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发体育平台(中国)有限公司----萌妻追夫(1/52)

发体育平台(中国)有限公司 !

“陶然没生过孩子,萌妻追萌妻追不生孩子还想在外面生活吗?我不想见我的孙子。”

“我知道,萌妻追萌妻追老三,你心里对我有怨恨。你应该恨我。我确实有很多错误。我对不起你妈妈,也对不起你。过几天我就给你妈烧香,亲自跟她说对不起。”

“我再也无法弥补她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

每个人都惊愕地看着老人。

刚才那些话都是他说的吗?!

那是独裁* *,谁从来不认错?

祁瑞森简直不可思议。

齐大师的眼神很平静。“经历了几次生死,我也看不起很多东西。我死了没关系,但我不能让齐家分崩离析。所以,你我之间的事,还有你们之间的事,都应该在我死之前解决。我不想带着这些遗憾离开。”

齐瑞森赶紧说:“爸爸,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长寿的!”

齐老爷子欣慰的笑了笑。

“最好能长寿,但我们必须尽快消除我们每个人的问题。毕竟没人知道事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第三,你现在还恨我吗?你想搬回来住吗?如果你不回来,我不会强迫你,但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永远是齐家的一员。”

祁瑞森这一次,他能有什么怨恨。

他想要的不是他的态度,他的思想。

他既然当面说了这么多,低头认错,心里自然没有要求。

齐瑞森笑着说:“爸爸,我和陶然明天搬回来。”

“好。”齐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解决了祁瑞森的事情,他又看了看祁瑞刚。

“老板,你和老三之间的恩怨,希望你作为大哥,能主动解决事情。”

齐瑞刚看了一眼齐瑞森,勾了勾嘴唇。“爸,我已经主动了,但是不知道三哥怎么想的。”

齐瑞森平静地说:“我和大哥之间没有恩怨。”

莫兰一听,鼻子顿时酸了。

祁瑞刚的喉咙,也微微滚动着。

齐大师更是欣慰:“这就好,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随它去吧。从现在开始,兄弟之间不要再互相伤害,好好相处。这样,齐家才能继续辉煌。家族的荣耀也是我们每个人的荣耀。”

齐瑞刚和齐瑞森点点头。“我们知道。”

齐老爷子笑眯眯的,也有些释然。

然而,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解决。

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很认真地说:“反正余梅是大哥的母亲。另外,我欠她很多。所以我想给她一个名分,让她能在齐的家里住得更名正言顺。这也是我给她的一些补偿。你怎么看?”

祁瑞刚他们又惊愕了。

他愿意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们认为他死后再也不会结婚了。

毕竟,他太爱死去的陈艺溱了,以至于这么多年都没打算结婚。

“喂,萌妻追你来找我,萌妻追一个人来,不要告诉任何人……”

说完,李明熙已经筋疲力尽。

阮天玲很快就来了,李明熙给他开门。

看到李明熙柔弱的样子,他抱着她,皱着眉头问:“你怎么了?你怎么能这样?”

李明熙的眼睛还是红肿的。

她摇摇头说:“我没事。就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你为什么不吃?萧郎在哪?他打你了吗?”

谈到萧郎,李明熙看起来很黯淡。

“跟他没关系,请先帮我弄点吃的。”

“要不要去医院?”

“别走。”

李明希没有去医院,所以阮田零只好帮她去卧室休息。他很快给她弄了点吃的。

李明熙吃完感觉好多了。

阮天玲不知道李明熙为什么要找他。说她应该寻找李的才能是有道理的。

但显然,李明熙有事找他。

吃完后,李明熙已经恢复了体力。

阮,站在床边问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萧郎不关心你吗?”

“他不在家,我自己不吃,吃不下。”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李明熙认真的抬头看着他:“你先发誓,不要把我告诉你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

阮,神色凝重:“你去吧,我替你保密。”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说。他只能从13年前开始...

她把她和龙的恩怨讲了九天,阮田零听了以后脸色很苍白。

可以说是很丑了!

他没想到李明熙会遇到这么多事情!

“你为什么不说?!"他愤怒地问。

李明熙摇摇头。“当时龙族如火如荼,我们跟他们没法比,我不敢说。我一直以为龙已经死了九天了,我以为事情可能已经过去了。只要我不提,就没人知道。再说我杀了他,而且是扯平了,但是没想到他还活着……”

也是龙家养的特别好,所以没听到什么风声。

但即使她听到了,也只能每天活在不安中。

所以,最好不要知道。

“我告诉你这个,是想问你,你有解决的办法吗?我不敢和龙九天对抗。毕竟,我没有证据起诉他,但他手里握着萧郎的证据。还有,如果他说我当年伤害了他,我绝对不会反驳。所以,我只能答应他的要求,服从他。”

阮,皱着眉问她:“你不打算把这事告诉吗?”

“至少在离婚之前,我不能说。他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和我离婚。”

“也许他会?”

李明熙愣了一下。他会吗?

李明熙问颜田零:“如果江予菲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我,你会和她离婚吗?”

阮天玲也愣住了。

他记得那一年,江予菲选择离开他是为了保护他。

如果他知道原因,他就不会和她离婚了。

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活着有什么意义?

他只会战斗到死,但绝不会放弃和妥协!

