮、坠海时真的很想死。

但是没有人能预料到地震会突然发生。

阮,亲了亲她的眼泪:“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的,所以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你说谎!要不是突如其来的地震,你就不会……”江予菲说不出来。当她想到鲨鱼正在接近他时,她充满了恐惧。

阮田零笑着说:“你看上帝不要我的命,我就长命百岁。”

江予菲的好运也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真的说明他没那么容易死。

她能理解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江予菲突然笑了,这是灾难后重生的微笑。

阮,低头贴着她的额头:“怎么办,我好想亲你。”

“可以吗?”江予菲隐晦的问道。

阮天玲眨眼间,眼里满是笑意。

没有人能理解他们在说什么。

江予菲问他这个计划是否成功。

你看看阮、,就知道它成功了。

阮带来的两个白金袖口,在这边,袖口里面有解药。既然计划完成了,他也可以服用解药了。

转头看着南宫旭。

南宫徐已经被几个保镖围住,向城堡走去。

“他没有让我们难堪。”江予菲低声说道。

阮天玲微微眯起眼睛,他无法理解徐南宫的想法。

海上决斗的时候,南宫旭明显看起来要死了。

但最后,他还是让直升机救了他。

他不认为南宫旭突然良心发现救了他。

南宫徐离开了他的生活。肯定还有其他用途。

阮天玲拉着江予菲的手,打算带她回去。

但是突然发现她的袖色不对。

因为江予菲全身都湿透了,所以袖子的颜色会变得更暗,他也没有太在意。

会一看,才发现颜色是暗红的,还有血珠从她手心滴下来。

阮,扯了扯她的衣袖,露出雪白的手臂。

而她的手臂上,有两处很深的伤口,伤口是新的,虽然不是很出血,但还是有少量的血。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别想了,绝境病毒这个伤口有很多血。

阮、绝境病毒脸色铁青,两眼发阴。“发生了什么事?!"

江予菲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自己做的。”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江予菲没有隐藏他。

“当我看到你这么危险的时候,我想带鲨鱼来……”

阮天玲抿了抿嘴。

他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内心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打动了。

让他巴不得把眼前的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分开。

江予菲害怕他会生气,低声说:“我没事,只是受了点小伤。”

“你不知道你在拿你的人生开玩笑吗?”阮天玲暗哑着开口。

鲨鱼那么快,游泳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动静。

如果她站在海里,她可能会被吃掉。

江予菲想到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但是她的脸上什么也没有出现。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没那么傻,站在海里等着鲨鱼吃我。你看我现在不好。”

“以后别做这种傻事!”

“嗯,我明白了。”江予菲这么说了,但他心里没答应。

如果阮、再有危险,她会冒险去救他。

这已经成了她的本能,没有人能帮她纠正。

阮,不能再责备她了,就拉着她走向一个侍卫。

“我们需要药品、衣服和食物!记得马上送,不想我们死就马上送!”

说完,他带着江予菲朝别墅走去。

保镖被他的样子莫名其妙的震惊了,还乖乖的去帮他们拿东西。

回到别墅,江予菲趁没人的时候赶紧摘下了肩上的袖扣。

阮、拿了一颗,用力一挤,就直接吞下去了。

“一个够吗?”江予菲问道。

“够了。”剩下的一个可以留下来威胁南宫旭。

阮天灵又收好了一个袖口,然后保镖们把需要的东西都带来了。

食物只是一些简单的袋装食物。

阮天玲看一眼,没说话。

之前有地震的时候谁会帮他们准备熟食?就算是现成的,估计也吃不下。

阮天玲拿着这些东西,示意江予菲和他一起上楼。

目前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洗个热水澡,然后治疗伤口。

阮,走进卫生间,帮宽衣解带。

他刚帮她脱衣服,就打开了淋浴。

他捧着花,趁还穿着衣服,赶紧给她洗。

江予菲伸手去拿花。“我自己来。先把衣服脱了。”

“别动,我一会儿洗。”

"当心感冒。"

“没什么!”