因此,他真的要说萧郎是否会同意暂时妥协。

(cqs!)

“离婚了要不要告诉他?”

李明熙摇摇头。“我不能马上说出来。龙九天没那么傻。他会怀疑我们在演戏。除非现实一点,萌妻追否则他不会相信。我想等...过了很久才告诉他。”

“你说的也有道理。”阮点点头。“你要我做什么?”

李明熙不好意思地说:“希望你能把龙九天手里的证据都拿过来销毁,萌妻追这样他就不能威胁我了。”

“这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我也知道,所以我要先稳住他,然后再找机会拿到。”

阮田零摇了摇头。“谁知道他手里还有没有别的备份?”

“我也担心这个...万一他备份了很多,惹恼了他,他交出一份就够了。”

阮、想了一想,道:“这件事你不要冲动。我回去想想怎么办。”

“拜托。”李明熙感激地说道。

阮,瞅了她一眼,劝道:“你跟我到医院去。你不能这么做。另外,你不打算演戏吗?为什么不更现实一点呢?”

李明胜xi愣了一下,同意了。

让龙九天知道她三天没吃东西了,他会更相信她。

阮、把李明熙送到了医院。医生证实她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才变得这么虚弱。

打完点滴,找到自己的女秘书阮照顾她,然后离开了。

有个女秘书照顾会更方便更贴心。

李明熙太虚弱了,打点滴的时候都忍不住睡着了。

她从睡梦中醒来,突然看见萧郎坐在床边。

看到他的样子,李明熙震惊了,她差点没认出他来。

萧郎留着胡子拉碴的胡子,他的衬衫和西装皱得像梅干菜一样。

他眼睛充血,黑眼圈很严重。

他有没有像她一样颓废了三天?

李明熙感到心里一痛,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他手动移动,她迅速反抗。

“你怎么来了?”她轻声问道。

萧郎淡淡地说:“听说你住院了。你几天没吃饭了?”

“我吃了,但是没吃多少。”李明熙撒谎了。

萧抿唇,没有再多问。

李明熙已经打完点滴了。她撑起身体,感觉好多了。

萧郎条件反射地抱着她:“别动,躺下休息一会儿。”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事。”

她瞥了他一眼,说:“你现在想回去吗?”

萧帖沉默,缓缓点头。

回到家,萧郎帮李明熙躺下休息,然后收拾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澡。

他三天没换衣服了,身上有股味道。

而且他胡子拉碴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李明熙接到了龙久田的电话。

李明熙看了一眼卫生间,起身去了阳台。

“喂,有什么事吗?”她低声问他。

“明溪,听说你病了?”龙九天关切的问道。

“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吗?赶紧说点什么。”

龙九天笑着说:“我想说的是,你的离婚拖得太久了。即使你想和萧郎多呆几天,我也等不及了。不如早点治好我的身体,你说呢?”

(cqs!)

萌妻追夫

李明熙板着脸说:“我已经尽可能快地做到了。你等不及,萌妻追我也没办法。”

“那么你是要取消我们的协议吗?”龙九天轻威胁。

“我会尽快做。”李明熙说完挂了电话。

小帖洗完澡出来,萌妻追看见李明熙站在阳台上,凝视着远方。

他舔了舔嘴唇,向她走去。

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李明格拉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她想问他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但这一次,她问不出来。

他们两个静静地靠在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郎问她:“明溪,你爱过我吗?”

我当然有。我一直爱着...

李明熙开了口:“可能是我喜欢吧。”

这个答案,让萧郎既失落,又开心。

但还是失去了一点点。

也许我爱过,那我现在一定不爱了...

萧郎嘴角卷起苦涩的弧度。

“还有机会和我谈恋爱吗?”他又问。

李明熙垂下眼睛,掩饰眼中的痛苦。

“萧郎,如果我九天没有遇到龙,我想我会和你一起变老,全心全意地爱你,为你生很多孩子。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萧郎的眼睛模糊了。

她说的是他非常期待的。

但这一切注定是奢望。

“你不能见见他吗?”他喃喃问道。

“你已经看了九天龙的样子了。我要治好他,为我负责。”

“其实,是我让他变成那样的。现在,是我补偿他的时候了。”李明熙违心的说。

萧郎紧紧地抱着李明熙的身体:“你是更爱他,还是有更多的责任?!"

“有区别吗?”

萧郎期待着说,“如果你只对他负责,那么我会用你来补偿他。你不用跟我离婚,也不用跟他结婚。”

“如果他们都有呢?”

萧郎无言以对,他获胜的机会几乎没有了。

李明熙真的不想说她爱龙九天。每次她说出来,就恶心。

她拉着萧郎的手说,“萧郎,我们离婚吧。我知道你不想,但我很自私。现在我要一心一意治龙九天。”

“你不跟我离婚,就能治好他!”萧突然愤怒地说道。

李明熙的眼睛空洞:“我不仅要还债,还要偿还我的感情……”

她说了这一切,他还能说什么?

如果李明希因为生他的气而要和他离婚,他一定会改正错误,请求她原谅。

如果你不够爱他,没有和他离婚,那就努力让她爱上他。

但现在,她爱上了别人。他还能改变什么?

想让她爱上他?

她爱上别人,他会成功吗?

萧郎真的很困惑。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留住她。

“明溪,如果我瘫痪了,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他突然问道。

李明熙的瞳孔是微缩的——

“我不会!”她残忍地拒绝了。

萧郎笑得很厉害:“你对我这么残忍吗?”

“我不能承担这么多债务,如果你瘫痪了,我会选择死亡!我是认真的!”

(cqs!)

李明熙转身面对他。她很认真地说:“听着,萌妻追你得好好活着,萌妻追健康地活着。你得活得比我幸福。这是你应该做的!”

萧郎脸色阴沉:“没有你,我哪里会快乐?!"

李明熙想说些什么,但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萧郎捧着她的脸说:“你能给我一年时间吗?我会让你爱上我。如果一年后你还想离婚,我就帮你。”

她还有一年时间。

就一个星期,龙等九天都等腻了。

李明熙摇摇头:“不,我不想耽误你。”

“你怎么知道是我耽搁了?没有你,我不会娶任何女人。”

“我有什么好?!"李明熙问。

萧郎苦笑着问她:“龙九天有什么好的?”

"..."他哪里都不好!

“你不给我一年?”

李明熙声音哽咽:“你为什么要这样?所有的结局都一样。萧郎,离婚吧,我能求你吗?”

我真的不能再等了。龙九天不离婚是不会放过的。

他想毁灭她,同时也绝不允许她属于任何一个男人。

如果她不与离婚,龙将在九天内亲自动手。

萧摇摇头,“我不离婚,你要给龙九天治疗,你可以去给他治疗。我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但我不会和你离婚。”

“这有什么意义?!"李明熙气愤地问。

萧郎的眼睛是黑色的:“我不能保留你的心,我必须保留你的人。让我放弃你,不可能!”

李明熙没想到他这么固执。

“我不爱你,你不离婚?!"

“可以!”

“就算我永远不会爱上你,如果我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你不会离婚吧?”

“可以!”

“我明天就要死了,你不离婚吗?!"

萧郎吓了一跳,确信她没有说实话,所以他松了一口气。

“那我不能和你离婚。如果你死了,那是我的。”

李明熙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也没告诉他什么。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去和龙算账九天,但他绝不会和她离婚。

李明熙不知道怎么劝他。

她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说完,她绕过他,进了卧室。

萧郎跟着她,看着她躺下,他也躺下了。

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萧郎完全清醒了。

李明熙突然撑起身子:“我去喝点水。”

她去了客厅,但萧郎这次没有跟着她。

李明熙倒了一大杯水,进了卧室。她坐在床上,慢慢喝着。

萧郎在旁边盯着她。

喝了三分之一后,她不解地看着他,把杯子递了过去:“你也要喝吗?”

她喝了水,或者她给了他,萧郎不想拒绝。

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李明熙放下杯子,又躺下,闭上眼睛,直接睡着了。

萧郎躺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她。

他握着她的手,眼里充满了悲伤,然后又充满了睡意...

李明熙在水里加了镇静剂。现在,她和萧郎都需要好好睡一觉,才能面对明天的事件。

明天,她会想办法和他离婚...

(cqs!)

这天晚上,萌妻追李明熙和萧郎都睡得很香,萌妻追因为他们喝了镇静剂。

第二天早上,李明熙醒了。

她比萧郎喝得少,所以她比他醒得早。

李明熙见他还在睡觉,就没打扰他。起床洗漱后,他打算做饭。

冰箱里没有食物,所以李明熙出去买菜了。

半个多小时后,她带着食材回来了。

开门进屋时,李明熙看到屋里一片狼藉。

沙发倒了,茶几上的东西都滚得到处都是,好像家里有人打架。

而萧光着脚站在客厅中央,看着她正等着一会儿。

李明熙也惊呆了:“怎么回事?”

“你去哪儿了?!"萧问道,他看到了她提着的食品袋。

“我去买菜了。”

萧松了一口气,他以为她趁机走了。

“你昨天给我什么了?”他又问:“你在水里加了什么东西吗?”

不然他怎么会睡得这么沉?我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李明熙没有否认。她点点头说:“我在水里加了一些镇静药,我也喝了,有助于睡眠。”

当萧郎醒来时,他没有李瑟娥明溪,他太困了。

他以为李明熙偷偷给他安眠药,趁他睡着的时候溜走了。

所以找不到人的时候,他就在家里发脾气。

但他也担心混乱,李灿明溪去哪里,他们仍然是夫妻,没有离婚,她只是去天涯海角,他们不能断绝关系。

萧将也想通了,一时间有些懊恼,怎么突然就失去了冷静?

李明熙走过来,奇怪地看着地上的乱七八糟:“怎么这么乱?”

“没什么。”萧帖说,去收拾残局。

李明熙大概猜到了什么。她没有再问他,拿着食材去了厨房。

就算要离婚,也需要吃米饭。

李明熙炖了老鸭汤,做了三个菜,就叫萧郎来吃。

萧郎很惊讶。我没想到她会给他做饭...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说话,很安静。

萧郎吃得很好,几乎所有的食物都被他吃掉了。吃完饭,他主动洗碗。

李明熙坐在客厅等他。不久,萧郎从厨房出来了。

“萧郎…”李明-xi看着他。

“我还有事要做。我得先去酒店。”萧打断了她的话,转身向卧室走去。

李明熙咬紧牙关,起身跟着他进去。

萧郎正在卧室里换衣服...