阮天玲坚持,江予菲打不过他。

阮很简单的帮她洗了头和身体,抓起浴巾把她裹住,把她推向外面。

“你不洗吗?”江予菲后来问他。

“以后再洗。”

“可是你的衣服湿透了。”

阮天玲停下来,迅速脱下衣服和裤子,只穿了一条黑色三角裤,继续把她推出去。

妾在家里换了无线密码,现在今晚几乎不能上网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回到卧室,绝境病毒他按着她坐在床上,绝境病毒然后拿着药箱帮她处理伤口。

江予菲的伤口被碎贝壳划破了。

贝壳坚硬,破碎处凹凸不平。当她砍倒他们时,她使用了太多的力量,所以伤口看起来很凶猛。

阮、拿了个棉签,蘸了药水帮她擦伤口。

" PSST ... "江予菲痛苦地皱起眉头。

“疼吗?”阮天岭行动,直播。

江予菲点点头:“一点点。”

她切割时不怕痛,只会治疗伤口,她会感到疼痛。

阮、对她的行为既痛心又气愤。

“下次不要对自己这么残忍!你的身体是我的,也就是你自己,不能随意伤害。”

江予菲知道他还在生气,她的态度很聪明。

“下次不会了。但当时真的吓死我了,没想太多。”

阮天玲捏了捏手腕,没动是假的。

“鲨鱼的速度非常快,即使你把它吸引走了,它仍然可以很快回来。”

也就是说,她没必要那么做,得不偿失。

江予菲点点头。“我记得。不过还好,今天地震了,不然就出事了。”

说起这次地震,想起了阮的一件事。

他一边给江予菲吃药一边皱起眉头:“我怀疑这次地震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江予菲被他的好奇心所激起。

阮也没有躲她:“当时我看到海里有个漩涡。不过很短,我想南宫旭也看到了。”

"地震发生时会是一种现象吗?"

阮田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这个岛有点不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

“岛上发生了地震,说海没有那么强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我怀疑这个岛以前很大,面积不仅限于这些。它现在只是被淹没了,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江予菲若有所思:“你可以这么想,南宫旭肯定会这么想的。”

阮天玲眼里闪着若有所思的颜色。

“先别管这个,过几天我们会想办法离开的。”

潜伏在南宫徐的病毒,四五天就会爆发。到时候,他会尽力带走江予菲。

江予菲期待着他们能尽快回家。

阮,用纱布裹住她的胳膊,然后给她拿了一瓶牛奶来喝。

当江予菲喝牛奶时,他去浴室洗澡。

当他出来时,他将被江予菲取代,帮助他处理伤口。

他们收拾好一切,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好在今天的地震不是很强,房子也够结实,不然他们没地方住。

劳累了一天之后,和阮都很累了。

他们在床上互相拥抱,很快就睡着了。

阮天玲晚上醒来。

房间里没有灯,光线很暗

他起身走到窗前,看见海边灯火辉煌。

两艘游艇停在海边,仿佛刚从外面回来。

阮的视力很好。即使隔了很远的距离,他也能看清一些东西。

有些人下了游艇,穿着潜水服,提着氧气管,全都疲惫不堪地向城堡走去。

阮天玲眉毛一扬,他们做了什么?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阮、绝境病毒决定仔细看看。他总觉得南宫旭在搞鬼。

看了一会儿后,绝境病毒他听到江予菲醒了。

江予菲撑起身体,困惑地看着他:“几点了?”

阮,看了一眼墙上的钟,“22点。”

江予菲打开吊灯,疲惫地靠在床上:“你刚才在看什么?”

阮天玲拿起桌上的袋装食物,走到床边坐下。

他说了他刚才看到的情景,江予菲瞬间就醒了。

“你说,南宫旭派人出海了?!"

“不是要出海,是要出海。”

这就是江予菲的意思,但他用错了词:“他为什么把人送到海里?海里有什么?”

“不知道,我猜他接下来应该还有动作。让我们观察一下,也许能看到些什么。”

江予菲脑中闪过一个可能性,眉头皱了起来。

阮天玲一眼就看出了她所知道的。

“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

"..."江予菲看他一眼,眼里闪烁着愧疚。

“有件事瞒着你,但与我们无关,我发誓什么也不透露。”

阮田零多犀利:“你爷爷让你保密的?”