“萧郎,离婚的事情...你认真想想,像我这样的女人……”

“没什么好考虑的!我不会离婚!”萧淡淡的回绝了她。

李明熙又要离婚了。“但是如果不离婚,我们就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吗?”

萧郎换好衣服,走向她。他笑着说:“你要花,就得像以前一样生活,就像以前一样,随便你。”

“我就是这样,你不离婚吗?”李明熙问。

“对,我说了我不走!”萧郎非常肯定的说道。

他正要离开,抬腿,李明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你为什么痛苦?”

“不关你的事!”萧郎张开手,板着脸离开了。

李明熙试图阻止他,开了口,终于放弃了。

萌妻追夫

她根本无法强迫他。她已经逼他太多了。如果她再无礼,萌妻追恐怕萧郎会真的恨她。

李明熙不知道该怎么办。

萧郎没有离婚,萌妻追她也不想离婚。

但你不能离婚。

不一会儿,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如果再拖下去,龙久天在那里会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她残忍的杀死萧郎的心吗?

她为了他好和他离婚了,但是杀了他的心之后,他就不再属于她了,以后她很可能活得像行尸走肉一样。

李明熙进退两难。当她左右为难的时候,打电话给阮。

听到他的消息,李明熙很高兴。

“嘿,你好吗?你想出办法了吗?”她迫不及待地想问。

阮,低声问她:“你和离婚了吗?”

“没有...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离婚。我觉得我要坚持。”李明胜xi郁闷道。

阮,沉吟道:“也许你不需要离婚。”

李明熙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你说什么?!"

“我说,也许你不必离婚。我想想就告诉你。”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我还没想好。”

尽管如此,李明熙也看到了希望。

“你什么时候想的?”

“再给我一个星期。”

一周...

李明熙想了想,咬紧牙关。“好吧,也许我可以再支持一周!”

“如果没有,到时候你就和萧郎离婚。”阮对说:

李明熙心里难受:“我知道。”

挂了电话,李明熙的手在颤抖。

不离婚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她无法想象,也很期待...

但无论如何,她都会尽力。

李明熙瞬间就充满了力量,然后立刻拿起包,向龙九天走了出去。

原来,龙跟李明熙说了九天,等她离婚了,就给他治疗。

然后他们的协议生效了。

所以,李明熙一直在家,没有找他。

但是现在,她要先治疗他,想办法稳定他。

李明熙很快就到了郊区的别墅。

龙久天看到她,有点惊讶:“怎么,你和萧郎离婚了?”

李明熙脸色有点尴尬,淡淡地摇摇头:“还没有。”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龙扬起九天的眉毛问她。

李明熙说:“萧郎不会离婚,但我在努力说服他。再给我一点时间,毕竟短时间内离婚是不现实的。”

龙久田对此并不关心。他淡淡地说:“你直接告诉他你爱我,你只想和我在一起。”

“我说,我什么都说了!萧郎还没有放下它。说不定过几天他就想明白了。你不能多适应几天吗?!"李明熙有点激动。

龙盯着她看了九天,然后勾着嘴唇笑着说:“好吧,我再给你一点时间。但是我的病……”

“放心吧,我现在就给你治疗。是真正的待遇,不是过眼云烟!”李明熙说完后,就去换衣服,准备请客。

龙九天一言不发,默许了李明熙的做法。

只要不耽误他治疗,多给他们点时间也没问题。

反正只要他有结果,萌妻追只要李明熙和萧郎离婚。

李明熙这次真的是给龙治疗了九天。

龙久天病了。治愈需要很长时间。她不妨现在就开始工作。反正她以后会好的。

而且她会想尽办法治好他,萌妻追早点摆脱他。

但是治好他之后,她真的能摆脱他吗?

李明熙很迷茫,对未来没有把握。

“你怎么看?”龙九天不快的开口。

李明熙回过神来,看着他淡淡地问:“这辈子你是不是不愿意彻底放开我?!"

龙九天勾着嘴唇:“不一定。”

“那你怎么能放我走?”李明熙问。

“你够听话,我玩累了就放你走。”

混蛋-

李明熙真想扇他一巴掌。

她扬起眉毛,讽刺地笑了起来:“你真是看得起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我。”

龙久天脸皮很厚。他大方地承认:“是的,你从来没有让我满意过,我也一直没能让你走。你让我想了你很久。”

李明熙冷了,不再理他。

“明溪,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让我满意,我就放你走。到时候,你就可以继续和萧郎一起飞了。”

“闭嘴,臭死了!”李明熙的不礼貌反击。

龙九天笑了。“我怕我一辈子都玩不腻你的脾气。”

"..."李明熙真想找根针把自己臭嘴缝起来。

因为中午李明熙来给龙治了九天。

所以她下午很晚才离开。

李明熙开车回家,一路胡思乱想。我想知道萧郎是否已经回去了。

但是当我在停车场看到萧郎的车时,李明熙知道他回来了。

她上楼,打开门,走进房间,看见萧郎坐在客厅里抽烟。

最近他好像爱上抽烟了,身上老是烟味。

他以前不抽烟。

李明熙想起了自己的胃病。他抽烟太多,这对他的健康不好。

她走进客厅,动了动嘴劝他,话就变了。

“你为什么又抽烟了?真难闻。你不知道吗?”

李明熙暗暗恼火,好像在责怪他。

萧郎看了她一眼,然后把香烟揉进烟灰缸里,停止了吸烟。

他起身笑着问她:“吃了吗?我从郎明带回来的菜,热了就能吃。”

李明熙其实在龙九天吃了一点。她摇摇头说:“还没有。”

“我去热一下,你坐下休息一下。”萧郎微笑着去了厨房,没有问她去了哪里。

也许他知道她去了哪里,但他就是不想问。

李明熙去卧室换衣服,然后去厨房。

萧郎背对着她站在微波炉前。

李明熙看着他高高的背影,想抱抱他。

她看着他,好像看不够似的。

似乎意识到了她的目光,萧战转过身,李明熙忙回过神来,神色恢复正常。

萧郎弯着嘴笑了:“你可以马上吃。把盘子拿走,放好。”

李明熙点点头:“好的。”

她拿了两双筷子到餐厅放好,又帮忙把热菜端了出来。

萌妻追夫

菜上得很快,萌妻追李明熙给对方盛了一碗饭,萌妻追招呼他吃。

以前吃饭的时候会聊天,什么话题都会聊,聊个没完。

现在吃饭,他们都很沉默,仿佛失去了共同的话题。

李明希其实很想谈,但她不知道阮田零会不会想出办法让她和萧郎不离婚。

如果他想不到,她现在对萧郎很好,然后她会伤害他,这太可恶了。

算了吧。就留着一周吧。

李明熙默默吃完饭,主动洗碗。

萧郎没有和她竞争洗碗。他去客厅打开电视。电视的声音使这个家庭更受欢迎。

突然,他们的座机响起。

萧郎接过电话:“喂……”

当李明熙从厨房出来时,萧郎对她说:“妈妈想让我们明天下午回去,晚上和他们一起吃晚饭。”

“有什么不对吗?”李明熙问。

萧郎笑着说:“是明天早上讨论订婚的事。”

李明熙愣了一下。

萧郎主动向她解释:“这是明天早上与那威的订婚。”

“哦,你明天什么时候去?”

“我们下午两点去吧。”

李明熙点点头:“明天早上还要上班,下午应该能赶上。”

萧顿时阴沉着脸,当然,他知道,李明熙是打算给龙九天治疗的。

“我明天来接你。”他低声说。

李明熙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开车。”

说完,她转身去了卧室。

李明xi坐在床上,怔怔发呆。

她依稀记得那天在梦里,她打算明天早上和那威结婚。

但是因为她和萧郎被抓了,他们推迟了结婚的计划。后来,因为她明天早上就去世了,那威没多久就和其他男人订婚了...

李明熙不知道自己梦里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但是既然她有这样一个梦想,她就不能让她的哥哥嫁给那威。

不管她是不是好女孩,都不能冒险。

如果她像梦里一样没心没肺怎么办?

李明熙决定明天去观察那威。

她如此着迷,以至于萧郎不知道就进来了。

“你在想什么?”萧搂住她的身子,在她身边坐下。

李明熙回过神来,“没事。”

萧郎用黑色的眼睛看着她:“明天你回家的时候,你会告诉你的家人你想和我离婚吗?”

李明胜xi怔了怔,她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事实上,她要和萧郎离婚,她必须对家人隐瞒。

如果他们知道要离婚,估计她会被骂死。

李明熙尴尬地笑了笑:“明天是商量明天早上订婚的事。这是一件喜事。说怎么办。”

萧郎似乎吃了定心丸。

他浅浅一笑:“我先去洗个澡,早点睡。”

“好。”李明熙点点头。

萧郎去浴室洗澡。李明熙看着窗外,发现天刚刚黑下来。

可汗,你这么早睡觉吗?

算了,早点睡吧,反正她总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李明熙去找她的睡衣,萧郎很快从浴室出来。

他出来的太快了,李明熙惊讶的看着他,脸立刻就红了。

萧郎没有穿睡衣。

他只穿着黑色的四角裤,萌妻追赤裸着上身和小腿,萌妻追身上有水珠滚动。

李明熙看到了他强健的胸膛和六块腹肌...

她咽了咽口水,不舒服地问他:“现在冷了,你怎么不把身体擦干?”

萧郎手里拿着一条毛巾。他笑,“我现在就干。去洗个澡。”

李明熙不再说话,把身体往浴室里一刷。

当她从他身边走过时,她能闻到他身上坚果状沐浴露的淡淡香味。

以及他独特的荷尔蒙气味...

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李明熙洗澡的时候,脸总是红红的。

她洗了很久,把里面的头发擦干。

从浴室出来,她看到萧郎已经睡了,她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她感到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说她既然要和他离婚,就应该和他分房睡是有道理的。

但他们还是夫妻,分房睡不合适,她也做不到。

另外,她根本不想分房睡。

李明熙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然后掀开被子,轻轻躺下。

她一躺下,就听到萧郎背着她问她:“明溪,我们还是夫妻,对吗?”