“嗯。”

“既然这样,我就不问了。这是南宫家的事。真的跟我们没关系。”

他的理解让江予菲非常高兴。

“你放心,如果我隐瞒你的事情,不会损害我们的任何利益。”

阮,揉了揉她的头。“傻瓜,这个你不用跟我解释。”

他们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他们已经融入,不会再有伤害和背叛。

所以他毫不怀疑她的隐瞒。

阮,打开一包面包递给她:“你饿了吗?吃点东西。

他们白天只吃一点食物,江予菲真的很饿。

她拿起面包吃了起来。阮也拿了个包下来。

他们把剩下的食物都吃光了。吃完后,江予菲不想动了。

她舒服地躺在床上,张开双臂和双腿。

墙上的钟指向23点

江予菲说:“我白天睡得太多了。我该怎么办?我睡不着。”

阮天玲侧卧,用手托起下巴。

他的眼睛是火热的,眼神传达着寻求幸福的信息。

“我也睡不着,只是为了我们能做点别的。”

阮的病毒已经解决了,所以现在他可以碰她了。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唇。

她翻身压在他身上,披散长发,掩住嘴唇。

不要说男人有需求,女人也有。

更何况阮,是她的丈夫,她可以对他怎么样。

也许江予菲之前有些放不下。

但在生与死之后,她对阮、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所以她不介意偶尔主动一点。

两个禁了很久的人,像干柴,遇到火,一点点烧,一个劲地烧。

从床到浴室,墙上,地上,书桌上…

仿佛不知疲倦,我只想沉浸在这无尽的欢乐中。

在城堡。

南宫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几个刚从海底回来的男人说话。

他们在100多米的海底发现了一些东西。

他们的发现对南宫徐很重要。

但是他们没有很多工具,绝境病毒所以他们忍不住去找。

南宫旭勾着嘴唇笑了:“马上安排几艘潜艇过来!绝境病毒”

“可以!”

“退后!”

保镖都不干了,连仆人都没剩下。

南宫许抚摸着手中的骨灰盒,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终于找到了进山的路!

一旦到了山里,他很快就能站在人生的巅峰了!

过去二十年的遗憾也是可以弥补的。

南宫旭高兴了一会儿,又难过了。

即使他拥有整个世界,那又怎么样

他没有后代,很快一切都没了。他死了,一切都变成了别人的。

南宫徐垂着眼睛看着手里的骨灰盒。

“像一个月,你死了,但我不能为了你放弃我的梦想。要知道,我一直想站在最高点。你应该理解我吧?”

金瓶很稳,根本就是个死东西。

南宫旭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压抑自己的悲痛了。

当内心不再那么痛苦和牵挂的时候,很多决定就可以更容易的做出。

“像一个月,我会再生一个孩子,让他代替我们的孩子。”

南宫旭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

没有了南宫月如,他可以找别的女人生孩子。

总之,他一定要有一个能继承他一切的孩子!

过了一夜,和阮、都睡得很香。

但天亮后,阮还是准时起床了。

他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

在平静宽阔的海面上,有两艘游艇,甚至两艘潜艇。

阮天玲撑着栏杆,斜眼看着他们

潜艇沉入大海,游艇原地待命。

阮回头一看,只见南宫旭站在海边的看台上。

南宫驸马负手而立,犹如君临天下的皇帝。

仿佛感受到了阮,的目光,他微微转过头来,望着他。

阮天玲没有闪躲,冷冷地看着他。

南宫徐冷笑一声,目光移开。

“有人又出海了吗?”江予菲走到阮天玲身边,低声问道。

“嗯。”阮天玲点点头。

江予菲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着海上的一切。

她不知道徐南宫有没有发现,但似乎他应该发现了十次。

如果他真的找到她,恐怕他很快就会找到她。

江予菲突然后悔了。她不该说那天就知道双龙戒指的秘密。

但转念一想,昨天,南宫驸马放了阮。估计是她从她身上学到的东西让他走了。

否则,他不会照顾阮的生活。

江予菲的遗憾没有了,她庆幸自己有了和南宫旭讨价还价的筹码。

潜艇在海上着陆只需要几个小时

南宫旭一直坐在看台上,阮田零一直没有离开包厢。

做好饭,把阮田零叫进屋里吃晚饭。

阮天玲赶紧进去吃饭,出去观察情况。

这时,潜艇浮出水面。

南宫徐突然起身,大步走下看台,向海边走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