李明熙沉默了一会:“嗯。”

萧突然翻下身来,目光炽热而阴沉。

“我要你!”他这句话说得很直接。

李明xi看冷冷,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吻了他的嘴唇。

李明熙没有挣扎,没有回应他,只是被动的承受着他的热情。

她也明白他问题的意思。

他们还是夫妻,那她还要履行妻子的职责吗?

他试图说服她。

李明熙觉得好笑又难过...

这天晚上,萧郎非常温柔地问她。有了他的热情,李明熙总是很情绪化,就算想憋也憋不住。

而萧郎只有在想要她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她是属于他的。

她也喜欢他...

甚至像他的身体,他的技能,也都像他...

迷人的夜晚很快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萧郎像往常一样做了早餐。

李明熙也照常和他一起吃饭。

吃完后,他们一起出去了。

萧郎知道李明熙要去龙族呆九天。他想让她走,但他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电梯里,两个人都沉默了,气氛很压抑。

去地下车库。

他们向他们的汽车走去。

李明希一开门,萧郎就冲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萧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他低声说道,“我不在乎你和龙九天之间的感情。记住你仍然是我的妻子。你不能离他太近!”

说完,萧郎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李明熙看见他开车走了。她叹了口气,上了公共汽车...

李明熙一定能治好龙&擎天柱;他病了九天。

她医术好,事半功倍。

一天早上,她做完了她要做的事情,然后她立即赶到了父母家。

萧郎比李明熙早半小时到达。

“好。”祁瑞刚点头。

反正下次谁知道。

走出齐大师的住所,萌妻追莫兰迫不及待地把埃文抱在怀里。

她狠狠地吻了他一下:"埃文,萌妻追今晚你愿意再和你妈妈一起睡吗?"

“啊……”埃文点点头,露出一个得体的头。

“你能听懂我妈妈说的话吗?”

“啊……”

“真的?”

“啊啊……”

一路上,莫兰和埃文进行了一次幼稚的谈话。

回到住处后,莫兰立即把埃文带到卧室,打算和他一起玩。

齐瑞刚没有跟着进去。莫兰和埃文呆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莫兰看到来电显示,忙着接电话:“你好,余阿姨?”

电话是于梅打来的。

她试探性地笑着问:“莫兰,你现在在干什么?”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

玉梅支支吾吾,尴尬地说:“我做了万寿面...你也想吃点吗?”

莫兰突然。

今天是齐瑞刚和埃文的生日。于阿姨肯定是想给他们过生日的。

但是莫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毕竟她不是齐瑞刚...

“莫兰,我也没做多少。天还没黑。不然天黑了我再来,给你熬夜。”于梅期待着仔细询问。

莫兰能感受到她的内心。

“我问齐瑞刚,回头给你答复?”

“是的,当然。”余梅开心地笑了。“请替我问一下。谢谢你,莫兰。”

“余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

莫兰挂断电话,有些为难。

她不知道怎么跟祁瑞刚说,她怀疑祁瑞刚会拒绝。

虽然我不明白齐瑞刚为什么会拒绝于阿姨,但她能感觉到他不想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但莫兰一想到余梅为她做的事,就不忍心让她失望。

莫兰犹豫了一下,把埃文带了出去,然后敲了敲祁瑞刚书房的门。

齐瑞刚在书房工作。

抬头看到莫兰进来,他轻声问:“有什么事吗?”

莫兰直接说:“于阿姨说她做了万寿面。要不要来点?”

齐瑞刚神色不变:“我很饱。”

“我现在不吃了。她晚上会送,可以吃到深夜。”

“我不喜欢熬夜。”

“既然是她做的,你就吃吧……”

齐瑞刚低头继续工作:“不,我不吃。”

他干脆拒绝了。

"..."莫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抱着埃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齐瑞刚抬头问:“还有别的吗?”

“不……”莫兰不得不抱着埃文离开。

回到卧室,莫兰不太关心和埃文一起玩。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余梅的电话来了,莫兰突然不敢接。

“喂,于阿姨……”

她刚开口,余梅直接问她:“莫兰,瑞刚要吃吗?没关系,我知道他会拒绝的……”

于梅的语气说不出她有多失落。

“不……”莫兰的头很烫。“余阿姨,过来。我就是想学学怎么做万寿面。你教我。”

!!-作者:**327|4937856 ->

余梅的声音顿时惊了几分:“好,萌妻追我马上过去。”

余梅很快就过来了。

莫兰下楼迎接她。

虽然我没有看到齐瑞刚,萌妻追但余梅很高兴看到埃文。

“我能抱抱他吗?”她小心翼翼地问莫兰。

莫兰微笑着把埃文递给她。

余梅很快抱住了埃文,她的眼睛突然变红了。

这是她第一次拥抱埃文。过去,她不敢抱艾凡。

怀里抱着埃文,余梅很开心,很满足,偷偷亲了埃文几口。

埃文不害怕生活。她在怀里很安静,不哭。

玉梅太喜欢他了,不想放手。

只是她没有时间。她必须做长寿面...

余梅不情愿地把埃文还给莫兰,笑着说:“我先做万寿面,你可以坐着休息,很快就能做了。”

“余阿姨,我说过我会向你学习的。你不想教我吗?”莫兰笑着问道。

玉梅赶紧说:“我不想教你,但是这个万寿面很简单,你不用学,我给你煮。”

“但是我很想学,请你教教我。”莫兰坚持。

“那好吧。”于梅不得不点头。

莫兰把埃文交给仆人,和余梅一起去了厨房。

玉梅打算当场揉面,腊面...

她是个好厨师,手很粗糙。

可见这些年来,她吃了很多苦,做了很多事。

莫兰突然觉得,无论玉梅过去做过什么,齐瑞刚都应该理解她,原谅她。

毕竟,她是他的母亲,她为他受苦多年...

长寿面真的很简单。

拿起面条,加一勺骨头汤、一些蔬菜和一个荷包蛋,再加一点调料,面条就做好了。

莫兰看着很奇怪:“这和普通面条没什么区别。”

玉梅笑着说:“没什么区别,但我是面,不是碗面。”

“一个?”莫兰没反应过来。她在拉面的时候,真的只有一个面。

“嗯,是长面条,所以叫长寿面。”

“这一定很好吃……”莫兰微微笑了笑。

这么用心做的面条怎么会不好吃?

玉梅捞出三碗面。

两个大碗和一个小碗。

做完一切,她脱下围裙说:“莫兰,去吃面条,我该回去了。”

“玉阿姨,你不吃吗?”莫兰奇怪地问。

玉梅笑着说:“我不吃。可以吃。我先来。”

“你现在要走了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你等着。”莫兰拦住了她。“我叫齐瑞刚下来吃面条。”

玉梅愣了一下,眼里带着希望的神色,但很快又淡了下去。

“不行,我还是先回去吧。”她来了。祁瑞刚不会吃她的面。

莫兰看着她转身离去,她只能无奈的叹息。

端着托盘上的三碗面去餐厅,莫兰让佣人叫楼下的祁瑞刚吃面。

仆人很快就回来了,说不吃了。让她自己吃吧。

在白瓷碗中,长寿面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面条很细长,仿佛能穿过绣花针...

!!-作者:**327|4937857 ->

青菜配这样的面条能刺激人的食欲。

齐瑞刚不想吃这么用心做的面。

他不想吃,萌妻追莫兰也不能逼他吃。

“算了。埃文,萌妻追你会和妈妈一起吃饭吗?”莫兰问坐在他旁边的小家伙。

埃文的眼睛盯着面条。他早就想吃了。

莫兰拿了一小碗面条喂他。

埃文吃得很开心。余梅没怎么得到他。这是一个小碗,埃文很快就吃完了。

喂完他,莫兰开始吃她的碗。

面条真香,她觉得齐瑞刚吃好吃的没运气...

光是吃啊吃啊,莫兰的心里就变得不舒服。

作为母亲,她理解余梅的心情。

如果是她,她也会希望埃文吃她的长寿面...

莫兰放下筷子,抱起小家伙。"埃文,我们送面条给你爸爸好吗?"

埃文只是对她笑了笑。

莫兰让仆人端着面条跟着她上楼。

莫兰敲开祁瑞刚书房的门,直接让仆人把面条放在茶几上。

“你先下去。”她对仆人说。

“好的。”仆人恭敬地退下。

莫兰把埃文放在厚厚的地毯上,让他一个人玩。

祁瑞刚只是先看了他们一眼,后面一直在努力。

“齐瑞刚,你今天工作多吗?”莫兰问他。

后者微微抬起眼睛:“怎么了?”

“我就想知道你今天工作多吗?”

今天是他的生日,为什么他还在忙?

“工作不多,但是现在没有空”祁瑞刚淡淡说道,他自然明白莫兰要说什么。

“天气变冷了。先吃饭再工作。”

“我不饿。”

“这是长寿面。整个碗里只有一根面条。做这种面条是对人的技能的考验。没有多年的经验,是不可能做出这张脸的。”

祁瑞刚抬起眼睛,淡淡地说:“这不是拉面吗?我吃过了,不过如此而已。”

“这是于阿姨亲自做的。”

“那又怎么样?”

莫兰哽咽了。

祁瑞刚只是淡淡地看着她,一点也不为所动。

莫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

“你不想吃她做的面条吗?”

“我说我不饿。”

“只吃一口就可以了……”

“你吃吧,我不饿。”祁瑞刚说完,继续工作。

莫兰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他。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劝他。

但是,一想到余梅的失望,莫兰就觉得惋惜。

那天她被老人欺负了,她站出来保护她...

她甚至差点害死自己。

莫兰垂下眼睛,突然问道:“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排斥她吗?”

"..."祁瑞刚没有回答,好像没听到她说什么。

“她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排外?”

“反正她也是你妈妈。”

“你总是要求我原谅你。难道她做的比你做的更不可原谅?”

祁瑞刚的身体突然僵硬。

“就让你吃一碗面。吃不下就咬一口。不能吗?”

祁瑞刚抬头,目光呆滞得让人看不懂。

!!-作者:**327|4937983 ->

当莫兰以为自己会拒绝的时候。

他突然起身向她走去。

他在她身边坐下,萌妻追端上面条。

面条已经凉了。还好汤多,萌妻追不然面都糊在一起了。

齐瑞刚拿起筷子搅了搅。她用头问她:“吃了吗?”

莫兰仍然无法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回应。

“我吃过了……”

"埃文呢"

“他也吃过了。”

祁瑞刚点点头,然后低头吃面。

他真的吃了...莫兰暗暗松了一口气。

面不多,祁瑞刚几口就吃完了。

吃完后,他看着莫兰。“我可以原谅她,你也可以原谅我吗?”

“什么?”莫兰有点反应迟钝。

“你能原谅我吗?”祁瑞刚小朋友重复。

莫兰明白他的意思,她避开他的视线:“我让仆人进来洗碗……”

“莫兰。”齐瑞刚拦住了她。“这么久了,你真的没想过原谅我吗?”

“我可以原谅你……”

“我不要这种宽恕。希望你能接受我。”祁瑞刚盯着她的脸。

莫兰想走,但她不知道怎么了,走不了。

“我现在不强迫你回答我,但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齐瑞刚说。

莫兰什么也没说,立即带着埃文离开了。

那天晚上很安静,可能是因为莫兰在想她的心,祁瑞刚在想他的心。

第二天早上,祁瑞刚和莫兰吃了早饭,出门到公司。

“今天去工地了,好久没去了。”莫兰在车里对祁瑞刚说。

齐瑞刚点点头:“我陪你。”

“不要……”

“建筑工地很危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没什么,我去过几次,没问题。”

“那是开始。现在房子已经开工了,现场会很危险。”

“但是你的身份不适合……”

他是总统,他怎么能插手这么小的事情?

她必须去,因为她负责这个项目。

齐瑞刚拉着她的手,轻笑一声说:“我的身份是你老公。你走了,我自然也要走。”

“或者不是……”

“就这么定了。”祁瑞刚强打断了她的话。

莫兰别无选择,只能妥协。

午饭后他们打算去参观建筑工地。

谁知道午饭前,祁瑞刚接到了一个电话...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祁瑞刚和莫兰在楼上的餐厅坐着吃饭。

“暂时不用去工地。”正在吃着饭,祁瑞刚突然对莫兰说。

莫兰不相信地抬起头。“为什么?”

齐瑞刚看起来很自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请陪伴我。改天我们去工地。”

“不过今天都计划好了,不然你干你的事,我自己去工地。”

齐瑞刚否决:“没有,有几个朋友想给我过生日。你得跟我走。”

“你的生日已经过了……”

“嗯,所以他们打算弥补。”

莫兰真的不想和他一起去。她为今天制定了计划。

另外,她现在不知道工地上是什么样子,所以她不想去看一眼。

“他们都带着家人。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去?”祁瑞刚可怜地看着她。

!!-作者:**327|4937984 ->

如果以前是莫兰,萌妻追她会说让他一个人去。

但是现在,萌妻追她不能莫名其妙地说出来...

“好吧。”她勉强同意了。

祁瑞刚咧嘴一笑,凑过来亲了亲她的嘴唇。

莫兰羞恼地瞪着他!

午饭后,齐瑞刚带莫兰去见朋友。

他们相遇的地方是在高尔夫球场。

莫兰在那里呆了一下午。

聚会结束后,齐瑞刚直接带她回家。

第二天,莫兰打算再去工地,被齐瑞刚拦住。他阻止她的原因是外面要下雨了。最好今天不去,明天去。

莫兰看着黑暗的日子空不得不妥协。

莫兰没有去工地,而是在办公室工作。

她住在楼的顶层,听不到楼下的车流人流。

但是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警报听起来像一把锋利的刀,刺穿空气

莫兰偶尔会听到警笛声,她通常不会注意发生了什么。

但是今天她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

突然,她看到楼下挤满了人。

奇石楼门口有一面长旗。

对资本家的讨伐,也是我丈夫的生命。】

大横幅是白色的,但是字体是红色的。

鲜红的颜色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

人群中有几个人又哭又叫。

被愤怒的人群包围着,警察无法将他们赶走...

“为什么没人出来说一句话?谁是负责人,让他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有人愤怒的大叫。

齐这边的一位代表试图解释:“我们已经请了律师。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和我们的律师讨论。请放心,我们会负责,绝不会推卸任何责任……”

“我们不想和律师说话,把你的头伸出来!谁是工地的负责人,让他出去……”

莫兰冲下楼,听到了这些对话。

她的脸没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莫经理,你怎么下来了?”一名员工看到她,惊讶地问道。

“怎么回事?”莫兰严肃地问道。

“难道你不知道吗?米区的工地出事了,一名工人不小心摔死了……”

“你说什么?!"莫兰把脸刷得发白。“有人死了?”

她为什么不知道这件事?

“是的……”

“谁是工地的负责人,让他出去!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不要试图用钱把我们送走!我们的生命都没了。多给钱有什么用?!"

“我是这次事件的负责人。你告诉我……”奇士代表举手。

“你不是!让你们总裁出来,他是负责人!”

“对,放他出来!”

对方的心情很愤怒。他们挤着冲进奇士大厦,保安和警察都有点拦不住他们。

莫兰茫然地看着。

她看到有人哭,有人伤心地哭,有人生气,有人充满仇恨。

她看着横幅。

一排鲜红的字母刺痛了她的眼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兰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作者:**327|4938325 ->

此章加到书签